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第七话: 邃远的炙炎

(凯文推开铁门,走进《紫苑之家》)

紫苑之家(Aster House)

莉丝:……怎么会这样………………
   这……这也只是幻境的再现……?
凯文:啊啊……真是无法想象这不是现实的话还能是什么。
   怎么形容呢……就连空气的味道也是如此的真切。
莉丝:……嗯。
艾丝蒂尔:那个……
     《紫苑之家》是教会所有的设施?
凯文:啊啊,是教会营运的『福音设施』……
   其实就是类似修道院或者孤儿院一样的地方。
艾斯蒂尔:这样啊……
     那……这么说凯文你……
凯文:啊嗯,我就是个孤儿。
   以前发生过很多事啦,后来就一直在这里生活。
   不过……我已经差不多有5年没回来过了。
莉丝:凯文……
(凯文平静地述说着往事,莉丝露出了担心的表情。凯文转过身来,依然是那样笑容满面。)

凯文:不管怎样……通往《第七星层》的钥匙应该就在这里。
   那么先把这里从头到尾调查一遍吧。
莉丝:嗯……对。
(调查礼拜堂大门)

门锁上了。
凯文:……果然。
莉丝:似乎锁住了。
凯文:啊……
   ………………………………………
   算了,去别的地方吧。
(调查水井)

有一口井。
井水已经干枯了。
凯文:这是……取水用水的井。
   那个时候啊,这里没有导力泵,所以只能用栓着绳子的桶打水,真的很要命
   唉。
莉丝:嗯……那时的确非常麻烦。
   冬天早上打水的时候,手都冻得红红的僵僵的……
   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倒觉得那是相当快乐的回忆啊。
凯文:哈哈,是啊。
(众人调查礼拜堂旁边的小门)

门无法打开。
似乎也没有钥匙孔。
约修亚:这是……?
莉丝:……这扇是便门,只有从里面才能打开。
凯文:看来要进入礼拜堂,只能想办法去打开正门了。
(进入旁边的建筑物)

艾丝蒂尔:这里是……
莉丝:这里是《紫苑之家》的起居室……是平常用膳的地方。
凯文:不过,不像特雷莎老师那里那样是什么温馨的地方。
   这里的院长,是个又严厉,又顽固得一塌糊涂的老太婆修女。
   每次吃饭前,非要让我们先做祷告,如果不听她的话就会受到严厉的斥责
   和打骂。
艾丝蒂尔:哈,哈哈……好像很艰苦呢。
约修亚:既然是教会的孤儿院,会那么严格也是理所当然的。
莉丝:……那是凯文自食其果。
   老是不听老师的话,给老师添麻烦。
凯文:啊哈哈……也可以这样说啦。
(厨房)

凯文:这里是厨房……是高年班准备食物的地方。
   也是莉丝经常偷偷摸摸跑进来偷吃东西的地方。
莉丝:凯文……!!
艾丝蒂尔:啊哈哈,原来还有这种事啊。
     终于明白了莉丝原来这么好吃啊
约修亚:哈……有点意外。
莉丝:好,好了……这下大家可都知道了。
凯文:哈哈……好了,不说你了。
   这里还是露菲娜姐姐一展厨艺的地方。
   为莉丝,我还有其他孩子烹饪出各种美味的佳肴……
   露菲娜姐姐成为骑士之后,这项工作就由我和莉丝来接替了。
莉丝:嗯……真让人怀念啊。
   ……虽然凯文老是随便就溜走,扔下我一个人在那做。
凯文:呃……
莉丝:……想起来就有点气。
   恨不得立刻就要你在这给我做点东西吃。
凯文:知道了,知道了~
   有机会的话,我会亲自为你下厨的。
莉丝:……凯文的承诺向来都没什么价值。
   我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顺其自然吧。
凯文:啊哈……真拿你没办法啊。
艾丝蒂尔:啊哈哈……
约修亚:呵呵……
(二楼房间一)

莉丝:院长的房间……没人呢。
凯文:啊啊……
   ……对了,莉丝。
   那之后,院长她……?
莉丝:……嗯。那时受的伤没事了。
   可自从引退之后,还是一直都没什么精神……
   ……她非常想见凯文你呢。
凯文:…………是吗………………
(房间二)

凯文:这里是孩子们的房间……睡觉的地方。
   我被领回来后,也是睡在这里的。
莉丝:嗯,可是凯文完全不和其他孩子亲近……
   姐姐为了让你适应这里,可花了不少心思吧?
凯文:啊啊……是啊。
   说实话,那时候的我就像个刺猬一样,是个一点都不讨人喜欢的小鬼头。
   不过你却能这么平静地接近我,真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呢。
莉丝:……那是因为我明白,你这样浑身长刺般防备着别人只不过是在逞强而已。
   就像最初姐姐喂你吃巧克力的时候……
凯文:STOP!!再接下去是禁止事项!!!!
艾丝蒂尔:(哈哈,好像相当在意啊。)
约修亚:(是发生了什么事吧……?)
(房间三)

凯文:这里是男生的房间……我也是10岁时才转到这个房间来的。
   原则上男生和女生是不允许进入对方的房间的……
   不过,你就毫无顾忌地跑进来过吧?
莉丝:……那都是因为凯文。
   轮到你做卫生的那天早上居然还那么安稳地睡着懒觉。
凯文:那,那样的话,你敲下门不就好了么。
莉丝:那样做会吵醒其他人的。
   我还是认为是你的错。
凯文:……是是。
(房间四)

