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剑之道』

(太阳摆脱了夜色的笼罩,将温暖的阳光洒满大地。鸟儿不时以清脆的歌声唤醒睡梦之中的人们。习惯早起的商人们已经忙碌起来,将上至帝国贵族争相购卖的珍贵珠宝;下至寻常百姓的食材、日用品,统统摆上展柜、摊位。几乎囊括了世界各地的物品。象征着王国经济之命脉、如同王冠上耀眼的明珠,充满活力的贸易之都柏斯——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位于市中心的游击协会,也像往常那样迎来了忙碌而充实的一天。协会二楼,有着蜜色短发的少女一个人静坐在宽敞明亮的厅室里。原本极富活力、清新烂漫的容颜中却浮现出些许忧虑……)
亚妮拉丝:嗯嗯……
亚妮拉丝: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亚妮拉丝:………………………………
亚妮拉丝:……嗯~,可是那种事怎么可能呢。
老人的声音:喂,亚妮拉丝。
亚妮拉丝:啊,卢格兰爷爷。
卢格兰老人:哎呀,我们可爱的亚妮这是怎么了?
卢格兰老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卢格兰老人:让整天活蹦乱跳的你连门口的看板也不瞧一眼,还一个人跑到2楼不言不语的……
卢格兰老人:难不成是吃多冰激凌结果闹坏了肚子?
亚妮拉丝:怎,怎么会嘛……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卢格兰老人:哦,你还真敢说啊。
卢格兰老人:咳咳,那到底是谁呀?
卢格兰老人:早上一口气吃下3个冰激凌,然后又跑到思潘斯爷爷那要药……
亚妮拉丝:啊啊啊!?
亚妮拉丝:千,千万不要和别人提这件事啊。
亚妮拉丝:再说,那些都是准游击士时候的事了!
亚妮拉丝:现在我可是充分地自我检讨过了——每天早上最多吃一个冰激凌!
卢格兰老人:(= =b)唉……其实,早上吃冰激凌实在是有些……
卢格兰老人:……算了,不说这个了。
卢格兰老人:对了,从刚才开始你一直都在琢磨什么?

亚妮拉丝:啊。
亚妮拉丝:其实,那个,今天早上,从住在远方的祖父那里寄过来的信已经到了。
卢格兰老人:哦……
卢格兰老人:说起你的祖父……
亚妮拉丝:嗯,是剑术师父啊。
亚妮拉丝:提起《八叶一刀流》的云·卡法伊的话,在那一行里也是相当有名了呢。
卢格兰老人:哦,是啊。
卢格兰老人:的确从你那里听说过呢,虽然之前只知道名字罢了,不过……
卢格兰老人:他应该曾经在利贝尔呆过一段时间吧?
亚妮拉丝:啊,是呀。没想到连这个您都知道呢。
亚妮拉丝:只是,反倒是我对这没什么印象了呢。
亚妮拉丝:毕竟,那是在我出生前后的事……
卢格兰老人:哦……的确是有蛮长一段时间了啊。
卢格兰老人:然后呢?你祖父现在一切安好?
亚妮拉丝:他呀,挺好的啊,别看一把年纪了,可是身体却相当硬朗呢。
亚妮拉丝:虽然已经一年多没有见过面了……
亚妮拉丝:都已经70岁了,可是真动起手来,我在他面前就真不过是个不折不扣小娃娃。
卢格兰老人:哈哈,原来是一位连现役堂堂游击士都自愧不如的厉害角色啊。
卢格兰老人:哦……
亚妮拉丝:嗯?怎么了?
卢格兰老人:啊,亚妮拉丝。其实我以前就在想了……
卢格兰老人:你为什么不跟随你的祖父一起修行呢?
亚妮拉丝:哎……?
卢格兰老人:你立志要追求的所谓“剑之道”……
卢格兰老人:我倒觉得如果你留在祖父身旁磨砺的话,
卢格兰老人:应该是有助于你成长、最为快捷的一条道路呀。
亚妮拉丝:啊,这个呀……
卢格兰老人:啊啊……我是不该多管闲事的。
卢格兰老人:抱歉。就当是老人无聊的玩笑话,不要在意啊。
亚妮拉丝:不不,没有啦……!
