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第四话: 昏暗圣痕

(回忆)
声音:——第543期修炼生,凯文·格拉汉姆。
声音:在伟大的女神之名下,现委任你为星杯随从骑士——

随从骑士凯文:——受命。
随从骑士凯文: 我在此起誓,将我的血与肉奉献给七耀的真理,将我的灵魂奉献给伟大的女神。
封圣省红衣主教:唔。
封圣省红衣主教:这么年轻就被任命,确实是个例外……
封圣省红衣主教:不过我相信这是你优秀的适应性以及刻苦的钻研所得来的成果。
封圣省红衣主教:从今以后,作为女神的仆人,秘迹的守护者,你一定要继续竭尽全力才行。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嗨,凯文·格拉汉姆。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平安无事通过大人们的审议了啊。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善哉,善哉。
随从骑士凯文:瑟尔纳特教官……承蒙您的关照了。
随从骑士凯文: 我从没想过能得到守护骑士的监督呢。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呵,真是让人钦佩的态度。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实在很难想象这就是当初只身闯入封圣省,叫嚣着『请批准我成为骑士!』的少年啊。
随从骑士凯文:啊啊,那是……,那是因为我还年轻嘛。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因为我当时也正好在场,所以才对你产生了兴趣。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可是万万没想到你竟然是露菲娜的亲人呢。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既然是那样的话,拜托她帮忙走点门路岂不是更好么。
随从骑士凯文:啊,不……这其中还有很多原因的。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呵呵,不过还是考虑周全点比较好。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那么,这样你就和我们一样,正式成为教会的狗了。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今后还请多多指教咯。
随从骑士凯文:嗯嗯,彼此彼此。
随从骑士凯文: 不过那个“狗”的说法会不会太露骨了呢?
随从骑士凯文: 我可不认为这是该对年轻可爱的新人说的话哦。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呵呵……年轻可爱吗。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其实我们骑士团的真实面目确实就是那样。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循着秘迹的气味打转,要是发现了“外法”的话,就将他们吞噬掉,撕成碎块……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这不叫狗叫什么呢?
随从骑士凯文:我早被狠狠地威胁过了,事到如今已经不再害怕了。
随从骑士凯文: …………不过………………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呵呵,我明白的,少年。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你不希望连自己最重要的女性都那样子叫你……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对吧?
随从骑士凯文:我、我都说了不是那样了。
随从骑士凯文: 露菲娜姐姐……只不过是我的恩人。
随从骑士凯文: 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女性的声音:不是那样……那是怎样~~?
随从骑士凯文:!!!
随从骑士凯文: 露,露菲娜姐姐!?
随从骑士凯文: 你不是有任务在身,去雷米菲利亚了么……
正骑士露菲娜:呵呵……为了赶上你的受任仪式,我努力提前完成了任务。
正骑士露菲娜:——恭喜你,凯文。
正骑士露菲娜: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胜任了啊。
随从骑士凯文:露菲娜姐姐……
随从骑士凯文: 嘻嘻,我还只是个半吊子啦。
随从骑士凯文: 为了追上姐姐们的步伐,不努力不行了呢。
正骑士露菲娜:啊啦~真是谦虚呢。
正骑士露菲娜:对了……通知莉丝了吗?
随从骑士凯文:还没,我打算今晚写信告诉她的。
随从骑士凯文: 她好像因为我突然决定前往阿尔特里亚而非常生气呢。
随从骑士凯文: 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让她消消气。
正骑士露菲娜:呵呵,要是有空的话,就一起回村子吧。
正骑士露菲娜:还有——谢谢你,爱因。
正骑士露菲娜:让你浪费了那么宝贵的假期时间,特地来照顾凯文。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呵呵,没什么啦,反正也是愉快的消遣。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无论是武术还是法术,他各方面的资质都很不错,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不过,也只有这些方面不错而已,教养方面呢,就还差一点……
正骑士露菲娜:哈……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随从骑士凯文:啊,啊哈哈……
随从骑士凯文: 对了!总务局的人之前传召过我。
随从骑士凯文: 我必须去拿新的徽章和房间钥匙了……
随从骑士凯文: 那就这样了,姐姐!待会再见!
正骑士露菲娜:啊……
正骑士露菲娜:……………………………………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呵呵,怎么了?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果然还是不希望自己的亲人卷入危险的工作之中么?
正骑士露菲娜:嗯……选择怎样的道路是那个孩子的自由。
正骑士露菲娜:……可是………………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他有值得你骄傲的资质和根性。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他必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骑士的。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还有,露菲娜。也许只是我的直觉……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说不定他会……
正骑士露菲娜:……说不定会和你一样,《圣痕》会显现出来,对吗?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嗯……虽然你没被选中,但也注意到这点了吗。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看来不得不认真地重新考虑下你也会成为守护骑士的情况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了呢。
正骑士露菲娜:呵呵……即使是密友,这种话也太过奖了点吧。
正骑士露菲娜:无论在武术方面还是法术方面,我都与常人无异……
正骑士露菲娜:即使真的成为了正骑士,也只能说是“干得不错”罢了。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这样想的人只有你而已。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在和《蛇》密切相关的那些事件里……你遇到了非同一般的对手不是吗?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我可是听说你全部都机智巧妙地应付解决了哦。
正骑士露菲娜:呵呵,那是因为同伴们都很有经验,所以才能这么适当地把问题解决了。
正骑士露菲娜:但是凯文不一样,他拥有我无法比拟的优秀素质。
正骑士露菲娜:但是……
正骑士露菲娜:……那孩子太过温柔了。
正骑士露菲娜:正因为如此……有时甚至会把自己逼入绝境。

(回忆结束)

(解封)

约修亚:那是……!
奥利维尔王子:……呜………………
金:……呃………………
奥利维尔王子:……是金吗?
金:王子……是你啊。
金:似乎……不是在做梦啊。
奥利维尔王子:呵,没错。
奥利维尔王子:如果是雪拉君的话,接下来就会说在梦中与酒友相逢,这有点不符合我的风格呢。
金:哈哈,很像你会说的话啊。
金:不过,雪拉扎德不能成为你的酒友吗?
奥利维尔王子:雪拉扎德君么,就算不被她的人吞了也会被她的酒量吞了的。
奥利维尔王子:这是在利贝尔得到的教训啊。
金:呵呵,看来是很珍贵的教训呢。
金:……那么,接下来。
(转身面对大家)

