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幕间 「返乡~迷惘的尽头~」

——凰翼馆·楼梯

黎恩旁白:我们托尔兹军官学院·Ⅶ班,之前在札克森铁矿山的功绩受到肯定,于是皇帝陛下招待我们前往温泉胜地短期旅行,同行者也包括协助我们解决事件的学姐和莎拉教官。目的地是我黎恩·舒华泽的故乡,温泉乡悠米尔。在找到自己的路之前不回去……我本来是抱著这个决心离开家乡,所以心情有点复杂,但还是决定与大家一起养精蓄锐,以便好好准备不久后的学院祭。

【SE】上楼梯的脚步声(许多人)
一行人在爱丽榭的带领下,来到投宿的凰翼馆。

艾略特:哇……
黎恩:艾略特,走路老顾著看上面,小心从楼梯上摔下去喔?
艾略特:对、对不起,这栋建筑物好有气氛喔。
爱丽榭:这里是各位投宿的凰翼馆。据说过去是由当时的皇帝陛下恩赐,是一间相当具有历史意义的旅馆。
马奇亚斯:皇、皇帝陛下恩赐……
尤西斯:我之前是听说过陛下和舒华泽家颇有交情……
黎恩:哈哈,马奇亚斯和尤西斯,不需要那么拘谨啦……话说回来,没想到爱丽榭竟然会来迎接我们,我好惊讶啊。

见到许久未见的哥哥,爱丽榭为了压抑想要飞扑过去的心情,态度变得有点冷淡。

爱丽榭:哥哥,身为舒华泽家的长女,为大家介绍是理所当然的。

看到爱丽榭凛然的态度,安洁莉卡显得陶醉不已。

安洁莉卡:来这里一路上看到的优美风光,风格独特的旅馆,而且负责介绍的还是黎恩那位充满魅力的妹妹,让人突然开始期待泡温泉了呢。呵呵……总觉得好像现在就开始头晕了呢。
亚莉莎:安洁莉卡……你是不是在想什么不正经的事呀?
莎拉:虽然不是赞同安洁莉卡的想法啦,但这里真的很棒呢、感觉可以把景色当成下酒菜,好好喝上几杯。
安洁莉卡:教官,我可以陪你喝喔。
托娃:真是的,小安,学生不可以喝酒喔。
安洁莉卡:只是陪她喝而已啦。对了,托娃要不要一起?
托娃:(对莎拉的酒品不太放心)咦?我、我考虑看看……

Ⅶ班同学们对安洁莉卡和莎拉这一如往常的反应摇头叹气。

亚莉莎:她、她们实在是……
马奇亚斯:不管身在哪里都是老样子啊……虽然能体会你想要吐嘈的心情,但还是算了吧,亚莉莎。
盖乌斯:这也代表她们永远处变不惊吧。
菲:盖乌斯,说得好。换个说法就不一样了呢。
盖乌斯:菲,谢谢夸奖。
黎恩:哈哈……太好了,大家好像都很喜欢这里,有些人没办法来,真是太可惜了。

——凰翼馆·2楼

爱丽榭:为各位准备的房间在2楼。以现在大家所在的公用大厅为中心,左边是男同学的房间,右边则是女同学的房间,同时也为学姐们和莎拉小姐准备了各自的单人房。
安洁莉卡:我比较想跟托娃和亚莉莎她们一起挤同一间房间呢。
亚莉莎:我倒是对你住单人房松了一口气……
爱丽榭:呵呵,如果有任何需要,还请告知服务人员。奉陛下的御旨,我们将诚心诚意地尽全力招待各位。
托娃:嘿嘿嘿,谢谢。
艾玛:那我们快点把行李放进房间吧。
黎恩:啊,班长,请等一下。我想讨论一下学院祭要办的舞台活动,班同学放好行李之后,请到大厅集合。
艾玛:我知道了。
黎恩:那么暂时解散吧。

黎恩注意到爱丽榭正犹豫要不要叫住自己。

黎恩:……嗯?爱丽榭,怎么了?
爱丽榭:啊,哥哥,那个……
黎恩:(察觉到她想说什么)……哈哈,不用担心,等一下我会回家一趟的。不过还没成气候就回来,爸爸他们可能也会跟爱丽榭一样,对我摇头叹气就是了。
爱丽榭:没、没那回事!我也很期待你回来啊……!
黎恩:咦?
爱丽榭:(猛然回神)……总、总之,我们会等你回来!那么各位,我先失陪了!

爱丽榭仓皇离开。

盖乌斯:呵呵,好温馨啊。
安洁莉卡:嗯、果然很可爱。一看到那孩子,我就怎样都无法压抑我的本能。
黎恩:我说你啊……
劳拉:呵呵,关于妹妹的可爱,我也同意。但那个什么本能的我实在无法理解……
黎恩:(带著叹息)哈哈,劳拉不理解也没关系的……

——凰翼馆·2F大厅

把行李放进房间后,Ⅶ班同学在大厅集合。
【SE】从椅子上起身的声音

黎恩:大家好像都集合了啊
亚莉莎:恩
马奇亚斯:既然可以开始讨论,就代表学院祭舞台表演的内容已经都安排好了吗?之前只听说过表演项目,但最重要的表演内容却完全没听说啊。
尤西斯:哼,还真是保密到家啊。
黎恩:抱歉。不过多亏了艾略特和克洛,总算是安排好了。
艾略特:本来打算实习结东就跟大家说……但没想到会举办短期旅行。
劳拉:的确。既然如此也无可厚非。
艾略特:克洛说交给我和黎恩决定,所以现在就来发表吧。演奏的曲子总共2首,主要分成演奏导力乐器的演奏组·乐团,还有男女主唱以及伴舞
盖乌斯:嗯,相当正式的配置啊。
马奇亚斯:演、演奏2首啊……而且还连伴舞都有。
艾略特:只有1首,我想听众也听不过瘾吧”考虑到舞台效果,想说也需要有人负责伴舞。
菲:嗯,艾略特说了算。
尤西斯:哼,既然你都想好了,那也没什么理由拒绝。
艾略特:这就是舞台的配置和当天的服装提案。

【SE】摊开纸的声音
同学们对内容感到惊讶。

艾玛:咦……!?

劳拉念出纸上写的工作分配。

劳拉:唔……主奏吉他是黎恩,伴奏吉他是亚莉莎,贝斯手是盖乌斯啊。(用眼神搜寻)我是……

盖乌斯:劳拉是鼓手,然后小提琴和键盘是艾略特负责……
菲:啊,伴舞是我跟米莉亚姆,还有……(惊讶)第1首歌的主唱是马奇亚斯和尤西斯,第2首是艾玛……?

