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碧之轨迹 - 剧情简介

故事背景

克洛斯贝尔自治州 ──
在埃雷波尼亚帝国与卡尔瓦德共和国之间夹缝求生,一路发展成大陆上屈指可数的贸易、金融都市的这个自治州,因为某个狂热宗教团体引发的事件而面临危机。
这起事件连黑帮的斗争也牵涉其中,并且在警备队受到神秘药物「睿智」操纵下一度陷入绝望的状况,但却在警方设立的「特务支援课」等人的活跃下平安解决,恢复了和平。和教团与黑帮勾结的帝国派、共和国派议员也遭到肃清。然而,原以为克洛斯贝尔在新市长上任后将可迎接光明的未来,孰料这在动荡不安的塞姆利亚大陆上,只不过是一时的安宁罢了。

来自帝国和共和国的干涉与压力越来越强,足以吞噬整个大陆的动乱征兆也若隐若现。
再加上最强的猎兵团「赤色星座」、东方系帮派组织「黑月」,以及神秘的组织「噬身之蛇」也在此暗中活跃。
所有导火线都集中至克洛斯贝尔。值此同时,能追溯至太古时代的真相,以及尚未解开的各种谜团,如今都将在此逐一解开。

这是献给所有想要跨越「障壁」的所有人的──关于如何「活在同一个时代」的故事。

剧情简介

序章 「D之残影」

《D∴G教团》最后的干部祭司约亚西姆所引发的《教团事件》之后过了几个月。

罗伊德的身影,出现在位于共和国西侧的教团设施《阿勒泰尔·据点》。

这是由于接到消息说教团事件后逃逸的《D∴G教团》最后信徒阿奈斯特,强行掳走失势的哈尔特曼并来到此处。罗伊德准备与警备队与游击士协会一同展开拘捕行动。

罗伊德和警备队员诺艾儿和游击士亚里欧斯、搜查一课的达德利一同将阿奈斯特逼至走投无路,并得知对方正运用地脉的力量,试图达到连约亚西姆都未能达到的《睿智》境界。

阿奈斯特借由红色的《真知睿智》魔人化,但却出现和约亚西姆同样的失控征兆。罗伊德对他呼喊艾莉之名,并唤醒他本来心中的志向,成功使其恢复清醒。这时,星杯骑士团的神父凯文现身,让阿奈斯特得以平安解除魔人化。

顺利解决由《D∴G教团》的余党所引发的事件后,罗伊德踏上归途,然而他的内心却不平静。

鲁巴彻商会崩解所带来的权力结构的变化以及政权交替,还有将于近日举办的西塞姆利亚通商会议——

和平显然尚未完全降临克洛斯贝尔。因为,足以再次掀起腥风血雨的种种潜在因素已然成熟。

第1章 「预兆~崭新的每一日」

迎接准成员诺艾儿与瓦奇加入,而琪雅也逐渐开始融入主日学校,特务支援课有了崭新的开始。在迪塔新市长的安排下,他们获配了专用导力车,士气十分高昂。

获得导力车后,支援课得以高效率地完成广域的支援请求。他们一边见证决定离开旧市街的瓦奇与瓦鲁多进行最后一场认真对决,一边穿梭于各地回应人们的委托。

作为该业务的一环,一行人于调查废矿山中发生的奇怪现象之际,坑道入口遭人堵上,加上又于坑道深处遭遇从未见过的神秘大型魔兽,面临了千钧一发的危机。幸好在暂时回归警备队的兰迪出手相助下,总算逃过一劫。

