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第零话: 星杯骑士

七耀历1203年秋
利贝尔方舟崩溃事件后

半年左右——
埃雷波尼亚帝国东部,
克罗伊珍州上空——
莱茵福特社制造的
新型飞行客船《露西塔莉亚》号——

飞行客船露西塔莉亚号(Luxry Airship “Lusitania”)

主办人:各位来宾。
主办人:首先我对大家今天莅临我们康拉特社主办的晚宴致以谢意。
主办人:正如各位所知,今天是为了纪念…………
主办人:…………正是如此!
主办人:十年前的今天,我们康拉特社……
带面具的妇人:呵呵……很无聊吧?
带面具的妇人:可是,就算只是装做在听的样子,还是要这样做。
带面具的妇人:既然出席这种场合,那位是什么人物还是知道的吧?
带面具的绅士:——海尔曼·康拉特。【原文ヘルマン,即HELL MAN】
带面具的绅士:他就是那个以《百日战役》为契机积聚财富,在帝国兴起的同时,作为
带面具的绅士:屈指可数的有产者而驰名的“死之商人”。
带面具的绅士:然后自数年前起,与莱因福特集团合作并兼任董事,就是这样的人物—
带面具的绅士:呵,若单单从经历来看的话,确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带面具的绅士:……可看到真人,稍感失望了些。
带面具的妇人:哧哧,把这种事都说出来……
带面具的妇人:虽说是带着面具,还是不知道自己被那边那些穿着黑衣服的人包围了吧~?
带着面具的绅士:呵,说得很可怕嘛~
带着面具的绅士:大概~像我这样不通世故的人会被轰出去吧。
带着面具的绅士:(转身看向窗口)把我从窗户扔下去……
带面具的妇人:哧哧,你真是个有趣的人呢。
带面具的妇人:是记者么……不,会不会意外地是位官员呢~
带面具的绅士:呵,随你想象吧~
带面具的绅士:说起来……能这样华丽的船上,之前完全想不到呢。
带面具的绅士:还离地面几千亚距那么高……
带面具的妇人:这艘新造的莱茵福特社的飞行客船……
带面具的妇人:是现今世界最大级的飞船,之前不是宣传过么?
带面具的绅士:全长120亚距,对吧。
带面具的绅士:在这表面的世界里……
带面具的妇人:哧哧,故弄玄虚么。
带面具的妇人:说这种迷一般的话,是想吸引女性注意吧。
带面具的妇人:明明还那么年轻,却很熟练嘛~
带面具的绅士:哎呀,看得真透彻啊。
带面具的绅士:哎呀呀~看来还是在尾巴露出来之前逃走比较好哦~
带面具的妇人:噗哧噗哧……有兴趣的话,可不可以邀请你继续聊呢。
带面具的妇人:像这样跟不知道名字的人进行如此快乐的谈话机会可不多呢~
带面具的妇人:(贴近)晚会结束后,去你的房间慢慢……
带面具的绅士:呵呵……这是我的光荣,MADAM。
带面具的绅士:……若能瞒过女神的眼睛,我乐意之至。
带面具的绅士:至于不能去您的房间的理由,我并不想去打听。
带面具的妇人:讨厌~
(走到一边)

带面具的绅士:(宴会气氛正浓……是时候了。)
带面具的绅士:(那个单人房是在甲板的最上层……)
带面具的绅士:(好……动手吧。)
(刚要走,觉得有点异样)

带面具的绅士:(………………………)
带面具的绅士:(奇怪,被监视的感觉………)
带面具的绅士:(……算了,还快点开始吧。)
带面具的绅士:(目标是甲板前面……最上层的私室。)
(上楼。楼梯处)

黑衣A:……这位客人,请止步。
黑衣A:前方是主人康拉特的私室。
黑衣B:请回吧。
带面具的绅士:啊,工作辛苦了。
带面具的绅士:但是……你们的运气也真差啊。
黑衣A:诶……
黑衣B:你、你什么意思……
黑衣A:啊……!
黑衣B:……唔……!
(凯文用法术将两人昏迷)

带面具的绅士:哼……猎兵也堕落了啊。
带面具的绅士:就这种程度的能耐,看来这次用不着花什么功夫就能完事了。
带面具的绅士:呵,比以往的工作都要轻松,真是太好了。
(来到甲板上的房间)

带面具的绅士:哼……真是奢华到多余的房间啊。
带面具的绅士:好了,会藏在哪里呢?
(开1个机关)

带面具的绅士:机关吗……
带面具的绅士:看来还不止1个。
(开2个)

带面具的绅士:好,下一个是……
(开3个)

带面具的绅士:还有啊……
(开4个)

带面具的绅士:呵呵……这就是约定的东西吧。
带面具的绅士:到现在都和预计的一样,大概……
(开机关画)

带面具的绅士:有嵌着键盘的壁板。
带面具的绅士:似乎必须输入密码。

带面具的绅士:哼,以可能性来说的话……
(输入【O·R·P·H·E·U·S】,打开门)

带面具的绅士:哼……果然。
带面具的绅士:这次的目标——《那伙人》零碎散播的玩具的可能性很高啊。
(进门)

带面具的绅士:《愚者的项链》——
带面具的绅士:戴在身上的话,会使人相信其大部分的谎言,是禁断的古代遗物之一啊。 真是……对区区武器商人来说太浪费了。
(收起物品)

带面具的绅士:哼……
(警报大作,凯文被一扇厚门关在里面,门外)

黑衣C:怎么回事!
黑衣C: 看守的人到底在干什么!?
黑衣D:……两个人一起睡得正香。
黑衣D: 黑衣D:好像是被用了喷雾器。
黑衣E:哼……可能是同行。
黑衣E: 黑衣E:就这样把他关到宴会结束。
黑衣E: 黑衣E:之后再跟康拉特大人报告。
黑衣D:会不会有同伙?
黑衣E:从监视器记录来看只有一个人。
黑衣E: 黑衣E:但不排除有其他后援的可能性。
黑衣C:趁现在先对全部客人确认一下比较好。
绅士的声音:呵呵呵……
黑衣D:刚才的是……
黑衣E:哼,你这家伙!有什么好笑!!
绅士的声音:不,没什么……只是为欺辱了你们感到抱歉。
绅士的声音:本来以为只是猎兵堕落成的小混混,但是看你们还是受过相当的训练
绅士的声音:啊。
黑衣D:这家伙……
黑衣C:哼……你才真是好胆量啊。
黑衣C: 黑衣C:虽然不知道你的背景,但是康拉特大人是个不留情的人。
黑衣C: 黑衣C:别以为能平安了事。
黑衣E:哼哼哼……
黑衣E: 黑衣E:让你后悔怎么没把舌头割了。
绅士的声音:呵呵……那可真是富有魅力的诱惑啊。
绅士的声音:但是真不巧,我已经事先有约了。
黑衣C:什么!?
黑衣D:怎、怎么了……?
绅士的声音:啊,有句话忘了说了。
绅士的声音:——你们啊,还是早点离开那里比较好哦?
黑衣E:什……!?
黑衣E: 黑衣E:不、不可能……
黑衣E: 这可是连导力炮的直接射击都耐得住的门啊!?
青年的声音:哎呀哎呀,这个战技好难控制轻重啊?
青年的声音:可不要让我太花手脚啊。
(凯文破门而出)

黑衣D:什、什么……
黑衣C:教会的……神父?
凯文·格拉汉姆:我也算是真正的神父吧。
凯文·格拉汉姆: 要忏悔的话,我可以超低价地听你们说哦。
凯文·格拉汉姆: 凯文·格拉汉姆:大哥,你们看上去应该有着很黑暗的过去吧。
黑衣D:唔……
黑衣E:别被他搞昏了!一起上!
凯文·格拉汉姆:唉—-,我还是比较希望你们用『想用忏悔来敛财吗!』的话来反诘呢。
……也好。也没什么时间了。好好来吧。
(战斗,胜利)

