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月之门: 委托人

七耀历1202年 地方都市洛连特——

声音:…………雪拉扎德、
   ……雪拉扎德!
雪拉扎德:嗯~………………?
     啊?……这里是哪……?
爱娜:不要紧吧?是不是喝得太多了点?
雪拉扎德:啊—……………………做了一个让人怀念的梦啊……
     那时候我还年轻呢—……
爱娜:噗噗,看上去是个久违的美醉啊。
   不过这么卖老似乎不大好呢。
奥利维尔:是,是啊,谢亚扎德亲……(口齿不清)
     我我,我呀…………………我呀……
爱娜:哎呀奥利维尔,已经醒过来了?
   噗噗,请,来喝醒后的一杯~
奥利维尔:不、不要啊……不要……
雪拉扎德:(对爱娜)你,你怎么这么过分啊。
     (对柜台)福克纳,再给奥利维尔添一瓶!
奥利维尔:啊,啊唔啊唔…………(意义不明)
雪拉扎德:啊-,那家伙又跑了。
     嘁……没办法。我去拿……
(雪拉起身去拿酒)

雪拉扎德:看看有没有烈点儿的……
     哦,找到了瓶白兰地!!
爱娜:不行啊,雪拉扎德。
   刚酒醒,应该给弄点轻度的水果酒。
雪拉扎德:那,就每样一瓶吧。
奥利维尔:不要啊……会出人命的……
雪拉扎德:话说回来,爱娜……
(雪拉回到桌边)

雪拉扎德:那之后,你又喝了几杯?
爱娜:那之后??
雪拉扎德:喏,我们俩第一次喝酒的时候!
(雪拉扎德把酒浇在奥利维尔的头上)

爱娜:雪拉扎德呀,是不是弄错了灌酒的地方?
雪拉扎德:哎呀呀?
     啊—,的确—……
奥利维尔:呜……呜…………(倒下)

5年前——
王都格兰赛尔(Grancel)
雪拉扎德:呼,这么大范围地送货还真是不容易啊。
     嗯,下个是…………
     诶,艾尔贝离宫!?居然要去那种地方?
     呜……所以我才讨厌大城市嘛……!
(雪拉跑过两个工人身边时)

搬家公司人员A:呀,你不是刚才那个游击士么?
        多亏了你的帮助。真有力气啊。
搬家公司人员B:怎样,不来我们这干吗?姐姐的话,我们热烈欢迎!
雪拉扎德:……很抱歉,我没有兴趣。
     我需要赶时间。回见!
(游击士协会格兰赛尔支部门前,站着一位提着包的女性)

女性:请问…………

七耀历1197年 王都格兰赛尔——
百日战役已经过去5年了。
1197年的利贝尔王国,战灾的伤痕淡去的同时生气也渐渐地回复着。
人们聚集在复兴后的街道上,
重新开业的导力器贸易为王国积累着财富。
——和平的时代到来了。

同时,
这也是军队腐败恶化的时期。
金钱、地位、名誉…………
很多军官为了中饱私囊而忙碌着。
而且随着导力器熙攘的发展,
许多事已被忘却——……

女性:…………哎呀?
   好像没有人的样子……
(女性走到柜台前,发现告示)

如有委托请将委托内容写在右手边的纸上,
投入这边的箱子即可。
——游击士协会 王都格兰赛尔支部

(女性四处张望)

女性:(这个建筑里没有人啊。)
   (……有通信器。能不能稍微借用一下呢……)
(雪拉正好进来)

雪拉扎德:唔—…………累死了—……
     为什么我非得做这样的杂务呢……
     啊,是客人么?是来委托的么。
爱娜:嗯,我想请协会帮忙……
   那个,请问你是……?
雪拉扎德:雪拉扎德·哈维。…………是游击士。
     虽然还只是准游击士,不过可以相信我的实力。
女性:呀,原来是游击士啊。
   噗噗,很抱歉。因为你太年轻了……
   我叫爱娜。请多多关照,雪拉扎德君。
雪拉扎德:那么问候就到此为止了吧。快说说委托的内容吧。
     现在王都支部只有两名游击士。时间紧迫,请简略说明。
爱娜:啊,是那样啊。
   对不起。我不知不觉……
雪拉扎德:…………所以啊。
     务必请简明扼要。
爱娜:啊,是啊。
   其实我……是第一次来王都。
   所以希望能找个带我参观王都的人……
雪拉扎德:……………………………………
爱娜:噗噗,王都不是很大么?这样很容易迷路的啦。
   但如果是游击士的人,一定会详细地指明道路的吧……
雪拉扎德:唉~………………
     那样的事,还是算了吧。
爱娜:诶…………?
雪拉扎德:你,是不是什么地方弄错了。
     游击士既不是志愿者也不是总有空陪你的朋友。
     这还有很多事要忙,请不要提出没有价值的委托。
爱娜:那,那个—……我并不是那个意思……
雪拉扎德:想参观的话,一个人随便逛逛就行了。
    (真是的,真是位不谙世事的小姐……)
(雪拉径直走去看看板)

雪拉扎德:我呀,一定要处理个大事件,好能得到正游击士的推荐信。
     下次来的时候,带点更像样的委托来吧。
爱娜:(嗯………………………………没有办法……)
   嗯,百忙之中打扰你,真不好意思……
(克鲁茨进来)

克鲁茨:哟,是委托者么?
    很抱歉,现在是我在兼任负责人……
爱娜:啊,没……
雪拉扎德:前辈,还是不要理那个人好。
     她把游击士错当成了用米拉能雇来的方便的朋友了。
爱娜:……对不起,失礼了。
克鲁茨:…………唔
    请稍微等一下好么?
    雪拉扎德君。
雪拉扎德:哎……?
     什、什么事,前辈?
克鲁茨:请接受她的委托。
    帮助困难的人也是游击士的工作啊。
雪拉扎德:诶………………可、可是我现在很忙啊!?
     王都参观什么的,哪里会有时间陪她闲逛的
     啊……!
克鲁茨:别的工作你可暂时不用处理。留给我就行了。
雪拉扎德:怎,怎么行呢……!前辈还兼任着负责人呢……
克鲁茨:你是准游击士吧?现在应该保持向前辈学习的立场。
    ……快去吧。
    完成了这个委托,就给你写推荐信。
雪拉扎德:诶……正游击士的推荐信么?
     可、可是因为这么简单的工作就……
克鲁茨:『不管什么样的工作都不会放手』不是你的信念么?
雪拉扎德:知,知道了……
克鲁茨:那么拜托了。
爱娜:那个,真是太感谢了。
克鲁茨:…………没什么……
    你们俩都要小心啊。
雪拉扎德:……好的。
爱娜:多谢关照了。
克鲁茨:……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是个很好的学习机会吧。
(爱娜和雪拉走出协会)

雪拉扎德:(……唉,为啥我要当这家伙的跟班……)
爱娜:对不起,果然还是给你添麻烦了……
雪拉扎德:没事。
     (啊啊啊,这样一本正经的说话方式光听就急死人了……)
     那么,想去哪!?
爱娜:是啊……
   为了保险起见,想去艾德尔百货商店买点东西。
雪拉扎德:……保险起见?
爱娜:艾德尔百货商店在东街区,没错吧?
雪拉扎德:没错。
    (啊啊—总觉得处处让人来火……!)

