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EP14. 同窗的标杆

卡雷尔离宫——
声音:——嘿咻
帝都宪兵队:啊,我记得你、你是……!
帝都宪兵队:真是的,还是一样爱乱来呢…
声音:哈哈,我可是算有取得许可喔。
红发青年:唉,迟到了啊…那些家伙会不会生气啊?

露希:啊……
红发青年:抱歉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克萝赛:雷克多学长…真是的,你迟到喽?
克萝赛:我正和露希学姐聊到也许又被放鸽子了呢。
雷克多少校:真是,我可是辛苦地挤出时间来耶?
雷克多少校:唉呀~路上被某国的谍报员袭击,很折腾呢~
露希:又随便扯些理由……以目前的情势来说,不会发生那种状况吧。
露希:听好!下次你再失约的话到时候——
露希:我、我可不会轻易饶过你
露希:——听懂的话就坐下!
克萝赛:(啊哈哈,露希学姐……)
雷克多少校:(对了……见面却没谈公事上次可是3年多前了吧。)
雷克多少校:吉克也好久不见啦。今天担任护卫辛苦啦
吉克:哔♪
克萝赛:是啊,自从出席奥利巴特殿下的婚礼后,暂时因为公事而待在这里
克萝赛:今天就要回国了,因此时间能配合上,真是太好了
露希:抱歉,我也因为要协助战后处理而慌慌张张的
露希:本来要去雷米菲利亚大使馆办事,不过总算是乔好时间了。
雷克多少校:要确认战后回到帝国的雷米菲利亚人状况吗?
雷克多少校:除此之外还有2~3件杂事…好像还有赛兰德公司的工作呢。
露希:嗯……话说这算是机密情报啦…
露希:…唉,不过可以追间你怎么会知道吗?
雷克多少校:哈哈,我也有1个情报能作为交换
雷克多少校:帝国对各国的补偿制度…追加投资以及内容定下来了。
雷克多少校:感觉是B案的修改版不过,下个月会发出正式通知吧
露希:真拿你没办法……这次就放过你吧
克萝赛:呵呵,谢谢我也会传达给奶奶的
克萝赛:对了,说到传话…乔儿和汉斯拜托我传话呢。
克萝赛:给雷克多学长的是「随便怎样都好请先回来道歉」
克萝赛:给露希学姐的是「想开同学会!还想再见面❤」
雷克多少校:那些家伙…竟然还没忘记…
雷克多少校:哼,跟他们说本大爷可是很忙的!
露希:真的很想开个全员到齐的同学会呢
露希:…话说回来,雷欧也刚好回到利贝尔了不是吗?
露希:而且还说之后因为学会的事可能要来帝国…
雷克多少校:什……
雷克多少校:虽然去了列曼的最高学府以后就没消息了…
雷克多少校:臭雷欧,打算发动突袭吗! ?
克萝赛:呵呵…感觉有点怀念呢。
露希:呵呵,对啊……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一样。
露希:真的……太好了呢。你平安回来
雷克多少校:嗯……?
克萝赛:就是…学长从那个『末日之战』平安归来……
克萝赛:而且竟然能像这样再次发自内心地笑着、说着话…
克萝赛:漫长的诅咒终于解开了——我甚至这么觉得
雷克多少校:真是……我可算是挑起大战这方的人啊…
克萝赛:呵呵,学长,我们之间不用谈什么『立场』。
露希:觉得自己不对的话,至少也该多做好事让我们安心吧
雷克多少校:真是的…当初选择潜入利贝尔的《杰尼丝王立学院》真是失策啊。
雷克多少校:虽然当时的确也是十分开心…
露希:(…………?)
克萝赛:(学长……?)