金:……到底这是怎么回事,可以说明一下吗?
奥利维尔王子:在因久别了的重逢而感动流泪,拥抱热吻之前。
穆拉:真是的……
凯文:呵呵,不愧是……
凯文:两位在这种情况下都还是那么镇定自若唉。
(解释)

金:嗯……
奥利维尔王子:……呜呜呜…………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啊……
穆拉:突然之间也许很难接受,不过这就是我们目前所处的境况。
穆拉:除了面对现实并继续前进,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了。
奥利维尔王子:啊啊,穆拉~,你搞错了啦。
奥利维尔王子:我可是早就已经完全接受现在的状况了哦。
穆拉:……那你干嘛还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奥利维尔王子:呵,这还用说吗。
奥利维尔王子:约修亚君,科洛蒂亚殿下,提妲君,乔丝特君……
奥利维尔王子:还有尤莉亚君以及第一次见面的莉丝君……
奥利维尔王子:到底和谁进行重逢的拥抱和热吻呢,一想到这我就很苦恼唉。
(众:囧…………)

穆拉:………………………………
提妲:啊,啊哈哈……
科洛丝:呵呵……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呢。
乔丝特:呐,约修亚……
乔丝特:这人真的是帝国的王子?
约修亚;哈哈……姑且算是吧。
奥利维尔特王子:唉……开个小小的玩笑啦。
奥利维尔特王子:听了你们的解释,此次事件虽然还有一些迷团,但是大体上似
奥利维尔特王子:乎已经都很明朗了。
奥利维尔特王子:在这点上,我希望你们能让我也帮忙出一份力……
金:……不过在此之前,我有几点想要确认一下。
金:就是这样。
奥利维尔:呵,不愧是金。
奥利维尔:这么看来,你似乎也抱有和我同样的疑问呢。
凯文:……同样的疑问?
约修亚:发现了什么吗?
金:是的……有几点。
金:首先,是关于出现了数次的女性的灵魂。
尤莉亚:……『她』吗。
科洛丝:的确……她第一次出现是在假格兰赛尔城的女王宫中,对吧?
尤莉亚:嗯嗯……为了将我们引导到公主殿下的身边,她将钥匙托付给了我们。
尤莉亚:不过……要说第一次出现,好象是在更早之前。
凯文:……没错。
凯文:我和莉丝最初来到这个地方时听到的声音……
凯文:那好像就是『她』的声音。
莉丝:…………是的。
提妲:最初还只是听到声音,到现在,渐渐可以看到实体的形态……
提妲:也许这正证实了那个黑衣哥哥说的话。
凯文:啊啊,被《王》夺走了力量,被称为《隐者》的人……
凯文:还有《庭园之主》这个称呼。
金:那个石碑上刻着『隐者之庭园』。
金:从这些线索来推测的话……
穆拉:……《据点》这个地方和『她』有关系吗?
科洛丝:啊……
乔丝特:原来如此,我稍微明白点了。
乔丝特:虽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可是和在别的地方相比,会很奇妙地觉得
乔丝特:心情格外的舒畅。
凯文:嗯……我似乎也明白了点。
凯文:『她』好像本来就存在于此。
凯文:可是由于被《影之王》夺走了力量,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个状态。
凯文:可是尽管是以那样的姿态,却仍然不断地给予我们帮助。
约修亚:……这样的话,存在于各地的石碑也许也是由于『她』的缘故。
约修亚:这简直就像是像为了引导我们而特意安排的一样啊。
奥利维尔王子:对,并且和那些一样,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物品。
奥利维尔王子:凯文神父,就是你拿着的《方石》。
凯文:啊……
奥利维尔王子: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方石》的正体……
奥利维尔王子:不过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有很高的可能性,这也是个和她有着
奥利维尔王子:密切关系的物品。
奥利维尔王子:怎么样,这个推理?
凯文:……嗯,很不错。
凯文:老实说,在这种混乱的状况下还能如此全面精确地收集,分析情报,真的
凯文:非常出色。
凯文:那么这样的话……除了继续前进之外,我们又多了另外一个目标了呢。
科洛丝:取回『她』的力量,以便从她那得到更详细的信息……
科洛丝:对吧?
凯文:嗯,正是如此。
凯文:不这样的话……就没办法与《影之王》进行对抗了。
尤莉亚:……没错。
奥利维尔王子:那么……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
奥利维尔王子: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确认一下。
凯文:啊……还有什么吗?
奥利维尔王子:啊嗯……是关于《影之王》的。
奥利维尔王子:我就单刀直入地问吧……你,真的没有任何线索么?
莉丝:………………………………
凯文:……为什么要问我?
奥利维尔王子:听了之前的话,他似乎对你特别执著呢。
奥利维尔王子:而且好像还知道莉丝死去的姐姐的事……
奥利维尔王子:连你们圣典中被称为《恶魔》的存在,也能召唤出来奴役和驱使。
凯文:唔……说起来确实是这样。
凯文:……不过很可惜,我并没有什么线索。
凯文:也许只是《星杯骑士团》敌人的同党吧。
莉丝:………………………………
奥利维尔王子:这么说来,真是敌人多多的组织呢……
奥利维尔王子:不过以我们的立场看来,同样也是敌人多多的呢。
穆拉:真是的……说得好像事不关己似的。
约修亚:……关于敌人的正体还是先暂且不谈,保留意见吧。
约修亚:最好还是先从敌人那里多获取一些情报……
凯文:啊嗯,如果下次再出现的话试着多问出点情报来吧。
凯文:……好了,那么跟之前一样,整备好了就马上出发吧。
凯文:目的地是《第四星层》——合流地点的转位阵。
莉丝:…………凯文。
凯文:嗯?……怎么啦?
凯文:还有什么其他的要说么?
莉丝:……不是。
莉丝:我身体有点不太舒服,可以休息一下吗?
凯文:咦……
莉丝:真是很对不起……凯文就拜托大家了。
莉丝:我想虽然他不会乱来,不过有时也会在紧要关头太过天真感情用事。
(跑走)

提妲:莉,莉丝姐姐?
乔丝特:慢着,等一下啊……!
凯文:……………………………………
金:……不追上去没关系吗?
凯文:啊……那个……
凯文:……对不起,我去去就来。
(追上去)

