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另一个温泉乡

S1208年·1月

卡尔瓦德东方边陲,有一座位于两座巨大山脉围出的盆地中的地方都市──龙来。
这座都市不仅是由大陆东部通往西部的玄关,同时也是著名的温泉乡。吸引不少国内外观光客慕名前来。
今天,一组来自遥远的埃雷波尼亚北部的另一处温泉乡的旅客造访了龙来。

Placeholder

「这高雅的口感和入口后的浓郁香气,真的是非常美味的一道料理呢。」
「是啊,虽然我们《凰翼馆》的料理也绝不逊色,但恐怕无法重现这独特的味道。不愧是高级旅馆《碧山楼》,非常出色的一道菜。」
特奥·舒华泽男爵与露西亚·舒华泽夫人正开心地享受餐点。坐在他们对面的女儿──爱丽榭的表情,则看起来略显忧愁。
「可是,一家四口在这么豪华的旅馆住上两晚,应该要花不少米拉吧……」
爱丽榭说到这里,轻轻摇了摇头。
「对不起,虽然知道我们家应该负担得起,但之前担任学生会长时负责管理预算的习惯,还是让我不知不觉盘算了起来……」
看见妹妹这么精打细算,做哥哥的黎恩笑著补充说明。
「说到底,你根本不用担心这些。毕竟这次是《碧山楼》的经营者主动招待我们来的。他说既然都是经营旅馆的家族,希望彼此能互相交流。之后也准备要招待他们来悠米尔呢。没错吧,爸爸?」
「是啊,这也多亏了两国之间的交流正常化吧。共和国的景气正处于前所未有的盛况当中,民间的交流也相当兴盛。这是好现象。」
特奥啜饮了一口酒,继续说下去。
「比起互相憎恨,还是彼此合作比较好吧。这道理虽然简单,实践起来却不容易。」
眼看特奥的酒杯就要空了,露西亚于是帮他斟满。
「所以我们一家更应该珍惜这难得的时光,尽情享受吧。」
听了母亲的话,黎恩和爱丽榭也跟著点了点头。
「是啊……难得全家出来玩,就好好享受一番吧。对了,听说这里有种少见的甜点呢。哥哥要不要也吃吃看呢?」
「好啊,等等我打算再去泡一次温泉,泡完再吃好了。这里不仅料理出色,温泉也很棒呢。」
「哈哈,你果然这么认为吗,黎恩!」
一提到温泉,特奥的语气便多了点热切之情。不愧是温泉乡悠米尔的领主,他对温泉的热爱也不下黎恩。
「多样化的泉质自然很吸引人,但其中又以那个『药汤』最为出色,真的很有意思。」
「是啊,之前也曾经听说过。不仅香气怡人,还能让身子由内到外都暖起来呢。我们《凰翼馆》要不要也效法一下?」
「唔,或许值得一试呢……不过这样一来,得克服的问题是……」
黎恩对思索中的特奥提供建议,之后又发展出更多讨论,让父子两人都搬出彼此的温泉经。
一旁的母亲和妹妹则默默看著他们讨论。
久违的家族旅行,让舒华泽家在有别于平时的场所,享受了和平时别无二致的天伦之乐。

是夜,黎恩在晚餐后又泡了好一会温泉,接著出门散步。他对家人报备后,便独自走出旅馆。
「──好,差不多该开始了。」
黎恩深呼吸了一次,让肺部充满夜晚清新的空气。
他想起了这次造访龙来的「真正目的」。

