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EP17. 无尽之剑

七耀历1207年3月3日在空之女神爱德斯的祝福之下,奥利巴特皇子和雪拉扎德举行了婚礼。
形形色色的关系人士都出席了婚礼,婚礼上并非有谁刻意提起,但却谈论起了「在座最强的是谁」这种话题。
——之前的仲夏节,于皇城的翡翠庭园举办了祝贺会。
会上,尤根特皇帝开玩笑似地说:「利贝尔那种武术大会也许会很有意思」……
「要是真的办成,的确很有意思」新郎奥利巴特皇子对反应热烈的宾客说 。
「那就实际来举办看看吧虽然并不是正式的大会,但明天应该借得到帝都赛马场」

帝都赛马场上——
菲莉丝:本、本来我是想大家可以更轻松地参加……
派崔克:嗯……现阶段的参加者就很厉害了
派崔克:先不提现在已经是《剑圣》黎恩,我觉得我们走错棚了吧。
黎恩:哈哈,先别管那夸大的称号,我也还不过是后进呢。
黎恩:考虑到大家的时间,比赛形式也采两人一队的团体战形式
黎恩:根据合作和搭档或许我们也有胜算,就以讨教的心情挑战吧
黎恩:不过……杜巴莉小姐果然也有兴致呢
杜巴莉:咳,虽说已经脱离了结社,但我现在也还是铁机队的首席…
杜巴莉:本来是没有立场出席婚礼的,所以今天我本来也打算早早告退。
杜巴莉:——不过,既然有机会和这么多高手较量,我想没有剑士会不跃跃欲试的吧?
黎恩:哈哈……确实您说得对。

场外观众席上——
悠娜:库尔特同学,你不参加吗?
菲:劳拉也是……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啊
劳拉:呵呵,报上名号的全都是专家级高手…我当然很感兴趣
劳拉:不过就余兴节目来说,这阵容已经够华丽了,偶尔在一旁观看学习也不错吧
库尔特:就算我加入高手们的战局,也只是去搅局而已吧
库尔特:和劳拉一样,我想尽可能地在最近距离看个仔细,学以致用。
亚修:这确实是超难得的机会
妙婕:不认真看就太可厝了。
妙婕:特别是教官的活跃 ❤
库尔特:不过可能的话也想再次看看父亲和兄长的剑术呢…
亚尔缇娜:穆拉中校和玛堤乌斯卿好像也都不参加就回去了呢?
库尔特:因为也还有战后指挥系统的重建工作,军方的相关人士可是极度忙碌呢。
库尔特:而且,正规军那边也有些令人在意的动作…
库尔特:听说克雷格将军和叔父也会在大会结束后,立即回归工作岗位。
妙婕:原来如此,我也听闻了不少……
悠娜:哦……?有点好奇耶

尤根特皇帝:呵呵,没想到祝贺会上随口说的话会促成这样的大会呢。
普莉希拉王妃:嗯,我也很期待
普莉希拉王妃:终战后接连不断发生大事…这多少能稍微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艾尔芬:妈妈…
尤根特皇帝:…是啊
尤根特皇帝:难得奥利巴特主动策划活动…你们也尽情享受吧
普莉希拉王妃:呵呵……嗯
艾尔芬:一起为黎恩先生他们加油吧♪
奥利维尔:参加武术大会的众位先进——请决定两人一队的队伍阵容。
奥利维尔:可以的话请抛开流派和隶属,组出最能炒热气氛的队伍吧♪

