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EX4. 第Ⅱ分校研修祭

朗格多克峡谷道某处——
亚修:喝啊!!
亚修:呼,差不多就这样吧
托瓦尔:挺行的嘛,亚修。本事又变得更高强了啊?
亚修:都只是些喽啰罢了,根本不算什么
托瓦尔:但还是帮了我大忙啊。要是只有我一个,我看今天之内是无法告一段落的。
托瓦尔:话说回来,真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表示想帮忙讨伐魔兽啊
托瓦尔:今天吹的是什么风啊?
亚修:只是给我妈扫墓时顺便帮忙罢了
亚修:反正分校那边都请假了,不如就善加运用时间
托瓦尔:这样啊,今天是令堂的…
亚修:哼,少给我擅自营造那种感伤的气氛。
亚修:只不过是大战结束了,姑且去报告一下…
亚修:顺便做些模仿游击士的把戏,多亏如此才没觉得无聊
托瓦尔:模仿游击士的把戏……是吗。
托瓦尔:你的资质非常好,我本来就打算要找机会挖角你的
托瓦尔:但你还是再慢慢考虑一阵子比较好吧?毕竟离毕业还有一年时间
亚修:………………
亚修:哼,就说了我这只是在打发时间啦

亚修?:呵呵,游击士?真不错啊?
……你想说什么?
亚修?:不,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好笑。
亚修?:你竟然能成为那种『正义的一方』啊。
…我可不执着于游击士。
亚修?:也是。你只不过是在找地方逃跑
亚修?:那之前《西风》邀请你的时候,跟着他们去就好啦?
那时我还有事该做。
亚修?:但现在已经没有了吧?一切都漂亮地解决了。
亚修?:——连你自己也是。
亚修?:结果,暗杀皇帝的犯人被当作是假消息,继续逍遥地过着学生的日子。
亚修?:很可笑吧?明明根本不是假消息啊!
……嗯,这我知道。必须要做个『了断』。
还有只要『你这家伙』还在我体内,我就无法待在那个地方。
亚修?:呵呵……哈哈哈哈哈——!!说得没错,亚修·卡拜德!

所以,虽然对不起舒华泽还有那些家伙——
我到这个月底会离开Ⅱ分校

两天后,第Ⅱ分校操场——
亚修:真是的,一回到利弗斯就召开全校集会喔
亚尔缇娜:奥蕾莉亚分校长好像要宣布什么事情。
悠娜:啊,该不会是那个?
亚修:……『那个』?
奥蕾莉亚分校长:昨天各级任教官应该都说过了,但我在此重新宣布——
奥蕾莉亚分校长:托尔兹第Ⅱ分校将于一周后,举办首届《研修祭》!
亚修:……啊?
奥蕾莉亚分校长:应该有人知道托尔兹总校的学院祭吧
奥蕾莉亚分校长:原本应该以那个为基准,但这次准备期间短暂又是第一年度,所以将采取特别形式。
奥蕾莉亚分校长:各位入学快一年了,你们的模样也有了不少变化。
奥蕾莉亚分校长:尽管依旧青涩,但不再像那时一样是无法顺利在空中飞行的雏鸟。
奥蕾莉亚分校长:仔细回想,等同弃子的第Ⅱ分校经历无数特别演习及战时活动后,如今在各方面得到不输给总校的评价
奥蕾莉亚分校长:你们应该为此感到骄傲
奥蕾莉亚分校长:也正因如此,明年度的入学申请如雪片般飞来
奥蕾莉亚分校长:开心吧!各位转眼就要成为『学长姐』了。
库尔特:(学长姐吗……)
妙婕:(感觉会变得很有趣呢❤)
奥蕾莉亚分校长:换句话说,《研修祭》可说是为此而举行的
奥蕾莉亚分校长:当天校内会对外开放除了一般的参访者之外,也会有无数『考生』前来
奥蕾莉亚分校长:这是让他们了解我们学院的大好机会。
奥蕾莉亚分校长:他们也会仔细审视作为他们目标的『学长姐』。
奥蕾莉亚分校长:大家绷紧神经进行准备吧,可别露出丢人的一面。
奥蕾莉亚分校长:——报告完毕。

午后的导师时间,Ⅶ班教室——
黎恩:当天分成上午和下午两个部分。
黎恩:上午是公开授课。与平常的课程有些不同,但不需要特别做准备
黎恩:真要说的话,这是我们教官要处理的

亚修:哈,尽力满足跟风仔的期待吧,《灰色骑士》大人。
库尔特:但既然是公开授课,我们也不能放松吧。
黎恩:没错。
黎恩:说不定会有熟人或亲戚来参观先做好心理准备吧。
悠娜:唔……总觉得现在就开始紧张了。
黎恩:总之,请大家从今天开始利用放学后的时间,专心准备下午的活动
黎恩:昨天也有稍微提过,下午的主角是你们分校生。
黎恩:要以各社团为单位举办活动,招待参访者
黎恩:倒也不必推出特别的摊贩
黎恩:这次的方针是尽量举办与平常社团活动有关的内容。
亚尔缇娜:这个方式的话,即使时间短暂,感觉也来得及准备
妙婕:能向有意报考这里的人介绍学校,还能宣传社团活动,真是一石二鸟呢。
黎恩:具体内容由各社团自行讨论,做出决定即可
黎恩:这次没有要以班级为单位举办活动因此,各位也更能集中心力
黎恩:方针大概就是我说的这些详细的课程内容等等之后会再告诉各位

铃声响起——
黎恩:时间正好今天就到这边解散吧。
黎恩:亚尔缇娜,喊口令
亚尔缇娜:好。
亚尔缇娜:起立——敬礼

悠娜:那我去找洁西卡、露伊洁讨论啰!
亚尔缇娜:我要跟游泳社的人开会。
库尔特:我也得去找席德尼
黎恩:先走了,亚修,执行委员这个职位就拜托你了
亚修:啊?执行委员?
亚修:喂,舒华泽你突然在说什么啊?
黎恩:啊,这么一说,我还没说明这件事…
黎恩:抱歉,我等等要跟其他教官开会。
黎恩:不好意思,妙婕你可以帮我跟亚修说明吗?
妙婕:呵呵,包在我身上
黎恩:那就麻烦了。
亚修:——所以,那什么执行委员是干嘛的?
妙婕:其实是昨天亚修同学请假时,导师时间说过的事。
妙婕:研修祭的执行委员——主要工作是协助各社团准备活动以及当天的营运
妙婕:每班都要推派一个人担任执行委员…
妙婕:我们Ⅶ班特务科讨论后,决定推荐亚修同学
亚修:喂,干嘛擅自做主
妙婕:因为每一班都必须推派一位。
亚修:就算这样,干嘛要选我…别把麻烦事推到别人身上!
妙婕:呵呵,做决定时不在场算你倒霉
妙婕:那么,我也要跟茶道社的人开会了。
妙婕:我很期待亚修同学的表现喔❤
亚修:…真的假的啊,那些家伙…
亚修:(可恶……什么执行委员啊。)
亚修:(明明我打算要这里离开第Ⅱ啊……)

