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幕间 「白银巨船」

【入夜,帕坦古艾在帝国上空与护卫飞艇一起飞行】
贵族联盟军·旗舰——飞行战舰《帕坦古艾》
【瓦利玛和奥尔迪涅停在甲板上】

【场景】帕坦古艾 舰桥
黎恩:【思索片刻】(……拉玛尔州的凯恩公爵。)
黎恩:(不只是统治帝国西部的大贵族,也是贵族联盟实质上的领袖……)
黎恩:(自从雷格拉姆的实习以来,就没有和他见过面……)
凯恩公爵:黎恩·舒华泽同学。
凯恩公爵:恕我直言,我不希望让混乱再持续下去。
黎恩:咦。
凯恩公爵:【转身】本来我们之所以会起事,就是因为『宰相阁下』的作法实在是太不合理。
凯恩公爵:只因为陛下信任他,就轻视传统与习惯,打算将帝国的一切都任意改造的那份傲慢——
凯恩公爵:你们不是也有所感受吗?
黎恩:这……
【背景图:奥斯本的背影】
黎恩:【无奈】(……的确在各地实习时,也曾听过类似的消息……)
黎恩:(过于蛮横强硬……四处树敌的作风……)
黎恩:(甚至也成为引发帝国解放战线这类恐怖活动的导火线……)
【黎恩斜眼瞟向克洛,克洛两手一摊摇头】
凯恩公爵:可是,万恶的根源巳经消失了。
凯恩公爵:就算只是将时钟的指针拨回来一些,埃雷波尼亚也有能力寻回往日良好的传统。
凯恩公爵:只要目前还留在场上的势力,能够放下彼此的心结携手合作——你不这么认为吗?
黎恩:……这我不能认同。
黎恩:【怒】你们做了那些事情,还以为能一笔勾销吗……!?
黎恩:不只占领帝都、囚禁皇族——这等于是将市民所有人都当作人质。
黎恩:而且还和消失加雷利亚要塞的『敌国』私下签订密约……
黎恩:做出这种事情,至少残存的帝国正规军就不可能闷不吭声吧……!
凯恩公爵:呵呵,皇族的各位只是先由我们小心地『保护』着而已。
凯恩公爵:不过——正因为如此,才会想要借助『你」的力量呢。
黎恩:咦……
凯恩公爵:苍之骑神与灰之骑神。
凯恩公爵:——帝国传说中的《巨大骑士》。
凯恩公爵:只要能集合2架骑神之力,贵族联盟就能与机甲兵部队配合,彻底压制正规军的机甲师团吧。
凯恩公爵:比起漫无目的地延长战事,这样不是还好得多吗?
黎恩:怎、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
卢法斯:不——『机甲兵』在战场出现的意义非常重大。
卢法斯:虽然火力与装甲尚且不如主力战车,却有着足以弥补的机动性和泛用性……
卢法斯:而且更重要的是,能够给予人们心理上的冲击吧。
黎恩:这……
克洛提德:呵呵,毕竟我们身为人类,会受到巨大的人型『物体』所吸引——或因此而畏惧也是难免的。
克洛提德:而要是那些机甲兵的源头——『传说中的存在』现身的话……
克洛提德:克洛的《苍之骑神》和你的《灰之骑神》,效果更是截然不同吧。
克洛:【挠头】哎,这我是不否定啦。
黎恩:………………………………
凯恩公爵:【上前,右手叉腰】听我一言吧——万恶的根源【吉利亚斯·奥斯本】已经不在了。
凯恩公爵:剩下该做的就是尽快结束内战,恢复应有的秩序。
凯恩公爵:这样一来,一切都能恢复正常。
凯恩公爵:包括你们的学院生活、还有你妺妹和皇女殿下平稳的日常哪。
黎恩:……!
黎恩:【怒】你、你们……
卢法斯:……我可以向你保证她们2人的安全,不管你做出了什么选择。
卢法斯:阁下,关于这点,希望能在此得到您的承诺。
凯恩公爵:呵呵,那是当然的。
黎恩:卢法斯先生……
卢法斯:——不管事情经过如何,我仍然还是军官学院的理事之一
卢法斯:在这个立场上给你点忠告吧,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冷静地看清情势。
卢法斯:然后再想办法找出答案。
卢法斯:从此刻起,你该『为何』而举起剑,施展你的力量。
【克洛提德、克洛、凯恩公爵、卢法斯离去,留下黎恩一人】
黎恩:………………………………
【两名领邦军上前】
领邦军兵士A:——请往这走。黎恩·舒华泽大人。
领邦军兵士B:我会带您到『客房』,用餐也请在那边——

【章节标题】幕间 白银巨船
【剧情时间】S.1204.12.13 MONDAY
飞行战舰 帕坦古艾 贵宾区域

【场景】帕坦古艾·贵宾区域 黎恩房间
黎恩:【面向窗外】………………………………
【回忆】
凯恩公爵:剩下该做的就是尽快结束内战,恢复应有的秩序。
凯恩公爵:这样一来,一切都能恢复正常。
凯恩公爵:包括你们的学院生活、还有你妺妹和皇女殿下平稳的日常哪。
卢法斯: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冷静地看清情势。
卢法斯:然后再想办法找出答案。
卢法斯:从此刻起,你该『为何』而举起剑,施展你的力量。
【回忆完】
黎恩:【右手肘盯着窗户玻璃】(的确是因为贵族派跨过了线,才引发这次的内战……)
黎恩:(但是让内战持续下去,只会有更多人受苦,真的好吗……?)
黎恩:(和克洛之间也能和解,只要能救出爱丽榭和殿下的话……)
黎恩:【摇头】(——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黎恩:(好好思考啊,黎恩·舒华泽。)
黎恩:(虽然好不容易跟大家相见了,爱丽榭跟殿下却还身陷危险之中……)
黎恩:(在这个状况下,我能做什么?)
黎恩:(不——是『我们』想要做什么?)
青年的声音:【画外】哼哼,看来你似乎很烦恼嘛。
【黎恩一惊,只见克洛已经开门进来,还敲了敲门】
黎恩:………………………………
黎恩:【生气】…………有何贵干……?
克洛:不要摆出那种脸嘛。
克洛:按照你的个性,大概会超级认真想了一堆有的没的……
克洛:还真给我料到了呢。
黎恩:啧……不用你多管闲事。
黎恩:……倒是你在这边偷懒,没问题吗?
黎恩:贵族联盟军的《苍之骑士》……不是听说十分活跃吗。
克洛:【无奈】哎,人红是非多啊。
克洛:要是你肯加入的话,这种负担也能少掉一半。
克洛:【调皮】所以说别再犹豫了,赶快决定啦。
黎恩:【一团乱麻】啧,哪有这么简单就能决定啊……!
黎恩:话说回来,你以为是谁害得我这么烦恼——
黎恩:【发现克洛左手拎着什么】那是什么?
克洛:【拎到胸前】饭啊,饭。
克洛:虽然还有点早,来吃顿提前的午餐吧。
【2人对坐在两侧沙发上,面前是汉堡、薯条和饮料】
黎恩:汉堡、炸薯条跟洋葱圈……
黎恩:……我还以为会是像昨天晩上那种豪华宫廷料理呢。
克洛:什么嘛,原来你喜欢那种啊?
克洛:那不然我去拜托厨师赶快帮你准备一下好了。
黎恩:不,不用了。
黎恩:汉堡看起来也很好吃,我会感激地享用的。
克洛:噢,吃吧吃吧。
【2人吃汉堡,黎恩一惊】
黎恩:这……不是普通的汉堡吧。
黎恩:好像夹了白肉鱼的炸鱼排?
克洛:这可是鱼排汉堡呢。
克洛:口味还不错吧?
黎恩:是啊,塔塔酱的调味也很特别……
黎恩:嚼嚼……哎,这真是太好吃了。
黎恩:比起昨晚豪华的料理,我还比较喜欢这种呢。
克洛:你能吃得开心就好。
克洛:我难得下一次厨的辛苦也值得了。
黎恩:【一惊】咦……这是克洛做的吗!?
克洛:哎,虽然还是远远比不上雪伦小姐做的菜啦。
克洛:这在我的故乡——『茱莱』是像精神粮食一样的餐点。
黎恩:啊………
【回忆】
克蕾雅宪兵上尉:帝国解放战线首领《C》——
克蕾雅宪兵上尉:不,旧《茱莱市国》出身的克洛·安布斯特!
【回忆完】
【黎恩思索片刻】
克洛:这么说来,薇塔似乎让你们看了什么『实况』的样子……
克洛:刚好看到那段经过了吗。
黎恩:【无奈】是啊……
黎恩:说到茱莱,是8月特别实习时B组去的,位于西北方的经济特区……
【回忆列车上的情景】
亚莉莎:B组去的《茱莱特区》,没有关于这方面的消息……
亚莉莎:因为是帝国政府的直辖地,所以不是贵族统治的地方就是了。
盖乌斯:记得是8年前被合并的地区吧?
克洛:没错,是没有什么纠纷,就成为帝国领地的模式。
克洛:之后成为沿岸地区的经济特区,还挺繁荣的噢。
【回忆完】
黎恩:克洛也……回到自己的故乡去了吗?
克洛:是啊,虽说出于偶然。
克洛:街景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多少有点不适应……
克洛:不过还是很让人怀念啊。
黎恩:………………………………
黎恩:【思索片刻,无奈】——我一直很在意一件事。
黎恩:【无奈】克洛为什么会加入《帝国解放战线》呢?
黎恩: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你对奥斯本宰相怀有那么深的憎恨呢?
克洛:………………………………
黎恩:——告诉我,克洛。
黎恩:克洛曾经历的过去……
黎恩:茱莱是什么样的地方,你在那边过得如何?
黎恩:进入军官学院和会长他们认识之前都在做些什么?
克洛:【无奈】哈,追问男人的过去也没什么意思吧。
克洛:【坏笑】这种事还是对Ⅶ班里有兴趣的女孩做啦。
克洛:【调皮】是亚莉莎吗?劳拉?还是班长或菲呢?
克洛:喂,该不会是米莉亚姆吧——
黎恩:我想知道,克洛。
黎恩:这次……就当作是50米拉的利息吧。
黎恩:总觉得如果一直搞不清楚,我——我们会无法继续向前迈进。
克洛:……你啊……
【克洛思索片刻,起身来到窗边】
黎恩:克洛……
克洛:先说在前头,这可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八卦噢?
克洛:跟你的经历相比,会让人觉得只有这样吗,那种平凡、没什么了不起的过去……
克洛:这样也没关系吗?
黎恩:嗯…………我还是想知道。
黎恩:告诉我吧,克洛。
克洛:【挠头】真是的……
克洛:……哎,你应该常听说。
克洛:在历史教科书里出现的次数大概数也数不清……
克洛:人们很容易就会遗忘的那种故事——