Placeholder

《剑仙》云·卡法伊。
既是《八叶一刀流》的开山祖师,同时也是年逾仍拥有傲视大陆群伦实力的「活生生的传说」。
黎恩最后见到这位身为自己师父的老先生,是进入托尔兹就读前夕的事了。之后的4年之内,虽然持续透过书信和传话等方式交流,但最后一次也已经是距今年多前传承奥义那时的事了。
这4年来的修行成果、达到《奥传》境界后的种种体验,以及继承《八叶》并加以『完成』这句话真正的意义……想和师父见面,当面诉说的话实在太多了。
「(而且,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想和师父确认的事……)」
不过,目前仍然不晓得云师父人在何方,就连师兄卡西乌斯等人都完全无法与他联络上。师父人如其名,如云般难以捉摸,让人根本无从找起。
就在这时,黎恩从某处听说有人「在龙来看见了刀术大师」的传闻。
云师父自己也曾提过龙来这个以温泉和茶叶闻名的城市,这里是他中意的地方之一。
另外,以前他在信中也曾提过自己要前往大陆东部,因此很可能正停留在相当于通往东部之玄关的这座城中。
碰巧在这时收到了《碧山楼》的邀请,让舒华泽一家决定来趟新年的家族旅行。虽然时机未免有些太过凑巧,但目前掌握的资讯实在太过笼统,扑空的可能性还比较高。
因为这种种理由,黎恩虽然没对家人提起云师父可能正在龙来,但家人们也都暗自察觉他此行应该还有「其他目的」。
「(爸爸他们应该也很想见见阔别多时的师父,让他们太过期待,最后却落空也不好呢。)」
黎恩边这么想著,边独自走向入夜后的龙来街头。

Placeholder

整座温泉乡·龙来都是东方风格的建筑物,在卡尔瓦德当中也有著独树一格的气氛。
虽说是东方风格,但和克洛斯贝尔的东侧大道也有所不同。不会过度抢眼,但在宁静当中又让人感受到历史痕迹的幽玄之美──算是体现了东方「侘寂」概念的城市。
夜晚的龙来相当热闹。为了温泉而来的泡汤客、观光客、来自大陆东部的旅人,以及为这些人潮服务的各式各样摊贩,让城中呈现与白天截然不同的风情。
黎恩信步走在城中,向店家和摊贩打听云师父的消息。只问不买难免觉得不好意思,于是也开始顺便看些伴手礼。
买给亚莉莎等旧Ⅶ班成员、托娃等同事,还有给班上学生的份。

Placeholder

「话说回来,他们就快毕业了吗……总觉得比自己毕业时更令人充满感慨啊。」
悠娜他们即将结束两年的学业,从学院毕业。对黎恩而言,这是第一次体验到自己教的学生毕业,每次想起都让他心中充满复杂的情绪。
在第一年里,实在经历太多事情了。
起初虽然因为互相处不来,是个问题重重的班级,但不知不觉间磨合之后,便有著天衣无缝般的契合度。
在过程中得知了许多事、学习了许多事,也曾多次互相冲突,并在最后和解。而在历经了许多风风雨雨后,让他们有了许多成长。或许无论是对自己或他们而言,那都是人生中最精彩的一年。
克服了那起『克洛斯贝尔再次独立事件』后,转眼间便已过了10个月。
他们凭著至今累积的经验有了更进一步的成长,同时也找到了彼此今后的路。清算自己的过去,往未来迈进。偶尔虽然也需要休息,但没有一个人曾停下脚步。
这是忙碌而充实的一年。
于是,眼看著他们即将从学院毕业,展翅高飞──这固然使黎恩引以为傲,但也有种难以克制的落寞。
「今后每年都会有这种心情吗……让人再次体认到自己真是选了条不好走的路啊。」
心中涌现对众多前辈教官的敬意,黎恩再次迈开曾几何时已停下的脚步,继续打听消息。

──从结论而言,云师父不在这座城里。
话虽如此,这趟也不算白来。虽然不是确定的资讯,但据说有人在南方的山脉看见疑似他的人。
「虽然得在山中走夜路……但明天跟爸爸他们还有其他行程。趁现在去看看吧。」
打定主意后,黎恩先回旅馆一趟把伴手礼放好,之后立刻朝南方的山脉出发。

Placeholder

夜晚的山路虽然危险,但也不到绝对走不得的程度。只要别过度依赖视觉就好。
听觉、嗅觉,在某些情况下甚至触觉都会是重要的资讯来源。集中精神于五感,再加上经验与推测,多方面掌握周遭的状况──
「让人想起和师父在山里修行的时候呢。」
当时面对的是更加攸关生死的状况。也曾为了张罗粮食而多次涉足危险的场所。
「这么说来,这个叫《昆仑》的山脉附近,自古以来似乎也是修行者常造访的场所。」
黎恩一边反复玩味著今天获得的资讯,一边朝深山走去。
想在山中搜索人类留下的痕迹,并不是什么难事。
火堆、脚印以及狩猎的痕迹,都会是重要的线索。人类在打猎时,必定会留下某种有别于野生动物和魔兽的痕迹。只要追踪这类痕迹就好了。
黎恩回想著师父和喜欢打猎的父亲的教诲,加紧留意周遭,继续前进。
不久,虽然发现了人类留下的痕迹,但那和他想像中的有很大的差异。
「露营的痕迹……?不,这是……」
这痕迹看起来既非修行者,也不是猎人留下的。更奇怪的是,在特定的范围内,分布著好几个──而且彼此间有著相同的间隔。感觉就像是在测量什么一样……
「学者的实地调查……?就算是这样,规模也未免太大了……」