马奇亚斯和尤西斯显得无法接受
【SE】拍桌的声音(两人份)

马奇亚斯&尤西斯:等一下!
马奇亚斯:这、这家伙跟我一起担任双主唱!?
尤西斯:而且竟然还要穿同样的衣服……!
马奇亚斯:这、这衣服轻飘飘的耶
艾略特:(畏畏缩缩)呃……就像王子一样,很帅吧?
亚莉莎:嗯、应该很受女生欢迎吧。
菲:如果是你们两个,画面应该挺好看的。
艾略特:(有了勇气)对、对吧?我觉得这样也很有舞台效果。马奇亚斯,你不想输给I班吧?
马奇亚斯:(被说中)这、这……
黎恩:我也会忙和声的,你们两个要不要努力试试看呢?
尤西斯:(难以反驳)唔……
盖乌斯:呵呵……看来只能让步了吧。
艾玛:那、那个,第2首应该是开玩笑的吧?
艾略特:不是喔。克洛觉得这样安排最好。拿下眼镜创造跟平常的落差,然后由菲她们在两旁陪衬就很完美了。
艾玛:就、就算要我创造落差,我也……
亚莉莎:原来如此……
亚莉莎靠近艾玛,把她的眼镜拿掉 艾玛:亚莉莎同学请、请把眼镜还给我!
亚莉莎:别乱动。

亚莉莎把艾玛的头发放下来,用梳子梳开
【SE】用梳子梳头发的声音

艾玛:那、那个……
亚莉莎:……好,完成了。虽然只是拿下眼镜、放下头发而已,不过这样如何?

男同学们全都看呆,女同学们则很兴奋。

马奇亚斯:这、这……!
盖乌斯:嗯,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
黎恩:嗯……真令人惊讶。
亚莉莎:嗯嗯,我之前就一直觉得她那样打扮很可惜。
劳拉:唔,平常就做这种打扮不是比较好吗?
艾玛:怎、怎么这样说……请不要捉弄我啦、!
菲:我们站在班长旁边陪衬。感觉好像不错。
艾玛:可、可是……穿这么暴露的衣服当主唱,这……
黎恩:别看现在这样,女生服装的露出度已经比初期草案少很多了……虽然有点大胆,但我觉得很符合曲子的气氛。
劳拉:嗯,这服装确实不至于下流低俗……话说回来,初期草案到底是多暴露?
黎恩:啊哈哈……
亚莉莎:(带著叹息)恩~既然你都说符合曲子的气氛了……看来只能认了吧。艾玛,我也会负责当主唱的和声,一起加油吧。
艾玛:呃……那个。(放弃地叹了一口气)唉……我知道了,我会努力试试看。
盖乌斯:话说回来,唱歌就算了,演奏该怎么办?我完全没有弹过那个什么贝斯“。
劳拉:我也几乎没有接触过任何乐器。
艾略特:嗯,这次用的是“导力乐器”,盖乌斯会弹锡塔琴,我想导力贝斯应该也没有问题。我觉得劳拉的节奏和力量感一定很适合打鼓……黎恩会弹鲁特琴,亚莉莎也有拉小提琴的经验,我想应该都有办法胜任的。
亚莉莎:(担心)是、是吗?
黎恩:关于这点,我也实在有点担心……不过既然艾略特都觉得可行了,只要勤加练习,总觉得应该有办法吧
艾略特:(露出有点可怕的笑容)总之,如果不行的话,就只能让你们练习到会弹为止啰。

感受到艾略特的压迫感,同学们都有点不知所措。

黎恩:(冷汗)唔……
艾玛:(小声)艾、艾略特同学好像有点可怕耶……
马奇亚斯:(小声)只要跟音乐有关,他就会很认真啊……
盖乌斯:唔……大致上了解了
劳拉:我也同意。既然可以跟大家互相切磋,这活动想必也相当有意义。
马奇亚斯:……难得黎恩和艾特他们努力帮大家决定好内容,努力实现也是应该的吧。
尤西斯:只能下定决心努力了。
艾玛:也对……
黎恩:总之,大概的方针就这么决定了。回到学院之后,应该必须立刻开始练习,相对的,今天和明天这两天,大家就好好养精蓄锐吧

【SE】把纸收起来的声音

黎恩:那么,解散。接下来到晚餐前可以自由活动。
菲:(了解的意思)JA。

【SE】从椅子上起身的声音(许多人)

艾略特:黎恩。等一下你要去哪里?
黎恩:我想想……毕竟跟爱丽榭约好了,我应该会回老家一下看看吧?
亚莉莎:别只待一下,好好叙叙旧吧?
黎恩:可是……
盖乌斯:半年没回故乡了吧?别跟我们客气。
黎恩:恩~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尤西斯:尽管去吧。本来想找机会跟男爵阁下打声招呼,但我可不打算打扰家人团聚的时刻。我还是明天再去叨扰吧。
黎恩:我知道了,我会转告他的。那我先走了。

——男爵家前

黎恩来到家门口。
【SE】打开大门的声音

黎恩:已经半年没有踏进家门了啊……
黎恩心声:从五岁到十七岁的十二年,我都在这里度过。虽然也有过恨不得想要忘记的痛苦回忆……但对我来说,这是个温暖又无可取代的地方,足以盖过一切痛苦。

【SE】开门的声音
露西亚和舒华泽男爵从家里走出来。

黎恩:啊……
露西亚:黎恩,欢迎回来。
舒华泽:终于回来了啊。
黎恩:我回来了……爸爸,妈妈,(有点心虚)那个,结果是以这种形式回来……

【SE】拥抱的声音
露西亚紧紧抱住黎恩。

黎恩:……啊。
露西亚:呵呵,孩子回家不需要理由,而妈妈……像这样抱住孩子也不需要理由。
黎恩:妈妈……
听到说话声,爱丽榭也跑到玄关, 爱丽榭(远处):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哥哥回来了吗?