(自由行动,来到东街区百货商店内)

雪拉扎德:(……先从百货店购物开始啊。应该说不愧是有钱人啊。)
     那么,你想买什么?
爱娜:是啊…………
   还是先将恢复药补充一下吧……
雪拉扎德:啊?
(爱娜去柜台买东西,雪拉跟在后面)

雪拉扎德:(啊—,买了—……)
(雪拉发现旁边书架上的书)

雪拉扎德:……诶?
    (这本书,不是克鲁茨前辈读过的那本么?)
    (嘿,是在这里买的吗……)
    (嗯,排着相当难懂的书啊……)
(这时超市里进来两个黑衣人,爱娜慌忙躲避)

爱娜:……雪拉扎德君!
雪拉扎德:怎,怎么了!?
爱娜:那个…………
   这附近,有个很有名的冰淇淋店。
   …………知道么?
雪拉扎德:不,不知道啊。
     我不太喜欢甜食。
爱娜:想到那味道,真是久违了啊……
   嗯,我们去吧!
雪拉扎德:等……等一下!?
(雪拉被爱娜拖出超市)

(走出超市,来到小花园)

目光不善的男子:切……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感光回路居然用光了……
        ……这些先拿去洗吗?
        原稿要是2点的时候不能成稿就来不及了啊……
有雀斑的少女:哎呀~那个小家伙……
(朵洛希去抢奈尔的相机)

目光不善的男子:哇,浑蛋!?
        ……你在干什么!!
(少女硬是抢过照相机,剥出了里面的感光回路)

目光不善的男子:啊啊~!!
        混、混蛋……!你究竟想干什么!!
        那东西一曝光,不就不能用了么!?
有雀斑的少女:咦~是那样的啊~?
目光不善的男子:可不是『是那样的啊~』!快、快点把盖子盖上!
        真、真是的…………
        感光回路一组多少钱你知道么!
有雀斑的少女:这个小家伙果然……
       ……波奇!?好像这附近的小波奇!
目光不善的男子:什么!?混蛋快住手!
        那东西是我借的!
        …………那可是总编很喜欢用的高级导力照相机!!
有雀斑的少女:怎—么用呢~?
       咔嚓卡嚓……哦!?动了!!
目光不善的男子:哇啊,快住手~!!!

(再进小花园)

目光不善的男子:还,还给我!!
        要是坏掉的话,我的工资可赔不起啊!?
有雀斑的少女:不会坏掉的啦~。
       喔,远处的东西也能看得很清楚呢~?
目光不善的男子:住,住手啊~~!!!

(走到冰淇淋摊位)

爱娜买了两个冰淇淋。
(爱娜分了雪拉一个,两人坐在旁边的长椅上吃起来)

雪拉扎的:不是说过我不喜欢甜食么……
爱娜:不要紧。很好吃的。
雪拉扎的:(……哪里不要紧了!)
爱娜:(快到正午了……)
   (还有24个小时……不能再犹豫了……)
(爱娜看了看远处空地上的两个黑衣男子)

爱娜:(虽然有些危险……)
雪拉扎德:……喂!
爱娜:嗯?
雪拉扎德:你从刚才起就一直心不在焉嘛。
     在发什么呆啊!
爱娜:……那个…………
   怎么啦,雪拉扎德君。一副吓人的面孔……
雪拉扎德:……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吧。
     从刚才开始就特别可疑。
     ……请坦白地告诉我吧。
     是不是什么让你内心有愧的事?
爱娜:…………………………………
   ………………其实我……
   好像把东西忘在旅馆了~。
雪拉扎德:喀……(咬牙切齿)
    (又在说谎……!)
    (现在要彻底揭开真相,哼,正好。)
爱娜:去旅馆取下东西好么?
雪拉扎德:……好啊,我陪你去。
    (直到你的马脚露出为止!)
爱娜:谢谢,那么雪拉扎德君。我们走吧。
   ……走南街吧。
雪拉扎德:…………知道了。
(自由行动)

(去超市)

(第一次进入)

少女的声音:嗯,非常可爱哦~?
目光不善的男人:喂,你适可而止吧,还给我!
        这可不是像你这种小鬼可以随便玩的相机!
有雀斑的少女:呵呵,原来有着这么多的面孔~。
       我一点都不知道呢~。
       好,接下来拍得帅气一点吧—!
目光不善的男人:没辙了…………尽说些没头没脑的事……
丹顿:客、客人。
   刚才的感光回路冲洗出来了。
目光不善的男人:啊,哦。不好意思,要你急着洗出来……
        这、这是…………!?
有雀斑的少女:哼哼哼~(哼歌)……噢!
       啦啦啦啦~?
目光不善的男人:不、不会的,不可能会有那种事的……(- -|||)
这种小鬼,没可能能拍出这么像样的照片……
丹顿:那个,客人,请支付冲洗和感光回路的费用……
目光不善的男人:啊,哦哦……不好意思。刚才脑子稍微有点乱……
        那个……
丹顿:7组一共是1050米拉。
目光不善的男人:…………啊!?

(第二次进入)

目光不善的男人:喂、喂……这些照片,都是你拍的?
有雀斑的少女:嗯?
目光不善的男人:不、不可能的。
        我是被搅糊涂了……
       (虽然只是普通的林荫树……)
       (强有力地挺立着的树干,被阳光透射而过的树叶,奋力向外延伸的叶脉……)
       (这些都一一被仔细再现了出来……)
       (这、这样的照片……不是职业的不可能拍得出来的……!)
有雀斑的少女: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吧~?
目光不善的男人:哈?
有雀斑的少女:呵呵,那棵树是薄荷味的哦—。
       照相机真的好有趣呢~。
       各种各样的东西转来转去,就好像万花筒一样。
目光不善的男人:(这、这什么跟什么啊……)
        (靠那种不知所谓的感觉能拍出这么好的照片吗??)

