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闪之轨迹Ⅱ - 剧情简介

剧情视频

闪之轨迹Ⅱ全主线、支线任务、二周目内容视频

故事背景

──那一发枪声,改变了帝国的命运。
以狙击铁血宰相吉利亚斯‧奥斯本为开端,《贵族联盟》占领了帝都海姆达尔。
随后出现的巨大飞行战舰《帕坦古艾》和名为《机甲兵》的机械人型兵器,更完全改写了帝国境内势力版图,爆发了卷入全土的内战。
贵族联盟军以压倒性的物资与新武器压制对手,而帝国正规军则靠著受过充分训练的士兵与机甲师团的战力苦苦抵挡。
在巨大的埃雷波尼亚帝国境内爆发的内战远比事前料想得还要激烈,那种不知何时才会结束的感觉使人感到恐惧,从而悲叹己身的无力。

此时──隶属于托尔兹军官学院特科班《Ⅶ班》的黎恩‧舒华泽,在荒凉的山岳地带醒来。
在他身旁的是会说人话的黑猫,以及一具灰色的巨大「骑士」……
《Ⅶ班》的同学──那些一同克服诸多考验,无可取代的伙伴们纷纷不见踪影。

──在失去意识前,耳畔听见了伙伴告别的话语,以及自身的恸哭与哀号……
进逼而来的苍蓝之影,以及地面正展开绝望战斗的光景,残酷地再次浮现在黎恩的脑海当中。

「……大家没事吧……」
「总之得回学院去才行──!」
对黑猫的制止置若罔闻,同时就像完全无视那巨大的灰色身影般,黎恩踩著摇摇晃晃的步伐,开始走下山岳地带。

分章节剧情简介

序章 「归乡 ~失意的尽头~」

──七耀历1204年11月底
黎恩因为身体的疼痛而苏醒,意识模糊地撑起上半身。──诺帝亚州《艾辛格特山脉》。与托利斯塔相距甚远的这个地方,充满著深沉的宁静。黑猫瑟蕾奴与机能停止的《灰之骑神》瓦利玛在那里等待黎恩苏醒。

瑟蕾奴据实说明现况──

从那天以来,已经过了1个月,无法再回到那个留下伙伴的战场。黎恩急忙下山,眼前却出现了黑暗时代的魔像《魔煌兵》。黎恩在前一场战斗的伤害尚未痊愈,就在快要打倒魔煌兵时,屈膝跪了下来。魔煌兵残酷地把手中的剑挥下。但是突然其来的强力魔法攻击让魔煌兵的身体失衡,坠落山崖。看向魔法发射的源头,出现在那里的是游击士托瓦尔与艾尔芬皇女,还有黎恩的妹妹爱丽榭。在可靠的帮手扶持下,黎恩抵达了温泉乡悠米尔。以意想不到的形式,回到这个有美丽雪景的故乡。

后来在舒华泽男爵府从双亲与托瓦尔等人的口中得知在他失去意识这段期间的事。虽然所有伙伴都顺利自战场逃到远方,但目前下落不明。爱丽榭与艾尔芬好不容易才过来避难。位于乡内的露天澡堂,黎恩独自陷入失意低潮。若是自己更有力量,不仅不会被贵族联盟军夺走学院,也不会让伙伴身陷危险当中。关心哥哥的爱丽榭前来温柔地为他打气,让他想起最后与伙伴们分开时的事。黎恩相信伙伴们,也相信受到伙伴们信任的自己,下定决心要与《Ⅶ班》会合。

但是残酷的命运又再度袭向黎恩。就在黎恩等人离开悠米尔时,猎兵对温泉乡发动了猛攻。黎恩听到枪声返回温泉乡,看到的是父亲舒华泽男爵流血,与母亲露西亚倒地的身影。刹那间,黎恩的鬼之力伴随著他的咆哮失控了。失去自我,让自身任凭憎恨摆布,逐一压制猎兵们。

