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EP7. 重逢~少女的忧郁~

——我背负着数种罪孽。
协助『黄昏』让帝国
不,让整个世界陷入混乱之罪。
对于在眼前牺牲的米莉亚姆,
见死不救之罪。
以被阁下发掘出的力量
制裁了父亲的仇人之罪。
——让家人分崩离析之罪。
背负着数也数不清、无法磨灭的罪行。
然而我却继续掌管TMP。
并不是被原谅了——
况且我更无法原谅自己。
不能期待被原谅——
罪人如此奢望不过是傲慢。
我要尽力重整被我们
这双手毁坏的世界。
现在我能做的,仅有如此而已。

某天,帝都车站——

莎拉:真是的,没想到会和你在同班车上巧遇啊。
雪伦:是啊,也有这种合人开心的巧合呢。
莎拉:说什么巧合啊……连我的午餐盒都事先准备了不是吗?
莎拉:大概是调查了协会的动向,然后预测我会搭哪班车吧。
雪伦:呵呵,不愧是莎拉小姐,全都看穿了呢。
雪伦:你在各地奔波应该也累了吧,想说多少慰劳一下。
声音:呵呵……好像到了呢。

克蕾雅少校:两位,欢迎来到帝都。不好意思,让你们跑这么远。
雪伦:克蕾雅小姐……呵呵,竟然出来迎接。
莎拉:你竟然会特地叫我们来呢。
莎拉:我闻到了麻烦的味道了哦?
克蕾雅少校:呵呵,真是了不起就如同你察觉的一样。
克蕾雅少校:不嫌弃的话,接下来就一起来个『女生聚会』怎么样啊?

几天前,TMP司令室——

声音:发现入侵者!发现入侵者!
声音:机密情报可能已外泄!立刻抓住入侵者!再次重复——
TMP队员:啧,偏偏选在少校不在的时候……快去找!把人给我找出来!
TMP队员:入侵者使用了光学迷彩!动用热源、动态和所有感应器——

TMP队员:!?
TMP队员:喂!你在做什么!?
TMP队员:没丶没有啦,这里好像——
???:喔,这下真是失礼了,我好像该靠更旁边走才对。
???:别给我找痲烦。暂时睡一下吧。
TMP队员:……!?

声音:找到了!
恩格斯上尉:别动!乖乖束手就擒——
TMP队员:不、不见了!?
TMP队员:光学感应器也没有反应!
恩格斯上尉:竟然就在转瞬间……!一定还在附近!快给我找!
TMP队员:是、是!

回忆结束——

克蕾雅少校:——那是前几日清晨,我不在时发生的。
克蕾雅少校:被偷的是先前大战所用兵器群的克洛斯贝尔撤离计划相关纪录……
克蕾雅少校:目前正在调查那种资料为何会成为目标。
莎拉:唉,光这样听赶来像是以犯罪取乐的人做的。
莎拉:不过真是大胆啊。竟然潜入TMP的司令室。
莎拉:——是看不见的男人(隐身人)吗?协会那边并没有这样的情报。
莎拉:你觉得是『怪盗』干的?
雪伦:不,不论是下手对象还是手法都不符合布卢布兰的风格呢。
雪伦:若说是其他的执行者或使徒,目前应该也没有在帝都闹事的理由。
莎拉:假设如此,那么其他可能的犯人就是那个共和国谍报员(海克力士)……
莎拉:不过共和国不会在这时间点搞小动作吧。
克蕾雅少校:是啊,而且犯人所使用的光学迷彩好像远这超越 RAMDA。
克蕾雅少校:无惧各种传感器,有超高的匿踪功能……
克蕾雅少校:虽然光是有那种东西存在就很奇怪,不过很有可能再来盗取机密情报……
克蕾雅少校:我们是这样猜测的。
莎拉:为此,他可能潜伏在帝都的某处……
莎拉:所以才想委托我们协助搜索啊。
克蕾雅少校:呵呵,不用多费唇舌真是太好了
克蕾雅少校:两位深知『台面上』与『台面下』的世界。你们的观点应该很有帮助……
克蕾雅少校:虽然我知道你们很忙。但可以……委托你们吗?
莎拉:嗯~该怎么办呢~
雪伦:呵呵,莎拉小姐真是的。
雪伦:光特意千里迢迢前来帝都这点,就表现得很想接下这委托吧。
莎拉:唔。
莎拉:……不过,Ⅶ班的各位也在各地努力呢。
莎拉:身为『姐姐组』,这也是给他们见识我们能力的机会吧
雪伦:当然我也——
雪伦:只要能稍微减轻正在重建帝国的克蕾雅小姐和TMP的负担的话。
克蕾雅少校:谢谢两位
克蕾雅少校:果然找两位是正确的呢。
莎拉:别说让人难为情的话啦。
莎拉:唉~不过很寂寞呢。3个女人大白天的聚在这里聊这么严肃的话题。
克蕾雅少校:咦?
雪伦:呵呵,确实想要一些滋润呢。
雪伦:前阵子皇子殿下和雪拉扎德小姐的婚礼真的好棒呢。
莎拉:嗯丶嗯,真是很棒的婚礼呢~!
莎拉:听说菲欧娜小姐和奈特哈尔中校最近也很有进展呢。
莎拉:少校那边怎么样呢?没有什么恋爱方面的发展?
克蕾雅少校:嗯、呃……因为我一直很忙。
克蕾雅少校:话说,可以的话
我想马上进行调查……
莎拉:什么啊,是你先说什么『女生聚会』的吧?
莎拉:至少陪我们聊到喝完茶吧!