黎恩满腹疑问,迳自往山中深处走去。
接著,他又找到了其他痕迹。
「开著导力车强行通过的痕迹……不,这应该是为了能够通过而开出『路』来吧?」
无论如何,对方看起来是中途放弃了。也许改走其他路径了吧。说到底,会什么会跑来这种偏僻的深山里做这种事呢?
黎恩对这些意料之外痕迹感到大惑不解。他感觉就快要能掌握这些痕迹有著什么意义了。
「(只要再往前走一点──)」

这时,黎恩察觉了有股气息正在接近。
至少──有两个人。而且明显是冲著自己来的。
起初以为是留下刚才那些痕迹的人,但对方散发著感觉起来深谙此道的强硬杀气,让他马上否定了自己的猜想。
气息在抵达黎恩附近的暗处后,便不再移动。
「……干脆出来露脸如何?」
为了表示自己没有敌意,黎恩这么说的时候刻意没将手放在腰间的刀上。
于是,有两道「黑影」般的存在,从暗处一声不响地走了出来。
用适合暗中行动的黑色装束包裹住身体和脸的他们,让人联想到东方传闻中所谓的『忍者』。

Placeholder

「帝国的《剑圣》,你的洞察力果然是一大威胁。」
「虽然是在正式签约前的『事前勘察』,但既然是客户的清单上提到的『需注意人物』,就另当别论──」
在下个瞬间,「黑影」们迅速地朝黎恩飞奔过来。
此举几乎没有预备动作,出其不意地拉近了与黎恩的距离,并用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抽出没有弧度的小把太刀──也就是所谓忍刀向他砍去。
黎恩惊讶地张大了眼睛,但马上重整架式,将手伸向太刀──
「五型──《残月》!」
这是从拔刀衔接的反击。看穿对手的动作后,架开攻击,并展开回击。黎恩在转瞬间便挡开了两道「黑影」的攻击,让对方失去了平衡。
照理说这时应该进一步发动追击,但黎恩只是用满腹狐疑的视线看向他们两人。
「……虽然看见动作的瞬间我就感觉到了,但实际过招之后的手感……」
黎恩说到这里暂时打住,持续注视著对手。
「那招式的架式──难道……是《八·叶·》的·门·徒·吗?」
两人宛如早就料到有此一问,在短暂的沉默后开口答道。
「不。虽然和《八叶》并非完全无关就是了。」
「我们是《斑鸠》,所操刀法乃《黑·神·一·刀·流·》。」
「(黑神……一刀流!?)」
黎恩在脑海中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两位《斑鸠》水平地拿著忍刀,摆出随时能使出突刺的架式。意思似乎是刚才虽然居于下风,但下一击可没有那么简单。
仿佛要回应他们一般,黎恩也重新摆出中段架式。
就在战斗正要再次开始的瞬间──

Placeholder

从暗处窜出一股呈圆盘状旋转的「黑色旋风」,用仿佛要切断碰触到的一切事物的气势,朝黎恩袭来。
这次偷袭从角度、距离到动手的时机都相当完美。两位《斑鸠》看来对此并不惊讶。看来这也是他们计划中的一环。
无法闪避的凶刃从背后逼近。面对这直径超过一点五亚矩的物体,如今的黎恩已无法避开。或许早在他发现这一击之前,便已注定大势已去。
帝国的《剑圣》到此为止了。
就在两位「黑影」心中如此确信时,在下个瞬间──
黎恩扭身向后,顺势挥刀。
这纤细而强韧的一击,就这样在不·改·变·袭·击·而·来·的·攻·击·的·力·道·下·,将它导向别的方向。
虽然是在千钧一发的时机迎击,但还是让利刃改变了方向,并未触及黎恩的身体。这是应用了一型《螺旋》的招式。
黎恩继续朝改变方向后仍持续回转的利刃发出斩击,再次改变它的前进方向。利刃朝飞来的方向稍稍偏右处飞去。
刚好从那个方向现身的人影,将利刃稳稳地接了下来。

