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第六话: 守护者的试炼

(回忆)
(电话的铃声响起,有人接起电话)

随从骑士凯文:你好,这里是七耀教会艾美罗泽市礼拜堂——
女性的声音:啊呀……凯文,是你啊。
女性的声音:能不能帮姐姐向教区长传达一声,说我还没赶到……
随从骑士凯文:你是,露菲娜姐姐吗。
随从骑士凯文: 我可是上午就已经到了也。
随从骑士凯文: 姐姐呢?什么时候能到?
露菲娜的声音:这边出了点问题,所以可能会耽搁下晚些时候才能到了。
露菲娜的声音:到你们那儿时估计都已经是晚上了吧。
随从骑士凯文:原来是这样,那我就在这儿等你到晚上吧。
随从骑士凯文: 先回去的话,莉丝和那些小鬼会很失望的。
露菲娜的声音:呵呵,不会让她们失望的啦。
露菲娜的声音:话说回来……你认真考虑过怎么让莉丝高兴起来了吗?
随从骑士凯文:呵呵,你就放心地交给我吧。
随从骑士凯文: 去外地执行任务时,我顺道捎了许多当地的特产回来。
随从骑士凯文: 给她的话她一定会高兴的。
露菲娜的声音:哦……不过她这样真的能高兴起来吗。
露菲娜的声音:要知道她那个年龄段的女孩,可不是这么单纯就能应付得了的哦。
随从骑士凯文:嗯~,这样吗?
随从骑士凯文: 说起来,她也已经13岁了呢。
随从骑士凯文: 和我们最初相见时姐姐你的年龄差不多吧。
露菲娜的声音:呵呵……听你这么一说倒也是。
(火车出发之前的鸣哨声)

露菲娜的声音:不好……列车要开了。
露菲娜的声音:那就这样吧,一会儿见。
露菲娜的声音:你要想先回去的话就先回去吧。
随从骑士凯文:知道了啦,一会儿见。
(凯文挂断电话)

随从骑士凯文:是么……从那之后都已经9年了啊。
随从骑士凯文: 而且也有2年没回过家了……
随从骑士凯文: 哈~,莉丝她肯定很生气吧。
(这时教区长在喊凯文的名字)

男性的声音:凯,凯文!
随从骑士凯文:教区长……
随从骑士凯文: 怎么了?那么慌张。
教区长:那,那个……
教区长:刚才,在外面街上好像有人看到一身黑衣的可疑家伙了。
教区长:听说是往山道那边去了……
随从骑士凯文:!?
随从骑士凯文: 山道……莫非是!?
教区长:啊啊……八成是冲着《紫苑之家》去的。
教区长:你有什么头绪吗?
随从骑士凯文:还没,不过至少我认为与骑士团无关。
随从骑士凯文: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总之我先去确认一下情况。
教区长:啊啊,那就拜托你了。
教区长:对了……露菲娜怎么还没有来?
随从骑士凯文:好像是列车晚点了,估计要傍晚才能到这。
随从骑士凯文: 等她到了请教区长帮忙把此事向她说明一下。
(凯文来到《紫苑之家》旁边的树丛里监视着)

随从骑士凯文:见鬼,从哪来的佣兵……不对,他们是『猎兵团』。
随从骑士凯文: 综合种种迹象看开大约有5到10人……
随从骑士凯文: 不过是什么风把他们吹到教会的福音设施这里来了……
随从骑士凯文: …………………………………………
(凯文拔出弓)

随从骑士凯文:……再磨蹭一会儿的话。莉丝和那帮小鬼就要有危险了。
随从骑士凯文: 只好这样了。我一个人去对付他们。
随从骑士凯文:至今为止习得的武术和法术……看来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回忆结束)

艾丝蒂尔:塞蕾丝特……
艾丝蒂尔:就,就是——
约修亚:将《辉之环》封印在异空间里的古人们的领导者……
约修亚:而且还是利贝尔王室家族的祖先。
塞蕾丝特:呵呵……
塞蕾丝特:看来『我』留下的线索在一定程度上还是起了点作用么。
艾丝蒂尔:嗯,是啊……真帮了不少忙呢……
科洛丝:你就是…………利贝尔王室家族的祖先大人……
塞蕾丝特:呵呵……确切来说不是。
塞蕾丝特:『我』只是塞蕾丝特她本人的『影』。
塞蕾丝特:为了干涉《影之国》而再现的一部分人格。
科洛丝:再,再现人格……?
莉丝:……看来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莉丝:另外您好像不是以灵魂之类的形式存在的?
塞蕾丝特:是的,正是如此。
塞蕾丝特:如要解释有关我的事情……那么首先就有必要说明一下一些前提。
塞蕾丝特:关于这个世界的由来,请允许我来解释一下。
提妲:真,真的吗!?
玲:哈哈……越来越有趣了。
塞蕾丝特:《影之国》——
塞蕾丝特:是数千年以前由《辉之环》构筑而成,处于更高次元的世界。
塞蕾丝特:是《辉之环》为了容入利贝尔·方舟市民们庞大的愿望·想象并加以处
塞蕾丝特:理,而创造出来的子系统……
塞蕾丝特:以实现多种可能的世界为目的,可以说是一个具有自我组织能力的世
塞蕾丝特:界吧。
莉丝:咦……
艾丝蒂尔:等,等一下……!
亚妮拉丝:突,突然跟不上节奏了啦……
塞蕾丝特:……也是……
塞蕾丝特:用更简洁易懂的话来表达的话,虽说也许很不恰当……
塞蕾丝特:是《辉之环》为了实现人们的愿望而创造出的一个被称为『虚构世界』
塞蕾丝特:的地方。
艾丝蒂尔:这,这么说还勉强能理解一点……
尤莉亚:『虚构世界』……
尤莉亚:可是如果说是虚构的话,总觉得这个世界充斥的现实感是不是又过于真实
尤莉亚:了呢。
塞蕾丝特:虽说是『虚构』,但并非仅仅只是『虚假』而已。
塞蕾丝特:在映射着现实世界的同时,也如万花筒般在不断变化着,可以说是遵循
塞蕾丝特:着自己的法则独立运转着的一个影画的世界……
塞蕾丝特:只要抓住这点去理解的话,就容易明白了。
尤莉亚:……这样啊……
穆拉:不愧是《影之国》……
塞蕾丝特:另外,这个《影之国》还是一个辅助《辉之环》处理庞大数据的子系统。
塞蕾丝特:虽然并不是《环》本身,但还是和《环》是表里一致共存的……
塞蕾丝特:我们《封印机构》就是为了监视它们之间的关联而存在的。
科洛丝:《封印机构》……
科洛丝:就是负责制定并实施《辉之环》封印计划的古代组织吧。
塞蕾丝特:就是那样。
塞蕾丝特:但是当初,将《环》封印这个计划被认为是天方夜谭。
塞蕾丝特:因为《环》作为对现实世界的绝对支配者,会干涉人类的一切活动。
塞蕾丝特:在异空间进行『时间冻结』。以及通过『重力结界』引发间接的束缚。
塞蕾丝特:即便我们想出了这两种方法,也无济于事……
塞蕾丝特:我们便遇到了一面难以逾越的墙。
奥利维尔:敌人的弱点都已暴露,可却又毫无破绽……
奥利维尔: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吧?
塞蕾丝特:是的,正是如此。
塞蕾丝特:接着,为了制造出这个破绽,我们封印机构便开发了《雷克尔斯方石》。
莉丝:……就是指这个吗。
塞蕾丝特:是的,它是唯一可以不依靠《环》而直接干涉《影之国》的终端装置。
塞蕾丝特:塞蕾丝特她本人利用方石将作为自己人格的一部分的『我』,注入到了《影之国》里。
塞蕾丝特:接着,『我』将这个《庭园》做为据点,为了让《影之国》的机能瘫痪而进行了各种各样的干涉。
塞蕾丝特:于是——《环》的处理能力一时地下降,能让我们的计划付诸于行动的破绽便出现了。
玲:哦~是这样啊……
金:制造出破绽,接着乘虚而入……这在武学里也是一门技术。
提妲:好,好周密的计划啊……
塞蕾丝特:呵呵……也是因为运气好啦。
塞蕾丝特:接着——《辉之环》被封印之后,我便沉睡在了这里。
塞蕾丝特:等待着将来哪天《环》的封印被解开,便还可以继续帮助后世的人们了。
塞蕾丝特:不过呢——那些帮助看来都没起到什么作用?
艾丝蒂尔:啊,呵呵……
艾丝蒂尔:我们才是运气好罢了……
约修亚:可是,《辉之环》却消失在了某处。
约修亚:遗憾的是,目前为止仍去向不明。
塞蕾丝特:果然是那样啊……
塞蕾丝特:……即使是呆在这里的我,也感知到《环》的存在消失了。
塞蕾丝特:眼下我的使命已经结束了……
塞蕾丝特:之后要做的只是献身于此,与《影之国》共同泯灭在这里。
塞蕾丝特:——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
塞蕾丝特:那个《影之王》突然出现了。
科洛丝:啊……
莉丝:……原来是这样
玲:哼哼……看来就要说到关键的部分了。
塞蕾丝特:那个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庭园》里,夺走了我的力量。
塞蕾丝特:接着便开始肆意改造《影之国》。
塞蕾丝特:现在构成这个世界的《星层》等领域……
塞蕾丝特:可以说都是他一手创造出来的。
理查德:哦……和玲推测的一样啊。
理查德:不过,这么说……
阿加特:是啊,是啊……
阿加特:这么说,那个带面具的人的身份连你也不知道了?
塞蕾丝特:……很抱歉。
塞蕾丝特:他是如何侵入到这个封闭世界里来的……
塞蕾丝特:以及为何要把你们牵扯进来并尝试那些试炼之类的……
塞蕾丝特:关于这方面的事情眼下我也一无所知。
雪拉扎德:这下可糟了……
乔丝特:嗯嗯……明明是最关键的地方。
塞蕾丝特:是啊……不过有一点还是可以说下的……
塞蕾丝特:《影之王》现在很可能就在被称为《第七星层》的那个领域里。
莉丝:咦……
艾丝蒂尔: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塞蕾丝特:因为那个人出现在《影之国》后,最先创造出来的就是那个领域。
塞蕾丝特:那里是什么样的我也未曾见过……
塞蕾丝特:不过,我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有一股气息正在从那个地方向整个《影之国》蔓延。
艾丝蒂尔:是,是吗……
提妲:第七层……也就是下一层的下一层么?
约修亚:嗯,现在已经到了《第五星层》的终点了。
约修亚:……看来,离最后一战为时不远了。
阿加特:哼……很好。
奥利维尔:呼,即将华丽地迎接终焉的乐章。
奥利维尔:如果还能再了解些《影之王》的目的的话就更好了……
青年的声音:——要了解的话我倒是知道一些。
(凯文走了过来)

