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第五话: 光与影的迷宫

(回忆)
女性的声音:抬起头来——凯文·格拉汉姆。

随从骑士凯文:……………………………………
       ……瑟尔纳特……教官?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气色不佳啊……
         看来别说是进食,连水都没喝过。
随从骑士凯文:……………………………………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报告我已阅过了,露菲娜的事情,我也深表遗憾。
         然而,不幸之事总会发生的。
         尤其是我们。
随从骑士凯文:………………………………
       ……请……杀了我吧……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什么……………
从骑士凯文:骑士……我再做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
      同样………………生存的意义也已经………
      教官你动手的话…………我不会有什么怨言的…………
      别让我有感到痛的时间………很干脆的……下手吧……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好啊,我知道了——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随从骑士凯文:………………………………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想要毫无痛苦的,被干净利落的杀掉?
         别说笑了。你还拥有那个权利吗?
         应当将血肉溶于七耀之理,将灵魂献给女神的你?
随从骑士凯文:……………………………………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呼呼……与其听你说这些丧气话,我还不如就不客气地跟你说了吧。
         说实话,这次的事,即使是我都稍微有些犹豫了。
随从骑士凯文:…………?……………………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随从骑士凯文·格拉汉姆。
         从今天起,你将成为《守护骑士》的第五位。
         此系封圣省决定的事项,法王猊下业已认可。
随从骑士凯文:………………………………
       ……咦………………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你也知道这数十年『第五位』一直空着吧。
         恭喜你——你就是那『第五位』了。
随从骑士凯文:……………………………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呵,这样的话,你和我就在同一个级别上了……
         如此许久都没有主人的五号机,也终于能够重见天日了。
随从骑士凯文:……这……是什么啊……………………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还有,依据惯例,守护骑士要报上自己的别称。
         你现在也适当的考虑下吧。
         顺便说下我的别称,就是大家都知道的《红耀石》——虽然
         是个毫无情趣的名字。
随从骑士凯文:这,这种事…………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
       为、为什么是我……这种事……
       姐姐……把露菲娜姐姐给………………连这个都没能守护住的我………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这不是什么特别大的问题。』
         『露菲娜·亚尔珍特是一名极其优秀的骑士。』
         『虽然圣痕尚未显现,但她解决问题的能力有时却是凌驾于守护骑士之上的。』
         『让我们期待第5位能用他的行动将这“损失”给弥补回来吧——』
         ——这是红衣主教阁下说的话。
随从骑士凯文:…………………………………
       ……哼哼……哈哈哈…………
       这是什么啊………
       ……这到底算是什么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
随从骑士凯文:哈哈……我吗!?
       这个想要保护露菲娜姐姐才成为骑士的我!?
       却藉着姐姐的死而被选为守护骑士吗……!?
       啊哈哈,杰作啊!真是笑死人的杰作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
随从骑士凯文:……哼哼……哈哈哈………
       ……呵呵……哈………
       ……………………………………………………………………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呢,凯文?格拉汉姆。
         顺带说一句,你有拒绝权利。
         虽然骑士团已延续了千年,被选中守护骑士而拒绝的人却从未有过。
随从骑士凯文:呵呵……是这样吗。
       ——《守护骑士》第5位,谨尊圣命。
       那从今天开始进行工作转交吧。
守护骑士瑟尔纳特:……是吗…………
         我知道了,就这么办吧。
随从骑士凯文:要安排的话,请尽可能安排困难的工作。
       哦……还有别称是吗?
       嗯,这样吧……
       《异端制裁者》——就依照这个感觉吧。

(回忆结束)