在爱丽榭拼死的呼唤下,得知父亲还活著、母亲平安无事的黎恩,终于抑止了力量。在所有人感到安心时,克洛提德在他们面前现身,并为《四大名门》艾尔巴雷亚公爵擅自对悠米尔出手的举动道歉。同时对猎兵们施了『法术』,让他们不会再盯上温泉乡。面对克洛提德温柔的态度,就在放下戒心的瞬间,有个黑衣少女乘坐在神秘傀儡上出现了。面对出其不意的策略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著爱丽榭与艾尔芬被掳走。黎恩只能朝著远去的爱丽榭等人伸出手,吼叫著一定会把她们带回来。

第一部 「灰色战记」

──七耀历1204年12月上旬
为了做自己该做的事,黎恩首先来到的是因交易繁盛的市镇凯尔迪克。在那里,他最先与潜伏的马奇亚斯、艾略特跟菲顺利会合。他们打算前往《第四机甲师团》驻扎的《加雷利亚演习场》,黎恩便与他们同行。避开贵族联盟军的警戒线,抵达《加雷利亚要塞》遗址。

就在快要抵达演习场时,《西风旅团》的《陷阱师》杰诺与《破坏兽》雷欧尼达斯阻挡了去路。相较于游刃有余的两人,黎恩等人只能设法撑过这场硬仗。然后有几架后来赶上的机甲兵,原来是来对演习场发动奇袭的联盟军。黎恩虽然以召唤的《灰之骑神》迎战机甲兵,但是数量差距太大,陷入不利的情势。

就在黎恩等人被逼到绝境时,有个足以撼动空气的豪爽声音制止了他们。其声音来自猛将《红发的克雷格》,他率领部队发动了牵制攻击。就连《冰之少女》──克蕾雅上尉率领的《铁路宪兵队》也前来支援,顺利击退联盟军与猎兵。之后,在从克雷格中将口中得到正规军情报的同时,一行人受到加入正规军的邀约。但是由于首要之务是『找到伙伴们』,因此没有立刻答应便离开了演习场。

下个前往的地点是雄伟高原上的游牧民族之地,诺尔德。据守卫坚达门的赛克斯中将所言,由于《监视塔》遭贵族联盟军占领,无法使用通讯。为了打探《Ⅶ班》成员平安与否,于是便借了马匹,前往诺尔德村落。在造访的村落与盖乌斯、亚莉莎、米莉亚姆重逢。黎恩为了保护诺尔德与游牧民族,与盖乌斯等人动身夺回《监视塔》。突破严密的防守,总算找到塔顶上的通信妨碍装置。但是《噬身之蛇》的执行者《怪盗绅 士》布卢布兰与掳走爱丽榭等人的少女──亚尔缇娜现身了。奋斗到最后,本以为总算等到制胜机会,却因为布卢布兰的『影缝』使黎恩等人陷入绝境。(只能依赖『鬼之力』了。)就在黎恩有所觉悟的时候,一道白银色的光线穿入地面。华丽地操弄钢丝的人,原来是结社一员,同时也是侍奉莱恩福尔特家的女仆,雪伦·克鲁格。她的出现,使黎恩等人位居优势。总算成功破坏了通讯妨碍装置,在诺尔德的事件告一段落。

他们接著造访的是有湖上古城与浓雾笼罩的街景,梦幻的雷格拉姆。在那里,据说在被视为《枪之圣女》桑德罗特的居城──《罗恩格林城》发生了异变。与先行去调查古城的劳拉、艾玛会合,解决异变。在回来的路上,艾玛表明自己是《魔女眷属》。她喃喃自语地说自己隐瞒了重要的事,没资格与大家一起行动,黎恩温柔地回答她。艾玛重新下定决心与《Ⅶ班》一起行动。