渥雷斯少将:哎呀呀,还真是会炒热气氛。
奥蕾莉亚:呵呵,本来想和晋升少将的渥雷斯组队,时隔许久地见识一下技术
奥蕾莉亚:不过确实和其他人搭档应该也满有趣的
渥雷斯少将:哈哈,要是比赛中有机会碰上,再比试一下吧
克雷格将军:赛克斯阁下打算怎么做?
赛克斯将军:嗯,我想和精通百式军刀术的你组队会很有意思
赛克斯将军:不知道那边几位怎么想的呢?
奥莉耶夫人:前《剑圣》、《风之剑圣》、还有《光之剑匠》
奥莉耶夫人:我身为一个武人,对于各位要和谁联手也很有兴趣呢。
亚里欧斯:呵呵,要这么说的话,范德尔流《风御前》——你的选择也很令人在意呢。
亚里欧斯:卡西乌斯师兄打算怎么做呢?
卡西乌斯中将:嗯,虽说这边要以棒术来应战…
卡西乌斯中将:但要是八叶同门一组似乎有点无趣啊
亚尔赛德:嗯,那样的话,我倒是很想和亚里欧斯阁下一组呢。
亚里欧斯:可以吗?真是令人感激的提议呢。
奥莉耶夫人:据说两位——曾因卡西乌斯阁下的引导而凑在一起,展开留名青史的精彩对决呢。
奥莉耶夫人:真想看看两位并肩作战的样子呢。
卡西乌斯中将:呵,那么这么决定吧
亚里欧斯:虽然我还是个半吊子,请多多指教
亚尔赛德:不够成熟这点大家都一样——我才要请你多多指教
卡西乌斯中将:那,这样的话…
卡西乌斯中将:赛克斯将军。和阁下也有不浅的渊源呢。
赛克斯将军:呵呵,的确
赛克斯将军:卡西乌斯·布莱特——我强烈地注意到这名字是在百日战役的时候。
赛克斯将军:成为游击士以后也是。然后利贝尔异变也是……
赛克斯将军:一路上因为你可真是吃了不少苦头啊
卡西乌斯中将:哈哈,这么说来,我也是吃过好几次阁下兵法的亏啊
卡西乌斯中将:我从以前就想一定要和你单独喝几杯……
赛克斯将军:呵呵,那么卡西乌斯阁下…
卡西乌斯中将:嗯,一起大干一场吧

艾丝蒂尔:该不会……爸爸要和赛克斯将军一队吧?
约书亚:哈哈,好像是呢。总觉得有点感慨万千。
克雷格将军:哈哈,看来周围的人都已经帮我们想好了。
克雷格将军:那么渥雷斯少将,我们来搭档吧
克雷格将军:巴尔迪亚斯流的《黑旋风》——就让我借助你的力量吧!
渥雷斯少将:我才是呢,能协助《红发的克雷格》我很开心。
奥莉耶夫人:《黄金罗刹》的剑,过去你也曾一同精进啊。
奥蕾莉亚:呵呵,我正好也想和你一组呢,《风御前》
奥蕾莉亚:不过,这样的话——

菲莉丝:这、这样可以吗……?
派崔克:混在这群人里面的时候,我就已经觉悟到没有胜算了。
派崔克:要是强者一组,几乎已经算不上是竞赛了…
派崔克:黎恩的话,或许还能与之一斗。
黎恩:不……老实说,现在的我大概很难获胜吧
派崔克:怎么,新进《剑圣》这也太谦虚了吧?
黎恩:哈哈……我还名不符实啦,还有必须克服的难题
杜巴莉:(……?)
杜巴莉:哼,我也是,艾奈丝或恩奈雅在的话,还有自信能抗衡…
杜巴莉:不过可不能就这样厚着脸皮退缩!

奥蕾莉亚:呵呵…但这样的战力差异连余兴节目都算不上
奥蕾莉亚:皇子殿下——武术之道毕竟是需要经验的世界
奥蕾莉亚:20多岁的就让他们4人一队怎么样呢?
奥利维尔:原来如此…毕竟利贝尔也是这么做的,或许可行呢。
奥利维尔:黎恩等人没意见的话,我想采纳将军的意见——这样没问题吗?
黎恩:(4对2啊…… )
黎恩:(虽想以对等条件挑战,但现在的实力终究无法与高手们的队伍相抗衡。)
黎恩:(况且现在……)
黎恩:(不管怎么说,都不能浪费这得来不易的交手机会。)
黎恩:——那我就心怀感激地接受这个提议了
杜巴莉:唔,虽然有点不太舒服……算了,这我接受
派崔克:我也当然没有异议
派崔克:不过——应该不只留在这的4人,追加指名帮手也无所谓吧?
派崔克:呵呵,我们再怎么说都是对手,没道理要在比试时混在一起吧?
派崔克:学生时期交手时落了下风,这是再次争个输赢的好机会
黎恩:派崔克…
黎恩:也对,我知道了彼此加油吧
菲莉丝:呵呵,那同为前I班,我就和派崔克一队吧。
派崔克:嗯,还有就是要借助瑟雷斯坦和文森学长的力量。

