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EP6. 光辉中的全新一步

七耀历1207年3月2日——奥利巴特皇子和雪拉扎德婚礼前一天

巴尔弗莱姆宫——
雪拉扎德:普莉希拉王妃殿下——
雪拉扎德:您协助进行婚礼的准备,甚至还给我缝制婚纱的建议…
雪拉扎德:我实在是感激不尽
普莉希拉王妃:呵呵,请不要那么拘谨
普莉希拉王妃:明天仪式结束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雪拉扎德:听您这么说真是开心呢。
雪拉扎德:以皇室传统款式缝制的婚纱…
雪拉扎德:虽以清纯风为前提,但却依据我的风格加以大胆改造
雪拉扎德:这么好的婚纱…我真的可以穿吗?
雪拉扎德:抱、抱歉…这种时候却说了消极的话。
普莉希拉王妃:雪拉扎德小姐……
普莉希拉王妃:『自己可以成为皇子的新娘吗?得到幸福真的可以吗?』……
普莉希拉王妃:你该不会这么想吧?
雪拉扎德:这…
雪拉扎德:我出身自国外贫民窟…连父母的脸都没看过
雪拉扎德:还是和奥利维尔…和他并不相衬
雪拉扎德:的确我会这么想
普莉希拉王妃:…雪拉扎德小姐的心情我能理解
普莉希拉王妃:我也是……当时的立场与状况下,对于和陛下结婚感到很自卑
雪拉扎德:王妃殿下…
普莉希拉王妃:然而,现在请诚实面对自己的情感。
普莉希拉王妃:你……喜欢奥利巴特殿下吧?
雪拉扎德:那、那是当然
雪拉扎德:不过,自己说出口很难为情
普莉希拉王妃:呵呵,那这样就好了不是吗?
雪拉扎德:的确……呵呵,就是说啊
雪拉扎德:和喜欢的人结婚,永远在一起。这份喜悦也许就是一切
雪拉扎德:王妃殿下,谢谢您给我建议
普莉希拉王妃:呵呵,不会。

侍女:王妃大人……差不多是时候了。
普莉希拉王妃:——我知道了。
普莉希拉王妃:那么,我接下来还有公务。
普莉希拉王妃:雪拉扎德小姐,也请你休息放松,为了明天做准备吧。
雪拉扎德:再次谢谢您
雪拉扎德:普莉希拉王妃殿下…真的很了不起呢。
雪拉扎德:明明她现在应该还很挂心赛德利克殿下的…
雪拉扎德:尽管如此,她却还是为了我操心。
雪拉扎德:明天,终于要来了吗…
雪拉扎德:对了,这个后冠…是为了婚礼特地准备的新作品呢。
雪拉扎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和婚纱比起来印象较为华丽…
雪拉扎德:…不过,这样嫌弃这么顶级的品项还真是不知分寸呢。

雪拉的ARCUSII响起——
雪拉扎德:ARCUSⅡ来的联络…
雪拉扎德:看来导力波在屋内会比较弱呢。
雪拉扎德:这边是雪拉扎德
女子的声音:太好了——远距离通讯似乎接通了。
雪拉扎德:话说那个声音……不是爱娜嘛!
雪拉扎德:呵呵,好久不见了。
雪拉扎德:——那边怎么样?新职场·王都(格兰塞尔)分部的状况?
爱娜的声音:呵呵,总之为了交接有大量的事物要先整理好才行。现在忙得不可开交呀。
爱娜的声音:接手艾南先生的工作虽然辛苦……但要好好努力才行呢。
雪拉扎德:呵呵,艾南先生竟然被挖角到列曼总部,真是优秀的人呢
雪拉扎德:不过接班人是爱娜,我想大家真的放心呢。
雪拉扎德:利贝尔的协会就拜托你了。
爱娜的声音:嗯,虽然有点超过我的能力,但就交给我吧。
爱娜的声音:总之……一想到之后和你见面的机会也会变少,就觉得寂寞呢。
雪拉扎德:是啊……我也想至少名义上还隶属于协会…
雪拉扎德:但说实在的,能不能继续参与游击士的活动,也不太乐观
雪拉扎德:不过——有什么事的话,我随时都会赶过去的
爱娜的声音:呵呵,这边的游击士也培育起来了。没出什么大事的话,也不会请你帮忙吧。
爱娜的声音:不过,谢谢啦。真有万一,就依靠你了。
爱娜的声音:…话虽如此…没办法参加你们的婚礼,真的很抱歉。
雪拉扎德:呵呵,你当时在忙交接啊,就说别介意啦
雪拉扎德:而且,爱娜接下来要扛起利贝尔的协会呢
爱娜的声音:是啊,因此我也打算漂亮地完成职守呢。
爱娜的声音:总之,等我站稳脚跟之后,再约时间见面吧。
雪拉扎德:好啊——一定要。
雪拉扎德:我也想久违地和爱娜喝个痛快呢。
爱娜的声音:呵呵,真令人期待呢。我要先准备好美酒才行。
爱娜的声音:不过在那之前…我有话想对你说。
爱娜的声音:再次--恭喜你结婚啦!做为挚友衷心送上祝福。
雪拉扎德:…爱娜…
雪拉扎德:呵呵,谢谢听到你的祝贺,比什么都开心呢。

