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EP4. 令人怀念的家乡

瓦吉:伤脑筋,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瓦吉:而且不知不觉还聚集了不少围观的群众
瓦鲁多:哈,我可不知道对我来说可是好机会
瓦鲁多:来弄个清楚吧,瓦吉。
现在的我和你,到底谁比较强?
瓦吉:…呵呵,的确现在也许是分个高下的好时机呢。
瓦吉: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全力攻过来吧
瓦鲁多:呵哈哈,好极了…!

瓦鲁多: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瓦吉: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月18日——自克洛斯贝尔从『前亲卫队』手中解放过了4天。
在克洛斯贝尔巿,警察和警备队还在进行后续处理——

诺艾尔:那么,希卡队的各位,请开始进行分配到的工作。
诺艾尔:住宅区等地,还有很多区域都是瓦砾千万要以市民的安全为第一优先!
队员们:遵命!

诺艾尔:咦,这个声音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瓦吉:抵达啰……
瓦吉:在那之后只经过4天,应该还挺忙乱的吧?
瓦鲁多:哼,光是没有那些卫士在这里就已经好上百倍了。
瓦吉:呵呵,说得没错
瓦吉:不过,虽然展开作战时根本没有闲工夫…
瓦鲁多:可是这样好吗?把随侍大主教的工作塞给她。
瓦鲁多:那本来是你的工作吧?
瓦吉:呵,是没错。但既然她都主动提议了嘛。

斯卡蕾特:今天只是要确认及报告解放后的情况,正式的『步骤』明天才开始。
斯卡蕾特:大教堂交给我们就行,你们不妨到街上瞧瞧
斯卡蕾特:难得返乡一趟不是?不用客气,尽管去吧。

瓦吉:哎呀~果然就是该有优秀的随从骑士才行呢。
瓦吉:要是瓦鲁多也像她那么机灵就好啰
瓦鲁多:拜托……你以为我平常私底下帮你摆平了多少事啊?
瓦鲁多:现在我终于体会到阿巴斯那小子有多辛苦了。
瓦吉:呵呵,我常被人那么说。…不过,这次『独立』是吗?而且还不以两大国做为宗主国
瓦鲁多:那种事真的有办法实现吗?
瓦吉:现在也还在研讨阶段,没有正式宣布嘛。
瓦吉:但如果是以前的话,恐怕连『商讨』都不可能。
瓦吉:或许以那场大战为契机,世界也正朝著更好的方向迈进也说不定。
瓦鲁多:那就好啰。
瓦吉:——那么,今天整天都是自由活动。
瓦吉:晚上还要跟斯卡蕾特会合,你可别玩过头了。
瓦鲁多:哪轮得到你说这个啊——那再会啰

啊——、我……输了!
啊,真可惜呢,那个失误影响太大。
唉,我要是那时候收手就…我真是没有赌博的才能呢。
嗯,把这些忘掉吧!来点酒吧,贝赛!

贝赛:嗯,好、好啊反正难得休假呢。
贝赛:嗯…
女子:啊——彩虹剧团还没恢复营业吗~
瓦吉:呵呵,没办法啊随便找间店进去——

贝赛:该、该不会——瓦吉!?你、你回来了呀!
瓦吉:…嗨,好久不见你们很有精神啊
贝赛:什么好、好久不见…你也太轻描淡写了吧!?既然要回来,好歹也通知我们一声啊…!
瓦吉:唉啊,抱歉抱歉.作战前后总是乱成一团嘛
瓦吉:今天也是有公事才来的呢。
贝赛:虽说是公事,但看、看起来就像和女人约会…
瓦吉:嗯,她是我公关时期的常客。刚好休息的时候遇到她呢。
瓦吉:这该不会也是命运吧?
女子:讨厌啦
瓦吉:哈哈…
瓦吉:真是一点都没变呢。今天有时间吗?可以的话,之后找地方聊一下?
贝赛:正好我们中午要找地方喝一杯呢
瓦吉:嗯,不错啊难得的机会,就跟你们一起行动吧
瓦吉:那,因此我要先告辞了。保重啦,小姐
女子:瓦吉好坏喔~
女子:…不过,个性冷酷之处也好棒

瓦鲁多:旧市街……不对,经过开发,变成新街区了啊
瓦鲁多:哼,好像变得挺干净的嘛

迪诺:瓦鲁多大哥,请等一下啦~
迪诺:我要一辈子跟随你,瓦鲁多大哥!
迪诺:今天就去把臭小子干掉吧,瓦鲁多大哥!
迪诺:哈,剑蛇帮是最棒的帮派啦~

瓦鲁多:…呼呼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资格
瓦鲁多:算了,就找地方吃个饭打发时间

——瓦鲁多,大哥……?