图书室——
塔琪安娜:亚、亚修同学,有关研修祭的事情
亚修:……嗯
塔琪安娜:那个,我们也该做些什么才行吧?
亚修:…是啊
塔琪安娜:该、该做什么好呢?
亚修:…不知道耶
塔琪安娜:例如给想静静读书的人送些茶点之类的…
亚修:…也许吧
塔琪安娜:亚、亚修同学觉得呢?
亚修:…是啊
塔琪安娜:亚修……同学?
亚修:…嗯
塔琪安娜:呃、呃…
塔琪安娜:你、你最近和库尔特同学关系不错呢,让人想起桃乐丝老师的作品的程度
亚修:…也许吧
塔琪安娜:…………
塔琪安娜:亚修同学——!!!
亚修:怎、怎么啦,突然间
塔琪安娜:啊,呃…抱歉,那个…
塔琪安娜:我看亚修同学好像一直有心事……
塔琪安娜:那个,不嫌弃的话,我随时可以听听你的烦恼喔?
塔琪安娜:虽然不知道就凭我,能不能帮上忙……
塔琪安娜:但这次……我这次一定要帮上亚修同学………!!
亚修:哈,我真是的,一点都不像我呢……
塔琪安娜:亚修同学……?
亚修:(在这种地方多说废话也没意义,反正这是最后一次了……)
亚修:就全力做到底看看吧。
塔琪安娜:咦?做什么?
亚修:啊~研修祭啦还有什么执行委员也是。
塔琪安娜:你、你要做研修祭的执行委员吗!?
亚修:嗯,虽然我不想
塔琪安娜:该、该不会,你就是烦恼这个…
亚修:啊~是啊…
亚修:…差不多是那样吧
塔琪安娜:亚修同学……啊
塔琪安娜:这是……哦~原来如此…
塔琪安娜:我、我会支持亚修同学!绝对适任!
亚修:哼,不过就是做执行委员而已,反应也太夸张了吧。
亚修:但现在更重要的是,文艺社的活动
亚修:既然要做就不能妥协要是看起来比别的社团差也令人不爽呀
塔琪安娜:是、是!那么该做什么好呢?
亚修:这个嘛…那做书籍推荐如何?
亚修:依照客人的喜好与心情来挑选书籍推荐地点的话借用藏书室即可
塔琪安娜:原来如此…的确像具有文艺部风格的活动呢。
亚修:不过光只有这样的话没意思……挑些时段来办『朗读会』吧。
塔琪安娜:朗、朗读会!好棒的主意
塔琪安娜:啊……不、不过,谁来朗读呢?
亚修:除了你以外还有谁啊?
塔琪安娜:我、我吗~!!?
塔琪安娜:我、我做不到,在众人面前…!至少亚修同学也一起——

——之后,亚修与同样被选为执行委员的Ⅷ班蕾欧诺拉及Ⅸ班史塔克,没日没夜地忙着准备研修祭。
怀着『这将是最后一次』的想法,亚修比以往更加积极——
许多社团在他的协助之下,也顺利地进行准备。

接着,终于到了研修祭当天…

上午——
公开授课·大陆史
黎恩:——卡尔瓦德就这么展开了革命,为政治体制带来莫大变革。
黎恩:为了今后与邻国建立友好关系,必须理解其背后的民主主义思想——
年轻女孩:是《灰色骑士》本人!
年轻女孩:虽然好像比想像得更正经,但好帅喔!
年轻女孩:真羡慕这所学院的学生~
悠娜:(怎么这么受欢迎……)
库尔特:(比起课程,冲着黎恩教官来的人说不定更多呢。)
年轻女孩:上课时的库尔特也好帅喔~!
年轻女孩:能看到这么难得的一面,真感动来这里真是太好了~
悠娜:(……呃,库尔特同学也没资格说人家嘛。)

公开授课·艺术通史
贵族青年:哼,军官学院的艺术课程不过是名称好听的儿戏吧。
贵族青年:别那么说嘛,深谙高尚艺术的我们就宽容地看待这堂课吧
贵族青年:奥、奥蕾莉亚·勒瑰恩将军!?为什么《黄金罗刹》会在这里!?
贵族青年:我有听说她是分校长,但她竟然会亲自授课!?
奥蕾莉亚分校长:开始上课吧
奥蕾莉亚分校长:先说清楚,艺术不分贵贱,也不讲究资格。
奥蕾莉亚分校长:尽管有些事需要知识去理解——但一切终究由观众解读
奥蕾莉亚分校长:这里没有连这个道理都不懂的人吧?
贵族青年:…去、去看看其他地方吧
贵族青年:呃、嗯,赞成…
奥蕾莉亚分校长:今天是难得的公开授课不如也让参访的来宾们谈谈艺术吧
贵族青年们:噫!!
妙婕:(呵呵,不愧是分校长呢。)
亚尔缇娜:(虽然同情,但这也是自作自受。)

公开授课·机甲兵操练
帝国军人:本来想说能亲眼见识《罗刹》或《灰色骑士》的战斗才来的…
帝国军人:没想到只是学生的模拟战斗
帝国军人:是啊,真是有够扫兴。
亚修:哈,既然要打我比较想跟舒华泽的新玩具过招
库尔特:那种东西怎么可以随便公开。
亚修:呵呵,难得有观众我们可得大秀一场
库尔特:既然要交手,我必定会全力以赴
兰迪:预备,开始——

两人开始交战——
帝国军人:什、什么!?如此纯熟的操控……!
帝国军人:一点也不像学生!
帝国军人:两位都是让我想立刻纳入麾下的人才!究竟做过怎样的训练才能这么强大…

中午,Ⅶ班教室——
悠娜:…公开授课终于结束了。感觉比平常加倍疲倦…
库尔特:被那么多人盯着看,实在无法不感到在意。
妙婕:对我们来说,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呢。
亚尔缇娜:亚修同学感觉特别辛苦。
亚修:哼…还不是你们逼的
亚修:总之,我都帮了那么多忙。可别白费我的辛劳。
亚尔缇娜:呵呵,知道了。
妙婕:我们也差不多该分别前往自己的社团了。
库尔特:亚修接下来要去巡视各社团吗?
亚修:嗯,保险起见,要检查是否有哪里没准备好
亚修:虽然麻烦到不行,但反正都揽下这工作了。
悠娜:好好好,我的精神跟你同在,加油喔!
亚修:哈,你专心顾好自己的社团活动吧。
亚尔缇娜:还是一样不坦率呢。
妙婕:呵呵,真像亚修同学的个性
亚修:那么……我该走了。
亚修:(这真的是最后了。必须尽力去做,不留下一丝悔憾。)

