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委托,敬悉」

『调查委托,敬悉』

海港都市卢安(Ruan City)
R&A调查公司 卢安事务所
(宁静优美的蓝海之都·卢安。生活的节奏仿效着蓝海的波动,轻柔烂漫,的确是个让心情舒畅、忘却俗事烦恼的胜地。难怪每年千里迢迢前来度假的游客络绎不绝。温柔的阳光洒在伦格兰德大桥上,海风杂着活力的气息——预示着新一天的到来。看似普通的房屋里,新新开办了一家事务所,亚非海产运输店,亦非旅馆酒家。名为R&A调查公司 卢安事务所,顾名思义,是家负责调查业务的公司。看起来亚不起眼的事务所,却隐藏着大人物。)
米拉诺:噢噢,哎呀呀……
所长:能帮上您的忙深感荣幸……
(事务所的楼上,宽敞大厅内收拾得一尘不染、干净整洁。屋内的装饰处处不求奢华但求简洁质朴,张显了主人的气质风度,让人平添了一份信任感。委托人正坐在舒适的沙发上啧啧感叹着……)
米拉诺:原来如此,是这样吗……
    既然贩卖渠道如此齐备畅通,那我就没什么可
    担心的了。
    相信马上就可以打入帝都的市场呢。
理查德所长:你委托的内容是关于帝国的导力器的实际
      买卖情况……
      我以当地的贩卖店为中心作了一番调查。
米拉诺:嗯,你做得非常好。这方面相信没什么大问题
    了。
    只不过……利贝尔那边的交通真是不太让人放
    心啊。
    国际定期船可是处于博尔德那大叔掌控之下呢
    ……
理查德所长:是的,根据契约博尔德家族的确拥有优先
      使用国际定期船40%载量的权利呢。
      不过,近来可不再是国际定期船一家的天
      下了,除了我们熟知的固有定期船以外,
      还有些私人运输业也表现得相当活跃……
(打眼色让凯诺娜拿资料)
(凯诺娜心领神会,不紧不慢地来到资料架前,利索地挑出一本资料。徐徐走到米拉诺身边,将早已准备好的资料薄交给委托人)
秘书凯诺娜:呵呵,请不用担心,这里还有追加资料。
米拉诺:哦,准备得相当周全嘛。
理查德所长:哈哈,因为这次的调查时间稍微延长了
      些。
      这就当作是补偿好了。请收下一起带回去
      吧。
米拉诺:哎呀,所长先生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深
    谋远虑、办事周全呢。
    怎样,要不要考虑来我旗下工作?薪水方面绝
    对不会让你失望的哦~!
理查德所长:没想到能得到米拉诺小姐您如此的赏识,
      真是深感荣幸……
      只不过,我想我还是不适合这个遇事三分
      利、即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商界。
      不管怎么说,我可是很胆小的人啊。
米拉诺:啊哈哈,你可真会说笑。
    不过,这也不是可以勉强的事。总之请你不妨
    先慢慢考虑下再作决定吧~
(米拉诺收下资料起身准备离开)
秘书凯诺娜:有劳您了。
(理查德起身,准备送米拉诺夫人下楼)
米拉诺:对了,所长……
    顺便委托你下一项调查吧。
    本想交给西蒙君处理,可是还是觉得有点不放
    心。
理查德所长:好的,没关系。
      还是调查国外市场吧?
米拉诺:对对……
    喔,正好有个好东西呢。
(众人走到地图前)
米拉诺:……就是这里。
理查德所长:这不是奥雷德自治州……吗?
秘书凯诺娜:在那么小的地方……
米拉诺:就是因为小才有市场份额可占啊。
    这地方虽然也有国际定期船会经过,可是还没
    有谁想到要对它出手呢。
理查德所长: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要对其市场规模的可
      开拓性进行调查……对吗。
      调查目标只是导力器市场吗?还是市场全
      体……?
米拉诺:全体调查。
    ……怎样,办得到吗?