亚妮拉丝:才不是什么多管闲事呢。
亚妮拉丝:卢格兰爷爷所说的,我确实考虑过。所以也不是没想到卢格兰爷爷会这么问。
亚妮拉丝:只是,总觉得不太好解释的样子……
卢格兰老人:哦……
亚妮拉丝:今后我想了解更多与剑道有关的事……更加想要接近“剑为何物”这个问题的答案。
亚妮拉丝:的确如您所说,如果只是为了追求这个心愿。跟在祖父身边修行或许是达成它最快的方法。
亚妮拉丝:但是,不光是这些,和对“剑”的求知欲一样……啊不,甚至是想更多地了解游击士的事情……
亚妮拉丝:嗯~所以………我并不想简单地作为剑术家去学习剑道,而是希望作为游击士来理解剑道……
亚妮拉丝:哦~……哈哈,似乎还是没办法解释得很清楚呢。
卢格兰老人:不不……你想说的,我基本已经明白了。
亚妮拉丝:嗯~……而且,爷爷也对我说了。
亚妮拉丝:行法、剑招之类,技术层面的东西他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我。
亚妮拉丝:但是,日后能否做到活学活用、心剑一体,就要看我自己的修为了。
亚妮拉丝:从某个角度讲,我觉得跟随爷爷继续学剑似乎已经没有意义了。
亚妮拉丝:嘻嘻……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对自己以后是不是可以有一番作为,其实也抱有许多不安呢。
卢格兰老人:嗯~,原来是这样……
卢格兰老人:…………………………………………
亚妮拉丝:哎……卢格兰爷爷?
卢格兰老人:哦,嗯~……
卢格兰老人:我很佩服你能这么认真讲述自己的想法。
亚妮拉丝:哎呀~真、真是的~……
亚妮拉丝:让我讲了半天的不就是卢格兰爷爷你么。
卢格兰老人:哦哈哈,嗯~不错,听到了些有趣的事。
卢格兰老人:对了对了,你那封宝贝得要命的信中到底都写了些什么?
亚妮拉丝:啊……
亚妮拉丝:嗯~那个,还真是吓了我一跳呢……
亚妮拉丝:『去见卡西乌斯』就是这样写着。
卢格兰老人:卡西乌斯……?
卢格兰老人:难道是指那个卡西乌斯吗?
亚妮拉丝:嗯,应该是吧。
亚妮拉丝:据说很久以前,爷爷被邀请担任王国军训练的特别讲师……
亚妮拉丝:好像在那个时候指导过卡西乌斯先生。
亚妮拉丝:之后,两人建立起了师徒般的关系……
亚妮拉丝:10年前卡西乌斯先生弃剑的时候,还曾特意到爷爷那里打了招呼。
卢格兰老人:10年前……
卢格兰老人:恰好是卡西乌斯退役然后成为游击士的时候吧。
卢格兰老人:嗯~然后呢……?
亚妮拉丝:最近爷爷从风传中得知卡西乌斯先生重返军队了……
亚妮拉丝:『说不定,卡西乌斯会因这个机缘而重生举剑的欲望』——爷爷大约是这么认为的。
卢格兰老人:嗯~……
卢格兰老人:那也就是说,让你亲自到那里一探虚实。
亚妮拉丝:嗯嗯,应该是这个意思。
卢格兰老人:原来如此啊……
卢格兰老人:……不过,在那种特殊的地方会或许存在着有意想不到的缘分呢。
亚妮拉丝:啊哈哈……是啊。
亚妮拉丝:嗯~,所以呢,卢格兰爷爷。
亚妮拉丝: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卢格兰老人:啊,要请假是吧?
卢格兰老人:那种事情完全没问题的。
卢格兰老人:如果你愿意,我还可以帮你安排与卡西乌斯会面。
亚妮拉丝:哇,真的吗!?
卢格兰老人:嗯。没关系,那就尽量地问问他,看看他
卢格兰老人:对剑道抱有怎么样的看法吧。
卢格兰老人:不过呢……
亚妮拉丝:不过……?
卢格兰老人:要把看板上所有的通缉魔兽给我一个不剩地清理干净后才可以去~
亚妮拉丝:哎~怎,怎么这样啊……!?
亚妮拉丝:好像还有5件通缉任务耶!?
