「回归帝都」

『回归帝都』

利贝尔·方舟崩坏后一个月……
在格兰赛尔城举办的庆祝会过后,
当以艾丝蒂尔他们为首的伙伴们
各自离开了王都的时候……
帝国大使馆的办公室内,
出现了奥利维尔——
奥利维尔特·莱斯·阿鲁诺尔的身影。

男人的声音:没、没想到你是……不、不!
      阁下是奥利维尔特皇子殿下……
(大使馆中,奥利维尔特皇子身着便装,与达维尔大使分别坐在一张桌子的两端。)
奥利维尔特皇子:呵呵,庶出的我,样子不会被记住也
        是正常的。
        我很少在宫里露面,当然,在社交界
        内也是默默无闻……
        至少,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对自己的出
        人头地有帮助的人吧。
达维尔大使:哈、哈哈……您说笑了……
奥利维尔特皇子:哈哈,不必这么惶恐。
        而且我还要好好感谢大使才对。
        『稍微也有点帝国人的样子』啊、『
        别在这沉溺于玩乐快点回国工作去吧
        』啊,给了我许多忠告呢。
达维尔大使:呜……!
      那、那个是……!
穆拉少佐:……皇子,到此为止吧。
     说到底大使不过是依常理来应对而已。
     还不如说是隐藏了身份任性胡来的我们被责
     备也是当然的。
达维尔大使:穆、穆拉。
奥利维尔特皇子:呵呵,确实……就这样放过你吧。
        其实,这一个多月来,你真的已经做
        得很好了。
达维尔大使:咦……
奥利维尔特皇子:与本国周密的联络,确认侨居的帝国
        人的安全,帮助国际定期船的再运
        营。
        另外,还妥善地处理了涉及了多方面
        的案件。
        真的辛苦你了。
达维尔大使:过、过奖了……
      殿下才是,进行了那么危险的视察,真的
      辛苦您了。
      这次的事件似乎在我国也引起了相当的骚
      动。
      现在向他们传达了危机已经过去的消息,
      大家都安心了……
      这些全都有赖于殿下的英明决断啊。
奥利维尔特皇子:哈哈……事到如今也不用吹捧我了。
        我不过是做了力所能及之事而已。
        而且这还不是靠自己的力量,而是利
        用了周边的情况。
        说来这恐怕是与帝国人朴实刚强的气
        质偏离得太远了吧。
达维尔大使:哈哈……虽然自知失礼,不过恕我直言,
      确是如此啊。
      但是,关于这次的事件,正是因为殿下那
      柔软灵活的构想才得到了好的结果。
      恐怕今后的帝国正是需要像殿下这样的人
      啊。
      ……用与宰相大人不同的做法……
穆拉少佐:大使……
奥利维尔特皇子:哦~?我还以为你肯定是《铁血宰
        相》大人的支持者呢……
        果然是因为身为贵族,所以反对宰相
        大人的改革路线吗?
达维尔大使:哈哈,说什么贵族,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
      的男爵而已。
      奥兹本大人的改革路线我基本也是支持
      的。
      不过……看来我也是中这个国家(指利贝
      尔)的毒太深了。
      有时候,会对宰相大人的铁腕政策感到恐
      惧。
      他到底……会将埃雷波尼亚这旧帝国引向
      何方呢。
奥利维尔特皇子:……原来如此。
        …………………………………………
达维尔大使:……殿下?
奥利维尔特皇子:不,没什么。最后能进行这么有意义
        的交谈真是太好了。
        希望今后你也能为各国的和平尽力。
        可能的话,希望你和艾尔莎大使合
        作。
达维尔大使:哈哈……真是被你驳倒了。
      确实,自不战条约签定后,库罗斯佩尔问
      题第一次出现了具体的进展。
      既然倡导者是利贝尔,那么我的任务会比
      想象中的还重大……
      您是指这事吧?
奥利维尔特皇子:呵呵,看来我是过虑了。
        这下我就能毫无顾虑地回帝都了。
达维尔大使:请尽管交给我吧。
      我也很期待今后殿下的活跃呢。
(回到自己的房间,奥利维尔特皇子凝望着窗外,对穆拉说。)
奥利维尔特皇子:呵呵……利贝尔真是可怕啊。
        没想到居然会从帝国贵族那听到那样
        的发言呢。
穆拉少佐:是啊,本以为是个更顽固的人的。
     确实这个国家的氛围拥有改变人的力量啊。
奥利维尔特皇子:呵呵,你不也是,表情柔和的时候变
        多了呢。
        看来是受了不小的影响呐。
穆拉少佐:哼……虽然这并非我本意。
     你才是,我还希望你能多学习一下这个国家
     的风范和节制啊。
     (青筋)真是的,你就只有柔软这一点在无
     限延伸……
奥利维尔特皇子:呵呵,那可是我唯一称得上是武器的
        东西啊。
        能让我与那个《铁血宰相》做哪怕是
        轻微的对抗的武器。
穆拉少佐:……………………………………
(少佐一阵沉默,皇子突然将视线从窗台收回,问道。)
奥利维尔特皇子:……计划有无变化?