理查德所长:请放心交给我办吧。
      我会先联络一下邻近常驻的人员。
米拉诺:好,那就这样定了~
    下周我会再来,到时候我们再详细地谈谈相关
    事宜。
    ……那么,再见了!

理查德所长:恭候您下次光临。
秘书凯诺娜:路上请小心。
(米拉诺离开)
理查德所长:奥雷德自治州吗……深居内陆呢。
      莱因斯兄弟应该是在那附近待命吧。
秘书凯诺娜:是的,等下我会联络他们的。
理查德所长:啊,那拜托你了。
      呵呵,真不愧是柏斯商人。
      米拉诺夫人的委托真是有趣又有远见呢。
秘书凯诺娜:和所长您相比还有点差距哦。
理查德所长:哈哈,太过奖了。
      ……凯诺娜,请下一位客人上来吧。
秘书凯诺娜:明白了。
(下一位客人上来)
诺曼市长:所长,一直以来都麻烦你了。
     这次又有一些关于市内财政的事想和你商量
     ……
理查德所长:嗯,乐意之极。
      请坐。
(诺曼市长和理查德面对面坐下)
理查德所长:那么,今天要委托的事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
(交谈后送客人出门)
理查德所长:这份工作也逐渐步入正轨了呢。
秘书凯诺娜:嗯……
      美中不足的是总觉得稍微缺点紧张感呢。
理查德所长:哈哈,你就忍耐一下吧。我们现在的身份
      不过是普通民众罢了。
秘书凯诺娜:…………也对呢。
      不过,能在养育阁下成长的故土,这样平
      静的生活,其实,是我的光荣……
理查德所长:……凯诺娜。
      现在我更希望你能称呼我为所长。
秘书凯诺娜:啊…………!?
      失、失礼了。
理查德所长:哈哈,不用紧张,也不是什么需要道歉的
      事啦……
(突然,空中乌云密布,仿佛大地瞬间失去了它原有的色彩。隆隆雷声穿透厚密的云层,似乎在寻找更大的突破口来宣泄沉密的怒火——没有什么比暴风雨钱的疯狂更加令人胆战心惊。)
理查德所长:……我们进去吧。天气变得相当糟糕呢。
(门边桌角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封神迷的信件,引起了理查德的注意信件)
理查德所长:嗯……?
      (……这封信是……)
秘书凯诺娜:…………所长?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理查德所长:…………………………没什么……
      只是给市长的邮件又错送到这里了而已。
      这个事务所原本是他的宅第,也没什么可
      奇怪的……
      哎呀哎呀,我看就由我跑一趟给他送过去
      好了。
秘书凯诺娜:咦,您现在就要去吗?
      可是,马上就要下雨了……
理查德所长:没什么,反正就在附近而已。就算是下雨
      了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定期联络的事就拜托给你了。
秘书凯诺娜:好、好的……
(理查德出了屋门,立刻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事实上,不知不觉中,“步”已经变成了“跑”。雨,像银箭一样毫不留情地穿透乌黑的云层,直落地面。雨的闷热感却丝毫未减反而愈加强烈,潮湿的空气几乎又令人窒息的可能。隆隆雷声预示着这不过是序幕般的前奏,那隐藏在乌云之下的秘密……)
理查德:(……呃…………)
    (那封信是…………)
那封信的粘贴方法,
是情报部使用的特殊方法。
信的内容只是掩人耳目
真正的内容已经暗号化
隐藏在信封的粘贴方法里。
……『到飞艇坪来』。
是原情报部的人
在呼叫我……
恐怕,是抱有
想要向我发泄怨气的晦暗情感吧——……
……可是,不得不去。
作为原情报部的将校……
作为破坏了他们整个人生的
罪魁祸首……
(理查德跑到飞艇坪,仓库前朦胧的人影证实了之前的猜测。)
男人的声音:……在此恭候您的大驾多时了。
理查德:…………是你吗,赛恩达。
赛恩达:好久不见了,大佐。
    您还一切安好,这可比什么都重要啊。
理查德:我已经不是大佐了。
    无论我怎样说,你们似乎都不明白呢……
赛恩达:……不,今天请允许我斗胆称您为大佐。
理查德:……………………………………
赛恩达:…………大佐,因为有些事万分不解想要请教
    您。
    所以希望您能原谅我冒昧叫您出来。逾越之处
    请您见谅。
理查德:……只要是我答得上,一定会回答你。
    不必顾虑什么……
    有不明白的事就尽管问吧。
赛恩达:…………大佐,那么我就直说了……
    为什么要辞退军队的职务。
    您的爱国心哪里去了!