「虽说还是新人,但毕竟是《剑圣》。《观之眼》果然名不虚传。」
从暗处现身之人,虽然身上的装束和「黑影」们相仿,但以「黑影」而言,存在感未免太过强烈。
就算隔著覆盖全身上下的强化衣,仍然可以看出他那饱经锻炼的肉体。他的步法丝毫不拖泥带水,从面具中则透出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冷酷眼神,仿佛能射出杀意贯穿猎物,将对手钉在原地一般。
──这是经历了数不清的战场才能具备的,唯有真正的强者方能具备的气势。
「你们不是他的对手。退下吧。」
两位「黑影」闻言,便消失在黑暗中。

黎恩则和留下的人物继续对峙。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可以说明一下为什么突然就对我动手吗?」
「基于契约内容,恕我无法奉告。年轻的剑圣啊,现在立刻离开这里吧。」
这既不是回答也不是劝告,更说不上是警告。乍听之下平淡的语气中隐藏的杀意,说明了要是不从会有何种下场。
「抱歉,我还在找一样东西。没办法不明究里就轻易离开!」
「是吗。那么──」
既然黎恩拒绝了要求,那就不必再多费唇舌。最后需要传达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开战的信号。
「就由我《胧月流》的黑铁来向你讨教!」
黑铁用直立不动的姿势,将刚才掷出的巨大利刃架在身体前面。
「可以的话希望透过沟通来解决,但是看来你没打算奉陪。」
黎恩叹了口气,也重新调整姿势,摆出架式。
「《八叶一刀流》七型奥传,黎恩·舒华泽──接受挑战!」

Placeholder

先采取行动的居然是黎恩。
黑铁所拿的奇特武器拥有相同长度的四根刀刃,刀刃底部互相交叠,组成十字形的大型投掷剑。
能将这把看起来具有相当重量的武器如同玩具般把玩的黑铁,想必拥有常人难以想像的臂力。
借由这种臂力做出的投掷攻击虽然具备惊人的破坏力,但从武器的形状来看,用来进行近身战时,想必没办法挥舞自如。
目前看来黑铁的主武器只有这把投掷剑,那么先发制人展开近身战,想必比较有利。黎恩在转瞬间做出如此判断,先行采取行动。
「二型,《疾风》──!」
黎恩使用伴随著拔刀的特殊步法在转瞬间拉近距离,使出斩击。
然而这一击却被黑铁轻松挡下。
攻击本身虽然没有多大效果,但至少达到了黎恩拉近距离的目的。就在他打算继续发动猛攻,压制敌人时──
黑铁将十字形的投掷剑一·分·为·二·。
不,想必是打从一开始就具备这种的结构吧。如今他的双手各握著一柄双刃剑。

「(双刃剑──而且还是二刀流!?)」
这下就连黎恩也难掩讶异的神色。
双刃剑本身在西方被视为是难以驾驭的黑暗时代遗物。就黎恩所知范围内,能运用自如的人也只有克洛了。
如今竟然要同时使用两把,若非拥有相当本领,是不可能办到的。
黑铁并未错过黎恩露出的瞬间破绽,立刻发动攻击。
两把双刃剑形成的攻势可谓天衣无缝,用压倒性的攻击次数逼使黎恩只能防御。

刀刃与刀刃激烈交锋,火花四溅的激烈攻防持续了一段时间。
黑铁起初占了上风──然而却没办法进一步抢得优势,眼看著正逐渐被黎恩逼退。
这自然是因为黎恩逐渐习惯了这两把超越常识范围的双刃剑的动态,同时更是因为他开始「看清楚了」。看清楚对于自己而言最适当的距离。
双刃剑的特性在于攻击距离比外观看起来还要短上许多,大概只有一半左右。
而黑铁的武器毕竟要用来投掷,长度要比克洛使用的还要更短一些。因此,黎恩的太刀相较之下攻击范围更长。
黎恩不断进出对方能够搆及的范围,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敌方的攻击,并击中对方。这种状况下,攻击次数越多,反而会露出更多破绽。
于是,终于显得有些焦急的黑铁不慎多往前踏了一步。闪过这一击的黎恩,立刻接上一计由下方往斜上劈去的斩击──
「就是那里!」
这强悍的一击命中了挥击过后的双刃剑的剑柄,将它从黑铁的手中弹飞。
黎恩马上展开追击──然而黑铁的惊讶之情稍纵即逝,马上采取因应措施。
他用另一把双刃剑挡下了黎恩的追击,再用空出的手取出苦无掷出,进行牵制,同时往后跳了一大步,拉开距离。
「非常精彩,八叶的剑圣。虽然还是比不上『公主』,但我承认你确实拥有名符其实的实力。」
「公主?」
黑铁没有回答黎恩的话,只是摆出一个与至今完全不同的架式,继续说下去。