(第三次进入)

目光不善的男人:喂,那个给我一下。
        我来洗出来……
有雀斑的少女:啊,拜托摆个POSE。(自顾自拍)

(走到南街区,再到北街区,进入北街区时) (爱娜经过旅馆却不进入)

雪拉扎德:等、等等……?
     旅馆,不是在这么?
爱娜:嗯,虽然是那样……
(爱娜躲在旅馆门口窥视城门口的两个黑衣男子)

爱娜:(在格兰赛尔城的警戒果然森严啊。)
   (唔,最适当的进入路线是……)
雪拉扎德:………………………
     这前面就是格兰赛尔城了,怎么样?要去参观一下么?
爱娜:…………是,是呀。
   唔~………………那个……
雪拉扎德:(……快露出破绽了。)
     (说来听听吧。)
     (把我这样到处拖来拖去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旅馆内传来说话声)

男子的声音:(切,受不了了。)
      我稍微到外面透透气了。
(一个黑衣男子走了出来,看到爱娜大惊)

黑衣:逃,逃走的!
雪拉扎德:什,什么?……怎么回事!?
黑衣:束手就擒吧!!

(战斗胜利)

雪拉扎德:呼,呼……
     这、这家伙怎么回事,受过战斗训练的嘛。
爱娜:(好像还没注意到这里。)
   (但是这样下去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有什么好办法么……)
雪拉扎德:你,是不是也应该说明一下。
     这个黑衣男子是怎么回事!
爱娜:(引起军队警戒的话也不妙啊……)
雪拉扎德:听·到·我·说·话·了·么!?
爱娜:嘘———!小声点!
(旅馆内再次传来说话声)

男子的声音:住宿客人名单上果然没有。
      切…………
      本来以为陷入包围的小姐一定会住进旅馆……
男子的声音:没办法,去街上……
(两个黑衣男子走了出来)

黑衣:找找……么…………??
黑衣:找,找到了!!
黑衣:就是她,抓住她!
爱娜:啊,不要大声叫!
(城门口)

黑衣:喂,听到了么?
黑衣:嗯,那个方向!
(两人跑到旅馆门口)

黑衣:找到了!那就是目标!
黑衣:抓住那个金发的!
雪拉扎德:什,什么!?等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喂委托人,是不是该说明一下!!
爱娜:那个,雪拉扎德君……
(爱娜撒腿就跑)

爱娜:总之快逃~!
雪拉扎德:啊啊!?
     等、等等啊!!
(雪拉也跟着逃了,两人四处东躲西藏,终于躲过了黑衣们的围捕)

爱娜:……好像甩掉了。
雪拉扎德:呼、呼…………总、总算……
     那么也该告诉我真相了吧。
     那群黑衣的家伙是?
     为什么遭到围追?
     ……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爱娜:唔…………
雪拉扎德:再想蒙混过去的话,我要不客气了啊。
     ………………用这根鞭子。
爱娜:会、会很疼的样子。
   ………………………………
   ……其实,那些人……
   看上去是要捉住我。
雪拉扎德:……那个一看就知道。
    我想知道的是你的事。
    为什么会被追,请完整地告诉我。
爱娜:是、是啊……
   嗯,那个……大概一个月以前……
   跟我住在一起的祖父撒手人寰了……
雪拉扎德:你的祖父?
爱娜:……嗯。
   祖父是个资产家,说是把遗产留给我……
   遗嘱上写着『全部转让给孙女爱娜』。
   然后,那个…………
雪拉扎德:资产家的遗产……
     啊—……大致能想象得到。
     亲属啊远房亲戚啊聚集起来,都想分一份儿遗产吧?
爱娜:嗯……伯父虽是个十分和蔼的人……
   ……但是他说他要照顾我到二十岁……
雪拉扎德:『所以遗产的管理就交给我吧』?
     …………真恶劣。
爱娜:嗯……
   因为眼神有点可怕,我拒绝了他……
雪拉扎德:……快躲起来!
(一个黑衣男子走过)

爱娜:那些黑衣人好像是伯父雇用的。
   我如果没有正式继承的话,遗嘱将被作废。
   ……所以我想是因为那个才要抓我的吧。
雪拉扎德:那种战斗力……可不是街头混混的水平。
     那么危险的一伙人,白天开始一直在王都徘徊的的话……
     军队到底在干什么啊。
爱娜:亲戚当中,好像有人在军部中有熟人。
   ……因为我是名门出身。
雪拉扎德:啊啊……真让人头疼……
     雇那样的一伙人来争夺遗产……
     果然很像是有钱人的烦恼啊。
爱娜:那个……
   对、对不起……
雪拉扎德:…………没什么。你不用道歉。
     (真是相当棘手啊……)
     (老实说,再打一次的话,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得设法躲开他们到协会避难才行……)
(一个黑衣男子走过,停下了脚步)

爱娜:(………………………………)
雪拉扎德:(咽口水的声音…………)
     呼……(松口气)
(黑衣男子走开了几步)

黑衣:…………………………
   那么说……
   忘记给鸟儿放诱饵了。
爱娜:(给鸟儿放诱饵……?)
雪拉扎德:(……那帮家伙的行话,或者是暗号……)
     (…………那么……)
     …………糟了!
爱娜:??
(两人急忙逃跑,却被两个黑衣男子堵住了)

黑衣:哦呀,这里禁止通行的呦。
黑衣:别让我们多费手脚。

雪拉扎德:唔…………!!
(刚才的黑衣男子走过来)

黑衣:哼、就逃跑而言你们值得表扬啊。
   ……抓住她!
(战斗胜利)

黑衣:喝—,很能打么~。
雪拉扎德:呼、呼、呼……
    (嘁…………还真是相当吃力啊……)
爱娜:没,没事吧?雪拉扎德君……
(又来一个黑衣男子)

黑衣:喂,要玩到什么时候?
雪拉扎德:嘿……!
黑衣:哦呀。
   危险啊危险……
雪拉扎德:呼,呼,呼……
    (可恶……这群家伙……!)
爱娜:(……雪拉扎德君,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雪拉扎德:……诶……!?
爱娜:………………………
雪拉扎德:啊……………………
    (…………这附近有地下水道的入口。)
    (如果走那里应该能逃到西街区。)
爱娜:……明白了,走那里吧。
   闭上眼睛!
(爱娜上前两步)

雪拉扎德:等、等等……?
爱娜:1、2…………
(爱娜将手伸入怀里)

黑衣:喂,你,你要干…………
爱娜:3—!!
(爱娜扔出烟雾弹)

雪拉扎德:喂、喂!这是什么!?
黑衣:烟,烟雾弹!?
黑衣:咳咳……
黑衣:眼,眼睛疼……!
(爱娜走到一黑衣男子身边抡起包把他殴飞了)