开始自由行动。
亚修:那么,首先从那边开始逛起吧……
亚修:哈,这除了大以外一无可取的麻烦校舍,不知不觉间也习惯了。

图书室——
塔琪安娜:啊,亚修同学巡视各社团辛苦了。
亚修:哈,老实说本来以为你一个人搞不好做不来
亚修:但你表现得挺不错的嘛
塔琪安娜:是、是啊,虽然跟男生说话很紧张……但总算撑过来了。
塔琪安娜:也跟来参访的女生聊了各式各样的书…
塔琪安娜:我还将桃乐丝老师的书推荐给好几个人!
亚修:…这还是适可而止吧。
塔琪安娜:而且,推荐书区也意外地很受欢迎呢。
塔琪安娜:这里的书是学院的资源,不能出借…
塔琪安娜:但多亏贝琪小姐的安排,大家有喜欢的书就能立刻买下。
塔琪安娜:呵呵,必须好好感谢她呢。
亚修:哈,能在研修祭大赚一笔,那位学姐反倒会高兴得不得了吧
亚修:总之,一切顺利就好
塔琪安娜:是、是的!亚修同学请安心地完成执行委员的工作。
塔琪安娜:我会为你加油的!
亚修:就叫你多担心自己了。而且还有朗读会吧?
塔琪安娜:对、对喔…
塔琪安娜:我、我得去文艺社的社团教室
塔琪安娜:时间到了的话,我会先在社团教室等你。
亚修:好啦好啦,知道了。

主校舍·1F楼梯口——
亚修:(什么时候有这东西的……)
亚修:(我身为执行委员却不知道,也挺奇怪的。 )
亚修:『请投票给您支持的对象』
亚修:呃,原来是投票箱是蕾欧诺拉或史塔克设置的吗?
亚修:是票选哪个社团的活动最好吧…真无聊。
亚修:之后再来看看吧

操场——
亚修:网球社——
亚修:是『社员公开赛及网球教室』吧
悠娜:嘿!!
洁西卡:哈!!
悠娜:那里!!
洁西卡:还没完呢!!
露伊洁:现在正在举行网球公开赛~!
露伊洁:这是非常健康又有趣的运动,有兴趣的人,请务必体验看看~!
露伊洁:想体验的民众,请到这里报名~
亚修:(呵,挺受欢迎的嘛。)
亚修:(野丫头的家人好像也来了……)
亚修:…嗯?
凶神恶煞的青年:『健康』啊~嘿嘿,那副打扮确实不错
目光下流的青年:穿得那么露动作又那么大,很受不了耶~而且两个都是极品耶
凶神恶煞的青年:我们也去那个体验区,来场『愉快的接触』怎么样~?
目光下流的青年:好啊,不然就白来这一趟了。
亚修:(啧,真麻烦。)
亚修:(平常只要骂回去就行了,但现在可不能引起纠纷。 )
亚修:喂,你们两个
凶神恶煞的青年:那、那身制服…
目光下流的青年:是这所学院的学生吗?该不会听到我们刚才说的——
凶神恶煞的青年:你谁啊~?我们什么都还没做喔。
亚修:好啦,冷静点我并没有要对你们干嘛。
亚修:首先,我看起来是那种正经的人吗?
目光下流的青年:的、的确满像混混的
凶神恶煞的青年:而且是相当坏的那种
亚修:(……才不想被你们这么说。)
亚修:我非常懂你们的心情啦所以身为同道中人,我要给个忠告。
凶神恶煞的青年:啊?什么忠告?
亚修:你们知道这是哪里吧?
目光下流的青年:是叫托尔兹的军官学院的分校吧?我们闲着来看看罢了。
亚修:没错,这里是『军官学院』。
亚修:换句话说,不管看起来多么温柔贤淑,那些女人都接受过军事训练
亚修:必要时刻,甚至能拿起那边的东西当成武器战斗
亚修:有看到刚才打的球吧?说真的,那速度有够扯
亚修:你们想想,要是被那么猛的挥拍打到——
亚修:会有什么下场?
凶神恶煞的青年:什、什么下场…
亚修:骨头会立刻碎掉,而且是粉碎
凶神恶煞的青年:这、这么恐怖………?
亚修:只是那样还算好的
目光下流的青年:咦?
亚修:我们学院有名门贵族的千金,也有跟危险组织有往来的家伙。
亚修:要是在这边做的坏事传到那些人的耳里,之后不知道会遭到怎样的报复…
亚修:讲真的,我根本不敢想像
亚修:哎呀~我待在这个沉闷的学校,也超难受的
亚修:但如果你们还是要去找碴,我会心怀敬意默默帮你们加油的
亚修:这里确实很多极品正妹。只要能幸运保住半条命,也是值得一试啦
凶神恶煞的青年:不、不必了…我们还没那么饥渴…
目光下流的青年:今天……就先回去吧?
凶神恶煞的青年:就、就这么办吧…
亚修:(呼,浪费时间处理了这种无聊的事。)
亚修:(还是把人拖到某个地方,教训一顿比较快吧?)
亚修:(……)
亚修:(唉,我也变得很圆滑呢。)

亚修:棋艺社——
亚修:「欢迎临时报名,业余西洋棋总校邀请赛」啊。
库尔特:将军——!
弗利兹:唉……没能雪耻啊虽然我觉得自己下得很不错了,你果然很厉害
库尔特:你才强呢,中局的猛攻吓得我心惊胆跳的
库尔特:如果马奇亚斯先生之前没指导我,还不知道结果会怎样呢。
亚修:(哦,顺利地取胜了嘛。)
艾妲:这样就将军了
席德尼:唔……又输了啊
席德尼:我也是,明明加入棋艺社马上就要一年了…还真逊啊
艾妲:不,一年就有这程度我反而很惊讶呢。
艾妲:真是万万没想到竟然会缠斗至此呀
艾妲:和以前对弈时相比大大不同了呢。
席德尼:真、真的假的!?
席德尼:库尔特也说了一样的话,但老实说我以为只是客套话
席德尼:那个,不介意的话…
席德尼:大会结束后,可以再陪我对弈吗?
艾妲:好、好吧…就几场的话
席德尼:好耶~!
亚修:(嘿,席德尼这家伙也做得不错啊。)
亚修:(那家伙只要不得意忘形就还挺不错的。)
亚修:总之,这里应该没问题