黑衣E:教、教会的手下……《星杯骑士》吗……
黑衣E: 只在传闻里听过……
凯文·格拉汉姆:我就不打听是什么样的传闻啦。
凯文·格拉汉姆: 不用担心,我的目标只有你们的雇主。
凯文·格拉汉姆: 你就放心地昏倒吧。
黑衣E:唔………………怪物吗…………
(黑衣昏倒)

凯文·格拉汉姆:……好了,目标已回收。
凯文·格拉汉姆: 快点回宴会场把事情干完吧。
凯文·格拉汉姆: 但是,不能接受那位女士的邀请可真浪费啊。
凯文·格拉汉姆: 身材又好,看来在她丈夫那很得不到满足的……
凯文·格拉汉姆: 算了,玩火也要适度。
(沿原路返回,途中经过几次战斗,到达会场门前)

黑衣F:来了……!
黑衣G:赌上《北之猎兵》之名,绝不让你再往前一步!
凯文·格拉汉姆:唉—果然是堂堂现役猎兵团啊……而且是相当有名的。
凯文·格拉汉姆: 贵国的事情我也有所了解,可是这里能不能请你们退开啊?
黑衣F:住口!你知道我们的什么!
黑衣G:为了苦于饥饿贫困的家乡,我们不能在这里失去名声!
凯文·格拉汉姆:……真是,世道艰辛啊。
凯文·格拉汉姆: 那好吧,我也全力以赴了!
(战斗结束,客船正厅)

武器商康拉特:怎、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黑衣H:恐、恐怕是入侵者……
黑衣I:而且看来……是相当厉害的人。
武器商康拉特:真是,你们以为我为了什么才雇佣你们!
武器商康拉特:杀死也无妨!快点解决他!
凯文的声音:呀~那个可办不到吧。
武器商康拉特:你、你这家伙到底……
武器商康拉特:教会的神父——难道!
凯文神父:哈哈,到底是收着这玩意的,还是知道我们的存在的嘛。
武器商康拉特:你、你这家伙……!
武器商康拉特:还给我!!那是我的东西!!
凯文·格拉汉姆:可惜,这是该还给女神的东西。
凯文·格拉汉姆: 不是能随随便便就让个人拿着的。
武器商康拉特:杀、杀了他……
武器商康拉特:快点杀了他夺回项链!
(剧情)

武器商康拉特:呜、啊……
凯文·格拉汉姆:海尔曼·康拉特。
凯文·格拉汉姆: 依据教会法,现以空之女神之名拘捕阁下。
凯文·格拉汉姆: 罪名是涉嫌非法持有并不当使用《古代遗物》。
武器商康拉特:你、你这么做可别以为能就这么完了!?
武器商康拉特:就算是七耀教会,对身为莱茵福特社董事的我出手的话……
凯文·格拉汉姆:啊—,关于那点,也已经和他们谈过了。
凯文·格拉汉姆: 反正你用这东西做了些相当乱来的事吧?
凯文·格拉汉姆: 好像是在各方面都引起了很多问题哦?
武器商康拉特:!!!
凯文·格拉汉姆:像你这样的人想必也有很多敌人吧。
凯文·格拉汉姆: 好啦,你就当作是自己运气不好,乖乖让我绑起来吧。
武器商康拉特:呜呜……
武器商康拉特:呜啊啊啊啊啊啊!!
(举起枪来,被凯文击落)

武器商康拉特:唔……
凯文·格拉汉姆:……真是的,让我多费手脚。
凯文·格拉汉姆: 本以为这次是很简单的任务……
凯文·格拉汉姆: 但是要捉活的还真够麻烦的……
男人的声音:到此为止了!
凯文·格拉汉姆:哦……已经全副武装了啊。
凯文·格拉汉姆: 不愧是著名的《北之猎兵》。反应迅速啊。
猎兵:住口……!
猎兵:我们已经全副武装了,你可别以为还能跟刚才一样!
猎兵:话说在前头,这艘船上可是有一个中队的战力在!
猎兵:就算你有人质,也无处可逃!
凯文·格拉汉姆:哼……
凯文·格拉汉姆: 这次我们双方都可说很幸运啊。
猎兵:哈……!?
猎兵:你、你在说什么?
凯文·格拉汉姆:如果,这个小恶徒被认定为《外法》的话……
凯文·格拉汉姆: 恐怕就得将你们全部“狩猎”了。
猎兵:什……
猎兵:这、这家伙……
凯文·格拉汉姆:不过你们只是为了复兴故乡而努力。
凯文·格拉汉姆: 这还不到成为《骑士团》猎物的程度。
(凯文破窗跳出客船,船内)

猎兵:不、不可能……
猎兵:《星杯骑士团》……到底是群什么样的家伙啊……
谜之人物:哼哼……挺让人尽兴的啊。
谜之人物:但是,事情才刚刚开始呢。凯文·格拉汉姆——
戴假面的人:——因为《王》,才刚刚觉醒啊。

七耀教会、星杯骑士团所属,
特殊作战艇《梅尔卡巴》五号机——

从骑士塞萨鲁:格拉汉姆卿。您辛苦了。
从骑士马库斯:您辛苦了。
从骑士马库斯:这回看来很轻松地完成了呢。
凯文·格拉汉姆:恩,比平常都轻松,真是太好了。
凯文·格拉汉姆: 唉——,如果时间充足,就可以跟闲着的女士一起冒险了说。
从骑士塞萨鲁:又说那样的话了……
从骑士马库斯:太招摇的话可是会被总长瞪的哦。
凯文·格拉汉姆:是、是。你们也太顽固了。
凯文·格拉汉姆: 真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会配属给像我这样随便的家伙。
从骑士塞萨鲁:哼……因为你总算也是个《守护骑士》啊。
从骑士塞萨鲁:包括这个《梅尔卡巴》在内,总不能没有相应的后援。
从骑士马库斯:从骑士的数目也比定员要少很多了。
从骑士马库斯:干脆继续增加人数如何?
凯文·格拉汉姆:要是那样做了,一个人行动时就更困难了啊。
凯文·格拉汉姆: 请容我回绝吧。
从骑士马库斯:真是……
从骑士塞萨鲁:你要是能多依赖我们一些,我们也会比较放心啊……
从骑士塞萨鲁:半年前那个事件时也是,除了《盐之桩》的搬运外我们什么忙也没
从骑士塞萨鲁:帮上。
凯文·格拉汉姆:那玩意光是搬运也已经是很重大的任务啦……
凯文·格拉汉姆:(要是随便行动了,让他们警戒起来可不行啊……)
从骑士塞萨鲁:诶……?
凯文·格拉汉姆:不,没什么。
凯文·格拉汉姆: ——照预定,就这样回阿尔特里亚。
凯文·格拉汉姆: 明天……不,已经是今天了,午后就能到达。
从骑士马库斯:明白—。
(通讯器亮了)

凯文·格拉汉姆:从哪里来的?
从骑士塞萨鲁: 阿尔特里亚——
从骑士塞萨鲁: 从瑟尔纳特总长那里直接来的联络。
凯文·格拉汉姆:诶、真的?
凯文·格拉汉姆:(在这种时候那个人来联络,肯定没什么好事啊……)
凯文·格拉汉姆: 没办法……接通吧。
从骑士塞萨鲁:明白。
(屏幕打开)