穆拉少佐:到现在为止都很顺利。
     宰相阁下在3天前,出发前往东部各州视察
     旅行了。
     而你利用这个间隙,明天乘《埃尔赛尤》回
     帝都。
     各方面的事前工作都准备万全了。
     你的回国毫无疑问会相当华丽的。
奥利维尔特皇子:妨碍因素呢?
穆拉少佐:情报局似乎多少有活动的样子。
     既然牵涉到《埃尔赛尤》,他们也许会变得
     慎重……
     而且,他们会轻视放荡皇子那微不足道的把
     戏的可能性还更高吧。
奥利维尔特皇子:唉,实际上也确实是那么回事~。
        不过,即使只是小把戏,除了从这开
        始也没有其他路可走了。
        既然如此,且让我尽情华丽地舞蹈
        吧。
穆拉少佐:……是啊。
(突然,门口传来敲门声。)
青年的声音:——皇子殿下。深夜冒昧打扰万分抱歉。
      帝都方面来了联络,您看如何?
奥利维尔特皇子:是吗……知道了,你可以进来。
青年的声音:……失礼了。
奥利维尔特皇子:呀~雷克特。
        今天都没看到你,我还想是怎么了
        呢。
雷克特书记官:因为早上开始就一直有各种联络业务。
       明天您就要出发了,我却连来道别都做
       不到,真是万分抱歉。
奥利维尔特皇子:呵,不必介怀。
        不过…对了。既然如此,不如我们三
        人就这样一直甜甜蜜蜜到早上……
穆拉少佐:书记官。帝都来的到底是什么联络?
雷克特书记官:说的是皇子殿下下达的命令,帝都已经
       确实接收到了的事。
       不过,看来并没有预计到从王都到帝都
       只要不到半日功夫的事……
       现在,似乎正在匆匆忙忙地准备明天的
       典礼。
穆拉少佐:原来如此,到底《埃尔赛尤》的速度是超出
     常识范畴了。
奥利维尔特皇子:(抽泣)……
        那个姑且不论,看来舞台总算是准备
        好了。
        呵呵,尽量准备明天可以让大家大吃
        一惊的衣服吧。
        例如就一块白色的兜裆布,再加上佩
        着闪闪发光晶片的外套这样。
穆拉少佐:(青筋)………………………………
雷克特书记官:哈哈,那确实是了不起的视觉冲击啊。
       我要是同行的话,可一定想拜见下呢。
穆拉少佐:书记官……
奥利维尔特皇子:呵,你这么年轻,却很有前途呢。
        怎么样,雷克特。你也一起乘《埃尔
        赛尤》回帝都吧?
        在王国的工作也差不多完成了吧?
雷克特书记官:哈哈……虽然对《埃尔赛尤》很心动,
       可是还要待命下一项工作。
       您的好意我就心领了。
奥利维尔特皇子:哎呀,那可真遗憾。
        『下一个工作』也请尽力吧。
雷克特书记官:谢谢。那么我这就告辞了……
雷克特躬身离开,少佐转向皇子,一脸凝重。
穆拉少佐:二等书记官,雷克特·亚兰多尔。
     ……果然是宰相的手下吗?
奥利维尔特皇子:十有八九吧。
        一个月前徒步通过哈肯大门,到这大
        使馆来赴任。
        恰好是我们乘《埃尔赛尤》去浮游都
        市的时候。
        那不可能是偶然。
穆拉少佐:……是啊。
     能想到的只有情报局的人吧……
     ……这样好吗?把那人一直放在身边。
奥利维尔特皇子:虽然是那样,可是我也想知道宰相大
        人的态度。
        总有一天会因他的报告而有所反应
        的。
        在东部各州的视察结束后……大概两
        个礼拜后吧。
穆拉少佐:哼,居然看准了那时候吗。
     明白了,那么我也做好相应的准备吧。
奥利维尔特皇子:嗯,拜托了。
        哦~……
穆拉少佐:怎么了?
奥利维尔特皇子:没什么……只是月亮出来了。
        真是美丽的满月啊。
(两人同时望向窗台,窗外,圆盘般的明月正端挂夜空。)
穆拉少佐:利贝尔的月亮,这是最后一次看了吧……
     稍微有点遗憾啊。
奥利维尔特皇子:呵呵,你也终于明白何为雅趣了啊。
        那就好好努力,以期能再来观赏吧。
        在我们有生之年里。
穆拉少佐:哼,是啊。

第二天早晨——
(王城大厅内)
奥利维尔特皇子:——女王陛下、王太女殿下。至今承
        蒙贵方照顾。
        甚至还一偿我搭乘《埃尔赛尤》归国
        的无理之愿……
        此等恩惠,他日必将数倍以报。
艾莉茜雅女王:呵呵,言重了。
       以《埃尔赛尤》来送殿下这般的国宾也
       是理所应当。
       我们才是蒙殿下诸多帮助了。
科洛蒂亚公主:如果有机会请务必再次来访利贝尔。
       那时艾丝蒂尔他们应该也回来了吧……
       我们会盛大地欢迎诸位的。
奥利维尔特皇子:哈哈,万分期待啊。
        这么说来,艾丝蒂尔他们也差不多离
        开利贝尔了吧?