艾丝蒂尔:是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啊。
     不过,虽然听是这样听了,还是有种完全不能相信的感觉呢。
约修亚:嗯……但能确定了的事也不少。
    比如这个地方——《影之国》,是个由不可思议的法则所构成的世界……
    还有,我们是基于某种理由被带来这里的。
奥利维尔:还有,这是我在此基础上修改后整理下的问题。
     疑问之①,《影之王》和《黑骑士》的真正身份是什么?
     疑问之②,《方石》和《女性的幽灵》的真正身份是什么?
     疑问之③,《影之国》之所以成立其真相是什么?
提妲:的,的确……
科洛丝:虽然疑问有很多……但是基本可以归纳为这三个问题。
金:嗯,那些不可思议的魔物到处徘徊的理由也可以算在第三个疑问里。
艾丝蒂尔:原来如此,这么一说的话确实有了不少眉目。
     咦,但是……
     那和凯文会昏倒又是什么关系呢?
     就我听来,觉得原因是在和巨大恶魔战斗时发生的事情上……
穆拉:把束缚我们的那个结界给破坏掉的力量……
   还有那时候出现的红色符纹般的光芒吗……
奥利维尔:唉,这个即使是我,心里也没什么数。
     不知道是不是七耀教会传下来的什么法术……
约修亚:……………………………………
艾丝蒂尔:……约修亚?
     你有什么头绪吗?
约修亚:嗯……说不定是这样。
    虽然没有把握确信……我想那大概是《圣痕》。
艾丝蒂尔:啊……!?
乔丝特:这个……就是约修亚肩上浮现的那个!?
约修亚:嗯……
    那个是教授为了控制我而在我深层意识中埋入的图像,在我的肉体上显现而已。
    凯文神父的那个也是一样的……
    我想是不是他的和我这个比起来,有着无法相提并论的强大力量。
女孩的声音:……居然注意到了呢。
约修亚:莉丝……
艾丝蒂尔:那个……凯文神父他现在怎么样了?
莉丝: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但是由于是因精神负担过重而倒下的,需要休息些许时间。
艾丝蒂尔:是吗……
雪拉扎德:哎呀哎呀……还真让我们紧张了一回呢。
约修亚:但是莉丝……
    精神负担的话,果然……
莉丝:嗯……就跟你说的一样,是《圣痕》没错。
   但是……和你被刻入的不一样,他的那个可说是《原型》。
   据称是只有《守护骑士》身上才会显现的魂之刻印。
艾丝蒂尔:《守护骑士》……?
奥利维尔:呵,有听说过。
     统领《星杯骑士团》的十二名特殊的骑士。
     传闻中,他们每个人都有着令人恐惧的特殊能力。
莉丝:嗯,是这样的。
   ……那些特殊能力就是《圣痕》力量的展现。
   能使一般情况下无法达到的肉体强化,高级法术的使用变成可能的力量的源泉。
   凯文他就是这拥有《圣痕》的十二名守护骑士中的一名……
   身居《第五位》这个位置的人。
亚妮拉丝:怎,怎么听上去像在说别人一样呢……
科洛丝:这么说的话,凯文神父是不是也跟约修亚一样接受了什么改造了呢……?
莉丝:不是。本来《圣痕》就不是什么刻意植入身体的东西。
   而是自然产生、显现的东西。
   况且《守护骑士》的人数的话,历史上通常是十二名——
   任何时代均是如此。拥有《圣痕》的人都必然会在某处出现,成为《守护骑士》。
艾丝蒂尔:真、真是不可思议呢……
     那约修亚身上的那个《圣痕》是……
约修亚:我想那个大概是……由原来的《圣痕》模拟再现的东西吧。
    ……怀斯曼过去也是七耀教会的人。
艾丝蒂尔:啊,他是这么说过。
莉丝:……背信者怀斯曼曾是《星杯骑士团》上级《封圣省》所属的主教。
   他在任职时就开始和《噬身之蛇》串通,盗取了各式各样的秘典。
   包括数量庞大的与守护骑士的《圣痕》相关的文献和研究成果……
   我推测他以此为参考,通过结社实现了人造《超人》这项技术。
约修亚:果然……是这样的呢。
奥利维尔:唉,真正的《圣痕》会是怎么样个东西我算是有所理解了……
     但是,为什么会发生凯文神父倒下这种事?
     《圣痕》这东西,是将其力量引导出来就会伴有这样的风险吗?
莉丝:………这个……………………
   ……原因还不太清楚,凯文似乎很少会去解放他的《圣痕》之力。
   只有在他猎杀《异端》的时候才会将其释放……
   听说只在处理一些“无法救赎”的大罪的时候才会用。
提妲:处、处理……
乔丝特:真、真是令人不安的词呢……
阿加特:啊,这个姑且不论……
    简而言之,就是一下子使用了平常很少用的力量所以就昏倒了吗。
莉丝:说不定……也是这样的呢。
尤莉亚:原来如此……凯文先生的事情我大致了解了。
    但是……这样好吗?跟我们说了这些。
莉丝:嗯……就算凯文他本人也有这打算跟大家说明一切。
   而且,为了推进今后的探索,也为了得到大家的帮助,我判断有必要这么做。
艾丝蒂尔:是吗……
     啊,难道莉丝……!?
莉丝:嗯,不久的一段时间里,暂时由我来担起凯文的责任。
   能带领大家并记录探索的过程我感到很荣幸。
金:原来如此……
提妲:但,但是可以吗?
   莉丝姐姐其实不是很想照看凯文神父的吗……
莉丝:……在晕倒之前,凯文把《方石》托付给了我。
   那这也就是随从骑士的任务了。
   不要太在意,也请让我帮助大家。
提妲:莉丝姐姐……
穆拉:唔,既然这样的话,也没什么硬要反对的理由了。
科洛丝:凯文神父的话,请不要太担心。
    由留在这里的成员来负责看护他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莉丝:嗯……那就拜托了。
艾丝蒂尔:……………………………………
约修亚:……?怎么了,艾丝蒂尔?
艾丝蒂尔:嗯……
     那个,莉丝,我有一件事想拜托你。
     要去探索的话,我也能一起去吗?
莉丝:咦……
约修亚:艾丝蒂尔?
艾丝蒂尔:你看,这个……因为刚醒过来 所以想切身体会下各种各样的事物。
     我好歹也是个游击士,也能够帮上各种各样的忙。
     那个……可以吗?
莉丝:…………………………………………
   ……明白了。
   那就请多多关照啦。
艾丝蒂尔:啊,太谢谢了~
     ……约修亚,擅自做了这样的决定,对不起啦。
约修亚:不会……嗯,就交给你来定夺啦。
    莉丝的支援,就靠你了。
艾丝蒂尔:嗯,包在我身上!
(来到转位阵前)