「既然如此,为了表示敬意,我就用最强的奥义来回应你吧!」
黎恩听了之后,自然将警戒提升至最高,集中精神凝视黑铁。然而──
视线中已空无一物。
黑铁原本所在的位置,已经一点痕迹都没剩下。黎恩从未移开视线,也没有丝毫大意,但还是跟丢了近在眼前的敌人。
敌人是高速进行移动,还是执行了传送?然而无论是哪一样,都没有任何预兆。这么说,他只是变得看不见,其实还在原地……?
不,看来也不是如此……刚才打飞后刺进地面的双刃剑,曾几何时也已消失。
「(感觉得到气息。他还在这附近。也就是说──)」
黎恩压抑焦躁的心情,再次集中精神。
就在下个瞬间,「黑色旋风」从暗处袭向黎恩。由于事前多少有猜想到,黎恩成功挡下了这次算是在意料之中的攻击。
看来黑铁再次将双刃剑组合成十字形的投掷剑,从暗处掷出。

「(从发动攻击的方位和周遭气息的变化来看……只要反推回去──)」
只差一点就能掌握黑铁的位置了──
然而,在那之前,「黑色旋风」又从另一个方向飞来。
「(比想像中还快!)」
黎恩虽然也成功挡下了这一击,但在还没完全重整架式时,下一击已经逼近。
「(比刚才的间隔还短!这是──)」
接著,对方又反复发动了数次攻击。
攻击之间的间隔不断缩短,不断增强的黑色旋风不知不觉间已成为强烈风暴,将以黎恩为中心的附近一带化为死亡的领域。
「(简直就像被好几个敌人同时攻击一般……这难道是分身吗!)」
潜伏在暗处的敌人、不知从何处飞来的攻击,以及逐渐增加的攻击次数。在这种状态下,就算用《观之眼》也难以掌握敌人的位置。目前虽然勉强能挡下攻击,但这样下去将逐渐陷入不利。
「(……只能使用最后手段了吗。)」
虽然明知在这种状况下这么做是非常危险的,但黎恩还是将·意·识·从·战·场·上·抽·离·。

放弃完美的回避与防御,只留意别受到致命伤,把多余的精神全部集中至「体内」。
这是长久以来锻炼出的「力量」。也是从前自己畏惧、厌恶和抗拒之物。曾经也依赖、追求,并沉溺其中无法自拔的力量。在和伙伴们一起面对,成功克服之后,如今已完全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借由「无」的境界──解放这股力量!
「无想神气合一!!」
获得解放的力量立刻传导至刀刃上──
「喝啊啊啊啊啊啊!!」
黎恩大动作转了一圈,水平地挥出手中的刀。
犀利的剑气扫过周遭的物体,将袭击而来的掷剑弹开,也将潜藏在周遭暗处的敌人分身一扫而空。
然后──
「抓到了!!」
黎恩掌握了黑铁本体所在的位置,朝他冲了过去。
黑铁因为黎恩一连串的反击感到惊讶,完全失去了平衡。这种状况下,他是无法应付下次攻击的。
「(就用这一击决胜负!!)」
黎恩用浑身力道挥下太刀。
在这个瞬间,双方都认为这一击将分出胜负──

「零型,《双影》──」
伴随著有如铃铛般清脆的嗓音,一道剑闪划破了仿佛连月光都能吞噬的黑暗。
黎恩的斩击受到这一击阻挡,未能命中目标,就此停止。
不只如此──
「什么!?」
一阵高亢的金属撞击声响起,黎恩的爱刀从·中·断·成·两·半·。