瓦鲁多:你们是…
瓦鲁多:诺加诺夫……跟迪诺啊。

迪诺:原来你回来了呀
迪诺:…骗人……的吧…
迪诺:那个鬼…把大家搞得乱七八糟的怪物怎么会是瓦鲁多大哥!
迪诺:那是骗人的对吧!?
瓦鲁多:…迪诺,我…
诺加诺夫:——哟喔喔喔!真的是瓦鲁多大哥耶!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诺加诺夫:哇哈哈,那副眼镜是怎样!超·不·搭·的~!!
迪诺:诺、诺加诺夫大哥
瓦鲁多:喂…
诺加诺夫:呀~我正好肚子饿了,出来晃晃想吃个饭!
诺加诺夫:龙老饭店也不错,不过瓦鲁多大哥在的话。今天就去柯奇那里吧~
瓦鲁多:柯奇那里……?
迪诺:…哈哈,好主意。我们走吧,瓦鲁多大哥

诺艾尔:司令,我回来了!
索妮亚司令:辛苦你了,诺艾尔。上午你负责的部分都结束了?
诺艾尔:是的,兰花塔那边怎么样?
索妮亚司令:那边有警察在帮忙处理了。
索妮亚司令:之前帝国的监察官也来了,看来又会拖更久呢。
诺艾尔:这样啊…这也是国际级的事情。也只能交给他们了呢。
诺艾尔:——不过,克洛斯贝尔被解放,真是太好了
诺艾尔:我想……在女神的身边的父亲一定很开心。
索妮亚司令:奥兹马·希卡二尉——我在新人时期曾受到令尊的照顾
索妮亚司令:他因为『演习中意外』去世,是让我誓言要改变警备队的契机之一
诺艾尔:啊……原来是这样…
诺艾尔:…呵呵,感觉有点开心。
诺艾尔:很难得司令对我说这些话
索妮亚司令:呵呵,是这样吗?
索妮亚司令:不过——话虽如此,我也从来没有宠溺过你
索妮亚司令:而你也继承了他的遗志长大成材,克服了许多试炼
索妮亚司令:令尊一定也以你为傲吧,和我一样
诺艾尔:司令……
索妮亚司令:帝国与共和国的作法也会改变…警备队也是责任重大。
索妮亚司令:我很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诺艾尔三尉
诺艾尔:的,司令……!今后也请多加指导鞭策

芙兰:姐姐~!
芙兰:辛苦了~我做了便当哦!
芙兰:一起吃午餐吧~
诺艾尔:芙兰,你真是的,还有其他人在啊…
索妮亚司令:呵呵,反正早上的工作都完成了,你去吧。
诺艾尔:不好意思,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瓦吉:哦,你们两个都在新街区那边作酒保啊
梁:是啊,我们接下之前聚会场所的撞球酒吧,作了改装。濒临倒闭的状态下,几经交涉总算是买下来了。贝赛也因此负、负了债呢。
贝赛:当时的常客也常来光顾,经营得还过得去
瓦吉:这样啊……
呵呵。我有点放心了
瓦吉:大家都有了出息
梁:瓦吉才是呢!在教会里那个叫什么来着的地方一直努力著吧?之前的克洛斯贝尔解放时也来帮忙了,真的很感谢哦
瓦吉:呵呵,这里可是我的『家』啊。
瓦吉:有你们、还有阿巴斯在,能和瓦鲁多他们嬉闹…
瓦吉:而且加入了支援课,大概——比真正的家乡更像家…是这样啊
贝赛:我也想见见阿巴斯呢。
瓦吉:呵呵,我现在正让他负责培训后进呢
瓦吉:等到事态安稳下来之后,我们一定要一起去酒吧玩玩。
贝赛:呵呵,我们的独创鸡尾酒的评价可是很高呢。琴兹偶尔回乡的时候,一定会为了鸡尾酒过来呢。
瓦吉:嗯,听说他去雷米菲利亚留学当实习医生了?
瓦吉:还有阿赛尔,我记得他……
阿赛尔:哈哈……我真不适合当上班族。
瓦吉:嗨,阿赛尔
阿赛尔:瓦吉……好久不见你真的回来了。
瓦吉:哈哈,出乎意料之外的早啊。
贝赛:虽、虽然说是企业,但意外地很闲呢。
阿赛尔:突然接到你们连络我匆匆收拾就过来了!
阿赛尔:总之——欢迎回来,瓦吉!
瓦吉:是啊,我回来了