(“轰隆隆”——雷声的巨响,伴着赛恩达的质问。再次穿透了理查德记忆深处的房门,刺中了心底最敏感的部分。雨,仿佛是配合着,愈加强烈起来。昏暗的天空掩去原本的情绪。)
理查德:……你………………似乎恢复军职了呢。
    …………那我就放心了。
    你在军官学校的时候就是相当优秀的,如果没
    遇上我的话……
    如果不是我把你卷进来,你现在就算成为校官
    也不足为奇……
    ……对此我真的很抱歉………
赛恩达:……大佐,我绝对没有怪责您的意思。
    ……您比任何人都更多地考虑这个国家。那份
    爱国心是真真实实的。
    我能发誓追随它,对我而言,这是已经是莫大
    的荣耀了。
    的确,事到如今以我这样的身份,或许已经很
    难能得到晋职的机会了……
    ……可是那种事随便怎样都没所谓。
    因为能回到军队再次为这个国家效力,我已经
    觉得很庆幸了。
    ……我从一开始就没有丝毫要怨恨您的打算。
    …………可是…………………………
    大佐,您到底怎么了。
    ……那个曾经如此忧心国家的将来的您……
    竟然没有再次为了这个国家而站出来,反而逃
    也似地辞去了军队的职务……
    现在还建立了什么公司,和那些有钱人进行买
    卖……!
    您的……您的爱国心都到哪
   里去了!!
(雷鸣——简直像是赛恩达内心的怒火,伴随着他的怒吼、霎那间迸发。)
赛恩达:……大佐,请您回到军队来吧。
    您应该官复原职,为了祖国和人民发挥您的力
    量!
理查德:……………………对不起。
    我已经,不能回到军队里去了。
赛恩达:…………………………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啊!?
    如果是为了赎罪……您已经偿还得够多了,不
    是吗。
    何况摩尔根将军和卡西乌斯准将也期待着您的
    复归。
    我们大家也期盼着!
    ……可是,您为什么还要摆出那样一张脸……
    ……
    ……来……来自责呢……!
理查德:……赛恩达,我绝对没有舍弃掉爱国心。
    ……应该说……………………
    ……我犯下了弥天大罪。
    引起那样的事件,牵连了很多人……
    即使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意识到自己的过错
    ……
    …………我的心也完全没有变。
赛恩达:大……大佐…………?
理查德:虽然经历了那样的大事件,但是我牵挂祖国的
    这份心情依然完全没变。
    即使是现在,我依然被“为利贝尔竭尽全力”
    这份盲目的冲动所驱使……
    ……和我…………计划政变的时候一样。
    ……我,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恐惧。
赛恩达:……怎…………………………怎么会…………
    ……也就是说…………您的爱国心并没有消失
    ……
    正是因为还怀着那份心情所以才没有留在军队
    ……?