卢格兰老人:那有什么?周边魔兽退治这种任务对现在的你来说应当是小菜一碟吧。
卢格兰老人:而且,被借到卢安那边的库拉茨到现在都没见人影。
卢格兰老人:该做的事还是要好好完成才行。
亚妮拉丝:哦哦哦……是的。

于是3日后——
(雷斯顿要塞)
亚妮拉丝:呼~终于到了。
亚妮拉丝:和约定的时间刚好……嗯~,快点过去吧。
士兵萨木尔: 呃……请问有何贵干?
亚妮拉丝:嗯,我是游击士亚妮拉丝·艾尔菲德。
亚妮拉丝:是应约来见卡西乌斯准将的……
士兵萨木尔:啊啊,你就是……
士兵萨木尔:你的事我听说了。我这就帮你联络主管人员。
士兵萨木尔:只是,需要你在这里等一会。
亚妮拉丝:哎?明明就是约在这时候的……
亚妮拉丝:难道出了什么事吗?
士兵萨木尔:没有。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
士兵萨木尔:不管怎样准将是个很忙的人,一大堆事情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呢。
士兵萨木尔:总之,我先去联络一下,请稍等。
亚妮拉丝:嗯……那就麻烦你了。
亚妮拉丝:哦~好慢啊……
亚妮拉丝:该不会是取消了吧?
亚妮拉丝:呼~人家好不容易来到这的,我可不想空着手回去。
亚妮拉丝:……要是会面作罢了的话,那不如到王都的百货店逛逛吧。
亚妮拉丝:现在应该是新品布娃娃上货的时候了……
亚妮拉丝:哦~小熊怎么样呢?偶尔换换小鳄鱼也不错嘛(❤~)
士兵萨木尔:啊,那位游击士姑娘。
士兵萨木尔:上面的人过来了。
亚妮拉丝:哎?
(从要塞里走出一个军官)
士兵萨木尔:辛苦了!
王国军士官:辛苦了。
王国军士官:您就是亚妮拉丝小姐吗?
亚妮拉丝:啊,是。
王国军士官:欢迎来到雷斯顿要塞。
王国军士官:准将正在里面等着您呢。这边请。
亚妮拉丝:哎,真的吗?
亚妮拉丝:就是说,可以见到卡西乌斯准将了?
王国军士官:是的。让您久等了。实在抱歉。
王国军士官:那么,请这边走。
亚妮拉丝:嗯!
(亚妮拉丝在军官的引领下来到卡西乌斯的房间)
王国军士官:属下将亚妮拉丝小姐带来了。
卡西乌斯:哦,辛苦你了。
卡西乌斯:你可以回岗了。
王国军士官:是。那么我先告退了。
卡西乌斯:哦,亚妮拉丝。拖了这么久不好意思啊。
亚妮拉丝:没有啦。不要紧。
亚妮拉丝:应该是我不对。让您在百忙之中抽时间见我。
卡西乌斯:哈哈,为了游击士的可爱后辈嘛,你不必在意。
卡西乌斯:不过,真的好久不见了,亚妮拉丝。
卡西乌斯:嗯~……看来技术更进了一层。
亚妮拉丝:嘻嘻,还可以吧……
亚妮拉丝:其实也是因为不想输给正在远方不断努力着的小艾啊。
亚妮拉丝:我好歹也是小艾有力的竞争对手了哦~
卡西乌斯:嗯~,这样啊。
卡西乌斯:那么,连同我的女儿那份一起,非常期待你们俩以后的活跃表现。
亚妮拉丝:是!
卡西乌斯:刚才你好像说……云老师还是像从前一样很硬朗吧。
卡西乌斯:今天也是因为他的吩咐才过来的吧。
亚妮拉丝:是,是的。是那么回事……
亚妮拉丝:卡西乌斯先生真的和我的爷爷认识吗?
卡西乌斯:啊啊,那可谓是传授我剑之道的恩师了。
卡西乌斯:已经过去20年了……第一次与他见面时是在士管学校里学剑的时候。
卡西乌斯:呵呵,至今还能想起那时在这雷斯顿要塞里训练的一点一滴呢。
亚妮拉丝:原,原来如此……
亚妮拉丝:那,那以前为什么不告诉我您认识爷爷呢?
亚妮拉丝:您应该知道我是爷爷的孙女吧?
卡西乌斯:……啊啊,算是知道吧。
卡西乌斯:只是,遇见你时,我已经弃剑许久了。
卡西乌斯:让我以师兄的身份报上姓名多少也有些尴尬啊。
亚妮拉丝:啊……
卡西乌斯:与云老师已经有10年没见了……
卡西乌斯:虽然偶尔也有过来信。他最近身体可好?
