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乐园的少女』

超越善恶生死之处
我曾淡然走过。
无所谓幸与不幸。亦无所谓喜乐伤悲。
交错的白与黑使我支离破碎,交织的天与地使我受尽折磨。
我变得污秽不堪。
从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
我不属于任何地方。
我亦从不曾行走。

只是,世界在旋转。

1.乐园
声音:请问要点几号?
声音:15号。
声音:明白了。
声音:『铃』,你要好好表现哦。千万别让客人失望。
那是,被称为《乐园》之所在。
服务客人的店应该是有名字的。
然而,我们从不曾得知。
当然,我们并不知晓乐园究竟在何方,
也不知晓我们究竟所做何事。
甚至也不知晓,我们为何身在此处。

Placeholder

声音:早安。
???:……………………
声音:早安,15号。
玲:…………??

少年:啊,终于起来了啊……
玲:…………『克洛斯』。

克洛斯:呵呵……
克洛斯:欢迎来到乐园,『玲』。
…………欢迎来到《乐园》。
克洛斯:玲,我要去工作了喔。又被点到了。

玲:克洛斯,又要工作了吗??

克洛斯:没关系的哟,玲。马上就会再见面。
克洛斯:在那之前,你可要乖乖的听话哦?
叫克洛斯的这名少年,像平常一样
去忙他的工作了。
在我所不知道的地方,他那凄惨的工作
似乎在日复一日地重复着。
不,其它的孩子们也都是如此。
在我所不知道的地方,
孩子们都在工作着。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工作。
没错,自从我来到这里,从来都没有接到过工作。

Placeholder

眼看别的孩子在逐渐衰弱、消瘦下去,
只有我一个人吃着美味可口的食物,
每天只需和玩偶玩耍即可。
只有我一个人,是特别的。
……克洛斯他,叫我“公主”。
少女:早安,玲。今天天气很变不错呢。不过通风很差
少女:有点闷,把窗户打开吧!?
这个精神饱满的孩子叫作艾挞。
她总是笑嘻嘻的,而且喜欢好奇心旺盛地在房间里到处跑来跑去,
因此总惹克洛斯生气。
艾挞:呐,玲。我们一起玩吧?我也好想玩人偶游戏呢
艾挞:~。
玲:我是无所谓啦,但是艾挞,你的工作呢?今天没穿
玲:那种奇怪的洋装,真的不要紧吗?
艾挞:因为今天是休息日啊,因为有克洛斯在工作嘛。
艾挞:呵呵,这几天他被点名的次数增多了哦。是因为
艾挞:他比较符合社会的需要吗??
艾挞是个有些随性的女孩子。
有时候,
她喜欢笑着讲一些冷笑话。

Placeholder

爱婕是个老成的可怜女孩。
所以常常被大叔们点名。

但爱婕从不把自己的感情表露在脸上。
而且总是能出色地完成自己的工作。
玲:爱婕,你不讨厌自己工作吗?非常痛的吧?

爱婕:……我没关系的。玲不用在意这些。
爱婕:其实有不少技巧的,掌握了的话其实也很简单的
爱婕:哦。
爱婕:玲不用担心这种事情的。因为玲一直都很幸福。

玲:…………嗯。

爱婕:这样对我来说就足够了。因为,只要玲觉得幸福
爱婕:的话,我也会很幸福的。

Placeholder

喀特尔总是遭到别人的欺负和殴打。
这个小男孩,因为身材十分瘦小,
总是被人当成玩偶一样玩弄。
玲:呐,喀特尔,喀特尔!你是不是又挨打了??

喀特尔:嗯,嗯……我也不知道……
喀特尔:他们都说只是玩一个新游戏啊。所以我也不明
喀特尔:白……?
玲:………………………………

喀特尔:啊,我没关系的啦。玲,我没事的。真的没事
喀特尔:哦。
喀特尔:这已经是很平常的事了,我已经不会痛了哟。
喀特尔:只要有玲在的话就完全没事了。
喀特尔
总是在看不见的地方流着血。
那便是,诅咒的一种吧。
美丽的人所流的血,一定也会很美丽。

Placeholder

克洛斯:我回来了哦,玲。这次稍微有点久了。
最后是克洛斯。
他就是我们的领导。

Placeholder

克洛斯、艾挞、爱婕、喀特尔,
然后,还有我……
我们都是同住在一个房间里的,
无可替代的伙伴们……
似乎除了我们,还有着别的孩子在这里工作。
不过这对于我来说无所谓。

我们五个人一起住在乐园里。

2.公主
玲:呐,克洛斯。其它人呢??
玲:为什么房间里只有玲跟克洛斯在呢??

