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旅途的终点』

(游击士协会·格兰赛尔支部内)
艾南:——是吗。
艾南:已经准备好回共和国了啊。
金:是啊,我总是把工作交给那边的伙伴们做。
金:这也可以说是作为一名A级游击士的社会职责吧。
艾南:哦,这样啊……
艾南:本来还想多留您一会儿的,不过既然你那么说,我也没有办法了。
艾南: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呢?
金:嗯,变成这样也只好尽快回去了。
金:可能的话,我想明天就出发……
金:能不能帮我弄一张飞往共和国的票呢?
艾南:啊,这倒是没问题,不过……
艾南:你不去和雾香小姐打声招呼吗?
金:不是的,我本来也想去打招呼的……
金:但是撞了钉子。
金:她说“有这闲时间的话就快点回共和国去”。
艾南:哈哈……是这样啊。
艾南:这也是没办法的哈。
金:咳……还是算了吧。
金:另外也不单单是因为这些。
艾南:呵呵,也是。
艾南:在你们俩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难舍难分的缘分。
金:哈哈,到不如说成是冤缘呢。
艾南:呵呵……
艾南:虽有些不舍得你走,但我也不能那么说。
艾南:那么, 我这就帮你准备机票吧。
(通信器响)
艾南:呀,有人来电了。 ……失陪一下。
艾南:您好,这里是游击士协会格兰赛尔支部。
艾南:……嗯,嗯。
艾南:……啊。
艾南:是的,他正好在这里……
艾南:金先生。
金:嗯? 怎么了?
艾南:是共和国大使馆的艾尔莎大使。
艾南:说什么要邀请你去温泉旅行……
金:哈!?
(金急忙奔向通信器)

两日后—— (金和雾香来到亚尔摩村)
金:哦, 是亚尔摩村啊……
金:好久没有来了,这里依旧那么风情似水。
雾香:呵呵,是啊……
雾香:因为这里和我们的家乡很相似。
金:……呼。不过这真有点让我发慌啊。
金:刚听说这事儿时还以为是我和艾尔莎大使的二人旅行呢。
雾香:啊,金…… 你看起来很失望嘛。
雾香:那么我就在这里回去算了。
金:我、我说啊……即使是我也不会对大使有意思的啊。
金:况且,大使不是有事找你吗?
雾香:呵呵,这点程度的玩笑就能使你动摇,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吗。
雾香:你就不能再说出一些有水平的回答吗?
金:哦……
金:真是的……你还是那么里外不饶人啊。
金:亏利贝尔的游击士们能跟你相处啊。
雾香:这态度只是拿来对你的。
雾香:……要是我这样说你会很高兴吗?
金:才不高兴! 女性的声音:啊,两位。
(大使走过来)
艾尔莎大使:呵呵,让你们久等了。
金:谢, 谢谢您了,大使。
雾香:受您邀请深表感谢。
艾尔莎大使:啊哟,金。
艾尔莎大使:你看起来不是很镇定,发生什么事了么?
金:哎,啊……会不会是大使您的错觉呢?
