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幻焰计划』

(午后的阳光依然灿烂,然而对于浮游都市《利贝尔·亚库》来说,这已经是最后一个午后了。失去了《辉之环》的浮游都市,现已处在崩坏边缘了。)
(不堪重负的中枢塔终于开始晃动,以塔为中心,霎间,冲击辐射了整个浮游都市的表面。原本平宛如镜的水面,立时涌起了阵阵惊涛骇浪。)
(中枢塔再度动摇,终于訇然倒塌。随着表层水面掀起的更急遽的波浪,浮游都市开始了断裂、扭曲,冲击愈演愈烈,数不尽的碎片障蔽了整个天空。最终,在浩瀚的瓦雷西亚湖上,最后一片涟漪也归与消失后,浮游都市已不见踪影,仿佛它在任何位置都从未存在过一般。)
(结社的红色方舟上,两个人默默的观看着这一场景,相视无言。)
怪盗布卢布兰:……………………………………
瘦狼瓦尔特:……………………………………
瘦狼瓦尔特:……喂,我说布卢布兰啊。
瘦狼瓦尔特:不要这么沉默,也说点什么吧……
怪盗布卢布兰:哼,这样说的话,是你在沉默才对吧
怪盗布卢布兰:……
怪盗布卢布兰:面对如此光景……任何言辞都会苍白无
怪盗布卢布兰:力,
怪盗布卢布兰:只能让人感到恐惧……还有灰心丧气。
瘦狼瓦尔特:……切…………………………
(瘦狼低下头,深思片刻。)
瘦狼瓦尔特:……最后,其他伙伴还是没回来啊……
瘦狼瓦尔特:真是毫无紧张感觉,不像话啊?
怪盗布卢布兰:……玲似乎已经脱离了这个空域。
怪盗布卢布兰:露茜奥拉也行踪不明……不过我们徒担
怪盗布卢布兰:心也没用。
瘦狼瓦尔特:呵呵……我可没担心。
瘦狼瓦尔特:不过她这个女人,死了确是会让人稍稍惋
瘦狼瓦尔特:惜一下。
瘦狼瓦尔特:现在也就只能祈祷她不会就这样白白死去
瘦狼瓦尔特:了。
怪盗布卢布兰:呵呵,同感。
怪盗布卢布兰:只是……莱维恐怕已经没有希望了吧。
瘦狼瓦尔特:……啊啊。
瘦狼瓦尔特:切,早知道这样,我应该先和他决一胜负
瘦狼瓦尔特:才对。
瘦狼瓦尔特:那家伙,老是找借口避开和我交手……
怪盗布卢布兰:因为他和我们不同,有明确的目的啊。
怪盗布卢布兰:而且他似乎……已经达成目的了。
怪盗布卢布兰:如今,也应该满足了吧。
瘦狼瓦尔特:切……
(瘦狼点燃一支烟,背靠甲板坐下,仰天而望,缓缓吐出一个烟圈。)
瘦狼瓦尔特:……华丽的帷幕终于落下了……么……
(船舱内,基尔巴特站在舷窗前,惊慌的望着窗外。)
基尔巴特:那、那是什么……
基尔巴特:那到底算什么啊!
(突然,他悲从中来,拼命地捶打着舷窗。)
基尔巴特:不、不是说……要利用那个浮游都市来支配
基尔巴特:利贝尔吗!?
基尔巴特:甚至把大陆全土也……
基尔巴特:这、这样不是跟说的不一样吗!
基尔巴特:……不,慢着。
基尔巴特:想想的话……这都只是我擅自想的,那种事
基尔巴特:他们一句话也没……
基尔巴特:呜哇啊啊啊!
(基尔巴特倒在床上,双手痛苦的抱住头。)
基尔巴特:够、够了……
基尔巴特:我让那些家伙逃跑了,我会被肯帕雷拉大人
基尔巴特:折磨的……
基尔巴特:而、而且还……还落得这种莫名其妙的结果
基尔巴特:……
基尔巴特:我,我……
基尔巴特:到现在为止……让我们干
基尔巴特:的到底算什么!?
(在方舟的另外一处,一扇门打开,肯帕雷拉走出,缓步走在通往圣堂的地毯上。)
(圣堂前站岗的强化猎兵看到肯帕雷拉,立刻恭敬的行礼。)
强化猎兵A:肯、肯帕雷拉大人!
强化猎兵B:你、你没事吧!
道化师肯帕雷拉:呵呵,你们辛苦了。
道化师肯帕雷拉:可是,这种时候还紧守岗位,会不会
道化师肯帕雷拉:有点过分认真呢?
道化师肯帕雷拉:外面可是很壮观哦~?
道化师肯帕雷拉:那可不是什么花费几百万米拉就能看
道化师肯帕雷拉:到的景象啊。
道化师肯帕雷拉:我想现在还来得及,你们也去观赏一
道化师肯帕雷拉:下再回来怎样?
强化猎兵A:我、我们完全不累!
强化猎兵B:我、我们不能……
道化师肯帕雷拉:呵呵……对被条条框框束缚着的你们
道化师肯帕雷拉:来说,的确有点难度呢。
道化师肯帕雷拉:那么算了。能让我通过这里吗?
道化师肯帕雷拉:稍微有点琐事需要进一下《圣堂》。
强化猎兵B:咦……
强化猎兵A:可、可是……即使是肯帕雷拉大人,如果
强化猎兵A:没有教授许可的话……
道化师肯帕雷拉:啊啊,教授已经死了。
强化猎兵A:什么……!?
强化猎兵B:怎、怎么会!?
道化师肯帕雷拉:啊啦,觉得我是在胡说八道吗……?
道化师肯帕雷拉:哎,有点伤我心呢。
道化师肯帕雷拉:那好吧,那就让我给你们一点像基尔
道化师肯帕雷拉:巴特君那样的愉快回忆吧。
道化师肯帕雷拉:我想这样的话,你们就会相信我说的
道化师肯帕雷拉:话啦。
(肯帕雷拉笑着走向前去,两个猎兵急忙后退一步。)
强化猎兵A:不、不用了……
强化猎兵B:请不用担心,我们从一开始就相信你的!
道化师肯帕雷拉:那么,你们赶快出去观赏一下吧。
道化师肯帕雷拉:反正命令你们守备在这里的人已经不
道化师肯帕雷拉:在了。
强化列兵A:承蒙关照!
强化猎兵B:那、那请自便!
(猎兵急忙跑开,肯帕雷拉望着他们的背影,摇首感叹。)
道化师肯帕雷拉:呵呵,这样他们也就成了没用的废品
道化师肯帕雷拉:了。
道化师肯帕雷拉:可是如果只是消除记忆扔掉就有点浪
道化师肯帕雷拉:费了,那就让我来接管部队吧。
(进入圣堂后,肯帕雷拉径直走到了最深处。)
道化师肯帕雷拉:呵呵,在这里听不到外面的杂音吗。
道化师肯帕雷拉:可是如果不是这样,那这里还有什么
道化师肯帕雷拉:作用呢?
(一边笑着,肯帕雷拉伸出左手,“啪!”,四面的装置上登时生出了蛇之使徒所使用的通信影象。)
道化师肯帕雷拉:——Access,
道化师肯帕雷拉:执行者NO.0 。《道化师》肯帕雷
道化师肯帕雷拉:拉。
道化师肯帕雷拉:申请代替《蛇之使徒》第三柱格奥尔
道化师肯帕雷拉:古·怀斯曼,进入《星辰之间》。