莉丝:啊……
艾丝蒂尔:凯文!
理查德:凯文神父……自从上次庆祝会以来一直都再没见过了呢。
凯文:嗯嗯……没想到连你也被牵连进来了。
凯文:而且……还有那位小妹妹。
玲:……是呢。
玲:玲还有些话想要问哥哥哟。
玲:不过那还是放到以后再说吧
凯文:哈哈,抱歉了啊。
莉丝:凯文……那个,已经没事了吗?
凯文:啊啊,让我睡了那么长时间,现在精神爽快的很,身体感觉也很棒。
凯文:不过,我倒下去的时候,你们进展得还挺快的嘛。
莉丝:嗯……
凯文:初次见面……我叫凯文·格拉汉姆。
凯文:看样子您对我们的事也有一定的了解了吧?
塞蕾丝特:是的,我在这个《庭园》里时,已经大概掌握了发生在利贝尔·方舟的事情。
塞蕾丝特:但是……相比之下你好像是最接近事实真相的人了。
莉丝:咦……
凯文:嗯,差不多就是那样。
凯文:《影之国》到底是什么姑且不谈……
凯文:关于《影之王》么,我确实知道些线索。
凯文:说实话,能模仿到这种程度的人,除了他应该再没有别人了。
莉丝:……………………………………………
艾丝蒂尔:就,就是说……是凯文你认识的人!?
凯文:哈哈……不管认不认识。
凯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家伙是个性格非常恶劣的人。
凯文:奸诈,狡猾,傲慢……是个不把别人当人的冷血动物。
凯文:就是个恶棍。
乔丝特:感,感觉是个很不像话的人啊。
奥利维尔:嗯……干脆爽快地问了,那个人到底是谁?
凯文:这个么……
凯文:能不能再等等再给你们答复。
凯文:虽说现在已经比较确信了,不过还是差那么一点点决定性的证据。
凯文:大概,在接下来的《第六星层》就能下个定论了。
奥利维尔:呵呵……原来如此,那就这样吧。
穆拉:……似乎这背后有个很长的故事啊。
凯文:我知道我这么做很自私。
凯文:可是,待我确定了之后,保证一定会将事情真相和盘托出。
凯文:以空之女神,星杯纹章之名起誓。
尤莉亚:唔……
阿加特:——哦,这样不挺好吗?
雪拉扎德:就是……既然你都说到这份儿上了。
亚妮拉丝:感觉凯文很少去拜托别人呢。
乔丝特:嗯,我也无所谓啦。
艾丝蒂尔:啊哈哈……我就不用说了吧。
约修亚:我也是,我相信凯文的判断。
提妲:我,我也是……!
玲:只要有趣,玲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啦。
科洛丝:呵呵,我也无任何异议。
金:啊啊,我和大家一样。
莉丝:大家……
凯文:……多谢了。
凯文:那么接下来,还请允许我为大家带路。
凯文:再一次请多多指教。
艾丝蒂尔:嗯,请多多指教啦!
塞蕾丝特:呵呵……看来大家已经达成共识了。
塞蕾丝特:那么我会再调查一下《第七星层》。
塞蕾丝特:当然,和以往一样,我仍会继续帮助你们使用《方石》和《石碑》的。
凯文:经你这么一说……看来您以前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啊。
凯文:谢谢您为我们做了这么多。
科洛丝:……祖先大人。真的非常感谢您。
塞蕾丝特:呵呵……请不要再那么毕恭毕敬的了。
塞蕾丝特:我是『影』……只是作为真正的塞蕾丝特人格的一部分而存在而已。
塞蕾丝特:而且,这也是我曾经被赋予的使命的延续。
塞蕾丝特:请允许我尽全力来协助你们。
凯文:多谢。那就请多多指教了。
凯文:莉丝……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凯文:接下来的就放心地交给我吧。
凯文:以上,是我这一生的祈愿。
莉丝:…………………………………………
莉丝:……有一点,你要保证。
凯文:咦……
莉丝:不是说要你别胡来。
莉丝:只是……不允许你做会让姐姐难过的事。
凯文:………………………………
凯文:哎呀呀……你戳到我的痛处了。
莉丝:……你保证,行不行?
凯文:………………………………………………
凯文:好,我保证。
凯文:既不以女神之名也不以星杯之名……我以姐姐之名字起誓。
(来到第五星层的终点)

凯文:啊,这儿就是通往第六星层的转位阵了吧。
凯文:嗯……赶紧进去吧。
约修亚:凯文……你的身体没问题吗?
凯文:哈哈,不是都说了么,我现在健康得很呢。
凯文:时间紧迫……总之先进去看看。
约修亚:明白了。
(进入转位阵)

约修亚:这里……应该是洛玛尔池吧。
凯文:艾尔贝周游道……看来再现的是利贝尔王家的离宫附近。
凯文:敌人之前已经有所准备了,很可能会有些机关什么的。
凯文:先把能去的地方都调查一遍吧。
(来到一石碑前)

(石碑的盘面放出光芒,上有文字浮现。)

《影之王》言——
前方是无色学舍。
随同拥有白色羽翼之人
触摸盘面即可。

凯文:这些是……那家伙写给我们的吧。
凯文:白色羽翼是指……
女性的声音:嗯……应该是指我的后裔吧。
(随着一道白光,塞蕾丝特出现)

凯文:咦……!?
塞蕾丝特:呵呵……这是我的影子。
塞蕾丝特:本体还留在《庭园》里呢。
塞蕾丝特:既然力量已经恢复了,施展这点儿小伎俩还算勉强可以的。
凯文:是,是吗。
凯文:另外……这个石碑莫非是。
塞蕾丝特:嗯……是《影之王》创造的穿梭于各领域之间的类似『门』一样的装置。
塞蕾丝特:而且要通过『门』就必须有特定的人伴随……
塞蕾丝特:好像和各地安置的『扉』具有类似的规则。
凯文:原来是这样……
凯文:也就是说,如要继续前进的话,就必须让科洛蒂亚殿下同行?
塞蕾丝特:是的,就是那样。
塞蕾丝特:恐怕其它石碑也应该有相同的规则……
塞蕾丝特:不过,其它石碑都还没有开启,目前只能从这里进去。
凯文:明白了。
塞蕾丝特:那么,祝你们一切顺利。
塞蕾丝特:我一直留在《庭园》里,如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我。
凯文:那么接下来……
凯文:看来只能暂时先回《据点》了。
玲:嘻嘻,不回去把事情向公主说明一下的话就进不去了。
(回据点,换上公主)

科洛丝:各位……我已经从祖先大人那听说了。
科洛丝:如要继续前行的话,好像必须要有我的加入?
凯文:哎呀……这么快就理解了太好了。
科洛丝: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科洛丝:如果要去的话,随时可以把我加入到队伍里。
凯文:明白。
凯文:准备好了后,马上回第六层。
(再次来到石碑前)

《影之王》言——
前方是无色学舍。
随同拥有白色羽翼之人
触摸盘面即可。

科洛丝:……………………………………
(触摸盘面,来到无色校园)

凯文:这,这是哪呀……!?
科洛丝:王立学园……但是,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无色学舍(Colorless School)

凯文:无色学舍……正如石碑上的文字所描述的。
凯文:不过有点像在恶梦里见到的光景……
科洛丝:是啊……
科洛丝:先把学园内都搜索一遍吧。
科洛丝:主楼,社团大楼,女子宿舍,男子宿舍,还有礼堂5个地方……
科洛丝:然后还有后面的旧校舍。
凯文:明白。
凯文:这里和王都一样,有许多甲胄们在徘徊,大家前进时都小心点。
科洛丝:嗯……!
理查德:明白……!
玲:呵呵……我都快等不急了。
(将所有黑衣甲胄都消灭掉后,通往旧校舍的门被打开)