凯文:这里……就是女生的房间。
   露菲娜姐姐日夜起居的地方么。
莉丝:我那时经常会和姐姐一起睡的。
   姐姐的床铺非常暖和,而且还有着一股令人舒心的清香……
   姐姐离开这之后,我就一直睡她的床。
   ……怎样,很羡慕吧?
凯文:哈哈……是啊。
   那个时候的确有点羡慕。
莉丝:什么嘛……还以为你的反应会很惊惶失措的。
   这样太老实了反而觉得没意思了。
凯文:……我说你啊。(囧)
(转了几圈后,一无所获,众人走出来)

莉丝:……什么也找不到呢。
   如果有什么的话,果然是应该在礼拜堂里吗……?
凯文:啊啊……
   ……………………………………
莉丝:凯文……?
凯文:……呐,莉丝。
   那天……是你负责打扫的礼拜堂吧?
莉丝:咦……
凯文:在这个《紫苑之家》的最后那一天……
   5年前,露菲娜姐姐死去的那一天。
(众震惊)

莉丝:………………………………
艾丝蒂尔:凯,凯文?
约修亚:……难道说…………
凯文:这是我在那件事之后探访院长时听说的……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莉丝:……嗯…………
   正是如此,可是……
凯文:是么……
   这样的话,莉丝。看看你怀里的口袋。
   礼拜堂的钥匙应该会在那里。
莉丝:咦……
莉丝摸索了一下修道服。
在胸前的口袋里
摸出一条很古老的铜钥匙。
得到了礼拜堂的钥匙。
莉丝:啊……
艾丝蒂尔:骗,骗人的吧……!?
约修亚:原来是这样啊……
    思念的力量会将其具化为现实……似乎是因为有这样一条法则在起作用。
凯文:啊,虽然我也没什么信心……
   可是至今为止的所有的领域,被选中的都是命中注定的人。
   这样的话,莉丝来到这里应该也是一种必然吧。
莉丝:怎么会……但是……
   ……………………………………
   虽然还是很难以置信,可这的确是礼拜堂的钥匙没错……
   总是先用它进去再说吧。
凯文;……啊嗯。
(莉丝准备开礼拜堂的门)

凯文:莉丝,有句话我想先说在前面。
   一旦将这扇门开启……就再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莉丝:咦……
凯文:你便会知晓那天所发生的一切的真相。
   ……你有这种觉悟了吗?
莉丝:……………………………………
   ……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这5年来……我一直被蒙在鼓里。
   自那天之后,包括我在内,所有的人都被带离到了别的地方……
   在进行从骑士的修行之前,我曾经回来过,可是这里已经成为了一片废
   墟……
   所以……我早就已经有所觉悟了。
   因为比起任何事……我更希望的是能离凯文和姐姐更近一些。
凯文:是吗……
   我明白了。那赶快进去吧。
莉丝:嗯……
(打开门)

莉丝:…………………………………………
艾丝蒂尔:那,那个……
     我们在外面等你们会不会好一点?
凯文:没必要……不介意的话,就一起进来吧。
   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们也是与此有关的。
(迈着沉重的步子,众人踏入了礼拜堂)

莉丝:……………………………………
凯文:五年前……受雇佣的猎兵团占据了这个《紫苑之家》。
   呐,莉丝。
   你对那时的事情,还有多少印象?
莉丝:我,我……
   ……突然有一群黑衣男人破门而入……
   把大家都绑了起来……接着又把老师带到了2楼……
   然后……
凯文:……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街道病院的病床上了。
   在那里得知了我和露菲娜姐姐前来救援……
   结果姐姐不幸殉职。
   ……是这样吗?
莉丝:…………嗯。
   呐,凯文……那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听说是教会的仇敌干的勾当……
   那天之后便再也没见过凯文……
   问瑟尔纳特教官,她也只是守口如瓶……
凯文:站在总长的立场上,这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说出口的。
   ……这个地方,是用来掩藏被封印的古代遗物的。
莉丝:………………………………
   咦!
(凯文领大家走到一面墙壁前)

凯文:……在这里。
莉丝:!?
(拨动机关,门打开)

约修亚:是暗门么……!
(凯文一语不发,径直走入门内)

莉丝:等、等一下,凯文……!
   被指定封印的古代遗物…………难道说这下面是……!?
凯文:……正是如此。
   这下面,和格兰赛尔大圣堂地下一样……
   是用来封印古代遗物的《初始之地》。
莉丝:!!!
(凯文带领大家走下长长的阶梯)

凯文:……那天。
   我想你也记得,我和露菲娜姐姐决定回到阔别已久的孤儿院。
   说好了干完手头上的活儿后就在街上会合然后一起过去。
   ……可是姐姐乘坐的列车晚点了……
   我刚到这,那个通知就传来了。
(回忆)

凯文:想到你和孩子们可能会有危险……我决定单独行动,击退占据孤儿院的猎
   兵。
   反正,也不是什么强敌。
   即使我只是个从骑士,实力也应该足够压制住他们,解救孩子和老师了……
   可是,之后我发现你却不知去向。
(转回现实)