瑟尔纳特总长:呀~凯文。辛苦了。
瑟尔纳特总长:情况如何?
凯文·格拉汉姆:恩,没事。
凯文·格拉汉姆: 东西是《愚者的项链》。
凯文·格拉汉姆: 虽然跟《蛇》也有关,但是恐怕只是他们随意割去的尾巴而已。
瑟尔纳特总长:哦……大体上和预计一样。
瑟尔纳特总长:辛苦了。回来后好好休息——虽然我是想这么说。
凯文·格拉汉姆:(果然来了……)
瑟尔纳特总长:恩?怎么了?
凯文神父:没什么没什么。请继续。
瑟尔纳特总长:恩,虽然对刚刚才完成任务的你很不好意思……
瑟尔纳特总长:有件事想拜托你。
凯文·格拉汉姆:唔……
凯文·格拉汉姆: 追踪《外法》吗?
瑟尔纳特总长:不,只是《回收物》而已。
瑟尔纳特总长:应该是暂时地保管在格兰赛尔大圣堂地下。
凯文·格拉汉姆:格兰赛尔……!
凯文·格拉汉姆: 原来如此,可能跟《环》有关吗……
瑟尔纳特总长:可能性很高吧。
瑟尔纳特总长:怎么样,能拜托你吗?
凯文·格拉汉姆:……明白了。
凯文·格拉汉姆: 因为还有护送工作,《梅尔卡巴》就这样回阿尔特里亚。
凯文·格拉汉姆: 格兰赛尔我一个人去。
瑟尔纳特总长:恩,拜托你了。
瑟尔纳特总长:对了,关于这件事,还派了个新人从骑士过去。
瑟尔纳特总长:派在你的手下了,好好关照人家啊。
凯文·格拉汉姆:等、等一下!
凯文·格拉汉姆: 新人……怎么这么突然就!
瑟尔纳特总长:呵,女神的机缘也总是很唐突的。
瑟尔纳特总长:训练成绩很优秀,应该不会拖你的后腿的。
瑟尔纳特总长:那么祝顺利。
凯文·格拉汉姆:………………(说不出话)
从骑士塞萨鲁:哈哈……那个,怎么说呢。
从骑士马库斯:不、不是挺好的嘛。有新人要来。
凯文·格拉汉姆:这算什么好事啊!
凯文·格拉汉姆: 唉,那家伙真是一点没变……
凯文·格拉汉姆: 真想不出她怎么能当小说的模特。
从骑士马库斯:啊……是叫『红曜石』吧。
从骑士塞萨鲁:咦,这样好吗?
从骑士塞萨鲁:感觉《骑士团》的存在会被世间所知道……
凯文·格拉汉姆:那么夸张的内容反而会成为很好的障眼法。
凯文·格拉汉姆: 女主角最终还死掉了,也适当地扰乱了情报。
凯文·格拉汉姆: ……若是认得本人的话,马上就会知道根本不是那么简单就死掉
凯文·格拉汉姆: 的家伙。
从骑士塞萨鲁:哈哈……
从骑士马库斯:恩,评论就先到此为止吧。
凯文·格拉汉姆:总之……事情就是这样。
凯文·格拉汉姆: 这次的后续工作就完全交给你们了。
凯文·格拉汉姆: 米拉的流向也清查一下的好,感觉他应该还有其他隐藏户头。
从骑士塞萨鲁:原来如此……包在我们身上。
从骑士马库斯:我们就这样回阿尔特里亚……
从骑士马库斯:您准备怎么样?
凯文·格拉汉姆:那么……找个合适的自治州降落吧。
凯文·格拉汉姆: 可能的话最好在有国际定期船出入的街道附近。
从骑士马库斯:明白—。
从骑士马库斯:哦……差不多天亮了呢。

同日,午后——
塞姆里亚大陆中西部,
离利贝尔
大约500塞尔矩远的上空——

国际定期船格莱特娜号(Crossing AirLiner “Gretna”)

朵洛希:啊~看不到了。
朵洛希:是候鸟吗?果然还是不能跟基库君比,追不上飞行船啊。
朵洛希:但是但是,大家都很可爱啊~
青年的声音:咦……这位小姐,难道是。
朵洛希:啊~你是~!?
凯文神父:朵洛希小姐,好久不见!
凯文神父:没想到能在偶然乘上的飞船上碰到啊!
朵洛希:呵呵,我也很吃惊呢~!
朵洛希:好久不见了。…………………………
朵洛希:…………诶………………
凯文神父:………………………………
凯文神父:……该不会是,把我的名字,忘掉了吧?
朵洛希:讨、讨厌~。怎么会呢~。
朵洛希:那个、这个、恩……
朵洛希:对了!是葱头·格拉汉姆先生~!
凯文神父:对对,煮也好烧也好,作为佐料也值得推荐~。
凯文神父:……不对啦!
凯文神父:那个怎么想都不会是人的名字吧!
凯文神父:话说为什么连格拉汉姆都记得却不记得名字啊!
朵洛希:呵呵,开玩笑的啦。其实前天我才在东方人街品尝了葱头料理~。
朵洛希:真的是特别好吃的~!明明锅里只有葱头而已,却热呼呼而且超级甜的~!
朵洛希:于是一不小心就搞混了~。
凯文神父:唉……算了。
凯文神父:那么,朵洛希小姐,结果我的名字是……
朵洛希:嘿嘿,交给我吧~。
朵洛希:土瓶先生,真的好久不见了~。【土瓶,一种盛菜的容器,里面经常 放一些季节性的时蔬汤料,与凯文(KEBIN)谐音。】
凯文神父:对对,如果放入应时的素材来蒸的话就能做出好吃的汤来~。
凯文神父:这个也太扯了吧!?
(客舱内)

朵洛希:哦~原来如此~。
朵洛希:凯文先生为了那个事件的追加调查又来利贝尔了啊~。
凯文神父:恩,就是那样。
凯文神父:说起来,朵洛希小姐为什么要乘国际定期船呢?
凯文神父:你说到东方人街,难道是取材旅行吗?
朵洛希:嘿嘿,没错~。
    这次奈尔前辈也是说:你就一个人去吧。
凯文神父:哦,那个人做事还真果敢啊。
凯文神父:外国的取材旅行就交给朵洛希一个人……
凯文神父:……不过,也是啊。也许就是要像这样担起责任,人才会成长啊。
朵洛希:呵呵,请放心交给我~。
朵洛希:虽然一开始应该是要去伯斯超市取材的,不过我总算还是办好了嘛~。
凯文神父:啊……?
凯文神父:那个……奈尔先生说的那是去伯斯的取材?
朵洛希:恩,虽说应该是那样的~。
朵洛希:可是我在定期船座位上睡着了,醒过来后,就到了卡尔瓦德的首都了呢~。
朵洛希:这世上就是会发生不可思议的事呢~。
凯文神父:那个根本是乘错船了吧!
凯文神父:你这样在共和国待了几天了!?
凯文神父:护照和旅费怎么办!?
朵洛希:那个啊,正好在空港有利贝尔大使馆的人在,就临时发了给我~。
朵洛希:取材旅行中也有很多人亲切地招待了我,所以钱的事也没问题~。
凯文神父:唉……失误这么多,确实即使是我也不好意思对她做什么了……
凯文神父:但是,事情变成这样,奈尔先生想必也很担心吧?
朵洛希:恩~是吗?
朵洛希:昨天我联络编辑部说要回去,听他的声音好像肚子很痛的样子~。
朵洛希:果然,抽太多烟对身体不好啊~。
凯文神父:(我想那个不是因为抽烟,而是神经性胃炎吧……)
女性的声音:——真诚的感谢各位乘客乘坐国际定期船《格莱特娜号》。
     再过大约30分钟本船就将到达终点:利贝尔王国·王都格兰赛尔。
     再过大约30分钟本船就将到达终点:各位乘客请确认自己的物品,并在着陆前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再过大约30分钟本船就将到达终点:——那么请继续享受空中之旅。
凯文神父:呵……马上就要到了呢。
凯文神父:我准备着陆前在船里散散步……
凯文神父:朵洛希小姐呢?
朵洛希:恩,对呢~。
朵洛希:难得坐了国际定期船,我也到处多拍拍吧~。
凯文神父:是吗,加油。
朵洛希:嘿嘿。那么待会见~。
(在船内走动,与所有人谈过话之后)