然而回到支援课的兰迪,还有某个宿命正等待著他。兰迪过去隶属的最强的猎兵团《红色星座》来到克洛斯贝尔——并告知兰迪父亲的逝世以及要求他继承《斗神》之名……

原以为已斩断的过去再度对自己伸出可恨的魔掌,兰迪面对这一切,发出冲天怒吼。不过,正秘密潜入克洛斯贝尔的某个集团,却仿佛连这段命运都要嘲笑般地观望著这一切。

他们是名为结社《噬身之蛇》——过去曾导致利贝尔王国陷入混乱,充满谜团的集团。

第2章 「西塞姆利亚通商会议」

各国首脑于克洛斯贝尔的《兰花塔》齐聚一堂,召开西塞姆利亚通商会议。

因为《红色星座》进入克洛斯贝尔和《结社》的影子等诸般危险动静此起彼落,会议进行期间内警察严加戒备,而特务支援课也因应需求负责后援。

在这种状况下,兰迪被《红色星座》传唤,而共和国政府与东方黑社会组织《黑月》签署了某种合约。甚至连《结社》都在导力网路上蠢蠢欲动。通商会议近在眼前,而各种事端的火种却丝毫未见平息。

由圣乌尔斯拉医科大学进行的《真知睿智》分析也总算告一段落,但除了解除人类脑部的限制器之外——特别是红色版本的魔人化作用等部分,已超出生物化学的范畴,未能厘清。

罗伊德等人察觉了危险的气息,在这状况下接受了利贝尔王国王储克萝蒂雅的招待。

受到招待而搭上利贝尔王国高速巡洋舰《埃尔赛尤号》的罗伊德等人,被克萝蒂雅以及帝国皇子奥利巴特等人告知,会议已被恐怖分子盯上,并且基于曾与艾丝蒂尔等人并肩作战之缘,他们信任特务支援课。

此外,约纳也告知众人导力网路上出现了非同小可的骇客一事。一行人与达德利一同前往地下区域,却落入了该名骇客的陷阱。千钧一发之际,幸亏提早归国的缇欧出手相助而保住了性命……

——就这样,新旧特务支援课的成员,于此全员到齐了。

接著,到了通商会议当天——特务支援课参与兰花塔的警备工作,心中期盼著各大国谋略在台面下暗潮汹涌的会议能平安落幕。

然而,兰花塔的维安系统却受到突如其来的不明骇客入侵而丧失作用,在这种状况下,警察与警备队将无法抵御恐怖分子袭击。

不过,恐怖分子的计划却未能实现。袭击者们被分别听命于两大国的《红色星座》与《黑月》排除了……

两大国首脑利用恐怖分子袭击之事端,指责克洛斯贝尔维安防恐能力有缺失,并宣称其作为独立行政机关毫无意义,意图将不合理的干涉内政合理化——而会议就在持反对意见的迪塔市长疾呼《克洛斯贝尔独立宣言》之下落幕了。

间章 「短暂的休息」

通商会议迎来意料之外结局的两周后。

迪塔的主张引来众多市民共鸣的情形之下,懊悔身为警官却未能善尽职责的罗伊德等人受玛利亚贝尔邀请,前往游憩区米修拉姆调养身心。

在游乐园米修拉姆·奇幻乐园和湖水浴场歇息,让罗伊德与伙伴得以从艰辛现实中解放,同时也加深了他们之间的羁绊。而另一方面,和特务支援课一起受邀的莉夏向罗伊德吐露了自己在必须继承『家业』的宿命和想在《彩虹》跳舞的念头间迷惘,而迪塔于晚宴中再次谈论了自己的正义与克洛斯贝尔独立的意义。

在这样悠闲的日子的某个夜里,琪雅突然像是被堪称米修拉姆。奇幻乐园象征的《镜之城》吸引过去一般,失去了踪影。罗伊德等人追著她,却在寻找过程中遇上了身为《结社》No.0《执行者》的《小丑》坎佩尼拉。

虽然再度认知到阴影尚在此地持续蠢动,一行人却搭上回程的船。

在归途当中,得到与琪雅两人独处机会的玛利亚贝尔,向她表示自己有办法解决她心中的烦恼…

第3章 「胎动~众兽的狂欢节」

调查是否独立的公民投票,以及彩虹代表作《金之太阳、银之月》翻新公演的日期逐渐接近,克洛斯贝尔内充满一股沸沸扬扬的热烈气氛。

在这状况下,特务支援课于调查在郊外各处目击到的,被称为《幻兽》的不可思议魔兽过程中,发现了某个东西。那是流传在七耀教会的经外文献中——并且作为《真知睿智》的原料而闻名的神秘蓝花《灵智之草》。