黎恩:那杜巴莉小姐,你愿意和我一队吗?
杜巴莉:哼、哼,真拿你没办法
杜巴莉:大战时并肩作战过,配合起来应该比较容易。
黎恩:请多指教了
黎恩:除此之外,我们似乎也需要选两名帮手。
劳拉:呵呵,本来打算观战的,但既然人数不足,我们非常愿意参加
库尔特:嗯,教官和杜巴莉小姐联手, 似乎能和强者​​们来一场精采的对战我们当然也要帮忙!
克洛:不管是谁被挑到了,都别计较啊
米莉亚姆:嗯~要是小银在我也想帮忙呢
亚尔缇娜:好啦,这次只能放弃了,我会填补米莉亚姆的空缺
艾丝蒂尔:哈哈,黎恩——不介意的话,我们也帮忙吧!
罗伊德:那么我们也一样
罗伊德:请别客气,随时来找我。
黎恩:哈哈,觉得安心多了呢。
杜巴莉:哼,事到如今这我不否认。
杜巴莉:来,快选吧。无论选谁我们都会配合!

如此这般,参加武术大会的队伍都组好了——
马上就要进行抽签,决定对战表了。
(注:此处选择其他人会有不同对话)

黎恩:这又是…
克蕾雅少校:好惊人的对战表呢。
杜巴莉:然而——够资格当我的对手!
尤西斯:嗯,只有全力以赴啦!
文森:呵,和舒华泽等人交战的机会只有决赛啊——
菲莉丝:是啊,不过真是条万分艰辛的路呢…
瑟雷斯坦:呵呵,无论如何只能尽全力了吧
派崔克:黎恩,和你认识了很久呢
派崔克:不过,是时候一决胜负了吧
派崔克:(看看你是否能让爱丽榭打从心底感到幸福——)
派崔克:(就让我用这把剑来确认吧!)
黎恩:(派崔克……)
黎恩:(——嗯,求之不得!)

奥利维尔:那么,看起来各自都准备得差不多了
奥利维尔:立即就进行第一场竞赛吧
渥雷斯少将:那么,堂堂正正地一决胜负吧
克雷格将军:年轻人们啊——我不会手下留情哦!
杜巴莉:击退马克邦的火焰的《黑旋风》
杜巴莉:以及率领最强第四师团的《红发的克雷格》啊
黎恩:初赛就碰上不得了的对手呢——但我们也会全力以赴
奥利维尔:那么——比赛开始!

奥利维尔:胜负已分——黎恩&杜巴莉队获胜!
克雷格将军:原来如此…居然变得这么了得啊
渥雷斯少将:没想到竟然首战败退啊,看来我的修行还不够
黎恩:哈哈……这也是因为人数上放水了啊
杜巴莉:帝国引以为傲的『主将』们的力量,我好好地见识过了!
杜巴莉(看向黎恩):(……不过……)
克雷格将军:呵呵……虽然败下阵来,但能看到年轻人们的成长,我很满足
克雷格将军:而且接下来你们肯定将面对比我们更难应付的难关吧。
渥雷斯少将:若以优胜为目标,就需要有发挥超越实力之力的贪心。
渥雷斯少将:可千万不要松懈喔
黎恩:…嗯,谢谢
杜巴莉:…嗯,不管怎么说,都只能继续前进呢。

艾尔芬:到此为止——卡西乌斯&赛克斯队获胜!
派崔克:竟然首战败退啊
派崔克:唔,真丢人之前还对舒华泽发下豪语……!
瑟雷斯坦:派崔克大人… 抱歉没能帮得上
菲莉丝:虽然说对手太过强大…但我们也还不够成熟呢
文森:哎呀呀……就是说啊
赛克斯将军:没必要那么谦逊
卡西乌斯中将:嗯,千锤百炼的宫廷剑术技巧,加上稳定的合作
卡西乌斯中将:年轻帝国贵族的坚持——我可是充分地领教过了。