雾香:呵呵,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陪同两位美女的温泉旅行……
雾香:他心理怎么会平静下来呢。
金:喂,喂,雾香……
艾尔莎大使:呵呵,是啊……
艾尔莎大使:我也是,如果能再年轻一些的话,是绝对不会无视金的。
金:咦……
艾尔莎大使:呵呵,玩笑就先放放吧,让我们去吃晚饭吧。
艾尔莎大使:今天晚上好像是由麻绪老板娘来亲自挥刀为我们下厨。
艾尔莎大使:那些无趣的话就留到饭后茶时再说吧。
金:啊,啊啊…… 赞成。
雾香:那么,我们走吧。
金:嗯……
金:就是说,要在共和国设立新的情报机关吧。
艾尔莎大使:是的,以总统为主导,暂定在不久后设立。
艾尔莎大使:通称《洛克史密斯机关》——正如其名,机关将直属于洛克史密斯总统。
金:啊……总统的。
雾香:……原来如此。
雾香:也就是说,该组织的运作将不会受到议会的干涉呢。
艾尔莎大使:没错……您能理解这么快,那再好不过了。
艾尔莎大使:过多的讨论而造成决定延迟,无法最大程度上将组织进行活用,真可谓是“恶癖”体制……
艾尔莎大使:再加上一些掌有特权的人卑劣地不透明地滥用组织……
艾尔莎大使:不受拥有这些问题的议会的权限干涉是该组织的最大关键点。
金:嗯……这的确是个很让人感兴趣的话呢。
金:确实同埃雷波尼亚的军情报局和利贝尔的旧情报部一比,就可以发现从前的组织确实都存在缺陷。
艾尔莎大使:嗯……确实是这样的。
艾尔莎大使:对于共和国而言,无论要做什么,缺乏统一都是个瓶颈啊。
金:这也可以说是移民国家特有的风气吧。
金:不过,最令我感到意外的是,那个总统在积极参与这件事。
金:就目前采取的政策来看,怎么想怎么觉得完全是保守派的嘛……
雾香:这个,如果考虑到共和国目前的形势的话,也许就可以理解了。
雾香:仍继续扩张的埃雷波尼亚帝国,以及潜伏于国内的过激派恐怖分子集团……
雾香:到最后连《结社》这样一个不明势力都涌现出来了……
雾香:在这样的情势之下,我们已经不能只是单纯地看着了。
艾尔莎大使:嗯,是啊。
艾尔莎大使:不管怎么说,在接下来的时期里,经常会需要更加灵活的对策是毋容置疑的。
艾尔莎大使:……话说,到目前位置我们是不是说了太多废话了。
艾尔莎大使:差不多该进入正题了。
金:啊,你有事情要向雾香说吧……
雾香:——那么,你们准备给我的职位是?
金:哎!?
艾尔莎大使:呵呵……果然名不虚传啊。
艾尔莎大使:直属于总统,并对国内外情报的收集与分析一手操控的情报机关——
艾尔莎大使:……希望您能作为其中的一员为共和国效力。
艾尔莎大使:为此,我们将为您准备一个科长级的职位。
艾尔莎大使:……这,可是总统阁下的意见哦。
雾香:……………………………………
金:这,这么一回事啊……
金:不过,这件事为何要劳驾大使您来传达呢?
艾尔莎大使:哦,这件事本来是来往于各地的情报人员的工作……
艾尔莎大使:不过,我和洛克史密斯毕竟也是老相识了。
艾尔莎大使:雾香的事他是以个人名义拜托我的。
金:原来如此……
雾香:……招募我的理由是?
艾尔莎大使:啊,这还用我特意说吗?
艾尔莎大使:当然,你作为『泰斗流』奥义传人的非凡实力,这是其中一点……
艾尔莎大使:不过我们更看中的,是你在协会做接待期间所展露出来的卓越的情报处理与分析能力。
艾尔莎大使:这对于我们新成立的机关来说可是无比重要的才能。
雾香:……………………………………
金:事,事情虽然明白了,不过……
金:在现役游击士的面前,来挖协会的人才。
金:真有一手啊。
艾尔莎大使:如果是你的话,相信你不会执着于个人立场而是会帮助我们协商的吧。
艾尔莎大使:那么,怎么样……雾香。
艾尔莎大使:我想听听您的真实想法。
雾香:嗯……虽然我觉得很有趣。
雾香:但是……我还是没有理由接受啊。
艾尔莎大使:不过——也没有理由拒绝。
艾尔莎大使:不是么?
雾香:这,这个……
金:……………………………………
艾尔莎大使:呵呵,看来连你也有些犹豫了啊。
艾尔莎大使:那么,认真地想一晚上怎么样?