亚修:茶道社——「茶室与茶道体验」
亚修:…话说,为啥摄影学长会在这啊?
雷克斯:嗨!这不是黎恩那的淘气男孩嘛!
雷克斯:研修祭,玩得开心吗!?
亚修:比之前更情绪高昂啊。你到底在搞什么?
妙婕:呵呵,其实是有客人说希望能拍照,作为茶道体验纪念呢。
妙婕:然后刚好在场的雷克斯学长就接下了摄影的工作——
妙婕:在这设置了常驻式拍摄纪念照区域❤
雷克斯:也有不少人想和社员合照呢。
雷克斯:除了妙婕和玛雅以外,还可以尽地拍摄可爱的客人!
玛雅:顺带一提,因为女性客人比男性客人多,所以目前最常被拍的是凯利同学
雷克斯:因为长得可爱受到吹捧…唔,令人羡慕的家伙!
凯利:对我来说,心情可是非常复杂…
亚修:呵呵,挺不错的啊?能让客人开心再好不过了吧。
凯利:说、说得也是呢。凯利作为帝国男儿,款待客人可要完美才行!

亚修:游泳社——我记得是「游泳教室」维因的「肌肉训练讲座」啊。
史塔克:诀窍大致是这样接下来就下水实际练习吧。
女子:嗯~虽然能够理解,但我不擅长游泳所以还是不安心…
亚尔缇娜:这样的话,我们也有准备浮板,欢迎拿去使用
女子:呜哇,这孩子好可爱~~!
女子:真的耶~!身材娇小像人偶一样
女子:谢谢你啊,小妹妹
女子:不过,为什么会在这里帮忙呢?
女子:啊,该不会是那位大哥哥的妹妹?
女子:来帮哥哥忙啊,真了不起呢~
亚尔缇娜:明明是同学,觉得莫名其妙…
史塔克:哈哈……别沮丧啊,亚尔缇娜的成长我们可都看在眼里啊。
亚修:(迷你兔……算是做得不错的吧,而且史塔克也在,应该没问题。)
亚修:(那边是……)
维因:肌肉训练最重要的就是设定重量。一开始就练得太拼的话,反而效率不彰呢。
维因:运用适合自己的菜单,慢慢增加重量的话,总有一天你们会练出一身傲人的肌肉!
维因:怎么样啊,我这身自豪的肌肉!
充满活力的男孩:嗯~肌肉啊
调皮的男孩:肌肉啊
冷静的男孩:厉害是厉害,但肌肉就是肌肉
维因:肌肉很棒喔因为同时具备了力与美。
维因:而且紧急时刻,只有自己——也就是肌肉能依靠
维因:最好是先锻炼起来
充满活力的男孩:那个,我有问题!
维因:哦哦,肌肉训练相关的话你尽管问吧!
充满活力的男孩:练出肌肉的话,会受女孩子欢迎吗?
维因:这、这个嘛…
调皮的男孩:这点很让人在意呢~!
冷静的男孩:我也想知道~!
维因:据、据说强壮的男人会吸引女性。有肌肉比较受欢迎……应该!
充满活力的男孩:哦~是这样啊
调皮的男孩:喂,你们几个!看那边!
冷静的男孩:唉…
调皮的男孩:果然只有肌肉是赢不了帅哥的啊~
充满活力的男孩:对啊~
维因:怎、怎么这样,别走啊!
维因:要相信肌肉的力量啊~
亚修:那家伙到底在干嘛…

学生食堂——
亚修:料理研究会——
亚修:「包下学生食堂,经营餐厅」是吗
缇妲:蓬松浓稠苦番茄蛋包饭,再追加3份!
桑蒂:了解!我马上弄!
桑蒂:很好,这份顺口马铃薯泥也完成了!
缇妲:我马上就上菜!
亚修:哈,生意挺不错的嘛
亚修:嗯,那几个家伙应该可以端出比一般饭馆还好的菜色,不用我操心吧
亚修:要说有什么不安定要素的话——
弗雷迪:「弗雷迪特餐~研修祭特别款~」让您久等了
弗雷迪:这是用上了大量当令食材的豪华料理!请务必好好品尝!
亚修:啧,太慢了啊…要是之后被客诉就麻烦了。

客人:唔!?这、这、这…
客人:——真是太美妙了!!这刺激味蕾的香气、浓郁的滋味,还有入口后恰到好处的涩味,完全就是我长年来追求的味道!
弗雷迪:呵哈哈,听你这么说,就不枉我努力到山里绕了那么多圈了
客人:实在佩服之至!得赶紧联络我的美食同好们——
亚修:好像来了奇怪的客人…算了,反正评价似乎还不坏。

亚修:轻音社——
亚修:「于临时舞台进行现场演出」。嗯,是妥当的方针
亚修:不过,竟然把这种东西弄成舞台,还真亏他们能拿到许可。
亚修:不管怎样,挺不错的嘛
瓦莱丽:谢谢大家——!
瓦莱丽:我们3人虽然是第一次一起站在这么多观众面前。
瓦莱丽:但这是最棒的现场演出了!
帕布罗:耶~摇滚的感觉超棒呢!
古斯塔夫:没有比这更赞的了!
瓦莱丽:那么,要带来最后一首歌曲啰——!
蕾欧诺拉:明明平常没什么表情,在舞台上竟然能露出那样的神色。
亚修:瓦莱丽吗?不过就算是平常的她,也比刚开始那时好多了吧。
蕾欧诺拉:你也挺注意她的嘛
亚修:这种程度,不特别注意也看得出来吧
蕾欧诺拉:哈哈,虽然彼此都碰上了有点尴尬的状况。但我想亚修的话,很适合喔。
亚修:…啊?到底在说什——
蕾欧诺拉:那么,演出差不多结束了呢。
蕾欧诺拉:看来散场会大塞车,可以协助导引吗?
亚修:哈,虽然麻烦,但也没办法了。
瓦莱丽:下一场演出是1小时后——可以的话,请再来看!
古斯塔夫:呵呵,还有很多曲子没表演呢。
帕布罗:会把场子炒得更加火热~!!
亚修:…哼,差不多就这样吧
亚修:…好了,这样算是都绕过一遍了吧
亚修:差不多该去文艺社的社团教室了。

塔琪安娜:话虽如此,如同奥蕾莉亚分校长所言,也有许多人希望能入学。
亚修:哈,创校当时都是些被当成人球到处踢的家伙,像是垃圾场一样的地方啊。
塔琪安娜:说、说是垃圾场也太……
塔琪安娜:不过太好了,下个年度好像会有很多新生入学。
亚修:(下个年度……啊。)
塔琪安娜:呵呵,这样一来,文艺社应该也会有新社员加入呢!
亚修:是啊……没错
塔琪安娜:我也有点担心是否能扮演好学姐的角色…
亚修:这个嘛…以你的能力肯定应付得来
塔琪安娜:咦?真、真的吗?
亚修:要是有了学弟妹社员,说不定就能变成好学姐呢?
塔琪安娜:那样的话就好了…我会加油!
亚修:新社员啊…那样你就不会无聊了吧
塔琪安娜:亚修……同学?那是什么意思——
亚修:差不多到朗读会的时间了。带著书前往藏书室吧。