理查德:……………………对不起……我也没资格对你
    说这种话。
    明明把你们牵扯进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我
    ……
    ………………我真的非常抱歉……
赛恩达:……………………
    ……您、您…………
    没有这回事…………您是更…………
理查德:……可是,你不要误会了。
    赛恩达 ,我绝不是在逃避自己的懦弱。
    我并不是羞愧于降级和处分而离开军队的。
    我在那之后,考虑了很多。到底应该怎样做才
    好……
    还有到底是从哪里弄错了方向……
    然后,我终于意识到了。意识到自己其实一直
    忽略了重要的“事实”。
    ……我设置情报部,为了国家的利益而四处探
    查情报。
    明明是这样,可是我这个人却完全不知道情报
    这东西的实体究竟在哪里,
    情报并不是单独存在的。当它存在于它的使用
    者之间,情报方可作为情报而存在。
    然后根据立场和看法的不同,它的价值自然也
    会有很大的变化……
    我的爱国心开始扭曲,也许就是因为没有注意
    到这点的缘故。
    我把自己看到的价值深信为绝对,不知不觉地
    便开始只搜集有利于自己的情报。
    而结果,为了支撑我这脆弱的心灵,我开始渴
    求强大的力量……
    ……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正是需要与军队不
    同的视点。
    不是像军队那样,将视点立足于把国家和人民
    的状况看作固定不变。
    也不是舍弃对于国家无利的东西。
    正是应该广泛俯瞰利贝尔和各国,从自由的视
    角出发找出更多各样的情报价值……
赛恩达:……为了实现这个,所以才建立现在这个公司
    吗……
理查德:………………对。
    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不再重复错误的正
    途。
    在前思后想之前,也许还有其他应该做的事。
    当我察觉到“这个国家不正是需要新的视角
    吗”这点的时候,我下定了辞去军职的决心。
    军队按照军队的方式,成立情报机关就够了。
    只要有准将在,我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但是民间并没有那样的东西。
    还没有可以有组织地收集情报并准确地进行分
    析的独立团体。
    ……所以我希望以一个普普通通、民间人士的
    身份,兴办了《R&A调查公司》。
    我相信我现在应该这样做……
赛恩达:你…………已经不打算回军队了吧……
理查德:……说不留恋军队那是假话…………
    可是,我想成为支撑这个国家的另一双眼睛。
    ……赛恩达,着只不过是“新生”后的我的,
    另一种爱国形式罢了。
    希望你能明白……
赛恩达:…………………………
    您真……狡猾…………
    您是正确的。您一直都是正确的,我完全没有
    反驳的余地。
    可是…………
    您已经不再是那个说着要开
   拓利贝尔明日的您了……!
    我们不会再见的了!告辞……!
(赛恩达毅然地离开了。与自己擦身而过的瞬间,理查德仿佛可以感到赛恩达失望之极的心情。只不过,赛恩达没有留意到他所景仰的上司内心真正的感情。雨水顺着理查德的面庞不断滑下,浸湿了衣衫,或须不只是衣衫……还有更深的东西也……雨,原来如此冰冷。冷到可以冰痛人心……)
理查德:……不是的………………并不是那样的,赛恩
    达…………
    我………………………………
    (我虽然打算隐藏走上新的道路……)
    (但是,我并非确信这条路没有任何错误。)
    (……我现在,也仍旧是继续迷惘着。)
    (我至今仍然被[是否弄错道路]这样的不安所
     困扰……)
    (我,没有像准将那样的魄力,可以从心底抗
     拒黑暗、不误入歧途的自制力……)
    (果然还是不行吗,我……)
女性的声音:……所长……
理查德:…………凯诺娜吗……
秘书凯诺娜:……回去吧,您这样可是会感冒的。
理查德:凯诺娜,我……
秘书凯诺娜:……他也一定只是感到迷惘罢了。
      还忘不了对情报部的那份热情,拼命想要
      寻求心灵的寄托之处而已。
      ……可是总有一天他会明白过来的。
      因为我也是那样走过来的……
理查德:……是吗…………
    呵呵,也是……
    回去吧,凯诺娜。
秘书凯诺娜:…………嗯。
(两人回到公司)
理查德所长:哎呀呀,都湿透了。
      凯诺娜,你还好吧?
秘书凯诺娜:嗯,我没事。
      倒是让我想起以前军官学校时代的生存者
      训练了呢。
      所长您才是,请快点换件衣服吧。
理查德所长:啊啊,我没事的。
      我的生存训练成果可不差的哦。
秘书凯诺娜: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可是……
(铃响声)
理查德所长:……是暗号化通信。
秘书凯诺娜:德伊雷斯在定期报告里说,有很在意的情
      报。
      这也许是报告相关情报的。
理查德所长:原来如此……
      ……也就是说共和国那边有什么异动吗。
(接电话……)
理查德所长:……啊啊,是我。
      都说不要再叫我大佐了……
      …………嗯嗯…………
      ……啊啊……………………啊啊…………
      东方人街吗…………
      那边还没设置情报屋吧……
      ……啊啊,明白了。我也会尽力查探的。
      嗯嗯,你也不要太勉强了。
(挂电话)
秘书凯诺娜:是有什么动静吗……?