青年的声音:哼哼……你们终于来了。
凯文:哎……
科洛丝:咦……
迪嗯:哈哈,果然把你们吓得目瞪口呆了吧。
雷斯:哦呵呵呵~我们的存在就那么的不可思议吗?
凯文:你们是谁啊……我不记得见过你们。
科洛丝:是聚集在卢安码头那里的《渡鸦帮》,不过……
科洛丝: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洛克:那我们可不知道了。
洛克:不过醒来后就发现『已经在这里了』。
科洛丝:已经在这里了……这么说,莫非你们也是!?
迪嗯:啊啊,我们应该不是『本人』吧。
迪嗯:不知道是被谁准备的,一群为了和你们战斗的『冒牌货』吧。
凯文:和塞蕾丝特一样,是被再现到《影之国》里的人格吗。
凯文: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是《影之王》将你们再现出来的咯……
凯文:看来你们是无论如何都不让我们过去了。
雷斯:哼哼,我们对你们并没有怨恨,只是觉得那么做是『我们』的任务罢了。
洛克:所以就不要客气了,让我们痛痛快快地来一场吧。
洛克:让你们见识见识那红毛小子对我们残酷般训练的成果……!
凯文:红毛小子……是指阿加特吧。
科洛丝:看来战斗是不可避免的了……
迪嗯:呵……我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雷斯:这可能是某种缘分吧。
洛克:不用手下留情……尽管尽全力放马过来吧!
玲:呼……看来是些热得不耐烦的哥哥们。
理查德:来吧……!
(战斗,胜利)

迪嗯:呜~………
雷斯:身,身体好麻~……
洛克:哼……我们作为正游击士的实力就仅此而已了么……
凯文:哎呀……其实你们也很不赖嘛。
科洛丝:呵呵……真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
迪嗯:不管怎样……『我们』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迪嗯:其实,『我们』都不知道真正的『我们』会不会记得在这里发生的一切……
雷斯:算啦,如果还有机会见面的话,我们再痛痛快快的来一场。
洛克:我先说一声……在前面等着你们的那个人和我们可不是一个档次的。
洛克:尽量小心点,不要挂了啊。
(渡鸦帮的人消失)

科洛丝:啊……
玲:嘻嘻……是些老好人呢。
理查德:哈哈……真想早些知道他们以后会成为什么样的游击士。
凯文:“在前面等着我们的那家伙不是一个档次的”……
凯文:……前面是不是有个古老的建筑物来着?
科洛丝:是的,应该有,一个石造的旧校舍,几十年前一直在用。
科洛丝:做好万全的准备之后再过去吧。
(来到旧校舍里)

男性的声音:我已恭候多时了。
凯文:哎……!?
科洛丝:菲,菲利普先生!?
管家菲利普:看来你们突破那些年轻人的守卫了。
管家菲利普:恕我冒昧了,接下来请允许我来做你们的对手。
凯文:……看来你也是被《影之王》再现出来的。
管家菲利普:是的,正是那样。
管家菲利普:明知向王太女殿下挥刀动刃是罪该万死的,但我不得不那么做。
管家菲利普:原·王室亲卫队大队长,《剑狐》菲利普·鲁纳尔。
管家菲利普:请允许我以第一位《守护者》的身份来做你们的对手。
理查德:在情报部对你的履历多少是了解一些的……
理查德:但现在这么一对峙,才发现果然有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剑气释放出来。
管家菲利普:过奖了……不愧是《剑圣》的后继者。
管家菲利普:那么也请让我拜见一下你那华丽的舞剑技术吧。
玲:哦……小眼睛爷爷啊,好久不见了。
管家菲利普:我以前……在王城见过这位小姑娘。
玲:嘻嘻……那个时候老爷爷的剑法可是很不错的哦。
玲:但是,你净陪瓦鲁特和布卢布兰玩了,也不做玲的对手。
玲:嘻嘻……这次一定要好好陪我玩一把哦。
管家菲利普:哎呀……你要是愿意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科洛丝:……明白了。我也不会有所犹豫的。
凯文:第一位《守护者》——来堂堂正正的比一场吧。
(战斗后)

管家菲利普:哎呀呀,我这把老骨头果然是靠不住了……
凯文:你,你少来了……
凯文:不是打得挺好的么……
理查德: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没想到您的剑术是如此的高强……
玲:嘻嘻……玩得真开心。
管家菲利普:哈哈……就不要再安慰我了。
管家菲利普:在前面等着你们的,可是远远超越了我的强者。
管家菲利普:欲挑战他们你们需有更高的觉悟。
科洛丝:知道了……我们会铭记于心的。
管家菲利普:那么,我先告辞了……
管家菲利普:在我消失之后,下一条路便会向你们打开。
管家菲利普:你们一定要通过试炼,平安归来……
(菲利普消失,琥耀石碑解封)

凯文:哎呀呀……真是碰到了意想不到的人呢。
科洛丝:嗯嗯……
科洛丝:不过通往下一个领域的道路好像已经打开了。
科洛丝:先回趟周游道,把其他的石碑都调查一下吧。
玲:嗯,不错。
(来到石碑前)

《影之王》言——
前方是镜之隐蔽处。
随同剑之少女
触摸盘面即可。

凯文:『镜之隐蔽处』……好像是另一个地方。
凯文:但是『剑之少女』是……
理查德:是啊,尤莉亚大尉和王太女殿下都是使剑的……
理查德:但就目前来看,最符合条件的可能是亚妮拉丝君吧。
凯文:嗯……原来你也那么想。
凯文:好吧,回据点把亚妮拉丝叫来?
玲:哦~是那个系丝带的姐姐吧。
玲:与其说是剑之少女,倒不如说是玩具少女呢。
凯文:哈哈,确实,那么说更容易理解些。
(回据点,换亚妮拉丝)

亚妮拉丝:『剑之少女』……我!?
亚妮拉丝:哦,嗯~……那么厉害的人物应该不会是我吧……
凯文:行了行了,什么事都要试试嘛。
凯文:你难道不想陪我们去吗?
亚妮拉丝:怎么会呢,试试的话我不会介意的……
亚妮拉丝:那我们快点去吧,上石碑那。
(来到琥耀石碑前)

《影之王》言——
前方是镜之隐蔽处。
随同剑之少女
触摸盘面即可。

亚妮拉丝:…………嗯…………
(场景转换)

亚妮拉丝:啊……
凯文:哎呀……难道这里是……

镜之隐蔽处(The Back in the Mirror)

凯文:湖畔的研究所……
凯文:《噬身之蛇》曾一度把这里作为据点。
亚妮拉丝:嗯……没错。
亚妮拉丝:不过有点不对劲呢……感觉哪里怪怪的……
玲:(……嗯……)
凯文:……嗯。总之,先把设施周围都调查一下吧。
(来到门前)

亚妮拉丝:啊,咦……!?
亚妮拉丝:我记得这个研究所的偏门在左边啊……
凯文:嗯……没错。
凯文:莫非……
玲:(……原来如此呢。)
(进入)

亚妮拉丝:人形兵器的零件加工场……
亚妮拉丝:但这儿是不是有点……
凯文:……看来和那个时候一样,马上就出来迎接我们了。
亚妮拉丝:咦……
(人形兵器出现)

亚妮拉丝:咳……!
凯文:之后再说……!先把它们收拾了!
(战斗胜利)

凯文:《结社》的小型人形兵器……还真是些有“个性”的家伙啊。
玲:嗯~~~都是些没见过的型号呢。
亚妮拉丝:呼……吓死我了。
亚妮拉丝:但是,先不管那些人形兵器,现在有一点已经明确了。
凯文:啊啊……这儿的构造似乎左右掉了个头。
凯文:正如镜子中的倒影一样。
玲:呵呵,大家真迟钝呐。
玲:玲可是从一开始便看破一切了哦。
凯文:你啊……你既然注意到了就说出来啊。
玲:哥哥真是的。
玲:马上就告诉你们答案不是很无趣吗~
亚妮拉丝:啊哈哈……
凯文:……算了,总之,似乎还会有很多其他麻烦呢。
凯文:探索时小心一些。
亚妮拉丝:好!
(进入一房间)

青年的声音:哈哈……
青年的声音:你们果然被这相反的结构弄得团团转了吗?
亚妮拉丝:库拉茨前辈……!
库拉茨:哎呀……那个时候的神父也在啊。
库拉茨: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与你们竞争呢。
凯文:看来你也不是本人啊。
库拉茨:啊啊……不过,是很相像的东西。
(召唤出猎兵)

凯文:什……!?
亚妮拉丝:莫,莫非……
亚妮拉丝:库拉茨前辈是乔装的伪猎兵!?
库拉茨:呵呵,还是和上次一样的话就太没技术含量了。
库拉茨:这次就让我尽情的高兴高兴吧!
(战斗胜利)

库拉茨:把你们围住时还以为能逮到你们呢……
库拉茨:不过,亚妮拉丝,你的技术提高了不少啊。
亚妮拉丝:呵呵,一般般啦,平时就一直受到前辈们的指点嘛。
亚妮拉丝:那个……你这就要走了吗?
库拉茨:嗯,好像是吧。
库拉茨:在上面等着你们的那位……某种程度上你们应该已经猜到是谁了吧。
库拉茨:都把我给赢了,接下来可别输了啊。
(库拉茨消失)

亚妮拉丝:啊……
凯文:虽然有些吃力,但总算是熬过去了。
凯文:恐怕接下来的对手……也不那么好对付。
亚妮拉丝:嗯……让我们把干劲鼓足了上吧!
(调查控制台)

流动着的是铁之川。
控制奔流的六个水门
调查其中的一个。
如此则汝等将得到光辉。

得到红卡。
亚妮拉丝:得到了红卡倒是不错…… 
亚妮拉丝:可刚才那些文字,难道是……
凯文:嗯,像是将终端信息反转过来表示的。
理查德:哼哼……想的真周到。、
玲:嘻嘻,这种玩心玲可不讨厌哦。
(上楼,进入一房间)