迪诺:…………
诺加诺夫:(稀哩呼噜~!嚼嚼!)
瓦鲁多:喂,这真的是你做的吗?柯奇。
柯奇:是啊!…怎么了吗?
瓦鲁多:…说实话,跟老爹的味道还差很多呢。
瓦鲁多:但是莫名地好吃——太好吃了,几乎是我没尝过的美味
柯奇:真、真的吗……太好了!
诺加诺夫:嘿嘿,在矿山工作疲惫的身体都被抚慰了呢~
迪诺:工作单位…离巿民会馆很近,我也常来吃呢
迪诺:在新街区找到工作的杰德前辈和斯拉修前辈好像也会来
瓦鲁多:哈……这样啊
瓦鲁多:真是的,我在法典国的期间,变了不少啊…
瓦鲁多:——欸,你们虽说是2年前的事…
迪诺: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的
迪诺:…那时的事,我很懊悔,真的很痛苦
迪诺:但是因为有那件事,反而我才更想着要努力。
迪诺:要是被道歉,就原谅的话,其中的意义就变了——
迪诺:…况且,我也不想看到瓦鲁多大哥向我们低头。
瓦鲁多:…迪诺…
柯奇:嘿嘿……是啊杰德前辈和斯拉修前辈一定也是同样想法
诺加诺夫:总之,你亏欠我们的就扛一辈子吧,瓦鲁多大哥
诺加诺夫:除了这点,其他都跟之前一样就好了。
瓦鲁多:…你们
瓦鲁多:…哈,我竟然差点要失态了呢
瓦鲁多:——老爹,加点酒和配酒菜,还有这些家伙的份也要。
瓦鲁多:柯奇,你也陪我们一起喝吧
诺加诺夫:好耶,请·客!请·客!
柯奇:那个,我可以一起喝吗?
欧赛尔:嗯,今天可以吧明天再努力修行吧!
迪诺:哈哈…那我也恭敬不如从命吧。

诺艾尔:呼,我吃饱了,真好吃呢
芙兰:哈哈,那真是太好了。
芙兰:嗯……话说回来,真是个舒服的好天气呢。
诺艾尔:嗯,好久没有这么安稳了。
诺艾尔:真没想到我们竟然还能这般悠闲地在这条街上

呢嗯……耶嘿嘿

诺艾尔:等、等一下,芙兰?
芙兰:因为好久没跟姐姐一起这么悠闲了嘛
诺艾尔:真是的,怎么还是这么爱撒娇呢耶
芙兰:嘿嘿…
芙兰:…虽然是条艰苦的路,但大家一起努力过来,真是太好了呢
芙兰:2年多来,真的辛苦了。
诺艾尔:…嗯芙兰才更是辛苦呢。
芙兰:哦,你们是…
诺艾尔:啊……瓦吉?瓦吉先生,你又来克洛斯贝尔了啊~

瓦吉:嗯,刚好有点事啦
瓦吉:呵呵,而且姐妹感情一样这么好,好温馨呢
芙兰:耶嘿嘿,也许……你说的没错呢
诺艾尔:你和朋友们见了面啊——话说,那些女孩子是?
瓦吉:没,我跟他们到处逛逛不知不觉间就聚过来了呢。
公关小姐:为~
还是想跟瓦吉约会嘛
公关小姐:机会难得,一起玩个痛快嘛~
贝赛:久违地重逢,就、就应该要盛大一点
阿赛尔:哈哈,我今天结东后可以直接回家,该来放松一下吗?

路人:啊啊,这不是瓦吉嘛!你回克洛斯贝尔啦——!
路人:是之前街上帮派的,我以前有点崇拜他呢——

诺艾尔:(瓦吉…这么惹人注目没问题吗?)
诺艾尔:(不是还有身为星杯骑士的立场吗……)
瓦吉:(啊哈哈,现在算是私人时间啊)
瓦吉:(没事的,我会小心不妨碍到复兴工作的。)

瓦吉:——那,就这样了。你们工作也加油啊
诺艾尔:啊、等等…!
诺艾尔:真是的…还是一样不正经。
芙兰:呵呵……不过知道有些事物不会改变,让我放下心了呢。这一定也是我们救回来的哦,姐姐
诺艾尔:我们没那么了不起吧…不过算了
诺艾尔:那么我也回去工作了。
芙兰,再见啦
芙兰:嗯,我们都加油吧~