就这样,要寻找的伙伴就只剩下尤西斯了。

贵族联盟军核心的《四大名门》,艾尔巴雷亚家的根据地──巴利亚哈特。黎恩等人在尤西斯的诱导下,顺利在停泊中的飞行船内重逢。但是,尤西斯的父亲下命袭击悠米尔,兄长则是贵族联盟军的总参谋,尤西斯说自己无法跟他们一起行动。但黎恩依旧锲而不舍地想质问他的本意,于是尤西斯提出单挑的请求。在峡谷道的高台上单挑,尤西斯败给了黎恩,誓言与《Ⅶ班》一起行动。但是,从远方观察状况的《结社》二人开始行动。《铁机队》首席《神速》杜巴莉与以结社最强为人所知的《劫炎》马克邦。他们的实力远远超乎至今遇过的执行者,黎恩等人遭到压制。高台瞬间化为炼狱,此时,响起了一个十分宏亮的女性声音。随著雷鸣的轰隆声与光辉到来的是《Ⅶ班》的级任教官,前游击士莎拉·巴雷斯坦。就在所有人对接下来的激烈战斗有所觉悟时,这次换成是从崖下传来愤怒的声音。不晓得是幸或不幸,艾尔巴雷亚公爵率领著机甲兵团追上尤西斯,介入战斗。黎恩召唤了瓦利玛,利用艾玛的转移阵离开现场。这下除了克洛以外的《Ⅶ班》成员全到齐了。

黎恩等人回到悠米尔,讨论今后的方针。寻求正规军与贵族联盟军之外的『第三条路』后『要做什么』,这个方针迟迟无法下定论。

就在此时,有个不速之客的声音打断了对话。激烈的引擎声伴随著克洛提德的声音在黎恩等人的耳边响起。急忙冲出宅邸看向上空,贵族联盟军的旗舰《帕坦古艾》就停在那里。甲板上出现了总参谋卢法斯、搭乘《苍之骑神》奥尔迪涅的克洛身影。为了预防他们侵略悠米尔,黎恩与克洛对峙。但克洛却展现了明确的实力差距,让黎恩明白目前的实力是远远不及克洛。《Ⅶ班》虽然也有迎战,但是就连卢法斯一人都难以抗衡。贵族联盟军的头号人物──凯恩公爵看到这状况,说出到访的用意。想招待黎恩到帕坦古艾。只要黎恩接受邀请,直到内战结束前,绝不会对悠米尔做出任何干涉。虽然对这显而易见的陷阱有所警戒,但为了被掳走的爱丽榭等人,黎恩接受了提议。单枪匹马地搭上了帕坦古艾。

幕间 「白银巨船」

──七耀历1204年12月13日
黎恩受邀搭上帕坦古艾,凯恩公爵想延揽他加入联盟军。目前的第一目的是结束内战,只要黎恩愿意加入,就能尽早实现这个目的。卢法斯也以爱丽榭等人的安全为例,要他思考自己是「为何而挥剑」。

在客房思考该如何回复公爵时,克洛善意地来访。为何会憎恨奥斯本宰相?为什么要发起《帝国解放战线》?面对黎恩认真地提问,克洛无可奈何地娓娓道来。自己的祖父曾是《茱莱市国》的市长,因为奥斯本巧妙的策略,以『归属帝国』的形式失去了一切。受到凯恩公爵赞助,召集对奥斯本怀恨在心的伙伴,成立《帝国解放战线》。在与公爵有所接触的克洛提德引导下,与《苍之骑神》相遇,成为启动者。然后假造身分,至托尔兹军官学院就读。一切都是为了计划为了取下吉利亚斯·奥斯本的项上人头。

之后,在舰内四处拜访,来到了贵宾室,等在那里的是应该被掳走的艾尔芬皇女。据艾尔芬所言,爱丽榭是与其他皇族一起被幽禁在别的地方。是否该加入联盟军,结束内战,让爱丽榭重获自由的想法,在黎恩心中越来越强烈。结果艾尔芬眼中带著泪水,大声斥责黎恩。「不要把爱丽榭当成『理由』。」「她比任何人都还要希望,你能够走在自己真正想走的路。」黎恩在理解自己还不成熟后,习得了利用鬼之力强化自己的《神气合一》。把爱丽榭的心意放在心里,他打算带著艾尔芬自帕坦古艾逃出。以『鬼化』的状态摆脱接连阻挡在前的强敌,在舰内奔跑。

一到甲板,克洛已在那里等著。两人久违地以肉身拔刀相对,黎恩灵活运用了鬼化,打掉了克洛的双刃剑。但就在这大好时机,力量突然没了。此外,刚才摆脱的追兵也集中甲板上,无路可退,陷入走投无路的状况。