凯文:我从孩子们口中得知,有一个猎兵抬着昏迷的你,向着什么地方逃走了……
   当我乱无目标地搜寻时,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地方……
   ……呐,莉丝……
   你醒来的时候发现你的丝带不见了吧?
莉丝:嗯,是的……
   可是,为什么……?
凯文:你的丝带就掉在了那道暗门的前面。
   而且又有很新的足迹在那,我就注意到了。
莉丝:啊……
凯文:接着……
   我追着带走你的猎兵,来了到这儿……
(来到地底下的长廊尽头)

凯文:呐,莉丝。
   你还记得初次见面时……我是什么样子的吗?
莉丝:……嗯。
   虽然我那时还小……可是很不可思议的是,当时的情景现在都还清楚地历历在目。
(回忆)

莉丝:那时的凯文……双眸中充溢着绝望……
   老实说……我甚至都觉得有点可怕。
   这个孩子,到底目睹了什么才让他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凯文:哈哈……目睹了什么吗。
   姐姐其实应该是知道的……
   那个时候,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莉丝:……咦……!?
约修亚:……什么…………
艾斯蒂尔:!?
凯文:啊,说是我亲手杀死的也稍微夸张了点。
   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而无能为力……这样说也许会更恰当点。
(回忆)

凯文:原本我的家庭,只有母亲和我两个人。
   虽然父亲也会偶尔露一下面,可他似乎还有着另一个很富裕的家庭。
   不过,这对我来说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要喜欢我的母亲就足够了。
   虽说如此,有时候也会受到附近小鬼们的嘲弄。可是总算是坎坎坷坷地生活过来了。
   母亲做得一手好菜,又很温柔……是个让我很骄傲的母亲。
   可是七岁的时候……母亲被父亲抛弃了。
   她原本就是个心灵脆弱的人……我眼看着她一天比一天消沉下去,身体情况也一日不如一日……
   我虽然费尽心思想方设法,可还是无能为力,无法让她精神起来。
   终于……一个冬日里。
   母亲她……突然掐住了正在熟睡的我的脖子。
莉丝:!!!
(以下母亲的话)

…………对不起…………
…………对不起啊…………凯文…………
…………可是妈妈我…………
已经……太累了…………
…………所以…………
…………所以呢…………凯文…………
…………就这样…………
…………和妈妈一起…………

凯文:她说,既然让你那么的辛苦,不如就和我一起彻底解放吧。
   可是我……并没有妥协。
   我如梦初醒般用力推开妈妈……光着脚跑到积雪皑皑的街道上。
   我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混乱着,迷茫了好一会儿。
   慢慢地肚子饿了……便想起母亲来……
   ……战战兢兢地回到家中……
(凯文回到家,发现母亲已经死了,倒在血泊之中)

莉丝:……凯……凯文…………
凯文:对不起,让你听这种难以忍受的事。
   可是……也许就在那时候吧。
   ……我的身上被刻上了《圣痕》。
莉丝:咦……!?
(凯文拿出纹章,打开石门,带着大家来到曾经封印着古代遗物的地方)

艾丝蒂尔:这,这里是……
约修亚:大圣堂地下居然有这种地方……
凯文:…………………………………………
   我正好就是在这里追上了带走昏迷了的你的猎兵。
   却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麻烦。
   那家伙一下子就急了,干脆丢下枪,直接把身体靠上了那台座。
   而台座上放的,是被称为《诺亚魔枪》,被指定封印的古代遗物。
莉丝:《诺亚魔枪》……
凯文:……那是个能将持有者的肉身变成《怪物》的枪。
   老实说,我难以想象这种东西怎么会是起源于女神的秘迹的。
   然后……走投无路的猎兵拿起了《魔枪》。
(回忆)

凯文:……真是压倒性地强大。
   在肉体构造发生变化,变异成怪物的猎兵面前,我很快就被打倒了。
   然后就在那个怪物……举起《魔枪》正要投向你的时候……
   那个……发生了。
   我的《圣痕》……吸收了猎兵握着的《魔枪》的力量。
   并把那种力量增幅至数十倍,瞬间将那个猎兵抹杀了。
   这已经不能说是战斗……不过是单方面的虐杀罢了。
   那个变成怪物的猎兵……被碎尸万段最后尸骨无存了。
   接着,我……
   第一次使用《圣痕》的我,被汹涌出的强大力量冲击得完全失去了自我……
   ……急忙赶来的姐姐似乎立刻就明白了当时的状况。
   一边用弩和法剑牵制着我,一边把我从莉丝身边引开……
   然后……
(为了让凯文清醒过来,露菲娜微笑着迎向射过来的枪)

凯文:当我恢复意识时……我已经倒在了姐姐的怀中。
   身体被无数支枪贯穿的姐姐,紧紧地抱着我……
   她就那样…………走了。
莉丝:…………啊………………
(莉丝后退了两步)

凯文:事情就是这样。
   所以,并不是我没帮上露菲娜姐姐的忙。
   而是我……
   是你眼前的这个一无是处的瘟神把你姐姐害死了。
莉丝:可,可是……
   ……可是凯文你……!
凯文:不是故意的么……这不过是借口罢了。
   那个时候的我被《圣痕》的力量侵蚀折磨,完全陶醉在血腥与暴力之中。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心灵太弱小,无力抵抗……根本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吧。
莉丝:…………凯文………………
凯文:而且……而且……
   我,当时把姐姐看成了那时的妈妈。
   看成了……那时紧紧掐住我脖子的妈妈。
   于是……我将吞噬着被背叛的怨恨的《魔枪》,狠狠地射了出去……
   无论是哪个,明明都曾经是我最喜欢……最想用这双手去守护的人……
   呵呵呵……好像是把妈妈和露菲娜姐姐一起杀掉了一样……
莉丝:……………………………………
   ……为…………为什么……?
凯文:……咦……?
莉丝: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哭了)
   这5年来……一直瞒着我……!
凯文:啊……真的很抱歉。
   不过既然告诉你了,我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如果你要报仇的话……这也正是我的本意。
莉丝:……笨蛋!!
(莉丝冲过去抱住凯文)