看到紧紧抱住黎恩的露西亚,爱丽榭显得很惊讶。

爱丽榭:啊啊……!!
黎恩:爱丽榭?
爱丽榭:母、母亲大人太诈了!亏我在大家面前一直忍著……!
黎恩:咦?
爱丽榭:啊!!
露西亚:呵呵。真是的,如果总是这么老实,我就放心多了。
爱丽榭:(脸红)母、母亲大人……!
舒华泽:哈哈,不论如何,这下全家人都团聚了。大家喝杯茶,好好聊一聊吧。
黎恩:(微笑)……好啊。
露西亚:我很想听听黎恩在学院的种种。所以,亲爱的,打猎的话题要适可而止喔?
舒华泽:呵呵,我会注意的。
黎恩:今天也外出打猎吗?
舒华泽:嗯,毕竟孩子们难得返乡。而且儿子和同学们还受到陛下的赞扬,所以我得猎一些悠米尔的野味,好好招待你们才行啊。
黎恩:大家一定会很开心。
露西亚:好,进来吧我马上泡茶,你们在客厅休息一下吧。
黎恩:好的。

——男爵家·客厅

在泡茶的这段时间,黎恩、爱丽榭和舒华泽在客厅里聊天。

舒华泽:对了,黎恩。大约两个月前,我见到你师父了喔。
黎恩:云师父!?真的吗……!?
舒华泽:嗯,他依旧很硬朗,我一时大意,拼酒不小心输了。
爱丽榭:(无奈)唉……您到底在做什么呀。
舒华泽:哈哈哈。
黎恩:……师父有提到我吗?
舒华泽:……恩。

【SE】拿出信的声音
舒华泽从怀里拿出信,递给黎恩。

黎恩:……信?
舒华泽:你师父交给我保管的……拿去看吧。
黎恩:好、好的

黎恩看起信来。
【SE】翻动信的声音

黎恩:这……
爱丽榭:怎么了呢?
黎恩:哈哈……看来他依旧过得自由自在。好像是悠闲地在大陆各地漂泊的样子。他报告了近况,并且写了一句话给我。
爱丽榭:以师父的身分写的话吗?
黎恩:嗯,就是这个

爱丽榭探头看信。

爱丽榭:『传授给你的《第七型》是『无』。同时,『有』与『无』其实是一体两面,你再好好想一下这当中的道理吧』……
黎恩:(重重叹了一口气)……
黎恩:看来师父已经察觉到了。
爱丽榭:咦?
黎恩:那句话是我刚入师门时,他教我的第一句话。师父早就看穿我还没掌握这句话的意思……以及,我在各方面都还充满迷惘
爱丽榭:啊……
舒华泽:这是师父出给你的题目。你就一边跟同学泡温泉,一边好好思考看看吧。
黎恩:……好的。

这时,露西亚从厨房说话

露西亚(远处):亲爱的,不好意思。果酱的盖子旋得太紧了……可不可以帮我开呢?
舒华泽:好,马上去。

【SE】从椅子上起身的声音
舒华泽走向厨房。

爱丽榭:茶好像快泡好了,深奥的话题就说到这里为止吧。
黎恩:嗯,也对。
爱丽榭:对了,哥哥。你今天晚上会在家里过夜吧?
黎恩:啊,抱歉,爱丽榭。喝完茶我就要回凰翼馆了。
爱丽榭:怎么这样……只有今天一天,有什么关系嘛。
黎恩:因为这次返乡是陛下御赐的机会。我认为用餐和住宿,还是应该尽量跟军官学校的同学们一起行动比较好。
爱丽榭:(显得很不满)搞不懂这是什么道理……

爱丽榭虽然不能接受,但也只好放弃。

爱丽榭:……没办法。啊,明天也要回家喔!
黎恩:嗯,我知道。

——男爵家·厨房

夫妻俩在房微笑地听著黎恩和爱丽榭的对话。

爱丽榭(远处):一定要回来喔!?
黎恩(远处):我、我知道啦……
露西亚:哎呀呀,当年躲著哥哥跑去念女子学院的孩子到哪里去了呢?
舒华泽:那差不多是三年前,知道黎恩其实是养子的时候吧。
露西亚:明明以前都黏著哥哥,却一下了变得很疏远……想必她是相当混乱吧。(叹气)唉……如果黎恩愿意娶那孩子为妻,那就万事太平了。
舒华泽:嗯……虽然觉得他是相当有出息的孩子,但我不会轻易把女儿嫁给他喔?
露西亚:亲爱的,你太幼稚啰。呵呵……不过,听说学院里的大小姐们也都相当出色,未来会怎么样,谁都说不准呢。
舒华泽:未来啊……希望在帝国生活的孩子们,都能顺利掌握自己所期望的『未来』——

——凰翼馆·餐厅

【SE】餐具的声音
黎恩回到凰翼馆,与大家一同用餐。

亚莉莎:黎恩,不在自己家吃晚餐,这样没关系吗?
黎恩:嗯,爱丽榭应该也想久违地跟爸妈撒娇吧,我偶尔也得让她好好跟爸妈们相处,别打扰他们才是。

因为知道爱丽榭的心意,亚莉莎摇头叹气。

亚莉莎:你这个人,真的是很不体贴耶。真是苦了你妺妹喔……
黎恩:咦?
亚莉莎:没什么!

其他同学们也同桌大快朵颐享用晚餐。

艾略特:(津津有味地咀嚼)……呼~好好吃喔。
菲:感觉每一道都是有著丰富的自然环境才能做出的料理。
劳拉:像这道野鸭就是独具风味,听说是男爵阁下猎的?
黎恩:对,那是我爸最大的兴趣。记得我以前也常常被他带去打猎。
尤西斯:我也曾耳闻舒华泽男爵非常喜欢狩猕……
马奇亚斯:嗯,这就是所谓贵族的嗜好吗。
盖乌斯:呵呵,也让我回想起故乡啊。
艾玛:料理中使用的蔬菜和香草,也都十分鲜嫩青翠呢。这些是黎恩同学的母亲栽种的吗?
黎恩:对,我妈有一个菜园。爱丽榭常常在菜园里帮忙。
莎拉:我之前一直很羡慕你们每次都可以在实习的时候吃到各地的料理,这次我也能享用,真开心、
黎恩:(无奈)我们又不是在做美食旅行。
菲::话虽这么说,但所到之处莎拉都在嘛。反正你一定是偷偷地享受美食吧。
莎拉:(惊)
亚莉莎:(无奈)莎拉教官……
安洁莉卡:呵,你们也趁现在好好休息吧。一旦回去,马上就要开始准备学院祭了吧?
黎恩:是的,已经决定好活动内容,接下来就看练习的成果了。
艾略特:我会让大家进行魔鬼训练,(有点可怕的笑容)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喔。
尤西斯:你那种压迫感到底是哪来的啊。
马奇亚斯:唉,看来真的是不会手下留情啊。
托娃:嘿嘿嘿……希望至少能把学院祭办得开开心心的呢。难得帝国各地的情势也慢慢稳定下来了呀。
黎恩::啊……