艾丝蒂尔:哇……
     虽然听你们说过,但这还真是让人吃惊呢。
     ……啊,这个魔法阵就是下个《星层》的入口了吧。
莉丝:嗯……相当于《第五星层》。
   《影之王》所说的『真正的棋盘』。
艾丝蒂尔:嗯,从那些话上听起来像是个非常难通过的地方。
     那么我们就做好思想准备一起进去吧。
莉丝:……嗯…………
   ……………………………………
艾丝蒂尔:嗯?怎么了,莉丝?
莉丝:……艾丝蒂尔。
   为什么你这么特意的要与我们同行呢?
艾丝蒂尔:啊……
莉丝: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应该没有什么理由一定要和我们一起走的。
   但为什么,你的眼神却如此的充满决心与自信?
   我能听下原因吗?
艾丝蒂尔:没,没有什么非常大的理由在里面啦……
     嗯……说不定是这样的。
     一定要说的话……有点报恩的感觉吧?
莉丝:……报恩?
艾丝蒂尔:你也许已经听说了,我其实给凯文神父添了不少麻烦呢。
     得到了他不少的帮助,最重要的是他帮我们解决了约修亚的问题。
     现在凯文神父发生了这样的事,如果有我能做的事的话,我也想尽我所能……
     后来看到莉丝姐有这么艰巨的任务,所以就想到要来帮忙。
约修亚:艾丝蒂尔……
莉丝:但、但是……
   为什么会把对凯文的报恩与帮我做任务联系在一起呢?
艾丝蒂尔:啊,可是……
     莉丝姐不是凯文神父最重要的人吗?
莉丝:咦?
艾丝蒂尔:啊,我不是想说你们俩是恋人什么的……
     从听你们之间的话来看,总有些像家人之类的感觉……我没说错吧?
莉丝:……我想这是一个误会。
   我和凯文足足快有5年没见面了。
   隔了这么久才在这次任务里碰了头……
   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才是吧。
艾丝蒂尔:呵呵,没这回事哦。
莉丝:咦……
艾丝蒂尔:『缘分深了就会产生羁绊,而羁绊则是决不会被切断了的。』
     『无论相距多远,还是立场迥异,它总会以某种形式存在下去的。』
     ——这是某个自以为是的大叔说的。
     不过我想最重要的是这话很真实。
莉丝:…………………………………………
艾丝蒂尔:凯文神父毫不犹豫的把之后的事情托付给莉丝了不是吗?
     而且莉丝不也是没怎么问就知道凯文神父接下来准备怎么办了吗?
     嗯,这个果然是羁绊啊~
莉丝:……………………………………
   ……我…不太清楚。
   不过,我想总算是知道了艾丝蒂尔要跟我们同行的原因了。
   再次……请多多关照啦。
艾丝蒂尔:哈哈哈……嗯,应该是我说才是!
莉丝: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
   关于艾丝蒂尔你的事,我也有点想问下。
艾丝蒂尔:我吗?
     嗯,这也是个好机会,你想听什么呢。
莉丝:那我就问了……
   你有没有被人叫过『好好先生』?
艾丝蒂尔:咦……
约修亚:哈哈……
科洛丝:呵呵……
艾丝蒂尔:喂喂!为什么说到这你们就一定会笑呢!?
莉丝:……原来如此,看来都不用问了。
艾丝蒂尔:够、够了啦……不要一副觉得理所当然的样子啦。
     算啦,我们还是快点进入《第五星层》吧!
莉丝:嗯,我知道了。
(进入转位阵)

艾丝蒂尔:这是……
莉丝:果然……是异空间。

光之迷宫(The Brilliant Labyrinth)

莉丝:用大理石做成的处于次元狭缝中的迷宫……
   是这样的地方吗。
艾丝蒂尔:嗯……不过看上去构造好像也很复杂的样子。
     看来要鼓足干劲面对挑战了呢。
莉丝:嗯……
   ……这种感觉是……!
艾丝蒂尔:嗯……
(地面上出现法阵)

艾丝蒂尔 :什……!?
约修亚:……来了吗……!
莉丝:梦魔和梦蜘蛛……
   吞噬人们的梦,并带来梦魇的生物……!
艾丝蒂尔:看上去像是非常强的对手呢……
     算了,不用客气,一口气把它们打飞吧!
(战斗结束)

莉丝:……总算击败他们了。
艾丝蒂尔:啊,果然还是不能想的太简单了呢。
     刚才那些……就是之前所说的『恶魔』吧?
莉丝:嗯,这是他们的一种叫『梦魔』的亚种。
   和传说中的一样,他们最擅长精神攻击。
艾丝蒂尔:很棘手的家伙啊……
     原来如此,看来我们得要好好的准备下才行。
莉丝:是呢……准备好了的话再小心点推进吧。
(最深处)

得到封印石。
莉丝:这个是……
艾丝蒂尔:嗯……真是块美丽的宝石呢。
     是七耀石之类的吗?
莉丝:不……这是《封印石》。
   先前艾丝蒂尔也是被封印在这里面的呢。
艾丝蒂尔:真,真的吗?
     ……这么说的话,这里面也果然有什么人被封印住了吗?
莉丝:嗯,不会错的。
   你认为会是谁?
艾丝蒂尔:嗯,嗯……
约修亚:如果是父亲的话,老实说那可很让人安心……
    估计这应该不太可能吧。
艾丝蒂尔:哈哈哈……的确呢。
莉丝:……原来如此。
   不论如何……恐怕我们还是先回一下《据点》比较好。
艾丝蒂尔:嗯,好呢。
(回据点,解封)