【克洛自述】
「茱莱市国」——
位于塞姆利亚西北沿岸,靠着与帝国西部、诺森比亚和雷米菲利亚之间的海上交易而繁荣起来的都市国家。
【背景图:茱莱市国港口】
只有约15万的人口……规模十分渺小。
因此免于周围国家的骚扰,倒也过得挺顺利的……算是个很幸运的都市国家。
——直到20年前左右。
【背景图完】
在诺森比亚大公国,发生国土被盐侵蚀的异变……
通称「诺森比亚异变」的事件发生之后,西北沿岸的交易就大幅地减少。
原本还算富裕的茱莱也受到影响而开始快速衰退。
【背景图:茱莱市长向众人讲解的场景】
——不过茱莱也还有着历史悠久的街景,另外也能倚赖北海的渔业资源和出产七耀石的矿山嘛……
就这样有效运用这些资源,一边支援邻国的诺森比亚,以逐步恢复贸易圈为目标……
这就是我的爷爷——当时茱莱市长的想法。
【背景图:茱莱市长与幼年克洛】
他是茱莱市国最后一任的市长。
虽然顽固,但他也有天真的地方,是个受到所有市民爱戴的老头。
也是从小就失去双亲的我所拥有的,唯一的亲人……
他教会我很多事情,对我而言就如同『师父』一般。
就像你师父一样呢。
【背景图完】
——那是10年前的事了。
另一个邻国——埃雷波尼亚帝国的政府对茱莱提出了一项提案。
说要把以帝都为起点的铁路网延长,以直达茱莱市国。
原本是以海运为中心的城市,如果能和巨大的帝都以铁路相连的话,恰好能作为新的发展方向。
在市议会一面倒的支持之下,爷爷最后也只能接受这项提案。
【背景图:茱莱市国】
不到一年,市国就恢复了元气,城市繁荣的情景更甚以往。
然而……这也形同让巨大的帝国资本直接流入茱莱市国之中。
市国的土地和房屋被大肆收购,各种东西都成为投资的标的,所有人都疯狂地追求着米拉——
这情况似乎也在克洛斯贝尔发生过,但在茱莱是没有对抗势力存在的。
爷爷也感受到了危机……似乎曾筹划各种因应方案。
【背景图:大桥被炸毁】
就在这个时候——通往茱莱的铁路被不明人士给炸断了。
希望铁路早日修复的呼声此起彼落——但帝国政府却在此时喊了『暂停』。
「茱莱的维安体制实在是太脆弱了」「干脆将帝国资本全面撤出」——
【背景图完】
引发轩然大波,关联股票一夕暴跌,连犯人是谁都不知道的市国一片混乱。
在这节骨眼上,那家伙……
就任第3年的帝国政府代表,吉利亚斯·奥斯本宰相直接侵入了茱莱市国。
而且——给出了这样的提案。
【背景图:与市长商谈的奥斯本】
奥斯本宰相:铁路的修复和茱莱今后的警备将由帝国正规军全权负责。
奥斯本宰相:作为交换,茱莱必须成为帝国光荣的一份子……
奥斯本宰相:从今以后改制为《经济特区》以追求更高的发展。
【背景图完】
——仔细一想,这个提案实在出现得太刚好了
爷爷当然也一边保持警戒,打算提出各种对抗方案。
不过人类这种生物嘛,只要尝过了繁荣的滋味就会无法忘怀。
在有力商人居多的市议会中,帝国的提案被视为最优先通过……
对外也标榜着撤除关税等特区专属的税制优惠,让众多市民也跟着动了心。
——就在这个时候。
爷爷被人陷害,成了铁路爆破事件的嫌疑犯。
【背景图:被市民声讨的茱莱市长】
比谁都还热爱茱莱的传统,曾受到所有市民爱戴的老市长。
受到市议会的弹劾,和被煽动的市民谣言诽谤……
于是爷爷辞去了市长一职,茱莱也正式决定加入帝国的旗下。
就在爷爷辞职的同一天。
【背景图完】

黎恩:………………………………
克洛:这差不多是8年前的事了。
克洛:其实大家都知道爷爷没有任何过错。
克洛:而且也知道在铁路安装炸药的真凶究竟是『谁』。
克洛:大家不过只是装作视而不见罢了。
克洛:……呐,很常见的故事吧?
黎恩:克洛……
黎恩:………………………………
黎恩:【思索片刻】在那之后,你爷爷他……?
克洛:嗯,很快就去世了。
黎恩:【一惊】唔……!
克洛:爷爷辞去市长之后,铁路爆炸的事件结果也没查个水落石出。
克洛:他享清福才不到半年的时间,健康就急转直下。
克洛:哎,怎么说?就像是一直紧绷的那条线突然断掉了吧。
黎恩:【伤感】…………克洛…………
【背景图:年幼的克洛背着包袱离开爷爷的墓地】
——刚才我也说过,对从小失去双亲的我来说,爷爷是唯一的亲人。
虽然在当地还有很多死党跟好友……但我舍弃了一切,在13岁时离开茱莱。
在各地流连,接触各种勾当的过程中——认识了凯恩大叔。
【背景图:凯恩与帝国解放战线的其他成员】
哎,他算是赞助人吧。
接着集合了其他像我一样格格不入的家伙——
在16岁时成立了《帝国解放战线》。
基迪恩、斯卡蕾特和伏尔坎都是当时以来的旧识。
【背景图:克洛、薇塔与奥尔迪涅】
在经常出入凯恩公爵那里的薇塔引导之下……
我遇见了沉眠在海都欧尔迪斯地下的苍之骑神——《奥尔迪涅》。
跟你不同的地方是,我是一个人通过了类似的考验……
才受到认同, 成为苍之启动者【Riser】。
那是3年前的事了。
【背景图:安洁莉卡、托娃、乔治与克洛】
于是——在完成了所有的准备之后,将自己的经历加上完美的伪装……
选择就读离帝都不远的那间『大帝所创立的军官学院』。
一切都是为了计划——为了摘下『铁血』的首级。
【背景图完】