两人在图书馆进行了朗诵会——
塔琪安娜:呼,顺利结束了。
塔琪安娜:观众的反应相当不错,令我安心了
亚修:嗯,也就这样吧
亚修:正式上场时,你毫不胆怯地念着故事,倒让我满意外的
塔琪安娜:因、因为有亚修同学陪我一起朗读
亚修:好歹我也算是社员嘛
亚修:不稍微参与的话,舒华泽他们会念我的
塔琪安娜:呵呵,不会的。毕竟亚修同学还肩负着执行委员的工作
塔琪安娜:对、对了……在朗读会之前,亚修同学说过——
亚修:啊,我差不多该回去巡逻了,接着就拜托啦,你看着办就行。
塔琪安娜:啊……没、没问题……
塔琪安娜:请别担心文艺社的事
亚修:那我走了
塔琪安娜:亚修同学…

亚修来到了主校舍屋顶。
亚修:呼……
亚修:(研修祭还剩下一点点时间再到校内走一走吧。)

悠娜:啊,亚修
亚尔缇娜:辛苦了。
亚修:你们怎么聚集在这里?
亚修:集体打混吗?把麻烦推给别人,自己却这么悠哉
妙婕:呵呵,这样就全员到齐了呢。
库尔特:嗯,真的很巧呢。
亚修:很巧?
库尔特:嗯,我们各自在休息时间寻找能休息的地方…
库尔特:回神时,就都聚集在这里了。
悠娜:啊哈哈,明明没有约好,真是不可思议呢。
亚修:我可没有在休息
妙婕:好啦好啦,这也是Ⅶ班的羁绊嘛
悠娜:既然聚在一起,要不要稍微聊聊天?
亚尔缇娜:好耶,反正还有时间
亚修:哼,我是可以奉陪啦
亚修:要聊什么?对舒华泽的不满吗?
悠娜:为什么会冒出那个…
妙婕:亚修同学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坦率呢
妙婕:就我个人而言,倒是很想诉说对教官的爱❤
悠娜:你在另一方面则是坦率过头了!
亚尔缇娜:你们两个都是麻烦人物呢
亚修:你也是啦
库尔特:自己这么说有点奇怪…但真亏黎恩教官管得动我们这群特别的人呢。
悠娜:啊哈哈……就是说啊
亚尔缇娜:但总觉得库尔特没什么让黎恩教官感到困扰的事。
悠娜:啊,这么一说好像是耶。
亚修:呵呵,毕竟是优等生少爷。
库尔特:不,我这样才正常吧…
库尔特:不过刚入学时我曾烦恼过家里的事。还做过嚣张的挑衅…
库尔特:但后来觉得要是连我也让教官感到困扰的话,实在太不好意思了。
亚修:哈,难道你对舒华泽很有共鸣吗?
悠娜:唔……库尔特同学的确像教官一样受女生欢迎。
妙婕:今天好像也来了很多粉丝。
亚尔缇娜:换句话说…就是有当花花公子的潜质吧
库尔特:被这样说还真令人难过…
库尔特:我倒觉得在这方面,我是将教官当成反面教材来警惕自己的
亚修:呵呵,舒华泽也真是丢脸。总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跟短处…
悠娜:我们5个凑在一起也是很不错的吧
亚尔缇娜:是啊…以能够互补来说确实不错。
库尔特:就各方面来说,的确是达成了平衡
妙婕:正因为我们五个人在一起,才能在教官的教导下一起成长,克服无数难关
妙婕:无论少了其中哪一个,恐怕都无法达成目标
亚修:……
亚修:哈,这可不一定
亚修:搞不好少一、两个人,也不会有多大的改变
库尔特:又说这种话…
妙婕:呵呵,真拿他没办法。
亚尔缇娜:这就叫傲娇吧…
亚修:少在那边自说自话。
亚尔缇娜:这就叫傲娇吧…
亚修:少在那边自说自话
亚修:算了,我该回去巡逻了。
库尔特:…嗯,亚修
亚修:干嘛?
库尔特:先别管刚才的玩笑…你可别拼过头了喔。
库尔特:接下这份工作,不代表你得自己做完所有事情
亚修:…哈,多管闲事该偷懒的时候我会偷懒啦
亚修:掰啦,你们几个,打混也该有个限度
亚尔缇娜:亚修同学…
悠娜:唉,真是的,很让人费心耶
妙婕:………………

楼梯口——
黎恩:亚修,你这是执行委员在巡逻吗?
亚修:哈,看就知道了吧
黎恩:状况怎么样?文艺社那边似乎很顺利。
亚修:谁知道,那边全都交给塔琪安娜了。
黎恩:但你不是有出席朗读会吗?念得很不错喔
亚修:呃,你听到了!?
黎恩:我刚好经过藏书室前面,忍不住就停下了脚步。
亚修:…兴趣有够恶劣耶
黎恩:哈哈,抱歉难免会在意学生的活动嘛
亚修:喔,这样啊
亚修:算了,你就是这样子明明没有拜托你,却老爱多管闲事。
亚修:今天肯定也是到处走动,擅自帮别人的忙吧。
黎恩:你、你还真了解……
亚修:到处都没看到你,我就猜到是这么回事了。
亚修:执行委员的工作也因此轻松多了,我是不介意啦
黎恩:但站在教官的立场,我得注意不要太抢锋头。
亚修:哈,你这个性真的很烦。虽然肯定也有人感谢你的帮助啦
黎恩:亚修…
亚修:不过,我才不需要你的关照。
黎恩:即便如此,我还是会继续『多管闲事』。毕竟我生性如此
黎恩:当然,其中也包含亚修的事。
亚修:……
黎恩:有什么事就马上告诉我,身为级任教官,我会立刻赶来的
亚修:…就说这样很烦人啊