亚妮拉丝:啊,好啊……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亚妮拉丝:啊,对了。
亚妮拉丝:其实我今天来这是为了要继续10年前那个话题的。
卡西乌斯:哦……
亚妮拉丝:……对于卡西乌斯先生弃剑一事,爷爷直到现在仍然很惋惜。
亚妮拉丝:所以,当听到您重返军队时,爷爷就马上寄信给我。
亚妮拉丝:爷爷在想难道您又重新决定举剑了……
亚妮拉丝:……于是,才想让我直接与您见面,确认您真实的想法。
卡西乌斯:哦……是这样啊。
卡西乌斯:老师到现在还在挂念着我那种半吊子的剑法,真是深感荣幸……
卡西乌斯:……不过,我已经不打算再举剑了。
亚妮拉丝:………………………………
亚妮拉丝:这,这是……为什么啊?
卡西乌斯:呼,是啊。该怎么说好呢……
亚妮拉丝:我……一直抱有一个疑问。
亚妮拉丝:被称为《剑圣》的卡西乌斯先生为何要弃剑
亚妮拉丝:……
亚妮拉丝:我倒绝不是否定卡西乌斯先生的棒术……
亚妮拉丝:只是,无论如何我都无法接受……!
亚妮拉丝:明明已经重返部队了,为什么还要将剑弃之不顾?
卡西乌斯:嗯……
亚妮拉丝:难、难道是因为……
亚妮拉丝:……您认为比起剑术来讲,棒术更胜一筹吗?
卡西乌斯:不是的。我绝对没有那么想。
卡西乌斯:就我目前立场而言,棒术比剑术更适合我——仅此而已。
卡西乌斯:棒术不是将对敌人进行斩杀作为目标,而是将重点放在防御上,也可理解为“守护”。
亚妮拉丝:怎,怎么会……剑并不是只为了杀戮而存在的武器啊!
亚妮拉丝:而且,即使是我也有想要保护的东西……!
亚妮拉丝:作为剑士,作为游击士…………更是作为我自己…………
亚妮拉丝:这些……这些……难道说,用爷爷教导我的剑术是守护不了这些的吗!?
卡西乌斯:………………………………
亚妮拉丝:对,对不起。没控制住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亚妮拉丝:但是……我……无论怎样都无法接受……
亚妮拉丝:以前,我从来没有对自己的挥剑的目的感到迷惑……
亚妮拉丝:通过那件事,我重新认识到了自己力量的不足……
亚妮拉丝: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再怎么努力也还是不能独当一面……
卡西乌斯:……原来如此。
卡西乌斯:嗯……这也许就是与女神的机缘吧。
卡西乌斯:不过……尊师还是像以前一样坏嘛。
亚妮拉丝:哎……?
卡西乌斯:……亚妮拉丝。非常抱歉,现在的我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
卡西乌斯:因此……让其他人来代我向你解释吧。
亚妮拉丝:(到外面来了呢……可是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啊。)
亚妮拉丝:(而且……卡西乌斯先生好像在找谁……)
卡西乌斯:哦,来了啊。
卡西乌斯:准备得如何?
男子的声音:多亏了您,我已经准备好了。
男子的声音:不过,没想到还能再次穿上这件衣服……
男子的声音:真是的,准将你真坏啊。
卡西乌斯:呵呵,不要那么说嘛。
卡西乌斯:一般用的衣服活动起来很不方便。
亚妮拉丝:理、理查德大佐!?
理查德:虽然穿着这身打扮,可是怎么说还是有点……
理查德:呵呵,不过我已经不是什么大佐了,游击士小姐。
亚妮拉丝:对,对不起。
亚妮拉丝:理、理查德……先生?
理查德:啊,说起来你就是传闻中的正游击士亚妮拉丝小姐对吧。
亚妮拉丝:哎~你,你认识我?
理查德:毕竟情报部司令这个名号可不是挂在我身上当摆设的啊。
理查德:国内游击士的话,我都全都有所了解的。
亚妮拉丝:原,原来是这样啊……
亚妮拉丝:但,但是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卡西乌斯:其实,在你来之前,我一直在和理查德谈话。
亚妮拉丝:哎?