爱娜:嘿!
黑衣:哇啊……!?
爱娜:那么,趁现在!
(爱娜跑走)

雪拉扎德:咦……诶诶诶!?
     (唔……什么东西,嗤地喷了出来……)
     (…………芥末?)
     等,等等我啊!!
(雪拉也跑走了)

黑衣:咳……咳……
黑衣:别、别让她们跑了!
(两人被黑衣追)

雪拉扎德:为什么你会带着那种东西啊!?
     不对,在那之前,普通的人会把那种成年男子给打飞吗!?
(地下水道入口铁门外)

爱娜:锁着呢……
雪拉扎德:闪开!
雪拉扎德拿出一根铁丝,
插进了锁孔。
雪拉扎德:喂,快点进来!
黑衣:站住!!
(两人跑进地下水道关上了铁门)

黑衣:可恶,锁住了。
黑衣:让开,我来!
爱娜:(……再用一个?还有胡椒味的……)
雪拉扎德:(胡、胡椒味!?……自制的!!)
爱娜:(虽说基本是白烟,又试着混合了几种东西。)
   (这个是……)
   (放入了让人发笑的蘑菇粉末。)
   (真的很有效……)
雪拉扎德:(别,不要啊!要是烟倒流了怎么办!)
黑衣:切,这门真结实……
黑衣:谁带斧头了?凿开它!
黑衣:那个三八~……!
(外面的脚步声远去了)

雪拉扎德:…………呼……
     ……这样能拖延点时间了……
(雪拉转身对爱娜)

雪拉扎德:喂,那个危险的东西可别随便用啊!
     ……不对,应该说不能做那种东西啊。你,
     不是小姐身份么!?
爱娜:可是………………
   还是派上用场了吧?
雪拉扎德:唔…………这、这我也不否定……
     真是的,你在学到的那种技术啊……
爱娜:噗噗,祖父是个藏书家,家里也有祖父专用的华丽的图书馆……
   留给了我很多有用的书啊。
   ……雪拉扎德君,你读小说什么的么?
   在有名的间谍小说里,有主人公制作烟雾弹的场面的……
雪拉扎德:(故事书里看到的吗。果然是大小姐……)
     ……那个,为了你好,我得明确地告诉你。
     刚才是侥幸。不是每次使用都能成功的。
     只是靠看书学到的一知半解的招数可不能随便滥用啊。
     今后,可不能轻举妄动。
     …………明白?
爱娜:嗯,嗯……
雪拉扎德:那么,往前走吧……
     ………………………
    (……那么说来那个时候也……)
    (总是在这样的地方逃来逃去的……)
(雪拉陷入沉思)

爱娜:那,那个……?
雪拉扎德:(那种感觉……回来了么?)
     ………………………………………
爱娜:(说、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么……??)
雪拉扎德:…………走吧。
     那帮家伙的话,这种程度的门,撑不了多久的。
     这里有魔兽出没,别离我太远。
爱娜:嗯,嗯……
雪拉扎德:………………………………
(自由行动,进入地下水道。)

(出口被石墙挡住。)

爱娜:好像越过这里就到西街区了。
雪拉扎德:这附近应该有开关装置。
     ……去找找吧。
爱娜:………………… 总觉得……
   还真是罗曼蒂克啊~?
雪拉扎的:……哪里有!?
(自由行动,走到开关装置处。)

(控制杆严重地固定住了无法拉动)

爱娜:好像扳不动啊……
   嗯……
雪拉扎德:稍微安静一下。
雪拉扎德取出装置下的石头,
伸入了一只手。
(门开了)

爱娜:哎呀………………
   好厉害啊……噗噗,感动啊!
雪拉扎德:嗯,很像开保险柜啊。
     ………………喂。
     最好别向往这样的事啊。
爱娜:雪拉扎德君……?
雪拉扎德:……这个技巧……

不知道会比较幸福。
那条街有股臭水沟的味道。
即使在贫民街中,也是让人讨厌忌讳的地方。
流落在那里的,大都是从监狱里出来而失业
或是被大都市排挤的人。
还有像垃圾一样被遗弃的孩子。
在堆了几十年垃圾的街上,
我为了生存不择手段。
眼中所见的都是肥羊。
从小时候就有了随手偷东西的癖好。
即使那样,也无法填充饥肠。
因为在这里,
有着以抢我们的钱为生的男人们。

最可靠的做法是闯空门,然后撬开保险箱。
与贫民街隔着一条河的高级住宅街,
可以通过地下水路潜入。
忍着饥饿潜入,
使用从懂事前就熟稔了的技能。
要领是,
不能把保险柜里的东西毫无遗留地偷走。
一次次地偷出
程度不至于让主人注意到的小额金钱。
就靠一根铁丝,够生活十天的米拉就能弄到手。
每天都这样尝着甜头。
依靠毫无人格尊严的“积累”。
……结果还是被贫民街的男人抢了,
自己也被踢到吐血。
谁都是『为了生存』。
谁都会装作拼命的样子那么说,
谁都想选择最轻松的生存方式。
这样没有活力的街道上涌现着这样肮脏的人们。
我也是其中的一个。
多少次想放弃。祈求能够不这样下去。
我讨厌继续这样生活的自己,
也讨厌无法作罢的自己。
我,为了不回到那样的生活了而成了游击士。
…………我没有办法不害怕。
把我从那条街救出的大家不见了,
正眼看我的人们也都消失了,
……难道又回到那样的生活了么。
因为诠释我的,是贫民街的出身。

不管怎样掩饰,
不管装作多么跟别人很要好的样子。
我………………

————总有一天,会回到那条街吧。

……所以,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
无论做什么工作都可以。
只要能一心一意地投入,来度过这样正经的生活的话。
不再想起过去。
不再屈从于丑恶的自己。
即使孤单一人,也能坚强地生存下去的话。
变强,变强,要变得比谁都强……!
……可是,怎么样了呢。
我有在好好活着吗。
……露茜奥拉姐姐………………

爱娜:雪拉扎德君……?
   怎么了,一脸寂寞的样子……
雪拉扎德:…………没什么。
    (这个任务完成的话,就能集齐正游击士的推荐信了。)
    (……我也能成为正游击士了。)
    (谁也不会说闲话了。我……要坚强地活着!)
(雪拉转身对爱娜)

雪拉扎德:走吧。
爱娜:啊,等等!?
   雪拉扎德君!这个任务完成了的话……
(自由行动,走到西街出口的铁门前)

爱娜:门好像锁住了……
雪拉扎德:……知道了。
     你安静一些。不然我会分神的。
爱娜:啊、好的。
雪拉扎德:………………………………………
(雪拉扎德取出一根铁丝,插入了钥匙孔)