凯文:……莉丝……!
凯文:喂,莉丝啊!
莉丝:……………………………………
凯文:喂……你在生什么气啊?
凯文:啊,明白了……明明都是你不认识的同伴呢。
凯文:我却一个人在那热情高涨地……我也是有点迟钝,没顾及到你的感受。
凯文:对不起,莉丝。
莉丝:……………………………………
莉丝:……你还想继续糊弄过去么?
凯文:咦……
莉丝:的确……我有种疏离感是事实。
莉丝:他们是在之前的事件中,和你共患难,出生入死的同伴。
凯文:呵呵……而且还一起经历过很多事情。
莉丝:说真的……我感到寂寞,同时又很羡慕。
莉丝:在这5年里,凯文你一直在逃避我……
莉丝:看到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结识了那么多同伴,虽然只是那么一点点……可
莉丝:我还是有种莫明其妙的悲伤感。
凯文:莉丝……
莉丝:本来我觉得……这样就好。
莉丝:那天,姐姐遇到那种事,凯文你就受了伤……
莉丝:然后便开始不断地自责,把自己逼上绝路,尽接些污秽肮脏的工作……
莉丝: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光听传闻都能知道了……
莉丝:所以……当知道你认识了可以赤诚相待的同伴时,我是又落寞又高兴。
凯文:莉丝,那个……
莉丝:——可是,我错了。
莉丝:凯文……你对谁都没有放下戒心。
莉丝:你的心明明已经自我封闭起来了,只不过是表面上在配合着他们装模作样。
莉丝:你只是不露声色地抑制着自己的感情假装坦诚罢了。
莉丝: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了之后,我终于明白了这点。
凯文:……………………………………
凯文:哈哈,又让你做无谓的担心了。
凯文:不过很抱歉,我可没那么精明呢。
凯文:高兴的时候就表现得高高兴兴的,生气的时候也不懂得去压住脾气。
凯文:你从前就知道的啊,我是个光看着就能弄懂的男人。
莉丝:确实是这样……
莉丝:听到《影之王》的话时,你是真的动摇了。
凯文:……………………………………
莉丝:凯文你明明是知道的……那些人到底在说什么。
莉丝:可是对他们你却装出一无所知的样子。
莉丝:嗯嗯……也许连对自己也是同样。
凯文:哈哈……你在说什么啊……
莉丝:『献上新的祭品,即让汝等发现印记』
莉丝:……是什么意思?
凯文:………………………………
凯文:……呐,莉丝,你有点累了。
莉丝:咦……
凯文:将我的愤怒和不满……那么怪异地揉合在一起,再向着脱离现实的方向去
凯文:联想。
凯文:你估计真的是太累了,才会这样子把事情往坏的方向去想。
莉丝:……………………………………
凯文:……老实说,我也觉得有对不起你的地方。
凯文:忙的确是忙……可没脸见你也是事实。
凯文:不过,今后我们还得一起工作——
莉丝:……够了。
凯文:咦……?
(莉丝华丽丽地赏了神父一巴掌)

凯文:啊……
莉丝:……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莉丝:你以为……那种空话对我有用吗?
凯文:………………………………
莉丝:也许这样的话就会失去做从骑士的资格……可是我还是不能再像现在这样
莉丝:继续和你一起了。
莉丝:而且……我不想看见虚伪的凯文……
莉丝:……所以……
莉丝:…………………………………………
(跑走)

凯文:啊……………………

约修亚:……凯文?
凯文:约修亚君么……
凯文:哈哈……似乎被你看到了很尴尬的事呢。
约修亚:没有啦……
约修亚:………………………………
凯文:……呐,约修亚君。
凯文:你对我的事进行过一定程度的调查吧?
约修亚:……嗯。
约修亚:《外法狩猎》凯文·格拉汉姆。
约修亚:统帅《星杯骑士团》的十二名守护骑士之一。
约修亚:对犯下不可饶恕之罪之人处刑的直属代行者。
凯文:哈哈,不愧是约修亚。
凯文:彻底调查了接近艾丝蒂尔的男人啊。
约修亚:嗯……
约修亚:但除了有罪之人,你绝对没做过加害于人的事。
约修亚:正因如此,我当时便判断你在她身边并不危险。
凯文:呵呵……原来如此。
约修亚:果然……怀斯曼是你杀的吗?
凯文:啊……是我干的。
凯文:我本来的任务就是要消灭他。
凯文:此外的行动不过都是些准备工作和障眼法罢了。
凯文:与你们的合作亦是如此。
约修亚:我明白……艾丝蒂尔被带去《古罗力亚斯》的事……
约修亚:你大概从一开始就预料到了吧。
凯文:咳……你连这个也知道了么。
凯文:没错,我的确是预料到了艾丝蒂尔有被掳走的可能,可我却并没采取任何
凯文:应对措施。
凯文:我想将她作为诱饵,从而掌握怀斯曼以及行踪不明的你的动向。
约修亚:……是吗。
约修亚:可是即便如此……我还是要感谢你。
凯文:咦……
约修亚:如果没有你的协助,恐怕我就会那样继续成为教授操纵的人偶。
约修亚:亲手毁掉……最重要的东西。
约修亚:这个人情是我用一生的时间都无法偿还的。
凯文:哈哈,很夸张呢。
凯文:不过话先说在前头,我可不是为了你才这样做的。
凯文:仅仅只是利用了你解开咒缚,以此作为契机来动摇那家伙,制造出空隙……
凯文:从而狙杀他而已。
约修亚:即使如此……我还是不得不向你致谢。
约修亚:即便知道了实情,仍然感激不尽。
凯文:哈哈……
凯文:……你离开《结社》也许是正确的呢。
凯文:怎么想都觉得那不太适合你。
约修亚:呵呵……我到现在都是这么想的。
约修亚:——那么,就暂时让我代替莉丝吧。
约修亚:虽然也许不如她,不过我还是有信心能为凯文提供支援的。
凯文:所以说啦,你根本就不必再去考虑什么人情债的了啊……
凯文:……不过,算了。你也是为艾丝蒂尔担心,没办法才这样的。
凯文:那对于你的力量,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约修亚:嗯,乐意之至。
(到第四层入口处)

※注:因带的人不同,对话会有些微偏差,不过不影响主要情节的理解,下同。

约修亚:这个……就是第四星层的入口了吧?
凯文:嗯……这是连接星层之间的转位魔法阵,
凯文:这个和至今为止的都一样,应该是连接到别的地方的。
奥利维尔:也就是说会有奇妙的魔物徘徊吗。
奥利维尔:真让人兴奋呢。
穆拉:进去之前最好能有充分的觉悟。
(进入转位阵)