雷克多的ARCUS响起——
雷克多少校:呃……抱歉
雷克多少校:是我,嗯——
雷克多少校:……又来啦,真是…
雷克多少校:嗯,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露希:雷克多……?
雷克多少校:抱歉啊,有些杂事得处理
雷克多少校:我马上回来——你们先好好聊吧
露希:看来比想像中的还要忙呢…
克萝赛:是啊,奥斯本宰相过世以后情报局好像也发生了不少事。
克萝赛:不过,是错觉吗…
露希:对啊,觉得有哪里不太像雷克多…
吉克:哔~……

同一天早上,
七耀历1207年,3月上旬——
帝国军情报局中央会议室

情报局干部:比起司令部,问题应该在帝国议会吧。
情报局干部:司法监察院也是,事到如今又死灰复燃…真是给我添麻烦
情报局干部:现在缩减军事木已成舟,明明能支撑我国的就只剩谍报能力了。
情报局干部:至于『组织重整』虽然先以把目标放在半年后的方式应付过去…
情报局干部:但还是得做出一些成果来才行。至少得看起来有在重整。
青年的声音:可以请教一下吗?关于那个组织重整案
修伯特少校:我们已经提出了理想的方案。
修伯特少校:目前的情报局是以旧陆军组织为基础,缺乏近代的视角一事也是事实……
修伯特少校:我认为应把握此机会,改组成为更具机动性的组织
情报局干部:哼——这我应该已经驳回了。
情报局干部:虽然是小毛头们绞尽脑汁的提议…
情报局干部:再怎么说也是情报将校吧,别给我扯那些无聊不切实际的!!
冷静的声音:——重整就不用提了。
赛门局长:反正总会有办法的——只要还被国家需要。
赛门局长:比起那个,国内外的情势比大战前还要更严峻。各自提高警觉
赛门局长:…除了你以外
赛门局长:虽然还列席,但却和空气一样……
赛门局长:明明我们忙得不可开交,你倒是很好命啊,雷克多?
赛门局长:你说说到底是谁害得局里必须面临这么多难题的?
雷克多少校:为了挽回名誉,我自己也是非常想出任务的…
雷克多少校:不过毕竟之前都对各位颐指气使,目前我还是继续维持低调较为妥当
情报局干部:哈……宰相阁下的爱将,俨然已成笑柄了呢。
情报局干部:别担心,雷克多你还有重要的工作
情报局干部:让你负起半年前责任的重要工作啊
雷克多少校:哈哈,希望各位在那之前别丢了饭碗啊
情报局干部:你这家伙……说话注意点!!
赛门局长:算了……出去吧。只会妨碍我们开会
雷克多少校:那我先离席了。
情报局干部:哼,在不在场都给人找麻烦的家伙…

赛门局长:修伯特,报告其他的案件
修伯特少校:是……关于奥利巴特殿下夫妇的新婚旅行,将如期出发…
修伯特少校:(…那家伙没问题吗……)

会议室外——
声音:你在这里啊……会议结束喽
雷克多少校:嗨,修伯特你也不轻松啊~
雷克多少校:因为我抽身的关系,还替我奉陪无聊的美学形式。
修伯特少校:我说啊,要是因为这样就每次都插嘴扰乱,你的立场也…我看我是白费唇舌
修伯特少校:…不过,对外谍报部的预算算是通过了哦
修伯特少校:虽然只是『新情报局』设立前的过度,但最近CID的动作…也不能小觑了
雷克多少校:真不愧是外谍主任呢。怪不得是年轻人的希望呢。
修伯特少校:哈哈,由你来说的话听起来只像在酸我啊?
修伯特少校:那可是错得离谱啊——你不是会在意这种事的人吧?
修伯特少校:别放弃,继续做该做的啊。和以前一样
雷克多少校:很感谢你……但,觉得寸步难行呢。
雷克多少校:和你整合的局内组织重整案要通过也还要一段时间吧。
修伯特少校:高层又是那副德性啊…
修伯特少校:情报局设立过了15年,感觉组织已经开始僵化了。
雷克多少校:哈哈,我也这么想
雷克多少校:果然也许只能请大人物们退场了呢~
修伯特少校:别光明正大地说出来啊,真是……
修伯特少校:算啦,和局里交涉的话我比较擅长。你要开始动作时通知我一声。
修伯特少校:我们可是准成员时代的同期呢。我会陪你到底的
雷克多少校:有能的友人是不可或缺的啊。靠你了,修伯特

赛门局长路过二人——
修伯特少校:辛苦了,局长
赛门局长:…雷克多
雷克多少校:是。
赛门局长:去克洛斯贝尔调查签署仪式前的情势吧。
赛门局长:即使是现在的你,打杂还办得到吧?
雷克多少校:恕我直言,这件事不是已经有专属的班在进行了…
赛门局长:……一周内不许回来,听懂了吗?
雷克多少校:…只是想赶我走啊…真是的,用这种无聊的手段…
修伯特少校:不过也没办法…暂时安分点啊
修伯特少校:现在找麻烦,对你也没好处
修伯特少校:千万小心别在路上偷懒,还是突然下落不明啊?
雷克多少校:喂喂……连你也这样,未免啰嗦过头了吧!