爱娜:呼,终于回到地面上来了。
雪拉扎德:已经傍晚了。比预想的还要花时间啊。
     …………必须再快一点。
爱娜:嗯,不过……
   雪拉扎德君,不要紧吗?
雪拉扎德:哈?
爱娜:可是,总觉得你脸色不好……
   是不是有点儿累了?休息一下吧。
雪拉扎德:我、我才不要!
     别看我这样,我也是经过了相当的锻炼的。
     不要小看游击士的体力!
爱娜:是、是啊。对不起啦。
雪拉扎德:……说起来。
     (这家伙恰好地紧跟住了我……)
     (………………这么镇定吗?)
     (这么说来,即使那样逃来逃去,呼吸也完全没有乱过……)
     (不,途中的时候……好像比我还沉着……??)
爱娜:???
雪拉扎德:(唔…………这么从容!)
爱娜:你还是休息下吧。
   我,带点心了呦。
雪拉扎德:不用了。
     现在更重要的是回到协会避难。
     (发生了很多麻烦,既然委托的内容是王都观光……)
     (回到协会就算任务完成。…………我赢了!)
(雪拉开始前进)

雪拉扎德:……喂,别发呆了!
爱娜:我觉得还是稍微休息一下……
   真的没关系么?
雪拉扎德:还真是纠缠不休……
愤怒的声音:可恶~!!
(奈尔从通讯社里走了出来)

雪拉扎德:(……躲起来!)
目光不善的男人:那可是熬夜编出来的!混帐,居然给去掉了~!!
        诺蒂亚那家伙也是,什么嘛可恶啊。
        什么“捕捉些上等热门的素材”?
        那种事情我也知道!!
(奈尔一边抱怨一边撞身前的桶)

爱娜:(怎、怎么回事?)
雪拉扎德:(唔……意图不明啊。)
     (或许,是什么暗号也说不定……)
     (莫非………跟那些黑衣人是一伙的!?)
爱娜:(是、是那样吗?)
愤怒的声音:可恶的混蛋~!!
雪拉扎德:(虽然不能确信……)
     (看看他那眼神。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爱娜:(原来如此……)
雪拉扎德:(都走到这里了,决不能被逮到。)
     (谨慎而准确地……)
     (看看有什么别的路线……)
(雪拉四处张望)

雪拉扎德:(那个房子……应该是空屋……!)
     (…………这边。跟过来!)
(来到空屋前,雪拉将门打开,两人躲入)

目光不善的男子:要是能那么简单就挖到内幕的话……
        就谁都不用吃苦受累啦!!
(奈尔从三个黑衣男子身边走过)

黑衣:你们在下面巡逻。我在上面巡逻。
黑衣:好的。
目光不善的男子:切……又要靠雷蒙德了么……
        啊—…………那家伙确是在离宫值勤啊。
        可恶—,不是很远么。
        那个小鬼,感光回路的钱,3000米拉还得让我付……
        啊—,真是烦啊~……先去补充点烟丝吧……
(入夜,空屋内)

雪拉扎德:切、数量没有减少啊……
     明明不去协会不行的说……!
爱娜:……没办法啊。今晚就在这休息吧。
雪拉扎德:那种程度的话是能可以突破的。
     看准间隙跑的话……
爱娜:唔,不要做勉强的事。可以休息的时候就应该休息。
雪拉扎德:(唔…………最要紧的事……)
     (不、不行。不能冲动……!)
     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闯进人来。
     虽然有些勉强,还是去协会避难吧。会比这里安全的。
(爱娜在雪拉说话时自顾自往里走)

雪拉扎德:啊,喂!不要轻举妄动!
爱娜:休息的话在2楼吧。
   万一有人闯进来也容易逃走。
   ……就在这边吧。
雪拉扎德:等一下啊。
     我可是为你好才说的……
爱娜:那些黑衣人,即在晚上也在仔细的巡视的啊。
   所以我想即使找空隙也是没有用的。
   好不容易来到这……今晚好好的休息,明天再继续加油如何?
雪拉扎德:……………………………………
     ………………加油什么?
爱娜:诶?
雪拉扎德:你,还瞒着我什么吧。
     不是说第一次来王都么?不过细小的地方不也十分清楚啊。
     黑衣人的动向好像也相当的了解。
     ……你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好像并不是逃开那些黑衣人吧。
     特意提出什么『想参观王都』的委托。
     究竟有什么企图?
     ……回答我。
爱娜:…………………………
雪拉扎德:…………委托是信用第一的。
     不说明情况的家伙的委托是不会被接受的。
     实情是,遗产的说法是骗人的吧?
     从四处逃的时候开始……不,从来到协会的时候,就总觉得有什么可疑的。
     ……说吧。为什么说谎……?
爱娜:那、那个…………
   继承遗产的事是千真万确的……
   我、我…………想去格兰赛尔城。
   …………我真的是遗产继承人。
   但是,正式的手续还没完成。
   要继承的话,就一定要向格兰赛尔城的行政区域提出资料…………
   那边有很多黑衣人,警戒十分严密。
   办手续的方法,我的亲戚们也相当清楚……
   为了不让我接近…………而做了这些的吧………
   ……………………………………
   不过,一点点都没有进展的话……
雪拉扎德:……嗯………………
     算了。姑且相信你了吧。
     ……为什么到现在都不肯跟我说呢?
爱娜:那个………………
   是、是因为……
雪拉扎德:如果全对我说的了话,认为我也一定会对遗产有所企图吧……
     正式办理手续前的话,还有很多的机会吧。
     会认为我会趁机抢夺你的遗产吧?
     我看上去是那样的人么!?
爱娜:才,才不是那样!!
   ……不是的。
   我自从祖父死后就一个人安静地生活着。
   可是遗嘱一公开,很多人便蜂拥而至。
   ……如你所说的对遗产有企图的人。
   那些人,住进我和祖父的家里……
   那样的事比比皆是…………
   法律上他们是亲戚,我又还未成年……
   ……最初还以为能够好好谈谈,不过最后只好逃出了家里。
   不被任何人找到地走在街道上,在地区的周边到处徘徊。
   ……可是,这样下去会的话我会因为一直行踪不明而被宣告死亡。
   不,即使我回了家也会被监禁在什么地方,以行踪不明而申报。
   然后遗嘱作废,遗产被亲族瓜分。
   ……那样实在太让人气愤了。
   所以我回到了王都。
   我一定要,以正式的身份继承遗产。
   就因为这样,我需要一个可以信赖的人保护我。
   我倒不是不相信你。
   ……只是………………
   什么想参观王都的是谎话。……欺骗了你真的很抱歉。
雪拉扎德:唉………………………………………………
     真是大吃了一惊。
爱娜:………………嗯……
雪拉扎德: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说呢。
     如果知道了情况的话,我就能正式担任你的护卫了呢。
     明明藏在协会里是最安全的。
爱娜:啊…………嗯…………
   …………………………………
   果然…………我还是害怕了,吧……
   因为在那天,我看见了。
   那天聚集的,那些人的目光……
   遗嘱读完后,很多目光一齐涌出了欲望。
   简直充满了疯狂和杀意……
   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东西……谁也不能说明的感情……
   虽然马上就被掩饰掉而不见……
   那种一瞬的眼光却绝对没有消失。
   …………那一定是,人的本性所拥有的东西吧。
   谁都一样,一定会在什么时候,………………变得残酷。
   ……我害怕那样的人。
   并不是不信任游击士。
   只是,那个……
   ……害怕,吧……
   …………………………………………
   对、对不起!
   果然还是毫无意义吧,那么这个委托……
雪拉扎德:……………………………………
爱娜:嗯,那个……
   雪拉扎德君,你这么忙还让你卷入这样的是非当中……
   这个委托还是…………
雪拉扎德:……我啊。
爱娜:………………诶?
雪拉扎德:我不管做什么工作都抱着决不放手的决心。
     ……可不要瞧不起我。