约修亚:这里是……?
凯文:这里……完全没有印象啊
穆拉:喂,那是……
奥利维尔:啊……真是绝世佳境啊!
凯文:嘿……没想到会来到这种地方。
约修亚:这里大概和王都一样,也是在《影之国》中再现的场景么?
凯文:嗯,这个可能性很高。
凯文:不过……这里是利贝尔的哪里呢?
约修亚:不知道……我对这里也完全没印象。
约修亚:古罗尼连峰?不对,这么说来,这里的气氛…………
约修亚:啊……
凯文:怎么了……?
凯文:咦……?游击士协会的徽章?
约修亚:这里……也许是利贝尔之外的地方。
约修亚:据我所知,国内并不存在这样的设施。
穆拉:也就是说这次再现的是利贝尔以外的地方吗?
凯文:啊……那边就有答案了。
约修亚:咦……
约修亚:『游击士协会卢·洛克尔训练场』……
约修亚:难道这里是……
凯文:这不就是艾丝蒂尔曾经训练的地方吗?
凯文:那时是和亚妮拉丝一起。
约修亚:嗯……是在列曼自治州的游击士训练场。
约修亚:我也只是听她提起过而已,从没来过……
奥利维尔:……可是很奇怪啊。
奥利维尔:列曼自治州离利贝尔很远啊。
凯文:嗯,是在比埃雷波尼亚,卡尔瓦德更远的地方。
凯文:那么,为什么要把这种地方再现,真是难以理解啊……
约修亚:如果这是“敌人”的花招,那么应该会有其相应的意义所在……
约修亚:是这样,对吧?
凯文:真是果断的判断,帮了大忙了呢。
(魔兽的叫声)

约修亚:刚才的是……!
凯文:啊啊……这么快就来欢迎我们了啊!
奥利维尔:哎呀呀~~~
穆拉:哼……出现了吗。
约修亚:武装的魔兽——不,该说是《兽人》吗……
约修亚:『接下来是兽之道』似乎就意味着这个。
凯文:嗯,似乎是这样。
凯文:敌人数量众多,似乎也很强……一鼓作气干掉它们吧!
(战斗胜利,魔兽逃走)

凯文:……哼,暂时撤退了吗。
凯文:有点小聪明呢。
约修亚:嗯,和普通的魔兽不太一样,智力颇高。
约修亚:果然还是和到目前为止一样的『不可能有的魔兽』么。
凯文:嗯,雷曼自治州的魔兽生态我不清楚,不过这样的应该不可能存在才对。
穆拉:……这个《第四星层》,让人相当来劲啊。
(方石发出声音)

凯文:又来了吗……!
(出现女性灵魂)

……终于……
……到这儿来了……
这个《第四星层》……
有3个『训练场』……
全部通过的话……
……接下来的道路便会打开……
……请接受……这个……

得到卢·洛克尔地图。

……但是……
请……务必小心……
《影之王》的目标是……
……你……的……

(灵魂消失,众默)

凯文:……走了么。
凯文:因为被夺走了“力量”,所以无法进一步实体化。
约修亚:嗯……她也许也迫不及待。
约修亚:给了我们如此贵重的东西呢。
凯文:啊啊……
凯文打开了卢·洛克尔地图。
凯文:……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似乎是地图的右上方。
凯文:左边是『巴斯塔尔水道』……
凯文:说不定那就是“她”所说的『训练场』。?
奥利维尔:唔,可是“她”说有3个训炼场。
奥利维尔:那剩下的2个在哪儿呢?
约修亚:或许,前方不自然断开了的道路,也是需要遵守一定的《规则》才能显
约修亚:现出来。
约修亚:即使现在去的话,估计也是“一片空白”。
凯文:既然空间可以进行重组,那么这也有可能…………
凯文:……不管那么多了,先去『巴斯塔尔水道』吧。

(进入水道)

凯文:……楼梯好暗啊。
凯文:不过毕竟是地下水路,没办法了。
约修亚:这好像是在过去遗迹的基础上改建而成的训练场。
奥利维尔:先不要说那个了,你们不觉得从刚才开始就很热吗?
奥利维尔:我这身华丽的衣裳早都汗湿了啊……
凯文:唔……这么说来的确是啊。
凯文:另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听见仿佛大地在鸣叫一般的声响……
约修亚:……楼梯快到尽头了。
(到达最下层)

约修亚:这是……!?
穆拉:唔……难怪这么热。
凯文:怎么看这也不符合常理。
凯文:难道这也是敌人的把戏么。
约修亚:嗯……很自然就会这样想。
约修亚:看来有必要步步为营了。
(深处遭遇亚妮拉丝)

约修亚:亚妮拉丝……?
伪亚妮拉丝:………………………………
凯文:这好像和之前一样,也是《古里玛》的拟态。
凯文:完全感觉不到有灵魂的存在。
约修亚:既然这样……就没必要顾虑什么了。
约修亚:全力上吧!
(战斗结束)

得到封印石。
约修亚:呼……这样就暂时告一段落了。
凯文:啊……至于谁被关在里面想也知道了。
凯文:暂且先回一次据点吧。
(回据点,解封)

凯文:这,这是……
约修亚:……在睡觉?
亚妮拉丝:嗯…………#¥—%¥—¥……
亚妮拉丝:可爱是正义……
亚妮拉丝:可爱的东西是福星……
亚妮拉丝:可爱之深,喜爱之切……
亚妮拉丝:哈哈…………古人真厉害啊……
(众:囧…………)

凯文:这,这是哪的格言啊……
提妲:似,似乎睡得很甜呢……
约修亚:哈哈,就这样叫醒她未免有点太可怜了呀……
奥利维尔:呵,这样的话就没办法啦。
奥利维尔:那人家就只好陪她一起睡,到梦中的世外桃源里去邀请她了——
穆拉:……真那么想睡的话,要不要让我来把你“弄”昏啊?
奥利维尔:不好意思,我失言了。
科洛丝:呵呵……
金:哈哈,你真是一点都没变呢。
亚妮拉丝:…………嗯……………
尤莉亚:……好像醒了。
亚妮拉丝:……嗯………………………………………………………………
约修亚:好久不见,亚妮拉丝。
提妲:那,那个……早,早上好。
凯文:哈哈……看来做了个好梦呢。
亚妮拉丝:……………………………………
亚妮拉丝:嗯……提妲,约修亚,公主殿下自然很可爱……
亚妮拉丝:尤莉亚小姐和……那边的女生也不错……
乔丝特:咦……
科洛丝:亚妮拉丝……?
亚妮拉丝:啊,还有熊熊样的金先生也一样可爱,有点意外呢……
亚妮拉丝:凯文直挺挺的发型像海胆一样也很可爱……
亚妮拉丝:嘻嘻……得到了很多新款布偶呢>_<……
(众汗)