艾丝蒂尔:咦……
约修亚:这人是……
尤莉亚:难、难道是……
亚妮拉丝:莫非是……!
阿加特:喂喂,没搞错吧……
理查德:唔……闪光弹吗!?
    是谁——报上名来!
    什……
    ……………………………………
艾丝蒂尔:啊哈哈……这还真是预料之外呢。
莉丝:……果然是认识的人吗?
   看上去像是王国军的人……
约修亚:嗯……是非常熟悉的人呢。
理查德:这究竟是……
    艾丝蒂尔和约修亚……
    连、连科洛蒂亚殿下和尤莉亚大尉都……!
科洛丝:理查德先生,真是好久不见了呢。
尤莉亚:……久违了呢。
理查德:……不不,我才是。一直没有致敬,真是抱歉。
    能见到王太女真是万分荣幸……
科洛丝:呵呵,请抬起头来。
    最近还好吗?
理查德:是,全凭女王殿下特别的慈悲……
    但是现在这状况……我怎么想都不明白。
    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详细的情况吗?
莉丝:……那接下来就由我来说明好了。
理查德:你是……
莉丝:初次见面。
   七耀教会星杯骑士团所属,莉丝·亚尔珍特。
理查德:星杯骑士团……!
    ……原来如此,看来是发生了些不寻常的事了呢。
    ……初次见面。
    我的名字是阿兰·理查德。
    原王国军情报部大佐,策划了武装政变的叛贼……
    现在则在经营一家名为『R&A Research』的调查事务所。
(解释)

理查德:原来如此,我大致都了解了。
    但是……该怎么说好呢。
艾丝蒂尔:嗯?怎么了?
     果然还是觉得这些话难以接受,完全没法相信吗?
理查德:的确也有这样想过。
    但是比这更费解的是……我在想『为什么是我』。
艾丝蒂尔:咦……
理查德:我现在所见到的在这里的人都是有缘分的朋友们。
    这是女神的引导吗?还是有谁刻意为之……
    的确是由于共同合作而汇聚在一起,说起来也是相称的关系。
艾丝蒂尔:这么说的话……
乔丝特:虽然我我可不怎么想跟你合作。
    脑天气变得很快的。
艾丝蒂尔:什,什么~!?
约修亚:……你们两个。
理查德:咳……
    所以,怎么想我都不该是会在这里的人。
    过去制造了那么大的一个阴谋,对你们,不,对整个利贝尔来说都是个
    使其陷入困境的大罪人……
    所以我想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搞错了。
科洛丝:理查德先生……
艾丝蒂尔:但,但是……!
     上校不是在王都被袭击的时候挺身而出了吗!?
提妲:是,是啊!
   和手下的那些人一起来到街上帮助大家……
雪拉扎德:呵呵……说实话,那次帮了大忙了呢。
约修亚:在那之后,又代替去哈肯大门的我们和科洛丝接下了保护王都的任务。
阿加特:的确。从这方面来说确实可说是合作者呢。
理查德:但是……
奥利维尔:呵,理查德先生。
     真要说的话,那个时候,作为艾丝蒂尔和利贝尔的敌人挡在他们面前
     的可正是我啊。
     对于如此行为的我,他们可也毫不犹豫地当作是同伴了啊……
     你也不用对这些事太上心了。
穆拉:……我倒是觉得你能少带来点麻烦最好。
理查德:但是,王子……
    你最初就是想要阻止帝国军的阴谋才这样做的。
    你和我的出发点原本不同。
乔丝特:那要这样说的话我呢?
    我们是以前被你们情报部利用的空贼,这点还是没变吧。
    不过,虽然发生了许多事,但现在被女王殿下赦免了,在做民间运输之
    类的工作。
    我们之间的立场不是很像吗?
理查德:这个……
金:算了,过去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现在和将来不是吗。
亚妮拉丝:是啊!如果有理查德先生的剑在,会给我们很大的帮助的……
     所以,请一定和我们合作!
理查德:……亚妮拉丝。
艾丝蒂尔:唔,亚妮拉丝。
     怎么觉得你跟上校很熟呢?
亚妮拉丝:啊,嘿嘿…………
     在这之前和卡西乌斯先生见面的时候稍微拜会了一下。
艾斯蒂尔:啊,和老爸?
莉丝:——这样看来,你拒绝合作的理由看上去怎么都不能成立。
   不,应该说,请一定要帮助我们。
   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话,以帮助星杯骑士团的名义也没什么问题。
   怎么样?
理查德:…………………………………………
    ……我知道了,请多关照了。
艾丝蒂尔:成功了!
科洛丝:呵呵……太好了。
尤莉亚:多谢你的支持。
理查德:哈哈……如果能不违大家的期待就好了。
    先不说这个……有一件想确认的事情。
莉丝:……是什么?
理查德:我们所有人几乎都是同一个时刻突然被白光所包围,然后就来到了这里……
    ——那时候的衣服,大家就都是这样的吗?
艾丝蒂尔:唔……
尤莉亚:这样说起来的话,理查德先生……
    你不是退役了吗,怎么还穿着情报部的军服?
艾丝蒂尔:啊……!
穆拉:唔,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我察觉到了一点。难道被白光包围的时候,你穿了另一套衣服吗?
理查德:……正如你所发现的一样。
    现在,我正在卢安经营事务所……
    在那里我一次都没穿过以前的军服。
    被光包围的时候也是,应该是穿着普通的衬衫和长裤才是。
约修亚:这个……的确有点奇怪呢。
    迄今为止都没有这样,说不定是个特例呢。
奥利维尔:哦?会不会是……
     那个《影之王》认为『果然上校还是适合军服的啊』,然后就特地帮
     你换了身衣服?
(众囧)