卡西乌斯准将:不,现在他们正在洛连特做出行的准备
       吧。
       我也准备到时请假去给他们送行。
奥利维尔特皇子:原来如此……
        哈梅尔的遗迹现在仍然封锁中,不过
        我会负责处理,让他们可以进入的。
        请代我向他们两人问好。
卡西乌斯准将:……明白了。
       皇子殿下,万分感谢。
奥利维尔特皇子:没什么,与他们为我所做的相比,这
        些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而且我们也受到了卡西乌斯先生
        诸多帮助。
        若非您的协助,是无法那么顺利就制
        止住帝国军的师团的。
卡西乌斯准将:呵呵……那可是我要说的。
       而且……我想你也已经注意到了,那样
       的发展也是在对方的预想范围内。
       被那个《铁血宰相》。
奥利维尔特皇子:……………………………………
科洛蒂亚公主:咦……
艾莉茜雅女王:……确是如此吧。
       实际上在那种状况下制压利贝尔于埃雷
       波尼亚并无益处。
       却还为此开发了被认为效率低下的蒸汽
       战车。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
奥利维尔特皇子:……为了让各国知晓即使在导力停止
        现象中帝国军也仍然能行动之事。
        恐怕那才是其真正目的。
科洛蒂亚公主:啊……!
卡西乌斯准将:正是如此……居然注意到了呢。
       『导力停止现象』对于各国来说也仍然
       是未知现象。
       今后,同样的事可能在其他地方发生,
       也可能再也不会发生。
穆拉少佐:……实际上,被制造出来的蒸汽战车只有少
     量。
     是在莱因福特社的工房里挪用普通导力战车
     的零件组装起来的。
奥利维尔特皇子:也就是说,以现在的状况来看只有帝
        国掌握了其技术秘诀。
        而在现在这种状况下,没有哪个国家
        还有富余引入蒸汽驱动这种效率低下
        的战车。
        ——从结果而言,帝国军的潜在示威
        慑能力会更为高涨……
        正是在将战争作为外交道具来使用。
科洛蒂亚公主:居然还有这样的情况……
       ……果然我还远不够成熟。
奥利维尔特皇子:这种情况下,该是说那位宰相大人非
        比寻常吧。
        无论善恶,其构想已超前于时代一二
        步了。
        呵,向如此难缠之对手气势汹汹地递
        上挑战书,我们也够莽撞的了。
科洛蒂亚公主:殿下……
穆拉少佐:(青筋)真是的……说得像是别人的事一
     样。
艾莉茜雅女王:……现在应专注于巩固自身之立脚点。
       但是,请务必小心为上。
       切勿迷失自己所在之位置。
奥利维尔特皇子:……我明白。
        若是因此而失态,就失去特意乘《埃
        尔赛尤》回帝都的意义了。
        承您所言,必将铭记于心。
女性的声音:失、失礼了……!
科洛蒂亚公主:希尔丹夫人……?
艾莉茜雅女王:女官长,发生何事?
       你可难得露出如此惊慌之态啊。
希尔丹夫人:……失礼了。方才,格兰赛尔城来了不速
      之客。
      实是太过破例的情况,虽知贸然打断谈话
      很失礼,还是得报告给陛下你们知道……
艾莉茜雅女王:破例的来客……
奥利维尔特皇子:呵,看来我也该告辞了。
希尔丹夫人:不,那个……
      那位客人不仅是对陛下,也想对皇子殿下
      进行问候。
穆拉少佐:什么……!?
奥利维尔特皇子:………………………………
        希尔丹夫人。那客人的名字是?
希尔丹夫人:……是。
      他自称埃雷波尼亚帝国宰相,基里亚斯·
      奥兹本。
(话音方落,雷克特便跟随着一名面容桀骜的中年男子步入大厅。男子上前一步,道。)
奥兹本宰相:——初次见面。
      我乃埃雷波尼亚帝国政府代表,基里亚斯
      ·奥兹本。
      以如此形式冒昧来访,请务必见谅。
艾莉茜雅女王:……您就是………
科洛蒂亚公主:………………………………
奥兹本宰相:还有亲爱的奥利维尔特皇子殿下……
      久疏问候。我们已有1年未见了吧?
奥利维尔特皇子:……嗯,是啊。
        不过宰相。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
        为何身为一国宰相的你会毫无先兆就
        来到此处?