理查德:目前,我在民间开了个调查公司。
理查德:由于工作关系,所以今后在各个方面都会和王国军有所牵连……
理查德:所以为了方便起见,特来打声招呼。
亚妮拉丝:哎~……是这样啊。
亚妮拉丝:难,难道……
亚妮拉丝:刚才卡西乌斯所说的『替代者』就是指……
卡西乌斯:啊啊,是的。
卡西乌斯:接下来由你和理查德比试一下好了。
亚妮拉丝:等,等一下啊!您突然这么说我也……
亚妮拉丝:而且,对手还是理查德大佐……
卡西乌斯: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
卡西乌斯:不想知道了吗?

亚妮拉丝:!?

卡西乌斯:关于剑的疑问,自然只有剑本身能够回答。
卡西乌斯:输赢并不重要,尽全力来体会其中的奥义吧。
亚妮拉丝:………………………………
亚妮拉丝:……明白了。如果卡西乌斯先生那样说的话……!
亚妮拉丝:那就请允许我以这粗浅的剑法,向你挑战吧!
理查德:嗯,与《剑圣》之师的继承者比试吗……
理查德:那么敬请赐教。
理查德:……我要上了!
亚妮拉丝:来吧!
(两人的武器均为剑,招式更是溯本同源。因此,只要功力略有高下,胜负立断。理查德不愧是剑圣的传人。剑影如行,气势凌厉非常,快如急雨,看似随手一点,便是破阵怒涛之魄。加上他身法灵活,行动迅捷。出招之密,恰似道道明月流光,交辉成网,令人措手不及。但亚妮拉丝在他霸道的攻势下,却没有露出半点却懦之情。虽然几次被理查德的剑气逼得后退几丈,但她却一直保持步伐稳健,气息不乱。卡西乌斯见少女一直似攻似守,但是实际上却是在寻找对方的破绽——高手相较,只争毫厘!亚妮拉丝既要耐着性子寻求破绽,又要以防被拖入消耗战。毕竟论起经验,理查德自然高她一筹。而其实力,也属于越战越勇型——必须速取,又不可大意!丁丁当当几十招下来,机会终于来了。少女眼疾手快,照着理查德虚处就是一剑——)

(亚妮拉丝战斗胜利)
亚妮拉丝:呼呼……
亚妮拉丝:……赢,赢了!
理查德:哎呀呀……看来我的修行还远远不够呢……
卡西乌斯:到此为止吧。
卡西乌斯:请两位将剑回鞘。
卡西乌斯:亚妮拉丝……
卡西乌斯:理查德的剑,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
亚妮拉丝:啊,嗯……
亚妮拉丝:招法源自八叶一刀流,五之形《残月》……
亚妮拉丝:虽然稍加了些许改动,但本质都是以拔刀术做为基本。
亚妮拉丝:啊不,不只是那些表面的问题……
卡西乌斯:怎么了?
亚妮拉丝:战斗的时候发现的……
亚妮拉丝:理查德的剑是随着我的呼吸来挥舞的……
亚妮拉丝:嗯,是在我要攻击时那一瞬间的呼吸……
亚妮拉丝:怎么说呢,理查德先生的刀法似乎更符合『守』势……
亚妮拉丝:这个姿势与『形』完全吻合,所以很自然地成为了强有力的『剑』。
卡西乌斯:哦……
理查德:嗯……
亚妮拉丝:但是,为什么理查德先生要始终拘泥于『守』呢……
亚妮拉丝:当然,我想是因为理查德先生强烈地想要保护什么……
理查德:……亚妮拉丝君。
亚妮拉丝:啊,在。
理查德:我挥剑的理由只有一个。
理查德:那就是——保卫这个我深爱着的祖国。
亚妮拉丝:啊……
理查德:无论是谁,都一定有自己拼命想守护的东西。
理查德:那也许是像亲友恋人这样实际具体的存在……
理查德:又或者,是像信念理想这样缥缈无形的东西。
理查德:另外,至于如何守护『念』,每个人的做法都会有所不同。
理查德:就我而言,我的『念』的存在方式与你指出的『守』完全相吻合。
理查德:哈哈,这话从我这种将国家逼入绝境、十恶不赦的罪人口中说真是可笑……
亚妮拉丝:这,这是……
卡西乌斯:……理查德。
理查德:准将……请先什么都不要说。
理查德:就算陛下赦免,我的罪仍旧无法赎清。
理查德:不过,和您一样,我也不能因此而将国家利益抛之脑后。
理查德:也是因为这一点,我辞去军队职务的心意非常坚定。
亚妮拉丝:哎……
理查德:亚妮拉丝君……
理查德:我觉得,在『念』的面前,身份立场也不外乎是手段的一种而已。
理查德:……所以,即使是换了武器,我想也应该是一样的。
亚妮拉丝:啊……
卡西乌斯:最重要的,是要驾驭什么样的『念』——
卡西乌斯:我放下了剑,而选择了棒,也只不过是因为我的『念』外在形式发生了变化而已。
卡西乌斯:所以,亚妮拉丝……
亚妮拉丝:我也是,只要将自己的『念』融入剑中就可以了……
亚妮拉丝:……是这样的吗?