皇城另一边——
赛克斯将军:奥利巴特殿下——您的婚事,我真是衷心欢喜。
赛克斯将军:不过,殿下前往利贝尔王国旅游,已经是5年前的事啦?
赛克斯将军:没想到当时结下的缘分,竟然会在今天开花结果呢。
奥利维尔:呵,当初她可是对我完全不理不睬呢。
奥利维尔:这也多亏了老师传授的交涉术呢。
赛克斯将军:呵呵,我说的只不过是军事上的交涉术罢了。
赛克斯将军:能应用在恋爱上还真是了不起呢
穆拉中校:叔父……不用认真回覆玩笑话啊
穆拉中校:先不说这个,你也总算是『嫁出去』了,我终于放心了啊
奥利维尔:我的好友啊……要这么说的话,我应该是『买货人』才对吧
穆拉中校:呵,像你这样的怪人,『嫁出去』这说法才适当呢。
奥利维尔:嗯,确实是。
赛克斯将军:哈哈,没想到竟然承认啦。不愧是殿下啊
赛克斯将军:咳咳……还有啊,殿下
赛克斯将军:我听说您不打算住在皇城,总有一天要在阿尔斯塔建立居所…
赛克斯将军:…真的可以吗?
奥利维尔:嗯,我说到底不过是庶子——已经放弃王位继承权了。
奥利维尔:虽然赛德利克行踪不明……但事到如今,我根本不打算改变立场
奥利维尔:顺带一提,关于居所其实我也考虑帝国以外的选项。
穆拉中校:别墅的话另当别论…如果要把私邸设在国外,我也有我的作法
赛克斯将军:我也同意
赛克斯将军:虽然并不想打扰两位的生活,但最起码的护卫是必须的吧。
奥利维尔:唉,果然还是无法获得真正的自由啊
奥利维尔:我再说一次,我终究是与皇室划清界线了。
奥利维尔:虽然正因如此,明天的婚礼会符合身分以最低调的形式举办
穆拉中校:不过,毕竟是这种状况
穆拉中校:以后一定会有不少你应以皇族身分完成的责任
奥利维尔:嗯,关于那些我想是宿命,只能接受了
奥利维尔:可不能全丢给艾尔芬承担。
奥利维尔:也因此,我打算新婚旅行时尽情享受自由
赛克斯将军:嗯……看来那场旅行只会有最低限度的人员随行。
穆拉中校:虽说范德尔家也回归了守护皇族职务…
穆拉中校:不过,这是难得的机会你们夫妇就好好享受吧。
奥利维尔:嗯,我会的
穆拉中校:先不说这个叔父…差不多是该回去工作的时间了吧?
赛克斯将军:是啊,虽然不舍但是时候了呢。
奥利维尔:嗯,那么至少让我目送你离开房间吧

雪拉扎德:唉呀,奥利维尔和穆拉中校
雪拉扎德:我正好在和爱娜通话呢…
奥利维尔:哦——和那个爱娜啊。
爱娜的声音:那个声音是奥利维尔先生…不,是奥利巴特皇子。
爱娜的声音:衷心恭贺您结婚。
奥利维尔:呵呵,叫什么皇子这么见外——请和以前一样叫我奥利维尔
奥利维尔:毕竟我和爱娜可是加上雪拉一起小酌到天明的交情啊
雪拉扎德:我看不是『小酌』而是『喝个烂醉』才对吧。
穆拉中校:真是的,虽然已经听说了…
爱娜的声音:呵呵,穆拉先生也是一点都没变的样子呢。
穆拉中校:真是,和这个笨蛋一起,可有苦头吃的了。
爱娜的声音:不过,明明受邀去婚礼…却无法出席真抱歉。
奥利维尔:哪的话,原委我已经听雪拉说过了。
奥利维尔:我也祝贺你荣调王都支部啊
爱娜的声音:呵呵,谢谢你。
雪拉扎德:…好了,不能再继续占用爱娜的时间了呢。
雪拉扎德:那么,再会了——等彼此安定下来以后,再联系吧
爱娜的声音:嗯——那,再见啦。
雪拉扎德:呵呵,竟然从利贝尔特地联系我,真的很开心。
奥利维尔:嗯,就是啊
奥利维尔:不过,爱娜不能来,真的很遗憾……
奥利维尔:明天阵先生、凯文、还有莉丝都会来哦
奥利维尔:我现在就开始期待了呢。
雪拉扎德:嗯,真的
奥利维尔:呵呵,好友似乎比谁都在意尤莉亚,在意得不得了的样子哦?
穆拉中校:——别寻我开心了,笨蛋
雪拉扎德:呵呵呵。
奥利维尔:话说雪拉——-婚纱放在那边的房间里吗?
雪拉扎德:嗯,难得有这机会,你们也要看吗?
奥利维尔:为了雪拉缝制的纯白礼服…我也是第一次看呢。