黎恩:【伤感】………………………………
克洛:【两手一摊,无奈摇头】喂喂,立场颠倒了吧。
黎恩:【伤感】……是……啊…………
克洛:【无奈挠头】真是的……
克洛:——我不会说铁血那家伙是『邪恶』的。
黎恩:咦……
克洛:不过呢,爷爷被他给『摆了一道』的确是事实。
克洛:在爷爷的教导之下,我可是很擅长下棋跟卡片游戏的。
克洛:既然如此,身为他的『弟子』,会想为师父报仇也是合情合理的吧?
黎恩:克洛……
克洛:【面向窗外】存在于帝国之中的扭曲现象……会日渐严重,的确是因为铁血的作为。
克洛:看清这些状况并尽可能加以利用,再以孤注一掷的一击来赢得胜负【游戏】。
克洛:而想到如今的茱莱,的确是很平稳的……
克洛:胜负的『收场』——让内战结束,使帝国恢复平稳也是我该做的吧。
克洛:所以——到那时我的『胜负』才会真正结束。
黎恩:啊……
黎恩:【伤感】………………………………
克洛:【左手轻拍黎恩的头】……你不需要受到我的影响啦。
克洛:卢法斯先生也说过了,你该好好思考为何而举起剑,施展你的力量嘛。
克洛:但最重要的还是为了你自己。
黎恩:克洛……
克洛:【走到沙发边】嘿咻,在这似乎待太久了呢。
克洛:至少你目前还算是『客人』。
克洛:重要人士也差不多要回帝都去了,这段日子就过得随心所欲点吧。
黎恩:咦……
【黎恩望向窗外,一艘绿色飞艇飞过。上面载着凯恩公爵、卢法斯和薇塔。卢法斯和薇塔发现黎恩,一个行礼,一个调皮的笑。之后绿色飞艇加速离开】
黎恩:………………………………
克洛:哎,我们也不会特别派人盯着你的,想逃走也请自便。
克洛:不过——不只是我,结社和西风的人,还有伏尔坎和斯卡蕾特都在这。
克洛:【阴险】如果你能想办法甩掉所有人再说吧。
黎恩:唔……
克洛:【走到门口】对了对了,在2楼的《贵宾室》里,有位特别可爱的『客人』。
克洛:能看见你的话一定会很开心的,有空就去瞧瞧吧。
克洛:【调皮】哎,小心别引起其他女孩的嫉炉啊。
【克洛开门离去】
黎恩:【思索片刻,无奈】(『客人』……指的到底是谁……?)
黎恩:(虽然他说了《贵宾室》……)
黎恩:【思索片刻】(……既然答应大家一定要回去,就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黎恩:(总之现在先四处走走……尽可能地收集情报吧。)
黎恩:(找出答案的事……在那之后也还能想。)

【调查对侧里面的房门】
黎恩:(有人的气息……里面似乎有谁在。)
【选择“敲门”】
女性的声音:【屋内】哎呀……?
女性的声音:【屋内】呵呵,好啊。进来吧。
黎恩:(这个声音是……)
黎恩:——打扰了。
【黎恩开门进入,看见斯卡蕾特坐在桌边】
【角色介绍】S-斯卡蕾特
斯卡蕾特:呵呵,欢迎啊。
斯卡蕾特:昨天听说你来了之后,我就想说也许有机会跟你打个照面的。
黎恩:帝国解放战线《S》——斯卡蕾特吗。
【想起斯卡蕾特驾驶机甲兵突击托利斯塔的场景】
黎恩:托利斯塔攻防战之后……有一个半月不见了哪。
斯卡蕾特:呵呵,似乎对彼此来说都是一次深刻的回忆嘛。
斯卡蕾特:别呆呆站在那里,过来这边吧。
斯卡蕾特:我泡个红茶给你。
黎恩:不、不用……
斯卡蕾特:【起身】……~【乐符】~……
黎恩:【无奈】(……哎,稍微聊个天应该还好吧。)
【斯卡蕾特泡了杯茶,2人对坐在桌边】
斯卡蕾特:呵呵……这个茶叶很不错吧?
斯卡蕾特:真不愧是帝国最大的贵族所拥有的船呢。
黎恩:……的确好像有股从未感受过的香味。
黎恩:如果是凯恩公爵家专用的茶叶,那就可以理解了……
斯卡蕾特:哎呀,你的家族不也是贵族吗?
斯卡蕾特:我记得是舒华泽男爵家,对吧。
黎恩:【无奈】在贵族之中,男爵可算不上是富裕啊。
黎恩:我们的生活也过得并不奢华。
斯卡蕾特:呵呵,是吗。
斯卡特:跟你比起来,我家也许还挺有钱的呢。
【黎恩回忆起矿山时伏尔坎说的话】
《V》:斯卡蕾特那家伙,我听说是因为强硬铺设铁路使她失去了故乡。
【回忆完】
黎恩:【思索片刻】你家是……?
斯卡蕾特:啊,我可不是贵族噢?
斯卡蕾特:虽然家里经营农场,多少赚了点钱。
斯卡蕾特:算是在家乡的大户吧。
黎恩:原来如此……
黎恩:………………………………
斯卡蕾特:呵呵,那为什么会选择成为恐怖分子……
斯卡蕾特:你一脸很在意的样子呢?
黎恩:【无奈】……如果说不在意,那真的是在骗你了。
黎恩:我有听说是因为强硬铺设铁路的关系。
斯卡蕾特:哎呀,《C》跟你说的?
斯卡蕾特:……啊,是《V》吧。真是个饶舌的男人呢。
黎恩:那个,你的故乡是……
斯卡蕾特:呵呵,这就让我放在心中吧。
斯卡蕾特:就算你知道了也没办法做什么呀。
黎恩:这……
黎恩:………………………………
斯卡蕾特:呵呵,真可爱呢。这下我也明白为什么《C》会喜欢你了。
斯卡蕾特:要不要就这样跟着贵族联盟,跟姐姐们一起战斗呀?
黎恩:【无奈】唉,请你别调侃我。
黎恩:【起身】——谢谢你的红茶。
黎恩:虽然茶叶本身很好,但泡的手法也很完美呢。
斯卡蕾特:呵呵,别客气。
黎恩:【走出几步,想到什么,回头】话说……你使用的『武器』。
【黎恩回忆起加雷利亚要塞时斯卡蕾特的武器】
黎恩:好像是很特别的种类,是在哪里学到的呢?
斯卡蕾特:噢……
斯卡蕾特:……哎,也没什么好瞒的。是在《亚尔特利亚法典国》。
黎恩:亚尔特利亚——七耀教会总部的所在地?
斯卡蕾特:对,那叫做《法剑》,是由教会所传承的传统武器。
斯卡蕾特:在好几年前,我为了成为修女曾经修行过。
黎恩:【汗】呃……我该从哪开始吐槽才好。
黎恩:修女会使用那种武器吗……?
斯卡蕾特:呵呵,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呢。
斯卡蕾特:……哎,虽然我还在见习途中就回到帝国了。
黎恩:咦……
斯卡蕾特:呵呵,那就到这边。
斯卡蕾特:如果你愿意成为我们的伙伴,那我再告诉你后续吧。
斯卡蕾特:就算真的不行……那或许也挺美妙的呢。
【屋外】
黎恩:(帝国解放战线《S》……比想象中还要亲切呢。)
黎恩:(似乎出身有钱人家……曾经成为见习修女这些事,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
黎恩:【思索片刻,转身望着房门】(看来她似乎也恨着《铁血宰相》的样子……)
黎恩:(现在仇人已经不在了……她有什么打算呢?)