「──公主!?」
黑铁因为新现身的人影而感到惊讶。其中也包含了对该名人物为何会来到此地的疑问。
「我接到外出侦查的那两人的报告。只顾自己独占乐趣,未免太狡猾了吧?」
此人的口气虽然像在责备黑铁,但听起来却又有点开心。
黎恩朝著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

Placeholder

站在那里的人,模样实在太过奇特。
她身穿融合了东方风格和最新技术的强化服,长长的银发有如沐浴了月光一般,绽放出光芒。
她的年龄看似与黎恩相仿,又像比他还小。端正的五官虽然还带著点稚气,但眼中却隐藏著深不见底的冷酷。
她那乍看像是不知人间疾苦的千金大小姐,又像是手染无数鲜血的战士之姿,融合了两种完全相反的风格,更衬托出她的那种不寻常气质。
而她的左手则拿著一把让人不禁打起寒颤的漆黑大太刀──毫无疑问地,使出刚才那一击的人就是她。
「刚才的是……」
黎恩紧握著折断的刀,喃喃自语道。白银发色的女孩看向他,露出微笑。
「唔,你那把刀似乎也不坏,但看来不是『这孩子』的对手呢。」
她缓缓抡起手中的漆黑大太刀,将它指向夜空,就像是在炫耀一般。
原来如此,的确是把会让人想要炫耀的好刀。黎恩见状心想。至今为止曾多次见过所谓「宝剑」之类的眼睛,直觉地看出「这是凌驾于那些之上的名刀」。
刀身上刻著细微的纹路,虽然不明白其中的意义,但其精细程度已堪称艺术品。漆黑的刀刃散发出寒气,仿佛在拒绝著这世间的一切,又好像打算以己身斩断万物。
红银相间的刀柄包裹住这不祥的刀身,使其兼具格调与美观,并与黑色的刀身形成显著的对比。那兼具相反性质的模样,就好像体现了主人的气质一般。
「(这把刀确实不得了,但光是这样还不足以使出刚才那一击。那招式……虽然从没听过,但恐怕也是《八叶》的流亚。再加上那种本领,肯·定·已·经·达·到·《剑·圣·》的·境·界·……!)」
黎恩不由得凝视著对方。白银发色的剑士见状笑了起来。
「呵呵,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呢。这也是师父的《天元眼》的安排吗……不,或许是我想太多了吧。」
「你的意思是……」
听对方的口吻仿佛认识自己,让黎恩心中也浮现几种推测。
「刚才你用了很有趣的招式呢。『无想神气合一』……的确值得玩味。不像那些不好惹的师兄,看来你这师·弟·倒有些可爱之处呢。」
她的这席话,让黎恩心中的推测几乎转为确信。
「你该不会是──」
然而女孩并未将黎恩的问题听到最后,便宛如恶作剧般地抽身离去。
「师·父·不·在·这·里·,你还是乖乖回去吧。你难得才出国旅行一趟,还是好好享受一下才是。
──在时代再次需要你·的·刀·之前,继续努力磨练吧。」
白银头发的女孩指了指折断的太刀,仿佛心满意足地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在月色中纵身一跃离去。

黎恩连喊住她都来不及,只能茫然地目送她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中。
回过神来,黑铁曾几何时也已离去。

Placeholder

「《斑鸠》和《黑神一刀流》,还有……『师弟』是吗。」
此行不仅没有达成目的,还多出好几道不可思议的疑问。除了刚才遇见的他们之外,这座山脉肯定也有著「某种东西」。
然而──
「……看来找出谜底并不是我的工作。」
黎恩低头望下折断的爱刀,重新体认到世界之大,人外有人的道理。
──既然得知师父不在这里,这次的旅行就只是普通的全家一起出游罢了。所以,刚才的邂逅也无非只是偶然。
至少现在是如此。
「回去之后,得从头开始锻炼才行呢……不管是这把刀,还是我本身。」
这片土地,不,这个国家正在发生的「某种事情」──就现在的自己而言,无法多做什么。
然而,看来有必要为终将到来的威胁预做准备,将尚不成熟的自己锻炼得比至今更上一层楼才行。
黎恩下定新的决心之后,就此离开了恢复宁静的夜间山路。

另一个温泉乡─完─


最后更新: June 11, 2021 19:41:12
创建日期: March 25, 2021 02:13:46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