就在此时,发出熟悉的引擎声飞来的红翼,莎拉与克蕾雅等人自高速巡洋舰《卡雷贾斯》跃下,《Ⅶ班》也借由艾玛的转移阵现身。黎恩看到接连出现的援军难掩惊讶,这时又出现了令他意想不到的人。卡雷贾斯的持有者,军官学院理事长──奥利巴特皇子。眼看著战况陷入胶著,贵族联盟军最后收了手。卡雷贾斯再度升空,以最大航速离开。

第二部 「红翼~苏醒的狮子们」

──七耀历1204年12月中下旬
黎恩等人再次为了能顺利重逢感到喜悦,可是没有多余的时间,立刻就召开会议,决定今后的方针。「在这场内战中,《Ⅶ班》想怎么做?」奥利巴特皇子向所有人提问。面对这个国家『不尽人意的现状』,希望可以尽可能地协助改善。黎恩代表伙伴们如此回答。皇子与亚尔赛德子爵决定把卡雷贾斯交给黎恩等人,为了分头行动而离开船舰。同时,由托娃担任代理舰长。在托娃的提议下,决定了行动的『大目标』与『方针』。『大目标』为夺回军官学院──『方针』则是召集四散在各地的学院生,获得他们的协助。

黎恩等人遵照方针移动,某天接到安洁莉卡的联络。《莱恩福尔特公司》遭到她隶属于贵族联盟军的叔叔占领,而身为会长,亚莉莎的母亲伊琳娜则是遭到监禁。黎恩等人立即前往总公司所在的卢雷市,与安洁莉卡会合。询问原因,为了脱离贵族联盟军,她尝试与父亲罗格纳侯爵交涉却失败了。所以她试图凭实力执行卢雷解放作战。黎恩等人也参与协助,首先就是搜索伊琳娜。在安洁莉卡的引导下,一行人找到伊琳娜的所在地。总算是成功救出,接著立刻前往总公司大楼,连公司一并夺回。然后为了说服罗格纳侯爵的这场惊天动地的父女冲突由安洁莉卡拿下胜利。「侯爵宣布不干涉内战,同时脱离贵族联盟军。本以为一切顺利进行,卢雷的事件总算告一段落……

就在这时候。帝国解放战线《V》伏尔坎驾驶大型机甲兵来袭。黎恩勉强战胜了。另一方面,或许是因为承受相当大的负荷,伏尔坎的机甲兵陷入爆炸危机。虽然新型机甲兵的特殊动作难以应付,但黎恩仍旧是战胜了伏尔坎的巨大机甲兵。伏尔坎早已决定要葬身于此。他的下场让黎恩感到悔恨。

在卢雷的事件过后,卡雷贾斯前往帝国各地的《精灵洞窟》,努力强化瓦利玛的武器。直到某一天,从正规军那方传来坏消息——凯尔迪克遭到纵火。而下令的就是凯尔迪克的领主──艾尔巴雷亚公爵。就在黎恩等人告诫试图只身前往的尤西斯时,众人接到卢法斯的联络。纵火事件是公爵的独断行为,联盟军完全没有介入的打算,随他们自行处理。尤西斯做好觉悟,一行人火速赶往巴利亚哈特的奥洛克斯堡垒。就在顺利入侵堡垒,准备要开始镇压时,一架红色的高机动型机甲兵阻挡在前。操纵者是帝国解放战线《S》斯卡蕾特,她与伏尔坎一样在寻求死处。胜负已定,斯卡蕾特的机体因为超加速而快要爆炸。黎恩果断地接近,取出驾驶舱后拉开距离。她并没有生命危险,此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驾驶著骑神的克洛。在确认过斯卡蕾特的状况后,机体便再度远去。之后,艾尔巴雷亚公爵由儿子尤西斯亲手逮捕。命公爵指挥的士兵撤退,艾尔巴雷亚家自内战抽手。