Placeholder

克洛斯:哈哈,你在说什么啊,玲。
克洛斯:这里一直就只有我们两人住啊。只有我们两人
克洛斯:住在这里而已哦。

玲:……是,是吗……

克洛斯:是啊。这里一开始就是只有我们两人的世界。
到后来我才发现,将其它人藏起来的
正是克洛斯。
他是故意欺骗我的吗?
还是说,这里发生了一些不能让我知道的事呢??
我发现,克洛斯总是试图混淆我的视线,
好让我什么也注意不到。
艾挞:玲,我来教你一句很好用的话。叫做『是的,我
艾挞:很乐意』。
艾挞:这样的话就气氛就会十分和谐哦。『是的,我很
艾挞:乐意』,『是的,我很乐意』。?
艾挞:不管你被要求干什么,都要记得说『是的,我很
艾挞:乐意』,这样大家都会很开心的哦。
艾挞:啊,很奇怪吧?是啊,虽然开心的人只有客人而
艾挞:已。
爱婕:我也来教你一个技巧吧,是个非常棒的方法哦。
爱婕:那个,试着想像一下此时对方的感觉。比如“一
爱婕:定很舒服吧”“刚才感觉到了吧”之类的。
爱婕:虽然疼痛还是无法避免的,不过会变得不是令人
爱婕:十分讨厌哦。
爱婕:光是勉强自己是不行的。一定要认真考虑一下怎
爱婕:样才能使客人尽兴。
喀特尔:那,我、我也……
喀特尔:那个啊,绝对不可以哭着说『对不起』哦。
喀特尔:因为说了『对不起』的话,只会被揍得更厉害
喀特尔:的。
喀特尔:即使再痛再难过也不能哭。因为就算你怎么说
喀特尔:『对不起』,也不会被原谅的。
玲:大家,谢谢你们。不过玲觉得,玲用不着这些哦。
玲:因为玲都接不到工作的.?
玲:玲一直都在这里抱着玩偶。玲一直都在这里哦。
克洛斯:没错,玲。
克洛斯:因为你是我们的公主啊,是十分十分重要的人
克洛斯:哦。
我们大家会保护你的。
所以玲,你什么都不需要看哦。
『玲』

3.游戏
克洛斯:玲,你在干什么??

玲:是在画画哦。
玲:你看,这是怪兽。是把玲和大家关在这里的怪兽
玲:哦。
玲:金色的眼睛,黑色的鳞片。嘴巴被那些被它吃掉的
玲:人的血染红了。

克洛斯:那是罪恶的颜色吗?真不错哦。

玲:不过它的肚子一定要是全白的。不然的话,就分不
玲:出来哪边是前面了嘛。

克洛斯:哈哈,是啊。肚子一定要是白的。

玲:………………?
玲:呐,克洛斯。.其它人呢?大家都去工作了吗??

克洛斯:……玲。
克洛斯:这里一直就只有我们俩而已啊。

玲:……是,是这样的吗……

克洛斯:是这样的哦,这里是我们两个的世界哦。
克洛斯:只有我们两人。来吧,来画画吧。
克洛斯:我们接下来画个公主吧!?
尽管克洛斯擅长隐瞒,
但是我还是知道了一些事情。
克洛斯他,好像已经很累了。
这也是因为“大家”都不在了的缘故吗??
克洛斯一个人接下了所有的工作。
然后克洛斯也开始,渐渐地、渐渐地,消失了。
克洛斯:玲,我帮你洗个澡怎么样?因为今天,你身上
克洛斯:弄得很脏呢。

玲:真是谢谢了哦。克洛斯真是温柔呢。

克洛斯:……玲。
克洛斯:对不起,玲。这全都怪我。
克洛斯:明明说过要保护你的……

玲:克洛斯?……怎么了?你的脸色这么差。

克洛斯:没什么。什么也没有。

玲:…………克洛斯??

克洛斯:不是说了没什么的吗!

玲:…………克洛斯……

克洛斯:是你的错,全部都是你的错。
克洛斯:明明立刻就杀了别的人,为什么只让我一个人
克洛斯:活下来了。
克洛斯:是你的错。因为你没杀了我。
克洛斯:是你的错。因为你没杀了我。
克洛斯:是你的错。因为你没杀了我。
我,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

4.玲
之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来了。
因为,已经没有人在了。
因为,已经没有能代替我出去的孩子了。
所以我必须要去工作了。
……我第一次,来到了外面。
支配者:玲,看你的了。千万别让客人失望啊。

玲:………………………………

支配者:怎么了,玲?像平时一样去做啊。

玲:………………………………

客人:喂,这和说的不一样嘛。不是说15号是特别的
客人:吗??
支配者:真奇怪。这孩子平时很听话的啊。
支配者:无论客人想怎么做都能让他们尽兴的极品天使
支配者:哦。
支配者:好了,玲。先去向客人问个好,就像平时那
支配者:样。
支配者:今天要做哪一个?可爱的人偶还是酷男孩?