约修亚:貌似把我们当成一比一大小的布偶了……
凯文:这,这是什么梦游方式啊……
(解释)

亚妮拉丝:呼,真可惜……
亚妮拉丝:还以为好不容易和新的布偶成为好朋友了呢 ……
约修亚:亚妮拉丝……
凯文:这就是听完事情来龙去脉后的第一反应吗……
亚妮拉丝:啊哈哈,人家明白了啦。
亚妮拉丝:虽然还是无法体会得那么实在……可是我知道大家都是很认真的。
亚妮拉丝:最重要的是,是提妲的可爱证明了这是现实!
提妲:啊哈哈……
凯文:你能明白就比什么都好了。
凯文:那么,接下来呢?亚妮拉丝也可以助我们一臂之力吗?
亚妮拉丝:嗯嗯,当然了!
亚妮拉丝:作为一名游击士,我怎么能对这种事视而不见!
亚妮拉丝:而且……听你们说卢·洛克尔的训练场发生了些怪事。
亚妮拉丝:也许还有其他的游击士遇到了同样的遭遇也说不定呢。
尤莉亚:原来如此……很有可能。
提妲:你是说其他的游击士……
约修亚:嗯……周密考虑后得出的结论。
凯文:不管怎样,我们才过了第一个『训练场』。
凯文:应该可以去新的地方了,那么准备一下就出发吧。
约修亚:嗯,好的。
奥利维尔:嘿……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呢。

(到达圣科洛瓦森林)

奥利维尔:哇~这里也很漂亮呢。
约修亚:…………………………………………
约修亚:的确是很漂亮没错……可是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约修亚:一般来说,这种针叶树是不会长红叶的吧?
凯文:不,针叶树里也有会长红叶的品种。
凯文:至于是什么品种……这个莉丝比较清楚。
约修亚:原来如此……是我太多心了。
约修亚:啊,不对……在宿舍操场种的应该和这里的是同一个品种。
穆拉:唔……可是那边的却很翠绿。
凯文:嗯……不过能确定的是,无论在哪都是些莫明其妙的景色和现象。
凯文:还是集中精神前进吧。
(途中)

青年的叫声:别,别……!
青年的叫声:别过来啊!
约修亚:这声音是……
凯文:啊……不会错的。
(跑过去)

基尔巴特:我,我只是一时冲动!
基尔巴特:下次再也不敢了啊!求求你们饶了我这条小命吧!
凯文:哎呀……真是有缘啊。
基尔巴特:噢噢!?这,这难道就是女神的指引吗!
基尔巴特:神父大人!约修亚大人!求你们了,救救我吧!
约修亚:……真拿你没办法。
凯文:见死不救会遭报应做恶梦的唉,那就帮他一回吧!
(战斗,胜利)

基尔巴特:啊哈,啊哈……
基尔巴特:真,真倒霉……
凯文:喂……小哥你这也算结社的人么?
凯文:怎么每次都搞成这样。
基尔巴特:真,真失礼……
基尔巴特:真要说的话,这可是催人泪下波澜壮阔惊天动地的故事啊……
约修亚:比起这个……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吧。
约修亚:为什么你在我们之前到这里来?
凯文:对呢,是比我们先一步进入转位阵的吗?
基尔巴特:哼,在城里和你们分开后,我被街上的盔甲兵围攻。
基尔巴特:接着,当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倒迫近而来的盔甲兵时,突然被卷
基尔巴特:入了一股莫明其妙的旋涡之中。
基尔巴特: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被传送到了一处风景很不错的建
基尔巴特:筑物面前。
基尔巴特:哦哦,这是多么伟大的奇迹啊!我基尔巴特·斯塔因一定是伟大的女
基尔巴特:神创作的剧本中钦点的主角!
(众:囧…………)

约修亚:(凯文,这到底是……)
凯文:(啊啊,似乎是在战斗中偶然被《旋涡》卷进去了……)
凯文:(可是,恰好被卷到《第四星层》来这种事……)
奥利维尔:(呵……真是惊人的恶运呢~)
基尔巴特:哼,感动得都说不出话来了吗?
基尔巴特:哼哼……也难怪啊。
凯文:从某种意义上说,也算感动吧……
凯文:那你为什么要离开那间宿舍跑到这种地方来呢?
凯文:是想探察什么吗?
基尔巴特:呃……
约修亚:说起来……
约修亚:刚才的『下次再也不敢了』和『只是一时冲动』是怎么回事?
基尔巴特:哈,哈哈……什么怎么回事?
(肚子叫)

(众:囧……………)

基尔巴特:不,不是这样的!
基尔巴特:这个……这只不过是我松了口气罢了……
凯文:……难道是……
凯文:因为肚子饿,所以想从刚才那些兽人那里偷点吃的之类的么?
基尔巴特:呃……
奥利维尔:呵,这没什么可害羞的啊。
奥利维尔:不是有句话——“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吗?
穆拉:哼……自食其果。
约修亚:……基尔巴特。
约修亚:要不然来我们的《据点》怎么样?
凯文:对啊……
凯文:在那里至少水和食物都有保障。
基尔巴特:滚,滚开!不要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我!!
基尔巴特:真可惜呢,食物的话我刚才已经从它们那偷到了!
基尔巴特:分量足够支持我一个月还有多余的!
基尔巴特:哼哼,这些食物全部都是我一个人的!
基尔巴特:别指望我会分给你们!
基尔巴特:哇哈哈,那么就这样,再见了!
(跑走)

凯文:唉……真是听不进劝的小哥啊。
凯文:他打算在这种地方待上一个月吗?
约修亚:现在先别管他了。
约修亚:等时候到了他自然便会开口求我们的……
穆拉:呵……确实如此。
凯文:哈哈,那时候再热情地招待他吧。
(森林最深处,出现雪拉)

约修亚:雪拉姐!
伪雪拉:…………………………………………
奥利维尔:噢噢,雪拉吗~!
凯文:这次是大姐么……
凯文:果然在协会的训练场里,集合了其他的游击士。
约修亚:……打倒它回收封印石吧。
约修亚:这样的话应该就能解放真正的雪拉姐了。
凯文:啊……!
(战斗胜利)

得到封印石。
凯文:回收完成~!
约修亚:这样……就能解放雪拉姐了吧。
奥利维尔:呵……也就是说久别重逢咯。(>_<)
奥利维尔:那赶快回据点吧。
(回据点,解封)