《四大名门》已去掉了一半,因此贵族联盟军把剩余战力集中到帝都周边。这个决定使得其他地区的防御变得薄弱。为了完成宿愿,终于要展开托利斯塔夺还作战了。击退了留在市镇的贵族联盟军后,受到居民们的热情欢迎。把声援化为动力,朝托尔兹军官学院前进。以派崔克为首,贵族学生在正门等著。为了看清楚身为贵族的骄傲与矜持该如何定位而提出挑战。各自与劲敌交手,最后由《Ⅶ班》拿下胜利。派崔克誓言团结,全体学院生在独角狮子纹章下,一同走上『第三条路』。

终章 「只管不断向前」

──七耀历1204年12月底
黎恩等人接到了正规军的委托,内容是希望能解放《卡雷尔离宫》。以第三势力的立场承接委托,在托娃的号令下,前往位于帝都郊外的《卡雷尔离宫》。《Ⅶ班》抵达离宫。两位陛下、帝都首长与爱丽榭就在最深处的大厅。虽然潜伏著的亚尔缇娜阻挡去路,但总算是顺利击退了使用傀儡的她。费尽千辛万苦,黎恩总算顺利与爱丽榭重逢。但是事态一变,得知赛德利克皇太子遭凯恩公爵带走。正准备向亚尔缇娜问仔细时,帝都上空突然出现『光柱』。由皇城那边发出的光扭曲形体,转变成妖异的城。──其名为《煌魔城》。据艾玛所言,那是借由《魔女眷属》代代相传的最大禁咒显现的。黎恩感受到克洛就在那座显现的城当中。为了做个了断,《Ⅶ班》一同前往《煌魔城》。煌魔城内有执行者与猎兵等著。有《西风旅团》等著。即使如此,《Ⅶ班》还是在协力者的帮助下继续前进。最后终于抵达终点──《绯红王座》。

克洛背对著某种仪式,阻挡在前。在失去意识的赛德利克皇太子身旁,凯恩公爵开口了。述说起关于完成凯恩公爵的祖先,《伪帝》──欧特鲁斯皇帝的野心。凯恩公爵暗自窃喜地说著,那就是得到《煌魔城》与《绯之骑神》,支配帝国。为了解救遭掳走的赛德利克、为了与同学做个了断,黎恩等人拿起了武器。克洛与克洛提德也拿出武器摆好架势,展开一决雌雄的对决。相较于已经习惯使用联手攻击的克洛与克洛提德,《Ⅶ班》陷入苦战。即使如此,还是倾尽全力投入这一战──黎恩等人《Ⅶ班》赢了。克洛脸上浮现笑容。启动者们为了彼此的坚持,各自搭上了骑神。把百感交集的心情投注在磨练至今的刀上,驾驶瓦利玛展开最后的对决。超越彼此极限的战斗。终于让武器自克洛的手中掉落,《苍之骑神》跪了下来。《Ⅶ班》对于结果始终感受不到现实感。现场渐渐充满了喜悦的气氛,伙伴们包围著从骑神上下来的黎恩。克洛与克洛提德干脆地认输,内战也就此告终。

本以为是这样,但愤怒的凯恩公爵让250年前带来灾厄的魔神复活了。其名为《绯红终焉魔王》。以《绯之骑神》与亚诺尔家的血脉为核心显现,企图把整个帝国的灵力全部夺走。克洛提德在《Ⅶ班》的周围展开抵挡吸收灵力的结界。即使如此,面对魔王那深不可测的暴威,已可预见大概撑不了多久。因此,克洛想到一个解决方法。两位启动者再次搭上骑神,与《终焉魔王》对峙,伺机而动。目标是吸收了赛德利克的『核心』。激战之后,为了切除露出的『核心』,克洛引开魔王的攻击,魔王趁虚而入的一击贯穿了《苍之骑神》的胸膛。「我不要紧,别停下脚步!」「面向前方,做只有你办得到的事!」像是被这番话推动著前进般,缩短与《终焉魔王》的距离。黎恩使出斩击,把『核心』自魔王身上切除。《终焉魔王》发出咆哮渐渐消失。黎恩等人关心救出的赛德利克,但是那里却找不到克洛的身影。