听了托娃的话,所有人都陷入沉重的气氛。

安洁莉卡:也对……
黎恩:《帝国解放战线》……在卢雷的事件之后,他们好像就完全销声匿迹了……
艾玛:他们是真的消失了吗?
莎拉:他们搭乘的飞行艇被击坠,恐怖份子也一ㄩ气失去主要成员。而且似乎没有其他干部存在的样子,或许可以说是真的完全消灭了吧。
菲:嗯,就算还有残党,若没有干部,老实说只是鸟合之众罢了。
莎拉:不过,因为还没找到击坠飞行艇的凶手,所以留下了未解之谜……
马奇亚斯:剩下的问题就是各地贵族派和改革派的对立了吧,不过因为陛下特别叮咛,所以似乎是缓和下来了……
尤西斯:只不过是表面上缓和下来吧。帝国各地的火种还在继续延烧。
黎恩:帝国的问题,并没有获得根本的解决啊:……
托娃:(鼓励大家)正因如此,现在我们只要努力把学院祭办得热闹盛大就好了吧?
安洁莉卡:的确,托尔兹的学院祭不分贵族平民,也将有很多家长亲戚来访,是难得大家能在同一个空间体验同样乐趣的一项活动。
托娃:嗯,而且Ⅷ班同学有贵族也有平民,看到这样的班级这么努力,我想大家的观念也会多少有所改变吧?
劳拉:我们的努力可以改变人们的观念吗。呵呵,看来很值得我们好好加油。
艾略特:得由我们亲手打造一个最棒的表演才行!
黎恩:嗯,加油吧!

——凰翼馆·1F大厅

黎恩旁白:吃完晚餐后,我们分成男女两组前往大浴池,好好地抚慰这几天累积的疲劳。泡完澡一边打撞球、玩枕头战。一边七嘴八舌地聊些平常不会聊的轻松话题……就这样,悠米尔的夜深了。……在大家都熟睡的时候,我独自前往露天浴池。因为有件事情放心不下,让我无法成眠。

【SE】虫鸣声

黎恩心声:云师父给我的信……我找不到“路”的原因……或许跟我自己的心境有关。

黎恩在前往露天浴池途中经过大厅,看到安洁莉卡,安洁莉卡给人的感觉跟平常不一样,似乎有些忧郁。

【SE】杯中冰块晃荡的声音

安洁莉卡:(沉思中)……呼。
黎恩心声:咦?那里的是……
黎恩:安洁莉卡学姐?
安洁莉卡:嗨,是你啊。熬夜到这么晚啊?
黎恩:哈哈,安洁莉卡学姐也是,你在大厅做什么?
安洁莉卡:没什么,泡过澡就想要看夜景。难得有机会,你要不要也一起看?我会请你喝饮料的。
黎恩:(犹豫)呃……
黎恩心声:学姐给人的感觉好像跟平常不一样……
安洁莉卡:哎呀,怎么了?
黎恩:没、没什么,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安洁莉卡:这才像话,呵呵,感觉也很久没跟你好好聊一聊了,学院生活过得愉快吗?
黎恩:哈哈,明明已经过了半年,却还是匆匆忙忙的……不过,学院祭也近在眼前,我深刻体会到自己过得非常充实。
安洁莉卡:那很好啊。虽发生很多事,但看来你们在实习成果和课业上都很努力,感觉简直就是一帆风顺嘛?
黎恩:还差得远呢,(显得有点消沉)毕竟放心不下的事情也一样多啊。
安洁莉卡:……像是你的“力量”吗?
黎恩:咦……?你知道啊?
安洁莉卡:因为我听说过大概的状况啊。回到故乡重新审视自己,结果反而更陷入低潮……你的表情就是这样。
黎恩:学姐说得没错……我究竟是什么,该走的路究竟在哪里……回到这里来,我又更搞不懂了。
安洁莉卡:哈哈,不用著急啦,你才一年级。还有很多时间,而且也有同学陪你,(怀念过往)只要跟要好的同学在一起,不管面对什么难关都能克服……你在Ⅶ班的日子,难道没有这样觉得过吗?
黎恩:这……确实有过。
安洁莉卡:那就没问题了,你一定要珍惜那种觉,所谓的答案,在跟同学们共度学院生活的过程中,就会不知不觉找到,毕竟所谓的青春就是……“只有现在才能体验,且无可取代的事情”呀。

听了安洁莉卡的话,黎恩像是想到了些什么。

黎恩:……?
安洁莉卡:哎呀,太老套了吗?
黎恩:不……只是猜想……难道学姐也有什么心事吗?
安洁莉卡:呵……我一直在找机会说,没想到是你给了我机会。

安洁莉卡用认真的眼柛凝视黎恩。

安洁莉卡:黎恩,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黎恩:好、好的。
安洁莉卡:你能收下我的导力机车吗?
黎恩:(惊愕)什……!
安洁莉卡:……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吧?
黎恩:……难道,你要离开军官学院吗?
安洁莉卡:……这次旅行结束后就会休学。我老爸的脑袋从以前就很顽固。他对我在前阵子铁矿山的事件中多管闲事,好像很不满意的样子。
黎恩:《四大名门》之一,吉尔哈特·罗格纳侯爵……
安洁莉卡:他擅自送出了退学申请。看来我暂时得被罚在家里禁足反省了。
黎恩:怎么会……!就没别的办法了吗只要请学院长他们帮忙……!
安洁莉卡:如果违背《四大名门》的意思,也会影响到军官学院的营运。学院长好心以休学的方式处理,但实际上应该等于退学吧。

安洁莉卡看开了似地露出苦笑。

安洁莉卡:呵,哎,这是可以预期的结果啦……因为是这种情况,要是我把导力机车带回去,很有可能会被没收。那是我跟托娃他们一起做的,所以至少想托付给某个人。
黎恩:学姐……
安洁莉卡:Ⅶ班是以我们试办的基础建立起来的……我可以放心把车子托付给身为队长的你,你愿意收下吗?
黎恩:(考虑了一阵子)……不好意思,可以让我考虑一下吗?
安洁莉卡:当然可以啊。还有,学院祭我打算想办法过去看,到时候你也要跟同学好好努力喔。
黎恩:好的……

【SE】从椅子上起身的声音

安洁莉卡:呵呵,谢谢你陪我聊天。
黎恩:哪里,不客气。多亏跟你谈过,我心情也好过一些了。
安洁莉卡:这就太好了,那么,祝你有个好梦。
黎恩:晚安。

安洁莉卡离开。
【SE】离去的脚步声

黎恩:(喃喃自语)……呼。云师父,加上安洁莉卡学姐……我要面对的难题有点太多了吧。

——凰翼馆·露天浴池

黎恩来到露天浴池。

【SE】开门的声音(喀啦喀啦)

黎恩心声:泡个澡,转换一下心情吧……现在是混浴的时间,不过这么晚了应该不会有人来,很适合想事情。

【SE】在石头上走的脚步声(啪哒啪哒)

劳拉(远处):嗯?好像有人来了喔?
亚莉莎(远处):难道艾玛她们也睡不著吗?
黎恩:嗯……?