凯文:喂,喂……
莉丝:不要开玩笑了!凯文·格拉汉姆!
   我生气的原因并不是这个……!
   为什么……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背负着这么沉重的担子活着……!?
   对我……!对身为你亲人的我却……!
   却什么都不说……!也不让我帮你一起分担……!
艾斯蒂尔:莉丝……
凯文:…………莉丝…………
莉丝:如今我终于明白了……
   凯文你为什么要成为《异端制裁者》……
   ……并不是为了赎罪,对吧?
凯文:什,什么……?!
莉丝:我已经……明白了……
   并不是为了偿还……
   ……也不是为了赎罪……
   凯文是……凯文是……!
(迷之音响起)

正是如此……
他是想接受『罚』。

(影之王出现)

莉丝:啊……
约修亚:《影之王》……!
艾丝蒂尔:在,在这种时候……!
影之王:呵呵……不错啊,终于来到这里了。
    这前面便是《第七星层》……
    即是我所诞生的地方,所有星层的起源。
凯文:果然是这样么……
   ……就是说通往《第七星层》的地方就是这里……
   似乎我的『确信』并没有错呢。
莉丝:咦……
影之王:呵呵,那我旧事重提再问你一次吧。
    怎样,凯文·格拉汉姆。
    你真的……想知道我的真面目吗?
凯文:……这还用说么。
   赶快把你那个恶趣味的面具给我摘了……
   《影之王》——不,露菲娜·亚尔赞特!!
影之王:哈哈哈哈,既然都知道了,那好吧!
(脱下面具)

莉丝:姐,姐姐……
露菲娜:好久不见了,莉丝。
    凯文……你终于识破了我的真面目呢。
凯文:不……答案在最初就已经相当明了了。
   处处故弄玄虚的作为……种种激怒挑衅的话语。
   之前一直不确定……只是因为我主观上不希望去面对真相而已。
露菲娜:呵呵,也是啊。你从前就是个胆小鬼嘛。
    没想到你还能打败我最强的骑士。
凯文:黑骑士……不,《剑帝》么……
   他到底和姐姐有什么关系?
露菲娜:大概6年前……在某事件中认识他的。
    虽说我和他的立场是对立的,可最终我们还是以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方
    式了结了那事。
    因此,他欠下了我一个『人情』。
凯文:如来如此……于是你就利用这个人情作为条件,使《剑帝》这个概念复活。
   真是的……还真是姐姐的作风啊。
露菲娜:呵呵……这不是什么值得称赞的事。
    既然你能推理到这这个程度……那我的目的也应该明白了吧?
凯文:啊啊……我已经有所觉悟了。
   要带我走的话就赶快吧。
莉丝:慢,慢着……!
   什么……你们两人到底在说什么!?
凯文:莉丝……
露菲娜:呵呵……你也知道的吧?
    凯文他啊……想要接受『罚』。
莉丝:难,难道姐姐……
露菲娜:对,我正是为了将『罚』加诸于凯文而降生于此地的……
    为了这个目的,我改造了影之国,并迎入你们所有的人。
    这些全都是凯文自己的愿望。
莉丝:骗,骗人……!
凯文:……很可惜,正如她所说的一样。
   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副田地……
   可姐姐说的的确是事实。
莉丝:怎,怎么会这样……
凯文:恐怕《第七星层》也是继续让我接受惩罚的地方吧。
   是最适合我这个对母亲见死不救,又亲手杀了姐姐的人的地方。
   然后……只要我去了那个地方,这次的事就能完满解决了吧。
艾丝蒂尔:等、等一下!为什么会这样!?
约修亚:凯文……你真的这样认为吗?
莉丝:………………………………
(莉丝上前照着露菲娜就砍)

凯文:莉丝!?
露菲娜:呵呵,怎么了,莉丝?
    对姐姐这么淘气可不行哦……
莉丝:给我闭嘴……!
   你才不是姐姐……!
   姐姐才不会对凯文做这种事!
凯文:莉,莉丝……
莉丝:凯文,求求你想起来吧!
   你曾经对我发过誓……绝对不会做令姐姐伤心的事!
   你如果真要这样……
   只想着牺牲自己一个人,你认为这样做姐姐真的会高兴吗!?
凯文:!!
露菲娜:呵呵……这可未必?
    虽然『我』的确不是露菲娜本人,可却也是无限接近于她的存在……
    既然凯文自己希望接受《罚》,难道她就不会支持他帮他实现吗?
莉丝:绝对不可能!
   真正的姐姐才不会这样宠着凯文!
凯文:什么……
露菲娜:…………………………………………
莉丝:想起来吧,凯文!最初相遇时的情景!
   姐姐是绝对不会原谅绝望的……想自暴自弃消失掉的凯文的……!
   正如她不顾你的意愿,强行喂你吃巧克力,还把你领回了家……!
凯文:…………啊………………
(凯文低下头)