大家注视的视线前方,《苍之骑神》如同倒下般膝盖著地。克洛带著微弱光芒来到骑神体外,捂著胸口虚弱蹲下。所有人赶紧冲向前,发现克洛也跟《苍之骑神》一样,胸口穿了个洞。即使艾玛施以治愈术,仍旧是血流不止。克洛说话断断续续地,对《Ⅶ班》与托娃等人喃喃说著想法。「……只管不断……不断……向前……」在黎恩的怀里,克洛静静地死去。

此时,传来了凯恩公爵的怒吼声。克洛提德对不死心的公爵出言训诫,就在那个瞬间。有个声音从难以预料的方向叫住她,利刃朝著克洛提德袭来。悠然现身的是总参谋卢法斯·艾尔巴雷亚。基于对皇族不敬与引发大灾难的罪行,卢法斯宣言要逮捕公爵与魔女。摆明就是伺机行动的他,为何会在联盟军确定败北的这时候出现?又为何要制裁同为联盟军的两人?就在所有人都百思不解时,雷克多特务上尉等人的出现解释了这一切。卢法斯是《铁血之子》──而且还是『首席』。

然后,像是证明现在揭晓的这个机密般,本以为不可能再见到面的人走了出来。那就是《铁血宰相》吉利亚斯·奥斯本,被克洛开枪击中胸膛的那个人。唯一被告知真相的『首席』,奥斯本指派给他的任务就是削减贵族势力的力量。另一方面,宰相的策略甚至还包含了接收《幻焰计划》。「……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活著!?」「克洛──那家伙做的事!」「那家伙的人生……难道全是一场空吗!?」

面对嘶吼的黎恩,卢法斯告诉他,宰相的原因并不是跟你无关。刹那间,至今模糊不清的记忆──12年前,被舒华泽男爵收养前的记忆,在脑中鲜明地浮现。「『黎恩』……你要健康地长大啊。」「……女神啊……求您一定要让这孩子──」看到黎恩对于那个意义感到愕然,奥斯本冷酷地露出微笑。「好久不见了,我的儿子。」「不──抢回帝都的功臣《灰色骑士》啊。」「暂时要请你为我们扮成『英雄』了。」

外传 「占领下的克洛斯贝尔」

──七耀历1205年3月9日
内战终结后过了2个月,地点是在以超乎预想的速度遭到帝国军无血占领的克洛斯贝尔自治州。邻国卡尔瓦德共和国为了阻止帝国扩大领土,对克洛斯贝尔投入战力。此时,身为《灰色骑士》的黎恩也参加了克洛斯贝尔的防卫战。如此动荡的时期,在新总督府兰花塔举行了新任『支配者』的演说。在奥斯本宰相的任命下,由卢法斯·艾尔巴雷亚就任第一任克洛斯贝尔总督。他高声宣言,今后就是帝国领克洛斯贝尔州。

自由从故乡被剥夺走……有一群人为了跨越这道强大的『障壁』而在暗中不断地挣扎。克洛斯贝尔警方的搜查官──罗伊德·班宁斯。还有剧团演员,传说中的杀手《银》──莉夏·毛。两人为了从帝国军手中死守克洛斯贝尔的机密情报,潜入地下。罗伊德两人潜入市内的地下,在《导力网路》中枢窃取情报后,设置了《初始化组件》。再来只要等它执行完成。

就在感到放心的瞬间,有人从背后出声。黑发青年与身穿黑衣的少女就阻挡在出口前。他们因为《要求命令》的关系,前来阻止罗伊德两人的行动。为了争取初始化完成的时间,罗伊德两人毫不退让地挺过战斗。但对手似乎没什么消耗。黑发青年开始放出阴之气。就在感受到非比寻常的力量而摆出架势的瞬间──

《初始化组件》完成作业的合成音响起。黑发青年像是计划变更般地开始行动。回应青年的呼唤,巨大机体出现了。熟练地搭上机体,以压倒性的太刀一闪破坏了中枢的终端机。那架实力天差地远的机体依旧堵住了退路。这时——