        我能否得知其中原委。
奥兹本宰相:这真是失礼了……
      实情是,日前去东部各州进行视察之事进
      展比预期的要顺利。
      略有些余裕,就立即来此造访了。
奥利维尔特皇子:这可真是……
奥兹本宰相:我本是应像殿下一样,于『异变』中赶来
      的……
      但不巧当时南部相当混乱,让我疲于应
      付。
      我心里一直万分歉意,如今终于抽出时
      间,便来拜访了。
      请原谅我无礼贸然前来。
奥利维尔特皇子:……原来如此。这也是事非得已。
        你无须顾忌我,尽管拜会便是。
奥兹本宰相:万分感谢。那么……
(奥兹本再次上前,躬身道。)
奥兹本宰相:……再次拜见。
      艾莉茜雅女王陛下、科洛蒂亚王太女殿下
      万安。
      此次异变,于贵国真是一场严峻的考验。
      请容我表达心中的懊悔……以及对异变无
      事平息的衷心祝贺。
科洛蒂亚公主:………啊…………
       您如此多礼,真是愧不敢当。
艾莉茜雅女王:彼此彼此,异变甚至影响到了贵国南
       部,我也深感遗憾。
       然而居然劳宰相特意到访……
       请接受我衷心的感谢及歉意。
奥兹本宰相:这不过区区小事。听说异变之暗处,有不
      明组织在蠢蠢欲动。
      我对此一无所知,只是一心想帮助贵国而
      动用了军队,实是太过轻举妄动。
      连皇帝陛下都斥责我了。
艾莉茜雅女王:这……
奥兹本宰相:然而我的失态之举全因奥利维尔特殿下的
      处置而得到弥补……
      ……请容我对殿下致以衷心的感谢。
      殿下还见证了异变的平息,真是辛苦您
      了。
奥利维尔特皇子:不……我所做之事不值一提。
        且还得到了女王陛下、王太女殿下及
        卡西乌斯准将的诸多帮助。
奥兹本宰相:噢……
卡西乌斯准将:……初次见面。
       我是利贝尔王国军准将,卡西乌斯·布
       莱特。
奥兹本宰相:呵呵,您的大名在帝国也是响当当的啊。
      能这样会面实感荣幸。
卡西乌斯准将:我才是……能见到著名的奥兹本阁下非
       常荣幸。
       但是真没想到阁下居然有如此大胆的行
       动力……
       看来有必要重新对阁下进行评价呢。
奥兹本宰相:这没什么,我才要感叹面临异变王国军的
      妥善应对啊。
      无论何种事态都能一一应对,柔中带刚的
      组织运用……
      对于只有强硬的我军,这可以说是遥不可
      及的理想形态啊。
卡西乌斯准将:哈哈,您过谦了。
       著名的帝国军情报局不就是阁下亲自主
       持的么……
       对于情报方面的重建为当务之急的我军
       来说,真是钦羡之极啊。
奥兹本宰相:哈哈……彼此都在幻想自己所欠缺之物
      吗。
卡西乌斯准将:哎呀哎呀,看来是这样呢。
奥利维尔特皇子:……话说回来,宰相。这之后你有何
        打算?
        不凑巧,我今天就要离开利贝尔了。
奥兹本宰相:这我晓得。
      您要乘坐有名的《埃尔赛尤》凯旋帝都
      ……
奥利维尔特皇子:呵……不愧是宰相,消息真灵通。
奥兹本宰相:虽然我也很想请求同乘,不过……
      很不巧这之后我还有其他预定。
      与殿下不同,我非得在午后出发不可。
艾莉茜雅女王:这……我本是打算今晚务必要招待你们
       用餐的。
奥兹本宰相:哈哈,请不用挂心。
      我这样冒昧的客人,实在是配不上如此的
      招待。
      不过,离船来还稍有时间的样子……
      可以的话,殿下。能占用您一点时间吗?
      ……我个人有很多话想与您交流。
穆拉少佐:………唔…………………………
雷克特书记官:………………呵…………………
科洛蒂亚公主:………………………………………
奥利维尔特皇子:……这样啊,可以。
        我个人也正有些话想与你说的。
奥兹本宰相:呵呵,这可真巧。
艾莉茜雅女王:……可以的话由我们来准备房间吧。
       女官长,就拜托你了。
希尔丹夫人:……遵命。
(稍后,客房中,皇子与宰相相坐而谈,穆拉在门外守卫。)
奥兹本宰相:……呵。
      不愧是女王陛下,她自己也爱好红茶啊。
      香气、温度、味道……都无可挑剔。
      呵呵,如此好茶,饶是我偏好咖啡,都希
      望能天天喝的到。
奥利维尔特皇子:……虽然这点我也有同感,不过也差
        不多该开始正题了吧。
        你想说的到底是?