女性的声音:哎呀哎呀……终于出现了啊。
亚妮拉丝:卡露娜前辈……!
卡露娜:哈哈,看来卷入了麻烦的事情里啊。
卡露娜:其实本来应该是在帮你们才对的……
卡露娜:可是现在看来是无能为力了呢。
(卡露娜召唤出两个女猎兵)

凯文:唔……!?
亚妮拉丝:果然是那个时候的……!
卡露娜:呵呵,看来你们已经突破了库拉茨那里,不过……
卡露娜:我卡露娜的包围阵可就没那么容易对付了。
卡露娜:抱着必死的信念来吧!
(战斗结束)

卡露娜:唉,输掉了……
卡露娜:我对我的包围阵还挺有自信的说……
亚妮拉丝:不,不会啦……已经非常厉害了……
凯文:不,不愧是狙击枪手……
凯文:真是难对付的战术啊……
卡露娜:哈哈,是你们的话,大概接下来的难关也能越过吧。
卡露娜:虽然觉得你们应该也已经有所预料了……不过对方毕竟是王国首屈一指的中距离战高手。
卡露娜:你们就努力鼓足干劲地去吧。
(卡露娜消失)

亚妮拉丝:唔唔……
亚妮拉丝:库拉茨前辈,卡露娜前辈,下一个是谁也不用说了……
理查德:《方术师》吗……我听过他的传闻。
奥利维尔:呵,这是自武术大会以来的第一次针锋相对吧?
凯文:确实,如果众多敌人一起上的话会相当麻烦吧……
凯文:先准备周全再去挑战比较好。
(调查控制台)

预置的玻璃之棺。
调查开启的那个吧。
如此则汝等将得到光辉。

得到绿卡。
(上楼,进入一房间)

男性的声音:来了么,亚妮拉丝。
亚妮拉丝:果,果然是……
克鲁茨:呵,包括神父在内,有不少熟悉的面孔嘛。
克鲁茨:哎呀,这就是所谓的因缘吧。
凯文:毕竟这和女神的机缘还是不一样吧。
亚妮拉丝:那个……
亚妮拉丝:果然克鲁茨前辈也要和我们战斗吗?
亚妮拉丝:那个,改变主意的话……
克鲁茨:确实,察觉了自己是以这种形态『存在』后,我也试着做了冥想……
克鲁茨:但是看来现在的『我』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自我』。
克鲁茨:不能脱离加诸于身上的『法则』。
亚妮拉丝:该,该说是太认真,还是该说真像克鲁茨前辈的作风呢……
凯文:哎呀哎呀,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啊。
凯文:既然如此,我们也有所觉悟了。
克鲁茨:嗯,请多指教了。
(克鲁茨召唤出两个猎兵)

亚妮拉丝:唔,这种情况下连克鲁茨前辈一共三个敌人……!
凯文:这可不妙啊……!
克鲁茨:我等之阵势刚柔并济!仿如森罗万象!
克鲁茨:来吧,堂堂正正一决胜负!
(战斗结束)

克鲁茨:呵,看来我还不够火候啊……收获了很好的实战经验呢。
克鲁茨:真希望这次胜负的经验能留给『我』该多好啊……
亚妮拉丝:前,前辈……你也太过认真了……
克鲁茨:呵呵,我可不能输给你们这些年轻人啊……
克鲁茨:不过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有挑战『她』的资格了。
亚妮拉丝:唉……
凯文:等,等一下!还有其他对手吗!?
克鲁茨:呵呵……这样直接去最上层吧。
克鲁茨:话说在前头……『她』可是真正的强者啊。
克鲁茨:以她这年轻之身,作为武术家却已有如此之大成。
克鲁茨:如果觉悟不够的话还是别向她挑战为好。
亚妮拉丝:那个……
凯文:喂喂……上面还有隐藏的王牌啊!
凯文:不过是『她』,又是『武术家』的话……
理查德:是吗……我听过传闻。
理查德:被刚刚建立于卡尔瓦德的情报机关网罗的……
奥利维尔:呵,原来是她啊。
亚妮拉丝:啊,啊哈哈……
亚妮拉丝:还真是出人意料啊……
(调查控制台)

照耀夜空的人造光芒。
调查低处的那个吧。
如此则汝等将得到光辉。

得到蓝卡。
(上楼,进入一房间)

凯文:唔……?
凯文:真奇怪……
凯文:我还以为会有谁等在这里呢。
亚妮拉丝:唔,唔……
亚妮拉丝:这幢建筑物应该是到这一层就没了吧?
凯文:不……楼顶还有飞艇坪。
凯文:慎重起见,那里也确认一下吧。
(上到顶楼)

女性的声音:……真慢哪。
亚妮拉丝:呜……
金:……唉。果然不出所料。
雾香:那边那个男人先搁在一边……
雾香:好久不见了呢。亚妮拉丝·艾尔菲德。
雾香:自从我回国后就没再见过面了吧。
亚妮拉丝:啊,啊哈哈……好久不见。
金:喂喂……不要把我搁在一边啊。
金:跟我说句话有什么关系嘛?
雾香:和你在共和国不是经常碰面嘛。
雾香:还是说你希望来个热泪盈眶的拥抱?
金:不,不……那个就不必了。
雾香:接下来……凯文神父是吧。
雾香:都来到这里了,规则应该已经清楚了吧?
凯文:嗯,看来你是继菲利普管家之后的『守护者』……
凯文:阻挡我们去下一个领域的『敌人』。
雾香:呵呵,没错。
雾香:虽然我也并不想在这么恶趣味的舞台上与人争个胜负输赢的……
雾香:算了,我还是想开点吧。
(雾香亮出武器)

亚妮拉丝:《偃月轮》……!
凯文:东方武术里使用的左右一对的飞旋武器吗……!
雾香:金……我们已经几年没直接交过手了吧。
雾香:我可就不客气地使用拿手兵器了,请见谅。
金:没关系,本来《泰斗流》也并非空手流派。
金:使用称手兵器后甚至能凌驾于我门天才瓦鲁特之上的『飞燕红儿』的实力……
金:久违了,就让我拜见一下吧。
雾香:呵呵……我就如你所愿竭尽全力吧。
(雾香召唤出两只魔物)

雾香:泰斗流门下——奥义传人,雾香·楼兰。
雾香:就让我这第二个《守护者》来当你们的对手吧。
奥利维尔:呵……那就请多指教了!
金:一决胜负吧……雾香!
亚妮拉丝:……我会全力一战的!
(战斗结束)

雾香:呵,果然像以前那样是行不通了呢。
雾香:泰斗的《不动》……功夫了得啊。
金:你才是呢……武艺比以前更精湛了。
金:这可不是只做协会负责人的工作就能达到的高度啊。
雾香:不……我离武学极致的路还远着呢。
雾香:真不甘心,如果能记得这次战斗的话,我一定会更加努力奋进的。
雾香:到那时,金,你可要当我的对手哦。
金:是是是。
金:真是的,要是你比现在还强了可怎么办啊……
亚妮拉丝:对,对啊。
凯文:还说离极致很远……到底要强到什么地步啊。
奥利维尔:哎呀哎呀……还是不要多嘴的好。
雾香:好了……差不多该告别了。
雾香:这里是这个《第六星层》的返回地点了。
雾香:还有更严酷的考验在等着你们,做好觉悟吧。
雾香:那么……来日再会。
(红耀石碑解封)

金:真是的……还是和以前一样毫不留情。
凯文:哈哈……难以想象这是再现的人格啊。
凯文:接下来……看来终于可以向下一个领域前进了。
凯文:不过我们也都筋疲力尽了,先回次据点,再去调查周游道上的石碑吧。
奥利维尔:呵……好主意。
(回据点)

(去周游道调查红耀石碑)

《影之王》言——
前方为铁壁之砦。
与剑圣的后继者一起
触摸盘面即可。

凯文:这是……
凯文:『铁壁之砦』暂且不说,这里指的是谁可就再明显不过了啊。
理查德:可,可是……
理查德:……算了。且不论我有没有继承的资格,这里所指之人除了我确实应该
理查德:没别人了。
理查德:试着触摸盘面吧。
(调查石碑)

《影之王》言——
前方为铁壁之砦。
与剑圣的后继者一起
触摸盘面即可。

理查德:………………………………
(场景转换)

理查德:原来如此……
理查德:『铁壁之砦』……确实正是这样的地方啊。

铁壁之砦(Impregnable Fortress)

凯文:雷斯顿要塞……是王国军的大本营吧。
凯文:而且看来已经都准备好好地欢迎我们了呢。
理查德:呵呵,这可真是。
理查德:等待着我们的需要要面对的会是谁也可想而知了吧……
理查德:……看来得抱着必死的决心去挑战了。
艾丝蒂尔:确,确实……
约修亚:看来会是很艰苦的战斗啊……
(若进入右边的门,会被战斗机打回。进入左上的门)

男性的声音:欢迎……该这么说么。
凯文:希德中佐……!
理查德:……是你吗……………
希德中佐:凯文神父……看来发生了很多事啊。
希德中佐:没想到居然会变成这样。
凯文:是啊……好像恶梦一样。
凯文:不过……看来你还记得在大圣堂地下的事?
希德中佐:嗯,虽然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在这里再现的……
希德中佐:但是确实有那件事的记忆。
凯文:哦……
希德中佐:理查德先生。好久不见了。
希德中佐: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与你再会。
理查德:嗯……彼此彼此。
理查德:不过,第一个来的就是你,这可真是严苛的开场啊。
希德中佐:呵呵,你过谦了。
希德中佐:不过……我可也不打算输。
(希德中佐召唤出六个士兵)

