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EX1. 布莱特家的假日

七耀历1207年,3月——
在那场克洛斯贝尔解放作战成功,参加完奥利维尔和雪拉姐的婚礼,一切渐渐步上正轨时。
我们布莱特一家调整了各自的预定,空出时间,前往某地家庭旅行——

艾丝蒂尔:嗯~悠米尔的空气真的很清新呢~!
艾丝蒂尔:好,已经办好入住手续,马上四处观光吧~!
约修亚:艾丝蒂尔从搭缆车抵达时就一直很坐不住呢。
玲:呵呵,不管几岁都没办法沉着下来呢。
玲:『灰色大哥哥』的父母刚才来打招呼时也用温暖的眼神看着艾丝蒂尔。
艾丝蒂尔:啊哈哈,毕竟听黎恩讲过后就一直很好奇这里嘛
艾丝蒂尔:最重要的是,这是玲成为家人以来第一次家庭旅行。
艾丝蒂尔:爸爸也难得空出了时间…怎么可能不开心啊~♪
卡西乌斯:哈哈,听了好多遍…抱歉时间总是搭不上。
卡西乌斯:哎呀,实在是好几年没有参加家庭旅行了呢。
卡西乌斯:这么难得的日子还穿军服,让你们很不自在吧。
约修亚:没办法,毕竟这次是配合爸爸的军务来安排旅行日期的
约修亚:战后爸爸为了商量军方定位的相关事宜,数度往返于利贝尔和帝国之间呢。
艾丝蒂尔:对啊对啊,运气好在这段期间让我们逮到了空档
艾丝蒂尔:而且似乎不会紧急被召回,爸爸也要彻底放松一下喔。
卡西乌斯:嗯,我会的
卡西乌斯:对了,玲今天也要玩得尽兴喔
卡西乌斯:不管是要给学院同学的伴手礼还是其他东西,我都买给你。
玲:哎呀,是吗?总觉得不太好意思
玲:不过机会难得,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艾丝蒂尔:(……爸爸和玲是不是还是有点尴尬?)
约修亚:(彼此好像还抓不准距离感。)
约修亚:(毕竟一直以来都很忙,至今几乎没机会单和家人相处嘛。)
约修亚:(希望这趟旅行能稍微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

随后,我们逛了悠米尔镇上的店家,在附近散散步,享受足汤——
还去看了位于悠米尔溪谷道深处的巨大瀑布。

艾丝蒂尔:哇~好惊人~~!
艾丝蒂尔:好像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瀑布冻住!
卡西乌斯:是啊,明明都已经3月了。
卡西乌斯:难怪男爵阁下会推荐我们来看这个悠米尔的观光景点
约修亚:嗯,真的呢…是个相当神秘的地方
约修亚:还有不可思议的石碑或许这里以前是个重要的地方呢
玲:嗯…
约修亚:还有不可思议的石碑或许这里以前是个重要的地方呢。
玲:这肯定是『精灵信仰』的痕迹
玲:根据在霭灵之里听到的,能打开『精灵之道』的…
玲:…哈啾
艾丝蒂尔:没事吧玲?是不是很冷?
约修亚:我有带外套。不嫌弃的话,我的借你吧?
玲:呵呵,不用担心。
玲:爬溪谷道爬到这里,身体也差不多该暖了。
玲:只要动动身体,应该渐渐就不冷了。
艾丝蒂尔:嗯~是喔……?

(艾丝蒂尔悄悄后退)

卡西乌斯:年轻真好…我的手脚都快冻僵了。
玲:呵呵,我们的身体代谢和大叔不一样啦

突然一阵雪球砸在约修亚,玲与卡西乌斯的身上。

卡西乌斯:哎呀!
艾丝蒂尔:哼哼~来到悠米尔后我就一直想打雪仗~!
艾丝蒂尔:而且做做运动,会更确实地变暖吧?
卡西乌斯:咳咳,今天穿着军服,不应该太过胡闹…
卡西乌斯:骗你的啦——!(迅速向艾丝蒂尔扔去一个雪球)
艾丝蒂尔:哇!好耶~!
卡西乌斯:现在附近没有人——我就接受挑战吧!
艾丝蒂尔:那我们也会认真应战!爸爸,你要做好觉悟喔!