玲:……不是,我。

支配者:哎……??

玲:不是,我。
玲:不是,我。
玲:不是我不是我!
玲:那些都不是我!
玲:都不是我!!!
有个人在说着什么。我一如往日般堵住了耳朵。
有个人在做着什么。我一如往日般闭上了双眼。
我就像往常一样。
我就像往常一样。
我一如往日般,出去工作。

Placeholder

啊啊,这是生命之水。
克洛斯说过的。
它能让濒临死亡的人再次焕发精神。
这就是,他们经常让克洛斯喝的。
有种特别甜的,糖浆一样的味道……
支配者:过来,玲。今天又有很多糖浆哦。
支配者:慢慢地喝。慢慢地,就是这样。别洒出来了
支配者:哦。
支配者:慢慢地喝吧。
支配者:……那么,慢用。
支配者离开的时候,他的头似乎微微偏了一下。
是因为他年纪大了呢,还是想掩饰些什么呢??
…………啊啊,药开始起效了。
客人:来,小玲玲。我们坐下来谈吧。

玲:是的,我很乐意。

Placeholder

客人:嗯嗯,回答得不错哦。
是的,我很乐意。
是的,我很乐意。
是的,我很乐意。是的,我很乐意。
是的,我很乐意。是的,我很乐意。
是的,我很乐意。是的,我很乐意。
早安,玲。今天天气很变不错呢。不过通风很差有点闷,把窗户打开吧!呐,玲。我们一起玩吧?我也好想玩人偶游戏呢~。因为今天是休息日啊,因为有克洛斯在工作嘛。呵呵,这几天他被点名的次数增多了哦。是因为他比较符合社会的需要吗?玲,我来教你一句很好用的话。叫做『是的,我很乐意』。这样的话就气氛就会十分和谐哦。『是的,我很乐意』,『是的,我很乐意』。不管你被要求干什么,都要记得说『是的,我很乐意』,这样大家都会很开心的哦。啊,很奇怪吧?是啊,虽然开心的人只有客人而已。我们大家会保护你的。所以玲,你什么都不需要看哦。
『玲』
我没关系的。玲不用在意这些。其实有不少技巧的,掌握了的话其实也很简单的哦。玲不用担心这种事情的。因为玲一直都很幸福。这样对我来说就足够了。因为,只要玲觉得幸福的话,我也会很幸福的。我也来教你一个技巧吧,是个非常棒的方法哦。那个,试着想像一下此时对方的感觉。比如“一定很舒服吧”“刚才感觉到了吧”之类的。虽然疼痛还是无法避免的,不过会变得不是令人十分讨厌哦。光是勉强自己是不行的。一定要认真考虑一下怎样才能使客人尽兴。我们大家会保护你的。所以玲,你什么都不需要看哦。
『玲』
嗯,嗯……我也不知道……他们都说只是玩一个新游戏啊。所以我也不明白……啊,我没关系的啦。玲,我没事的。真的没事哦。这已经是很平常的事了,我已经不会痛了哟。只要有玲在的话就完全没事了。那,我、我也……那个啊,绝对不可以哭着说『对不起』哦。因为说了『对不起』的话,只会被揍得更厉害的。即使再痛再难过也不能哭。因为就算你怎么说『对不起』,也不会被原谅的。我们大家会保护你的。所以玲,你什么都不需要看哦。
『玲』
玲,你在干什么?那是罪恶的颜色吗?真不错哦。哈哈,是啊。肚子一定要是白的。……玲。这里一直就只有我们俩而已啊。是这样的哦,这里是我们两个的世界哦。只有我们两人。来吧,来画画吧。……………………不是说了没什么的吗!…………是你的错。是你的错。全部都是你的错。明明立刻就杀了别的人,为什么只让我一个人活下来了。是你的错。因为你没杀了我。是你的错。因为你没杀了我。是你的错。因为你没杀了我。我,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

Placeholder

『玲』
玲:大家,都不见了呢。

Placeholder

银发青年:这是……
银发青年:……这群垃圾。

黑发少年:……就算是变成了这样,人也还能继续活着
黑发少年:吗……?
黑发少年:…………这样,也算是活着吗……??