【调查对侧的房门】
黎恩:(有人的气……息里面似乎有谁在。)
黎恩:(《S》在隔壁的话,就表示……)
【选择“敲门”】
粗野的声音:【屋内】……啊?
粗野的声音:【屋内】门开着。自己进来吧。
黎恩:——打扰了。
【黎恩开门进入,看见伏尔坎坐在沙发上】
【角色介绍】V-伏尔坎
伏尔坎:怎么,是小鬼啊。
伏尔坎:跟《C》已经聊完了吗?
黎恩:【无奈】不是《C》——是克洛。
黎恩:【严肃】至少对我们来说是这样的。
伏尔坎:哈,我当然知道这是他的本名^
伏尔坎:但在解放战线当中,《C》就是《C》——
伏尔坎:年纪轻轻却受到所有人认同的首领,没有其他身份。
黎恩:………………………………
伏尔坎:哎,你坐吧。
伏尔坎:都到了这个时候,应该有很多想问的事情吧?
黎恩:……你会告诉我吗?
伏尔坎:呵呵,就看你问什么了。
【黎恩坐在沙发上】
黎恩:……我只想确认一下……
黎恩:你们《帝国解放战线》还剩下多少人?
黎恩:我已经知道铁矿山爆炸是伪装的了。
伏尔坎:是啊……不过大概还有10个人吧。
伏尔坎:内战进入正式对决,人数也一口气减少许多啊。
黎恩:这……
【黎恩回忆起中枪的奥斯本宰相】
黎恩:——是因为已经达成『最重要的目的』了吗。
伏尔坎:呵呵,是啊。
伏尔坎:虽然我们的出身各有不同,但唯一的共通点就是对《铁血》那家伙的憎恨啊。
伏尔坎:既然《C》已经解决了铁血,就没有继续下去的理由……
伏尔坎:哎,所以会离开也不是不能理解。
黎恩:………………………………
黎恩:【无奈】克洛说……要看到内战终止,他的『胜负』才会真正结束。
黎恩:包括你在内,留下来的人是不是都有相同的理由?
伏尔坎:哈哈,是啊……
伏尔坎:……先不说其他家伙,情势如何对我可是没差。
伏尔坎:身为前猎兵,而且也还能战斗,现在这个情况反而更适合我啊。
伏尔坎:教领邦军那群呆子怎么用机甲兵,虽然有点麻烦不过也挺有成就感的。
伏尔坎:哎,要是战线真的解散了的话,也总是能找到方法活下去的吧。
黎恩:……是吗。
黎恩:【思索片刻,无奈】……我不能认同你们暗杀宰相和袭击托利斯塔的行为……
黎恩:但如果你们愿意解散恐怖组织的话,我个人觉得很好。
伏尔坎:呵呵,真有趣的小鬼。
伏尔坎:对把你们整得很慘的对手,这样不会太温柔吗?
黎恩:【无奈】……我已经受够了,不管是憎恨,还是对谁心怀报复。
黎恩:虽然『罪过』可能无法消除,但不管是谁,都希望这场内战赶快结束——
黎恩:你们也不是真心想要发动战争的吧?
伏尔坎:哼……别想得太多。
伏尔坎:在担心我们之前,你先顾好自己吧。
伏尔坎:是要追随贵族联盟,还是要与之对抗——
伏尔坎:不管哪条路都不好走,这点你很清楚吧?
黎恩:唔……
伏尔坎:呵呵,你慢慢考虑。
伏尔坎:如果到时候又成了敌人,那就拿出实力来对决吧。
伏尔坎:——下次在战场上见了。
黎恩:【无奈,起身】……失陪了。
【黎恩离开房间】
伏尔坎:呵呵……有点欺负过头了吗。
伏尔坎:——不过,他叫黎恩·舒华泽是吗。
伏尔坎:【思索片刻】……既然是这种小鬼,那交给他也不错嘛。
【屋外】
黎恩:【无奈】(被看穿了吗…)
黎恩:(……的确应该先考虑自己的事情才行。)
黎恩:【思索片刻,看向房门】(不过总觉得他……好像少了点霸气。)
【跪地的伏尔坎、奥斯本背影几张图片闪过】
黎恩:(原本属于《厄仑葛姆》……被铁血宰相屠杀的猎兵团吗。)
黎恩:(果然是因为仇人死了,目的已经达成了吗……?)

【场景】帕坦古艾·贵宾区域 中庭桌边
白衣男子:嗨,黎恩·舒华泽。
黎恩:【一惊】你是……怪盗绅士!
黎恩:唔……你为什么一脸悠闲地待在这……?
怪盗布卢布兰:呵呵……我跟你一样,是这艘船的『客人』哪。
怪盗布卢布兰:这里的摆设品味不错,酒和餐点更是极品……
怪盗布卢布兰:尽情享受眼前时光可是我的座右铭呢。
黎恩:【严肃】……………………
怪盗布卢布兰:哎,来陪我喝一杯吧。稍微聊个天也不错啊。
怪盗布卢布兰:能和引发世间骚动的大怪盜坐下来聊聊的机会可是很难得的,不是吗?
黎恩:【无奈】这种事别自己说啊……
黎恩:……我知道了,只是一下的话。
黎恩:不过,酒精饮料我可是敬谢不敏。
【黎恩落座,一个仆人给黎恩端上一杯,行礼离去】
黎恩:——那么,你和奥利维特殿下,就是从当时认识到现在的吗?
怪盗布卢布兰:呵,身为皇族却能对美有着如此深刻的了解,这样的人可是很难遇到的。
怪盗布卢布兰:而他对『美』的讲究,以及我俩对『爱』的观点那决定性的差异——
怪盗布卢布兰:呵呵,他可是能不断刺激我的人物之一呢。
黎恩:【无奈】该说殿下遇上了灾难吗……
黎恩:不过,没想到在利贝尔竟然发生了那种事。
黎恩:虽然有听说在南部发生了导力异常的状况。
怪盗布卢布兰:呵呵,真想让你也看看,那座壮丽的空中都市哪。
怪盗布卢布兰:相信至今为止累积的常识一定会因而颠覆吧。
黎恩:嘿……听起来确实很厉害呢——
黎恩:【一惊,无奈】(等等,我为什么真的听入迷了啊!?)
黎恩:(是因为都是些稀奇的话题,所以才不由自主被吸引了吗……)
怪盗布卢布兰:呵呵——真正的怪盗可不是只偷『东西』的。
怪盗布卢布兰:你的『时间』还有『兴趣』,任何可能偷到手的,都包括在内。
怪盗布卢布兰:也有可能——会是你的心啊?
黎恩:【无奈】……这点你倒是做得不怎样。
黎恩:哎……虽然的确很有兴趣。
黎恩:话说回来,你也不知道奥利维特殿下的行踪吗?
黎恩:他应该没有和贵族联盟为敌才对……
怪盗布卢布兰:呵呵,凯恩公爵应该很希望能拉拢他加入吧。
怪盗布卢布兰:听说皇子平常就对那位《铁血宰相》十分警戒。
怪盗布卢布兰:不过——内战开始之后皇子就杳无音信。
怪盗布卢布兰:只能确定他是和《红翼》在一起
黎恩:【无奈】原来连你们也掌握不到他的行踪。
黎恩:……把皇族成员幽禁起来,还希望能拉拢对方加入,不觉得想得太美了吗?
怪盗布卢布兰:不过帝国的大贵族本来就是这样的吧。
怪盗布卢布兰:当初那场《狮子战役》,也是因为各地的大贵族各自拥立不同的继承者,才产生内乱。
怪盗布卢布兰:虽然后来举兵平定战乱的德莱凯尔斯大帝并不在其中之列就是了
怪盗布卢布兰:呵呵——这样看来,皇子也许是想成为像那位狮子心皇帝一样的角色啊?
黎恩:………………………………
【黎恩回忆起女子学院圣餐室的奥利维特皇子】
奥利维特皇子:其中之一就是在军官学院带来『新的风气』。
奥利维特皇子:老实说,虽然我有所犹豫,但我们还是决定在你们身上赌一把看看。
奥利维特皇子:希望你们能够成为跨越帝国种种《障壁》的『光』。
【回忆完】
黎恩:……我想,应该不是这样。
黎恩:皇子是想从别的方向来克服这些问题……我有这样的感觉。
怪盗布卢布兰:噢……?
黎恩:【起身】——我该离开了。
黎恩: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有趣的事,感觉对整理我自己的思绪也有些帮助。
怪盗布卢布兰:呵呵——彼此彼此。
怪盗布卢布兰:我不知道你会选择什么样的道路,但还是欢迎你加入『我方』。
怪盗布卢布兰:虽然对身为《灰》之骑士的你也很感兴趣——
怪盗布卢布兰:……但更令人期待的是,能在近处观赏你那『鬼』之力啊。
黎恩:【无奈】……不知道能不能回应你的期待呢。
黎恩:那我先走了。