凯文:啊,那是……!?
约修亚:不是雪拉姐吗……?
雪拉:……嗯,嗯……
提妲:啊……
约修亚:咦……
科洛丝:啊……
奥利维尔:……喔喔……
金:唔……剪头发了么。
亚妮拉丝:呵呵,好像是一个月前下决心剪的。
亚妮拉丝:同时也换了崭新的工作服哟~。
雪拉:唔,奇怪了……
雪拉:只喝了那么一点我居然就醉了……
雪拉:……才这么一点不够的!
雪拉:来吧爱娜!今晚决一胜负吧,看看谁的酒量更——
雪拉:啊…………?
雪拉:…………………………………………
约修亚:……雪拉姐,好久不见了。
雪拉:约修亚……!?
雪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艾丝蒂尔呢?
雪拉:说起来,你又长壮了呢。
约修亚:啊……多谢夸奖。
奥利维尔:呼……把我给忘了的话,我可是会很困扰的哦!
奥利维尔:我可是雪拉君忠诚的仆人,执着的偷心者啊!
雪拉:奥,奥利维尔……!?
雪拉:……说起来,都是些熟悉的面孔呐……
雪拉:而且周围的环境怎么这么奇怪……
雪拉:啊~~~真是的,到底发生什么了啊!?
亚妮拉丝:前辈,前辈,你先冷静下了啦。
科洛丝:嗯嗯……会有点惊惶失措也是正常的。
乔丝特:这是正常反应嘛。
(解释)

雪拉:哦……你们的话我大概明白了。
雪拉:如果按常理的话,这就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雪拉:倒不如说是醉倒后的梦境或者是露茜奥拉姐姐的幻术还更有说服力点呢。
凯文:哈哈……这倒也是。
奥利维尔:噢……这是多么让人悲伤啊。
奥利维尔:雪拉君看到我了居然都还不相信这是真实的!
雪拉:好了好了,我不是说了按常理的话让人很难以置信么。
雪拉:那么首先,这么无聊的幻术是谁干的。
雪拉:而且,要说是梦的话,未免也太真实了吧。
金:哈哈,没错。
凯文:相信了就好。
凯文:那么,可以请你助我们一臂之力吗?
雪拉:当然啦。
雪拉:听了之后感觉艾丝蒂尔似乎也被牵连了进来。
雪拉:那么作为游击士和姐姐,我很乐意助你们一臂之力。
约修亚:雪拉姐……
奥利维尔:真不愧是雪拉君啊,还是以往的一贯的作风呢。
凯文:这可就能帮我们不少忙了啊。
凯文:——关于现在的状况,大体上就和刚才说明的差不多。
凯文: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第四星层》的探索。
雪拉:嗯……卢·洛克尔训练场么。
雪拉:很多年前我也曾作为训练生在那训练过。
雪拉:这么说来的话……看来曾经在那里训练过的人都有可能会被牵连进来。
金:原来如此……说不定真是这样的。
亚妮拉丝:那艾丝蒂尔当然就会……
亚妮拉丝:还有克鲁茨前辈,库拉茨前辈和卡露娜前辈也有可能被卷进来。
雪拉:嗯,怎么说呢。
雪拉:那3个人是以教官的身份去那里的。
雪拉:他们并没有作为纯粹的训练生在那受过训练吧?
亚妮拉丝:好像是那样没错……
提妲:那,那个,雪拉姐姐……
提妲:那阿加特哥哥有在那个地方接受过训练吗……?
雪拉:嗯……当然有过。
雪拉:他说过曾在那里接受过卡西乌斯老师的严格训练。
雪拉:那好像是4年前的事了。
提妲:是、是吗……
提妲:艾丝蒂尔姐姐和阿加特哥哥也会被牵连进来,这……
约修亚:提妲……
科洛丝:……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尤莉亚:不管怎样……3处『训练场』就还剩下一处了。
穆拉:啊嗯……
穆拉:去挑战一下就可以知道最后的是谁了。
凯文:准备好的话就马上出发吧。

(一行人来到格林姆瑟尔小要塞)

穆拉:唔……这设施相当正规啊。
约修亚:这里……大概就是艾丝蒂尔进行最终训练的地方。
约修亚:内部构造复杂,有些地方还没有照明,伸手不见五指。
凯文:要做好心理准备,这里面可能还会有陷阱……
凯文:最后的的『训炼场』……大家鼓起干劲前进吧!
约修亚:嗯……!
(到达最深处,出现阿加特)

伪阿加特:……………………………………
约修亚:阿加特……!
奥利维尔:哦~~感觉真粗暴~~(^_^)
穆拉:《重剑》阿加特……看来是个相当出色的用剑老手啊。
凯文:……这会是一场相当艰苦的战斗。
凯文:大家一鼓作气上吧!!
众:嗯!
(战斗胜利)

得到封印石。
凯文:呼……这样就OK了。
凯文:不过……真的很强悍呐。
约修亚:嗯……这次的试练相当艰苦。
约修亚:不过……这样就能解放阿加特了吧。
奥利维尔:呵……提妲一定等得很心急了,赶快回庭园去吧!
(回据点,解封)

提妲:啊……!
约修亚:太好了。
凯文:火红的头发还是那么的帅啊。
阿加特:这……突然,怎么回事……!
阿加特:——喂,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阿加特:咦……
提妲:阿,阿加特哥哥……!
阿加特:提妲,怎么是你。刚才不是正在准备晚饭吗……
阿加特:咦……?
阿加特:的确是下了定期船后碰见你父亲,没错啊……
提妲:……呜………………
(冲上去抱住阿加特)

阿加特:喂,喂喂……怎么突然就……
提妲:太,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提妲:阿加特哥哥平安无事……
阿加特:说什么呢……不久前不是才见过面的吗。
阿加特:喂,约修亚,到底发生什么了啊——
阿加特:说起来……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阿加特:不良神父也在……!?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约修亚:啊,那个……
凯文:这当中就有太多的故事了。
雪拉:话先说在前头,我们可是都在这儿哦~~
金:哟,好久不见。
科洛丝:嗯嗯,好久不见了。
亚妮拉丝:真是让人羡慕啊~~阿加特前辈。依然和提妲这么的相亲相爱……
奥利维尔:呵,享受人间至上的幸福,一定就是指你这样的了~~
阿加特:你,你个笨蛋!才不是这样的!
提妲:嘻嘻……对不起,我有点得意忘形了。
提妲:不过之后就只剩下艾丝蒂尔姐姐了!
阿加特:艾,艾丝蒂尔……
阿加特: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加特:这不会又是艾丽卡·拉塞尔的陷阱吧!?
(众:囧………………)