银发青年:……………………………………
银发青年:……这些交叉着的伤痕。这应该是她自己划
银发青年:的吧。
银发青年:恐怕只有这样,她才能保存自我吧。

Placeholder

黑发少年:…………………………………………
黑发少年:……即使必须要忍受这样的痛苦和折磨,也
黑发少年:想活下去吗……
黑发少年:(这是,活着的人类……)
黑发少年:……莱维,我想看看这个孩子真正活着的样
黑发少年:子。
黑发少年:我能把她带回《结社》吗?

Placeholder

5.梦的延续
玲很强。
约修亚有一天这么说。
…………那是我从不知晓的话语。
玲很强。
是的。玲很强。
玲很强。玲很强。
玲很强。玲很强。
玲很强。玲是很强的!
候补执行者『玲』
比任何人都要强。
然后,不知何时,
约修亚消失了。
又像从前那样,世界又开始旋转了。

玲:啊……约修亚真是的,到底去哪了呢?
玲:虽说是去工作了,可是怎么会去这么长时间呢。
玲:玲难得正式成为了『执行者』了说……
玲:而且……还想要把《帕蒂尔·玛蒂尔》(爸爸和妈
玲:妈)给他看的说……
玲:…………………………………………
玲:……呵呵,不过没关系的。
玲:约修亚的话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玲:回来后……会把那些有趣的传说故事讲给玲听哦。
玲:是啊…………只要他想回来,什么时候都可以的
玲:………

Placeholder

婴儿:……哇,哇…………
婴儿:哇哇!哇哇!?

玲:…………婴儿?
玲:呵呵,真可爱呢……
玲:……真的,很漂亮啊。
……那是全新的生命。
纯白、纯粹,那是无上美丽的存在。

那个孩子一定是个正直的孩子吧。
一定会被健健康康地抚养长大,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吧。
虽然对我来说不可能了。
对我来说,已经不可能了。
不知名的婴儿啊,
请你一定要幸福。

Placeholder

玲:………………………………………………
玲:………………………………………………为……
玲:什么…………??
面熟的男人:真可爱,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哦。
面熟的男人:呵呵~乖,乖……

面熟的女人:嗯,虽然在前一个孩子身上发生了那种事
面熟的女人:情……
面熟的女人:但是真是太好了。空之女神还是没有抛弃
面熟的女人:我们啊。

面熟的男人:喂,不是说好了不再提那件事的吗?
面熟的男人:以前的事就忘了吧。

面熟的女人:嗯……虽然很伤心,不过那样做也是为了
面熟的女人:那孩子好啊。

婴儿:哇,哇……

面熟的女人:啊,乖,乖孩子哦~。

Placeholder

『玲』
变得污秽的孩子们。
往昔之事。
发生那种事之前的孩子。
是这样的,吗。
玲面熟的女人:原来面熟的女人:是这样的啊。
从一开始就是。
玲是
玲是
玲是
玲是面熟的女人:母面熟的女人:亲面熟的女人:所面熟的女人:生面熟的女人:的。

青年的声音:……玲。

玲:……啊…………
玲:……莱维…………

剑帝莱维:…………………………………………
剑帝莱维:我们『执行者』拥有完全的行动自主权。?
剑帝莱维:想怎么处置那两个人都可以……随你便了。
剑帝莱维:虽然,我怀疑他们是否有我们动手的价值
剑帝莱维:……

Placeholder

超越善恶生死之处
我曾淡然走过。
无所谓幸与不幸。亦无所谓喜乐伤悲。
交错的白与黑使我支离破碎,交织的天与地使我受尽折磨。
我变得污秽不堪。
从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
我不属于任何地方。
我亦从不曾行走。

只是,世界在旋转。
于我所不知晓的某处,只有世界在旋转……
那么——便已足够。
世界无论何时,
都是为我而转动着。
所以……
我无所可哀泣之事。

玲:……呵呵…………
玲:呵呵……我才不管那些假爸爸假妈妈呢。
玲:因为,我还有真正的爸爸妈妈。

Placeholder

玲:……啊……………………
玲:……好冷…………
玲:………………………………………………
玲:谢谢你,《帕蒂尔·玛蒂尔》(爸爸和妈妈)。
玲:是啊,这也不错。真的不错呢。
玲:玲一直都很幸福。一直都很快乐。
玲:因为,铃是……
世界并不是
以玲为中心旋转着的。
它也不是
为了配合玲而改变着的。
呵呵,这不是肯定的事吗。
因为,我喜欢玲哦。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玲,你要用自己的心
去感受,去判断。
玲:……………………………………
玲:……天,差不多快亮了呢。
玲:我们走吧,《帕蒂尔·玛蒂尔》。
玲:目的地是库罗斯贝尔……
玲:等升到高空了就切换成飞翔模式吧。

Episode『乐园的少女』~Fin~


最后更新: May 22, 2022 20:08:34
创建日期: March 25, 2021 06:01:29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