凯文:……………………………………
   …………我………………
露菲娜:呵呵……真让我吃惊。
    想不到你已经成长得都能说出这种话了……
莉丝:所以你给我闭嘴……!
   我绝对不允许你继续……这样玷污我的姐姐!
露菲娜:呵呵,好吧。
    既然你这样说……我就决定由你来代替凯文接受我的盛情款待吧。
莉丝:咦……
(莉丝脚下的地面出现了裂缝)

凯文:什么……!
(凯文冲过去)

露菲娜:呵呵……请在一旁静静观赏吧。
(露菲娜制止所有人的行动)

凯文:呃……!?
艾丝蒂尔:这,这是……!?
约修亚:和那时的恶魔用的一样……!
莉丝:…………呃…………
(莉丝开始下沉)

凯文:……莉丝……!
   住手,姐姐!这和莉丝一点关系都没有吧!?
露菲娜:这也是『罚』的一部分哦。
    只要这孩子代替你在永远痛苦的劫难轮回中徘徊……
    那你的痛苦也会更加撕心裂肺刻骨铭心了吧?
凯文:什么……
莉丝:你认为做得到的话就试试看……!
露菲娜:啊啦……
凯文:莉丝……!?
莉丝:无论我坠落到什么地方,我都一定会活下去……!
   为了不再……抛下凯文一个人……
   ……绝对……我绝对会平安无事回来的……!
凯文:……啊………………
露菲娜:呵呵,说得真动听呢。
    那么……你可要努力哟。
莉丝:啊…………
(莉丝下沉)

凯文:喔啊啊啊啊啊啊!!
露菲娜:什么……
(凯文挣破结界,往地面的裂缝跳下去)

凯文: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炼狱之火中,凯文紧紧抱住失去意识的莉丝)

凯文:…………喂……………………
   ……莉丝………………给我………振作点…………
莉丝:嗯……
   ……凯……文…………?
(莉丝睁开眼)

莉丝:……啊…………
凯文:……没事吧?觉得身体怎样?
莉丝:嗯……好像……没事。
   凯文……为什么你…………
   我…………明明是掉进了裂缝的……
   为什么……凯文也在这里……
凯文:你这个笨蛋……!!
(凯文用力在莉丝额头弹了一下)

莉丝:…………咦………………
凯文:有你这么不顾后果乱来的吗!?
   觉得可能做得到的话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试试看!?
   无论坠落到哪里都一定能活下来!?
   你凭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
莉丝:……可,可是…………
凯文:你啊,还是个从骑士吧!?
   一点判断力和实行能力都没有的菜鸟就不要擅自行动啊!
   你要是连这都不能遵守的话……就干脆不要当什么骑士了!
莉丝:…………………………………………
凯文:……哎,虽然是想这样狠狠地教训你。 (- -b 教都教训完了)
   不过我也没资格说别人啦,刚才弹了你下就算了吧。
莉丝:……咦………………
(凯文站起来)

凯文:看看,周围的景象……
   这里就是《第七星层》。
莉丝:啊…………

炼狱(Gehenna)

莉丝:……《炼狱》…………
凯文:啊啊,这确实就是炼狱的景象啊。
   而且……制造出这样景象的,大概也是我自己吧。
莉丝:…………啊………………
凯文:这个《影之国》是人心所映射出来的世界……
   也是因为这个理由……露菲娜姐姐才会在这里重生。
   作为一个有着姐姐的记忆和人格,却只为了惩罚我的存在。
   ……这对于我来说,的确是比什么都要痛苦的『罚』……
莉丝:……………………………………
凯文:我……的确是希望接受『罚』。
   而且我深信通过接受『罚』就能解决所有事情。
   就能像那时的姐姐一样,通过牺牲自己,换取对你们的援助。
   不过……好像我错了呢?
莉丝:嗯……
   那时,姐姐牺牲自己唤醒了凯文……
   大概是因为觉得除此以外没有别的办法了。
   因为我还昏迷着……所以无法丢下我一个人暂时撤退……
   除了牺牲一个人之外,已经别无他法了……
   所以姐姐才作出了那样的选择。
凯文:…………啊啊。
   姐姐是绝不会那么单纯地认为只要牺牲自己就行了的。
   那是在她已经穷途末路后,才做出的最终也是最好的决定。
莉丝:可是……这次和那次不一样。
   有我在,还有其他人在。
   明明只要结合大家的力量,就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办法……
   明明只要大家团结一心,就一定能将问题迎刃而解……
   凯文……却打算用最简单的方法。
   ……是这样吧?
凯文:啊啊……似乎真的是这样子呢。
   偏偏把《守护骑士》最难看的样子暴露了……
   哈哈……我才是最应该失去骑士资格的啊
莉丝:……………………………………
凯文:不过再后悔自己的无能也不是个办法啊……
   好了,既然能动了,就赶紧出发吧。
莉丝:咦……
凯文:怎么了,把眼睛睁得那么圆。
   不会还认为我会留在这里接受『罚』吧?
莉丝:……那是因为…………
   我还以为你打算留在这里等姐姐……
凯文:呐,莉丝。
   ……也许我真的希望接受『罚』。
   而且,即使是和那种状态下的姐姐再见,却仍觉得很高兴。
   ……可是这和那毕竟是两码事。
   既然把你牵连进来,我可就一秒都不愿留在这里了。
   就算只是挣扎,也要拼命带着你逃出这里!
莉丝:…………啊………………
   嗯……也对!
(两人在途中遭遇怨灵)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凯文……格拉汉姆……
……你竟敢……
竟敢…………把我…………

莉丝:咦……!?
凯文:原来如此……是被我抹杀的《外法》么。

是的……!
我的名字是奥文……!
是被你这家伙消灭的……
……第一个牺牲者……!