女性的声音:……久等了。
      本船马上就要抵达终点:利贝尔王国·王都格兰赛尔。
      本船马上就要抵达终点:着陆时多少会有晃动,所以请尽早回到座位上。
(定期船着陆,两人下船)

朵洛希:啊~真怀念啊。
朵洛希:共和国虽然也很棒,但是果然还是利贝尔的空气最特别了~。
凯文神父:明明半年前发生了那么大的变故,街道却已经完全恢复了。
凯文神父:这是平和稳定的国家秉性使然么。
朵洛希:嘿嘿,不管怎么说是女王陛下治理的国家嘛~。
朵洛希:女人在逆境中是很强的哦~。
凯文神父:不、不知怎么,被朵洛希小姐一说,好像很有说服力又好像没有……
凯文神父:不过半年没来——确实很好,这个国家的空气。
凯文神父:……总觉得很怀念,该说是思乡么。
朵洛希:凯文先生的故乡应该是阿尔特里亚吧~?
朵洛希:有很多大教会的~。
凯文神父:啊—……我并不是阿尔特里亚出身。
凯文神父:阿尔特里亚法国有着七耀教会的总部。
凯文神父:全大陆的信徒、与教会有关系的人都会聚集在那里,但是本来就是那里
凯文神父:出身的人并不多。
凯文神父:虽然称为国,但是比那里的自治州的面积还小很多。
朵洛希:哦~这样啊。
朵洛希:咦,那凯文先生的故乡是……
男人的声音:朵~洛~希~……
朵洛希:啊~,奈尔前辈!
朵洛希:朵洛希·海娅特回来了~。
奈尔:回来了~ 你个头啊!!
奈尔:你这个家伙……为什么到伯斯市取材会变成到共和国取材啊!?
奈尔:那时候不是明明好好地乘上了往西的船吗!?
朵洛希:恩。为什么呢~?
朵洛希:啊,莫非是……
奈尔:莫非是……什么?
朵洛希:莫非是我有梦游症啊。
朵洛希:睡着的时候,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换乘了船……
朵洛希:然后被利用来完成某杀人事件的诡计……
朵洛希:哎呀哎呀……好有神秘的感觉哦~。
奈尔:梦游是不会换乘船的吧!!
奈尔:哈,哈,哈……唔,气都喘不过来了……
朵洛希:没、没事吧~?
朵洛希:前辈你也上年纪了,再不控制下吸烟的话可不行~。
朵洛希:对了,30岁生日就在上周五吧~。
朵洛希:恭喜你~。我在旅行的地方买了蛋糕盛大地庆祝了哦~。
奈尔:那种无谓的事不用记住啦!
奈尔:话说,这只是你自己想吃蛋糕而已吧!?
朵洛希:呵呵,是使用了东方抹茶的蛋糕~。
朵洛希:甜味与苦味的调和真的是绝妙啊~。
朵洛希:我把那可爱的样子尽情地拍下来了,待会洗出来看吧~。
奈尔:就照片啊!?至少也买一个回来当礼物啊!?
凯文神父:(怎、怎么说呢……)
凯文神父:(感觉比之前更唱做俱佳了)
奈尔:……咦?
凯文神父:哈哈……奈尔先生,好久不见了。
凯文神父:看到你还是老样子真是太好了。
奈尔:凯文·格拉汉姆!?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奈尔:难、难道这家伙居然还跑到阿尔特里亚去干了啥么……
凯文神父:哈,不是的。
凯文神父:不过是偶然在国际定期船上碰到了。
奈尔:是、是嘛,还好。
奈尔:……差点以为该不会是这家伙笨手笨脚把大圣堂的彩绘玻璃什么的给打得粉碎了……
凯文神父:奈尔先生…………可真辛苦啊。
朵洛希:呵呵,前辈真是的。还是这么爱操心。
奈尔:这是谁害的啊,谁……
奈尔:不过……有半年没见了吧。
奈尔:为什么来利贝尔?又出什么事了吗?
凯文神父:啊—,稍微有点俗事。
凯文神父:谈不上什么事件,所以没有你期待的东西哦?
奈尔:嘿嘿……这个可不好说。
奈尔:算了,反正你暂时会在格兰赛尔大圣堂吧?
奈尔:过几天我再来打招呼。
凯文神父:哈哈……请手下留情。
奈尔:好了朵洛希!快点回编辑部了!
奈尔:这两个礼拜你到底干了什么,全部都给我说清楚!
朵洛希:嘿嘿,包在我身上~。
朵洛希:每餐都拍了照的,洗出来一看就都能想起来啦~。
奈尔:我不是问你美食报告!
凯文神父:呼~看到那两个人,就有了来了利贝尔的感觉啊。
凯文神父:不过,其他人都在干什么呢……
凯文神父:艾丝蒂尔和约修亚君好像是去外国了……
男性的声音:格拉汉姆神父……
凯文神父:希德中佐……!?
希德中佐:哈哈,好久不见了。
希德中佐:是上次事件的庆祝会以来头一次见吧……看你如此精神,我很高兴。
凯文神父:中佐才是,看到你没什么变化我就放心了。
凯文神父:不过,虽然听说会有王国军来联系……
凯文神父:我还以为来的肯定是尤莉亚小姐那的人呢。
希德中佐:舒华兹大尉现在正执行别的任务中。
希德中佐:所以正清闲的我就来了。
凯文神父:哎呀哎呀~您太谦虚啦。
凯文神父:听闻就快晋升为大佐了吧~?
希德中佐:事到如今你们的情报网还是让我吃惊啊……
希德中佐:这个地位,对现在的我来说还是有些负担过重。
希德中佐:而且卡西乌斯准将也还在努力。
凯文神父:卡西乌斯先生也很不容易啊。
凯文神父:那么……那样东西是在大圣堂么?
希德中佐:嗯……好像是保管在地下。
希德中佐:外人要进入必须有骑士团的许可吧?
凯文神父:嗯,是。因为是稍微有些特殊的地方。
凯文神父:详细的说明等到了那里再说吧。
希德中佐:……明白了。
希德中佐:我还有个人要介绍给你,我们快去大圣堂吧。
凯文神父:诶……介绍一个人给我?
希德中佐:呵呵……是与这次事件有关的协力者。
希德中佐:详细的情况直接听那人说比较好。
(来到大圣堂)