艾尔莎大使:正是为此,我特意为你们准备了这家旅馆。
艾尔莎大使:明天再来听你的答复。
艾尔莎大使:期待着你最明智的决定。
雾香:…………好的。
艾尔莎大使:对了对了,最后我还说一点。
艾尔莎大使:……你的才能可不是在协会做接待就能体现出来的。
雾香:……………………………………
艾尔莎大使:那么,明天见。
(时间已经入夜,雾香独自一人站在走廊上)
雾香:……………………………………
(刚从温泉里出来的金走过来)
雾香:这么快,已经洗完了吗?
金:喂喂……这还快?
金:我可在里面整整泡了一个小时阿。
雾香:是么……
金:怎么了,看你想得那么入迷,真够稀奇的。
雾香:是啊……
雾香:……还差最后一步了。
金:这样啊……
金:龙牙师父已经去世6年了……
金:经历了很长的旅途吧?
雾香:是啊,又这里又那里的……
雾香:不过,旅行也不是那么有型的事。
雾香:仅仅是在大陆中漂泊,在角落里奔来奔去……
雾香:正是所谓的“沿河漂流的落叶”啊。
金:……………………………………
金:那么,刚才那个问题的答复,你想好了吗?
雾香:呵呵,答复什么的没有想好。
雾香:不过硬要说的话,也算是吧……
雾香:也许可以说成是得出了一个像是结论的东西。
金:结论……
雾香:呐,金……
雾香:你觉得我为什么选择了协会的接待这么一份不用直接交战的工作呢?
金:这个……
金:……是因为不想和像我和瓦尔特这样的白痴走相同的路。
金:没准就是因为这一点?
雾香:呵呵……
雾香:我不否认你们确实是白痴。
金:喂!这个地方你好歹否认一下嘛。
雾香:……………………………………
雾香:我呢,是想确认一件事情。关于父亲所说得“活人拳”的意义。
雾香:通过战斗来互相提高的这样一个理念。
雾香:确实……这个理念有些过于理想化。
雾香:……但是,本来我就对把战斗作为前提这点有些看法。
金:嗯……… 雾香:作为一名武人,贯彻生存之道的意义我是理解的。
雾香:即使是死也绝不后悔,这我也理解。
雾香:关于这种思想,即使是我现在也没有改变。
雾香:不过……当父亲去世的时候,当瓦尔特不在了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
雾香:不通过战斗的活人之路,……这样不是也行吗。
金:……………………………………
雾香:就是为了弄清这一点,我才漂泊与大陆中的。
雾香:而且,在旅途中,我深深地感受到,眼睁睁看着暴力与争斗而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雾香:……就在这时,我加入到了利贝尔的协会当中。
雾香:拥有无论何时都能把平民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来考虑并行动的这样一个组织理念……
雾香:我觉得在这样一个组织下来工作就可以找到那个问题的答案了。
雾香:可结果……还是未能摆脱战斗。
金:…………………………………… 金:『只要是人,无论在哪里都是有纷争的。 』
金:『那么,怎样通过那战斗来处理纷争——』
金:『看准这个“现实”来追求“理想”。 』
金:……这就是,师父所说的吧。
雾香:是的……
雾香:而且,从这个观点来考虑的话……
雾香:……我逃避了现实。
金:喂喂……
金:尽管如此,你不也知道事情并不是那样的么。
金:师傅所说的“现实”并不单单指战斗。
雾香:…… 不是的,这和那是两回事。
雾香:这几年来……我并没有用自己的脚寻求前进的道路。
雾香:新的活人之道……我只是以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为借口的,其实我已经放弃了。
雾香:……我已经完全沉溺在协会那良好的感觉中了。
金:……………………………………
雾香:从这层意义来讲我也许是……父亲的弟子里最不成器的一位。
雾香:先不说我这么做是对是错……
雾香:你也好,瓦尔特也好,你们都选择了自己的道路并继续前进着。
雾香:能正面面对父亲所说的活人拳并找出自己的答案。
雾香:而且,以各自的方法来与这个世界里的“现实” 正面相对……
雾香:可结果……只有我没能迈出这一步。
金:……………………………………
金:不是的……你已经迈出这一步了。
雾香:哎?