雷克多搭上从帝都向东行驶的列车——
米莉亚姆:好过分喔~!又不是雷克多的错
雷克多少校:无所谓啦,《铁血之子》 本来就也有这样的工作
雷克多少校:说起来,米莉亚姆,你还有继续帮忙情报局吧?
米莉亚姆:嗯,毕竟很有趣——!
米莉亚姆:而且这让我觉得自己的存在是有意义的
米莉亚姆:还能帮上黎恩和尤西斯的忙,该说有种很踏实的感觉?
雷克多少校:…这样啊,我知道了。
雷克多少校:不过可别带太多机密情报出去喔~?
米莉亚姆:抗议~雷克多才没资格说我~!
雷克多少校:哈哈……没错
雷克多少校:不过……也就剩下你了啊。
米莉亚姆:这么说来……『雷克多班』在那天解散了呢
米莉亚姆:《最终相克》那天早上…雷克多说过大家都在不知不觉中转调了吧?
米莉亚姆:雷克多,莫非……
雷克多少校:…我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喔?
雷克多少校:只是觉得…无论《黄昏》最后如何,你们都不需要继续被束缚——
米莉亚姆:这样啊…
雷克多少校:而且你会回来,完全在意料之外。
雷克多少校:顺带一提,不久前亚尔缇娜卸下了军方人员的身分。
雷克多少校:她不断在寻找身为一个人该走的道路……
雷克多少校:姑且还是留下了紧急回线,这样比较好吧
米莉亚姆:雷克多…耶嘿嘿,谢谢!

广播:下一站是托利斯塔站,托利斯塔站——
广播:请要下车的乘客留意自己的随身物品

米莉亚姆:啊,我要在这里下车
雷克多少校:虽然是和托尔兹总校的联络事项,用通讯应该就能传达…
米莉亚姆:不过我才刚回来,感觉还是先暖个身吧。
米莉亚姆:而且也想久违地和教官们打声招呼
雷克多少校:哦~原来如此
雷克多少校:那正好,顺便帮我把这个送去吧。

雷克多递过一封信。

雷克多少校:随便给学院哪个教官都行,记得让对方当场拆开来看。拜托啦~
米莉亚姆:唔,搞不太懂,不过知道了
米莉亚姆:掰啦,雷克多!你不能太乱来喔~?
雷克多少校:嗯,你也是
雷克多少校:……《铁血之子》啊
雷克多少校:嗯,或许这样就好了吧。

《铁血宰相》吉利亚斯·奥斯本…
设计无数阴谋、侵略战争,甚至操纵国家引发世界大战的男人。
他的所做所为可说是史上最恶劣,无数人因他殒命,人生因此一团乱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我也是其中一人,或许可以这么说——
但说实在这根本无所谓。
随便其他人如何解释,我只是想说,我知道大叔有着必须达成的理念和觉悟。
大叔从未谈过《铁血阵营》的最终目标,恐怕连克蕾雅和卢法斯老兄都不知道吧 。

不过我在那时候——
15年前的春天,第一次见到他时便看透了本质。
我想大叔应该也有所察觉…我们一样有着『能看透本质』、『明白达成方法』的力量。
然而他和选择放弃一切消失的我不同……大叔为了成就『庞大的目的』,尽可能地活用那力量,不断前进
某种意义而言,知道这件事似乎比老爸的信还要让我冲击。
他展现了我办不到的生存之道,让我不禁对他抱有单纯的兴趣…
实际上吉利亚斯·奥斯本绝对算不上『邪恶』吧。
反倒充满着想拯救深爱的国家及人们的慈爱之情——但是表面上仍不断做出残忍之事。
这似乎不仅仅是因为推动霸道所需。恐怕是他只能这么活下去…
让他本身也被这份信念呑没,借以维持几近崩坏的自我意识——
用不知何时会崩毁的精神不断向前进。
即便用尽自己的的一切、所有可能性,也要实现那个梦想——
——这就是大叔的『道路』吧。
所以成为《铁血之子》时,我便下定决心。
一旦大叔走错自己该走的路,或者以某种形式崩坏——
就算要痛下杀手也得阻止他。
——我认为那就是我在他身边的『意义』。
也是当时没能阻止亲生父亲的我存在于这世上的理由……
不过现在——大叔的儿子舒华泽已经完成了他的目标——
——该做的事堆积如山。
整个塞姆利亚大陆的情势比大战前还要『深刻』。
重建帝国算是种补偿,也不全然毫无意义……
……只是……