老人的声音:哦哦,来了啊。
凯文神父:卡兰托大主教。别来无恙。
凯文神父:……咦,那位是……
白衣的女性:哼~……比听说的还年轻啊。
白衣的女性:你多大?
凯文神父:诶……?
凯文神父:2——22岁。
白衣的女性:哼……比预想的还年轻。
白衣的女性:在《星杯骑士团》这么年轻就可以身居要职吗?
白衣的女性:《守护骑士》第五位——凯文·格拉汉姆殿下。
凯文神父:……………………
白衣的女性:呵呵,脸色变了呢。
白衣的女性:这种程度就变脸是不是修行不足呢?
白衣的女性:还是说现在的态度也是演技的一环呢?
凯文神父:……你到底……
希德中佐:咳,拉赛尔博士……
希德中佐:能不能请你尽量控制住有挑发性的发言?
凯文神父:诶……
白衣的女性:不·要。
白衣的女性:这个人可是要把我们辛苦打捞上来的那个带走的吧?
白衣的女性:还有,请不要用那个名字叫我。
白衣的女性:用和那个臭老头一样的叫法会让我非常不愉快。
希德中佐:唉……
凯文神父:拉、拉赛尔是……
凯文神父:难道是小提妲的……?
白衣的女性:呵呵,该说初次见面吧。
白衣的女性:我的名字是艾丽卡。艾丽卡·拉赛尔。
白衣的女性:以后请多关照。
(走在通向地下的楼梯上)

凯文神父:呀~……没想到会是提妲的母亲。
凯文神父:听说你们夫妇都是在国外的,是回国了吗?
艾丽卡博士:听说了那个事件还怎么能不回来呢。
艾丽卡博士:虽然因为在边境情报滞后,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艾丽卡博士:真是的,要不然怎么能让那臭老头随心所欲……
凯文神父:怎、怎么好像你对拉赛尔博士很生气啊?
艾丽卡博士:那当然啦!
艾丽卡博士:我听说他还把提妲带到了那个崩坏了的浮游都市上吧!
艾丽卡博士:再怎么溺爱孙女也得有个限度吧!
凯文神父:哦,哦……
艾丽卡博士:结果还让那种混混一样的家伙接近了提妲……
艾丽卡博士:那个可恶的红鬓毛男……居然敢对我可爱的提妲……
凯文神父:红鬓毛男……是指阿加特先生吗?
艾丽卡博士:别提那个忌讳的名字!
艾丽卡博士:哼哼哼,觉悟吧,阿加特·科洛斯纳……
艾丽卡博士:下次我要用威力更加提升了的机体敲扁你……
凯文神父:(看、看上去好像发生了不少事啊……)
希德中佐:(是啊……虽然详细的情形我也不清楚。)
希德中佐:(另外拉赛尔博士正好在外国旅行。)
希德中佐:(这次的事件的相关事由都请她来协助了。)
凯文神父:(是这样啊……)
艾丽卡博士:——那边的,在听吗!?
希德中佐:在!
凯文神父:在听!
艾丽卡博士:哼,那还差不多。
艾丽卡博士:——说起来这楼梯还真长啊。
艾丽卡博士:还要走多少啊?
凯文神父:啊—就快到头了。
凯文神父:哦……可以看到了。
希德中佐:到底了……?
艾丽卡博士: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凯文神父:艾丽卡博士、希德中佐。
凯文神父:要再往前走的话,就必须要两位接受某种处置。
希德中佐:唔……
艾丽卡博士:突然说这么可疑的话。
艾丽卡博士:是要来教会得意的法术吗?
凯文神父:恩,就是这样。
凯文神父:具体来说,是要做某种暗示。
希德中佐:暗示……
艾丽卡博士:是在这里看到的事情对谁也不能说吗?
凯文神父:不,中佐还得向上面报告吧,不至于做这样的要求。
凯文神父:只是,在这里看到的事情,不能对不信任的人说。
凯文神父:……只要打从心里这么想就行了。
艾丽卡博士:还真抽象啊……
艾丽卡博士:不过就这种程度的话,要做多少都行啊。
希德中佐:我也明白了。
希德中佐:在脑中这么默念就行了吧?
凯文神父:不,只要保持自然,放松就行了。
凯文神父:那我开始了——
凯文神父:——以空之女神之名,圣泽之七耀在兹。
凯文神父:空之金耀、识之银耀——
凯文神父:以生克之理指示彼者被赐予之道吧。
艾丽卡博士:!!
希德中佐:啊……
(原本空无一物的墙上出现了一扇门)

艾丽卡博士:什……
希德中佐:有门………!?
凯文神父:感谢你们的配合。
凯文神父:绝不告诉给不信任的人知道——你们能从心里这么想真是太好了。
艾丽卡博士:……原来如此。
艾丽卡博士:如果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还是“看不见”门的吧。
希德中佐:真让人吃惊……
希德中佐:不过如果要打听到底是设了什么机关是不行的吧。
凯文神父:恩,这点就饶了我吧。
凯文神父:那么……请入内。

初始之地(Singularity of the Origin)
艾丽卡博士:这、这里是……
希德中佐:真让人吃惊……
希德中佐:没想到大圣堂地下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凯文神父:这里也算是依利贝尔王家与七耀教会之盟约而建造的地方。
凯文神父:这地方的目的只有一个……
凯文神父:抑制住古代遗物的机能,不让其影响外散。
艾丽卡博士:……原来如此。
希德中佐:这是个跟你们骑士团的工作直接相连的地方啊。
希德中佐:这么说来,应该在利贝尔之外也有类似的场所吧。
凯文神父:这我也不否认。
凯文神父:我们把这个地方称为《初始之地》。
艾丽卡博士:《初始之地》……意味深远啊。
艾丽卡博士:源头是在阿尔特里亚吧?
凯文神父:…………………………
艾丽卡博士:啊啦,说中了?
凯文神父:呀……怎么说呢。
凯文神父:真不愧是拉赛尔博士的女儿啊。
艾丽卡博士:请不要把我跟那秃子相提并论。
艾丽卡博士:基础理论姑且不说,应用工学是我更厉害。
艾丽卡博士:《卡佩尔》和《埃尔赛尤》的基本系统的设计可是我担当的。
凯文神父:哦~是这样啊。
凯文神父:……哎呀,扯远了。
凯文神父:——这就是那个东西吗。
希德中佐:恩,正是——
希德中佐:3天前,在浮游都市(利贝尔=方舟)落水地点打捞上来的,我们认为是
希德中佐:古代遗物。
(回忆开始)