凯文:拉塞尔博士……就这么仇视阿加特吗……
约修亚:……似乎自从父母回来之后,发生了不少事啊。
提妲:啊……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呢……
(解释)

阿加特:啊……算了。
阿加特:我还是不太明白,不过光说改变不了啥的。
阿加特:我也协助你们就是了,赶紧到下一个地方吧!
约修亚:咦……
凯文:哈哈,果断的判断这点一点也没变啊。
凯文:有什么疑问的话,我会尽我力所能及的都告诉你的哦。
阿加特:没关系,从刚才的话里我已经大概掌握现在的情况了。
阿加特:之后就让我亲眼去见证吧,我也会从大家那里继续了解情况的。
阿加特:比起这个……虽然大家都在这儿,可是最重要的那家伙还不在吧。
阿加特:所以现在找到她才是首要任务吧。
提妲:阿加特哥哥……
约修亚:……谢谢。
阿加特:不要谢我。
阿加特:她和你一样,也是我的后辈嘛。
阿加特:对了,约修亚。
阿加特:到外国进行了武者修行后,现在肯定又厉害不少了吧?
约修亚:嗯……可以这么说。
约修亚:不过比起我来,变得更能依靠了的是艾丝蒂尔。
约修亚:毕竟在旅行途中,从游击士协会那接受了那么多的任务。
阿加特:哼……真不愧是那大叔的女儿啊。
雪拉:呵呵,阿加特……
雪拉:你对现在的状况,也接受得挺快的嘛。
亚妮拉丝:就没有怀疑过这是做梦或者幻术吗?
阿加特:啊,那个……
奥利维尔:呵,让我来猜猜看。
奥利维尔:当被提妲抱住时,那香甜迷人的气味加上柔软酥麻的触感……
奥利维尔:这些都太真实了,所以就没必要再怀疑了,对吧?
阿加特:啥!?
提妲:咦,咦,咦……!?
尤莉亚:唔……原来是这样啊
科洛丝:那,那个……我觉得这也是很正常的。
阿加特:给,给我等一下!怎么突然说这种话啊!?
雪拉:不要害羞,不要害羞~
乔丝特: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吧?有年龄差距的一对儿啊~
亚妮拉丝:不对不对!应该这样说才好!
亚妮拉丝:这种绝妙的距离感,比方阿加特拿提妲清纯烂漫的笑容没办法,而提
亚妮拉丝:妲又会因为担心阿加特而坐立不安。
乔丝特:原来是如此……真浪漫啊~~
提妲:啊,啊……
阿加特:你们这些家伙……
穆拉:(哎呀呀……太缺乏紧张感了吧)
金:(哈哈,这才是我们的一贯作风啊。)
阿加特:真是的……你们给我老实点啊。
阿加特:对了……应该还有一名同伴吧?
阿加特:是教会的修女吧……哪儿去了?
提妲:啊……
凯文:……真不好意思。她就在那边的书架下面,出了点小问题而已……
亚妮拉丝:莉丝小姐吗?
亚妮拉丝:我和她稍微聊过一会儿的,感觉是个非常可爱的人呢~。
雪拉:我也和她聊过……是个很有趣,很特别的孩子。
雪拉:不过似乎总是没什么精神,所以也没聊的太多。
约修亚:……凯文。
约修亚:下面的探索就交给我们吧,你还是先跟莉丝认真谈谈比较好。
凯文:………………………………………………
凯文:不……《方石》的使用方法我最熟悉。
凯文:而且路上还有碰上《恶魔》的危险……我没理由不一起去。
约修亚:可是……
凯文:好了,她也不是个孩子了,应该能很快调整好自己的心情的。
凯文:我们还是争取时间……赶紧出发吧。
科洛丝:凯文……
奥利维尔:嘿,那就让我留下来,去开启她的心扉吧……
(拿出琴)

奥利维尔:就用我这尘封多时的诗琴,奏出美妙的乐律!
(闪亮闪亮,众:囧…………)

穆拉:给我停下来,你这笨蛋。(= =+)
雪拉:真是的唉……你一点都没变啊。
(到宿舍)

凯文:这是……
约修亚:灯什么时候亮了……
约修亚:而且……窗外似乎也变暗了。
凯文:啊啊……和王都那时一样,似乎是到了夜晚了。
凯文:周围或许还有什么变化的……仔细调查一下吧!
约修亚:了解!
(走到外面)

约修亚:那是……!
凯文:转位阵……是到达下一个星层的入口吗!
穆拉:可是白天时漂亮的景色竟然变成现在这样……
奥利维尔:呵,这样看来,更不用怀疑这里不过是虚无的幻境了……
约修亚:那么……继续前进?
凯文:嗯……先去确认一下那里的情况吧——
(地上突然出现巨大的法阵)

约修亚:呃……
凯文:出现了么……!
(恶魔出现)

约修亚:这,这是……!
凯文:圣典中所记载的七十七恶魔之一……
凯文:另一柱炼狱的守卫,能使用极其可怕的禁咒之力的魔导者!
凯文:《深渊》的阿斯塔鲁特!
(恶魔使用魔眼)

奥利维尔:噢噢!?
穆拉:呃……!?
约修亚:这,这是……怀斯曼的《魔眼》!?
凯文:这大概就是那个法术的原型,能把空间束缚起来的禁咒!
凯文:呃……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了……!
(恶魔举起刀)

约修亚:糟了……这样下去的话……!
凯文:……呃……………………(现在这样只有用那个才能……)
女孩的声音:——退下!你这个背叛女神的灾难之兽!
约修亚:莉丝!?
莉丝:太好了……看来是赶上了。
莉丝:这里就交给我……一口气了结了吧!
(莉丝与恶魔周旋)

穆拉:干得不错……
奥利维尔:呵……不愧是星杯骑士……
凯文:莉丝,不要乱来!
凯文:这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制服的对手,你明白吗!?
莉丝:即使如此……但我是星杯从骑士,所以……!
莉丝:想说的话……有一座山那么多……!
莉丝:即使如此……我还是要守护凯文……!
莉丝:就像……凯文和姐姐一直守护着我那样……!
凯文:!!
莉丝:啊……
(莉丝被打倒在地)