黎恩:派崔克等人应该也有相当的实力,不过看来还是敌不过呢。
黎恩:卡西乌斯中将和赛克斯将军…这就是所谓的宝刀未老啊。
杜巴莉:无庸置疑地是优胜候补…正想看看他们的手腕呢。
杜巴莉:不过说实话,现在可没闲功夫去注意其他人先集中精神在下个对手吧!

奥蕾莉亚:呵呵,终于轮我上场啦
奥蕾莉亚:——做好觉悟了吗?《神速》
杜巴莉:连主人也认可的《黄金罗刹》……那是当然啦!
奥莉耶夫人:我是范德尔的《风御前》——我要上了!
黎恩:我也是……赌上八叶的名誉!
奥利维尔:那么——比赛开始!

奥利维尔:胜负已分——黎恩&杜巴莉队获胜!
奥莉耶夫人:黎恩先生和各位,干得漂亮
杜巴莉:哼,罗刹似乎没拿出真本事……
奥蕾莉亚:呵呵,只是以两人一队的合作为优先罢了
奥蕾莉亚:况且——你们队也没尽全力吧
黎恩: ……这……
杜巴莉:(………………)
黎恩:奥莉耶夫人,东方的薙刀术融合范德尔流技法,实在相当厉害
黎恩:同时修习亚尔赛德与范德尔流的分校长也是…
黎恩:融合不同流派,再升华成独门绝技
黎恩:那有多么地困难…我不禁对两位的作法心生敬畏呢。
奥莉耶夫人:呵呵,要这么说的话,《八叶一刀流》的高手可是人人如此呢。
奥蕾莉亚:的确,我听说八叶每招动作可都是大大不同呢。
奥蕾莉亚:而且,据说八叶在最初阶段时,是学习了所有型的基础
奥蕾莉亚:而且七型《无》,是其中最难以捉摸的
奥蕾莉亚:然后你是,被传授了奥义的《剑圣》……
奥蕾莉亚:不过确实,如果要进一步追求更深奥的境界——
奥蕾莉亚:那将会是一条无比艰辛的路吧
黎恩:…如您所言。
黎恩:虽然说得传奥义,但现在还不过是师父的依样画葫芦
杜巴莉:舒华泽…
杜巴莉:(这么说的话,这《神速》的剑也只不过是主人的依样画葫芦…… )
杜巴莉:(我也想趁这难得的机会,抓住能让自己更精进的线索啊……)
奥莉耶夫人:奥蕾莉亚将军…果然年轻人真是耀眼呢。
奥蕾莉亚:呵呵,的确他们可充满了可能性呢。
奥蕾莉亚:正因为如此,似乎也充满『动摇』。
奥蕾莉亚:舒华泽啊,你自己应该明白吧所以我才刻意不说
黎恩:……
奥蕾莉亚:——神速
杜巴莉:我、我吗?
奥蕾莉亚:看来你的剑也在大战中经过锻炼
奥蕾莉亚:但若以更高处为目标,我想再次间你有没有意愿到我这来?
杜巴莉:之前已经拒绝过了,我才不要到你这种深不可测的人那……
奥莉耶夫人:竟然在这种地方挖人,那就更不能输了呢。
奥莉耶夫人:以你的技术来说,范德尔流也很欢迎喔
杜巴莉:你们……没忘记我是结社的人吧!?
黎恩:哈哈哈…