此时,诺艾尔突然有种难以言喻的预感。
然而,她却说服自己现在该以复兴工作为重,回去工作了。
已经不是不良帮派时期的他们了。
这种时刻应该不会在街上惹麻烦…

瓦吉:啊……瓦鲁多
诺加诺夫:喔喔~这不是瓦吉吗!
瓦吉:…哈哈,你们也在街上到处逛啊。
瓦鲁多:算是吧…你们是在餐厅里优雅地用餐喔?
瓦吉:是啊,刚才好不容易摆脱掉那些女生
诺加诺夫:喂喂,竟然趁我们几个大男人喝闷酒的时候!好歹邀一下吧!
阿赛尔:哎呀~没有好机会嘛
贝赛:而、而且要是来了一堆又吵又有汗臭味的人,也会把女生吓跑吧
柯奇:你越来越敢说了啊!?
瓦吉:呵呵,看那样子似乎挺乐在其中呢。
瓦吉:…这不是很好吗
瓦鲁多:哼……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迪诺:哈哈……对了,方便的话瓦吉你们要不要也一起来?
迪诺:太阳也快下山了,我们正在讨论说去随便买点下酒菜,然后到公园附近续摊
瓦吉:不错嘛我们就插一脚好了。
贝赛:话说回来,瓦鲁多…那副眼镜跟你真不搭耶
柯奇:噗噗,果然你们也这么觉得吧?
柯奇:刚刚吃汤面的时候还被水蒸气弄得一片白,让我笑了出来。
诺加诺夫:没错,瓦鲁多大哥果然是不同凡响呀!
瓦鲁多:叫你们别再一直提这个了啦!
瓦吉:呵呵……那么我们也去随便买些酒和下酒菜好了
阿赛尔:啊。

诺艾尔:——今天的作业就到此为止
诺艾尔:司令和警察那里,这边会负责联络,明天也请多多指教!
警备队员:…不过,希卡三尉,可以打扰一下吗?
诺艾尔:好的?什么事呢?
警备队员:那个,我之前就想说了,对我们不需要这么客气。
警备队员:您已经正式晋升为三尉,言行请符合您的身分!
诺艾尔:喔、喔…
诺艾尔:我明白了,我会妥善处理——
警备队员:哈哈…
警备队员:那么我们要返回贝尔加德门了,您辛苦了!诺艾尔长官

啊……真是不习惯。
想多向米蕾优二尉看齐。

诺艾尔:不,既然被司令任命了,就不能说丧气话呢。
诺艾尔:罗伊德他们在支援课,悠娜也在帝国努力呢。
诺艾尔:瓦吉他们也回来了,总有一天要和大家……也为了这点!

年轻人:咦?真的吗!?
年轻人:那是那两个帮的2位吧!?
年轻人:是啊,看来好像回克洛斯贝尔了呢!
年轻人:呜喔喔,我偷偷崇拜他们啊!去看看吧!

诺艾尔:…是什么啊?帮什么的…
诺艾尔:…总觉得有种很讨厌的预感…

姐、姐姐…!

诺艾尔:芙兰?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芙兰:糟、糟糕了,瓦吉他们在港湾区那边——

事件是宴会中醉了的诺加诺夫不经意的话语引发的。
『对了,瓦鲁多大哥和瓦吉现在谁比较强呀?』他吐出的话语,让空气当场凝结。

然后2位前首领——不,2支前帮派都燃起了与青春一起逝去的热情。
讨论逐渐热络了起来…然而,『强弱』并非由唇枪舌剑即可定论的。
看来只有实际试看看了——用他们曾做过无数次,唯一的简单方法。

诺加诺夫:干掉他~瓦鲁多大哥!
别输啊,瓦吉!

市民:那2个人果然是以前帮派里的
市民:哦哦哦、到底哪位比较强!?
市民:两个人都加油啊~!

瓦吉:伤脑筋,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瓦吉:而且不知不觉还聚集了不少围观的群众
瓦鲁多:哈,我可不知道对我来说可是好机会
瓦鲁多:来弄个清楚吧,瓦吉。现在的我和你,到底谁比较强
瓦吉:…呵呵,的确现在也许是分个高下的好时机呢。
瓦吉: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全力攻过来吧
瓦鲁多:呵哈哈,好极了…!

瓦鲁多: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瓦吉:哦哦哦哦哦哦哦…

诺艾尔:一把年纪了,你们在搞什么啊!
诺艾尔:在这里吵吵闹闹地,不是会吵到附近居民嘛!

迪诺:虽、虽然喝醉了,瓦吉和瓦鲁多竟然一击就被……!
柯奇:强的是警备队的小姐啊!!
诺艾尔:咦、咦!?
诺艾尔:唉~

芙兰:啊哈哈…真不愧是姐姐
斯卡蕾特:…这场面该不会得由我来收拾吧?

就这样,瓦吉等人的短期返乡落幕了。被斯卡蕾特带回的瓦吉和瓦鲁多,之后也被大主教训了一顿——
诺艾尔从那天起,就被街上的前不良分子们刮目相看了…


最后更新: May 29, 2021 23:13:35
创建日期: February 18, 2021 00:24:44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