雪拉扎德:你,你啊……
艾丝蒂尔:那、那样不根本就是个军服控了嘛。
亚妮拉丝:啊,但是感觉稍微还是有点能够理解的……
乔丝特:嗯,我也是……
科洛丝:……………………………………(咚咚)
理查德:你们……
阿加特:真是的,最近的小姑娘怎么都……
提妲:???
金:算了,不管怎么样,这个好像也可以成为新线索。
  我们会来到这里的理由……感觉差不多可以明白了呢。
约修亚:嗯,我也有这种感觉。
    还有这个《影之国》的成立也是……
理查德:是吗……
    那我现在也不再去想这个问题了。
莉丝:……那么,做完准备之后,我们再次开始探察吧。
   理查德先生被解放出来之后,应该开通了新的道路了。
(通过光之迷宫的传送点到达影之迷宫,最深处)

莉丝:那,那个是……
艾丝蒂尔:!!
     《帕蒂尔·玛蒂尔》……!
科洛丝:真不敢相信……
理查德:在王都出现的那个巨大的人形兵器吗……
莉丝:看上去是《噬身之蛇》的大型人形兵器啊,不过……
   看来还有着更深的背景吧?
艾丝蒂尔:……嗯,只是稍微有些小插曲而已。
     总之……我们先把这封印石拿到手再说。
得到封印石。
艾丝蒂尔:…………………………………………
     啊哈哈……总算是找到了呢。
莉丝:……看来是你一直在寻找的人吧。
   那快点拿回去将其解放出来好吗?
艾丝蒂尔:嗯……谢谢啦,莉丝。
(回据点,解封)

歼灭天使玲:…………………………………………
艾丝蒂尔:呵……
提妲:小玲……
约修亚:……看上去还睡着呢。
玲:……爸爸……妈妈…………
  ………为什么…………
艾丝蒂尔:………………
约修亚:………玲………
歼灭天使玲:…………?………………
      这里……是……
      ……是吗……原来是梦啊………
艾丝蒂尔:玲……
歼灭天使玲:艾丝蒂尔……
      这是约修亚…………连提妲也在……
      呵呵……看上去真像是个安排过的好梦呢……
艾丝蒂尔:……玲……!
(艾丝蒂尔扑上去抱住玲)

歼灭天使玲:啊……
      嘻嘻……艾丝蒂尔也真是的……明明都是姐姐了却还像个小小孩一样……
      还有这…………暖暖的舒服的味道……
      简直就不像是在做梦一样——
(玲惊觉,推开艾丝蒂尔)

歼灭天使玲:什……!?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艾丝蒂尔:玲……
歼灭天使玲:为、为什么艾丝蒂尔会在这种地方!?
      唔……不对……
      为什么玲会在这种奇怪的地方!?
艾丝蒂尔:玲……先冷静下来听我说。
     这里发生了很多事……
歼灭天使玲:别、别靠过来!
      再走过来一点的话……玲,玲就把艾丝蒂尔杀了!
艾丝蒂尔:…………………
约修亚:艾丝蒂尔……稍微退后点可以吗。
艾丝蒂尔:啊……
约修亚:玲……真的是好久没见了呢。
    最后次见面是在《中枢塔》吧?
歼灭天使玲:这、这种事我不知道!
      就算是约修亚……也是和艾丝蒂尔一样的!
      一直到处追着玲……
约修亚:果然还是注意到了呢。
    嗯,的确,这几个月我们一直在找你。
    现在是在克洛斯贝尔……应该距离很近了吧?
歼灭天使玲:居、居然追得这么近了……
      ……为什么……究竟是为了什么一直在追玲嘛!

约修亚:只是……无论如何,想和你再说次话。
    我通过地下渠道打听过了……你,是不是从那以后就再没回过《结社》?
歼灭天使玲:那、那是玲的自由吧!?
      玲只是,只是再不想和你们说话、再也不想见到你们了嘛!
      为什么还不肯放弃,还要追赶过来!
约修亚:那是……
艾丝蒂尔:对不起……玲。
     我,从那之后就一直在想玲的事……
     让约修亚去调查,来回到处搜寻……
     不过……现在能见到你真的是太好了。
歼灭天使玲:这……这样的……
      ……………………………………
      呵呵,我知道了……
      艾丝蒂尔是想先说好听的,然后把玲抓起来是吧?
艾丝蒂尔:咦……
歼灭天使玲:我可先申明,玲对《结社》的了解也就到约修亚那种程度而已。
      而且就算知道也不打算告诉你们。
      嘿嘿,真不好意思呢。
艾丝蒂尔:等、等一下嘛!
歼灭天使玲:呵呵,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看上去这儿有很多见到过的人呢。
      就算是玲,一个人跟这么多人对决也是很困难呢……
(亮出镰刀)