奥兹本宰相:呵呵……
      看来在利贝尔的停留于殿下来说有着无比
      的意义啊。
奥利维尔特皇子:……什么……………
奥兹本宰相:虽然以前见到时就给了我相当柔软聪明的
      印象……
      可是现在的殿下连坚强也兼备了。
      想必陛下也会非常之欣慰吧。
奥利维尔特皇子:呵,阁下才是,一如既往的大胆。
        不,气势比以前见到时更有压倒力了
        呢。
        到底是浑身集结对眼前所吞并领土范
        围不满足之遗恨啊,
奥兹本宰相:呵呵,真严厉啊。
      不过,可能的话希望您不要用吞并二字,
      而用合并为是。
      因为自《百日战争》之后,帝国军还从未
      有过侵略行为。
奥利维尔特皇子:确是如此。
        ——虽然只是名义上。
奥兹本宰相:……噢?
奥利维尔特皇子:被合并的小国和自治州都有着一些问
        题。
        然后问题激化,猎兵团等侵入,治安
        极度地恶化……
        帝国军应陷入穷境的当地政府请求而
        介入,就这样含糊地决定合并。
        这过程皆是共通的。
奥兹本宰相:呵,确有着这样的共通之处。
      不过那也是动荡时代里必然会发生的吧。
      帝国军只是为了帝国,为了实现周边地区
      的安定而尽可能的应对而已。
奥利维尔特皇子:确实做得很漂亮。
        但是……情报局的人员过多地被派往
        周边地区这点让人有些在意呢。
        而且还是在当地的问题激化之前就派
        去的。
奥兹本宰相:呵呵,我就不问您是通过何种渠道得到这
      样的情报的了。
      全是基于危机管理的思想而做的。
      正因为如此,我军才能将至今那些事件解
      决。
奥利维尔特皇子:以周边地区的怨恨与恐怖活动的危险
        为交换啊。
        说实话,你会就这样只身来访利贝
        尔,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在现今的埃雷波尼亚,恐怕你是最会
        被当成恐怖行动之对象的人了吧。
奥兹本宰相:呵呵,实在不敢当。
      不过请放心。
      托优秀部下的福,应付恐怖活动的对策是
      万全的。
奥利维尔特皇子:优秀部下……比如雷克特吗。
奥兹本宰相:呵呵,虽是个古怪之人,但相当能干。
      从这次行程的调整到对恐怖行动的对策都
      包办了。
      托此之福,之后我也能安心前往库罗斯贝
      尔了。
奥利维尔特皇子:什……!?
奥兹本宰相:我预定与库罗斯贝尔政府代表进行秘密会
      谈。
      最近因共和国的资金流入,出现了被对抗
      势力压制住的倾向。
      正想去一次呢,就趁此机会拜访吧。
奥利维尔特皇子:怎、怎么能……
        现在的库罗斯贝尔因各国势力的介入
        正处于混乱中!
        因为是缓冲地带,听说正在成为恐怖
        组织和犯罪组织的温床……
        虽说是非正式访问,可帝国宰相竟要
        踏入那种地方……!?
奥兹本宰相:要这么说的话殿下,您不也一样吗。
      潜入浮游都市,圆满完成视察大任归来。
      呵呵,与那相比,对库罗斯贝尔的访问不
      过是儿戏罢了。
奥利维尔特皇子:……………………………………
奥兹本宰相:现在殿下在本国可是被当成英雄了哦。
      这样的殿下乘着有《白色之翼》美名的
      《埃尔赛尤》凯旋帝都。
      与以《帝国时报社》为首的各方面的联络
      也毫无疏漏……
      肯定会成为如殿下所期的华丽归国吧。
奥利维尔特皇子:………唔………………………
奥兹本宰相:请尽量活用此次机会,巩固自身的立场
      吧。
      殿下,我对您可是抱着很大的期望啊。
(这时,在空中庭园的一角,雷克特独自凭依,眺望着广阔的瓦雷西亚湖。湖面上传来一声白隼的鸣叫,基库拍着翅膀飞来,盘旋落在雷克特的肩膀上。)
雷克特书记官:……………………………………………
基库:啾!
雷克特书记官:哟,好久不见。
       你一点没变啊。
基库:啾啾啾。
   啾~啾啾。
雷克特书记官:原来如此……看来发生了很多事呢。
       不过你和你的主人都很精神的样子,真
       是太好了。
基库:啾~
女孩的声音:……前辈。
雷克特书记官:科洛蒂亚殿下。您好。
       虽然觉得不妥,还是擅自参观了起来。
       不过这里真的景致绝好呢。
科洛蒂亚公主:前辈……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前辈会……在奥兹本宰相的身边
       做事呢?
雷克特书记官:嗯……我不太清楚您是指什么事。
       是把我和谁搞错了吗?