凯文:切……!
理查德:被包围了吗……!
希德中佐:王国军所属,中佐马克西米利安·希德……
希德中佐:赌上雷斯顿要塞前·守卫队长之名,一定要击败你们……!
(战斗结束)

希德中佐:呵……不愧是理查德先生。
希德中佐:而且连星杯骑士都在,败北也是必然的吧……
理查德:说什么呢……铁壁之阵,可真是让我见识了。
理查德:论指挥方面的能力你确实已经超越我了。
希德中佐:呵呵……我还远不够火候呢。
希德中佐:既然是在这种场合下,请容我斗胆说一句……
希德中佐:理查德前辈。对于你离开王国军一事我越来越觉可惜了。
理查德:哈哈……那就和以前惋惜准将的离去的我一样啦。
理查德:我们所走的道路已经分开了,我是剑之道而你是军人之道,我们以不同的方式继承了准将。
理查德:而且,即便所走之路不同,也可心怀相同理想的。
希德中佐:呵呵……确实。
希德中佐:……收下这个吧。
得到兵舍的钥匙。
理查德:这是……
希德中佐:呵呵,前辈你也说了,我只不过是第一个而已……
希德中佐:考验这才刚刚开始,请做好觉悟吧。
希德中佐:凯文神父……拜托你了。
希德中佐:殿下,舒华兹大尉,还有理查德先生和艾丝蒂尔他们……
希德中佐:请引导包括你们在内的所有人离开这个世界吧。
凯文:嗯……请放心交给我吧。
(希德中佐消失)

艾丝蒂尔:呵呵……真像希德先生的作风啊。
约修亚:……真是个了不起的人。
理查德:……………………………………
理查德:……继续前进吧。
理查德:难得中佐已经为我们指引道路了。
凯文:嗯,明白了。
凯文:看来下一个目标是《兵舍》啊。
(回去开左下的兵舍门)

凯文:这扇门……
理查德:这里就是雷斯顿要塞的第一兵舍了。
理查德:用之前中佐托付的钥匙应该就能打开。
凯文:原来如此。那我就开了……
凯文使用了兵舍的钥匙。
理查德:这里只是兵舍之一,里面应该不会很大。
理查德:快点搜索完吧。
凯文:明白了。
(进入兵舍在右面打宝箱怪得到B-01钥匙,回去向左上二楼)

女性的声音:理查德阁下……我正等着您呢。
凯文:咦……
理查德:是你啊……凯诺娜。
凯诺娜:啊……真是命运弄人。
凯诺娜:居然将与阁下为敌这样不幸的任务加诸我身……
凯诺娜:但是请相信我!这与我自身意志无关,我是不得不战斗!
理查德:嗯,我明白。
理查德:不过……希望你不要再叫我阁下了
理查德:本来我这区区校官就不配这样的称呼……
理查德:而且我也已经很习惯被你叫『所长』啦。
凯诺娜:阁,阁下……
凯诺娜:但是,至少现在请务必让我以阁下来称呼您!
凯诺娜:现在的这个我是被过去所束缚的依恋的象征……
凯诺娜:我觉得通过阁下之手就能够斩断这依恋获得重生!
理查德:凯诺娜……
理查德:明白了,就依你的吧。
凯诺娜:艾丝蒂尔·布莱特……跟你之间也有过不少事呢。
凯诺娜:听说你离开了利贝尔正在修行中,看来也没什么变化嘛?
艾丝蒂尔:啊哈哈……这个嘛……
艾丝蒂尔:那个……你是和理查德大佐一起开办调查社了吧?
凯诺娜:是啊……从某种方面来说,和游击士协会也有互相竞争的时候吧。
凯诺娜:这次就用全力一战来代替打招呼吧。
艾丝蒂尔:还,还请手下留情……
约修亚:哈哈……
凯文:嗯……还是这么勇敢,不过强横这一点也完全没变啊。
凯诺娜:闭,闭嘴!
(凯诺娜召唤出五个特务兵)

凯诺娜:那么阁下……我会尽全力挑战的。
凯诺娜:您做好觉悟了吧!?
理查德:嗯……随时奉陪!
(战斗结束)

凯诺娜:呵……不愧是理查德阁下。
凯诺娜:……其他人也还算不错吧。
凯文:哈哈,谢谢夸奖。
约修亚:你也是……相当了不起的反应能力。
艾丝蒂尔:啊哈哈……是场好比试呢。
凯诺娜:哼,哼……
凯诺娜:往后等着你们的可是利贝尔最强的武神们……
凯诺娜:注意不要拖理查德阁下的后腿!
凯文:明白。
理查德:凯诺娜……
理查德:看来我还有未完成的事要做。
理查德:之后的考验恐怕也是这其中的一环……
理查德:……托你的福,我也终于坚定了决心。
凯诺娜:阁,阁下……
凯诺娜:您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再多言了……
凯诺娜:请您一定要通过考验,平安归来……
理查德:嗯,那当然。
(凯诺娜消失)

理查德:……………………………………
得到司令部的钥匙。
凯文:那么……看来终于要接近中心了。
凯文:是这个要塞的司令部吗。
理查德:嗯……中庭正面的那个建筑物就是。
理查德:先用这把钥匙把门打开吧。

(到司令部大门口)

理查德:那么……这里就是司令部了。
凯文:哦~……果然很大呢。
凯文:大概有三层吧?
艾丝蒂尔:上次潜入时好像只到过第一层……
艾丝蒂尔:那就是某处有向上的楼梯吧。
理查德:为了防止入侵者,造得比较容易迷路。
理查德:在几个并排的门里,应该有一个是可以通到上面的。
约修亚:原来如此……
理查德:……接下来。
理查德使用了司令部的钥匙。
理查德:……各位。
理查德:在前方应该有比之前更严峻的考验在等着我们。
理查德:但是,我们除了直面挑战外没有其他路可走了。
理查德:——上吧,各位!
理查德:为了得到破除黑暗的光芒,越过挡住去路的高墙吧!
一众:是!
(进入二楼深处某门)

老人的声音:太慢了!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凯文:什……!?
理查德:你是……!
摩尔根将军:真是的……这太没道理了!
摩尔根将军:是叫什么《影之王》的吧……居然把我带来这种地方肆意利用,这奇耻大辱……
摩尔根将军:诶!真是太让人火大了!
(众:囧…………)

约修亚:摩尔根将军……
艾丝蒂尔:还,还是老样子啊。
摩尔根将军:算了……怒吼也没用。
摩尔根将军:……话说回来,对你们来说可真是灾难啊。
摩尔根将军:艾丝蒂尔·布莱特……还有约修亚·布莱特么。
摩尔根将军:听说你们进行修行之旅去了,还平安吧?
艾丝蒂尔:啊哈哈……嗯,托您的福。
约修亚:将军阁下看来也一如既往啊。
摩尔根将军:不,我也上年纪了。
摩尔根将军:我是希望能尽早把担子交给你们的父亲啊。
艾丝蒂尔:啊哈哈……
约修亚:……您辛苦了。
摩尔根将军:……理查德啊。
摩尔根将军:虽然我也想再跟你好好谈谈……
摩尔根将军:不过还有其他更适合跟你谈的人,我这次就算了吧。
理查德:……不胜惶恐。
摩尔根将军:好了……时间宝贵。
摩尔根将军:寒暄就到此为止,我们快点开始吧。
凯文:戟!?又是这么古式的武器……
理查德:别小看它了!那正是这位《武神》的拿手兵器……
理查德:在军队装甲化之前,这把大斧枪可是粉碎了无数的敌兵!
(摩尔根将军召唤出两个王国军士官)

摩尔根将军:呵呵,这可是自前年武术大会以来第一次这么兴奋啊……
摩尔根将军:以我这种老兵作对手,你们很快就会知道有多棘手了。
摩尔根将军:报着必死之心来吧!
(战斗结束)

摩尔根将军:呵呵……这样我也稍微安心些了……
摩尔根将军:你们能达到这种程度,也许还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理查德:照您这么说……最后在等着我们的人果然是?
摩尔根将军:嗯……正是你们所想之人。
摩尔根将军:不过,他到底也只是个人。总还是有法可为的吧……
摩尔根将军:以孤注一掷之心去挑战吧……
理查德:……明白。
摩尔根将军:呵,不过真可惜……
摩尔根将军:如果有人能战胜那家伙的话,我可真想亲眼见证啊……
摩尔根将军:如果还有机会再见的话,请务必将战果告知……
(摩尔根将军消失)

理查德:……………………………………
凯文:接下来……这下事情可大了。
理查德:是啊……
理查德:不过……从某种意义来说,这也是必然的吧。
理查德:虽然我说这话也许很自私……不过请务必让我帮忙。
理查德:我要亲手把这依恋斩断……为了能够真正地向前迈进。
凯文:理查德先生……
艾丝蒂尔:嗯……那当然啦!
艾丝蒂尔:我也很想试试凭如今的自己到底能与那人战到什么程度!
约修亚:……我也一样。
约修亚:受他照顾六年了……我想让他看看我到底成长了多少。
理查德:……谢谢你们。
理查德:挡在我们面前的是最强之人。无论什么小伎俩对他都是行不通的。
理查德:正如将军所说,以孤注一掷之心直面命运吧……!
凯文:明白!
(进入三楼最后的门)