奥斯本:要看开一切对世界厌倦还太早了。
奥斯本:找出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吧——

我好像又迷失了。
…真没辙呢,大叔——

广播:下一站是凯尔迪克,凯尔迪克——
广播:请要下车的乘客留意自己的随身物品

雷克多少校:嗯……
雷克多少校:呼啊~啊啊啊……睡着了啊…
雷克多少校:最近松懈下来了,不行呢。
雷克多少校:——嗯,差不多该来了吧?
雷克多少校:我推荐到站前动手脚,会比较容易喔~?

一群黑衣人包围了雷克多——
雷克多少校:呃,还满多的耶…而且水准都满高的。
声音那当然,在局里也都是『最精锐』嘛。
雷克多少校:你是…
修伯特:嗨,睡得好吗,雷克多?
雷克多少校:…原来如此,是你的班啊
雷克多少校:问了或许也是白问,不过还是问一下吧。
雷克多少校:修伯特,这到底怎么回事?
修伯特:抱歉…让事情变成这样
修伯特:但我只能这么做,才能确实地杀掉你。
修伯特:你至今为止数度邅逢杀身之祸…然而即便身处炮弹交错的战场,也都顺利地活了下来。
修伯特:是因为那个『直观本质』的能力吗?真了不起的闪避能力呢。
修伯特:所以……我做足了准备,准备了你绝对躲不过的家伙
雷克多少校:啧,难道…
修伯特:这么想来你也满惨的
修伯特:加入奥斯本宰相阵营,受到相当大的提拔,现在却几乎失势…
修伯特:身为同期,实在觉得悲惨得不忍卒睹
修伯特:至少我得有效地活用你才行
雷克多少校:哈哈哈…
雷克多少校:明明到早上都还待在一起,你也真是不得了
雷克多少校:而且似乎不是受局长指示呢也就是说你想把我的人头进贡到某处吧
雷克多少校:我想想……例如中央情报省(CID)之类的?
情报局员:这家伙…
雷克多少校:我现在也不是外谍了,不太清楚…但最近做法似乎变了啊?
雷克多少校:也有听说…被传闻的『新总统』掌控了。
雷克多少校:比起失势的情报局,还是带着伴手礼到新舞台大放异彩 比较浪漫——是这样吧。

情报局员:少校再这样下去…
修伯特:…我知道。

修伯特:所以我才讨厌像你这样聪明过头的家伙。
修伯特:不过反正都最后了,就原谅你吧
修伯特:再见啦,雷克多。好好享受炼狱吧
情报局员:什……什么!!?
情报局员:怎么会!!为什么子弹——!?
修伯特:莫非…
修伯特:唔……要在托利斯塔下车是场骗局吗!?
雷克多少校:辛苦了,《白兔》(White Rabbit)。来得正好。

声音:什么『辛苦了』啊,真是的~!(米莉亚姆与银臂显现在车窗外)
米莉亚姆:那封信根本不是寄到学院的嘛!
米莉亚姆:再怎么说,这样的『任命书』也太突然了吧~!!