卡西乌斯:喔,抢先回答了啊。
卡西乌斯:不愧是云老师的孙女啊。这个方面非常敏锐。
亚妮拉丝:呵呵,不过同时忘得也很快。
亚妮拉丝:但是呢,我觉得……我终于明白了卡西乌斯先生的心境。
卡西乌斯:是吗……
卡西乌斯:呵呵,明白就好。
卡西乌斯:麻烦你,能不能帮我向云老师问个好?
亚妮拉丝:可以呀。您就放心好了!
亚妮拉丝:我想,爷爷一定也会理解你的。
卡西乌斯:唔,对了……
卡西乌斯:……理查德,你不介意吧?
理查德:呵呵……当然了。
理查德:……而且,我已经从你那里继承了剑之道。
理查德:那个由她来持有才相称吧。
亚妮拉丝:哎……?
卡西乌斯:……是啊。
卡西乌斯:亚妮拉丝,请收下。
得到利剑「迅羽」。
亚妮拉丝:这,这是……!?
卡西乌斯:这是我曾经的爱刀。
卡西乌斯:还是前往剑之道的人拿着它比较好。
亚妮拉丝:等,请等一等!
亚妮拉丝:这样珍贵的东西我可不能收。
亚妮拉丝:这把剑,那个……理查德先生才更配得上啊……
理查德:……最重要的不是从表面所能看到的。
理查德:这一点,你刚才已经理解了吧。
亚妮拉丝:但,但是,总感觉这个和那个不是一回事呢……
理查德:亚妮拉丝君……不必多想。
理查德:就像你刚才说的,你只要凭着属于你自己的『念』来挥剑就可以了。
理查德:仅此而已。
亚妮拉丝:只属于我的『念』……
亚妮拉丝:………………………………
亚妮拉丝:……明白了。
亚妮拉丝:那我就不胜感激地收下了,谢谢。
理查德:你的刀法也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理查德:如果还有机会的话,希望我们还能一起切磋切磋。
亚妮拉丝:啊,彼此彼此!
卡西乌斯:呵呵,修行可不能放松啊。
亚妮拉丝:是!
亚妮拉丝:不肖后辈亚妮拉丝·艾尔菲德——今后要全心全意的迈进剑之道!
(回到柏斯)
卢格兰老人:……是吗。很不错的经历嘛。
亚妮拉丝:是啊……
亚妮拉丝:估计爷爷已经意识到了事情会变成这样,所以写了那封信。
亚妮拉丝:因为我上一次给他老人家写信时写了些软弱的话……
卢格兰老人:原来是这样啊……不愧是是卡西乌斯的老师啊。
卢格兰老人:另外,不好意思啊,能不能快点把休假期间积压下来的委托解决掉啊。
卢格兰老人:你出差时市长来过,要委托一些事情。
亚妮拉丝:哎……
卢格兰老人:哈哈……这不正好吗?
卢格兰老人:可以不受武器的束缚锻炼自己了。
亚妮拉丝:哈哈……确实是呢。

——所以,爷爷。
我想你一开始就知道的
果然卡西乌斯先生
没有回到剑之道的打算。
不过,通过这次爷爷给我寄过来的信
我重新认识到了自己的剑。
以前,我只注重
『速度』和『强度』那些东西了……
其实,最重要的就是
为了什么而挥剑的
那个『念』——即所谓『魂』吧。
为什么以前我总是赢不了爷爷
现在终于知道原因了。
也许我是个不成器的弟子,
不过,我今后会全力以赴的。
亚妮拉丝。

Episode『剑之道』~Fin~


最后更新: May 29, 2021 23:13:35
创建日期: March 25, 2021 05:37:12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