科洛蒂亚公主:雷克特·亚兰多尔……
       直到2年前都还就读于杰尼丝王立学园,
       前学生会会长……
       前辈,是你吧。
雷克特书记官:不,其实我的名字是雷克·塔~兰多
       尔。
       所以那位应该是别人吧。请称呼我为雷
       克或塔~兰多尔吧。
科洛蒂亚公主:(生气)……请不要开玩笑了,前辈!
       像那样突然提出退学申请,什么都没说
       就不见了……!
       你可知雷奥前辈、露西前辈,还有乔儿
       和汉斯他们有多担心啊!
雷克特书记官:……………………………………………
科洛蒂亚公主:那么冷静的雷奥前辈都大发雷霆了!
       露西前辈苦笑着说『真像雷克特的作
       风』,却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
       乔儿和汉斯,还有我也……!
       你却……
       你明明晓得我会在城里却还是现身了,
       现在又为何要故作不知呢!?
雷克特书记官:………呵呵………………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科洛蒂亚公主:雷克特前辈……!
雷克特书记官:抱歉抱歉。不要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
       嘛。
       不过你还真是老样子,还是那么头脑固
       执。
       看来即使成了王太女,你那认真过头的
       地方也丝毫未变啊。
科洛蒂亚公主:啊……
雷克特书记官:不过我也安心了。
       因为你这性格,我还以为你当上了王太
       女会变得不自由了呢……
       不过听传闻,你做得还不错嘛?
       看来在我退学后,你遇到了不错的人
       哪。
科洛蒂亚公主:前辈……
       ……是的,托你的福。
       不过,如果我有了什么改变,最初的契
       机也是来自雷克特前辈你啊。
       虽然因为你就那样消失了,我都没能好
       好道谢……
       我一直……都很感激前辈。
雷克特书记官:哦~那可真是我的荣幸。
       为了表示感谢,亲一个如何?
科洛蒂亚公主:不行。
       虽然我很尊敬你,不过不是恋爱方面的
       感情呢。
雷克特书记官:真遗憾。
       后辈变得这么漂亮了,我还稍微有点动
       心了呢……
       看来是我一厢情愿啊。
科洛蒂亚公主:呵呵,又做那么轻率的事。
       前辈才是……穿得那么正经,真让人不
       敢相信。
       一直随随便便地穿着皱巴巴校服的前辈
       居然……
雷克特书记官:傻瓜,那可是潮流。
       那个适当地松懈模糊的穿着可是经过了
       严密计算的演戏……
科洛蒂亚公主:……事到如今,我想这是真话吧。
       即使随心所欲地讴歌着学园生活到处寻
       乐,前辈也有着贤者一般的理性。
       那理由我今天终于窥得一些端倪了。
雷克特书记官:…………………………………
科洛蒂亚公主:我再问一次……
       前辈,你为什么会在奥兹本宰相身边?
       从学园退学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同时,在客室。)
奥利维尔特皇子:……对我抱有期望,吗。
        哈哈……那可真是完全出乎我意料的
        话。
        我还以为你肯定是特意来对我说教的
        呢。
奥兹本宰相:怎么会……为什么要这样说?
      我与殿下本来就是在同一立场的。
奥利维尔特皇子:什么……
奥兹本宰相:……殿下。你应该是憎恨着埃雷波尼亚这
      个旧帝国的。
      憎恨这被多数的贵族所支配,因愚不可及
      的陈规而束手束脚的旧体制。
      不是吗?
奥利维尔特皇子:…………………………………………
奥兹本宰相:虽然我被夸大地称为『铁血宰相』……
      但是我在帝国的立场还并不够稳固。
      虽然在帝都支持者众多,但是在现今仍深
      受诸侯影响的地方上并没得到多少支持。
      我承认我在帝国军很有影响力,但那也不
      过只七成的程度……
      剩下的都还在诸侯支配之下,再加上他们
      自己的私人军队,我们的立场恐怕就得颠
      个倒了。
      ……我如今正是在争夺帝国主导权的当口
      上啊。
奥利维尔特皇子:所以才在全国铺设铁路,在帝国全土
        上打开缺口……
        并通过扩张领土获得新的发言权吗
        ……
奥兹本宰相:呵呵,果然您是最理解我的人啊。
      我重申——请协助我吧,殿下。
      能得到您的协助,我的改革便如虎添翼
      了。
      也能让腐败的贵族势力还没来得及互相勾
      结就溃败……
      ——那应该是您最期望之事吧。
奥利维尔特皇子:…………………………………………
        ……宰相。我只问你一事。
        你与《结社》是何关系?
奥兹本宰相:呵呵,我不太明白您在说什么……
      只是,为了改革要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因素
      ……
      那是我的政治理念。
奥利维尔特皇子:……原来如此。我们确是会合得来
        吧。
        但是正因为如此……我拒绝你的要
        求。
奥兹本宰相:哦……?