修伯特:……雷克多——
雷克多少校:——坐下吧,修伯特。
雷克多少校:这样就可以了,偶尔也放轻松聊聊吧?
修伯特:…哈哈…我不会上当的,雷克多…
修伯特:光凭这些人还有点难杀掉你
修伯特:但我可不能失败……!!
雷克多少校:真是够了,你的想法总是这么狭隘呢
雷克多少校:仔细想一下,除了我的人头外,还有其他能当伴手礼的东西吧。
雷克多少校:我想想喔,三个月前极为机密地成立的『新情报局』那件事如何?
雷克多少校:毕竟兄弟来商量转职,我当然得尽力协助对吧?
情报局员:你、你说三个月前…
情报局员:成立的…!?
情报局员:(这些家伙……不简单……! )
情报局员:(……到此为止了吗……)

修伯特:……唔……!!
修伯特:情势逆转了啊……!
修伯特:你打算……把我怎么样……!!
雷克多少校:呵,没打算怎么样。
修伯特:什、什么……!?
雷克多少校:硬要说的话……对了。
雷克多少校:你要是能按照计画前往CID,我会很感激的~
修伯特:喂,等等…
修伯特:你要我……要我去当三面间谍……!?
修伯特:对方可是CID耶!不可能!!绝对会曝光…!!
雷克多少校:光是双面间谍就已经被调查得清清楚楚了嘛~
雷克多少校:你如果不『真的』倒戈,CID不会相信你的吧。
雷克多少校:可是如果像今天这样的纷争传入他们耳里,他们或许会想——
雷克多少校:「这个人搞不好和雷克多交涉了什么」「你可能是三面间谍……」
雷克多少校:…要继续前往卡尔瓦德,还是留在帝国,就交给你决定了。
修伯特:等、等一下……!
修伯特:…你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注意到的…
雷克多少校: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修伯特
雷克多少校:和我同期成为准成员的你,在我身后追赶着总算爬到了干部的位置…
雷克多少校: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即便如此你也无法成为『我』,最后选择倒戈
雷克多少校:不过——这也是必要的
雷克多少校:为了压制情报局上层,替我制造方便行动的状况。
修伯特:你……和那家伙一样……!
修伯特:和那个《铁血》的混蛋一样啊啊啊!!!
雷克多少校:——没错,就是那样。

雷克多少校:接下来可以拜托你吗,帮手雷因兹
青年:好好好,真没辙
雷因兹:哎呀,别这么沮丧,我们立场一样艰难,加油吧
雷因兹:我也不希望祖国利贝尔再次遭遇不幸
雷因兹:为此,我不惜给予任何帮助——而且也很在意逐渐掌握今后大陆霸权的共和国呢。
雷因兹:一起完成吧,他成立的『新情报局』暗藏的理念——维持西塞姆利亚的安稳。

雷克多的声音:所以,这边如同计划一般解决了。
雷克多的声音:CID手下的那帮人已经掌握(控制)得差不多了。
赛门局长:……这样啊
赛门局长:这次有些大费周章啊。
雷克多的声音:会牵扯到相当数量的成员啊。
雷克多的声音:那,暂时先继续打着『新情报局』的招牌(诱饵)再慢慢调整吧。于内于外都是。
赛门局长:做法随你开心。
赛门局长:不过报告可别偷懒啊——在『旧情报局』还存在的期间
雷克多的声音:哈哈……真是可靠的上司呢。
雷克多的声音:不过我个人希望你继续连任呢,局长。
赛门局长:哼,我拒绝……谁想继续照顾像你这样的部下啊。
赛门局长:坚持要我的话,那么换你下台吧。
雷克多的声音:伤脑筋……不过这也不错呢。
赛门局长:哼……那样之后打算怎么办呢?
赛门局长:要这样前往克洛斯贝尔?
雷克多的声音:啊~有件事我一直很在意…
雷克多的声音:其实下午我约好了要去『离宫』露脸。
雷克多的声音:虽然可能会有点迟到,不过既然取得了飞行艇,就先搭这个回去吧。
雷克多的声音:再见啦,局长。我知道你很忙,但年纪也不小了别太勉强啊~
赛门局长:哼,这点15年来都没变啊…

而现在——
圣火大道,某处楼顶——
雷克多少校:对,是刚刚那个号码的导力车。 …可不会再让你逃走了哦?
雷克多少校:还有加尔尼耶区和帝都港也有潜入的迹象——
雷克多少校:是歌剧院职员和港湾作业员吧?去查查9月上旬开始在那工作的人。
部下的声音:真是的……虽是正常发挥,但好厉害的直觉啊。
部下的声音:CID的客人们也好可怜。
雷克多少校:那也是没办法的吧?他们可是看准这点硬是进来的啊。
雷克多少校:你知道的吧,克连。快小心地把他们请回去
克连的声音:嗯,知道了!
雷克多少校:呼……杂事差不多处理到这吧。
雷克多少校:局里的内部调查与重组也…算是已经有眉目了…
雷克多少校:…军内的『宰相派』的动向另一面来说也令人在意…
雷克多少校:话说回来我…最近除了工作啥也没干啊?
雷克多少校:而且今天也抛下『茶会』过来了啊~
雷克多少校:呼……