理查德所长:似乎是又有猎兵团潜入东方人街了。
      猎兵团《红色星座》。是个相当庞大的组
      织。
秘书凯诺娜:也就是说,他们开始有所行动了呢。
理查德所长:至少,有可能激化里社会势力的矛盾。
      旧情报部的网络也无法把握这次的状况吗
      ……
      呼…………
      ………………这次由我亲身前往探查一下
      会比较好吗。
(出发当日。卢安的天空又恢复了以往的光彩。耀眼的阳光穿过透蓝的天空,映在海面上,仿佛是为它披上了钻石的薄纱,令人目眩不已。飞行屏侯船台上,旅人们三两成群地讨论着这即使是在卢安,也难得一见的绝妙天气。理查德微微身处于人群之外,尚佳的天气没能改变他的心情——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那积郁在胸口的心事,仍然令他困扰。)
理查德:(……果然,我还是有所迷惑。)
我的爱国心,
结果也无任何改变。
没有改变的我,
真的能走上正确的道路吗。
究竟,以这凡俗的肉身
真的可以开拓新的道路吗。
……虽然还没找到答案…………
现在,就先姑且尝试踏上这条确信的路吧。
相信那些
纠正我的错误,和支撑着我的人们……
女性的声音:所长…………?
      怎么了?
理查德:啊,啊啊………………凯诺娜啊。
    我说了不必来送行的……
秘书凯诺娜:那可不行。
      为上司送行是下属的义务。
理查德:……凯诺娜,我们已经不是军人了,不必那么
    拘谨。
    啊,还有一点忘了说。
    ……我不在的时候,事务所就拜托你了。
    虽然,我想也不会总有什么大的委托……
秘书凯诺娜:……请放心交给我吧。
      无论是什么委托,我都会恳切郑重地对待
      的。
      我还是明白所长以小的委托为乐这点的。
理查德:哈哈……那就拜托了。
(定期船准时到达,乘客们依次上船。理查德刚想踏上船梯,熟悉的声音令他停下了脚步。基库从远处飞来,不停围绕着理查德盘旋。)
理查德:你是…………基库吗………?
秘书凯诺娜:尤、尤利亚的隼……!?
基库:啾!
秘书凯诺娜:哎?居然那么厚脸皮地停在阁下的手腕上
      ……
      切………………!
基库:啾,啾……!?
理查德::……凯诺娜,别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呀。
    还有,不要再叫我阁下了。
基库:啾啾!
基库脚上绑着字条。
理查德:???
    这是给我的吗……?
基库:啾啾啾!
理查德从基库脚上拿下字条。
理查德:这、这是……
    这似乎是军队司令部来的书简……
秘书凯诺娜:军队司令部来的……?
      为什么亲卫队的传达使把这种东西……
理查德:不管怎样说……这还真是很会使唤人的家伙
    啊。
    ……麻烦你了,基库。
    请帮我转达,我已经了解这委托了。
基库:啾☆
(基库飞走)
秘书凯诺娜:那、那个……所长……?
      那份书简难道是……
理查德:啊,就是这回事。
(把书简交给凯诺娜)
秘书凯诺娜:……您出差辛苦了。
      (读信的内容) 我们王国军,也很在意
      《红色星座》的动静,想请你顺便帮忙查
      探一下……
理查德:哎呀呀……
    真是的,这个情报可是很贵的哦,准将。
(飞艇顺着轨道徐徐升上天空,向着浩瀚无垠、充满光辉的天际驶去,仿佛预示着未来……)

Episode『调查委托,敬悉』~Fin~


最后更新: March 25, 2021 06:01:29
创建日期: March 25, 2021 06: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