处于谜团一个接著一个的状况下,罗伊德为了搜集情报而拜访约鲁古老先生。然而,约鲁古老先生却只透露,他虽然曾是《结社》的关系者,但仅不过是个技术人员,因此关于克洛斯贝尔内进行的《幻焰计划》详细内容他并不清楚。以及《结社》与《D∴G教团》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关联两点而已。

眼看谜团越滚越大,罗伊德等人紧接著又遇上了为追求力量而被《真知睿智》化为《魔人》的瓦鲁多所引起的一起列车脱轨事故。

与罗伊德等人的战斗结束后,瓦鲁多消失在树海之中。为了找寻瓦鲁多的去向,一行人前往旧市区打听,但却无法获得有用的情报。

之后,追寻著行踪不明的游击士的求救信号,特务支援课踏入了艾鲁姆湖南岸一处《灵智之草》盛开的湿地。他们与同样在调查湿地异常的《银》一起——在那深处遇上了《结社》干部《蛇之使徒》雅里安洛德与诺华提斯。他们似乎为了某种企图来到此处,并正在观测些什么的样子。

特务支援课屈服于雅里安洛德那超越人类理解范围的战斗力,而《银》也因为面具被破坏而暴露出莉夏·毛的真面目。《结社》达成在湿地目的后销声匿迹,莉夏也表示要回《彩虹》而先走一步,只有特务支援课被留在当场。

这时,《红色星座》突然间从其据点消失,并向在郊外巡逻的警备队发动奇袭,接著犯下了占领矿山镇玛因兹的暴行。兰迪打算亲自解决自己人犯下的事件,手执猎兵时代的武器独自离开特务支援课,抱持著一决死战的觉悟孤身迎战。

罗伊德——特务支援课的伙伴们当然无法对这样的兰迪坐视不理。罗伊德接受了兰迪胸中默默抱持的阴影,使兰迪决心回到伙伴的身边。

然而,他们从被解放的矿山镇玛因兹望见的,却是克洛斯贝尔市陷入熊熊战火之中的光景。

第4章 「命运未卜的克洛斯贝尔」

《红色星座》在郊外的诱敌作战奏效,其主力部队将克洛斯贝尔的市街蹂躏殆尽,重要设施无一幸免均遭破坏。除了下手炸毁ⅠBC大楼及警察总部,并在曹逼问「现在雇主是谁」之际不予回答外,甚至还击败了《黑月》。终于,他们与《结社》的成员及袭击旧市街的瓦鲁多一起,搭乘具匿踪性能的飞行船,消失在为火光照耀的夜空之中。

特务支援课正为复兴伤痕累累的克洛斯贝尔而奔走,而诺艾儿决心要回归战力不足的警备队。最后,连瓦奇也不知去向。

于诺艾儿离去2天后实施的公民投票之后过了一周。以压倒性的赞成票为背景,迪塔高声宣言成立《克洛斯贝尔独立国》,并自称总统。他就任后旋即冻结了IBC的外国资产,并将警备队与警察重新编组为《国防军》,开始施行强权政治。

面对这一连串未免显得太过顺利的动向,罗伊德和两大国的谍报员一样,怀疑包含《红色星座》发动的攻击在内,所有事件都是从一开始就设计好的。

在这状况下,辞去游击士成为「国防长官」的亚里欧斯突然将琪雅带往米修拉姆·奇幻乐园。而追著他们的一行人目睹了米修拉姆·奇幻乐园的《镜之城》发出诡异的光芒,其内部也化为高阶属性作用的异空间。

然后琪雅就端坐于《镜之城》最身处的某个装置,并且听命于身旁的的亚里欧斯与玛利亚贝尔。

玛利亚贝尔表示自己基于库罗伊斯家原本的使命让《零之至宝》琪雅觉醒;克洛斯贝尔的都市系统由魔导科学术式所组成;并且指出琪雅是出自本人的意志来到此地。

即便如此,罗伊德等人依旧打算夺回琪雅。然而抵抗也是徒劳,特务支援课被《风之剑圣》的剑技挡下,并遭到肩负国防士兵使命的诺艾儿逮捕。

力量获得解放的琪雅以兰花塔为中心展开结界,将克洛斯贝尔市笼罩在其中。此外,还赋予《结社》带来的《神机》力量,连试图介入克洛斯贝尔的帝国·共和国两军都遭毁灭。至于帝国的加雷利亚要塞更是整个空间遭到消灭,甚至不留一丝残骸。