星辰之间(Celestial Globe)
声:……我们快等得不耐烦了……
道化师肯帕雷拉:呵呵……似乎大家都在呢。
(随着一阵阵低沉的声音,在肯帕雷拉所处的七边型的方台周围,缓缓升起七根漆黑色的圆拄。映衬着片片辉光,不同的声音开始了交谈。)
第五柱:不过……真没想到《白面》居然被消灭了。
第二柱:呵呵,我们似乎在老窝里待太久了。
第二柱:呐,肯帕雷拉,他的死法是怎样的呢?
道化师肯帕雷拉:呵呵,那可是杰作啊。
道化师肯帕雷拉:从头顶到指尖一点不漏都化成了盐。
道化师肯帕雷拉:最后碎成粉末飞散。
第二柱:啊……真让人家激动啊。
第二柱:啊啊,要是我也在现场就好了。
第六柱:《盐之桩》……是在诺赞布里亚出现的奇异产
第六柱:物呢。
第六柱:虽然一直想亲眼睛看看实物……
第四柱:哈哈,真是让人意外啊。
第四柱:那么精明的人居然也会被人乘虚而入。
第五柱:……恐怕对手是《守护骑士》的一人吧。
第五柱:而且必定还是迄今都在缺湖的《第五位》。
第四柱:原来如此呢……所以才会被乘虚而入吗。
第四柱:那家伙,叫什么名字?
道化师肯帕雷拉:——凯文·格拉汉姆。
道化师肯帕雷拉:跟随《红耀石》学习,顶着《外法狩
道化师肯帕雷拉:猎》的诨名。
道化师肯帕雷拉:呵呵,是个有点邪恶的有趣哥哥哦。
第二柱:是《红耀石》的……
第二柱:呵呵,让人家越来越感兴趣了呢。
第四柱:喂喂,《深渊》。
第四柱:之前令你热情满溢的莱恩哈特方撒手西归,你
第四柱:就准备钓另一个男人了吗?