西装女子:…………

后来,和2人愉快地谈话之后,
再次开始调查『看不见的男人』。
与调查市内的TMP暗中互相联系
并一边回收各地目击情报……
我利用莎拉小姐的协会情报网
收集了包含传闻等许多情报。
综合这几点,
雪伦小姐用独特的视角
发现往帝都地下的诡异痕迹——
查明了『看不见的男人』
潜伏于帝都地下的可能性。

莎拉:也有几个目击证词——果然是在帝都地下的某处吗。
雪伦:如此一来搜索范围似乎也得大幅扩大。
克蕾雅少校:嗯……不过,可以看出出没地点有某种倾向。
克蕾雅少校:只要抓到法则,肯定就能找出来。
莎拉:呵呵,那就靠你喽。接着是——

声音:哎呀—这不是姐姐嘛。
雪伦:嗯……?是你认识的人吗?
莎拉:不是我。应该是叫你吧?
克蕾雅少校:呃,你是——

伊莎拉:讨厌,竟然忘了我吗?
伊莎拉:算了,不认得也很正常。家族分崩离析后就再也没见了嘛。
伊莎拉:是我。——伊莎拉·厄文。

克蕾雅少校:啊…………
莎拉:我记得厄文是……
雪伦:……《不挠》少校的……
克蕾雅少校:唔……对不起,一时没认出来。
克蕾雅少校:……你长大了呢,伊莎拉小姐。
伊莎拉:呵呵,我都23岁了。
伊莎拉:姐姐也如同传闻一样,变得比以前更加美丽了。
伊莎拉:要是那孩子还活着,或许现在还是排常爱姐姐呢。
克蕾雅少校:…唔…
克蕾雅少校:对不起,伊莎拉小姐。我……
伊莎拉:拜托,别加上称谓。我们以前不是常玩在一块吗?
伊莎拉:是叫《冰之少女》对吧?哥哥偶尔会提到你的事。在帝国时报之类的也常看见你的事迹。
伊莎拉:真不错呢。明明把帝国搞得乱七八糟,却照样以TMP的身分继续活跃。
克蕾雅少校:唔……!!

莎拉:……喂,这位小姐。就算是堂姐妹你这样——
伊莎拉:我在跟姐姐说话。不要插嘴好吗,阿姨。
莎拉:阿姨……我们哪有差那么多岁!?
雪伦:莎拉小姐,冷静。

克蕾雅少校:…………
伊莎拉:……哈,不回嘴吗?你现在真是无趣的女人。
伊莎拉:——那么,我去工作了。
伊莎拉:虽然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伊莎拉:但至少别做出让艾米尔丢脸的行为。
克蕾雅少校:……嗯,那当然。
克蕾雅少校:你工作也多多加油,走夜路务必小心。
伊莎拉:……哼。