修伯特少校:你……和那家伙一样…… !
修伯特少校:和那个《铁血》的混蛋一样啊啊啊!!!
奥斯本:找出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吧——
雷克多少校:(……虽然有很多事得做却怎么都提不起干劲啊……)
雷克多少校:(……失去了活着的『意义』我想的确如此“
雷克多少校:(不过,克蕾雅和卢法斯…嗯,说起来他们还有家人呢。)
雷克多少校:(米莉亚姆:和亚尔缇娜也已经不要紧了吧。)
雷克多少校:(和我不同,各自拥有不会改变的家人与朋友……)
雷克多少校:(……我的人际交际也很淡薄…老实说有些是我自己『抛下』的。)
雷克多少校:(大概就只有未完成的事和该赎的罪……我想最少也要留下良好的组织……)
雷克多少校:(嗯?……怎么又想到工作啊…我这么工作狂吗……?)

雷克多少校:那是……吉克吗!?
声音:——终于找到你了,前辈
雷克多少校:那声音是……
克萝赛:呵呵……真怀念在屋顶上偷懒的时候呢
克萝赛:学生时期常像这样寻找前辈呢
雷克多少校:哈哈……的确是呢。
克萝赛:前辈背负的东西……我无法全盘理解
克萝赛:大概,有许多我无法想像的东西吧
克萝赛:不过……无论如何,对我来说前辈就是前辈哦
克萝赛:呵呵,在我搞不懂自己,伤脑筋的时候…
克萝赛:前辈向我搭话那天的事,…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克萝赛:那时候很感谢你,雷克多前辈
雷克多少校:…克萝赛…
雷克多少校:…话说,曾经有那种事呢。
声音:有啊,只不过是你忘了呢。
露希:身为学生会长却豪爽大胆又欠缺常识…
露希:真的因为你吃了不少苦头呢
露希:不过……好几次都被你拯救了。即使当时你也没发现到…
露希:即使是现在,你对我们来说都是无可取代的存在…
露希:所以,雷克多…请你不要一个人承担
露希:至少在我们的面前…希望你可以毫不掩饰地活着。
雷克多少校: ………………
雷克多少校:(………这样啊…也许只是忘记了……)
雷克多少校:谢谢…
雷克多少校:有你们在的话,看来我就不会迷失了呢。
克萝赛:咦…
露希:雷、雷克多……!?
露希:没、没事吗……?…不会是发烧了吧…
雷克多少校:喂,别给我惊慌失措啊!
雷克多少校:真是的……算啦无所谓。
雷克多少校:那么,已经很晚了,我差不多该走啦

雷克多少校:克萝赛,时间没问题吗?我记得要搭定期飞行船回国吧?
克萝赛:啊,是的…预定是搭30分钟后的船回国呢。
克萝赛:这次是秘密前来的关系,由尤莉亚小姐来担任护卫。
露希:也许她已经在机场等了也说不定呢。
露希:………………
露希:欸,克萝赛。现在乔儿、汉斯、雷欧都在利贝尔没错吧?
克萝赛:是的……啊…
露希:唉,真没办法呢…反正社里的杂事什么时候做都行
克萝赛:嗯,那也没办法呢。 …反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露希与克萝赛面带微笑,逐步逼近雷克多——
雷克多少校:什、什么?你们这一个鼻孔出气的样子…
露希:雷克多,你也来吧!!
克萝赛:雷克多前辈,也请来吧!!
雷克多少校:等……等啊啊啊~!?
雷克多少校:该不会打算就这样去利贝尔吧……!?
露希:这样终于可以开真正的同学会啦
克萝赛:呵呵,难得的机会就当作是久违的放松吧
雷克多少校:等、等等……先听我说啊!!
露希:不~行!!
克萝赛: 不~行!!
雷克多少校:放、放过我吧~……!


最后更新: May 29, 2021 23:13:35
创建日期: February 18, 2021 00:24:44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