奥利维尔特皇子:确实我也不喜欢腐败了的贵族势力
        ……
        不,正如你所说的,也可以说是憎恨
        吧。
        但是……我对你的做法更感到恐惧。
奥兹本宰相:………………………………………………
奥利维尔特皇子:你的做法恐怕是要通过制造某种幻
        想,令全国都陷入狂热中去吧。
        在那狂热之中,确实能打倒旧势力。
        可是……齿轮一旦开始转动就再也无
        法停止了。
        会把一切都卷入……无限度地成长下
        去吧。
        ……宰相。你明白这一点吗?
奥兹本宰相:哈哈,当然。
      ——因为那正是我改革的第一步。
奥利维尔特皇子:………唔……………
奥兹本宰相:到时候,殿下……如果您有意与我合作了
      的话就请告诉我。
      在你能接受之前,就先尽量巩固自己的立
      脚点吧。
      ……不过为此可得把你所厌恶的贵族势力
      也收为己用吧。
奥利维尔特皇子:呵……什么都被你看穿了。
(悠远的钟声传来,一下跟着一下,以不徐不紧的节奏持续着。)
奥兹本宰相:正午的钟声……船差不多该到了。
(站起身来)
奥兹本宰相:——那么殿下,我这就先告辞了。
      二周后……于帝都再见吧。
(看到奥兹本离开,穆拉便推门进入。)
穆拉少佐:看来谈完了。
     ……怎么了?很疲倦的样子啊。
奥利维尔特皇子:不,没什么……
        只是再次——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所
        挑战的对手是个怎样的怪物而已。
(同时,在空中庭园。)
雷克特书记官:哎呀……船快来了啊。
       那我就先告辞了。
科洛蒂亚公主:咦……
雷克特书记官:再见啦,基库。
       下次带帝国产的腊香肠给你~
基库:啾(心)
科洛蒂亚公主:等、等一下!
       你又要这么不清不楚的就走了吗!?
雷克特书记官:(沉默了一阵后)对了,科洛丝。
       你莫非有了喜欢的男人了?
科洛蒂亚公主:咦……
雷克特书记官:哦,说中了。
       哎呀~真好啊,初恋这东西。
       胸口扑通扑通地跳,又酸又甜的感觉
       吧?
科洛蒂亚公主:够、够了……别开玩笑了!
       …………………………………(脸红)
       ……嗯。我有了喜欢的男孩子了。
       不过不久之前,刚巧就是在这里被拒绝
       了呢。
雷克特书记官:哇,真的假的!?
       居然有这种偶然,即使是我都想不到诶
       !?
科洛蒂亚公主:呵呵,好奇怪呢。
       因为前辈真的……好像什么事都能看穿
       一样。
雷克特书记官:哎,本大人到底也不是万能的嘛。
       所以这个世界才有意思啊。
(雷克特走上前,轻轻抚摸公主的头。)
科洛蒂亚公主:啊……
雷克特书记官:……太好了,科洛丝。
       就是要偿过恋爱的苦楚,才能成为合格
       的女人呢。
       离理想中的自己又更近一步了吧?
科洛蒂亚公主:……前辈……
       ……………………………………………
       前辈……又怎样呢?
       接近……理想中的自己了吗?
       在那个宰相的身边……
雷克特书记官:……………………………………………
(雷克特稍微沉默,退开两步。)
雷克特书记官:……我并没有什么理想中的自己。
       只是因为好玩才跟着那大叔的。
       从进入王立学园前就开始了。
科洛蒂亚公主:咦……
雷克特书记官:……王子也挺能干的了,不过还远远及
       不上那个怪物一样的大叔。
       你就叫他尽量小心吧。
       不要在跳得累了的时候,被怪物趁机吞
       噬呢。
(雷克特略一挥手,转身离开。)
科洛蒂亚公主:……雷克特前辈……
(空港,奥兹本和雷克特准备搭乘定期船。)
女性的声音:……各位乘客,久等了。
      发往莱米菲利亚公国的国际定期船《卡拉
      布里亚号》已做好了出航准备。
      请务必在上船时小心脚下。
(奥兹本躬身致意,两人乘船离开。目送飞行船离去,大家开始了议论。)
尤莉亚大尉:那、那就是《铁血宰相》基里亚斯·奥兹
      本大人吗……
雪拉扎德:明明应该有专用舰的,却故意乘民用船……
     ……虽然本来就有听过传闻,看来果然是个
     非同小可的对手啊。
奥利维尔特皇子:呵呵……是个很刺激的对手呢。
        不过雪拉,还麻烦你特地来送行,真
        不好意思。
雪拉扎德:呵呵,因为任务的关系正好来王都有事嘛。
     ……而且看你的样子,感觉暂时是不会再见
     面了。
奥利维尔特皇子:呵,不过我的梦想只是想和雪拉你这
        般的美女一起快活度日啊。
雪拉扎德:是是是。为了能早日得到那自由身,你就好
     好加油吧。
     说起来,在那个宰相身边的年轻人又是谁?