歼灭天使玲:……不过我肯定也会杀死几个人的,想死的话就来吧。
艾丝蒂尔:……!
提妲:小、小玲……
阿加特:喂喂……
亚妮拉丝:雪拉前辈……这、这该怎么办呢。
雪拉扎德:我也没办法啊,这个……
莉丝:……………………………………
   原来如此……你的真实身份我已经知道了。
   《结社》的执行者——No.XV《歼灭天使》是吗?
歼灭天使玲:话是这样说没错……但姐姐你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是教会里的骑士吗?
莉丝:嗯……星杯骑士团从骑士,莉丝·亚尔珍特。
   虽然我不清楚具体情况……不过任性也请你到此为止了?
玲:任、任性……?
莉丝:………听说你拥有拔群的处理能力。
   这样的才能被结社所发现,并学会了那里全部的技术。
   那样的话,这并不是为了捉拿你的圈套,这点你其实自己心里也清楚吧……
   但是你却还在这耍小孩子脾气,这不是任性是什么。
科洛丝:莉,莉丝……
乔丝特:说、说的真直接啊……
歼灭天使玲:……真好玩呢,大姐姐。
      就算是星杯骑士,区区一个随从骑士对玲说这么不好的话……
      你是不是很想被歼灭啊?
莉丝:你才是……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可是我也没打算和《蛇》合作呢。
   ……你如果觉得必要的话,我随时奉陪。
艾丝蒂尔:啊……
提妲:莉,莉丝姐姐!?
歼灭天使玲:哼哼,是用法剑的人吗?
      之前也跟几个使法剑的交过手,确实挺强的呢。
      不过只要看穿了行动模式,就不是玲的对手了呢……
      ……最后他们都哭喊着让玲饶他们一命呢
      哼哼,不知道大姐姐你会发出怎么样的声音来呢?
艾丝蒂尔:等,等一下……!?
提妲:小、小玲……!
莉丝:……自我吹嘘就免了吧。快点开始如何?
歼灭天使玲:呵呵……是呢。
约修亚:唔……
艾丝蒂尔:你、你们两个!闹够了没————
提妲:请给我适可而止吧!
莉丝:啊……
歼灭天使玲:咦……
艾丝蒂尔:提、提妲……?
阿加特:喂、喂!?
(提妲冲了过去)

提妲:你们两个!为什么要这样子!?
   小玲你跟姐姐们见面的时候明明感到很开心的呀。
   莉丝姐姐也是!明明就知道玲她不是个坏孩子的!
莉丝:提妲……
歼灭天使玲:什,什么嘛……
      玲看到艾丝蒂尔他们感到很开心,怎么可能————
提妲:那么为什么在被姐姐抱着的时候一副那么快乐幸福的样子!?
   而且还说了什么暖暖的舒服的味道……!
   为什么这样了还要……还要说不想跟他们说话………不想再见到他们呢……
歼灭天使玲:等,等一下。提妲……
提妲:因为那些话……
   因为那些话绝对都是骗人的呀!
歼灭天使玲:……………
提妲:……呜呜……
   呜呜……呜……
艾丝蒂尔:提妲……
阿加特:还真是……有够乱来的……
歼灭天使玲:……真是的……
      提妲的话……说起来也是玲的一个姐姐不是吗?
      那还为什么这么哭哭啼啼的…………真像个小孩子一样呢……
提妲:呜……因为……!
   难得姐姐他们能和小玲见面的……!
   这样的话……呜呜……这样的话不是太令人伤心了吗……!
   ……呜呜…………………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
歼灭天使玲:别、别这样了啦……!
      啊,好啦好啦…………为什么提妲你……
      为什么提妲你……一直要哭呢……
艾丝蒂尔:呵呵……
     ——虽然前面已经说过了。这个不是当然的吗。
     因为我们,喜欢玲呢。
歼灭天使玲:咦……
艾丝蒂尔:呐,玲。
     我们先停战行吗?
歼灭天使玲:……停战?
艾丝蒂尔:嗯。现在我们的状况是完全被困在这里。
     接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偶然,玲你现在也变成这样子了……
     为了能打破这样的局面,我们先把各种各样的事放一边,一起合作好吗?
歼灭天使玲:啊……
理查德:的确……我们对现在所处的情况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
    有你这么头脑聪敏的人在,说不定会帮我们找到些什么新的方向。
    从这意义上来说,你的合作对我们有莫大的帮助。
艾丝蒂尔:嗯嗯,大佐说的真不错~
理查德:我不是说了我不是大佐了吗……
    算了……进一步说的话,比起你一个人行动,利用我们的话效率应该会
    更高些吧。
    无论是在信息搜集上面还是在当前的安全保证上面。
歼灭天使玲:…………………………………………
      ……的确是这样……不管怎么想这都不是什么一般的状况……
      如果玲在的话就能帮上大忙,说当然也确实是当然的呢……
      ……看在提妲的面子上,我就乖一点吧。
      那我先听你们说说吧。
提妲:……啊………
艾丝蒂尔:玲……
约修亚:……谢谢啦。
玲:话、话说在前面……只是先听你们说说而已哦?
  在这之后,玲再决定是不是要和你们合作!
(解释)