「这次就当成『两败俱伤』吧。」罗伊德两人没有选择的余地,带著不甘心的心情离开终端室。罗伊德在离去之际停下脚步,询问黑发青年。「我是罗伊德·班宁斯──克洛斯贝尔警方的搜查官。」「你的名字是?」「隶属《托尔兹军官学院》Ⅶ班的,不──克洛斯贝尔总督府临时武官,黎恩·舒华泽。」

黎恩看著两人跑步离开,向委托人雷克多特务上尉报告要求执行失败了。雷克多似乎是知道罗伊德两人的事,没有追究责任就接受了。看到罗伊德两人为了未来努力前进的模样,黎恩感到有点羡慕,接著便离开了克洛斯贝尔。

后日谭 「冬日的尾声」

──七耀历1205年3月
完成雷克多的要求后,黎恩火速返回托利斯塔。黎恩与在托利斯塔站月台等他抵达的克蕾雅交谈。由于她是《铁血之子》,不禁会对她摆出冷漠的态度。黎恩虽然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但还是离开了车站剪票口。环视站前的景色,黎恩心中满是感慨。历经漫长的辛苦,夺回托利斯塔时的亢奋心情,直到现在他都还记得,但一反当时的心情,现在的托利斯塔令他感到非常寒冷。

没多久,《Ⅶ班》的伙伴们便赶来迎接黎恩。黎恩与身穿制服的伙伴们回到托尔兹军官学院。面对上课、考试即使喜忧参半,却很享受《Ⅶ班》最后的学生生活。在这样的生活当中突然想起克洛时,黎恩便将涌上的感情压抑下来。乔治与安洁莉卡提到在毕业后,想到国外看看,寻求帝国的改善方法。面对后悔协助战争的黎恩,乔治两人希望黎恩能理解,这是保护克洛斯贝尔居民的必要手段。

在学生会室,疲惫的托娃正睡著。黎恩无心地看著她的睡相,听到她在喃喃念著克洛等人的名字。托娃听到声响醒来,看到黎恩的脸色不太好,她察觉到了某些事。不用勉强自己一直站著。如果累了、注意力不集中了,可以坐下来,不用忍耐。听到托娃这么说,他第一次吐露出让克洛丧命的遗憾心情。放学时间,看著莱诺花,黎恩等人回想起刚入学的时候。谈起《Ⅶ班》成立的难忘回忆,以笑容度过仅剩的时间。

然后到了最后的自由活动日。黎恩察觉到旧校舍有股异样的气息便独自过去看看状况。在那里,他与来到托利斯塔的托瓦尔、爱丽榭、艾尔芬会合。也与作为护卫与艾尔芬一起行动的克蕾雅再次碰面。彼此都感到后悔的两人,在互相道歉后,再次解开心结。就在一片和缓的气氛当中,旧校舍突然响起了钟声,开始发出不寻常的光芒。其他伙伴们也急忙赶来,却没人晓得异变的原因。询问了瓦利玛,他说出现了跟以往『考验』不同的『考验』。虽然不清楚详情,但黎恩等人也无法对这状况视而不见,于是便闯入了转变成异空间的旧校舍。穿过长长的回廊,等在那里的是《巨硕白影》。那是因《煌魔城》失控而出现的『里之考验』。黎恩等人集结了骑神与协力者的力量挑战。

漂亮地克服考验后,《白影》有如花瓣凋零般地消失得无影无踪。伙伴们为了胜利感到喜悦,同时也体认到这真的是最后了。米莉亚姆不禁落下泪来。亚莉莎紧抱著哭泣的她,其他人也接连地开始出现哽咽的声音。《Ⅶ班》的每个人把一直忍著的离别寂寞给吐露出来。

接著,本年度最后一天到来。与选择就读1年就毕业的伙伴们约好再相见后道别。《Ⅶ班》带著笑容迎接新的开始,踏上各自的道路,向前迈进。直到列车的铃声停止前,黎恩就一直站在那里。苦难的路应该还是一直持续下去吧,不只自己,就连伙伴们也是。即使如此,为了完成许下的约定。黎恩向前迈出了一步。


最后更新: July 12, 2021 23:33:35
创建日期: February 18, 2021 00:24:44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