再次调查投票箱——
亚修:投票箱啊……之后再来看看吧

前往教官办公室——
米海尔少校:是卡拜德啊,出了什么麻烦吗?
亚修:不,只是定时报告而已。
亚修:目前研修祭很顺利,每个社团都表现得很好
米海尔少校:这样啊,辛苦了。之后也麻烦你了。
亚修:你看起来很忙呢。
米海尔少校:是啊,这次研修祭相关的案件加上学年末的各种文件…
米海尔少校:还得处理交接的事情。
亚修:记得你本年度就期满了,要离开第Ⅱ分校吧。
米海尔少校:嗯,铁道宪兵队那边人手不足。
米海尔少校:坦白说,那边要我终战后立刻回去,我是努力争取才能留到年度结束。
米海尔少校:总之,预计由赫歇尔教官接替我的位子
米海尔少校:之后也会再招募新的教官,你们不必担心。
亚修:我才没担心。
米海尔少校:呵呵,这样啊
米海尔少校:反倒是我自己放心不下即接告别的这所第Ⅱ分校…
米海尔少校:但仔细想想,其实并不需要担心。
米海尔少校:学生们在这一年当中都有了显著的成长…
米海尔少校:起初我将你视为问题少年,但现在却像这样依靠你。
亚修:哈,我可不觉得自己是个优等生。之前的评价还比较适合我
米海尔少校:不管你怎样看待自己,你受到旁人的信赖及依靠都是事实
米海尔少校:因此,你要当好研修祭的执行委员,努力到最后喔
亚修:…哼,知道了

杂物室——
托娃:亚修,你在巡逻吗?
亚修:对啊。
亚修:你在确认用具吗?
托娃:嗯,算是吧
托娃:对了,抱歉一直抽不出时间协助营运今天都忙着接待宾客。
亚修:哈,干嘛跟我道歉
亚修:而且研修祭就该由学生(我们)自己面对吧?
托娃:啊哈哈,话是没错
托娃:话说回来,这也令我想起了学生时代的事
托娃:我在学院祭做过许多事。
亚修:喔,这么一说之前有稍微听克洛学长提过。
亚修:好像还有很珍贵的纪录影片
托娃:那、那个就不需要知道了!
托娃:真是的,克洛总是那壶不开提那壶…
亚修:呵呵,改天让我看看吧
托娃:不会让你看的!讨厌………!
托娃:…顺带一提,我在二年级时当过学生会长喔
亚修:哈,有稍微听说过总觉得满容易想像的
托娃:啊哈哈,是吗?
托娃:学生会长的工作实在很辛苦…
托娃:幸好学生会的人跟黎恩帮了我很多忙,才能坚持到最后
亚修:舒华泽也是学生会的成员吗?
托娃:不,不是喔
托娃:不过,他总是承接各式各样的委托
托娃:在其他地方看到有需要的人,也都会伸出援手
亚修:…那不就跟现在没什么两样。
托娃:呵呵,是啊
托娃:总之,虽然是很辛苦又责任很重的工作,但也因此很有趣、很有成就感
亚修:哈,那真是太好了。
托娃:呵呵,不小心聊得太起劲了。我差不多该回去工作了。
托娃:亚修也要努力到最后喔,加油!
亚修:我会稍微努力的

操场高台上——
亚修:喂喂,兰道夫,你很好命嘛?竟然在这种地方打混。
兰迪:别说得那么难听,我是在休息、休息
兰迪:下午教官的工作本来就不多
兰迪:而且其他三人都很勤奋,我才能悠哉地利用时间
亚修:讲半天就是在打混吧。
亚修:还是说,你沉浸在与你不搭调的感伤之中?
兰迪:…差不多是那样吧。
兰迪:抱歉,本来想看着你们毕业的…
亚修:哈,真不像你耶
亚修:只是回往日单位(克洛斯贝尔)而已吧,这不是很好吗?
亚修:对我来说,少了一个啰嗦的人倒是清净多了。
兰迪:真是的,明明成长了许多,唯独这张嘴还是一样毒耶。
兰迪:总之,虽然觉得舍不得,但没什么令我担心的
兰迪:学生都变得十分可靠,而且还有黎恩跟托娃在。
亚修:呵,这样啊
亚修:(嗯……他们的话确实今后也会做得很好吧。)
兰迪:…哈哈,但其实我从很久之前就有这种想法
兰迪:我们两人有满多共通点吧?
亚修:干嘛突然说这种恶心的话
兰迪:不,我是很认真的
兰迪:我们都有着复杂的过去,但平常很少在他人面前展露出这一面…
兰迪:还有装作洒脱,却独自背负这点也满像的
亚修:……
兰迪:嗯……不管过去如何,至少现在有了很棒的归属,我跟你都是如此
兰迪:所以稍微依赖旁人一点也不会遭天谴吧。
兰迪:能彼此依赖,这才是『伙伴』嘛。
亚修:哈……我并不觉得自己表现得很孤傲
亚修:而且……这种事用不着你再多说一次我也知道
兰迪:哈哈……那就好

亚修:呼,差不多到了结束的时间了。
亚修:最后顺便去投个票吧。
亚修:哪个社团的活动最好吗……
亚修:投票给自己的社团太难看了,至于其他不错的社团——
亚修:稍微写个评语吧……大概就这样。

就这样,托尔兹第Ⅱ分校《研修祭》下午的部分也顺利结束——
所有参访者都带着心满意足的神情,离开了学院。
随后,奥蕾莉亚分校长召集全校学生——以及教官们至操场集合。

奥蕾莉亚分校长:上午的公开授课和下午的社团活动,都得到了非常热烈的回响。
奥蕾莉亚分校长:不仅展现了足够为这一年画下句点的成果——
奥蕾莉亚分校长:也是让社会大众深入了解第Ⅱ分校现况的重要一天。
奥蕾莉亚分校长:原本应该向各位说句慰劳的话…
奥蕾莉亚分校长:但你们每个人的脸上似乎没有一丝疲惫
奥蕾莉亚分校长:说是充满了期待,或许更为贴切
奥蕾莉亚分校长:那么——今天的重头戏终于要开始了!
亚修:(什么重头戏啊,参访的人不都回去了嘛。)
亚修:(是要公布最佳社团的票选结果吗?但未免说得太夸张了……)
奥蕾莉亚分校长:——托尔兹军官学院第Ⅱ分校首届学生会长选举即将开票!
亚修:啊?学生会长选举!?