众人走进放有婚纱的房间——
雪拉扎德:呵呵,那做工真的很精致——
雪拉扎德:婚、婚纱不见了——?
穆拉中校:——你说什么!
奥利维尔:这么短的时间贼竟然……!?
奥利维尔:不过……珠宝价值高的后冠却没事啊
奥利维尔:…这是怎么一回事?
雪拉扎德:看啊,假人的胸部的位置——好像有贴着什么呢。
穆拉中校:那是…
奥利维尔:这卡片,好像在哪看过呢。

我的劲敌和《银闪》啊一『清廉的嫁纱』由我暂时保管。
想要取回的话,就到绯红之都回应我的挑战吧。
第一个谜题是——在夜晚光辉闪耀之地。
『三百岁以上,沾染虚荣的红莲珍宝。调查展示的台座下。 』
——怪盗B

雪拉扎德:怪盗B…
奥利维尔:伤脑筋…这又是什么目的呢?
穆拉中校:话说回来…竟然能从这连窗户也没有的房间里,一声不响地盗走
奥利维尔:华丽的手法(魔术)可一点都没变啊——偷窃这项可是出神入化。
奥利维尔:不过竟然对我新娘的婚纱出手…可真是恶毒
啊穆拉中:校哼,结社的执行者之流本来就这样吧
穆拉中校:总之,和部分正规军联手,马上开始搜索皇城与帝都吧。
奥利维尔:等等——仪式在即我不想把事情弄复杂
奥利维尔:这里可以,交给我和雪拉就好吗?
穆拉中校:可是……
雪拉扎德:呵呵,和怪盗B交手可不是现在才开始的啊
奥利维尔:嗯,这次也全力接受这份挑战吧
奥利维尔:我一定会取回婚纱的所以希望雪拉能放心!
雪拉扎德:呵呵,真可靠呢。
穆拉中校:真是的…

奥利巴特换上演奏家的服装,与雪拉扎德开始寻找婚纱

奥利维尔:在帝都说起「夜晚光辉闪耀之地」,想必就是加尔尼耶区了吧
雪拉扎德:这个地区也因为帝都歌剧院而闻名——除了这里,确实想不到其他可能
雪拉扎德:…………呵呵…
奥利维尔:雪拉,怎么突然笑了?
雪拉扎德:不,没什么…只是想到你以前说过的话。
雪拉扎德:记得你说过以前在帝都的歌剧院担任主角之类的…
雪拉扎德: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你这么说过吧。
奥利维尔:呵,真是令人怀念
奥利维尔:说起来,那正是我们两个相遇那天说的吧?
奥利维尔:那时还有艾丝蒂尔和约书亚,我们在哈肯大门遇到许多事,然后一起去了柏斯市……
雪拉扎德:呵呵,你也记得很清楚呢。
奥利维尔:顺带一提,歌剧的事虽然夸大了点,但并不是谎话
奥利维尔:尽管不是主角,但我曾以朗海姆之名争取到相当重要的角色。
雪拉扎德:哦,很厉害嘛
奥利维尔:我这副美妙的男高音歌喉可是迷倒过无数女性观众的呢。
雪拉扎德:是是是,知道了,我们赶快前往目的地吧。
奥利维尔:呵呵,了解