在《至宝》力量之下,迪塔成了无敌的国家指导者,他在兰花塔的塔顶仰天狂笑,那个笑声响彻了世界……

断章 「跨越虚幻的乐土」

得到《至宝》之力,全面击退两大国介入的迪塔呼吁设立《大陆诸国联盟》,企图打造世界的新秩序。

而这个冲击也对他国的国内情势有所影响。在帝国,宰相奥斯本遭受枪击倒地;而共和国则陷入恐怖攻击频传与经济恐慌的混乱状态。《结社》本来预定在《至宝》觉醒的时间点就撤离,但却留在克洛斯贝尔,打算见证事态的发展。

另一方面,被国防军逮捕后,与伙伴分开并身陷牢狱的罗伊德,面对眼前过于高大的《障壁》,眼看即将失去自信。然而,于同个牢房中重逢的加尔西亚却对他说道:「要是令兄盖的话,即使是这种状况也不会轻言放弃吧。」,因而使他决心要抵抗到底,与过去曾敌对的加尔西亚一起越狱成功。

与加尔西亚分道扬镳后,于森林中独自徘徊的罗伊德,终于与表明自己《神狼》身分的赛特、以及报上星杯骑士团的守护骑士名号的瓦奇重逢。从他们口中,罗伊德得知琪雅的真正身分以及库罗伊斯家的野心的实情。

琪雅是由尝试再现《幻之至宝》库罗伊斯家所生成的《零之至宝》,就连《D∴G教团》也仅不过是被该计划所利用的傀儡罢了——

不过,即使知道这层真相,对罗伊德来说琪雅依旧是琪雅,这点没有改变。为与分散各地的伙伴们会合,并果断潜入克洛斯贝尔市,罗伊德搭上瓦奇驶的特殊作战艇《梅尔卡巴》全速前进……

终章 「即使如此,我们仍是……」

罗伊德与瓦奇和赛特一起,与分散各地的伙伴们会合。

被软禁于圣乌尔斯拉医科大学的缇欧、胸怀「想回去彩虹」想法而和黑月一起迎战《红色星座》的莉夏、和不服从当前体制警备队员一起从事反抗军活动的兰迪、在伙伴间的情谊和军人应负的责任间摇摆不定的诺艾儿,以及和麦克道尔议长一起被幽禁在米修拉姆迎宾馆的艾莉——

成功与原本的伙伴再度携手的罗伊德得知,要解除阻碍入侵克洛斯贝尔市的结界,必须停下由《结社》的雅里安洛德以及坎佩尼拉看守的《钟》。

往两座钟前进的罗伊德等人,拚上全力对付雅里安洛德以及坎佩尼拉这两个超乎人类理解的强大敌人——然后,历经一番死斗后,终于跨越了《障壁》。

结界解除后,得到星杯骑士团和黑月、以及反抗军和赛特率领的狼们的协助,罗伊德等人成功攻入市内,并计划与结界内剩余警力会合。

在市内与赛尔盖课长及达德利会合后,从他们那得知暗中行动的警察为打垮迪塔的支配,正计划著攻打兰花塔。此外,在市内也与雷克多及雾香重逢了。他们告诉罗伊德,一连串的事件怎么看都不像是迪塔一人所为,背后极可能另有黑手,以及愿意协助攻打兰花塔的想法。