男性的声音:……来了么。
理查德:卡西乌斯准将……
艾丝蒂尔:爸爸……
约修亚:……父亲……
卡西乌斯:呵呵……本来以为围绕《辉之环》的考验已经都结束了……
卡西乌斯:没想到事态竟会变成这种样子。
卡西乌斯:恐怕连雷古纳特也没有预见到吧……
卡西乌斯:凯文神父。骑士团那边呢?
凯文:不……我们也完全没有。
凯文:不过我也不清楚封圣省的那位大人到底知道多少内情。
卡西乌斯:唔,是吗……
卡西乌斯:算了,现在追究这件事也没意义。
卡西乌斯:那么,虽然仓促了点,我就是第三个《守护者》。
卡西乌斯:不在此将我打败,你们就无法前进……
卡西乌斯:这点你们应该也清楚吧?
理查德:嗯……我们是下定了决心才来的。
理查德:为了亲手斩断这依恋,继续向前……
理查德:我将竭尽毕生之力全力挑战。
卡西乌斯:是么……
卡西乌斯:不过……没想到连正在旅途中的你们都被卷进来了。
卡西乌斯:我看过你们的信了,情况还不错吧?
艾丝蒂尔:嘿嘿……还好啦。
约修亚:父亲也是……看到你这么有精神我就放心了。
卡西乌斯:呵呵……我可还不会输给年轻人呢。
卡西乌斯:今天机会正好。让我看看你们修行的成果吧。
艾丝蒂尔:嗯……!
约修亚:明白……!
卡西乌斯:那么……我们开始吧。
卡西乌斯:我想你们也知道,现在的我是无法手下留情的。
卡西乌斯:所以理查德,我能说的只有一句。
理查德:……是。
卡西乌斯:赢给我看吧。——以上。
理查德:是……!
(战斗结束)

凯文:传,传说中的《剑圣》…………居然这么强………
理查德:哈…哈……………赢了吗………………
卡西乌斯:……干得好。漂亮地跨越了我这道障碍。
卡西乌斯:理查德啊……你也不再迷惘了吧?

理查德:……是的。
理查德:不管站在什么立场,都仍将继续跟随您的指引运用所传之《剑》……
理查德:既然如此,我也可以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昂首前进了。
卡西乌斯:是吗……
卡西乌斯:哎呀哎呀,还想说如果你能回来,就可以把军务都推给你和希德了……
卡西乌斯:看来我离退役还很远啊……
理查德:呵呵……哪有这么好的事。
理查德:……这次的事件。
理查德:就作为我最后的军务,我会竭尽全力将其平安解决的。
理查德:请放心吧。
卡西乌斯:嗯……拜托你了。
艾丝蒂尔:爸爸……
艾丝蒂尔:我会和约修亚一起平安归来的。
约修亚:……嗯。您不用担心。
卡西乌斯:嗯……你们的话应该不会有事的。
卡西乌斯:偶尔也回利贝尔来露个脸吧。
卡西乌斯:和那个,是叫玲吧……和那个小女孩一起来。
艾丝蒂尔:啊……
艾丝蒂尔:嗯……!我们会的!
约修亚:哈哈……到时候就请多关照了。
卡西乌斯:……好了……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吧……
卡西乌斯:凯文神父……你也差不多注意到了吧。
卡西乌斯:关于《影之王》的真实身份。
凯文:嗯……就差一点点了。
凯文:大概在下一个领域我就能确认了吧。
卡西乌斯:是吗……
卡西乌斯:……关于你的事,我是没什么可说的……
卡西乌斯:不过……只有一点请不要忘记……
卡西乌斯:人……不论多么渴求……都无法真正做到完全的孤独……
凯文:!!
(卡西乌斯消失)

艾丝蒂尔:啊……
约修亚:…………父亲…………………
理查德:……………………………………
理查德:好了……只剩下一个地方了。
理查德:不管等着我们的是什么样的考验……我们都没什么可畏惧的了。
艾丝蒂尔:啊哈哈……确实呢。
凯文:……先回周游道调查最后的石碑确认一下吧。
凯文:应该会刻着进入下个领域的条件了。
(去周游道调查黑耀石碑)

《黑骑士》替《影之王》言——
前方为黑色方舟。
与灭亡之村的遗孤一起
触摸盘面即可。

约修亚:!!!
凯文:什……!?
艾丝蒂尔:那,那是指……!
约修亚:……………………………………
约修亚:……看来《黑骑士》在最后的领域。
约修亚:而且不知何故,刻意指名了我。
凯文:嗯……看来是这样。
凯文:约修亚,你打算如何?
约修亚:当然是……接受招待了。
约修亚:准备好触摸石碑了的话请随时叫我。
艾丝蒂尔:约修亚……
约修亚:……别担心。不管发生什么都没问题的。
约修亚:总之……现在只考虑继续前进吧。
(调查石碑)

《黑骑士》替《影之王》言——
前方为黑色方舟。
与灭亡之村的遗孤一起
触摸盘面即可。

约修亚:………………………………
(场景转换)

约修亚:这里是……!

黑色方舟(The Black Ark)

凯文:《红色方舟》古罗力亚斯……
凯文:不过这是颜色变黑后的版本吗。
艾丝蒂尔:还,还真是《黑色方舟》呢……
约修亚:就目前看到的部分而言,不论形状还是大小都和原型并无二致。
约修亚:看来有必要实际潜入舰内探察。
凯文:是啊,到底是最后的领域……一般手段恐怕也是行不通的。
凯文:和研究所一样,徘徊着结社人形兵器的可能性应该很高。
凯文:小心前进吧。
约修亚:嗯……明白了。
(换乔丝特)

(来到监禁室)

约修亚:啊……
基尔巴特:……呜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基尔巴特:如果把这个世界的秘密解开报告给《结社》的话,就肯定能出人头地
基尔巴特:了……
基尔巴特:这全都是那些家伙害的……
基尔巴特:呜呜……肯定都是他们不好……
(众:囧…………)

乔丝特:真是的……一点都没变啊。
凯文:唉……为什么又被逮到了这种地方啊?
基尔巴特:你,你们是……到底什么时候在的!?
基尔巴特:对,对了,你们是专门跑来嘲笑我的吧!?
凯文:呀~不好意思。说实话,之前已经把你的事全抛脑后了呢。
凯文:小哥你又被卷入《旋涡》,给弄到这里来了?
基尔巴特:……哼,正是如此。
基尔巴特:看来这里也和那个王都一样,是仿造的地方……
基尔巴特:一眨眼间功夫我就被巡哨机包围,然后被电击击昏……
基尔巴特:醒过来就发现在这里了……
凯文:原,原来如此……
约修亚:(看来情绪相当低落啊……)
约修亚:……请梢等一下。
约修亚:只要操作一下那边的终端,应该就能解除这道屏障了。
基尔巴特:哼……你们就别管我了……
基尔巴特:反正就算回去了只有被肯帕雷拉大人欺负嘲笑的份……
基尔巴特:出人头地什么的……我是不可能在《结社》出人头地了……
基尔巴特:………(碎碎念)………………
(众:再囧…………)

凯文:(好,好像开始尽往不好的方面想了……)
金:(真拿他没办法……)
乔丝特:(真是的……我看着都窝火。)
约修亚:…………………………
约修亚:……凯文。看来我们只是在浪费时间。
约修亚:别管他了,我们继续探察吧。
凯文:咦……
基尔巴特:等,等一下!
基尔巴特:你,你已经脱离结社回游击士协会了吧!?
基尔巴特:怎么能见死不救啊!?
约修亚:……游击士负有保护责任的对象只限于普通市民。
约修亚:非法组织的成员,甚至还是被指名的通缉犯可不在此列吧?
基尔巴特:呜……
约修亚:其实要怎么解读规定,各个游击士也多可以自己斟酌衡量。
约修亚:不过,对于一个连自己都拒绝了他人援手的人,我不认为有特意去救他的必要呢。
基尔巴特:我,我什么时候拒绝你们帮忙了!?
基尔巴特:啊啊,知道了啦!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就拜托你们了!
基尔巴特:要我怎么谢你们都行,所以快点把这讨厌的屏障给去掉吧!
约修亚:……明白了。
凯文:唉~真是位难搞的小哥呢。
凯文:算了,快点操作下那边的终端吧。
(解除第5个)

基尔巴特:哦哦哦!?
基尔巴特:哈哈哈!太好了,成功了!!
基尔巴特:这就是命运啊!是女神在指引我!
凯文:哎呀哎呀……真是容易得意忘形。
基尔巴特:哼,哼……你们以为这样就赢了么?
基尔巴特:虽然本来是不用对你们这些敌人道什么谢的……
基尔巴特:不过我就破例把这个给你们吧,要好好感激我啊!
得到安全卡。
约修亚:咦……
乔丝特:是那个时候的……!?
基尔巴特:哼,是刚刚才更新了的安全卡。
基尔巴特:是到这世界来之前发给我的,所以我想也没什么用处。
基尔巴特:那么,再见了诸位!
基尔巴特:下次再见就又是敌人了……你们觉悟吧!
金:哎呀哎呀……
乔丝特:该怎么说呢……那个大概也算天然吧。
约修亚:…………………………………………
约修亚:……凯文。
约修亚:那张安全卡,可能会意外地有用呢。
凯文:是啊,我也刚好这么想。
凯文:遇到貌似能用得上的地方就试试看吧。
(用安全卡去电梯处认证完毕)

约修亚:好了……
凯文:呵……没想到那位小哥的卡还真能派上用场……
凯文:……也就是说……
约修亚:……………………………………
约修亚:不管如何……乘这个就能降到飞机库了。
约修亚:先去看看吧。
凯文:嗯……是啊。
(在第三飞机库)