该道歉的应该是我。
要坚强正直地活着。
没有弄错那样的心情
即使到现在也要拼命地做着。
即是那样好像哪里还是弄错了。
我………再次感受到了。
要坚强正直地活着。
……所以,这个任务
一定要坚持到最后。

(第二天早晨,两人离开空屋)

雪拉扎德:……那么、格兰赛尔城的哪里来着?
爱娜:行政区域啊。
   期限是今天正午。
雪拉扎德:正、正午!?……今天的!?
     已经没有时间啦!那样的事应该早点说啊!
爱娜:被继承人死后的一个月内。
   利贝尔的法律上好像是那么规定的。
雪拉扎德:啊—原来如此……我最不擅长法律了啊。
     克鲁茨前辈的话好像能全部都背下来。
爱娜:是,是么……
   噗噗噗……
雪拉扎德:啊哈哈哈哈!
     ……走吧。好像没有时间绕道的样子了。
     爱娜,明白吧。照刚才商量好的做。
     绝对要突破那帮人!
爱娜:………雪拉扎德君。
   委托你真是太好了。
   因为你是个靠自己双脚坚强地活着的人。
雪拉扎德:……并不是那样的啊。
     还有不要再『雪拉扎德君』那么叫我了。
     听你的发音就觉得相当的麻烦。
爱娜:是、是吗?
雪拉扎德:诶,你好象很愿意浪费时间啊。
爱娜:…………………………
   ……那么…………
   雪拉扎德……再次委托你。
   请保护我到格兰赛尔城。
雪拉扎德:接受你的委托了。
     一定把你带到那里。
爱娜:拜托了啊。
(自由行动,走到北街区的入口 )

有雀斑的少女:哇,黑漆漆的衣服……!
       真是非常漂亮啊。
黑衣:你、你要干什么!?
黑衣:别碍事。走开!
   去去!!
有雀斑的少女:真一致啊~。是制服么~?
黑衣:这个小鬼是怎么回事……!?
(奈尔正好走过)

目光不善的男人:唔唔唔,头疼……果然是喝得太多了吗……
        啊—…………好像忘了什么……
        ……不行了,想不起来了。
        反正不是什么大事吧……
有雀斑的少女:要照一张相么~?
黑衣:当然不行了!
   喂,把这家伙赶走!
黑衣:不,现在不能擅离职守。
   喂小鬼,算你的运气好。
   我们今天很忙。去那边随便玩吧!
(镜头转到城门口,有三个黑衣守卫,这时有一个木箱子慢慢移了过来= =)

黑衣:……哼,来了么?
黑衣:因为今天是最后一天啊……
叫声:喵~。
(一只猫钻了出来)

黑衣:喂喂,是猫啊。
黑衣:……不,等等。
   可能里面还藏着什么呢。
黑衣:喂,别大意啊。
黑衣:知道啦。
(三人围住木箱时,雪拉和爱娜趁机从旁边跃出)

黑衣:啊啊,这帮家伙!?
雪拉扎德:太迟了!
(战斗胜利)

黑衣:可、可恶!
雪拉扎德:爱娜,趁现在!
爱娜:嗯!
(从城里出来两个黑衣人)

雪拉扎德:唔…………新来的吗!
爱娜:怎么会……!
(右方和后方又过来三个黑衣人,城门里传来说话声)

男人的声音:……终于出现了啊。
(黑衣头目走了出来)

黑衣队长:喂,磨蹭什么呢。
     雇主在等着呢。快点带过来。
(说完就回去了,刚才打倒的三个黑衣人站了起来)

黑衣:…………你们……居然敢小看我们……
   以为这样就完了?
   先杀了你。
   ……那边的小姐就多让你活一阵吧。
   果然还是你自己写遗嘱更好,能省去伪造时间。
雪拉扎德:……………………………
     那么简单地就能……办到么?
黑衣:哼,好像嘴上挺厉害的嘛。
雪拉扎德:(………………爱娜……)
     (……还能跑吧?)
爱娜:(诶、嗯…………)
雪拉扎德:(我帮你把他们缠住。)
     (……快去!)
爱娜:(诶……………………)
   (那、那不行啊!这么多的对手,雪拉扎德你…………)
黑衣:嘿嘿,求饶求完了吗?
雪拉扎德:你有要做的,而我也有我有要做的!
     相互……做应该做的事吧。
     ……放心吧,不会死的。
黑衣: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雪拉扎德:喝!
黑衣:咕……出手真重……!?
黑衣:这、这家伙……!
雪拉扎德:快去,爱娜!
爱娜:可、可是……!
雪拉扎德:快去!
(这时东面传来说话声)

青年的声音:好像很棘手啊,雪拉扎德君。
雪拉扎德:啊………………………
(克鲁茨走来)

黑衣:你、你是哪个混蛋!?
雪拉扎德:克、克鲁茨前辈…………
     为什么到这……!?
克鲁茨:哎呀呀,我不是隶属于王都支部吗?这是最理所应当的了……
雪拉扎德:虽、虽说是那样…………
克鲁茨:……雪拉扎德君,虽然看来你已经发现自己该做的事了。
    不过,轻视自己性命的行为可要不得啊。
雪拉扎德:是、是的。
克鲁茨:虽然作为游击士这并不算是个错误的判断,但是需要再稍微顾虑一下周围的环境。
    你有极端讨厌他人援手的倾向啊……
    在有我在这里的这个情况下,现在你应该做什么?
雪拉扎德:………………前辈。
     这里就拜托了!
克鲁茨:———了解——————
(克鲁茨秒杀五人)