奥利维尔:说到『珍宝』,首先就会想到这间店
奥利维尔:再加上『红莲』一词——
雪拉扎德:就是珠宝店《圣·可丽兹》所拥有的「红莲之小冠」
雪拉扎德:中世纪制作而成,现在要价一亿米拉的秘宝啊。
雪拉扎德:「沾染虚荣的红莲珍宝」指的应该就是这个……?
奥利维尔:毫不吝啬地使用高纯度红耀石点缀而成的后冠…
奥利维尔:可说是权力者象征般极尽奢华——
奥利维尔:也有传闻说大部分的持有者最终都过得惨澹不幸,是颇富争议之物
雪拉扎德:原来如此…所以才说是「沾染虚荣」吗?
雪拉扎德:也符合「三百岁以上」的描述,应该错不了
雪拉扎德:咦,可是这个「红莲之小冠」……好像在哪看过……
奥利维尔:…雪拉,你发现了啊。
奥利维尔:其实我这次特地为你准备的新后冠。
奥利维尔:正是出自于这间珠宝店,《圣·可丽兹》
奥利维尔:据说是以「红莲之小冠」为概念设计而成的
雪拉扎德:原来如此…难怪觉得形象很类似。
奥利维尔:以前皇族有着代代相传、历史悠久的后冠,普莉希拉王妃也戴过
奥利维尔:原本你也应该要戴上那个后冠……
雪拉扎德:…怎么了吗?
奥利维尔:十几年前,皇城宝物库在整理时遭了小偷。
奥利维尔:遗憾的是,那个后冠从此下落不明
雪拉扎德:遭小偷…原来发生过这件事啊
雪拉扎德:若是十几年前的事,应该跟怪盗B没关系吧?
奥利维尔:嗯,毕竟是怪盗出现之前的事了。
奥利维尔:以华丽程度来说,大概比不过新打造的……
奥利维尔:但那个白银后冠充满了纯净又皎洁的光辉。
奥利维尔:一定会很适合雪拉…
雪拉扎德:这样啊……听了以后,感觉有点遗憾呢…
雪拉扎德:不过新的后冠肯定也会非常美的
雪拉扎德:去找找卡片,转换一下心情吧
奥利维尔:嗯……你说得对
奥利维尔:卡片的最后一句是「调查展示的台座下」这样的话——
奥利维尔:呵呵,找到了♪

第二个问题一获得安宁的巨大羽翼。
「调查独眼乐手与银色的舞者奏响的贝壳下。』

奥利维尔:唔,这次的内容非常好猜…
雪拉扎德:竟然连『那种地方』都能潜入——实在是无所不能的家伙呢。
雪拉扎德:想到怪盗B连这艘船都潜入过…就觉得心情复杂呢。
奥利维尔:但就算这样,应该也无法启动吧。
奥利维尔:不过,要是对方拿出『那个』就麻烦了…
奥利维尔:总之,去调查那个地方吧

两人来到了卡雷贾斯上——
奥利维尔:「独眼乐手与银色的舞者奏响的贝壳」……
奥利维尔:这很显然是指「声音贝壳」
雪拉扎德:呵呵,幸好没有被偷走。
雪拉扎德:贝壳下面似乎放着一张卡片

接着是最后一题一清廉的嫁纱就在皇家别院。
「造访由5条水龙看守的安宁之地吧。」

雪拉扎德:太好了,看来是最后一题了。
雪拉扎德:「皇家别院」……是暗示卡雷尔离宫吧?
奥利维尔:嗯,我也想出什么是「5条水龙」了
奥利维尔:硬要说有什么在意的——以怪盗的挑战来说,谜题的难度有点太简单了。
雪拉扎德:就是说啊…不过,感觉也花了一些巧思
雪拉扎德:这个「声音贝壳」也是我们很熟悉的东西呢。
奥利维尔:呵呵,雪拉第一次看见这个,是我们一起搭定期飞行船前往洛连特的时候吧。
雪拉扎德:嗯,我躲起来看着你在甲板上悄悄说话。
雪拉扎德:话说回来,我一直以为你是帝国的谍报员…
奥利维尔:呵,但『我本身』从那时后到现在都没什么变吧?
雪拉扎德:嗯,就这点来说,真不知道怎么会被你吸引。
奥利维尔:唔。
雪拉扎德:呵呵,开玩笑的❤
雪拉扎德:总之——赶快去拿回婚纱吧。

奥利维尔:卡雷尔离宫的凉亭…我想是这里没错
雪拉扎德:原来如此……「5条水龙」是指5道瀑布呢
雪拉扎德:休息站的中间看起来好像放着什么……
奥利维尔:嗯,快点去收回来吧。
奥利维尔:行李箱放置得颇不自然恐怕这里面——
雪拉扎德:我马上确认里面的东西
雪拉扎德:错不了,这就是被偷走的婚纱……!
奥利维尔:原来如此,就是这个…
奥利维尔:看起来似乎没有脏污或勾纱。总之可以先放心了呢。
雪拉扎德:嗯……真是太好了呢。
雪拉扎德:又有卡片…究竟写些什么呢?
奥利维尔:我看看……