歼灭天使玲:……原来如此呢~大部分情况我都了解了。
      《影之国》吗……呵呵,还真像说的那样呢。
莉丝:哦……?
约修亚:难道……你发现了些什么吗?
歼灭天使玲:嘿嘿,虽然是明白了,但只是没什么把握就是了……
      不过,听完大佐先生的话之后,我发现了一点。
理查德:我的……?
歼灭天使玲:嗯,虽然玲也被那白光包围住了……
      但大佐先生那时穿的并不是现在的这个黑色军服吧?
理查德:(我都说了我不是大佐了……唉,算了。)
    嗯,那时穿的只是普通的衬衫西裤而已。
歼灭天使玲:呵呵,这我也听你说了……
      那我问你,大佐先生,你是不是非常想穿这件军服呢?
理查德:呃……
歼灭天使玲:嘻嘻……看来猜对了呢。
      羁绊还在,想割舍也很难呢……
      说起来这应该是过去的象征是吧?
理查德:……………………………………
    ……啊,的确是这样。
科洛丝:理查德先生……
尤莉亚:……………………………………
穆拉:……这是当然的嘛。
歼灭天使玲:所以之后,在被这个世界所召唤的时候,大佐的这件衣服就这样出
      现了。
      呵呵,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深意呢?
理查德:……………………………………
    将所想的东西像现实存在的东西一样的实体化吗……
    换句话说,这个《影之国》会按人们所想的来改变。
约修亚:啊……!
奥利维尔:哈哈,这不是出来了嘛……!
乔丝特: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艾丝蒂尔:已、已经反应不过来了!
歼灭天使玲:呵呵,这个很简单的哟。
      之前露茜奥拉也用《福音》让艾丝蒂尔你们看到梦境了吧?
艾丝蒂尔:啊……
雪拉扎德:那个人所期望的梦之世界……
歼灭天使玲:当然,这个世界决不会是梦。
      但是,它却能回应人们的愿望,并将其实体化……
      或者,把我们熟悉的地方进行再造。
      这种过程可说和那次非常相像。
金:我明白了……
亚妮拉丝:的确,这样的话《石碑》和《扉》的运作也就能理解了……
尤莉亚:但、但是……
    我们并没有期待过这种状况啊……
歼灭天使玲:这是当然的啦。
      但是……如果是除了我们这里以外的别的什么人呢?
尤莉亚:啊……
科洛丝:也就是说除了我们之外的某个人在期待着这个世界,同时,也因此改变了这个世界……
    是这样吗。
歼灭天使玲:嘿嘿……总算是对上了呢。
      本来《辉之环》就是能满足人们愿望的至宝。
      而在它消失的现在,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种情况,玲我可不知道,但是……
      那个“某人”到底是谁,基本已经明了了吧?
莉丝:《影之王》……
歼灭天使玲:嗯,而且那个人肯定不是从影之国创建之初就来到这里的。
      创建之初就在的应该是那位女幽灵吧。
      虽然幽灵姐姐从一开始就俯瞰着这个《影之国》……
      但《影之王》将她的力量夺走了,并开始随心所欲的改造起这里。
      之后这个《影之国》就全部按着《影之王》的愿望不断被替换过来……
      ——是不是这样的呢?
提妲:小,小玲真厉害……
艾丝蒂尔:没想到……你竟然能思考到这样的地步呢。
奥利维尔:呵呵……我服了。
     没想到只凭借现在的这点信息就能挖掘到这种地步。
约修亚:玲……你果然是个天才。
歼灭天使玲:唉……就这些的话约修亚你应该也能推断出来的啦。
      难道和艾丝蒂尔呆一起就变笨了吗?
艾丝蒂尔:什、什么~!?
约修亚:哈哈~我想这应该不会。
提妲:嘿嘿……
雪拉扎德:哎呀呀……
歼灭天使玲:但是,总觉得《影之王》也跟玲一样非常喜欢玩游戏呢。
      只有艾丝蒂尔你们的话,好像有点靠不住呢。玲也来帮忙吧。
      啊,算是特例吧?
艾丝蒂尔:啊,嗯~嗯~玲你一定要来帮我们啦。
亚妮拉丝:请多关照~小玲!
歼灭天使玲:呵呵~所以教会的大姐姐。
      我们快点用《方石》去《第五星层》吧。
      因为我们找出了答案,游戏的进程应该会加快的……
      估计《影之王》马上就要出下一张牌了呢。
莉丝:呵……你还真充满自信呢。
   嗯,好啊。正好也没什么别的选项了。
   但是,我估计这次也会跟以前一样,每个星层的终点都会有《恶魔》出现。
   我们先做好充分的准备吧。
歼灭天使玲:唉~,真麻烦呢。
      但是恶魔啊……如果真的有的话还真想见一次呢。
      喂,提妲。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提妲:这、这是不是有点危险呢……
艾丝蒂尔:(呵,还真顽皮呢。不过从这点说起来还真是个小孩子呢。)
约修亚:(嗯,不过真是太好了。)
    (如果能在在一起的期间内好好谈谈今后的事就好了……)
艾丝蒂尔:(嗯……是呢。)
(通过影之迷宫深处的传送点到达光之迷宫2,尽头处)