——3天前。

瓦雷利亚湖近中央。
《浮游都市》(利贝尔=方舟)沉没地点。
格斯塔夫维修长:啊~,已经傍晚了。
格斯塔夫维修长:还是没捞出什么的话,今天就这么放弃吧。
希德中佐:但是维修长……
希德中佐:根据艾丽卡博士的测定,应该就是在这一带没错吧?
格斯塔夫维修长:恩,艾丽卡小子这么说了的话那就确定无疑。
格斯塔夫维修长:但是我们都知道,瓦雷利亚湖水非常深。
格斯塔夫维修长:那个“某种东西”如果是个小东西的话,打捞可是相当辛苦的。
希德中佐:恩……
希德中佐:从感知到的导力反应来看,可以推测出是不太大的东西……
艾丽卡博士:……那可怎么说呢。
希德中佐:博士……
格斯塔夫维修长:艾丽卡小子。测定结束了吗?
艾丽卡博士:是啊,总算。
艾丽卡博士:还有大叔,你能不能别再叫我『艾丽卡小子』了。
艾丽卡博士:我都结婚生子了。
格斯塔夫维修长:啊哈哈,话虽这么说,可是你从小我就这么叫的。
格斯塔夫维修长:事到如今也改不了。
艾丽卡博士:真是的……算啦也好。
艾丽卡博士:希德中佐。可以让你的部下回来一下么?
希德中佐:这么说……
希德中佐:正确的沉没地点已经查明了吗?
艾丽卡博士:是的,误差在1亚矩以内。
艾丽卡博士:而且,从声纳确认的情况看,是个不大的东西呢。
艾丽卡博士:虽然只是推定,顶多50里矩这么大吧。
格斯塔夫维修长:真小啊……
格斯塔夫维修长:50里矩的话,只跟安东尼差不多大。
安东尼:喵呜?
希德中佐:唔……
希德中佐:如果是《古代遗物》的话,就稍微会有些麻烦了呢。
艾丽卡博士:是啊,虽然很不甘心,但是可能就得由教会出面了吧。
艾丽卡博士:真是的,是《古代遗物》就一副“这是我们的东西”的态度出现……
艾丽卡博士:啊—够了!气死我了!
格斯塔夫维修长:哎,冷静点。
希德中佐:那么我先让部下回来吧。
希德中佐:维修长,拜托你了。
格斯塔夫维修长:噢。
格斯塔夫维修长:那么……会出现什么牛鬼蛇神呢。
艾丽卡博士:恩……就是这个位置没错。
艾丽卡博士:大叔,开始吧!
格斯塔夫维修长:噢!打捞作业开始。
艾丽卡博士:……讨厌的声音。
希德中佐:起吊机的状态不好吗?
艾丽卡博士:不是这个意思。
艾丽卡博士:我对《古代遗物》总是没什么好感。
艾丽卡博士:它们无法被解释说明,却又拥有着我们无法忽视的力量,这样的东西
艾丽卡博士:确实在那存在着……
艾丽卡博士:对于研究者来说,没有比这更令人不爽的了。
艾丽卡博士:虽然如此,即使明知没有用,我却无法不感兴趣……
希德中佐:原来如此……我多少能明白这种感觉。
希德中佐:那之后半年了——
希德中佐:虽然已经恢复了平和,我们也仍然无法揣测那个事件到底意味着什么。
艾丽卡博士:……是啊。
艾丽卡博士:那时我都不在场。
格斯塔夫维修长:到瓦雷利亚湖底了。
格斯塔夫维修长:抓取开始。
格斯塔夫维修长:未中。
格斯塔夫维修长:向右微调30里矩。
艾丽卡博士:哼哼,中了。
格斯塔夫维修长:恩,抓取成功。
格斯塔夫维修长:拉上来吗?
艾丽卡博士:恩,拜托了。
希德中佐:要面对面了啊……
格斯塔夫维修长:……来了!
艾丽卡博士:什……!?
希德中佐:这、这是……
(回忆结束)

凯文神父:原来如此……事情经过我大致了解了。
凯文神父:……但是这东西……
艾丽卡博士:是啊,如你所见。
艾丽卡博士:那个物体的导力反应已经消失了。
艾丽卡博士:这意味着什么你明白吗?
凯文神父:失去了力量的古代遗物依盟约不在引渡的范畴……
凯文神父:原来如此,博士在这等我的原因我明白了。
艾丽卡博士:哼哼。你明白就好。
希德中佐:实际上,导力反应是在就要运达大圣堂之前消失的。
希德中佐:虽然一时存放在这里,但是正式的引渡手续并未完成,现在是所有权暧
希德中佐:昧不明的状态。
希德中佐:好了……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做才好呢?
凯文神父:……唔……一针见血啊。
凯文神父:利贝尔是想主张这个的所有权吗?
希德中佐:正是为了弄清这个,我才共同出席的。
希德中佐:另外,主张这个的是艾丽卡博士。
艾丽卡博士:因为本来就是靠中央工房推进的打捞船捞上来的东西嘛。
艾丽卡博士:当然有这个权利吧?
凯文神父:……已死亡的的古代遗物是彻底的黑盒子。
凯文神父:被称为是不论用何种手段也不可能解析出来。
凯文神父:即使这样也想要吗?
艾丽卡博士:恩,没错。
艾丽卡博士:请想一下吧,这是在发生了那个事件之后啊。
艾丽卡博士:虽然我并不在场,但是至少是把我们的常识给彻底颠覆了。
艾丽卡博士:由于七耀教会隐藏了千年的真实。
凯文神父:…………………………
艾丽卡博士:《噬身之蛇》这个不知底细的结社也是。
艾丽卡博士:越听他们的技术就越荒诞。
艾丽卡博士:到底什么才是真实,到底正在发生什么……
艾丽卡博士:包括我在内,大多数的人已经无法不关心了。
艾丽卡博士:所以如果有什么线索无论如何都要调查吧。
凯文神父:…………………………
希德中佐:博士,到此为止吧。
希德中佐:对他个人进行追问也没有用啊。
艾丽卡博士:……也是。
艾丽卡博士:总之……我们的情况已经说明清楚了。
艾丽卡博士:这个古代遗物——不,只是金属片凝固体。
艾丽卡博士:给还是不给?
凯文神父:………这个嘛………………
女孩的声音:『那仅仅一掬的迷惑生出了邪恶——』
希德中佐:!?
艾丽卡博士:什……
凯文神父:(诶…………………)
修女服的女孩:『那邪恶爬过原野奔过山丘在空中散播灾厄……』
修女服的女孩:——出自爱赛鲁记第二节『被解放了的灾厄』……
修女服的女孩:格拉汉姆卿,我来晚了。
修女服的女孩:我是七耀教会星杯骑士团所属,从骑士莉丝·亚尔珍特。
修女服的女孩:请多指教。
凯文神父:……………………(说不出话)
艾丽卡博士:……真是突然出现啊。
艾丽卡博士:啊,你……!?
莉丝修女:…………怎么了?
艾丽卡博士:唔……我可不会被骗的!
艾丽卡博士:就算你这个样子也骗不了我的!
莉丝修女:???
艾丽卡博士:噢,真是可怕的星杯骑士团……
艾丽卡博士:居然派这样的小姑娘来挫我们的锐气……
艾丽卡博士:但、但是!我可是有强力的自己人在哦!
艾丽卡博士:看看这个吧!
(秀出提妲的照片= =b)

希德中佐:博士,这是……
凯文神父:小提妲的照片?
莉丝修女:…………好可爱。
艾丽卡博士:刚才你说了可爱吧!?是说了可爱了吧!?
艾丽卡博士:就是嘛就是嘛!这个是超级可爱的极至啊!
艾丽卡博士:嗯~果然可爱的人也懂可爱!
艾丽卡博士:咳,所以……
艾丽卡博士:就算你再可爱,对已经免疫了的我也是没有用的。
莉丝修女:那个……刚才你说的话我不是太明白。
莉丝修女:可爱……是指的我吗?
艾丽卡博士:当然啦!
艾丽卡博士:明明冷冰冰,却又残留着孩子气的端正容貌!
艾丽卡博士:包裹着刚刚脱离少女的柔软身体的楚楚可怜的修女服!
艾丽卡博士:唔,破坏力拔群啊……
莉丝修女:………………………………
艾丽卡博士:啊……所以说不是啦~!
莉丝修女:……格拉汉姆卿。这两位是?
凯文神父:啊、哦哦……
凯文神父:是中央工房的艾丽卡·拉赛尔博士和王国军的希德中佐。
凯文神父:但是,你叫我格拉汉姆卿……
莉丝修女:原来如此……是发现人啊。
莉丝修女:……辛苦了。之后由我们来接手即可。
莉丝修女:请务必交给我们。(点头行礼)
艾丽卡博士:诶……
希德中佐:诶……
凯文神父:等、等一下!为什么擅自这样说啊!
莉丝修女:……这只是在省格拉汉姆卿的事。
莉丝修女:再怎么失去了力量,这也是与《七至宝》有关的遗物……
莉丝修女:能轻易地让给世俗之人吗……?
凯文神父:那、那个……
艾丽卡博士:哼、哼~。挺会说的啊。
艾丽卡博士:但是不好意思,在盟约是绝对的前提下,你们可于法不依吧?
艾丽卡博士:你想怎么办呢?
莉丝修女:……于法不依这点,你们不也一样吗?
莉丝修女:如果盟约是绝对的,那么失去力量的古代遗物谁也不能对其主张所有权。
莉丝修女:只是在那里的遗弃物。应该只能这么解释的吧。
艾丽卡博士:总之就是说……你们就这么拿走了我们也没什么好抱怨的是吗?
莉丝修女:照实说的话是这样。
艾丽卡博士:哼,正好……
艾丽卡博士:凯文·格拉汉姆!你怎么想!?
莉丝修女:……你准备怎么样?
凯文神父:啊、我!?你们一下子就扯到我身上也……
凯文神父:……说实话,我是很想回收。
凯文神父:但是,利贝尔也是帮了我们不少忙的,如果没什么妨碍的话稍微让他们
凯文神父:一下也……
希德中佐:恩,也就是说哪边都缺少决定性的理由是吧。
希德中佐:这样可很麻烦啊。
凯文神父:等一下中佐……你怎么说得好像都是别人的事一样。
(遗物发出声音,画面反色)