雪拉扎德:走吧,爱娜!
爱娜:诶,嗯!
(两人跑入城门)

黑衣:啊啊,那帮家伙!?
   一半人解决这个男的。剩下的……
(一个黑衣人被打飞过来)

黑衣的惨叫:呜啊!?
(又一个被打飞过来)

黑衣的惨叫:哦哦哦!
男性的声音:对不起了,克鲁茨。稍微迟到了啊。
(冈多夫走来)

克鲁茨:没什么,这边也解决得差不多了。
冈多夫:哎呀呀,雷厉风行的作风一点没变啊。
    而且…………那个倔强女也终于让步了啊。
    在蔡斯支部时还是个空有气势的疯丫头呢。
克鲁茨:哈哈…………她本来就很适合当游击士的。
    只是有时稍微有点看不见重要的东西。
    只要有机会,就会注意到了。
    然后就会变得更强吧。
冈多夫:年轻真好啊……
黑衣:这、这么悠闲地……
   混蛋,杀了你们!!
(王城大门口)

黑衣队长:好慢啊……
     那群家伙,究竟在干什么……
绅士样子的男人:算了,不用那么着急。
        本来,就没想特意地要抓住。
        只要这样等到正午的钟敲响的话……
黑衣队长:可、可是啊……
     如果遗嘱作废的话,遗产就要平分了吧?
     我们得到的部分也少了。那可不行啊……
绅士样子的男人:手段我有的是。
        对手只是一个小姑娘。……不是么?
声音:啊……………………
(雪拉和爱娜来到)

爱娜:…………伯父……?
   ………为什么?…………
绅士样的的男人:哎呀爱娜,都到这个地方来了吗。
        不是说过外面危险嘛……
        ……别一个人乱跑啊?
雪拉扎德:………………喂,大叔。你难道没看见有我
     在吗?
     爱娜可不是独自一人!
绅士样子的男人:…………………
        ……你很碍事啊。
(黑衣向两人开枪,雪拉拉着爱娜躲开)

雪拉扎德:(唔…………居然连爱娜也要杀!)
绅士样子的男人:哎呀,可惜了。
        ……你,是不是不擅长射击啊?
黑衣:对,对不起。
爱娜:……雪拉扎德。
雪拉扎德:…………什么事,爱娜?
爱娜:……算了。没有时间了,强行突进去吧。
雪拉扎德:…………了解!
绅士样子的男人:好了……回家吧,爱娜。
        ……大家都等着呢。
(战斗胜利)

(如果只干掉三个黑衣,没把伯父打倒)

绅士样子的男人:究、究竟是怎么回事。
        特意出高价雇来的却……
        这样可是违反合同啊。唔、唔唔……
雪拉扎德:……真是难看。
     来一鞭用力的当作问候吧。
绅士样子的男人:你、你是谁。
        居然那么粗暴……
        没、没受过教育么!?
雪拉扎德:…………嘁………………
爱娜:……那个,伯父大人……
   我并不是想要土地和财产。
   我不是为了想要那些才执意来的。
   …………不过……
   像你这样的人,就算一米拉我也不给。
   ……对不起了!
(用包把伯父伦飞了)

雪拉扎德:呜哇,很疼的样子…………
     以前也曾想过,你真的是小姐么?
爱娜:好过分啊—。
   雪拉扎德倒是,经常会用词不当啊?

(如果把伯父也打倒)

爱娜:…………………………
雪拉扎德:……真是个让人生气的大叔呢。再揍一下吧。
爱娜:不,别管他了吧。已经无所谓了……
   本来他应该也不是个坏人的。
   我继承了遗产的话,他也会清醒的吧。
雪拉扎德:…………是吗。你是不是太好心肠了啊?
     这家伙可是要杀爱娜啊?
爱娜:要是不行的时候,我会揍他的。
   ……用这个包。
雪拉扎德:那、那会很疼的呢。
声音: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
(从王城内出来一队士兵)

士兵:究、究竟发生了什么!?
中队长:那、那边的那个!放下武器!
雪拉扎德:……我是游击士协会的。
中队长:什么!?是……游击士?
雪拉扎德出示了准游击士徽章。
中队长:唔、唔………………的确是。
    可是,游击士的话,在这里干什么呢!?
    虽然是被陛下认可的,但是在王城前面如此喧闹……
雪拉扎德:这些家伙可能在王都有多重犯罪行为。
     为了王都的治安和人民的安全,就在刚才让他们躺下了。
     ……请把他们扣押起来。
中队长:唔,嗯…………
    …………没办法。
    本来连你们也要抓的……
    喂!
士兵们:是……!
(士兵们上前拘捕黑衣和伯父)

中队长:喂、游击士。这次就宽恕你们了。
    但是请记住这一点。保护王都的是我们王都警卫队。
    以后再做多余的事情的话,就算游击士也决不饶恕!
雪拉扎德:啊,那么。
     街上还有余党,那边的善后也能拜托你们吗?
     虽然因为有前辈们,恐怕已经结束了~。
中队长:唔、唔……
    ……两个人留下继续!
士兵:是,是!
雪拉扎德:呼………………军人果然是难对付啊。
(爱娜盯着雪拉看)

雪拉扎德:………………怎么了?
爱娜:……游击士的徽章,真得很有威力啊……
   感觉很帅的样子……
雪拉扎德:我、我像这样使用还是头一次!
     而且快没有时间了。爱娜,快走吧!
爱娜:好的!
(两人奔进王城行政区域)

爱娜:呼,好不容易到达了……
雪拉扎德:呼、呼、呼……
     这么猛冲还能跟我不分上下,挺行的嘛……
     ……好啦,快去前面办手续吧。
     我在这看着。
爱娜:…………嗯。
   稍等一下啊。
(爱娜在继承文件上签了字)

雪拉扎德:(太好了,爱娜。)
     (…………恭喜了。)
爱娜:那个,雪拉扎德。
   好像非得有一个见证人才行……
雪拉扎德:诶…………
爱娜:能拜托你吗?
雪拉扎德:诶,嗯。如果我可以的话……
爱娜:……嗯。
   想拜托你啊。
雪拉扎德:…………………………
     那种程度不过是小事一桩啦。