奥利维尔:「……我亲爱的好对手,还有他的新娘啊真亏你们能到达这里呢。」
奥利维尔:「作为你们两人共同超越苦难的证据我就把婚纱归还给你们吧。」
奥利维尔:「在此衷心祝贺2位共结连理。」
雪拉扎德:什么『衷心祝贺』啊
雪拉扎德:竟然特地做了这种事…兴趣恶劣也该有个限度
奥利维尔:嗯,就是啊
奥利维尔:话说,下面好像还有字呢…
奥利维尔:「其实这个行李箱是双层构造呢」
奥利维尔:「请务必打开底层看看。」
奥利维尔:…上面这么写呢。
雪拉扎德:…坦白说,我只有不祥的预感
奥利维尔:呵呵,是吗?
奥利维尔:我总觉得他是在掩饰自己害羞…
奥利维尔:总之,就依他所言打开看看吧。
雪拉扎德:你这么说的话,就交给你了
奥利维尔:那么,接下来会出现什么呢——

奥利维尔打开了行李箱的暗层——
奥利维尔:喔喔!?
雪拉扎德:呀啊!?
雪拉扎德:这、这是……后冠?
奥利维尔:这个设计……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奥利维尔:——是刚才在珠宝店说过的「皇室流传的后冠」呢。
雪拉扎德:真、真的吗……?
雪拉扎德:不过,为、为什么怪盗会…
奥利维尔:嗯,这点看卡片就会知道了吧?

奥利维尔:「对了对了——据说这个『后冠』就是传说中大陆西部某国皇室间流传的珍宝呢。」
奥利维尔:「我是在某次的工作中偶然得到的……」
奥利维尔:「不过,『美丽』的事物应该存在于和其『美丽』相衬的地方吧?」
奥利维尔:「这么说来,这个后冠得配上银闪新娘才能绽放光彩。我这么想,就决定交给你们了。」
奥利维尔:「过去某位演奏家说过『真正的美即是爱』。这个说法我虽然还不认同。」
奥利维尔:「但今后你们就努力以自己来证明这段话吧。——祝旅途愉快。」

奥利维尔:…上面这么写哦
雪拉扎德:…………
雪拉扎德:呵呵,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善解人意至此…
雪拉扎德:倒是很有他的风格呢。
奥利维尔:嗯……确实
奥利维尔:总之,从他那得到了最棒的贺礼呢。
奥利维尔:虽然称不上是回礼——那么就努力让他看看我们的『真正的美』吧?
雪拉扎德:呵呵,是啊
奥利维尔:顺带一提…这卡片上也有别人的讯息呢。
奥利维尔:——这个雪拉来读吧。
雪拉扎德:也就是说…
雪拉扎德:果然——!!

雪拉扎德:「我可爱的妹妹,雪拉扎德——恭喜你结婚。」
雪拉扎德:「也许你也听说了关于我的传闻……但总之不用担心。 」
雪拉扎德:「请你不要分心,心无旁鹜地追求自己的幸福。」
雪拉扎德:……露西欧拉姐姐……
奥利维尔:她……我记得有传闻说她在米修拉姆当占卜师呢。
雪拉扎德:是的,而且好像一直与结社保持距离的状态……
雪拉扎德:不过……『自己的幸福』啊。姐姐真是一点都没变呢。
雪拉扎德:但是……光是得到她的祝福,我就真的很开心了。
雪拉扎德:呵呵,不过透过姐姐、卡西乌斯老师、爱娜、艾丝蒂尔她们……
雪拉扎德:还有其他形形色色的人们之间的联系,辗转与你相遇……
雪拉扎德:现在能发展成这样,想来真的不可思议呢。
奥利维尔:嗯,我们原是绝不可能有交集的…
奥利维尔:总之,我们的路合而为一——未来还有更多无限的可能
雪拉扎德:嗯……以后一定会遇上更多的人
雪拉扎德:而且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有机会再和姐姐见面的…
奥利维尔:雪拉……嗯,你说的对
奥利维尔:我一定会让你幸福我对空之女神……不,对自己发誓
奥利维尔:所以——我一生都不打算放开这双手,可以吧?
雪拉扎德:呵呵……放心。我也不想离开你呢。
雪拉扎德:…最喜欢你了,奥利维尔。


最后更新: May 29, 2021 23:13:35
创建日期: February 18, 2021 00:24:44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