艾尔芬:到此为止——亚尔赛德&亚里欧斯队获胜!
亚里欧斯:呼……结束了吗?
赛克斯将军:嗯,你们赢了
亚尔赛德:预测、解读彼此肢体的动作,然后招式上一来一往…
亚尔赛德:最后由于阁下出招较多,成了胜负的关键啊
亚里欧斯:哈哈……因此我也是消耗最多体力的
亚里欧斯:看我这副德性,看起来反而像只有我一人输了呢…
亚里欧斯:话虽如此,卡西乌斯师兄要是拿剑,我可就没信心能压制了。
卡西乌斯中将:哈哈,我已经十几年没用剑,你应该早就超越我了才是。
赛克斯将军:不过终局时让人感觉几近无限般的刹那攻防…
赛克斯将军:要是我能跟上那个境界,谁输谁赢或许就难说了。
卡西乌斯中将:不,这场比试会演变至此,正是因为将军确实的攻击吧
卡西乌斯中将:不过用尽全力后输掉反而很舒畅呢
赛克斯将军:嗯,我也是神清气爽呢。
赛克斯将军:卡西乌斯阁下,能一起战斗真是太好了。
卡西乌斯中将:呵呵,我也一样哦,赛克斯将军。

黎恩:这边是……子爵阁下和亚里欧斯先生赢了啊。
杜巴莉:……看来似乎展开了一场超高次元的战斗呢。
奥利维尔:嗯,不愧是尽管失去一只手仍堪称帝国最强的剑士和风之剑圣的组合呢。
奥利维尔:虽说差距不大,但即使有《独眼》和前《剑圣》也处理不来的样子呢。
奥利维尔:呵呵…不过竟然又一场顶尖对决呢
奥利维尔:——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好精彩的武术大会啊!
黎恩:哈哈,很高兴能听到您这么说
杜巴莉:总之,这样决赛的对手…
奥利维尔:在那之前…稍等一下可以吗?
黎恩:皇子……?
杜巴莉:到底有什么事?
奥利维尔:没什么,只不过看了这么多战斗,我也忍不住了…
奥利维尔:我清楚地想起过去在利贝尔挑战武术大会时的事呢!
奥利维尔:我有个请求——可以和我加赛一场吗?

奥利维尔:——抱歉啊,托瓦尔。我心血来潮要你作陪
奥利维尔:吾妹艾尔芬,也谢谢你的协助
托瓦尔:请别在意我和皇子可是屡次同生共死的交情呢。
艾尔芬:机会难得,真希望雪拉皇嫂也能参加呢。
雪拉扎德:呵呵……我也蛮想这么做的。
雪拉扎德:不过,这次就让我在这最佳位置见证新郎的英姿吧
奥利维尔:呵,越来越让人跃跃欲试呢!
艾尔芬:不知道像我这么不成气候,能辅助到什么程度…
艾尔芬:但我也会好好努力不成为两位的包袱……!
托瓦尔:我不会让公主受伤的

声音:哼哼,不安的话,妾身助你们一臂之力吧。

黎恩:罗赛莉亚小姐!?
罗赛莉亚:我和亚诺尔是旧识了,而且光看太无趣了嘛
罗赛莉亚:让妾身全力以赴吧
奥利维尔:哈哈,魔女阁下的帮助真是剂强心针。
托瓦尔:确实很可靠…
瑟蕾奴:呃,连罗赛都参加,怎么想战力都过剩吧!?而且话说回来,什么时候来的!?
亚尔缇娜:这样分级标准已经不是20几岁这么简单了。
菲:800多岁?
亚修:只看外表的话反而该分进儿童组吧
艾玛:祖母,您又擅自…
克洛提德:好啦好啦,有什么关系。有点变化才能让比赛更加热烈啊
克洛提德:黎恩你们应该也不至于因此退缩吧?
黎恩:嗯,所有对手都是魔法高手,这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杜巴莉:没想到连《魔女长老》都加入,似乎会意外地成为赛事高潮呢。
杜巴莉:不过,对手竟然是《零驱动》和《放荡皇子》
杜巴莉:今天可要算清我之前在 《煌魔城》被阻拦的帐啊!
托瓦尔:哈哈……这么说来,还有过那种过节呢。
奥利维尔:呵呵,的确那时候《怪盗绅士》也在场呢。
奥利维尔:总之,黎恩等人——堂堂正正地一决胜负吧。
奥利维尔:我身为托尔兹的前辈可不打算随随便便输掉啊!
黎恩:好的——我们也是!
罗赛莉亚:呵呵呵,堂堂正正地一决胜负吧!
雪拉扎德:那么——比赛开始!