【调查右边靠中庭的房门】
黎恩:(这里是……)
轻浮的声音:【屋内】怎么,有客人呀?
浑厚的声音:【屋内】——进来吧。
黎恩:【一惊】……打扰了。
【黎恩开门进入,只见西风2人坐在椅子上】
杰诺:哈哈,小子果然是你啊。
雷欧尼达斯:哎,坐下吧。
雷欧尼达斯:来杯威士忌……看样子应该是不行啊。
黎恩:不……
黎恩:【无奈】……话说回来你们为什么这么友善啊?
黎恩:再怎么说,彼此也还是敌人才对……
杰诺:哈哈,这里是战场的话才不会手下留情呢。
杰诺:不过在战场上厮杀过的隔天,又跟对方在酒馆相遇,这种事不是常有吗?
雷欧尼达斯:如果想把这里当作战场的话,我们也只好奉陪了。
黎恩:【无奈】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黎恩:而且我也不觉得自己能赢过你们2人啊。
杰诺:怎么?这么没志气。
杰诺:看菲也很欣赏你的样子,不用那么谦虚啦?
雷欧尼达斯:用上那架《骑神》的话,胜负也还难说吧。
雷欧尼达斯:虽然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不会输的。
黎恩:【汗,无奈】(……感觉他是认真的。)
黎恩:(就连主力战车都能解决的猎兵,也许真有手段能与骑神一战……)
【黎恩坐下】
杰诺:哈哈,原来如此啊。
杰诺:不过能在这所菁英学校拿到学年第72名……
杰诺:菲也很努力嘛。
雷欧尼达斯:而且周围的人都比她年长呢。
雷欧尼达斯:正如团长所说过的一样,她是个下定决心就能做到的孩子。
杰诺:嗯啊,真的真的。
杰诺:既然都加入什么园艺社了,多少也会变得淑——
杰诺:啧,这点好像没什么变啊。
雷欧尼达斯:唔……算了,对她还早吧。
黎恩:哈哈……
黎恩:(该说是宠她宠过头还是……他们的确很重视菲呢。)
黎恩:(……但既然如此………)
黎恩:【思索片刻】——为什么你们会从菲的面前消失呢?
黎恩:在你们的『团长』跟宿敌决斗身亡之后。
杰诺:怎么,你也从菲那里听说这些事了吗。
杰诺:唔唔,怎么比想象中还要更亲密的样子啊……?
雷欧尼达斯:……我说,你该不会。
雷欧尼达斯:【声音提高】有那个胆子对她出手吧……?
黎恩:【一惊,连连摆手,大声】没有,我没有出手!
黎恩:【无奈】我想说的是,既然你们这么重视她,为什么不陪在她身边!?
黎恩:【严肃】旅团就是家人——她都这么说了,你们竟然留下她一个人……!
杰诺:这……
雷欧尼达斯:………………………………
【西风二人思索片刻】
杰诺:【挠头】……哎,有很多事啦。
杰诺:抱歉,这点就不能告诉小子你了。
雷欧尼达斯:总有一天我们会跟菲好好说明这一切的。
雷欧尼达斯:你就别插手了。
黎恩:【无奈】……我知道了。看来你们也有你们的顾虑吧。
黎恩:可是,她对我来说——对我们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家人【伙伴】。
黎恩:我们的这种心情绝不会输给你们的……
黎恩:只希望你们记住这一点。
杰诺:哈哈……好个挑衅啊。
雷欧尼达斯:我们会记住的。
雷欧尼达斯:话说回来——你真的没有出手吧?
杰诺:对啊,到底怎样啊?嗯?
黎恩:【无奈】(真的是宠过头了……太夸张了。)
【屋外】
黎恩:【无奈】(……没想到光菲的事情就讲了这么多呢。)
黎恩:(虽然也很想多知道一些《西风旅团》的动向……)
黎恩:【思索片刻,扭头看向房门】(……哎,算了。)
黎恩:(他们的确很重视菲……能知道这点也很有收获啊。)

【调查右边最里面的房门】
黎恩:(有人的气息……里面似乎有谁在。)
黎恩:【黑白闪,捂胸】(唔……?这是什么——)
【选择“进去”】
【黎恩开门进入】
慵懒的声音:【画外】啊啊……?
【只见马克邦站在屋内】
马克邦:噢……是《灰》那小鬼啊。
马克邦:【无奈】这么说来,好像是住在同一个地方啊。
黎恩:啊……是啊。
黎恩:(……刚才的气息是……)
黎恩:(错觉吗……现在完全感觉不到。)
马克邦:那,怎么了?
马克邦:你要不要加入贵族联盟,跟我可没有关系噢?
黎恩:不,其实我并不是特地来找你的……
【黎恩回忆起在奥洛克斯峡谷道平台上说的话】
劫炎马克邦:你该不会是——
劫炎马克邦:也『混杂』着吧?
【回忆完】
黎恩:……能跟你请教一件事吗?
马克邦:【无奈,挠头】哎,真麻烦啊……
【2人坐下,马克邦翘着个二郎腿】
马克邦:……那,怎样?你想问什么?
黎恩:你以前有说过。
黎恩:我『混杂』着……
马克邦:噢,你说那个啊。
黎恩:【无奈】当时虽然没有机会问清楚……
黎恩: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马克邦:怎么说呢……
马克邦:『混杂』说起来算是一种感觉吧。
马克邦:我跟你不管是『内在』还是『强度』都不一样……
马克邦:很难用言语说明这回事啊。
黎恩:【无奈】……我不懂你的意思。
黎恩:虽然感觉得出来你并不是随便说说……
马克邦:【无奈】真是……
【马克邦伸出右手,食指中指并拢】
黎恩:……?
【马克邦食指中指是升起火焰】
黎恩:……!
马克邦:这里没有机关或道具,我也没有驱动或咏唱噢?
马克邦:也不是靠古代遗物发动的。
马克邦:只要我动个念头,就能放出火焰——就只是这样。
黎恩:【严肃】『异能』……
【火焰消失,马克邦收回右手】
马克邦:哎,就是这样。
马克邦:没有任何原因或过程,只是引发『结果』的能力……
马克邦:——你身上也有吧?
【黎恩一惊,回忆起猎兵袭击悠米尔时自己发狂的场景】
黎恩:………这………
黎恩:【无奈】(那股『力量』的确……并不是靠修行能学会的。)
黎恩:(……就连那股力量是怎么从身上发出来的也……)
马克邦:哎,就是这回事啦。
马克邦:——能做到这种事的家伙,大多都是『混杂』着的。
马克邦:也跟教会的《圣痕》不同,就像是身体里有某种异形存在。
马克邦:虽然你好像只有一部分的样子。
黎恩:啊———
【黎恩回忆起游泳课上自己赤裸的胸口上的伤疤】
【黎恩捂住胸口】
马克邦:……原来如此,是那里啊。
马克邦:哎,不过发生的原因,又是在哪、什么时候混入的,可就不关我的事了。
马克邦:我也只能告诉你这些了噢?
黎恩:……不,这样很够了。
黎恩:谢谢你——让我对自己多少有些了解了。
马克邦:【无奈】哈……该说恭喜你吗。
马克邦:那就这样了吧?
黎恩:是啊——打扰了。
黎恩:【起身,突然想到了什么】这么说来,你的话……
黎恩:『混杂』是混到何种程度?
马克邦:噢……
马克邦:【身子前倾,目光阴冷】——全部啊。

【黎恩走出房门】
黎恩:(……劫炎马克邦吗。)
黎恩:(跟我的状况似乎完全不同……)
黎恩:【思索片刻】(……总之就先记在心里吧。)
黎恩:(这股『力量』究竟是什么……在5岁以前发生过什么事。)
黎恩:(真相大白的一天总会到来的——)