艾丝蒂尔与卡西乌斯激烈的交战中,玲和约修亚则在一旁看着。
玲:真是的,两个人都跟小孩似的…
约修亚:哈哈,他们都很好胜呢
约修亚…不过很久没看见爸爸溺爱孩子的样子,这样倒是放心了点。
玲:…呵呵,是啊
玲:卡西乌斯大叔这点很有父亲的感觉,我不讨厌喔。

突然,一个雪球飞向约修亚。
约修亚:哎呀…
艾丝蒂尔:来来来,你们也赶快加入~!
玲:就算了,毕竟不喜欢把衣服弄脏
艾丝蒂尔:咦咦~!?
卡西乌斯:怎么,你们全部趁这机会放马过来也可以喔?
卡西乌斯:艾丝蒂尔一个人不够看,我都快打哈欠了
艾丝蒂尔:你、你说什么~!?
艾丝蒂尔:好啊,那就吃我这招!注入浑身力道的一击~!
卡西乌斯:嘿咻!(蹲下)

魔兽的声音传来~

约修亚:啊……
卡西乌斯:唔……这还真不妙。
艾丝蒂尔:啊、啊哈哈…
艾丝蒂尔:呃……对不起~!
约修亚:好像不愿意就这么算了呢…
艾丝蒂尔:呜呜……虽然对它很抱歉,但不能让它在这里大闹…
玲:唉,真受不了
卡西乌斯:想办法让它平静下来吧,小心别让它受太多伤
艾丝蒂尔:嗯,我知道!

战后,一行人回到男爵府。
露西亚夫人:嗯,还真是惊人…
露西亚夫人:而且没想到最后能驯服那头大猪
舒华泽男爵:它好像最近才来到那座山,脾气很糟,总是躁动不安。
舒华泽男爵:也曾吓到路过的人,正头痛不知该如何处理…
舒华泽男爵:请让我们为在不对的时期介绍各位去那里赔罪。
舒华泽男爵:同时——你们真不愧是游击士,也不愧是卡西乌斯布莱特准将的孩子们
舒华泽男爵:让我代表悠米尔感谢你们制服那头大猪。
玲:呵呵,玲没做什么…
艾丝蒂尔:哎呀,请别放在心上!这件事本来就是因为我扔雪球砸中它而引发…
艾丝蒂尔:我们只是想办法驯服它,帮它处理伤口罢了。
约修亚:那头猪在和我们交手前就受了许多伤
约修亚:既然是新来的,可能因为争地盘等事躁动不安吧。
约修亚:希望它今后能安分一点…
露西亚夫人:嗯,我们也会多加留意。
露西亚夫人:好了……料理已经备好,请趁热享用
约修亚:好的,谢谢
艾丝蒂尔:我已经要饿扁了!那就不客气了~!

舒华泽男爵:话说回来…
舒华泽男爵:呵呵,没想到有朝一日能和远近驰名的卡西乌斯阁下对酌
舒华泽男爵:更重要的是,您过去曾以『八叶一刀流』师兄的身分指点过犬子…
舒华泽男爵:能这样招待您,实在太令人高兴了。
卡西乌斯:言重了,我只是稍微推了他一把,一切都是黎恩自己的实力。
卡西乌斯:而且尽管在军中担任重要职务,在家里仍抬不起头呢。
卡西乌斯:时间老是被军务占满,没怎么能带家人出来旅行……
舒华泽男爵:哈哈,我明白…身为一国总司令,肯定相当忙碌
舒华泽男爵:现在大陆势力图不断大幅改变,实在很想和您聊聊情势
舒华泽男爵:不过各位这次是来家庭旅行,就别聊这么严肃的话题吧
卡西乌斯:呵呵,感谢您的贴心。
卡西乌斯:那我们换个话题…听说男爵除了狩猎外还喜欢钓鱼。
卡西乌斯:如果悠米尔有推荐的钓鱼地点,能拜托您指教吗?
舒华泽男爵:哦,意思是卡西乌斯阁下也喜欢钓鱼吧
舒华泽男爵:这样的话有种钓法是去溪谷道上游凿冰垂钓…
卡西乌斯:喔喔喔,请务必让我试试!