没想到这样的我
竟会成为谁的见证人。
在人前称自己是游击士什么的。
有这样的夸赞而存在……
爱娜·霍尔汀
基于萨乌尔·乔恩·霍尔汀的遗言
而继承他的财产。
见证人 雪拉扎德·哈维。

爱娜:谢谢你,雪拉扎德。
雪拉扎德:……结束了…………
     这样就完成了委托,了吧?
爱娜:……不,还剩一件事情呢。
雪拉扎德:诶诶…………!!?
爱娜:请问……能给我张募捐用纸么?
   我希望把钱捐给女王陛下的福利基金……
(晚上,两人在餐馆庆祝)

雪拉扎德、爱娜:……干杯!
爱娜:咕噜咕噜。
雪拉扎德:咕咕咕咕……
     哇~……!
     不过,全部的钱都捐了,不觉得可惜么?
     你还需要生活费之类的花销啊。
爱娜:是啊……一般不会这样做吧。
   不过,因为这是一开始就决定的事情。
   因为我想要的,不是那样的东西……
   噗噗,雪拉扎德也升为正游击士了,恭喜。
   虽然我不知道和准游击士有什么区别。
雪拉扎德:权限和责任一起增加了。
     我想要的东西,也不是正游击士的徽章。
爱娜:啊,是那样啊?
雪拉扎德:还可以啦~
青年的声音:……这我就放心了。
(克鲁茨走来)

克鲁茨:看来你已经领悟游击士的心得了,雪拉扎德。
雪拉扎德:诶、克鲁茨前辈。
     啊—不是,这个酒啊,……我、我怎么解释好呢……
克鲁茨:……庆祝的酒的话,今晚就不追究了。
    不过,请不要影响到工作。
雪拉扎德:好的。
克鲁茨:……………………………………
雪拉扎德:怎么了?
克鲁茨:雪拉扎德君,你已经是正游击士了。
    像之前那样白天趁工作间隙或是晚上外逃偷喝……
    甚至是趁我忙的时候偷喝都不要再做了。
雪拉扎德:嗯嗯……
爱娜:雪拉扎德,你做了那样的事情?
   简直就是个坏孩子嘛。
雪拉扎德:别说了,别说了……
克鲁茨:请慎重。
雪拉扎德:是、是的!
克鲁茨:还有……已经没必要再对我用敬称了。
    同样是正游击士的战友了。希望你能当作同事来对待。
    因为我也还是新人的身份。
雪拉扎德:……没看出来。
爱娜:……真是那样么?
克鲁茨:…………切入正题。(汗)
    爱娜君,你伯父的事……
    游击士协会方面会提出减刑的申请。
    虽说雇用猎兵团是相当重的罪行……
雪拉扎德:猎、猎兵团!?
爱娜:唔……是那帮黑衣人么?
克鲁茨:是啊,是利贝尔国内已确认的猎兵团之一。
    最近即使利贝尔也进入了大小的各式的猎兵团。他们被雇佣着。
    当然是违法的……不过,军部好像也很懈怠。
    ……虽然我觉得是那是他们为了趁这个机会一举清除,而暂时当没看到。
雪拉扎德:一、一举清除……
    (原来如此,能在那个时候出现,果然不是偶然……)
    (调查出王国中的猎兵团后,再实行一举清除的作战啊。)
    (怪不得最近特别的忙……)
克鲁茨:以富人阶层为目标缔结契约,将普通民众卷入……
    是最近在各地频繁发生的情况。
爱娜:原、原来是那样的啊……
克鲁茨:这次也是猎兵团主动的。
    …………因为有内情,你的伯父恐怕也可以说是被害者之一。
爱娜:诶……………………
雪拉扎德:前、前辈……究竟是什么意思!?
     克鲁茨前辈…………那个大叔要是一个受害者,那他岂不是没有罪了!?
     这能让爱娜认可吗!?
     那个混蛋,他可是要杀了爱娜啊!!
克鲁茨:……雪拉君,我也不想这样。
    还有请小声点。
雪拉扎德:好、好的。不过……!!
克鲁茨:并不是没有罪了。
    只是如果爱娜希望的话,是可以提出减刑的。
雪拉扎德:诶,唔…………
     ……什么嘛。吓了一跳……
爱娜:…………………………
克鲁茨:……不用着急着回答。
    调查看来要花一周时间。
    你没背负任何责任,所以不用考虑得太严重。
    只是,请把还有宽恕这一选择之事,留在心中的某个角落。
爱娜:……嗯。
克鲁茨:还有……如果今后有什么困难的话,希望可以毫无顾虑地来游击士协会商量。
    我们虽然不是万能的,不过在哪方面也会帮上什么忙的吧。
爱娜:知道了。
   对不起,没有好好跟你们说清楚……
克鲁茨:不,以你所处的情况来看,那也是当然的了。
(克鲁茨转向雪拉)

克鲁茨:而且…………
    一个合格的游击士,如果是马马虎虎的委托内容,只要看表情就能知道了。
    他绝对不会拒绝有困难的人。
雪拉扎德:呜…………
     果然还是修行不足啊……
克鲁茨:要坚持不懈地精进啊。
    那么,我先告辞了。
雪拉扎德:啊,等等……
     至少,也得干一杯再走啊!
克鲁茨:不了,还有任务要做。
    ……雪拉君,可别喝得太多了。
(克鲁茨离开了)

雪拉扎德:切……真是个认真的人。
     啊,对了。
     爱娜能喝酒吧?稍微陪我和几杯吧~?
爱娜:诶,嗯……好的。
雪拉扎德:诶,那个。……真的不要紧么?
爱娜:受到了雪拉扎德那么多的照顾……
   如果一点儿的话~?
雪拉扎德:呵呵,那么今晚可要喝个痛快啊。
     (这么文雅的爱娜要是喝醉了的话,会是什么样的脸色呢~……)
    (啊啊,太·期·待·了! )
     那么,干杯!

暖暖的金发,雪白的肌肤,绀色的眼眸——……
我在另一侧的街道上,看到了她。
盛装的孩子们。被祝福的孩子们。
幸福的孩子们,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
……为什么我,不是住在那一侧的呢?
一直,抱着那样的疑问生活着。
怨恨中混杂的羡慕。
带着一心想往而又拒绝的心情。
我明明是应该知道那个唯一的答案的。
为了生存而张着无意义的防线
明明对自己那么地绝望。
却一直一直,在心里的某处。
一直相信着。
总有一天,会发出会心的微笑。
总有一天,会原谅这样的自己。

——第二天

爱娜来到游击士协会提出了给伯父减刑的志愿书。
……不过被她灌得烂醉的我,连和她见面也没能做到。


最后更新: May 29, 2021 23:13:35
创建日期: February 18, 2021 00:24:44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