莉丝:奥,奥文……?
凯文:典礼省的原司教……
   因自己渎职被流放而怀恨在心,是雇佣猎兵袭击《紫苑之家》的罪魁祸首。
莉丝:…………啊………………
凯文:他是我作为《外法狩猎》最初杀死的猎物。
   呵呵,没想到能在这种地方和你再会啊……
   呐,是什么样的感觉?无法在炙热之中死去,而只能在《炼狱》深渊中挣
   扎爬行的感觉。

好热……好痛苦……好难受……
……好难受……好热……好难受……
好难受……好痛苦……好难受……救救我……
……好热……好难受……好辛苦……好难受……
救救我……好热……好难受……好难受……
……好难受……救救我……好难受……好热……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莉丝:……………………
凯文:呵呵,真是可怜的家伙。
   那好吧……既然你看起来那么痛苦,就由我再一次引导你下地狱吧。
   这样就再也不会觉得热,也没有痛苦了……
   泯灭为魂体,得到永远的安息吧!
(消灭怨灵后)

凯文:……………………………………
莉丝:……凯文………………
凯文:……好了,前面的路还很长。
   还是赶快起程吧。
(路上再次遭遇怨灵)

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
哥哥……
拜托了……可以让我吃掉你吗……
我……我呢……
肚子非常饿哦……

莉丝:……是、是小孩子……?
凯文:艾尔玛……
   在信奉恶魔的狂热宗教团体的一次使用古代遗物的仪式上,被变成了食人
   怪物的少年……
   无论用什么暗示或者法术都无能为力……最后不得不杀了他。
莉丝:啊……

呐……可以吗……?
那个看起来软软的姐姐……
也可以吃掉吗……
我会很温柔地吃掉你的哦……
呐……哥哥……
……可以吃掉吧……?

莉丝:…………………………
凯文:不是你的错…………这点是肯定的。
   大概……也不是女神的错。
   要恨的话……就恨我吧。
   所以啊……由我再度让你安息吧。

不要!我不要!!
……我…………我………………
我要吃更多啊啊啊啊啊!!

(战斗后)

凯文:…………………………………………
   呵呵,那次事件之后,我有一个星期无法入睡……
   到现在,已经习惯了啊。
莉丝:凯文…………!
(莉丝冲上去抱住凯文)

莉丝:为什么……!
   为什么要一直一个人背负着这些事情……!
   ……哪怕告诉我让我分担一点也好啊……!
凯文:哈哈……这是我选择的道路啊。
   我不想把你……牵连进来。
   …………不……不对。
   也许……我只是在害怕。
   只有你,我不想让你看见,这个通过折磨自己来接受『罚』的我……
   害怕……我和你之间的羁绊会就这样断掉。
   啊……也许就是这样吧。
莉丝:笨蛋……!
   凯文你这个大笨蛋……!
凯文:哈哈……
   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叫我傻瓜啊……
   哈哈,不过笨蛋也不错。
莉丝:凯文你这个大傻瓜……
   没用的家伙……去死吧……

凯文:……怎么越说越多了啊。
   好了……没事吧?
莉丝:……不用担心我。
   为了逃出这里,我会全力支援你的……
   所以……希望你能更依靠我多一点。
凯文:……啊啊。那就拜托你了。
(继续前进)

……对不起…………
……对不起啊…………凯文…………
……可是……妈妈……
妈妈已经……已经很累了……

凯文:…………啊………………
莉丝:难,难道是……!?

…………所以啊……………
……………所以呢……凯文…………
……就这样…………
…………和妈妈一起………………

(战斗后)

凯文:……………………………………
   ……哈哈…………刚才居然撑过来了……
莉丝:凯文……够了……
凯文:这个《炼狱》真的是我所希望的话……
   我……还真是个受虐狂啊。
莉丝:够了……!!这种时候不用勉强自己说话也可以啊!!
凯文:…………对不起………………
   ……从某种意义上说,刚才发生的也许也是种必然。
   那个冬天以来……我一直都在逃避妈妈的死……
   现在…………我终于觉得可以独自面对了。
莉丝:…………凯文………………
凯文:……莉丝,现在就先继续前进吧。
   之后……要怎样悲伤怎样后悔都好。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在目前的境况中活下去。
莉丝:………………………………
   ……嗯……我明白……!
(最深处)

莉丝:啊……!
凯文:终于到了吗……!
莉丝:《炼狱之门》……
   『那扇门椭圆而坚固,是分隔着生与死的屏障……』
凯文:给人的印象和圣典所记载的一样……
   问题是怎样才能打开它……

哼哼……
很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莉丝:咦……!?
凯文:(……这声音是……!)
(怀斯曼登场)