敏特:来来来~!接下来将由大家心中的可靠大姐姐——敏特小姐我担任主持人~!
敏特:在托娃教官统计票数的时间,让我再次介绍候选人~
敏特:首先是Ⅸ组·主计科,拥有优异的社交能力,凡事都难不倒他的优质男子——
敏特:——史塔克!
敏特:第二位是Ⅷ组·战术科,在分校中拥有首屈一指的突破力,犹如贴心姐姐的——
敏特:——蕾欧诺拉!
敏特:最后是Ⅶ组·特务科的候选人——
敏特:看似混混但其实很可靠?意外得到大家深厚信任的——
敏特:——亚修!
亚修:…什么!?
敏特:值得纪念的托尔兹第Ⅱ分校第一届学生会长选举——
敏特:正如大家所知是从各班推派的候选人当中,选出会长——

亚修:喂,舒华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黎恩:要说怎么回事,就是研修祭的执行委员同时也是学生会长的候选人。
黎恩:藉由营运和协助各社团来展现能力,是选举活动的一环
亚修:啊?我可没听说有这回事!
黎恩:伤脑筋……妙婕,你没有跟亚修讲过吗?
妙婕:呵呵,提早让他知道的话,说不定会退出嘛。
妙婕:所以就刻意隐瞒了关于学生会长候选人的事❤
亚修:你这家伙……竟敢算计我!?
悠娜:好了好了,妙婕也没有恶意,推选亚修担任学生会长候选人是我们所有人的意思
亚修:你们脑袋坏了吗?要选学生会长的话,怎么看都是假惺惺蓬蓬头更适合吧!
亚修:要不就是身为模范优等生的这家伙,或是很会横冲直撞的野ㄚ头!
亚修:迷你兔……就姑且不提了。
亚尔缇娜:虽然很介意那个讲法,但我确实不适合当会长,也没有兴趣当
妙婕:嗯~我现在有公爵家的工作要忙
妙婕:而且比起在台面上行动,暗中出谋划策更符合我的个性❤
悠娜:这是能自己讲的话吗……?
库尔特:老实说光是要追上前辈们,我就费尽了心力
库尔特:若要引领他人,我大概称不上是适合的人选
悠娜:我对于管理或书面工作不太拿手…
妙婕:悠娜同学是在现场领导众人的类型嘛
库尔特:换句话说,我们Ⅶ班之中,
亚修:是最适合当学生会长的人。
库尔特:当然不只是用删除法选,而是肯定亚修的处理能力及支援能力推荐的
亚修:唔……
亚尔缇娜:况且现在也不可能更换候选人
黎恩:虽然似乎没有充分确认过你的意愿…
黎恩:但我也认为亚修很适合担任学生会长。
亚修:你们开玩笑也该适可而止………!
悠娜:啊,是托娃教官!这么说——

托娃:那么,之后就麻烦了。
敏特:包在我身上~好了好了~终于要发表万众期待的结果啰!
敏特:我看看……咦咦?好像只有一张废票
敏特:「轻音社」一票,评语是「听起来满摇滚的」
敏特:嗯,我也这么觉得啦~但很可惜,这张票无效~!
亚修:原来投票是指这个………!
敏特:那么,要正式发表结果啰——!我看看……第3名得了4票。——蕾欧诺拉!
蕾欧诺拉:我想大概也就这样吧。
蕾欧诺拉:总之,感谢这4位投票给我的人
敏特:接着,第2名得票数是5。——史塔克!
史塔克:哈哈,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要扛起这个重责大任了,感觉有点遗憾
史塔克:不过,我接受这个结果
库尔特:第2名和第3名都确定了…
悠娜:这么说——!
敏特:咳咳,虽然结果已经不需多说了,但还是要公布第1名!
敏特:得票数10——
敏特:比第2名多了一倍的票,拿下光荣的托尔兹军官学院第Ⅱ分校首届学生会长宝座的是……
敏特:——Ⅶ班特务科,亚修·卡拜德!恭喜~!
悠娜:太棒了,亚修!
妙婕:呵呵,真是太好了。
亚尔缇娜:该怎么说,我一直有这个预感呢。
库尔特:是啊,我就觉得亚修会当选
亚修:…………
亚修:真的假的……

亚修?:…学生会长?呵……呵呵呵呵。
…………
是啊……很可笑吧 。
亚修?:你该不会打算接受吧?
亚修?:不干不脆可很难看哦,亚修·卡拜德!
…我知道。那不该由我来担任
亚修?:是吧,你可不是领导人的料子啊?连我都赢不了的弱者!
…所以说我知道
亚修?:像你这种人,不但不被允许、也没有能力和谁在一起,还是成为谁的支柱……!
…………
亚修?:投票给你的家伙们脑袋有问题吗?
亚修?:真是蠢到笑死人呢,对吧?亚修·卡拜德!
亚修?:喂,你也笑啊!大声点!笑这出闹剧!还有你自己!
亚修?:哈哈哈哈——!
亚修?:哈哈…哈——哈哈哈
吵死了!闭嘴!!

主校舍屋顶——
亚修:你来了啊,舒华泽
黎恩:怎么特地找我过来?而且还是到这种地方
黎恩:马上就有事情要商量吗?
亚修:差不多吧。但说是商量,不如说是报告
黎恩:这样的话,或许尽快说完比较好
黎恩:悠娜他们说要帮你办庆功宴呢。
黎恩:少了身为本日主角的你,宴会可就无法开始了。
亚修:(哈,庆功吗……)
亚修:(说是送别会还比较正确。)
亚修:舒华泽,我——
黎恩:『要离开第Ⅱ』——是吗?
亚修:!!?
亚修:…你怎么知道
黎恩:好歹是你的级任教官我当然看得出来你有烦恼
亚修:你真的观察得很仔细很恶心耶
黎恩:你还很在意尤根特陛下的事吗?
亚修:……
黎恩:陛下已经顺利恢复以前的状态了
黎恩:而且也确实得到了他本人的原谅
亚修:这我也知道
亚修:但他怎么想不是重点。 …是我无法原谅自己。
黎恩:这就是你得出的结论吗…
亚修:嗯。
亚修:我想说的就是这个而已。再见
黎恩:——亚修。
黎恩: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你留下来
亚修:啊?
黎恩:该怎么说,我也有想过列出符合教官身分,合情合理的理由来留下你
黎恩:但我也明白这是亚修几经思考后得出的结论。
黎恩:所以现在就不讲究合理性了
黎恩:亚修——我希望你留在第Ⅱ
黎恩:你不只是我的学生
黎恩:更是一起克服过无数苦难的『伙伴』。
亚修:什么啊…
亚修:还是一样做作耶
黎恩:而且对库尔特他们来说,同学提早毕业,应该会相当寂寞。
亚修:哈,跟你当学生时不同,离开的只有我而已
亚修:搞不好根本没有人那么在意。
黎恩:嗯……?你这句话应该不是认真的吧?
黎恩:如果是的话,再怎么说也都太不关心周遭了喔
亚修:啊……?呃——
悠娜:没错没错,教官说的对。——真的很不像你耶
亚修:你们……都听到了吗?
亚尔缇娜:嗯,从中间开始听的,不过教官似乎理所当然地注意到了
库尔特:我们理解了大致状况…应该说,跟想像的一样。
妙婕:亚修同学从前阵子就一直不太对劲。大家都感到很在意。
亚修:…呿,居然从一开始就察觉到了喔
悠娜:不只是我们而已