……罪是不会消失的。
我明明非常清楚这一点。
但没有办法——
这就是我的罪。

之后,我们又额外做了几项调查
但并未得到更多的线索……
结束今日的调查后,
莎拉小姐邀我一趄吃晚餐。

莎拉:伊莎拉·厄文。不挠少校的妹妹,也是你的堂妹啊。
莎拉:听说她在当企管顾问,似乎挺有生意头脑的样子?
克蕾雅少校:嗯……各方都在拉拢她,现在经常往返帝国各地。
克蕾雅少校:我的老家——利维特公司现在好像也有与她合作。
克蕾雅少校:偶尔会听到哥哥提到她……她真的变得很优秀
雪伦:我曾听说一些传闻……似乎有着复杂的瓜葛呢。
莎拉:利维特公司的骚动,我也有所耳闻……
克蕾雅少校:是我将犯罪的叔叔——也就是她的父亲送上处刑台
克蕾雅少校:或许当时还有其他做法——但我却做出了那个选择。
克蕾雅少校:之后家族分崩离析,公司也面临衰败的窘境。
克蕾雅少校:……即使被她怨恨也是正常的。
莎拉:……怨恨吗。
雪伦:(…………)
莎拉:——其实前阵子我抽空回到了诺森比亚。
莎拉:时隔已久地去帮父亲扫墓。
克蕾雅少校:啊…………
莎拉:呵呵,你大概早就透过情报局的管道得知了这件事吧。
莎拉:我是受灾孤儿,是死去的父亲收养了我。
莎拉:教我猎兵的生存方式这件事似乎让他烦恼了很多年……
莎拉:他在紧要关头不惜豁出性命救我,告诉我要自己思考生存之道……
莎拉:直到最后都将身为孤儿的我当作亲生女儿看待。
莎拉:家人不就是这样的吗?
克蕾雅少校:……家人……
雪伦:呵呵……说得没错。
雪伦:莱恩福尔特家的所有人也将我视为家人。
雪伦:纵使想斩断关系,也无法斩断……
雪伦:那背定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雪伦:克蕾雅小姐……以及伊莎拉小姐想必也是一样的
克蕾雅少校:……这……
克蕾雅少校:…………
莎拉:我知道以你顽固的个性,肯定会碍于种种罪恶感而踌躇不前。
莎拉:下次见面时,请正视她的眼睛好好谈谈,否则会一直停滞不前的。
克蕾雅少校:说得对……
克蕾雅少校:……这么一想,从那件事以来我就不断逃避。
克蕾雅少校:逃避利维特公司的事以及哥哥和伊莎拉小姐的事……
克蕾雅少校:如今黄昏结束,帝国也迈向新时代……
克蕾雅少校:我……或许也该勇敢面对了。
雪伦:嗯,一定是的。
莎拉:不管怎样,我们至少能推你一把。
莎拉:毕竟我们都是『帅气姐姐』,也算是替黎恩等人照顾你。
克蕾雅少校:呵呵……谢谢你们。

电话接入——

米海尔少校:——是克蕾雅吗,你现在在哪里!?
克蕾雅少校:哥、哥哥?你怎么这么紧张——
米海尔少校:抱歉,请你尽快赶往莱卡区!
米海尔少校:——伊莎拉有危险……!

一段时间前——

摩根社长:那么,伊莎拉大小姐,今天真的非常感谢您。
摩根社长:一直以来总是承蒙您提供许多经营方面的建议……
伊莎拉:请别放在心上,社长。我才要感谢你。
伊莎拉:是你接手了眼看就要倒闭的公司,还让它得以重回轨道。
伊莎拉:这间公司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场所
伊莎拉:对我和哥哥…… 还有姐姐而言都是。
摩根社长:大小姐……
伊莎拉:呵呵,那我先告辞了。有机会我会再来的。
摩根社长:好的,随时恭候您光临。
伊莎拉:……真是的,那种顽固的个性从这个时候开始就一点都没变呢。
伊莎拉:少在那边想要独自背负起一切,笨姐姐……
伊莎拉:哎,感觉心里好烦。在帝都的期间,还是想办法再见一面……
伊莎拉:对了,哥哥应该晓得行程……记得他现在好像在利弗斯吧。

伊莎拉:嗯~看来他很忙。
伊莎拉:这么说来,之前被拜托的那件事,已经搁置了一段时间呢。
伊莎拉:难得有机会,不如顺便谈一谈——
伊莎拉:讨厌?突然下起雨来了?真受不了耶……
伊莎拉:咦——
???:喔,糟糕。这东西好像怕雨是吧。
???:而且,好像还被人看见了。

米海尔的声音:——伊莎拉吗?抱歉,我稍微慢了点才接。
米海尔的声音:真难得,这么晚了还打来。……怎么了吗?
伊莎拉:哥、哥哥……救我——
米海尔的声音:伊莎拉!?
米海尔的声音:怎么了!回答我啊!喂!伊莎拉!!