男人的声音:哈哈哈!总算来了啊!
乔丝特:啊……!
金:哈哈……
约修亚:多伦先生,吉尔先生!?
乔丝特:等,等等!为什么哥哥你们会……
乔丝特:难,难不成……
凯文:看来你们也是被利用了啊。
多伦:嗯,正是如此。
多伦:老实说我也搞不懂怎么回事,却又没道理地觉得『就是得这么干』。
吉尔:所以这种恶趣味的事快点让它结束吧。
吉尔:那样会比较有效率吧?
乔丝特:等,等一下啦!
乔丝特:跟哥哥你们战斗……我才不要呢!
多伦:啊——所以说我们都不是真的嘛。
多伦:只是那个叫《影之王》的混蛋造出来的假货。
吉尔:证据就是,即使以你为对手,我们好像也没法放水……
吉尔:不用顾虑。尽管上吧。
乔丝特:就,就算你们这么说……!
约修亚:吉尔先生,多伦先生……
吉尔:约修亚,好久不见了。
吉尔:听说你好像去旅行了……还好吧?
约修亚:嗯……托你们的福。
约修亚:你们的运输公司生意也很红火的样子,真是太好了。
多伦:嗯,女王那的欠款不快点还清可不行啊。
多伦:为此也得快点把这事了结,让乔丝特平安回去。
吉尔:她可是我们的会计呢。
吉尔:要是一直不回来,不出一个月我们就要倒闭啦。
约修亚:哈哈,确实很有可能。
乔丝特:吉尔哥,多伦哥……
乔丝特:明白了……我会全力以赴的!
吉尔:嗯,就是要这种气势。
吉尔:那么……我们就快点开始吧!
(吉尔,多伦召唤出六个空贼)

乔丝特:……大家……!
凯文:哎呀哎呀……能得这么有效率可真是多谢了。
多伦:卡普亚特快专递社长,多伦·卡普亚!
吉尔:副社长,吉尔·卡普亚!
原空贼一众:还有我们全体员工!
吉尔:刚才说过了,我们是没法放水的……
多伦:你们尽全力上吧!?
乔丝特:嗯……!
约修亚:我们来了!
(战斗结束)

吉尔:呼……你们果然很强。
多伦:嘿嘿……这样我们也算放心了。
乔丝特:吉尔哥,多伦哥……
约修亚:你们二位是……
多伦:这也不用说了吧,我们不过是垫场的……
多伦:后面等着你们的可都是些怪物级别的,多加小心啊……
吉尔:看来……如果只限于这个世界的话,我们的存在还是能残留下来的……
吉尔:也许还能帮上点忙,请多指教了……

(若此战前未进过太阳之扉①)
乔丝特学会S技
『山猫号的羁绊II』
(若此战前进过太阳之扉①)
乔丝特的S技
『山猫号的羁绊』得到了强化

乔丝特:………………………………
乔丝特:啊哈哈……真不敢相信他们是假的呢。
乔丝特:根本和哥哥们一模一样嘛……
约修亚:乔丝特……
乔丝特:嗯……不过这样我反而放心了。
乔丝特:真正的哥哥他们看来并没有被拖到这个世界来。
乔丝特:好——不加油点回到原来的世界可不行啊!
金:哈哈,就是要这样。
凯文:……看来这下子《方舟》的前部也可以通行了。
凯文:鼓足干劲去吧。
约修亚:嗯……!

(以下剧情队中因队中人物不同对白会略有不同)

(来到圣堂)

(队中有金和雪拉)

男子的声音:呵呵……欢迎来到这里。
怪盗布卢布兰:哈哈,这真可说是因缘啊。
怪盗布卢布兰:能以这种形式与诸位再会。
瘦狼瓦鲁特:嘿嘿……真高兴啊。
瘦狼瓦鲁特:居然还满不在乎地跑来这里。
幻惑之露茜奥拉:呵呵……该说好久不见么。
约修亚:果然……是你们啊。
雪拉扎德:露,露茜奥拉姐姐……
幻惑之露茜奥拉:呵呵……本来以为再也不能相见了。
幻惑之露茜奥拉:命运偶尔也会安排些好事呢。
金:瓦鲁特……
瘦狼瓦鲁特:嘿嘿,还是老样子啊,我们总能在奇怪的地方碰头。
瘦狼瓦鲁特:看来这次又可以好好干一场了。
凯文:唉……看来没有商量余地了呢。
凯文:虽然我想说也是白说,不过还是请各位手下留情了。
瘦狼瓦鲁特:嘿嘿……就别说笑了吧。
瘦狼瓦鲁特:你的底我们早就已经知道了。你可真会作戏啊。
凯文:……………………………………
怪盗布卢布兰:《异端制裁者》……我只听过传闻而已。
怪盗布卢布兰:没想到居然拥有灭杀那个《白面》的实力啊。
幻惑之露茜奥拉:呵呵……漂亮地骗过了我们呢。
幻惑之露茜奥拉:说实话,我是没有半点要为教授报仇的意思,不过……
怪盗布卢布兰:把被欺骗了的这笔帐带着敬意奉还才是我等风范哪。
瘦狼瓦鲁特:嘿嘿嘿……让我们好好见识见识你的真面目吧。
凯文:呵……真没办法。
凯文:不过,对手是你们看来也没必要顾虑了。
凯文:——将你们全认定为《外法》。
凯文:就如你们所愿……彻底地狩猎你们。
怪盗布卢布兰:哈哈,这才对!
怪盗布卢布兰:看来正如我等所期待的,是与我等同样的怪物哪。
瘦狼瓦鲁特:黑色的小鬼……你也得动真格哦。
瘦狼瓦鲁特:你若不拿出点干劲来,我可会把你撕成碎片的。
约修亚:……你那担心是多余的。
约修亚:从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下定决心了。
约修亚:这也是为了能到达在你们前面的『他』那里……
约修亚:我会尽全力挑战的!
幻惑之露茜奥拉:呵呵……
幻惑之露茜奥拉:看来最美妙的舞台已经准备就绪了。
瘦狼瓦鲁特:是啊……真令人兴奋啊。
怪盗布卢布兰: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怪盗布卢布兰:这梦幻的!
怪盗布卢布兰:于万劫中永恒的至高嘉年华!
(战斗结束)

瘦狼瓦鲁特:切……太小瞧你们了吗。
幻惑之露茜奥拉:呵呵……不过是场精彩的比试呢。
幻惑之露茜奥拉:再持久些也不错吧?
约修亚:……这点就饶了我们吧。
凯文:嗯嗯……真是的。
怪盗布卢布兰:击败了我等,诸位得到了向第四个《守护者》挑战的资格。
幻惑之露茜奥拉:《影之王》所找的最初的也是最后的《守护者》。
幻惑之露茜奥拉:恐怕会成为你们前路上最大的障碍吧。
瘦狼瓦鲁特:你们好歹是以我们三个为对手还战到了这种程度的人。
瘦狼瓦鲁特:要是打得不像样子……我可杀了你们哦?
约修亚:嗯……我明白。
凯文:我们会尽量努力的啦。
雪拉扎德:……露茜奥拉姐姐……
雪拉扎德:那个…………姐姐现在还……
幻惑之露茜奥拉:呵呵,想问真正的我是死是活吗……
幻惑之露茜奥拉:身为假货,我可回答不了你。

雪拉扎德:……是吗………
幻惑之露茜奥拉:这个答案等回去以后你自己找出来吧。
幻惑之露茜奥拉:还有……新发型和衣服,非常适合你呢。
雪拉扎德:啊……
雪拉扎德:呵呵,谢谢。
金:瓦鲁特……关于雾香的事。
瘦狼瓦鲁特:嗯,我听说了。
瘦狼瓦鲁特:是被卡尔瓦德的情报机关网罗过去了吧。
瘦狼瓦鲁特:金,跟那家伙说。
瘦狼瓦鲁特:太要强可是会嫁不出去的哦。
金:哈哈……知道了,我会替你传达的。
怪盗布卢布兰: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
幻惑之露茜奥拉:那么诸位……今晚的舞台就到此为止了。
瘦狼瓦鲁特:嘿嘿……再见了。
(三人消失,地上出现转位阵)

雪拉扎德:啊……
金:转位用的魔法阵吗……
凯文:接下来……终于该轮到这领域的最后一战了。
凯文:约修亚……就这样前进没问题吗?
约修亚:……没问题。
约修亚:做好万全的准备后就进入魔法阵吧。

(队中有玲)

(战斗前至小约说话为止相同)

玲:嘻嘻……是要和你们三个比试啊。
玲:玲不知为什么特别兴奋呢。
怪盗布卢布兰:哈哈……那是我们要说的吧。
幻惑之露茜奥拉:以《漆黑之牙》再加上《歼灭天使》为对手……
幻惑之露茜奥拉:看来会相当难对付呢。
瘦狼瓦鲁特:嘿嘿……但是这也不错。
瘦狼瓦鲁特:看来可以尽情陶醉于血雨之中了。
玲:嘻嘻……同感呢。
(至小约说“我会尽全力挑战的”为止相同)

玲:约修亚……
(以下相同)

(战斗结束)