【调查走廊左边最里面的房门】
黎恩:……?(好像有微弱的气息。)
黎恩:(按照这个状况,应该是出现在悠米尔的『敌人』之一吧。)
【选择“进去”】
【黎恩敲门】
黎恩:咦,门开着……
【黎恩开门进入】
黎恩:……?没有人在……?
声音:【画外】……呼~……呼~………
黎恩:【一惊,扭头看向右手边】啊……
【黎恩发现躺在床上的阿尔缇娜,黎恩走到床边】
黑衣少女:………………………………
黑衣少女:……………呼~………
黎恩:【思索片刻,无奈】(这样看起来……还真的只是个孩子啊。)
黎恩:(跟米莉亚姆差不多年纪……大约12、3岁吗。)
黎恩:(……为什么会做出那种事……)
黑衣少女:………嗯………
【黎恩注意到她醒来】
黑衣少女:……是……谁……?
黑衣少女:………在……………………叫我…………
黎恩:(梦话……?)
黑衣少女:【睁眼】……………………
黎恩:啊……
黑衣少女:【一惊,坐起】……掌握情况。
黑衣少女:认知为帕坦古艾舰上,贵宾区域的房内……
黑衣少女:意识停止后经过9小时……
黎恩:(看来睡得挺好的啊……哎,毕竟是成长期。)
黎恩:【无奈】(——不对吧。)
黑衣少女:【疑惑,看向黎恩】……………………
黎恩:【冒汗,挠头】那个……早安。
黑衣少女:黎恩·舒华泽。……你为什么在这里?
黑衣少女:如果记忆没被修改的话,这里应该是分配给我的房间。
黎恩:【无奈】不……你说得没错。
黎恩:……抱歉,如果知道你在睡觉的话,我就不会进来了……
黑衣少女:原来是侵入者呢。
黑衣少女:《光剑》。
【光剑在床尾出现,黎恩一惊】
光剑:Χ'κёёΓ【机械语】
黎恩:呃,真的很抱歉——
【光剑挥起右臂,黎恩一惊】
黎恩:……欸!?这、这不太好吧!
黑衣少女:无须多言。
【一段时间过去】
【黎恩半跪在地,阿尔缇娜和光剑站在旁边】
亚尔缇娜:——所以你并不是怀着下流的目的才进入这个房间的?
黎恩:【无奈】我、我就说了是真的……
亚尔缇娜:那么,也不是一时昏了头,才做出这种行为——
黎恩:【大声】才没有!
黎恩:【无奈】唉,到底要讲几遍才能讲清楚……
亚尔缇娜:开玩笑的。
亚尔缇娜:要是不怀好意接近我的话,《光剑》应该早就攻击你了。
光剑: У 'фэък【机械语】
【光剑消失】
黎恩:啊,原来如此——
黎恩:【大声】喂!
黎恩:【起身,无奈,挠头】唉……随便进来真的是我不对。
黎恩:——那么既然误会也已经解开了,我就先失陪了。
亚尔缇娜:虽然是无所谓。
亚尔缇娜:……但你似乎也有些话想对我说吧?
黎恩:【无奈】呃,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你会在这里。
黎恩:……虽然想问的问题和想讲的话倒是有一堆啊。
黎恩:如果你愿意说的话,我真的很想知道……
黎恩:……为什么要协助贵族联盟?
黎恩:为什么使用跟米莉亚姆一样的傀儡兵器?
黎恩:说到底——你究竟是什么人?
亚尔缇娜:………………………………
亚尔缇娜: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是「这是我收到的命令」。
亚尔缇娜:光剑则是与机密事项有关,无法回答。
亚尔缇娜:至于最后的问题…………定义过于暧昧。
黎恩:【无奈】唉……够了。
黎恩:——就算是被命令的,我也没办法轻易原谅掳走妹妹她们的你。
黎恩:不好意思,我失陪了。
【黎恩动身离开】
亚尔缇娜:啊——
黎恩:【停下脚步,无奈挠头】………呼………
黎恩:【面向亚尔缇娜,无奈】——对不起,刚才说得太过火了。
黎恩:虽然我不了解你……
黎恩:但也还是知道,你并不是自愿想要掳走她们的。
亚尔缇娜:………………………………
黎恩:……那就这样。
黎恩如果有机会的话,也许还能再聊聊吧。
【黎恩转身欲走】
亚尔缇娜:——《黑色工房》。
黎恩:【扭头】咦……
亚尔缇娜:这是我原本所属的『地方』。
亚尔缇娜:现在我是被那个地方借出给贵族联盟。
亚尔缇娜:在你加入贵族联盟以前,能够公开的信息就只有这些。
黎恩:《黑色工房》……好像有听过这名字。
黎恩:而且借出是——
黎恩:…………好吧。
【黎恩上前,摸亚尔缇娜的头,亚尔缇娜一惊】
亚尔缇娜:……啊………
黎恩: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黎恩:《黑色工房》吗……我会好好记住的。
亚尔缇娜:……虽然不认为这名字对你来说有任何意义……
亚尔缇娜:【思索片刻,鄙视眼】——另外,这个行为是否有任何下流的意义存在?
黎恩:【无奈】才没有。
【屋外】
黎恩:【扭头看着房门】(《黑色工房》…………被借出吗。)
黎恩:(总之先记着吧。)

【进入走廊左边靠近中庭的房门】
【黎恩发现一个往窗户外看的少女,于是走上前】
女孩:【无奈】呼,来往克洛斯贝尔果然还是挺辛苦呢……
女孩:【热血】——不!这也是为了主人哪!
黎恩:那个……(好像是在雷格拉姆遇过的……)
女孩:【一惊,转身】你、你、你有什么事!?
女孩:——咦,是《灰之骑神》的骑士!?
黎恩:这个语气……
黎恩:是《噬身之蛇》的——记得叫做《神速》吧。
神速杜巴莉:【摇头】啧,没想到你竟然隐藏气息偷偷溜进这房间……
神速杜巴莉:【抓狂,大声】跟亚尔赛德的女儿一样,分明都不成熟却很恣意妄为啊!
黎恩:【勉强】没有,我只是很平常地走进来而已……
黎恩:没有敲门这点,那个,我很抱歉。
【过了一会,杜巴莉穿戴好铁机队装】
神速杜巴莉:【鄙视眼】——那、那你到底有什么事啊?
神速杜巴莉:是打算乖乖加入我们的麾下了吗?
黎恩:……请不要擅自决定。
黎恩:你们《结社》跟贵族联盟之间也并不是团结一心的吧?
神速杜巴莉:是啊,那当然。
神速杜巴莉:虽然不知道《第二柱》——克洛提德大人有什么想法,但我对贵族派可没什么情义。
神速杜巴莉:不过是听说这也是计划必要的一步,所以才帮忙的。
黎恩:计划……(听不太懂她指的是……)
黎恩:——你的主人并不是克洛提德,对吧?
神速杜巴莉:是啊,虽然她也是使徒之一,是《第七柱》呢。
神速杜巴莉:【一脸崇拜】既是我们《铁机队》的首领,更是伟大的先导——
神速杜巴莉:【一脸崇拜】美丽优雅、高贵无比而又慈悲为怀的那位大人……
神速杜巴莉:【一脸崇拜】是位站在『武术』顶点,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人!
黎恩:【汗,勉强】……她、她是很厉害的人这点我知道了。
黎恩:不过你说美丽……那位大人是女性吗?
神速杜巴莉:是啊,虽然是这样……
神速杜巴莉:【鄙视眼】像你这种程度的剑士,就算来个上百人,也比不上那位大人的一根小指头噢?
神速杜巴莉:【叉腰,得意】不,就算是千人——不对,就算有一万人也没用的!
黎恩:【无奈】用不着那么强调,我也知道的……
黎恩:(不过,身为女性却站在武术的顶点吗……)
黎恩:(《铁机队》和《铁骑队》也这么像,真的会让人忍不住联想到『那位人物』呢……)
神速杜巴莉:哼哼,看你很伤脑筋的样子?
神速杜巴莉:那就另外再告诉你,我主人的『称号』吧。
神速杜巴莉:《钢之圣女》——她是被这样敬称的。
黎恩:《钢之圣女》……
神还杜巴莉:【拍掌三下】那么,讲到这就够了吧。
神速杜巴莉:既然你还没有加入麾下,那我们就是敌人——
神速杜巴莉:可不能跟你过于亲近呢。
黎恩:【无奈】……也是啊。
黎恩:抱歉,打扰你了。
黎恩:对了可以再问你一件事吗……
黎恩:记得你——跟怪盗绅士或雪伦小姐不同,并不是『执行者』,对吧?
黎恩:这是有什么原因吗?
神速杜巴莉:【鄙视眼】唔……居然问这种难以回答的问题。
神速杜巴莉:——《执行者》是由结社之首《盟主》大人所选出的人们——
神速杜巴莉:好像只有内心怀有某种『黑暗』的人,才会被赋予No【号码】。
神速杜巴莉:可、可不是我在武术上比他们逊色之类的噢!?
黎恩:【勉强】虽然我没有这个意思……
黎恩:……哈哈,不过你的确不像怀有什么『黑暗』的样子。
黎恩:该说是直率吗——好像也不喜欢拐弯抹角。
神速杜巴莉:咦————
神速杜巴莉:【一惊,脸红,鄙视眼】你、你说那什么话,真令人起鸡皮疙瘩……
神速杜巴莉:【羞怒抓狂】赶快给我离开这里!
【屋外】
黎恩:【无奈】(……被赶了。)
黎恩:【扭头看向房门】(不过,《钢之圣女》吗……)
黎恩:(果然跟《枪之圣女》之间,有什么关系吧……?)
【黎恩回忆起之前在罗恩格林城看到的神秘背影】
黎恩:(……而且跟8月实习那时候曾帮助我们的人也——)

【小剧情】中庭楼梯下钢琴边
管家艾尔贝特:……还是很郁闷的样子吗。
希摩努:是的,我总觉得不忍心……
希摩努:是不是要向公爵阁下报告一声呢?
管家艾尔贝特:要是这样下去,确实可能会影响身体状况。
管家艾尔贝特:但也不知道阁下是否会放在心上……
管家艾尔贝特:……不,还是再考虑一下吧。
管家艾尔贝特:希摩努,可以先麻烦你照顾吗?
希摩努:【点头】好的,请交给我。