     毫无空隙的走路方式呢……
卡西乌斯准将:噢……看出来了吗,雪拉扎德。
雪拉扎德:嗯,是的。
     因为最近一直都在跟厉害的家伙交手啊。
奥利维尔特皇子:……雷克特·亚兰多尔。是帝国政府
        派来的书记官。
        看来这次宰相的来访都是他安排的。
        虽然不知道他的底细……不过是非常
        优秀的参谋吧。
科洛蒂亚公主:……奥利维尔特殿下。
       其实我……认识那个人。
(众惊)
尤莉亚大尉:什……!?
雪拉扎德:哎呀……
奥利维尔特皇子:那是……真的吗?
科洛蒂亚公主:是的……
科洛蒂亚
把雷克特是王立学园的前学生会长、
是她的前辈的事……
以及其在前年的学园祭后,
提出退学申请离开了学园的事予以了说明。
穆拉少佐:……这真是………
尤莉亚大尉:莫、莫非……
奥利维尔特皇子:……与《铁血宰相》有关的人在我之
        前就来到了利贝尔。
        也就是说,这暗示着宰相已经在利贝
        尔建立了自己的情报网的可能性……
卡西乌斯准将:嗯……可能性很高。
       从情报部的武装政变到这次《辉之环》
       的异变……
       即使他把这些经过都掌握了也不出奇
       啊。
奥利维尔特皇子:…………………………………………
雪拉扎德:真的是非同小可呢……
科洛蒂亚公主:……之前前辈有话要我带给殿下。
       他说——『不要在跳得累了的时候,被
       怪物趁机吞噬』。
穆拉少佐:…………唔………………
奥利维尔特皇子:哎呀哎呀……这还真是触及痛处了。
        呵呵,又别有一种快感生出呢。
        不过……来而不往可非我所好。
科洛蒂亚公主:咦……
奥利维尔特皇子:——尤莉亚大尉。
        出航后我有一个请求……
(国际定期船《卡拉布里亚号》,奥兹本和雷克特站在甲板上。)
奥兹本宰相:奥利维尔特皇子……呵呵,不错的结果
      啊。
      不管他怎么行动,也都是可以善加利用
      的。
雷克特书记官:……因为对你来说所有的因素都是《棋
       子》。
       那位皇子、我,以及《嗜身之蛇》。
奥兹本宰相:没错,连我自己也是。
      以帝国这巨大的棋盘为舞台进行的可以震
      撼灵魂的激烈游戏……
      你不也是因为想看那个才跟着我的吗?
雷克特书记官:这我也不否认。
       ……不过那颗棋子可不知什么时候会背
       叛你啊?
奥兹本宰相:那也没关系。
      你以为我会没有考虑到那可能性吗?
雷克特书记官:哼~我只是说说看而已。
       话说回来……其他的『孩子们』怎么样
       了?
奥兹本宰相:呵呵,不论哪个孩子看来都很顺利。
      照这样下去的话,皇子的努力也可能会无
      疾而终吧。
      真没办法……要不要稍微手下留情呢。
雷克特书记官:咳……真是恶趣味的大叔。
(雷克特略感到不对,转身向船尾看去。)
雷克特书记官:……我说宰相大人。
       你还是别太轻视他可能会比较好……?
奥兹本宰相:什么……
(远处的云层在巨大的冲击力下飞溅开来,《埃尔赛尤》破云而出,与奥兹本、雷克特并行。)
奥兹本宰相:什……!?
(奥利维尔特拿出一红色花束,略一微笑。)
奥利维尔特皇子:呵……
(然后拿出导力枪,开枪射向了丢上空中的花束,花瓣飘散开来,洒落在飞行船的甲板上。)
奥兹本宰相:……这是…………
雷克特书记官:好像是……玫瑰花瓣。
女性的声音:各位乘客,出现在右舷的是众所周知的利
      贝尔王家高速巡洋舰——《埃尔赛尤》。
      今天,埃雷波尼亚帝国的奥利维尔特皇子
      殿下正乘坐此舰驶往帝都……
      那位皇子殿下向各位乘客传言。
      『感谢女神让我们在今天相逢。』
      『向诸位的旅途致以美丽的玫瑰及女神的
      祝福。』
      『并希望你们能谨慎小心地回到故乡。』
      ——以上。
(收起枪,奥利维尔特依然做出他那个个经典POSE……《埃尔赛尤》渐渐远去,奥兹本和雷克特对视无语。)
奥兹本宰相:……………………………………………
雷克特书记官:白痴啊…………居然有比我更白痴的白
       痴……
奥兹本宰相:……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好,放荡的皇子!
      你到底能吞噬我《铁血宰相》到什么程度
      ……
      就让我见识下你的手段吧!

Episode 『回归帝都』~Fin~


最后更新: March 25, 2021 06:01:29
创建日期: March 25, 2021 06: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