玲:呵呵,好像和『灰色大哥哥』的爸爸很合得来呢。
约修亚:虽不及悠米尔,但洛连特的自然资源也很丰富,或许因此很有共通点。
艾丝蒂尔:啊哈哈,而且我们和黎恩也满有缘的~
艾丝蒂尔: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艾丝蒂尔:在利贝尔时还觉得帝国非常遥远
艾丝蒂尔:如今却这么亲近
约修亚:是啊…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玲:虽然失去了很多…
玲:也觉得能得到如此和平的未来,实在是太好了。

随后我们也聊了许多关于黎恩和Ⅶ班的事,并享用丰盛的晚餐——
回过神来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决定回凰翼馆泡温泉。

卡西乌斯:呼~~
卡西乌斯:温泉实在很疗愈…因为工作而僵硬的肩膀及腰也得到了舒缓…
约修亚:平时辛苦了,爸爸最近好像真的很忙呢。
约修亚:大战后各地的复兴,再加上解放克洛斯贝尔后的应对,忙碌也是当然的
卡西乌斯:还有再次独立那件事,科洛蒂娅殿下也有一起行动。
卡西乌斯:不过殿下实在变得非常可靠呢。
卡西乌斯:前阵子举行的国际协议上,共和国新总统只要一发现破绽,便会试图掌握主导权…
卡西乌斯:但她却能和奥利巴特殿下及艾尔芬殿下以坚决的态度应对
约修亚:这样啊,科洛丝还有还有奥利维尔先生他们也都在努力呢。
约修亚:不过,格兰哈特新总统…感觉实在不简单
卡西乌斯:嗯,绝对是足以媲美前总统(洛克史密斯)的人才
卡西乌斯:想到之后的事就头痛啊。
卡西乌斯:帝国似乎也还有不寻常的动作…
卡西乌斯:毫无音讯的《结社》动向也很让人在意
约修亚:…现下《幻焰计画》已经结束,应该正着手准备『下一步』了。
约修亚:无法松懈呢…虽然对方也有人员变动,大概还有点时间…
卡西乌斯:嗯……不过时间恐怕不多
卡西乌斯:哎呀呀…一直没办法空出时间放松一下
卡西乌斯:虽说有许多令人担忧的案件,没想到除了像这样工作间的空档,竟然挤不出时间陪陪家人。
卡西乌斯:和玲的时间也总搭不上,没什么机会说到话…
卡西乌斯:至少想要珍惜接下来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啊
约修亚:呵呵,是啊……
约修亚:说归说,但我觉得不需要太担心和玲的关系
约修亚:虽然现在彼此还有点尴尬,抓不准距离感
约修亚:总有一天自然能打成一片——爸爸和玲肯定没问题的
卡西乌斯:…呼,已经变得这么会说话啦
卡西乌斯:不过确实希望如此,毕竟她也是『家人』之一
卡西乌斯:话说回来,约修亚——你们不用办婚礼吗?
约修亚:等、等等,怎么突然提这个!
卡西乌斯:哈哈,说到家人就想到嘛。
卡西乌斯:看到雪拉扎德穿婚纱时,就希望有机会也能让她穿呢。
卡西乌斯:想说要是你们不好意思……于是就决定间一下
卡西乌斯:…所以实际上呢?
卡西乌斯:虽然万分不舍…不过既然是你入赘,也是能特别允许…
约修亚:唉……我希望至少别在这种状况下问…