雪拉扎德:胜负已分——黎恩&杜巴莉队获胜!
奥利维尔:呵呵,真不愧是黎恩你们呢…我们完全不是对手
黎恩:不,奥利巴特殿下神准的射击,加上四人魔法的波状攻击…
黎恩:只要走错一步,我们就不可能赢了。
杜巴莉:虽然不甘心,但不得不承认呢
杜巴莉:《零驱动》配上亚诺尔家的血脉…皇子本来就有相当的魔力,皇女也不容小觑
杜巴莉:而魔女原本就超脱常规…
托瓦尔:…哈哈,听你们这么说,我的面子就保全了。
艾尔芬:呵呵…不枉我这么努力呢。
罗赛莉亚:没想到舒华泽你们能战到这地步
罗赛莉亚:这下奖品点心也泡汤了。
瑟蕾奴:奖品点心……什么啊?
罗赛莉亚:听说优胜能得到许多皇室专有的点心盒…
艾玛:应该没这回事…
罗赛莉亚:什么!?所以薇塔那家伙……!
罗赛莉亚:喂,你这放荡女孩,骗了妾身吧!?
艾玛:姐姐…
瑟蕾奴 :会这样上钩也该检讨吧…
克洛提德:呵呵呵,不过彻底炒热了会场气氛,也算是决赛前不错的余兴节目吧?
奥利维尔:哈哈,的确
奥利维尔:而且能像这样确认黎恩等人现在的实力,我很高兴喔
奥利维尔:照这个状况看来,足够为这场大会划下句点的决赛一定很有看头呢。
罗赛莉亚:嗯,所以小鬼应该得再次提起干劲吧
罗赛莉亚:眼下黄昏已经结束——要怎么处置『那个』全看你。
黎恩:……这…………
艾玛:黎恩……
瑟蕾奴:真是的…很让人费心耶
杜巴莉:(……果然是这么回事吗。)
克洛提德:呵呵,但我觉得端看你怎么想就是了。
克洛提德:黎恩,我很期待下一场比赛,还有今后喔
黎恩:…嗯,谢谢
杜巴莉:…好了,稍微休息一下,下一场比赛马上要开始了。
雪拉扎德:我们也会用回复魔法辅助各位
奥利维尔:作为突然要求加赛的谢礼和赔罪,彻底地消除疲劳吧。

就这样,结束了加赛的黎恩等人接受皇子等人的回复魔法疗伤——
总算勉强在休息时间内回复了体力
——接着终于要举行决赛了

亚尔赛德:黎恩啊——你竟然一路晋级至此啊
黎恩:嗯,这也是多亏了各位伙伴
亚里欧斯:黎恩——虽然和你只不过是昨天婚礼打过招呼的交情…
亚里欧斯:但你的事情我很久以前就从云师父那听说了。
亚里欧斯:师父的『最后嫡传徒弟』作为真正意义上完成了《八叶》的一刀
黎恩:虽然实在不敢当,但我自觉被师父交付了这个任务
黎恩:说真的,达到奥义真传境界的现在,我也还在迷惘中……
亚里欧斯:……无论是谁都会有迷惘的时候
亚里欧斯:我也……一直到最近才找到了方向呢
黎恩:亚里欧斯师兄…
亚里欧斯:先不管这个,能和你在这样的舞台对峙,我很开心,
亚里欧斯:…不过,只有一点我很在意呢
亚里欧斯:你那股强大的力量打算隐藏到何时啊?
黎恩:………………
黎恩:……那是…………
奥利维尔:嗯……其实我战斗时也很在意这点呢
杜巴莉:…我也从首战就觉得不太对劲
杜巴莉:我记得是…《神气合一》吧?
杜巴莉:虽然据我所知帝国诅咒的元凶死去之时,那股力量也同时消失了…
杜巴莉:实际上似乎不是那样呢?
黎恩:是的……没有错
黎恩:我体内的作为『祭品』的…『鬼因子』消失了。
黎恩:然而与因子一同成长的『力量』本身到底是另一种东西……
黎恩:只要以师父传授的《无》之呼吸法,就能自由地引发力量吧
亚里欧斯:——话虽如此,但无法保证不会再次丧失我
亚里欧斯:所以你才无法使用『力量』。
亚里欧斯:就是这么回事吧?
黎恩:…如您所言。
黎恩:要是事情变成那样,且这次真的伤及伙伴,我……
亚尔赛德:……
亚里欧斯:……原来如此啊……