怀斯曼:很久不见了,凯文·格拉汉姆……
    没想到能和你在这种地方再会啊……
凯文:哼,果然现身了吗。
   被我消灭的人都会在地狱中徘徊,所以你会出现也没什么奇怪的……
莉丝:……他,他是谁?
凯文:原·封圣省司教,教会史上最恶劣的破戒僧……
   作为《噬身之蛇》的使徒,拥有《白面》之称号的魔人……
   半年前被我消灭的格奥尔古·怀斯曼。
莉丝:!!!
   这,这个男人就是……
怀斯曼:呵呵……对我来说那是一时大意。
    《异端制裁者》凯文·格拉汉姆。
    没想到你就是长久以来空缺的《第五位》的继位者。
凯文:我是《守护骑士》这点本来就是作为『机密』的。
   可为了消灭你,我是亮了牌了啊。
怀斯曼:呵呵,封圣省的同事们也相当细心啊……。
    恐怕这剧本也是由你显露出《圣痕》后就完成了吧。
    《盐之桩》和《守护骑士》……
    动用到这两样为了防止我讨伐不成而逃走。
凯文:啊啊,也许就是这样吧。
   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也许确实如你所说,不过是条《狗》。
   ……不过我也觉得无所谓了。
怀斯曼:呵呵,真让人感动啊。
    应该说……真不愧为《守护骑士》吗。
    我也一直有在进行关于《圣痕》的研究……
    可是却没想到它的原形里隐藏着那么强大的潜在能力。
凯文:你说什么……?
怀斯曼:呵呵……你也应该有所发觉的。
    这个《炼狱》是以你的潜在愿望为基础而衍生出来的产物……
    更准确来说——这一切都是因你的《圣痕》而起!
凯文:什么……!?
莉丝:这是怎么回事……!?
怀斯曼:《环》被消灭……给作为辅助系统而存在的《影之国》带来致命的混乱。
    这也是当然的……约束着自身的存在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以……《影之国》渴求一个新的『主』来约束自己。
    更明白地说……那个时候,在《环》附近的人当中,它选择了有着最深的精神创伤的你。
莉丝:!!!
凯文:…………啊………………
怀斯曼:接着《影之国》接触到你最深处的《圣痕》,以与它结合的形态再次复制。
    因此……《圣痕》才能将作为你潜在愿望的《炼狱》在《影之国》中再现。
    呵呵……当然,《影之王》也就是在那样的状况下诞生了。
凯文:……………………………………
莉丝:…………凯文…………
怀斯曼:呵呵……解释就到此为止吧。
    根据之前说的……让我再教你一个方法吧。
    除了牺牲你自己之外解决事件的另一条路。
莉丝:咦……!?
凯文:你,你说什么……?
怀斯曼:什么,当然是非常简单的方法。
    只要你舍弃人类的心灵就可以了。
莉丝:!?
凯文:…………啊………………
怀斯曼:你的《圣痕》,说到底就是由绝望和罪恶感衍生的东西。
    这样的话,只要成为不被这种无价值的感情束缚的存在就可以了。
    也就是说,成为不依凭任何东西,便可支配自己的《超人》。
凯文:……………………………………
莉丝:居然会有这么愚蠢的事……
   那种事……不是作为人类应该选择的正确道路!
怀斯曼:呵呵,可那是我长久以来的追求啊。
    对《圣痕》的研究也是其中一环……
    在约修亚那里是失败了,可是现在的你已经只有一步之遥了。
    当你成为《超人》的时候……就能完全支配《圣痕》,成为新的《影之王》了。
莉丝:闭嘴,《白面》……!
   不许你再用那肮脏的舌头来诱惑凯文!
怀斯曼:呵呵……不是诱惑,只是提议嘛。
    我发誓……我说的话绝无半句虚言。
    相比眼前的事态……我被他消灭的怨恨已经是微不足道的了。
    我也想看看……
    这舍弃七耀的教义,踏上渴求《结社》的《超人》之路,在真正意义上成
    为现实的辉煌瞬间……!
莉丝:…………太疯狂了………………
凯文:……莉丝,够了。
   够了……
莉丝:凯文……!?
怀斯曼:呵呵……那就好。
    我就知道是你的话一定可以理解的。
凯文:确实……我需要变强。
   亲手杀了露菲娜姐姐……
   拒绝了妈妈,眼睁睁看着她死去……
   还有现在,把莉丝和大家牵连进来……
   这些事全部……都是因为我怯懦无能才会发生的。
莉丝:凯文……
怀斯曼:呵呵,就是这样。
    不过这种弱小必定是能够克服的。
    只要你听从我的指示,选择《超人》之路的话。
凯文:啊啊……也许真是这样吧
   ——可是我,果然还是做不到啊。
怀斯曼:…………什么………………
凯文:也许我的确比想象中的还要无能。
   可我……果然还是无法忘记那时的巧克力的味道啊。
怀斯曼:什……!?
莉丝:…………啊………………
凯文:那时的我……确实被绝望所束缚……
   可是对我来说……正因为如此,那时候的巧克力的味道才会如此的难以忘怀。
   辛辣,痛苦,悲伤,喜悦,欢乐……
   将这些都融合起来,形成了驱使我一步一步前进的,既甜美又苦涩的,让人怀念的味道……
莉丝:…………凯文………………
凯文:所以……抱歉了,《白面》。
   你的提议……我敬谢不敏。
怀斯曼:……………………………………
    呵呵……那好吧。
    选择这样的道路是你的自由……
    ——可是你打算怎样用这些甜美的感伤去化险为夷呢!?
(怀斯曼召唤出恶魔)