负责攻坚的罗伊德等人即使遭到兰花塔内隐藏的巨大魔导科学结构压制,仍然抵达了屋顶上,与操纵一架《神机》的迪塔进行对峙。

迪塔表明自己的暴举全都是为了形式上的正义。他驱策《神机》,以他口中的正义之名攻了过来并扬言著要藉这一战厘清迪塔的正义与罗伊德等人的正义究竟孰是孰非。

一番激战之后,迪塔操纵的《神机》能源供给突然间被中断了。诺华提斯出现在狼狈的迪塔面前,告诉他这是和玛利亚贝尔的约定并迳自将《神机》带走。迪塔自觉遭到背叛而激愤不已,此时透过影像通讯出现在他眼前的,是玛利亚贝尔以及勾勒出这计划所有脚本的伊安律师——

——一切都是为了2人推行的《碧零计划》所设下的准备。然后,过于信奉正义而不切实际的迪塔却无法成为他们真正的同志,仅不过是被利用而已……

接著,《灵智之草》群生的湿地散发出耀眼光芒,巨大的《碧之大树》跟著出现。

领悟到其核心正是琪雅,而包含玛利亚贝尔,亚里欧斯以及瓦鲁多、《红色星座》等相关人士也都在那时,罗伊德下定了决心。

——虽然这已远超警察的工作范围,但即使如此,为了能够再次看到那孩子的笑容,他决定要斩断所有错综复杂的因果。

与瓦奇做过最后了断的瓦鲁多、历经激战认可兰迪独立的西格蒙特,以及败给莉夏与伙伴之间羁绊的谢莉……

——接著,在亚里欧斯说出把琪雅送到《黑之拍卖会》的正是自己,以及杀害盖的真凶是伊安后,罗伊德等人克服了与他们的战斗,终于抵达琪雅的所在——也就是汇聚所有因果律的《尽头》。

《零之至宝》——除了过去的《幻之至宝》之力之外,又再得到《空》与《时》之力,能重组因果律,是连过去也可随心所欲窜改的《神》。以此担任世界的调停者,打造出没有纷争的理想桃花源。正是玛利亚贝尔和伊安的目标《碧零计划》。

玛利亚贝尔和伊安继续说道。琪雅是出自自己的意志来到此地。只要改变现实,克洛斯贝尔就能够成为帝国和共和国的宗主国,君临天下。还有,琪雅在无意识间改变了「罗伊德等人被约亚西姆杀害的事实」,才演变成目前的状况。

即使如此,罗伊德仍追问道:「那样真的好吗?」

他表示那种『作弊』会夺走人的可能性。改变过去,就是否定掉目前为止所有人们的努力。

那样真的好吗……终于,伊安的决心动摇了,他宣布要退出计划。然而背负著千年的虚妄执念,毫不动摇的玛利亚贝尔便连计划的调停者伊安也一并清算。接著,她笑著揭露琪雅之所以从罗伊德等人——从所有人那获得无条件的爱,都是她不自觉间操纵因果律所致。

察觉最想保护的人得知自己「将他们往利己的方向操弄」,琪雅基于罪恶感而封闭了自己的心——与《碧之大树》融合,化为《碧之虚神》。

最后,罗伊德与伙伴们在与强度超出人类理解的《碧之虚神》交战中获胜,从其核心取出了琪雅——本是这么打算的。

仍旧封闭内心的琪雅被白色虚无包围,打算和过去的《幻之至宝》一样进行自我毁灭。

岂能让她毁灭——闯入琪雅空间内的罗伊德,在蕴藏各种可能的《零之世界》与兄长盖重逢,并被他激励之后,终于抵达了琪雅的身旁。

即使自己和其他人为因果律的操作所摆布,那也是不自觉下的行为,况且世界上也有众多像是婴儿或小猫等,让人无条件想保护的事物——而且最重要的是,无论有什么理由,我们和琪雅在一起,感到很幸福。

这番言论打破了琪雅的心防,罗伊德带著她返回现实世界。

另一方面,所有计划都被迫告吹的玛利亚贝尔寄身于《结社》,而失去《至宝》之力以及迪塔支配的克洛斯贝尔,则迎来为帝国占领的漫漫长冬——

即使如此罗伊德——克洛斯贝尔的人们也毫不放弃,跨越了名为帝国的巨大《障壁》,历经2年的漫长岁月终于即将迎来春天。


最后更新: July 12, 2021 23:58:42
创建日期: February 18, 2021 00:2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