莉丝:呃嗯……!
凯文:莉,莉丝!
(恶魔举起刀)

莉丝:呃………啊………
约修亚:糟了……!
奥利维尔:莉丝……!
凯文:呃…………
凯文: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结界破碎)

约修亚:!?
莉丝:凯……凯文……?
凯文习得新S技
『魔枪罗亚』
凯文:哼哼……
凯文:真是没想到你居然有本事能让我动用了这个……
凯文:到刚才我都还只是把你当做一个恶魔来看……不过现在我决定认定你为
凯文:《外法》了。
凯文:祈祷和忏悔都来不及了!我要用千之棘在你身上刻上绝望的烙印!
凯文:化为尘埃消逝于无尽的黑暗之中吧!!
(战斗胜利)

凯文:…………………………………………
莉丝:凯,凯文……
约修亚:凯文……
得到封印石。
约修亚:啊……
凯文:呼……这是刚才那家伙的。
沙哑的声音:呵呵……干得不错啊,凯文·格拉汉姆。
(影之王出现)

凯文:你……
影之王:『——接下来是兽之道。』
影之王:『献上新的祭品,即让汝等发现印记。』
影之王:『即刻炼狱之火更为猛烈,吾之王国的竣工指日可待——』
影之王:呵呵,虽然说才只进行到了一半,不过这确实符合我之前对你们说过的吧?
凯文:…………………………………………
凯文:你……到底是谁……?
凯文:戴着那么恶趣味的面具……不如摘掉它吧,怎样?
影之王:呵呵,如果你希望的话。
影之王:可是,凯文·格拉汉姆……
影之王:……你真如此希望吗……?
凯文:咦……
影之王:如果你真这样希望的话,我随时随地都能把面具摘下来。
影之王:怎样,凯文·格拉汉姆?
影之王:你真的……想知道我的真面目吗?
凯文:…………………………………………
凯文:…………我……是………………
莉丝:……凯文……
(莉丝冲上前护住凯文)

莉丝:影之王……!戏言就到此为止了……!
莉丝: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目的,可是我绝对不允许你迷惑凯文……!
影之王:呵呵……并不是我在迷惑他啊。
影之王:而是他自己选择了继续被迷惑而已。
莉丝:……呃…………
影之王:呵呵……这样一来,太阳之女也会被解放。
影之王:那边的棋子基本上也集齐了,真正的游戏就要上演了。
(影之王脚下出现法阵)

莉丝:啊……!
约修亚:……呃…………
影之王:呵呵,接下来是梦魔之道……
影之王:在通过光与影的狭缝之时,集齐黑与白的棋子。
影之王:当全部的棋子集齐之后,就能前进到新的棋盘里了。
(影之王消失)

凯文:……………………………………
莉丝:凯文,那个……
凯文:发生了很多的事啊……总之,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吧。
莉丝:……咦…………
(转身把封印石交给约修亚)

约修亚:啊……
凯文:『太阳之女』……大家都在等着她呢。
凯文:先回去解放她……具体的话之后再说吧。
约修亚:凯文……
奥利维尔:呵呵……对啊对啊。
(回据点,解封)

提妲:哇……!
科洛丝:……艾丝蒂尔……
艾丝蒂尔:刚,刚才那是什么啊……
约修亚:艾丝蒂尔……
艾丝蒂尔:约修亚,你没事吧!?
艾丝蒂尔:刚才的光到底是——
艾丝蒂尔:咦……
约修亚:唉……你会奇怪也是当然的。
约修亚:怎么说呢,这是很不可思议的状况。
艾丝蒂尔:不,不可思议……
提妲:艾丝蒂尔姐姐……
科洛丝:……好久不见了。
艾丝蒂尔:提妲,科洛丝……
艾丝蒂尔:啊哈哈……有点想哭呢……
艾丝蒂尔:而且为什么大家都……
艾丝蒂尔:哦,奥利维尔……相当有王子风范嘛!?
艾丝蒂尔:雪拉姐……你头发是什么时候剪的!?
艾丝蒂尔:还穿得这么性感……
雪拉:嘿嘿,很不错吧~?
奥利维尔:呵,我还是觉得以前的白色外套穿起来比较称心。
艾丝蒂尔:嘿……不过也有人一点没变啊。
阿加特:那可真是抱歉了呢,的确没变。
金:哈哈……就像工作服一样,不会变的。
亚妮拉丝:嘿嘿……艾丝蒂尔好久不见了呀!
乔丝特:真是的,还是和以前一样没什么脑子啊。
艾丝蒂尔:亚妮拉丝……连乔丝特也在啊……
艾丝蒂尔:喂,你啊,
艾丝蒂尔:不要总是说我没脑子!
乔丝特:呵呵,你看起来就那个样儿,我也没办法。
乔丝特:不会还和以前一样老是给约修亚添麻烦吧~?
艾丝蒂尔:才,才没有呢……虽然有时也……
艾丝蒂尔:——喂,现在不是说这个问题的时候吧!
艾丝蒂尔:尤莉亚和穆拉也在啊!?
尤莉亚:呵呵……好久不见了,艾丝蒂尔君。
穆拉:好久不见。
艾丝蒂尔:啊啊,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啊……
凯文:哈哈……好久不见了啊。
艾丝蒂尔:凯文……!?
艾丝蒂尔:还有……这边这位是?
莉丝:……星杯骑士团从骑士,莉丝·亚尔赞特。
莉丝:我有从凯文和大家那里听说过艾丝蒂尔你的事。
艾丝蒂尔:啊,是吗……你好啊,初次见面。
凯文:不过……真不愧是艾丝蒂尔……
凯文:……有你在……整个场面都活跃起来了……
艾丝蒂尔:有,有吗?
艾丝蒂尔:……那个……凯文,你怎么了?
艾丝蒂尔:脸色怎么这么差……
莉丝:咦……
凯文:呃……
(不支倒下)

莉丝:!?
凯文:对不起,莉丝…………你想要说的话看来得留到下一次再说了……
凯文把《方石》交给了莉丝。
莉丝:咦……
凯文:这里……暂时交给你了……
凯文:现在什么都别管了………………总之先继续前进吧…………
(昏过去)

莉丝:凯文……!?
艾丝蒂尔:凯,凯文!?
约修亚:唔……是刚才用了那个的副作用吗!?
艾丝蒂尔:咦,咦……发生了什么事!?
莉丝:……凯文……!
莉丝:凯文……振作一点……!


最后更新: May 22, 2022 20:08:34
创建日期: February 18, 2021 00:24:44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