【调查2楼最深处的房门】
黎恩:(这里……好像是克洛所说的《贵宾室》吧。)
黎恩:(怎么办……?要敲门看看吗?)
【选择“敲门”】
少女的声音:【屋内】…………?
少女的声音:【屋内】……请问是哪位?请进来吧……
黎恩:【一惊】(这、这个声音是——)
黎恩:…………打扰了。
【黎恩进入屋内,见到艾尔芬】
少女:咦————
艾尔芬皇女:………………………………
黎恩:【走上前,无奈】果然……是殿下啊。
黎恩:虽然多少有预想到,不过……
艾尔芬皇女:……呜……
艾尔芬皇女:【揉眼泪】……黎恩………先生…………
艾尔芬皇女,【情绪激动】黎恩先生……呜!黎恩先生、黎恩先生!
【艾尔芬扑到黎恩怀里】
黎恩:殿下……
艾尔芬皇女:为、为什么你会在这……!啊啊,简直就像是在做梦!
艾尔芬皇女:呜呜……你不会真的告诉我这是做梦还是幻觉吧……!?
黎恩:【无奈】不,当然不会。
黎恩:……大概有半个月不见了吗,还好您平安无事……
黎恩:【无奈】真的很抱歉……都是因为我力有未逮。
艾尔芬皇女:呜呜……请你不要道歉……
艾尔芬皇女:能够这样再见到你,我就……呜呜……
黎恩:【抱住艾尔芬,拍拍她的头】……似乎让你担心受怕了呢。
黎恩:也许我还不够可靠……但会好好陪在你身边的。
黎恩:还请放心。
【一段时间过去】
艾尔芬皇女:原来如此……那之后发生了这些事啊。
黎恩:是的……伙伴们都平安无事,总算和他们会合了。
黎恩:【无奈】但是昨天受到凯恩公爵有点强硬的邀请……
黎恩:我才一个人到舰上来。
艾尔芬皇女:【无奈】原来如此……难怪有种紧张的气氛,原来还发生了这种事情。
艾尔芬皇女:呵呵,从结果上来说,还得感谢公爵呢。
艾尔芬皇女:总算能和黎恩先生再见面了。
黎恩:……真的很抱歉,不能救你离开这里。
黎恩:【扫视屋内】那个——殿下,可以打个岔问一件事情吗……
艾尔芬皇女:……我知道你想问的,是关于爱丽榭的事吧?
艾尔芬皇女:可惜的是爱丽榭并没有到这艘舰上来
艾尔芬皇女:恐怕是跟我的双亲在一起吧。
黎恩:【一惊】跟皇帝陛下他们一起……!?
艾尔芬皇女:父亲大人、母亲大人还有弟弟遭到幽禁这件事,我想你也知道……
艾尔芬皇女:爱丽榭好像也被送到幽禁他们的地方去了。
艾尔芬皇女:以照顾皇帝家生活起居的侍女为名目。
黎恩:原来是这样……
黎恩:……总觉得好像有点安心,又不是那么放心呢。
艾尔芬皇女:呵呵……说得也是,我也有同样的心情。
黎恩:可是……为什么只有殿下在这艘战舰上?
黎恩:是有什么原因吗?
艾尔芬皇女:这也许就是贵族联盟的……凯恩公爵的目的。
艾尔芬皇女:让我到内战开始后被贵族占领的地区,在大家面前喊话……
艾尔芬皇女:希望能借此压抑民众的反弹声浪吧。
黎恩:【怒】……这………
艾尔芬皇女:【无奈】如果只是这种事情的话,我觉得没有关系。
艾尔芬皇女:如果能在内战中,让不安的人们多少安心一点的话,我也……
黎恩:【双手搭在艾尔芬双肩上】……还请你不要勉强自己。
黎恩:欺骗那些被当成傀儡的百姓们,并不是件令人好受的事吧。
黎恩:而且也见不到家人,还跟爱丽榭分隔两地……
艾尔芬皇女:黎恩先生……
艾尔芬皇女:……唉哟……真是什么都让你给看穿了。
艾尔芬皇女:不、不提那个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呢?
艾尔芬皇女:你该不会真的要就这样对凯恩公爵言听计从吧?
黎恩:这……
黎恩:——其实我很犹豫。
黎恩:如果内战一直持续下去,会让更多的人受苦。
黎恩:但选择和贵族联盟站在同边,也并不是正确的事。
黎恩:在这点上,正规军也是一样的。
艾尔芬皇女:……这………
黎恩:而且他们还这样利用殿下……
黎恩:爱丽榭也遭到因禁不能放着不管。
艾尔芬皇女:黎恩先生……
黎恩:【转身】……12年前,我被舒华泽家收养之后。
黎恩:我就一直……是她的哥哥。
【背景图:在黎恩床前端着水杯的幼年爱丽榭】
黎恩:因为被爸妈爱着……
黎恩:而且还是她的哥哥,有这些事情才让我找到了自己的立足点。
黎恩:……殿下也曾见过吧?我的『那个样子』——
艾尔芬皇女:啊……
【背景图:猎兵袭击悠米尔时发狂的黎恩】
黎恩:小时候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黎恩:照理来说,爱丽榭应该会很害怕的,但她还是用一样的态度对待我。
【背景图:交替出现幼年时为救爱丽榭的黎恩】
黎恩:——当时我曾发过誓。
黎恩:不管发生什么事,只有爱丽榭……妺妹她,我是一定会保护好的。
【背景图完】

黎恩:所以……我才会烦恼。
黎恩:【无奈】不管自己变成怎样……
黎恩:【无奈】……是不是就算舍弃『信念』,也要以她为最优先呢……
艾尔芬皇女:……黎恩先生……
艾尔芬皇女:………………………………
艾尔芬皇女:【严肃】———哥哥,请你振作一点!
黎恩:【一惊】………咦…………
【艾尔芬从背后抱住黎恩】
黎恩:殿、殿下……?
艾尔芬皇女:【无奈】我很了解爱丽榭!
艾尔芬皇女:有些事情也许连身为哥哥的黎恩先生也不知道……!

【背景图:幼年爱丽榭扶着黎恩】
艾尔芬皇女:【无奈】8年前的那件事……大致上的状况我都知道!
艾尔芬皇女:包括黎恩先生是因为那件事,才会走上剑术之道这条路……!
艾尔芬皇女:还有那件事一直深埋在黎恩先生心中,成为你的阴影这点也是……!

【背景图:幼年黎恩手持柴刀护在幼年爱丽榭身前】
艾尔芬皇女:她——爱丽榭一直因为那件事,而对你感到抱歉,却又不由得很开心……
艾尔芬皇女:【无奈】因为这样她才能够独占你的关心和责任感……
艾尔芬皇女:但那不过是种自我满足,她也已经发现了这点!
黎恩:……!

【背景图:决定前往女子学院就读的爱丽榭】
艾尔芬皇女:虽然她决定到女子学院就读,也有其他的原因……
艾尔芬皇女:但不想让黎恩先生继续被无意义的罪恶感所束缚——
艾尔芬皇女:这才是最重要的理由!
黎恩:……这………
【背景图完】

艾尔芬皇女:【伤感】……所以,黎恩先生。
艾尔芬皇女:【伤感】请你不要把爱丽榭当成『理由』。
艾尔芬皇女:因为她比任何人都还要希望,你能够找到自己真正想走的路……
艾尔芬皇女:【伤感】所以在你进入军官学院,遇见能一起前进的伙伴之后一—

【背景图:看着黎恩与Ⅶ班同学相谈甚欢的爱丽榭】
艾尔芬皇女:她虽然感到嫉妒和舍不得, 但仍打从心里为你高兴的……!
黎恩:………啊………………
【背景图完】

黎恩:【伤感】…………是吗…………
黎恩:我明明应该保护她的…………却反而被她保护了呢……
黎恩:不只是爱丽榭……爸爸和妈妈,还有云老师……
黎恩:还有军官学院的大家……

【背景图:凯尔迪克观风亭的劳拉】
黎恩:(是吗……我所缺少的原来是这点吗……)
【背景图:诺尔德高原的亚莉莎】
黎恩:(人是和其他人互相影响、彼此扶持才能生活下去……)
【背景图:在雷格拉姆时输给光之剑匠】
黎恩:【无奈】(在谈论力量以前,我竟然连这种最基本的事情都不了解……)
【背景图:猎兵来袭时被爱丽榭抱住的发狂的黎恩】
黎恩:(师父传授的中传…………对我来说果然太早了啊…)