艾丝蒂尔:呼~~
艾丝蒂尔:温泉实在太棒了~感觉从体内暖了起来呢。
艾丝蒂尔:悠米尔的雪景也很美,希望哪天也能带缇妲他们来~
玲:对啊……亚尔摩温泉和霭灵之里的温泉也很舒服
玲:不过这里的温泉除了帝国风情外,还带有东方文化之感,非常棒呢。
艾丝蒂尔:霭灵之里的温泉啊…真好,结果我没能去呢。
艾丝蒂尔:秘境之里的温泉真的好吸引人,有机会的话请谁帮我们带路吧
玲:呵呵呵,下次去霭灵家庭旅行吗?
玲:虽然应该满难成行的,若实现似乎会很愉快呢。
玲:......
艾丝蒂尔:嗯?怎么了?
玲:不,没什么…
玲:想到我现在是来家庭旅行,就觉得很不可思议
玲:——没想到玲有一天能了解他们(海瓦斯家)老是去米修拉姆玩的心情
艾丝蒂尔:玲…
艾丝蒂尔:呵呵,没事的!今后有更多~快乐的事等着你!
艾丝蒂尔:也和哈罗德先生他们约好下次要一起吃饭了吧
玲:呵呵,对啊……
玲:到时候我会跟他们说艾丝蒂尔扔雪球砸到猪的事喔。
艾丝蒂尔:啊,等等!那太丢人了,别说啦!?
艾丝蒂尔:我总算快要能独当一面的印象要没了……!
玲:呵呵,我倒觉得很符合艾丝蒂尔给人的印象呢。
玲:嗯……说起来,之后你要和约修亚一起去克洛斯贝尔吧?
玲:是和克洛斯贝尔据说即将成立的领事馆有关吗?
艾丝蒂尔:嗯,要送书记官们过去,是份重要的工作呢。
艾丝蒂尔:是从达维尔大使和艾尔莎大使那里接下的工作,得加油才行。
玲:这样啊……
玲:(……不久前透过地下管道收到老爷爷的传话……)
玲:(……我还是和艾丝蒂尔他们分开行动比较好吧……)
艾丝蒂尔: ......
艾丝蒂尔:嗳,玲,这是个好机会,我就说了。
玲:……?呵呵,怎么突然这么说?
艾丝蒂尔:我知道喔,玲『很厉害』这件事。
艾丝蒂尔:玲是货真价实的天才,几乎没有做不到的事。
艾丝蒂尔:也知道你最近慢长高,开始变得成熟
玲:哎呀,你注意到了啊
玲:呵呵,不知道不久后是不是能成为艾丝蒂尔完全比不上的美女。
艾丝蒂尔:唔唔,这可不能当作没听到——不对
艾丝蒂尔:总之各方面而言,我都不怎么担心玲。
艾丝蒂尔:但是——有困扰的时候别自己烦恼喔?现在玲是我和约修亚的妹妹啊。
玲:…呵呵,我当然知道。
玲:没事的,真的碰上困扰我会认真找你们商量。
玲:而且艾丝蒂尔和约修亚应该无论在哪都会马上赶来吧
艾丝蒂尔:哼哼,理所当然的事就不用说了吧
艾丝蒂尔:还有…爸爸肯定也有一样的想法喔?
玲:……这……
卡西乌斯:什么什么,你们在聊什么?让爸爸也加入吧
艾丝蒂尔:呃,爸爸!
玲:唉……竟然打扰少女的悄悄话,真不解风情耶
玲:你这样会被年轻女孩讨厌喔
卡西乌斯:唔啊……!女儿们的话好刺人…
约修亚:啊哈哈…
艾丝蒂尔:这声音是……!
约修亚:离温泉乡好像有点距离…
约修亚:似乎出了什么事…或许去看看比较好

众人离开温泉,来到溪谷道入口……
舒华泽男爵:各位,还有卡西乌斯阁下…
艾丝蒂尔:削才有听到像枪响的声音……出了什么事吗?
露西亚夫人:嗯,似乎有人在溪谷道那边战斗
露西亚夫人:还有类似猪的叫声随着枪声传来……
舒华泽男爵:我们自然是没有印象有什么事会让温泉乡遇袭。
舒华泽男爵:话虽如此,也不能放着不管…客人们请在这稍候
玲:呵呵,这份心意很让人高兴,但我们不是普通观光客
约修亚:我们去溪谷道确认状况
约修亚:这段期间能麻烦阁下你们去提醒居民多加注意吗?
舒华泽男爵:可是……
舒华泽男爵:…不,我明白了。现在还是拜托游击士比较实在
舒华泽男爵:虽说如此,你们仍是我们重要的客人——请千万不要勉​​强
艾丝蒂尔:嗯,我们知道
卡西乌斯:好啦,这次我也尽一份力。
卡西乌斯:不确实报答一宿一餐的恩情就太失礼了
玲:嗯,玲当然也会帮忙
约修亚:嗯,也要拜托你们了——!

溪谷道深处……
蓝发青年:可恶、可恶!你这只猪很碍事耶!
蓝发青年:真是够了,应该知道攻击对我一点也没用吧!?
蓝发青年:我可没有叫你!快给我闪——

艾丝蒂尔:——够了!!
艾丝蒂尔:就觉得声音听起来很熟悉…还真的是你啊,基尔巴特!?
艾丝蒂尔: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基尔巴特:你、你是艾丝蒂尔·布莱特!?
艾丝蒂尔:那是我要说的——
基尔巴特:怎么两位前执行者和卡西乌斯布莱特都在!?
约修亚:还真是孽缘啊……上次见面是《黄昏》的时候吧
卡西乌斯:前卢安巿长秘书,基尔巴特·斯坦因啊,姑且是列在利贝尔通缉名单上的人。