劳拉和亚莉莎看到黎恩大吃一惊。

劳拉:什……?
亚莉莎:咦……?
黎恩:咦……?

黎恩这才发现她们也在。

黎恩:呜、呜哇啊啊啊啊!亚莉莎!?劳拉!?
亚莉莎:呀啊啊啊啊啊!!

亚莉莎连忙缩起来让温泉水泡过肩膀。

【SE】水花声

亚莉莎:竟然闯进女浴池,你想做什么呀……!!
黎恩:等、等一下,不是的……!
劳拉:(愤怒)黎恩……
黎恩:咦……?
劳拉拿著长木棒对著黎恩。 劳拉:——在那站好受死吧!
黎恩:劳、劳拉那种长木棒,你是从哪里拿来的啊!?
劳拉:放心吧,我不会给你痛苦的时间。
亚莉莎:不行喔……劳拉。
亚莉莎拿起木桶对著黎恩。 亚莉莎:还是让他痛苦一点……比较好!
黎恩:亚莉莎,木、木桶!快把木桶放下!话说回来,你们两个先听我说啊!!
劳拉:——多说无用!
亚莉莎:去死吧……!
黎恩:噫、噫……!
劳拉:制裁!
亚莉莎:(丢出木桶)——色狼!变态!!

黎恩被劳拉的木棒和亚莉莎丢出的木桶击中。
【SE】木棒打中脑门(砰!)&木桶击中脸部(哐!)

黎恩:咕啊!

黎恩就这样一头栽进池子。

黎恩:你、你们误会……(力气耗尽)了……

【SE】跌入池子的声音(扑通)

※过了一段时间

【SE】木桶的声音(叩咚)

听清醒的黎恩解释过后,亚莉莎和劳拉连忙道歉。

亚莉莎:对、对不起!没、没想到现在是混浴的时间……!
劳拉:完全疏于确认了……不仅如此,还用了全身的力气朝你的脑门挥下一击……!
黎恩:(虚弱·小声)还以为会死……(总算重新站起来一没、没关系……抱歉,我也没有好好确认。
劳拉:不,是我们的错。要说赔罪也有点奇怪,你就直接进来泡吧。
黎恩:(呆)……咦?
亚莉莎:等、等一下,劳拉!你在说什么啊!
劳拉:想说不仅误会他,还让他等到泉水都凉了才泡也很过意不去……
亚莉莎:是没错啦……
黎恩:呃……这、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才好……
这时,雪像花一般飘落 黎恩:咦……
亚莉莎:哎呀……?花瓣?

发现下雪了,三个人都很惊讶。

亚莉莎:这……!
劳拉:是雪啊……!?
黎恩:怎么会!才十月初……再怎么说都太早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凰翼馆·大厅

隔天早上,大家聚在凰翼馆1楼大厅眺望窗外景色。

尤西斯:窗外是一片雪景啊。
马奇亚斯:……再怎么说都太早了吧。
盖乌斯:嗯,即使在诺尔德,也很少看到这种现象。
托娃:越积愈多了。这下应该需要铲雪吧。
黎恩:照这情况,下午应该会积很多雪。也有可能影响到我们回程要搭的车运作……

这时,舒华泽和爱丽榭前来。爱丽榭看来没什么精神。

舒华泽:不,已经太迟了。
爱丽榭:……哥哥,还有各位同学,早安。
黎恩:爸爸……还有爱丽榭……
舒华泽:我刚才巡过城镇一圈,山坡上也积了雪。缆车暂时应该没办法运作吧。
艾略特:这、这样啊。我们本来预计中午要回去的……
莎拉:看来暂时无法动弹了呢。

爱丽榭走到黎恩身边,一副很不安的样子对他说话。

爱丽榭:哥哥……
黎恩:嗯……
劳拉:……?怎么了吗?你们的表情看起来很凝重。
黎恩:(有点难以启齿)……其实,大约八年多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亚莉莎:咦……?
舒华泽:也对……状况正好跟这次相同。我记得那时候连续下了三天大雪。不过之后雪就突然停了……
安洁莉卡:嗯……看来是有什么隐情呢。
舒华泽:缆车一旦恢复,我会安排他们立刻通知……喔,对了,黎恩,服务人员给了我这个。这是寄到凰翼馆,给托尔兹军官学院Ⅶ班的邮件。

看到那个邮件,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艾略特:这是实习的信封……!?
黎恩:怎么回事……?
劳拉:寄件人好像没有署名……
莎拉:喔,很有趣嘛,黎恩,打开来看看。
黎恩:我、我知道了。

【SE】拆开信封的声音。
黎恩摊开信纸念出内容。

黎恩:“(本来淡淡地念,但越念越惊讶)为Ⅶ班同学们安排特别实习的课题。前往悠米尔溪谷,阻止这场不合时节的积雪吧”……!?
艾略特:而且最后还写著“黎恩。舒华泽必须同行”耶!?
亚莉莎:“阻止积雪”是什么意思啊
黎恩:虽然难以相信,但……看来这场异常的雪,似乎是什么人搞的鬼。
尤西斯:怎么可能……
盖乌斯:但是,确实也可以解读成这个意思。
菲:而且,这个文章,总觉得形式好像在哪里看过。
黎恩:嗯……
莎拉:那么,你要怎么做呢?
黎恩:(思考)……我要去。某个操控这场雪的人在呼唤我们……而且甚至还特别指名我。虽然没有证据,但我得去确认看看才行。
艾玛:也对。
安洁莉卡:呵,很可靠嘛。
托娃:嗯,让人回想起去年试办的时鬏呢,那时候我们吃了很多苦……不过,Ⅶ班或许被培养成一个比我们更好的团队了呢。
黎恩:各位,我们快点动身!
尤西斯:哼,那快点做准备吧。

爱丽榭似乎是再也按不住,大声叫了出来。

爱丽榭:太、太危险了!
黎恩:……爱丽榭?
爱丽榭:因、因为……不知道等著你的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对手呀!我不能让哥哥们去那种地方!!
舒华泽:……爱丽榭,他们是军官学院的学生,都是学过该怎么处理危机的人。你哥哥也一样……默默守护他吧。
爱丽榭:父亲大人……可是……可是!
黎恩:(坚定的口吻)爱丽榭,别担心。
爱丽榭:哥哥……
黎恩:虽然情况跟那时候很类似……但这次大家都在,我一定会成功克服那天的回忆……所以,你就乖乖等我吧。
爱丽榭:啊……
黎恩:……好不好?
爱丽榭:……我知道了。

爱丽榭抛开不安的情绪,毅然抬起头。

爱丽榭:一定要平安回来喔!如果你没有回来……我就会去救哥哥!
黎恩:嗯,我知道。
亚莉莎:呵呵,黎恩就交给我们吧。
马奇亚斯:嗯,我保证我们一定会一起平安回来。
爱丽榭:好的,拜托大家了……!
黎恩:那么,我出发啰,爱丽榭。
爱丽榭:嗯,哥哥路上小心!