瘦狼瓦鲁特:切……太小瞧你们了吗。
幻惑之露茜奥拉:呵呵……不过是场好比试呢。
幻惑之露茜奥拉:再持久些也不错吧?
约修亚:……这点就饶了我们吧。
凯文:嗯嗯……真的。
玲:啊啦~玲也是觉得再多玩一会也好啦。
怪盗布卢布兰:击败了我等,诸位得到了向第四个《守护者》挑战的资格。
幻惑之露茜奥拉:《影之王》所找的最初的也是最后的《守护者》。
幻惑之露茜奥拉:恐怕会成为你们前路上最大的障碍吧。
瘦狼瓦鲁特:你们好歹是以我们三个为对手还战到了这种程度的人。
瘦狼瓦鲁特:要是打得不像样子……我可杀了你们哦?
约修亚:嗯……我明白。
凯文:我们会尽量努力的啦。
玲:你们三个……都要走了吗?
怪盗布卢布兰:哈哈,有些舍不得吗。
怪盗布卢布兰:你打算什么时候回《结社》哪?
玲:……这个嘛………………
幻惑之露茜奥拉:呵呵……在得到能说服自己的答案前尽管迷茫吧。
幻惑之露茜奥拉:我们是《执行者》。
幻惑之露茜奥拉:即使是《使徒》也是无法限制我们的行动。
瘦狼瓦鲁特:你要是成了敌人的话,可得让我尽兴啊。
瘦狼瓦鲁特:要是选择回来的话……那我就陪你练习吧。
瘦狼瓦鲁特:你的话,应该马上就能掌握寸劲【泰斗流的奥义】吧。
玲:嘻嘻……我会考虑的。
怪盗布卢布兰: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
(之后同上)

(队中有公主和皇子)

(战斗前)

怪盗布卢布兰:没想到居然能与我的公主和对手相会啊。
呵呵……这也是女神的安排吗。
科洛丝:那个……好久不见了。
奥利维尔:呵……看来你一点都没变啊。
(之后都一样)

(换艾和玲)

(进入圣堂的魔法阵)

狭间(Farewell Arena)

艾丝蒂尔:这里是……
凯文:……看来是刻意准备了决战的舞台呢。
约修亚:嗯……恐怕是的。
约修亚:楼梯上方传来了敏锐的气息。
约修亚:我们走吧。
(上到顶部)

男子的声音:——欢迎到来。
男子的声音:灭亡之村的遗孤……还有背负着圣痕的赎罪之人啊……
约修亚:……!
凯文:让你久等了……!
黑骑士:《王》所准备的游戏盘,你们居然能走到这里来呢。
黑骑士:把身为最后守护者的我打倒的话,这个《第六星层》就走到头了。
黑骑士:呵呵,不过当然那是几乎不可能通过的试炼了。
约修亚:……………………………………
约修亚: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行么?
黑骑士:什么……?
约修亚:……………………………………
约修亚:为什么……
约修亚:为了什么,你要打扮成那种样子把脸遮起来呢?
黑骑士:呵呵……我还以为你要问什么呢。
黑骑士:因为《王》是这么希望的……还有比这更好的理由吗?
约修亚:不对……!
约修亚:你会在这里的理由可能确实是那样……
约修亚:但是,会遮起脸孔绝不是因为《影之王》的要求!
约修亚:完全是有其他的原因!
黑骑士:…………………………………………
凯文:约修亚……
艾丝蒂尔:……约修亚………
玲:………………………………………
约修亚:果然……大家也都注意到了啊。
约修亚:都是我太没出息了……真是不好意思。
凯文:说什么呢……不都是你的问题吧。
凯文:我们也是一直不敢相信啊。
艾丝蒂尔:嗯……是啊。
玲:玲……一开始就注意到了。
玲:只是………总觉得说不出口。
黑骑士:……虽然不知道你们到底在那领悟了什么……
黑骑士:不过如果认为那是就真实的话,不用顾忌尽管在这说出来就好了。
黑骑士:呵呵,如果你们有说出来的觉悟的话。
约修亚:……我拒绝。
黑骑士:………什么……………………
约修亚:你的真实身份只要凭力量剥下那个面具就能明白了……
约修亚:但是现在可以确信的是,如果不能越过这里我们就没有明天了。
约修亚:——那么现在先不必触及那件事。
约修亚:这并非因为迷惘,也不是为了逃避……
约修亚:只是为了赌上全力克服你这道难关!
凯文:约修亚……
艾丝蒂尔:约修亚……
艾丝蒂尔:嗯,也算我一个!
玲:嘻嘻,真没办法呢,玲也来帮忙啦。
黑骑士:……呵呵…………
黑骑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骑士:真没想到你们居然这样就想通了!
黑骑士:好啊,那么你们就用力量来揭开我的真面目吧!
(黑骑士召来龙机)

约修亚:黑色的龙机……!
凯文:唔,来这一手啊!
黑骑士:吾名为《黑骑士》……驱使漆黑之龙机的深渊守护者!
黑骑士:遵从与《影之王》的誓约,如今,在此作为考验挡住你们的去路!
黑骑士:来吧——一决胜负!
约修亚:嗯……!
凯文:正如我们所愿……!
(战斗结束)

黑骑士:呵呵……
(面具碎开)

约修亚:!!!
黑骑士:干得漂亮……让我现出真面目了呢。
凯文:……果然……
约修亚:…………莱维………………
莱维:……没想到我们居然会以这样的形式再会。
莱维:呵呵,虽然对你来说也许已经是无意义的再会了……
约修亚:哈哈…………那怎么可能呢。
约修亚:…………………………………………
约修亚:我……其实很害怕。
约修亚:即使和莱维相见,也马上又得分别了……
约修亚:因为不想尝到那样的痛苦,就装做没注意到……
约修亚:正是我的这种软弱让莱维带上了面具。
约修亚:……这就是真相吧?
莱维:嗯……正是这样。
莱维:因为《影之王》,“我”在这个世界上苏醒了。
莱维:作为挡在你们面前的最强大的守护者。
莱维:但是会带上面具,确实是由于你们的思想。
莱维:因为这个《影之国》……是会根据人的想法而变化的。
约修亚:果然是那样吗……
莱维:不过托你们的福,这个任务也可以终结了。
莱维:呵呵,不过说实话,连龙机都召出来了,我没想到会输呢……
约修亚:哈哈……真的是很危险啊。
约修亚:而且……这也是大家通力合作的结果。
莱维:呵……这也是强大的一种吧。
莱维:艾丝蒂尔·布莱特……功夫长进了不少哪。
莱维:不过,要达到你父亲的程度,可还差得远呢。
艾丝蒂尔:啊哈哈……我也没想过这么容易就能赶上啦。
艾丝蒂尔:即使这样我也要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向他靠拢。
艾丝蒂尔:和约修亚——你的弟弟一起。
约修亚:艾丝蒂尔……
莱维:呵呵……那就好。
玲:………………………………
莱维:说起来……我都没有跟你道别啊。
莱维:对不起,玲。中途就丢下了你。
玲:不……莱维不用道歉的。
玲:那个时候,如果不是你和约修亚把我从《馆》里带出来的话,玲到现在都只能
玲:是孤单一人。
玲:所以……真的很感激你。
莱维:……是吗………
玲:呵呵,我真希望你最后能再抚摸一次我的头呢,不过……
玲:看你那爪子恐怕会很疼,就算了啦。
莱维:呵呵,对不起啊。
莱维:……那么。凯文·格拉汉姆……
莱维:你终于确信了吗?
凯文:嗯……已经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
凯文:往后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凯文:你最重要的那些人,我都会将他们平安无事地带回原来的世界的。
莱维:……是吗。那就拜托你了。
莱维:我想你也知道,《王》绝非一般人物。
莱维:该如何面对……希望你小心不要走错。
凯文:嗯……谢谢你的忠告。
(莱维开始消失)

约修亚:……莱维…………
莱维:呵呵……看来到时间了呢。
莱维:我终于也……能回到我该去的地方去了。
约修亚:嗯……辛苦你了。
约修亚:折断了的那把剑……一定会好好送到姐姐那里的……
莱维:嗯……抱歉了。
莱维:我就和那家伙一起……慢慢地休息吧。
莱维:再见了……………约修亚………………
约修亚:………嗯……………
约修亚:再见……莱维………
(卡玲的身影浮现,与莱维一起消失了)

(通向离宫的结界解开)

约修亚:……………………………………
玲:………莱维………………
艾丝蒂尔:约修亚……那个……
约修亚:没关系的……我本来就有所觉悟了。
约修亚:那个时候……虽然因为担心莱维所以没有说……
约修亚:这次终于……好好地把告别的话说出来了。
玲:……约修亚………
艾丝蒂尔:……是吗………
约修亚:……我的任务看来也到此为止了。
约修亚:凯文,以后就拜托你了。
凯文:嗯……包在我身上。
凯文:打倒了最后的《守护者》,周游道上的结界也应该解开了吧。
凯文:先去那里吧。
约修亚:明白了。是通往离宫的路吧。
(在狭间无法用方石传送,通过来时的魔法阵回黑色方舟,出来后转位阵就消失了)

凯文:怎,怎么……
约修亚:转位的魔法阵……!?
(原本是转位阵的地方出现了一扇星之门)

约修亚:这,这是……
凯文:……这出现得还真是时候啊。
凯文:不,莫非……
凯文:这扇门原本就是先在这里的。
约修亚:原来如此……有可能呢。
(回庭园带上莉丝,去离宫)

科洛丝:……这是……
凯文:……看来前面肯定是有什么在等着我们了。
凯文:总之……作好觉悟进去吧。
(进入)

莉丝:咦………
凯文:……果然是这样吗。
科洛丝:这里是……
科洛丝:看来不是艾尔贝离宫呢。
凯文:是啊……
(走近)

尤莉亚:星杯的纹章……!?
莉丝:凯文……
凯文:……………………………………
(推开铁门)

凯文:——这里是《紫苑之家》。
凯文:是我和莉丝,还有露菲娜姐姐一起居住过的地方。


最后更新: May 22, 2022 20:08:34
创建日期: February 18, 2021 00:24:44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