凯文神父:诶……
莉丝修女:啊……
希德中佐:怎么,发生什么事了?
艾丽卡博士:你们两个人……怎么都瞪大了眼睛?
凯文神父:怎、怎么……
莉丝修女:……刚才的声音你们没听到吗?
艾丽卡博士:所以问你们听到了什么啊——
艾丽卡博士:诶……
莉丝修女:啊……
(古代遗物正在发光)

希德中佐:这、这是……
艾丽卡博士:不、不可能……
艾丽卡博士:本来导力反应已经完全消失了啊!?
艾丽卡博士:为什么……
莉丝修女:…………………………
莉丝修女:……这下成定局了。
凯文神父:是啊……立方体的古代遗物……
凯文神父:至今从未见过也未听过的类型啊。
凯文神父:如果硬要给它个称呼的话,就是《方石》吧。
艾丽卡博士:啊……
凯文神父:…………………………
凯文神父:希德中佐……还有艾丽卡·拉赛尔博士。
凯文神父:遵从盟约,以星杯骑士团凯文·格拉汉姆之名回收该古代遗物。
凯文神父:感谢二位以及其他协力者的诚意。
(凯文和莉丝一起走出大圣堂)

凯文神父:呼~……拖了好久啊。
凯文神父:没想到艾丽卡博士会紧咬不放到这程度。
莉丝修女:……是啊。
凯文神父:不过,说实话最后的那句也太扯了。
凯文神父:说什么『如果要带走那个话,作为交换把这个孩子留下你尽管走吧!』
凯文神父:……
凯文神父:哈哈……又不是亚妮拉丝小姐。
莉丝修女:亚妮拉丝小姐……?
凯文神父:啊,不好意思。是在利贝尔认识的。
凯文神父:是个游击士,应该是和莉丝差不多大吧。
莉丝修女:……是这样啊。
凯文神父:哈哈……那个…………………………
凯文神父:那个……莉丝小姐?
莉丝修女:……什么事?
凯文神父:那个……莫非你生气了?
凯文神父:至今一直没好好联系过……
莉丝修女:——格拉汉姆卿。
凯文神父:是、是!
莉丝修女:……就如同5年的岁月让你在守护骑士身居要职一样……
莉丝修女:这5年里我也已经变了。
莉丝修女:现在的我是星杯从骑士。
莉丝修女:只是为了支持你、保护你而存在。
凯文神父:………莉丝…………
莉丝修女:……所以请不用在意我的心情。
莉丝修女:不然的话……我变成这样就没有意义了。
凯文神父:………………………………
莉丝修女:……是要乘最后一班国际定期船吧?
莉丝修女:早点去飞艇坪比较好。
凯文神父:喂,喂……
(突然传来“咕噜”的一声)

凯文神父:……刚才是。
莉丝修女:……………………
莉丝修女:是幻听。
凯文神父:诶……
莉丝修女:格拉汉姆卿,很累了吧?
莉丝修女:累到听到了不可能的声音。
莉丝修女:乘上船在座位上好好休息比较——
(咕噜声再次传来)

莉丝修女:……稍微休息一下比较好。
凯文神父:噗……
凯文神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咕噜噜』的!
凯文神父:你啊,完全没变嘛!
凯文神父:还是老样子,一直肚子饿~!
莉丝修女:这、这只是单纯的生理现象。
莉丝修女:这种程度的生理控制都做不到是我修行不足的证据……
莉丝修女:我自己也痛感自己能力还不够。
凯文神父:能力不够……呵呵,不是那个问题吧。
凯文神父:是啊~果然莉丝还是要一直肚子饿才对嘛。
凯文神父:然后偷偷到厨房吃东西被骂……
莉丝修女:……够了!
(说罢就走,凯文赶忙拦住她)

凯文神父:啊、等等!
莉丝修女:……挡路了,请你让开。
凯文神父:是我不好,我道歉。
凯文神父:太怀念了不知不觉恶作剧起来。
莉丝修女:……没什么。没必要道歉。
莉丝修女:也没有比你的道歉更随便、更做不得准的了。
凯文神父:哎呀,恢复原来的语气了。
凯文神父:我有件事想拜托你……那个,能不能不要再那样说话了?
莉丝修女:……什么?
凯文神父:那个恭谨的语气啊。
凯文神父:其他的家伙姑且不论,你这么说话我听了实在太难受了。
莉丝修女:…………………………
凯文神父:还有那个格拉汉姆卿也别说啦。
凯文神父:普通的叫法就好了。
莉丝修女:如果——我说我拒绝呢?
凯文神父:那我就拼命求你。
凯文神父:在你说『好』之前我都跪地不起。
莉丝修女:……果然。
凯文神父:俗话说三岁看老嘛。
凯文神父:该说是孽缘还是什么,总之变不了啦。
莉丝修女:…………………………
莉丝修女:……明明………………是从你…………
凯文神父:恩?你说什么?
莉丝修女:……没什么。
莉丝修女:没办法。如果你这么命令的话——
凯文神父:不对不对。不是命令,是请求啦。
凯文神父:这点可不能搞错了。
莉丝修女:唔……
莉丝修女:…………………………
莉丝修女:……凯文。还是跟以前一样,太任性了。
凯文神父:……!
凯文神父:哈哈……对啦,就是这样!
莉丝修女:我话说在前面,这只是恢复说话方式……
莉丝修女:你是守护骑士而我是从骑士这点不会改变。
莉丝修女:这一点,也请你不要搞错。
凯文神父:恩……是啊。
凯文神父:回到从前……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吧。
莉丝修女:………………………………
凯文神父:那么……我还有一个建议。
凯文神父:离最终航班还有点时间,去不去东街区的的百货店?
凯文神父:去买在船上吃的面包吧。
莉丝修女:……那个我赞成。
莉丝修女:赞成到我要把所有剩货都买下来。
凯文神父:你都饿成那样了……
(稍后,百货商店前)

凯文神父:没想到你真把剩货都买光了……
凯文神父:卖场的小姐都移不开眼了。
莉丝修女:这也是女神的指引啊。
莉丝修女:与其把剩下的丢掉,还不如给我有效利用,只是这样而已。
凯文神父:话虽如此……
凯文神父:骑士团的薪水你全都砸在吃的上了吧?
莉丝修女:……不用担心。
莉丝修女:像我这么热爱限时降价的女孩子可不多。
凯文神父:哦……那也不错。
凯文神父:不过,虽然我穿得也很可疑……
凯文神父:但是穿着修女服搜刮剩货也实在太……
莉丝修女:凯文,你很烦。
莉丝修女:……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飞艇坪吧。
莉丝修女:我的肚子也饿了。
凯文神父:是是——
凯文神父:…………………………
莉丝修女:怎么了……
莉丝修女:………………………………
凯文神父:(……看来不是悠闲地吃面包的时候了啊。)
莉丝修女:(……不可原谅……)
莉丝修女:(虽然不知道是谁,打个半死行么……?)
凯文神父:(……虽然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冷静点。)
凯文神父:(话说回来,还真是差劲到不行的跟踪啊……)
莉丝修女:(感觉是外行……)
莉丝修女:(但是又像是受过训练的样子。)
凯文神父:(是啊……)
凯文神父:(没办法。只好放弃最后航班啦。)
莉丝修女:(在哪动手……?)
凯文神父:(嗯……)
凯文神父:(有个正适合这种时候的地方。)
(稍后)