——悠米尔溪谷·中段

Ⅶ班同学在悠米尔溪谷前进。
【SE】走过雪道的声音

黎恩:大约到这里就终于超过中段了。寄件人应该就在这座溪谷的某个地方等我们……

艾玛边走边注意到周围情况不对劲。

艾玛:(小声)这座溪谷……感觉得到精灵的气息。难道是某种封印?
劳拉:呼……爬雪山真的很辛苦啊,艾玛。
艾玛:咦!?对、对呀!魔兽们也都莫名散发著杀气,要突破感觉很困难。
黎恩:即使是深冬也很少看到这么厚的积雪,所以魔兽应该很兴奋吧。
亚莉莎:对了,你刚才提到之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而且好像还有什么隐情的样子……
黎恩:嗯……
亚莉莎:那个……如果难以启齿的话,我也不勉强问。
黎恩:不,我早就打算找天跟大家说这件事了,请听我说吧。

因为是很可怕的回忆,黎恩用有点痛苦的语气开口。

黎恩:那是八年前的事。那天我跟爱丽榭两个人到溪边玩……然后就跟今天一样,突然下起大雪。连忙赶回镇上的途中,我们遇到一只类似熊的魔兽。

【SE】魔兽的咆啸声(感觉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黎恩:那时我才九岁,爱丽榭七岁,所以当然没有能力和魔兽战斗……我只能拼命地保护爱丽榭,以免她被魔兽攻击。

※开始回想

黎恩被魔兽撞开。

【SE】被撞得飞出去的声音(砰!)

爱丽榭(年幼):(尖叫般地)哥哥!?

【SE】倒在雪地上的声音(咚!)

爱丽榭(年幼):哥哥,你流血了……(边哭边说)哥哥、哥哥!请振作点!

【SE】魔兽的低吼声

爱丽榭(年幼):啊……

【SE】魔兽缓缓靠近的脚步声(轰、轰)

魔兽越靠越近,爱丽榭害怕地发抖。

爱丽榭(年幼):别、别过来……

黎恩旁白:在逐渐远去的意识中。我耳里只听到魔兽越来越靠近的脚步声,再这样下去,爱丽榭会有危险……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

【SE】曗通噗通的心跳声

黎恩旁白:左胸前的疤痛得就像烧起来似的……我的视野全部染成鲜红色。

年幼的黎恩觉醒,站了起来。

【SE】踏雪的声音(沙)

爱丽榭(年幼):……哥哥……?

黎恩拿刀砍向魔兽。
【SE】魔兽的咆啸声
【SE】柴刀砍中兽的声音(唰)
【SE】喷血的声音

※结束回想

黎恩:回过神的时候……我站在一片血海中,而我手里握著的是……拿来砍树枝用的小刀。才九岁的我,竟然用那种东西乱刀砍倒巨大的魔兽。 ……那次之后,我一直很害怕沉睡在自己体内的“力量”担心哪天再度失控,下次搞不好会伤害爱丽榭或我身边的人……

黎恩说完,重重叹了一囗气。

黎恩:唉……这是我还无法克服的阴影。诚如各位所知,即拜云师父为师,但直到现在我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

黎恩显得很痛苦。

黎恩:下次搞不好会伤害大家。如果演变成那样,我……!
亚莉莎:黎恩……
黎恩:(有点自嘲)……哈哈听了觉得很害怕吧?
大家听了黎恩的话之后。 艾玛:……没那回事。
黎恩:咦?
尤西斯:……哼,别小看我们,事到如今,不可能听了那点程度的话就害怕。
艾略特:听到你这样把心事说出来,反而还觉得很开心呢。
马奇亚斯:我也是。
黎恩:……!
菲:嗯,就是这样。
盖乌斯: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陪在你身边。不用担心吧?
劳拉:我们随时都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亚莉莎:即使一个人办不到,只要跟大家在一起就没问题了,不是吗?
黎恩:大家……(隔了一阵子)……谢谢。

黎恩一扫阴霾,重新振作。

黎恩:前面就是溪谷的上游,为了阻止这次变异,还请大家助我一臂之力。

亚莉莎、劳拉、艾特、尤西斯、马奇亚斯、菲、艾玛、盖乌斯一同点头。

所有人:好!

——悠米尔溪谷·上游(约十分钟后)

【SE】风雪的声音

一行人到达上游。

尤西斯:这一带有风雪啊。
黎恩:这里是上游……也是溪谷泉水的源头。换作是平常,水应该会从这里涌出来才对……但现在完全结冻了。

一行人发现一个散发淡蓝色光芒,浮现出不可思议图样的石碑。
【SE】发光的声音(发亮)

黎恩:嗯……?
亚莉莎:总觉得那块石碑闪著淡蓝色的光……而且好像还浮现出不可思议的图样
劳拉:……让人想起在罗恩格林城看过的那个宝玉。
黎恩呆呆地望著眼熟的石碑。 黎恩:嗯……的确。
这时黎恩想起往事。 黎恩:啊……!
马奇亚斯:怎、怎么了
黎恩:我想起来了!八年前我碰过那个石碑!石碑对我的手起反应,浮现那个图样……然后眼看涌泉结冻,接著就像现在这样下起大雪!
艾玛:这……两者好像有什么关系呢。
尤西斯:你至今为什么都没提起这件事?
黎恩:不是的,抱歉,我也完全忘了,搞不好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把这件事藏到记忆的角落。因为当时就是我碰了石碑,才害爱丽榭陷入危险。
艾略特:那不是黎恩的错啦。
黎恩:……艾略特,谢谢你,总之,那块石碑很可能就是大雪的元凶。如果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它就好了……
菲:要不要试著在那块石碑上装炸药呢?只要把它炸得粉碎,变异搞不好也会平息。
黎恩:那是最后的手段。还是先调查附近看看吧。

【SE】光增幅的声音
石碑的图样开始发出更强的光芒。

黎恩:……什!?怎么了……!?
亚莉莎:好、好刺眼……!
艾玛:感觉到一股很强大的力量!