塔琪安娜:亚修同学…
亚修:连你都…
塔琪安娜:你、你真的……要离开第Ⅱ分校吗……?
亚修:……是啊
亚修:这样一来,你在社团教室看书就不用害怕了。很不错吧?
塔琪安娜:……才没那回事!!
塔琪安娜:一、一开始确实觉得亚修同学很可怕……
塔琪安娜:但亚修同学看书的样子很专注,有时候还会互相推荐书…
塔琪安娜:只要我遇到一点点麻烦,你也会若无其事地帮忙……
塔琪安娜:尽管大部分的时间,我们都默默地各自看书
塔琪安娜:但文艺社的社团教室渐渐成了令人放松的空间……
塔琪安娜:跟亚修同学参加同样的社团,我真的很开心!
塔琪安娜:今后也想一起参加社团活动!
亚修:啧 ……
亚尔缇娜:塔琪安娜同学…
妙婕:哎呀呀
悠娜:啊哈哈,我们想说的也一样……
悠娜:…我们明白亚修是认真考量后才决定要这么做
悠娜:但我们想和你一起毕业的心情,也不输你的决定
悠娜:为了这个目的我们什么都会做——别以为能简单地离开喔?
库尔特:嗯……而且你好像陷在狭隘的视野中,很不像你。
库尔特:…今天的机甲兵操练,我也输给你出乎意料的攻击。
库尔特:要是就这样让你赢了就跑,太令人不爽了
妙婕:呵呵,亚修同学不在的话,我也会很伤脑筋的
妙婕:因为那样就变得只有我一个人做出让教官困扰的行为。
黎恩:这理由怪怪的吧…
亚尔缇娜:…我不觉得有什么困扰的
悠娜:咦,亚尔……?
亚尔缇娜:但是无法跟亚修同学一起毕业,我会很『寂寞』——
亚尔缇娜:唯独这是不变的事实
亚修:你们……
黎恩:不只是在场的这些人。第Ⅱ的所有人都很需要你。
黎恩:今天的投票结果就是最好的证据

宏亮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喂~亚修你呆站在那边干嘛?
亚修:…你们还在喔
席德尼:哈哈,现在正要回去。
帕布罗:亚修!今晚的庆功宴我们也会参加喔!
古斯塔夫:我会带礼物过去的,敬请期待吧
席德尼:总之,今后请多多指教——『会长』!
亚修:…那些家伙…
库尔特:席德尼他们…出现得真是刚好
黎恩:哈哈…
亚修:即使如此,我——

不容反驳的声音:呵…该死心了吧?
黎恩:分校长…你还在学院啊
奥蕾莉亚分校长:因为有点事情忘了说但在那之前…
奥蕾莉亚分校长:亚修·卡拜德你应该没以为能这样半吊子地顺利『毕业』吧
亚修:啊……?
奥蕾莉亚分校长:我们第Ⅱ分校在那场大战中可是可是以没有任何人离队的状态走过来的
奥蕾莉亚分校长:你觉得我身为分校长,会允许这时候以如此不名誉的形式出现『第一名脱队者』吗?
亚修:……什……
悠娜:唔哇…分校长火力全开耶
妙婕:呵呵,不过确实感觉不会就这样轻易受理退学申请。
亚修:……
奥蕾莉亚分校长:若你还是坚持,那我就给你一份『毕业课题』
亚修:课题……?
奥蕾莉亚分校长:以荣耀的第Ⅱ分校第一届在学生之姿,展现出什么确切的成果吧。
奥蕾莉亚分校长:不逃离也不躲开与皇族有渊源的『托尔兹』之名,勇于承担…
奥蕾莉亚分校长:这才是你该对陛下尽的责任吧?
亚修: ……唔……!!
库尔特:…嗯,分校长说的没错
亚尔缇娜:逻辑与道理都通呢。
奥蕾莉亚分校长:基于这一点,今天的投票结果对你反而是绝佳的机会
亚修:……
亚修:…啊啊,可恶!!
亚修:…你们这些人…一点都不知道别人的心情…
黎恩:哈哈……这也算是你自己造成的吧
黎恩:要夹着尾巴逃跑还是继续正面面对——全都取决于你不是吗?
亚修:真是的……作法有够卑劣耶
亚修:先靠近围攻…再显而易见地挑衅…
亚修:这种状况下怎么可能还能选择逃走……
塔琪安娜:意、意思是——
亚修:话说在前头,我可没被你们束缚住
亚修:只是丢下该做的事离开太让人不舒服罢了。
亚修:我会出色地完成课题,超越你的
亚修:——而你们,在毕业前我会连着接着要入学的新生一起使唤到底的
亚尔缇娜:亚修同学…
黎恩:哈哈
悠娜:真是的…有够不坦率耶
库尔特:不过很像亚修会说的话就是了。
妙婕:呵呵,真的。下个学年又让人期待起来了呢❤
奥蕾莉亚分校长:对了对了,我刚才要找的人就是卡拜德
奥蕾莉亚分校长:学生会长拥有决定其他学生会干部的权力。
奥蕾莉亚分校长: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卡拜德会长
黎恩:第Ⅱ分校学生会要正式成立了呢。
塔琪安娜:这、这样的话,我自愿担任学生会的会计!
塔琪安娜:希望能多少帮上亚修同学的忙……
亚尔缇娜:塔琪安娜同学之前也一直担任第Ⅱ分校的会计我觉得是非常适合的人选
妙婕:对了,我要准备庆功宴的事…先回宿舍啰
亚修:等等,假惺惺蓬蓬头。该不会以为你逃得掉吧?
妙婕:…果然有我的份吗?
亚修:那还用说

米海尔少校:呵…看来白担心了呢
托娃:呵呵,好像是呢。
兰迪:真是到最后都让人操心的家伙。

亚修?:…结果,没有逃走吗?
嗯……虽然很逊,但我决定不放手。
亚修?:其实你知道的吧?诅咒什么的早就消失了。
…我知道啊。
你只是从我罪恶感而生的我自己。
亚修?:哈,看开了啊…那我就此消失吧。
…不,不会的。
你不会消失的。恐怕一辈子都不会。
即使如此,我也会继续前进。即使模样再怎么难看…
所以——你给我在那看好了!
亚修?:…这样啊。
亚修?:呵呵,好吧。那就让我看看吧。
亚修?:亚修·卡拜德。看你自己选择的未来

两天后,分校告示栏中——
托尔兹第Ⅱ分校首届学生会
会计:塔琪安娜
书记:史塔克
社团联盟总召:蕾欧诺拉
副会长:妙婕
会长:亚修

——分校长奥蕾莉亚·勒瑰恩核可


最后更新: May 29, 2021 23:13:35
创建日期: February 18, 2021 00:24:44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