第二柱:啊啦,想不到你会说这种话呢。??
第二柱:可是即使如此人家还是有好好哀悼过莱恩的
第二柱:哦。
第二柱:他到最后都没正眼瞧我一下,反而让我更不能
第二柱:忘记他啊。
第七柱:……就是啊。
第七柱:明明是那么优秀的剑士,这样的确是让人惋惜
第七柱:啊。
第五柱:确实,在执行者当中,在用剑方面能和您较量
第五柱:的也就只有他而已……
第七柱:嗯嗯,我经常强迫他和我切磋武艺。
第七柱:也许总有一天他会成为超越我的剑士。
第七柱:这样想想的话真是太可惜了……
第六柱:呵呵,这也没什么问题吧?
第六柱:从全体战力来看,这个损失不过微乎其微——
第六柱:也是预料的范围内。
第六柱:从对今后的影响来看,《歼灭天使》才是大问
第六柱:题。
第四柱:哈哈,那位小姐吗。
第四柱:她本人似乎相当混乱呢,不知道最后会不会回
第四柱:来呢?
第一柱:那就听任她决定吧。
第一柱:虽说我们处于他们上位,亦无法限制他们的行
第一柱:动。
    这是《掟》。【掟:必须遵守的规定】
第六柱:……可是……
第一柱:博士,我们也理解戈尔地雅斯级的重要性。
第一柱:……可是这是那位大人决定的《掟》。
第一柱:你也明白这个的意义吧。
第六柱:………………………………

第二柱:呵呵……人家也觉得教授对那个漆黑的少年的
第二柱:执著有点过火了。
第一柱:对,而且事实上,他也是如此走向灭亡的……
第一柱:对吧,肯帕雷拉?
道化师肯帕雷拉:呵呵,太过拘泥于约修亚的确是他的
道化师肯帕雷拉:失败原因之一。
道化师肯帕雷拉:那个凯文似乎也是瞄准了这一点。
第六柱:……是是,我知道。
第六柱:可是我毕竟是承担着《十三工房》的啊。
第六柱:在确认戈尔地雅斯级的运用状况这层意义上,
第六柱:让我继续监察吧。
第一柱:嗯,那就交给你了。
第一柱:比起这个来,各位——盟主也是时候降临了。
第五柱:嗯……是吗。
第二柱:呵呵……真让人兴奋呢。
(四周霎时归于宁谧,星辰之间的正中,巨大的结社徽标开始放射比先前更强烈的辉光。一根白色的柱子徐徐下降。随后,一个平和的声音响起。)
大家……
似乎都齐集在此啊。
第一柱:是的……
第一柱:除了《第三柱》,大家都在此齐集。
……辛苦了。
肯帕雷拉也是……
作为我的代理见证这一切,
你也尽本分了。
道化师肯帕雷拉:……不胜惶恐。
道化师肯帕雷拉:想来您也已经知道『福音计划』的来
道化师肯帕雷拉:龙去脉了……
道化师肯帕雷拉:请容我完成这最重要的任务。
(肯帕雷拉单膝跪地,身前呈现出一团淡黄色的光芒。那光芒漫漫上升,然后融合于盟主的柱上。)
第五柱:噢噢……!
第二柱:那就是……
第四柱:七至宝之一《辉之环》吗……!
空之至宝……
确定收下。
可是……
为此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
怀斯曼……
还有莱恩哈特……
不,不仅如此
与计划相关的所有牺牲也……
所有的责任都在于我一身。
第五柱:没,没有的事!
第七柱:……请您不要责备自己。
第七柱:《白面》的死是他自食其果。
第二柱:真要责备的话,也是应该责备没有规谏他而旁
第二柱:观的我们《使徒》全员。
不,我之前大致上
已经设想到会是现在这种事态。
即便如此……
我还是委任了他这一切。
因为我认为,对世界来说
那是必要的……
所以……
一切的责任都在于我。
第五柱:《盟主》啊……
第七柱:为何要如此作为……
…………………………
此后,曲折会必然发生……
恐怕,因为这次事件,
教会也会有所行动。
暂且放任那些人吧。
第一柱:……知道了。
第六柱:呵呵……虽然对此有点在意,可是我会按您的
第六柱:心意行事的。
第四柱:那么,我们今后该如何行动呢?
……………………………………
西方的钟声已经奏鸣,
第一盟约已经解除。
现在,顺应时势,我宣布
『俄耳蒲斯最终计划』之一
『福音计划』的完成和——
之后的阶段——
『幻焰计划』的开始。
第五柱:噢噢……!
第二柱:呵呵……我知道了。
第六柱:哈哈,就交给我们吧。
第四柱:让我们《蛇之使徒》一起……
第七柱:按照伟大的《盟主》的意愿……
第一柱:全心全力着手执行计划。
(盟主发出又一阵强烈的辉光,待光消散后,肯帕雷拉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圣堂。)
道化师肯帕雷拉:『幻焰计划』……终于要开始了吗。
道化师肯帕雷拉:准备工作已经充分……
道化师肯帕雷拉:规模和完成度应是『福音计划』所不
道化师肯帕雷拉:能比的。
道化师肯帕雷拉:呵呵……似乎变得有趣起来了呢。
道化师肯帕雷拉:(转过身来)……那个呢。
道化师肯帕雷拉:虽然我也没什么资格说别人——
道化师肯帕雷拉:——也不知道你是谁,不过窥视是不
道化师肯帕雷拉:是该到此为止了呢~?

Episode『幻焰计划』~Fin~


最后更新: May 22, 2022 20:08:34
创建日期: March 25, 2021 06:01:29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