玲(前往检查野猪的伤势):好不容易替它包扎好,结果又满身是伤……
玲:来,趁现在快逃吧
玲:之前听说你在《相克》时和结社的飞行艇一起坠落了…
玲:你和怎么除都还会再长的杂草还真是像呢。
基尔巴特:杂草是怎样啦,杂草!
基尔巴特:我是宛如蒲公英,即使在荒地都能数次萌芽的男人!基尔巴特·斯坦因大人!
基尔巴特:呃,总觉得缺乏魄力…总之给我随便用帅气的东西来比喻!
艾丝蒂尔:那种事情不重要啦……!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艾丝蒂尔:还故意攻击无辜的野兽……!
基尔巴特:是、是它先攻击我的!
基尔巴特:我在这附近做了一下射击训练,它就突然攻击我!
基尔巴特:可恶,为什么我会碰上这种事……!
基尔巴特:明明是为了挫挫那个嚣张新人的锐气,才大老远跑到这种乡下进行秘密特训…!
艾丝蒂尔:实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艾丝蒂尔:而且在这种地方做射击训练,会把大自然弄得乱七八糟!
艾丝蒂尔:啊,原来如此,难怪那孩子…
约修亚:嗯,它是在努力保护『地盘』吧。
约修亚:总之,不能再让你制造更多无益的伤害,你就老实地认命吧!
卡西乌斯:可以的话希望你能从那个大家伙上下来,详细解释一下状况
基尔巴特:说、说说说什么蠢话!我绝对不下来!!

基尔巴特:(糟、糟糟糟了,肯定完蛋了……!光是两位前执行者就够难缠了,再加上
卡西乌斯·布莱特……!)
基尔巴特:(照往常采取下跪作战,再伺机行动——不,他们肯定会轻易看穿我的意图吧…!?)
基尔巴特:(对了……!我还有『那个』……!)
基尔巴特:(既然那个能彻底挡下那只猪的冲撞,我绝不可能输给只有肉身的他们…………!)
基尔巴特:(我还有地利优势——要是能打倒卡西乌斯·布莱特,直接成为《执行者》也不再是梦……!)

基尔巴特:呵……呵哈哈哈哈哈哈!走、走着瞧,走着瞧啊!
基尔巴特:来啊~放马过来!现在找我麻烦可是会吃苦头的喔!
艾丝蒂尔:哼,随你叫嚣吧!我会一口气解决的——

众人尝试对G-装甲兵进行攻击。

基尔巴特:哈哈哈,一点用都没有!
艾丝蒂尔:这有这么坚固吗!?
约修亚:看起来是相当强大的防御障壁。
基尔巴特:这正是我拍了诺华提斯博士一堆马屁才请他追加的『新功能』!!
基尔巴特:不错嘛,我的G-装甲兵!!屹立不摇的铁壁,完全无敌的防御!
基尔巴特:就算是前执行者或卡西乌斯·布莱特,也无法突破它!!
基尔巴特:我要就这样把东手无策的你们慢慢地打成蜂窝!
艾丝蒂尔:真、真狡猾……!
约修亚:确实很难突破……!
玲:嗯,高密度的强化障壁…说不定连大炮都能直接挡下
玲:(可是……有机体能够提供这么大量的能源吗?)
玲:(……该不会……)

基尔巴特:咦、咦?障壁——
基尔巴特:而且总觉得…
基尔巴特:好烫,好烫好烫!?
基尔巴特:怎、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发烫——
机械声:(叽叽……)导力机关·极限突破率278%。无法控制,开始自爆倒数。

基尔巴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丝蒂尔:该、该不会失控了!?
艾丝蒂尔:而且这感觉…是不是要爆炸了!?
玲:很遗憾,看来是那样没错那功能怎么看都已经超过导力机关的极限了。
玲:大概是博士对某个东西有兴趣的时候,硬是要他做改造所以被随便敷衍了吧?
基尔巴特:怎、怎么这样!?
约修亚:糟糕——这里是雪山!
约修亚:要是它就这样爆炸,冲击或许会引起雪崩……!
艾丝蒂尔:不能波及到悠米尔,得想办法阻止它爆炸——!
卡西乌斯:看来轮到我出马了。
卡西乌斯:我把那架机体往上打,让它在上空或是积雪较少的地方爆炸吧。
艾丝蒂尔:办、办得到吗?就算是爸爸也不可能吧…!?
卡西乌斯:这种程度还称不上不可能,不过凝聚『气』需要一点时间
卡西乌斯:虽然是赌它能被打飞到不造成灾情的高度,但我一定会成功的
卡西乌斯:这种时候总要展现身为你们父亲的帅气一面……!
艾丝蒂尔:啊…
约修亚:爸爸…
玲: ......……
玲:呵呵,听天由命是不错,
玲:还是让这场赌局变得确实一点吧
玲:在替大叔争取时间的期间,我会从溪谷道的地形和气候趋势倒推筛出能将损害降至最低的位置
卡西乌斯:呼,还真是可靠——拜托你啦,玲!
卡西乌斯:艾丝蒂尔、约修亚也再多撑一下!
艾丝蒂尔:啊啊啊,真是的,好像只能这么做了——上吧,各位!
约修亚:好!
玲:嗯,包在我身上——!