金:只是……你走的路是为了别人而已。
金:在协会工作的你是为了替别人踏平前进的道路而不断前进着的。
金:而且我认为……这正是活人的路。
雾香:……………………………………
雾香:呵呵……
雾香:莫非你是在安慰我?
金:唔……真不好意思啊,我口才差。
金:总,总之我想说的是……
金:你太强了,太认真了。
金:而且,可以发现你的“强”与“认真”正在束缚着你。
雾香:啊……
金:所以……雾香。稍微放松一下吧。
金:稍微……稍微就可以了。
金:那样的话,你就会重新看到许多东西了。
雾香:……………………………………
雾香:………喂,金。
金:嗯?怎么了?
雾香:我要是回国了你会高兴吗?
金:怎么了,突然这么问。
雾香:你快回答我。
金:嗯……这个。
金:当然我肯定是会高兴的了。
雾香:……………………………………
金:怎么了?
雾香:没什么……
雾香:我决定接受总统的邀请。
金:喂,喂!?
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雾香:你不要误会。
雾香:我只是想要一个契机来使这次旅途早点结束。
雾香:还有,也是想要一个能更好发挥自己实力的地方……
(第二天早上,三人走出旅馆) 艾尔莎大使:呼~,睡了个久违了的好觉。
艾尔莎大使:两位看来度过了愉快的一宿。
金:啊呀,哪有哪有。
雾香:托您的福我们才得以养足精神。
雾香:至少,让我想试试挑战新的环境了。
艾尔莎大使:您的意思是……
雾香:……我接受这份邀请。
雾香: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艾尔莎大使:什么条件,说来听听?
雾香:我毕竟是以自己的信念为基准置身于组织当中的。
雾香:如果我对组织的运作产生了哪怕只是一点疑问的话……
雾香:我会毫不容情地将组织纠正到正确的道路上去。
雾香:如果这样也行的话,那么就请代我向总统阁下问好。
艾尔莎大使:呵呵,当然可以。
艾尔莎大使:……游击士协会从某种意义上可说是建立在相当危险的平衡之上的组织。
艾尔莎大使:把如此一个组织里的人网罗来,我想这代表总统他正是期待你能发挥这样的作用吧。
雾香:呵呵,是吗。
雾香:另外我要处理这边的后续工作,要2、3个月后才能回国。
雾香:这一点请您谅解。
艾尔莎大使:没问题。
艾尔莎大使:我们会在共和国期待着你的归来。
雾香:嗯,我也会期待着的。
(金和雾香并肩走下台阶) 金:嗯……
雾香:你在想什么呢?
金:啊,刚才说的那些话。
金:你是不是说处理完后续工作将要花2、 3个月的时间。
雾香:嗯,话是这样说……
雾香:有什么不对劲吗?
金:卡尔瓦德那边也挺忙的,不过看上去也没有那么急着要办的任务。
金:那么,我也想在利贝尔多呆一阵儿。
雾香: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
雾香:你不用陪我了,快点回去算了。
金:呼……真是个无情的家伙啊。
雾香:呵呵,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啊。
雾香:反正以后你不想见我也会见到我的。
金:啊……
(雾香已经开始自顾自地走) 金:……呵呵,是啊。
金:没什么可着急的……吗。
雾香:金……
雾香:你在发什么呆?
金:啊…… !?
金:哦,哦~…… 抱歉。
金:喂,你也不要一个人先走啊!

Episode 『旅途的终点』~Fin~


最后更新: May 29, 2021 23:13:35
创建日期: March 25, 2021 05:37:12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