杜巴莉:唉…真是让人费心啊
杜巴莉:——振作点,黎恩·舒华泽!
黎恩:杜、杜巴莉小姐……?
杜巴莉:请回想一下…你在过去战斗中见到的事物
杜巴莉:『鬼之力』因诅咒高涨,头发和眼睛颜色都改变的那时…
杜巴莉:有任何伙伴畏惧、离开当时可说是过去最危险状态的你吗?
黎恩:………………
黎恩:…没有,反而因此全陪在我身旁,准备在紧要关头抑制住我——
黎恩:并且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愿意和我并肩作战
杜巴莉:所以别用『伙伴』当借口,终究还是看『你』如何决定吧。
杜巴莉:——你已经从诅咒中得到解放只是发现了新的『课题』罢了
杜巴莉:该如何跨越——这也是一同战斗至今的伙伴们需面对的问题
杜巴莉:就像艾奈丝、恩奈雅——主人正面面对与铁机队分道扬镳的我一样。
黎恩:啊…
杜巴莉:…毕竟是你,应该还不习惯这种事吧
杜巴莉:但仅凭『一人』绝对无法抵达高处——
杜巴莉:继承主人精神后,我现在仍日夜不停地与艾奈丝和恩奈雅进行锻炼。
杜巴莉:要是一直拖拖拉拉的,很快就会被抛下喔。
黎恩:嗯……!绝不能被抛下呢。
黎恩:…谢谢你,杜巴莉小姐
杜巴莉:哼、哼…这没什么好谢的
亚尔赛德:呵……
亚里欧斯:呵,几乎是初次见面的师兄,说的话大概无足轻重吧。
奥利维尔:哎呀~杜巴莉你也很关注黎恩呢。
奥利维尔:刚才的说法听起来就像是希望黎恩『跟上来』呢 ♪
杜巴莉:别、别擅自解释啦!
杜巴莉:舒华泽身为我的好对手,要是不一直这么强就头痛了……!
黎恩:哈哈…嗯,我也有一样的心情
黎恩:彼此加油吧——但愿有朝一日能抵达那个人(莉安娜小姐)的境界。
杜巴莉:才不用你说!
亚里欧斯:呵……那份『力量』不管怎么说,在面对我和维克特卿时『有所保留』都不是上策吧
亚尔赛德:虽然开场白讲太久了——
亚尔赛德:堂堂正正地一决胜负吧——
亚里欧斯:然后你就亲自体会——二型《疾风》的真髓吧!
黎恩:好的——请多多指教!
杜巴莉:舒华泽——我要放手一搏了喔!
克蕾雅少校:我也会——全力支援!
尤西斯:——请把背后交给我喽!
奥利维尔:那么——比赛开始!