战斗结束
基尔巴特:哇啊啊啊啊啊…!拜托了,听话啊~!!
基尔巴特:女神救命啊…!!
约修亚:——玲,爸爸!!
艾丝蒂尔:剩下的就拜托了——!
玲:最安全的爆炸地点是那——21点方向!
卡西乌斯:好——接下来交给我!
艾丝蒂尔:爸爸加油喔!
玲:玲也相信你喔,卡西乌斯大——不,『爸爸』
卡西乌斯:哈哈,叫什么都无所谓。
卡西乌斯:只不过……
卡西乌斯:听到这个称呼,确实会涌现干劲呢——
卡西乌斯:破——!
基尔巴特:咦~~!为什么每次都变这样~!
基尔巴特:不管几次我都会卷土重来!Never give up——!!

艾丝蒂尔:呼……没想到真的打上去了…
约修亚:没有雪崩的迹象——看来非常成功
约修亚:不愧是爸爸,多亏如此,得救了。
艾丝蒂尔:嗯,我也刮目相看了喔!
卡西乌斯:呼……哎呀,这种程度小菜一碟罢了
卡西乌斯:而且也多亏了玲的计算。
玲:呵呵,真是精采
玲:很帅气喔——卡西乌斯大叔。
卡西乌斯:唔……
卡西乌斯:这时候跟刚才一样喊我爸爸也没关系喔?
玲:不要,你​​自己说叫什么都无所谓的
艾丝蒂尔:(呵呵,好像渐渐打成一片了呢。)
约修亚:(嗯……这边也算解决了吧。)

惊动悠米尔的事件就这样顺利落幕——
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去查看了坠落地点,但那里没有傀儡兵器的残骸,基尔巴特似乎也撤退了。
……不过,总觉得迟早有一天还会在哪里碰到他。
之后,想办法找到因基尔巴特而受伤的猪,替它包扎后,回到了悠米尔…
尽管男爵阁下说要正式给予报酬,但我们只是见义勇为,于是郑重地婉拒了。
然后,一转眼就到了隔天——
带着充当报酬的无数悠米尔伴手礼…
我们结束愉快的旅行,返回利贝尔的日子到来了。

艾丝蒂尔:能来悠米尔旅行真的很开心。
艾丝蒂尔:实在非常谢谢你们,舒华泽男爵、露西亚夫人!
舒华泽男爵:我们才该道谢
舒华泽男爵:各位难得来家庭旅游结果却是我们受到许多帮助…
舒华泽男爵:没能尽力款待小犬的恩人实在令人遗憾
卡西乌斯:哈哈,两位已经够盛情款待了。
卡西乌斯:我打从心底感谢两位让我们全家人有趟愉快的旅程
艾丝蒂尔:是啊是啊,手忙脚乱反倒比较有我们的风格,也比较开心!
玲:确实没空觉得无聊呢。
约修亚:包含帮上黎恩先生故乡的忙在内,都是很美好的回忆。
露西亚夫人:呵呵…谢谢你们这么说
舒华泽男爵:有机会请随时再来,我们会准备好温泉和料理等着各位的
艾丝蒂尔:啊哈哈,一定会再来!下次还要带着其他伙伴一起!
约修亚:实在是受各位照顾了。
玲:呵呵,请替我们向『灰色大哥哥』和妹妹问好。

露西亚夫人:呵呵,该怎么说,真是非常棒的一家人呢。
舒华泽男爵:嗯……光是待在那,周遭似乎都明亮起来了。
舒华泽男爵:是完全比传闻还惊人的一行人呢。
露西亚夫人:呵呵,没错……希望能再见面


最后更新: May 29, 2021 23:13:35
创建日期: February 18, 2021 00:24:44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