回忆结束——

克蕾雅少校:……伊莎拉小姐……
摩根社长:怎、怎么会这样……!不是才刚目送她离开……!
雪伦:如果说『看不见的男人』出现在这里。恐怕会是在——
莎拉:是啊,看来掌握到他藏身的地点了呢。
莎拉:和帝国博物馆也就是黑暗龙沉眠处出现的『地下坟场』相连的场所。
莎拉:原本预定明天才要开始搜索……看来加快脚步比较好呢。
克蕾雅少校:……是啊。哥哥从利弗斯过来,也得花上一段时间才能赶到。
克蕾雅少校:召集TMP成员,在等待集合的期间先行攻坚!
克蕾雅少校:莎拉小姐、雪伦小姐,拜托提供支援了!
雪伦:明白了!
莎拉:赶紧抓住那家伙,把伊莎拉救出来吧……!!

紧急联络了博物馆馆长
借用通往地下的钥匙,进入地下坟场。

雪伦:抓到了……!
克蕾雅少校:不准抵抗——乖乖投降吧!
???:呵呵,有点大意了……
???:说起来这钢丝……是《木马团》的幸存者吧。
雪伦:唔!!!?为什么知道这个名称?
???:惊讶什么,只是有些缘分罢了。
???:我已经达到在此的目的了——余兴节目就到此为止吧。
???:再见啦,女土们。或许某天还有机会碰面。
莎拉:糟了……!
克蕾雅少校:——伊莎拉小姐!

雪伦:……让他逃了
莎拉:啊,可恶。少校,那边如何!?
克蕾雅少校:嗯,勉强还行。
伊莎拉:……姐姐……?
克蕾雅少校:伊莎拉小姐……!太好了,你似乎没事?
克蕾雅少校:要是你有什么万一,我……!
伊莎拉:………
伊莎拉:……姐姐真是的……还是既恋弟又恋妹……
伊莎拉:(……不过,我也没什么资格说别人……)

犯下的罪行不会消失。
我必须一直背负着罪孽吧
即使帝国重振的那天来临
——然而,我却拥有
陪我一起背负的人们。
只有这点,我可以感到骄傲吧。
艾米尔——

隔天早上——

米海尔少校:巴雷斯坦丶克鲁格。谢谢你们。
米海尔少校:协助调查TMP、还有我妹妹的事, 欠你们一份人情呢。
莎拉:啊哈哈,别在意啦,有难本来就该互相帮忙啊。
雪伦:呵呵,伊莎拉也平安无事,实在太好了呢。
伊莎拉:……给你们添麻烦了。
伊莎拉:然后姐姐——我姑且还是道个谢吧。
伊莎拉:虽然你好像还是让犯人逃走了。
米海尔少校:别这样,伊莎拉——
克蕾雅少校:没关系,那是事实。
雪伦:……他也讲了不少让人在意的事呢,必须先行准备吧。
莎拉:是的——作为黎恩他们的『姐姐组』也是呢。
莎拉:之后有什么事的话,只要联络我,我会立刻赶过去。
克蕾雅少校:呵呵,那就拜托啦。
伊莎拉:…………哼。总算有点安心了。
伊莎拉:艾米尔的事、还有帝国的事,笨姐姐不再总是一个人背负了。
伊莎拉:虽然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有了成长,这点让我有点生气。
克蕾雅少校:……嗯。我也觉得自己有些变了。
克蕾雅少校:因为常和莎拉小姐他们——还有托尔兹Ⅶ班的大家一起行动。
克蕾雅少校:接下来也请持续看着吧,——伊莎拉
克蕾雅少校:我会让你丶哥哥、艾米尔,可以抬头挺胸而努力的。
伊莎拉:…………哼、哼。随你开心就好。
伊莎拉:你就尽力加油吧……克蕾雅姐。
克蕾雅少校:嗯……!(微笑)

伊莎拉:哎,哥哥。
伊莎拉:你之前问我的那件事,我决定接受了。
米海尔少校:唔!……真的吗。
米海尔少校:……虽然是我邀请你的,但那绝对不是轻松的地方哦。
伊莎拉:那部份我清楚啦。只不过……
伊莎拉:改变了姐姐的『托尔兹』——我开始有点兴趣了。
米海尔少校:……哼,这样啊。


最后更新: May 30, 2021 23:27:22
创建日期: February 18, 2021 00:24:44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