奥利维尔:胜负已分——黎恩&杜巴莉队获胜!
黎恩:呼、呼……
黎恩:…赢、赢了吗……?
杜巴莉:嗯、是啊…不过真的只差一点点呢…
亚里欧斯:八叶一刀流·七型《无》奥义真传的实力…
亚里欧斯:让我确实地见识了。
亚尔赛德:呵呵,斗姿真是不负《剑圣》之名啊
亚尔赛德:《神速》的剑术——也让我见识到了亚尔赛德流所缺乏的奥秘
杜巴莉:哼、哼……这可是主人传授的剑术,那是理所当然的啦
黎恩:实在是不敢当
黎恩:我也见识到了亚尔赛德流与二型《疾风》的精髓
亚里欧斯:然后……还有《神气合一》。
亚里欧斯:看来似乎不会丧失自我,能够控制的样子
亚里欧斯:不过——这样也还没充分地把『力量』发挥出来吧?
黎恩:真不愧是亚里欧斯师兄…都被你看透了呢。
黎恩:的确——《神气合一》还有一层更高的境界
黎恩:我也曾经到达过一次·…
黎恩:但那似乎不是能轻易掌控的东西
黎恩:我真的……总是多走冤枉路呢。
亚里欧斯:——并不是只有你会走冤枉路,论谁也会
亚里欧斯:有时候稍微慢下来也好——只要步伐没有完全停下来
亚里欧斯:我也没有立场说什么大话…
亚里欧斯:但,云师父的话肯定会这么说吧。
黎恩:亚里欧斯师兄…
黎恩:哈哈……的确很像师父会说的话呢
黎恩:(云师父…大战后还未能见面。)
黎恩:(为了未来重逢的那日,我得展现出身为《剑圣》的成果。 )
黎恩:——也得找机会和伙伴们商量一下关于『力量』的事
黎恩:真的很谢谢各位,亚里欧斯师兄、子爵阁下——还有杜巴莉小姐。
杜巴莉:哼、哼…就说我什么都没做
亚尔赛德:呵呵…今后也继续走在自己相信的道路上吧。
亚尔赛德:前方肯定有你们的剑该存在的样子
亚里欧斯:不管怎么样都要想办法抵达…各自作为目标的高处
黎恩&杜巴莉:是……!/好……!

——如此这般,非正式的武术大会,就在黎恩等人优胜之下落幕了。
虽然说有适当地让分,但击败身经百战的猛将们,毕竟是场光荣的胜利——
即使没有奖金或表扬之类的,黎恩&杜巴莉队的各位都着实地获得了自信与充实感

然后——

黎恩:杜巴莉小姐——要这样返回结社吗?
杜巴莉:虽然什么都还没决定…
杜巴莉:总之,我也想先请示尚未谋面盟主的想法。
杜巴莉:马克邦的状况也令人在意,之后得好好思考行动方针才行。
杜巴莉:——只是,我是由主人召集并引以为傲的铁机队首席队士。
杜巴莉:就算主人不在了,遗志当然会被继承下去
杜巴莉:艾奈丝还有恩奈雅,应该都是相同想法……!
杜巴莉:就这层意义上来说,可以说我很可能就这样留在结社​​
黎恩:这样啊……
杜巴莉:但是,我想和主人一样——
杜巴莉:我誓言从今以后,绝对不做违反自己信念的事。
杜巴莉:执行者们基本上是自由的立场,只是这样的话打算让他们放点水。
杜巴莉:即使被艾奈丝和恩奈雅教训也…
杜巴莉:我打算在自己坚信的道路上冲刺呢。
杜巴莉:因此,有机会的话,我很愿意像这次一样一起战斗
黎恩:哈哈哈……原来如此
杜巴莉:只要能磨练自己的剑术,我会不择手段、充分利用任何资源。
杜巴莉:只要是为了将主人传授给我的剑术磨练到更高的境界……我不畏艰苦
杜巴莉:有机会的话,我想去勒瑰恩卿那拜访也有一番乐趣呢
黎恩:那真是……下定决心了呢。
杜巴莉:呵呵,这种程度还说不上决心。
杜巴莉:总之舒华泽,你再不给我精进的话,我会很伤脑筋呢。
黎恩:是啊,就算彼此所走的路不同,杜巴莉小姐对我而言还是曾经多次并肩作战的『同志』。
黎恩:我也会自我精进,努力不输给你那直率到甚至有些耀眼的剑术之道!
杜巴莉:舒华泽,你这个人…
杜巴莉:竟然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些话,还真是老样子呢。
杜巴莉:不过也罢,这才是我所认可的剑士。
杜巴莉:…下次在某处再较量一下吧
杜巴莉:可以吗——这可是剑士间的约定哦
黎恩:杜巴莉小姐……
黎恩:嗯——我求之不得呢!


最后更新: May 29, 2021 23:13:35
创建日期: February 18, 2021 00:24:44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