莉丝:……啊…………
凯文:阿斯塔鲁特和洛斯托鲁姆……
   守护《炼狱门》之左右的两只恶魔么……!
怀斯曼:呵呵……就算是《守护骑士》,没有任何胜算这点也已经很明显了吧。
    为了保护她,哪一条路才更适合你呢……
    现在也不打算重新考虑考虑么?
凯文:…………………………
莉丝:凯文……没必要听他的话!
   我不会有事的……!
凯文:《白面》再加上两个高级恶魔吗……
   的确我们没什么胜算啊。
   ……如果只是现在的我的话。
怀斯曼:什么……

凯文:啊啊啊啊啊啊……!!!!!!!!
   喔喔喔喔喔……!!!
(凯文解放圣枪)

莉丝:…………好厉害………………
怀斯曼:这,这种荒谬的事……
    那个《圣痕》的光是……!?
凯文:这是我的《圣痕》原本就有的另一个面貌……
   是之前的我绝对看不见的光的侧面。
怀斯曼:你说什么……!?
凯文:《白面》,托你的福……
   因为拒绝了你的邀请……我终于可以对自己恢复一点自信。
   抱歉了,这种力量……就由你来体验下吧!
怀斯曼:你这只狗……那好吧!
    凭这种临阵磨枪的力量就想打败我《白面》吗……
    那就来试一下吧!!!
(战胜后怀斯曼开始消失)

怀斯曼:呵呵……还真行啊……
    不过只要《影之国》还存在,『我』这个概念就会不消逝……
    你的拼命逞强可以发挥作用到何时……
    就让我在炼狱的缝隙中拭目以待吧……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怀斯曼消失)

凯文:哈哈,我拼命逞强吗……
   真是的……被他触到痛处了唉。
莉丝:咦……
(凯文体力不支)

莉丝:凯文……!!
   要紧吗……!?振作点……!
凯文:啊啊……我太乱来了……
   不过没事的……不会再像之前那样了。
   因为我……已经下定决心要面对我自己和露菲娜姐姐了……
莉丝:…………凯文………………
(两人走到门前)

凯文:哈哈……真是没办法啊。
   虽说打倒了《白面》……可是怎样才能打开这笨重的门呢……
   感觉就算两人合力也不能动它分毫啊……
莉丝:……嗯。
   可是,好不容易才到了这里……
   这样的话,只好用尽全力破坏掉它了。
凯文:所以我说啊,这种过激的手段还是放到最后吧……
   而且,这个门也许是约束《炼狱》的最重要的构造物。
   应该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破坏的……
声音:喂~~~!
莉丝:这声音是……!
凯文:开,开玩笑的吧……?
(基尔巴特跑过来)

基尔巴特: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喘气)
     所谓的绝处逢生就是我这样的了啊……
凯文:唉……小哥你真是个不能用常理来解释的人啊。
   你是怎么会跑进这种地方来的啊。
莉丝:……虽然觉得有点天方夜谈。
   可是……你不是和《影之王》一伙儿的吧?
基尔巴特:谁啊,那是……
     ……啊~算了!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
     好了,快逃吧!被追到的话会被吃掉的!!
凯文:咦……
   刚才的是……!?
莉丝:是咆哮声和扇动翅膀的声音…………而且,数量很多!
(一群恶魔围上来)

基尔巴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莉丝:啊,是恶魔群……!?
凯文:虽然不及刚才的,可也是相当高级的……
   可恶……没想到数量那么多……!
基尔巴特:你,你们要负责啊!赶快做点什么啊!
     我,我还不想死在这种地方啊!
莉丝:我们不也一样……!
凯文:啊啊,我也吃不消啊。
   (可恶……过分使用《圣痕》的力量了……)
   (可是总要做点什么……至少让莉丝和这家伙……)
基尔巴特: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莉丝:……凯文…………!
凯文:可恶……这样的话……!
(这时炼狱之门被打开,同伴们全数登场)

艾丝蒂尔:不要紧吧!?凯文,莉丝!!
约修亚:太好了……看来是赶上了!
乔丝特:这,这是什么地方啊……!?
提妲:地,地狱……!?
铃:呵,看来是《炼狱》啊~
  呵呵~~让我相当感兴趣呢~~
阿加特:看来我们来的正是时候!
雪拉扎德:呵……看来很有动手的价值嘛~
亚妮拉丝:好像还搀杂了一个眼熟的人嘛~
凯文:你,你们……
莉丝:为,为什么……
尤莉亚:那之后我们向赛蕾丝特大人打听了你们到底落入了哪里……
    似乎只要你们那边有《方石》的话,就能探明你们所在的地方!
科洛丝:就在刚才,让她帮忙把道路连接在一起,打开了这道门!
    只要穿过这道门,就能回到《庭园》了!
凯文:是吗……!
莉丝:……帮大忙了……!
基尔巴特:真,真不敢相信……!
金:……有话之后再说!
  现在先由我们突围而入,突破这些家伙的包围吧!
理查德:你们只要寻找空隙,奔向这道门就够了!
凯文:……谢谢!
莉丝:拜托大家了……!
奥利维尔:呵……那就开始吧~
     在这炙热的火焰中与恶魔共舞!
穆拉:破邪显正……
   在范德尔之剑下粉碎而化为灰烬吧!!
艾丝蒂尔:大家……一起上啊!
众人:喔!!!


最后更新: May 29, 2021 23:13:35
创建日期: February 18, 2021 00:24:44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