冰之封兽出现
【SE】猛兽的巨大脚步声(咚沙)

盖乌斯:什……!?
艾略特:呜、呜哇啊啊啊啊啊!
黎恩:巨大的冰魔兽!?…难道是一直被那块石碑封印著吗

【SE】拿出武器的声音(许多人)

劳拉:各位,提高警觉……!!
菲:准备战斗。

【SE】猛兽凌厉的咆啸

亚莉莎:呀啊!

【SE】结冰的声音
所有人肩膀以下都被冰冻,动弹不得。

所有人:(被冰冻)……!?
艾玛:竟然一瞬间就冰冻这么多人……!
马奇亚斯:可恶,动不了……!

【SE】猛兽的低吼声
封兽朝大家举起手臂。

尤西斯:要来了……!
盖乌斯:呜,这样下去会……!
黎恩:大家……!
黎恩心声:不能在这种地方被打倒!但是,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回想 爱丽榭:“传授给你的《第七型》是‘无’。同时,‘有’与‘无’其实是一体两面,你再好好想一下这当中的道理吧……”
亚莉莎:即使一个人办不到,只要跟大家在一起就没问题了,不是吗?

※回想结束

黎恩:啊……

【SE】噗通噗通的心跳声(在背景音乐响一阵子)

黎恩:……这样啊。
黎恩心声:跟那股力量一样,不管怎么逃避,那都是我的一部分。“无念无想”……首先要从认清最真实的自己开始!

【SE】:扑通 最后响起大声的心跳声

黎恩:(集中精神)……喝啊啊啊啊啊……
亚莉莎:黎、黎恩!?
黎恩:喝!!

【SE】冰碎裂的声音
在黎恩大喊的同时,所有人都脱离了冰的束缚。

尤西斯:唔……!?
马奇亚斯:可、可以动了……!
黎恩:(像是充满某种力量般地吐纳)嘶……呼……
劳拉:黎恩身上环绕著惊人的斗气……!
盖乌斯:这就是黎恩真正的力量……!
黎恩:大家上吧!全力击破目标……!
艾玛:了解!

【SE】封兽凌厉的咆啸
封兽再度咆啸打算将大家冰冻。

艾略特:呜、呜哇啊啊!又要被冰冻了~!!
马奇亚斯:怎能让牠得逞!!

马奇亚斯用散弹枪阻止封兽咆啸
【SE】散弹枪发射的声音(2、3次)
【SE】封兽痛苦的声音

菲趁著封兽退缩的瞬间纵身跃起。
【SE】跳跃的声音

菲:这是刚才的回礼。引爆!

【SE】短爆炸声(2次)

劳拉与菲合作,一刀砍向猛兽。
劳拉:喝啊啊啊啊啊!

【SE】斩断声(唰)
【SE】封兽的惨叫

封兽退缩。 尤西斯:黎恩,趁现在!
盖乌斯:亚莉莎,掩护黎恩……!
亚莉莎:我知道……!

【SE】射出弓箭的声音
【SE】奔过雪道的声音
在亚莉莎的掩护,黎恩冲向封兽。

黎恩: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黎恩心声:我跟爱丽榭约好了!约好一定会平安回去!要克服“那天的回忆”……!
黎恩:喝啊啊啊啊啊!

黎恩将封兽一刀两断。
【SE】一刀两断的声音
【SE】封兽临死前的惨叫

黎恩:呼……呼……呼。

【SE】封兽倒下的声音(咚沙)
【SE】封兽消失的声音(咻咻……)

尤西斯:魔兽消失了……
马奇亚斯:而且风雪也停了。
亚莉莎:成功了吗?
黎恩:嗯,已经感觉不到气息了,被封印在石碑上的东西,好像已经消失了。
马奇亚斯:呼……好难缠的对手啊。
亚莉莎:刚才的你……简直像变了一个人呢。呵呵,就像打破蛋壳重生了似的。
黎恩:都是多亏了大家……大家接受我……接受我的力量,正因为如此,我才能接受我自己。谢谢大家。
盖乌斯:呵呵……这样啊。
艾玛:……总之,真是太好了呢。变异也平息了,这下子应该就能告一段落了吧。
黎恩:(沉思的吐气)……
艾略特:呼……总算松一口气了~
黎恩:……不。还没。
尤西斯:(惊讶)你说什么?

黎恩提防著周遭大叫。

黎恩:袖手旁观也差不多该看够了吧!快点现身……怪盗B!
马奇亚斯:什么……!?

【SE】拍手的声音
怪盗B一边拍手一边出现。

怪盗B:呵呵,你们让我看了一场好戏呢。而且,竟然能看穿我的真实身份。我就坦然对你的慧眼表示敬意吧。
艾略特:那、那个人是……!
劳拉:唔……是怪盗B啊。
菲:从悬崖上看到一切来龙去脉了吧……
黎恩:自从在帝都遇到之后,应该有三个月没见了吧……这次悠米尔的变异是你做的吧?
怪盗B:没错。
黎恩:为什么要这么做!?
怪盗B:啧啧,你问错问题了吧?你应该要这样问才对……‘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有兴趣?’。
黎恩:什么!?
怪盗B:呵呵……容我再次报上名字。

【SE】斗篷掀动的声音
怪盗B恭敬地一鞠躬。

怪盗B:《噬身之蛇》执行者No.X。《怪盗绅士》布卢布兰。请多多指教啰,军官学院·Ⅶ班的同学们。
尤西斯:《噬身之蛇》!?
亚莉莎:就是制造傀兵器的秘密结社!?那个怪盗竟然是成员之一!?
菲:跟恐怖份子合作的也是你们吗!?
怪盗B:呵呵,你们好像有所误会,我先解释一下吧。我们是在历史的影子下暗中活动的人。对他们的主义和主张没有兴趣,只是因为在引导历史洪流中看出意义,才帮他们一把而已……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只是因为对你们感兴趣罢了。
黎恩:什么!?
怪盗B:托尔兹军官学院Ⅶ班……在我那美的对手,奥利巴特皇子的提案下,命中注定要凑在一起的年轻人,你们各自拥有充满魅力的过去和背景,实在令我非常感兴趣,勾起我身为一名怪盗,追求隐藏之美的兴趣……尤其是黎恩·舒华泽,你的真实身分!
黎恩:……什么意思!!
怪盗B:十二年前,悠米尔的男爵在风雪中捡到的孩子。不知道究竟是平民、贵族、帝国人还是外国人。并且具备充满谜团、真相未明的力量,还接受《剑仙》指导的少年。