基尔巴特:唔……到底去哪里了……!?
基尔巴特:确实应该是往这里来了!
凯文的声音:怎么……原来是这位小哥啊。
基尔巴特:什……
基尔巴特:不、不可能……
基尔巴特:你们居然察觉了我完美无缺的跟踪吗!?
凯文神父:完美无缺……哈哈,你还是老样子啊。
莉丝修女:……是谁?
凯文神父:也算是《蛇》的手下吧。
凯文神父:不过是无数条尾巴中的最尖尖。
莉丝修女:……确实看上去就像。
基尔巴特:别、别说什么最尖尖啊!
基尔巴特:还有,你这小丫头!
基尔巴特:什么叫看上去就像啊!?
莉丝修女:……………………………
莉丝修女:……不管从哪里怎么看都只能看出是个小人物。
莉丝修女:拼了命地白费功夫、不去管他就会自我灭亡的类型……
莉丝修女:而且学不乖。
基尔巴特:什……!?
凯文神父:啊,还是老样子啊。
凯文神父:真亏你一照面就看这么透……
莉丝修女:是这个人太好看穿了……
莉丝修女:非常彻底地散发着小人物的氛围。
基尔巴特:你、你这家伙……
基尔巴特:……哼哼哼,也好。
基尔巴特:你敢说到这地步就觉悟吧!
凯文神父:切……
莉丝修女:……………
(莉丝扑上去砍人)

基尔巴特:呀……!
凯文神父:《法剑》……
凯文神父:……这是你的拿手武器吗。
莉丝修女:……就像凯文你选择了弓弩一样,我选了这个。
莉丝修女:如此而已。
凯文神父:……是吗………
凯文神父:……………………………
基尔巴特:不、不可能……
基尔巴特:刚、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完全没看见行动……!?
凯文神父:《法剑》……星杯骑士团传下来的物器。
凯文神父:刀刃分成几节,用金属丝连接起来可以伸缩自如的的机关设计。
基尔巴特:唔……
凯文神父:好了,也该告诉我们了吧。
凯文神父:为什么通缉中的你会跑到格兰赛尔来?
凯文神父:——对于我们的事又知道了多少?
基尔巴特:哼、哼……谁会听你们这帮家伙的——
基尔巴特:呀……
莉丝修女:……真是不识相。
莉丝修女:快点说。
凯文神父:啊—我的同伴正肚子饿,心情可很差啊。
凯文神父:为了你自己好还是老实说吧。
基尔巴特:唔……唔唔……
基尔巴特:——既然如此!
基尔巴特:请饶了我吧!
基尔巴特:会在这个地方也全是因为我运气差紧急迫降而已啊!
基尔巴特:我只是偶然间看到了你们就跟了上来看看啊!
莉丝修女:……更正。
莉丝修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不是一般人啊。
凯文神父:我也有同感……
凯文神父:……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凯文神父:紧急迫降的话是说在某处还有《结社》的飞行艇在吗?
基尔巴特:不、不是那样的!
基尔巴特:紧急迫降的不是飞行艇——
基尔巴特:——是指这家伙啊!
(人形兵器跳出)

凯文神父:什、什么!?
莉丝修女:人形兵器……?
基尔巴特:哈哈,形势逆转啦!
基尔巴特:来吧!G—Apache! 【阿帕奇,反坦克武装直升机】
基尔巴特:用你那强大的力量把他们击垮吧!
(战斗,胜利)

基尔巴特:不、不可能啊啊啊!?
基尔巴特:可、可恶……居然把我的专用机给!
凯文神父:没想到还藏着那样的后招……
凯文神父:话说回来,莉丝。你很厉害嘛?
莉丝修女:我的修行还远远不够呢。
莉丝修女:………根本及不上姐姐万一。
凯文神父:…………是吗………………
凯文神父:哈哈……其实这点我也一样啊。
莉丝修女:…………………………
莉丝修女:……凯文……那个……
凯文神父:那么——
凯文神父:你的牌也出尽了,该完事了吧。
凯文神父:如果你听话的话,只把你交给士兵就算了哦?
莉丝修女:………………………………
基尔巴特:要、要把我交给王国军吗!?
凯文神父:如果你希望的话,我也可以就这样把你带到阿尔特里亚去。
凯文神父:——但是那样的话,你的人身安全可就没保障了哦?
基尔巴特:呜……
(方石发出辉映,画面再次反色)

凯文神父:唔……
莉丝修女:又、又来了……
基尔巴特:是、是什么啊…………刚才的是……?
凯文神父:又是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
莉丝修女:对什么起了反应……?
基尔巴特:那、那个是什么啊……你们到底想干嘛啊!?
凯文神父:啊—跟小哥你没关系所以你稍微安静点。
凯文神父:但是……从刚才开始到底是——
男人的声音:呵呵……开始了吗。
基尔巴特:诶……
凯文神父:什……!?
莉丝修女:……什么时候……
奇怪的男人:好久不见了,凯文·格拉汉姆——
奇怪的男人:背负着罪孽深重的《圣痕》,在黑暗之路上匍匐赎罪的人啊。
凯文神父:!?
凯文神父:你、你到底是……
(《方石》突然放出耀眼的白光)

基尔巴特:呜、呜哇哇……!?
凯文神父:唔……!?
莉丝修女:……凯文……!
奇怪的男人:这样一来《王》复活了,昏暗的炼狱之门开启……
奇怪的男人:来吧!祭品啊!迷惑的人啊!
奇怪的男人:被无尽的永劫之火烧尽吧!
(稍后)

凯文神父:(唔……)
凯文神父:(怎么了……我……为什么……)
凯文神父:!!!
凯文神父:这里是……
凯文神父:喂、莉丝!
凯文神父:莉丝!振作点!
凯文神父:唔…………到底是怎么回事……
莉丝修女:恩……
莉丝修女:……凯文……?
莉丝修女:为什么会在这里……
凯文神父:呼……终于醒啦。
凯文神父:感觉怎么样?会想吐吗?
莉丝修女:……感觉很糟。
凯文神父:真、真的!?
莉丝修女:肚子太饿了。
莉丝修女:已经到极限了……把刚才买的面包给我吃。
凯文神父:呜……虽然我理解你的心情!
凯文神父:可是在此之前应该会感到疑惑吧!
莉丝修女:唔……吃饭是一切的根本嘛……
莉丝修女:……这么说来。
莉丝修女:那个奇怪的男人出现后,《方石》发出了白光……
莉丝修女:……然后……
凯文神父:恩……尽是些搞不懂的事。
凯文神父:而且……看看周围吧。
莉丝修女:………………………………
莉丝修女:……石造的书架……
莉丝修女:在遗迹中……?不,这么说的话……
莉丝修女:…………诶………………

隐者之庭园(The Garden of Recluse)

凯文神父:……真是没辙了。
凯文神父:看来……是远超出想象的麻烦任务啊。


最后更新: May 22, 2022 20:08:34
创建日期: February 18, 2021 00:24:44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