艾丝蒂尔:啊……!
     看来那个就是这星层的出口了吧。
     好像没什么特别的障碍,我们快点进去吧——
莉丝:……请等一下。
艾丝蒂尔:啊……怎么啦?莉丝?
莉丝:不会错的。这是冥府的味道……
   越来越强烈了……
艾丝蒂尔:什……?!
     ……怎么过来?果然还是通过魔法阵吗!?
莉丝:不是,这次是……
   ——上面!
(出现三只大蜘蛛)

艾丝蒂尔:什,什,什么……!
约修亚:蜘蛛吗……?
科洛丝:唔……女神啊……
莉丝:恶梦的编织者,吞噬迷宫中迷茫的灵魂。绝对恐惧的三姐妹。
   圣典上所记载七十七恶魔之眷属,《暴食》的亚露克妮!
艾丝蒂尔:这种充满灾祸的感觉……看来那真是真正的恶魔啊。
     既然这样我们也得有觉悟,把它们一口气打飞吧!
莉丝:嗯……!
(战斗结束)

艾丝蒂尔:哈啊、哈啊……
     最后那个到底算什么嘛……这不是犯规嘛!?
莉丝:那个是《基古玛》……那三姐妹的母亲吧。
   但是……总算把它击败了。
(出现白色的封印石)

莉丝:啊……
艾丝蒂尔:这,这是……!?
得到封印石。
艾丝蒂尔:又是封印石吗……
     我还以为玲的那个封印石是最后的一个了呢……
莉丝:…………………………………………
   ……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说不定这个不一样呢。
   拿在手上的时候,一点也感觉不到温暖……
艾丝蒂尔:咦……
     难道这是种不祥的征兆吗?
莉丝:不是,要怎么说呢,应该是有种冰凉清澈的感觉吧。
   一定要说的话,应该就是像女神那样的神圣……
男人的声音:哼哼……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敏锐嘛。
(黑骑士出现)

约修亚:啊……
艾丝蒂尔:咦……!?
莉丝:黑骑士……还是顽固的出现了吗。
黑骑士:呵呵,那位神父现在还不省人事吗?
    如果除了《异端制裁者》外没人能使用《圣痕》的力量的话……
    呵呵……怎么说都不会平安无事吧。
莉丝:………………………………
黑骑士:不过,本来以为你们还得多花点功夫才能来到这里的……
    看来最后的棋子,稍微有点出乎规格之外呢。
艾丝蒂尔:最后的棋子……是指玲吗。
黑骑士:哼哼,都是因为那棋子,把我的出场时间提前了不少了呢。
    真不愧是开『茶会』的主人呢。
艾丝蒂尔:……竟然连这种事………
黑骑士:接下来……我来把任务完成吧。
    那块石头,你们就想成是作为你们收集齐了棋子的奖励好了。
    被封印住的并不是棋子,而只是规则本一样的东西。
艾丝蒂尔:规则本……
莉丝:为了能对等的进行游戏,所定下的规则……
   也就是说,终于有心堂堂正正地对决了吗?
黑骑士:呵呵,这就要看你们了。
    一言以蔽之……
    在下一个棋盘里,你们所有人都要直接面对『试练』吧。
(黑骑士脚下出现法阵)

莉丝:……又……!
艾丝蒂尔:请,请等一下!
     『试练』……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黑骑士:哼哼……各种各样必须经历过的『试练』……
    我也是其中之一。
艾丝蒂尔:咦……
约修亚:………………………………
黑骑士:你们究竟能不能通过呢……
    呵呵,我倒是很期待的哦。
(黑骑士消失)

艾丝蒂尔:啊……
     …………………………………………
莉丝:…………走了呢。
   真是的……还真够耐人寻味的。
艾丝蒂尔:嗯……虽然的确是这样……
约修亚:……………………………………
莉丝:艾丝蒂尔……?
艾丝蒂尔:啊,哦,没什么啦。
     说起来又有新的封印石入手了呢……
     现在看来最好先快点回据点把这个解封吧。
莉丝:嗯,的确是这样
   规则本……到底是什么含义呢。
(回据点,解封)

艾丝蒂尔:的确,从散发出来的光来看,这次的这块完全不同呢……
约修亚:嗯……到底谁会出现呢。
科洛丝:………………………………
艾丝蒂尔:科洛丝?
约修亚:怎么了?
科洛丝:呵呵……
    ……那光………不知怎么的总有种熟悉的感觉呢……
艾丝蒂尔:咦……

呵呵……
这是当然的嘛。

(女性的灵体出现)

莉丝:啊……
艾丝蒂尔:啊!?
约修亚:这位女性是……!?
女性灵魂:……………………………………
     ——看来终于能直接和你们说话了呢。
     呵呵……到底是隔了几百年了呢?
尤利亚:殿、殿下……不是……
科洛丝:……难道……你就是……
女性灵魂:呵呵……初次见面,我的后裔啊。
     还有,你们好。来到我庭院的客人们。
     ——我的名字是赛蕾丝特。
     赛蕾丝特·D·奥赛蕾丝。


最后更新: May 29, 2021 23:13:35
创建日期: February 18, 2021 00:2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