怪盗B显得很开心。

怪盗B:喔喔,多有魅力的谜之真相……!我很想知道谜底啊!
黎恩:(冷静下来)真相……
亚莉莎:开、开什么玩笑!你根本就不知道黎恩的心情,只顾著自说自话!
艾玛:(平静而愤怒)太恶劣了……
黎恩:(坚定)——各位,没关系。
怪盗B:……嗯?
黎恩:怪盗布卢布兰,我就清楚地告诉你吧。凭你是没办法的。
怪盗B:什么……?
黎恩:知道真相跟得到真相并不相同……如同我们在特别实习中得到了比知识更珍贵的东西……我认为所谓的真相,只能透过经验和体验获得。
怪盗B:喔……
黎恩:那是我必须不再逃避,好好面对自己并且克服的东西。真相只能透这段过程生,除此之外都没有意义。就算一介盗贼找到了什么……但也只不过是普通的事实,对我来说并不是真相。所以……不好意思,你只是在浪费时间。
亚莉莎:黎恩……
尤西斯:哼,变得挺会说话的嘛
黎恩:(瞪着怪盗B)……
怪盗B:(越来越大声)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怪盗B心情极好。

怪盗B:原来如此,呵呵,有道理。所谓的真相,只在相关的人心中。我得到的真相,跟你自己找到的真相并不相同……我很欣赏你啊,黎恩·舒华泽。

【SE】强烈的风声
Ⅶ班同学的视线被卷起的花遮蔽。

黎恩:哇……!
盖乌斯:白花形成的风雪……?
尤西斯:呜,搞什么鬼……!!
怪盗B:但是,时光不等人,将会无情地到来。面对那一刻,你们又会找到什么样的真相呢……

【SE】斗篷掀动的声音

怪盗的声音在周遭回荡。

怪盗B:就让我好好期待Ⅶ班的未来吧!

【SE】更强的风声(之后很快就停了)

怪盗B消失。

艾略特:消、消失了……?
菲:简直就像魔法。
艾玛:那个人就是怪盗B……
黎恩:结社《噬身之蛇》……看来他们是一群比想像中更神秘的人。
劳拉:呼……似乎是。
黎恩:总之,雪好像也完全停了。我们回去吧。
亚莉莎:嗯,也对。得让你妹妹安心才行。
黎恩:嗯……

——缆车站

变异平息,黎恩一行人准备离开悠米尔。
舒华泽男爵、露西亚夫人和爱丽榭前来送行。

【SE】缆车到站的声音(叽——)

露西亚:这样啊……已经要出发了呀。
黎恩:嗯,虽然比预计还要晚了一点……爸爸,妈妈。保重。
亚莉莎:真的受到两位许多照顾。
舒华泽:路上小心啊。
爱丽榭:其实本来希望哥哥和各位同学,可以更悠哉地度假休息的……

所有人都想起怪盗的事。

莎拉:……噬身之蛇啊,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悠米尔。
亚莉莎:听他的囗气,这次的目标好像只是Ⅶ班和黎恩……
盖乌斯:但他们甚至还助恐怖份子。组织本身应该另有其他目的吧……
黎恩:不论如何,他们已经引发这么多事件了。毫无疑问是一群不能大意的人吧。为了替下次相遇做准备,我们也得更努力求进步才行。
艾略特:嗯,得好好加油才行……!

听了黎恩的话,舒华泽显得很放心。

舒华泽:呵呵,黎恩。看来,你已经解出师父出的题目了啊?
黎恩:……是的,虽然不知道答案正不正确就是了。过去的我……一直畏惧自己心中的某种不明力量……下意识地隐藏自己,实在很对不起爸爸、妈妈,还有爱丽榭。
露西亚:黎恩……
黎恩:但是,我还是不能无视于我的真相。我想知道沉睡在我身上的不明力量究竟是什么……还有十二年前,把我丢在风雪中的人到底是谁。这就是我的真心话。
爱丽榭:(很难过)哥哥……
黎恩:(安抚)爱丽榭,不用担心。我哪里都不会去的。
爱丽榭:咦……?
黎恩:我之所以想要了解自己,是因为我想要成为真正的黎恩·舒华泽。因为想要抬头挺胸作为重要的家人一份子,同时也作为同学们的伙伴之一……所以才不论如何都想找到真相。
舒华泽:……不论真相多残酷都一样吗?
黎恩:是的,我会培养出可以承受真相的气度。在托尔兹军官学院,与大家一同成长。
舒华泽:这样啊,看来你有一群很棒的同学啊。

舒华泽男爵拿出一把剑和一个卷轴。

舒华泽:——你合格了,收下这个吧。
黎恩:这个卷轴是……!
舒华泽:八叶一刀流·中传目录……前几天云师父交给我的,他要我在你表现出在剑的领域能更上一层楼的可能性时再交给你。
黎恩:师父他……!
舒华泽:呵呵,他也很期待你的成长吧。你就恭敬地收下吧。

【SE】接过卷轴的声音
黎恩接过卷轴。

黎恩:……确实领受了。
艾略特:黎恩,太好了呢!
尤西斯:既然收下了,今后可要更加努力啊。
黎恩:嗯,当然!
安洁莉卡:呵呵,我也祝福你喔。
黎恩:安洁莉卡学姐……
安洁莉卡:看这个样子,也能期待之前那件事能有正面回应啰?
托娃:小安……你是说导力机车的事吧?
安洁莉卡:嗯……黎恩,决定好了吗?
黎恩:(考虑一阵子)……好的,那我就心怀感激地收下了。
安洁莉卡:这样啊。
黎恩:(微笑)不过,只是暂时寄放而已喔?因为我相信学姐将来一定会回来。
安洁莉卡:(惊讶)你……哈哈,败给你了啊,我知道了,那在我回来前,就先寄放在你那里吧。
黎恩:好的……!
托娃:嘿嘿嘿,小安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缆车发车的时间就快到了。

莎拉:呵呵,看来这次旅行也成了宝贵的经验呢。……哎呀,时间差不多啰。
黎恩:啊……

黎恩再次转向家人。

舒华泽:黎恩,下次放假再回来吧。
露西亚:呵呵。因为悠米尔就是你的故乡呀。
黎恩:好的……!

【SE】发车的铃声(铃铃铃)

爱丽榭:千万要保重喔……!哥哥,我很期待学院祭喔!
黎恩:嗯……我等你来。(笑著说)那么,再见了!

【SE】缆车关上门的声音


最后更新: May 29, 2021 23:13:35
创建日期: February 18, 2021 00:24:44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