【背景一黑,黎恩胸前发光】
黎恩:(不过……现在的话。)
黎恩:(有了寄宿心中的这道光芒我一定能……!)
【黎恩身前浮着一块金色的结晶】
黎恩达到了新的境界。
已经完成准备,可以使用新战技《神气合一》了。
【背景完】

艾尔芬皇女:黎恩、先生……?
黎恩:【转身】谢谢你……让我明白这件事。
黎恩:都是多亏有殿下在。
艾尔芬皇女:啊……
艾尔芬皇女:……~~唔~~……
黎恩:我也该离开这里了。
黎恩:再让他们等下去,也对伙伴们不好意思。
艾尔芬皇女:说得是呢……
艾尔芬皇女:呵呵,虽然也还想和你多待一会儿。
艾尔芬皇女:……还请多保重,爱丽榭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艾尔芬皇女:就算要跟凯恩公爵以条件交换,我也一定会让她——
【黎恩摇头】
艾尔芬皇女:咦……?
黎恩:殿下当然也要一起来。
黎恩:我不能让妹妹的好朋友再待在这种地方。
黎恩:我会想办法突破防卫的,请你跟我来。
艾尔芬皇女:啊……………………
艾尔芬皇女:【点头】好的……!
艾尔芬皇女加入队伍了。

【一段时间过去】
艾尔芬皇女:那么……该怎么逃离这艘战舰呢?
黎恩:瓦利玛——《灰之骑神》正被绑在甲板上。
黎恩:要是能到那边的话,总会有办法的……
黎恩:先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悄悄地溜出这个区域吧。
艾尔芬皇女:我知道了。
艾尔芬皇女:呵呵,没想到能和黎恩先生一起进行逃亡之旅……
艾尔芬皇女:【调皮】要是被爱丽榭知道的话,她一定会嫉妒到不行吧。
黎恩:哈哈……那我们走吧。

【自动语音】帕坦古艾·贵宾区域
黎恩:(……有相当厉害的高手在。请压低声音。)
艾尔芬皇女:(嗯……我明白了。)

【场景】帕坦古艾·贵宾区域 黎恩隔壁的房间排气口前
黎恩:这是……
黎恩:【蹲下,思索片刻】……果然没错。
黎恩:看来是排气口的样子。
艾尔芬皇女:排气口……?
艾尔芬皇女:该不会能从这里通到其他地方?
黎恩:【无奈】是的……不过真伤脑筋。
黎恩:总不能让皇女殿下进去这里——
艾尔芬皇女:呵呵,这就是我们逃亡之旅的第一步吧。
黎恩:【汗】可是,里面很暗,也有点脏……
艾尔芬皇女:这种程度没问题的。
艾尔芬皇女:之前逃离帝都的时候,也曾经过很狭窄又恐怖的地下道。
艾尔芬皇女:啊,我个子比较小,是不是应该先进去呢?
黎恩:【一惊,无奈】不、不行……这可不成!
黎恩:咳……我知道了。那请你跟在我的后面。
艾尔芬皇女:?好的。
黎恩:【无奈】(真是的,穿着裙子多少也注意一下……)

【自动语音】排气管内
艾尔芬皇女:啊,几乎没什么脏污呢?
黎恩:因为好像是……新船舰的缘敌吧。

【自动语音】排气管内
艾尔芬皇女:啊,是转角处噢……!
黎恩:是的……好像已经通过贵宾区域了。

【场景】帕坦古艾·舰内通道
黎恩:好……总算逃出来了呢。
艾尔芬皇女:呼~心一直跳个不停。
艾尔芬皇女:【调皮】感觉像是时下流行的间谍小说一样呢。
黎恩哈哈……总之在被他们发现之前,赶快到甲板——
【黎恩一惊,转身面向通道一侧】
艾尔芬皇女:黎恩先生……?
黎恩:——有士兵来了。殿下请退后。
艾尔芬皇女:!

【两名领邦军士兵交谈着从自动门走出】
领邦军士兵B:呼,不只那个年轻人。
领邦军士兵B:来的都是些非比寻常的客人,果然还是会紧张啊……
领邦军士兵A:是啊,希望至少能见到艾尔芬殿下一面——
领邦军士兵B:【发现手持太刀的黎恩】啊。
领邦军士兵A:咦。
【两名领邦军士兵同时反应过来】
黎恩:太慢了——!
【战斗:领邦军士兵*2】
【两名领邦军士兵被打趴在地】
领邦军士兵B:……呜………
领邦军士兵A:好……好强………
【黎恩收刀】
艾尔芬皇女:呼~呼~……
黎恩:……你没事吧,殿下?
艾尔芬皇女:是、是的……多亏有你的保护。
艾尔芬皇女:我会好好跟着你的开始逃脱吧……!
黎恩:【点头】……我知道了。那么请跟我走!

【自动语音】舰上有窗户的房间
艾尔芬皇女:打破那扇窗户……似乎不能这么做吧?
黎恩:是啊……恐怕不行。朝甲板前进吧。

【场景】帕坦古艾·终点
【2人穿过门,一惊】
艾尔芬皇女:……啊……!?
黎恩:什么时候……
【只见布卢布兰和杜巴莉从对面走来】
怪盗布卢布兰:呵呵,虽然不认为你会老实地加入我军麾下……
怪盗布卢布兰:没想到你竟然和帝国的至宝牵着手,一起展开逃亡之旅啊。
神速杜巴莉:【无奈】真是的……你的胆子还真是不小嘛。
黎恩:【拔出太刀,无奈】你们也是……没想到会被抢先呢。
黎恩:『怪盗』和『神速』——看来并非浪得虚名啊。
神速杜巴莉:【鄙视眼】唔……嘴上不饶人的家伙。
怪盗布卢布兰:呵呵,无视于我的存在就想偷走『至宝』……
怪盗布卢布兰:你该不会以为这么轻易就能办得到吧?
艾尔芬皇女:我可不是被他给偷走的。
艾尔芬皇女:倒不如说是我唆使了黎恩先生呢。
【黎恩汗】
怪盗布卢布兰:哎呀,是我失礼了——这位大胆而热情的公主殿下。
怪盗布卢布兰:这该不会也是受到我的好对手——皇子殿下的薰陶吧?
艾尔芬皇女:虽然不像兄长那么特立独行……
艾尔芬皇女:【双掌一合,笑】「美——就是爱」,对他这项信念,我可是十分赞同的。
怪盗布卢布兰:噢呵……?
艾尔芬皇女:呵呵……
黎恩:【汗】(怎、怎么好像挺投缘的……)
神速杜巴莉:嘻、嘻嘻哈哈也该适可而止!
神速杜巴莉:布卢布兰……!既然你也是《执行者》的话,也该公私分明些才是!
怪盗布卢布兰:呵呵,我想公私分明的执行者反而是少数呢……
怪盗布卢布兰:不过,哎,余兴节目也够了。
怪盗布卢布兰:【摆开架势】虽然我对你身上隐藏的真实也很有兴趣,但能在此与花儿一同凋零也挺凄美的。
神速杜巴莉:【拔出武器】虽然同为剑士,但就让你好好认清,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吧!
艾尔芬皇女:……黎恩先生……
黎恩:不要紧的,殿下。
黎恩:这种程度的战力差距,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杜巴莉一惊】
怪盗布卢布兰:噢……?
神速杜巴莉:无、无法认清敌我的实力差距,还敢不知天高地厚地吹牛……
神速杜巴莉:【剑指黎恩】给我在那站好!我会好好教训你的!
黎恩:————这是我的台词。
【黎恩左手抚胸,周身黑气。艾尔芬一惊】
神速杜巴莉:唔……!?
怪盗布卢布兰:这是……
艾尔芬皇女:黎、黎恩先生……
黎恩:谢谢……这是多亏了殿下和爱丽榭。
黎恩:不,是Ⅶ班的大家和曾帮助我们的所有人——
黎恩:【变白毛】噢噢噢噢噢噢噢……!
【布卢布兰,杜巴莉一惊】
神速杜巴莉怎、怎么回事!?
怪盗布卢布兰:鬼之力……!
艾尔芬皇女:………啊………
黎恩:八叶一刀流,中传。
黎恩:黎恩·舒华泽,恳请赐教!
【boss战:怪盗布卢布兰、神速杜巴莉】
神速杜巴莉:怎、怎么回事!?这股力量是……!
怪盗布卢布兰:哈哈哈,有意思……!
怪盗布卢布兰:将鬼之力化为已有……果然是很有趣的青年哪!
艾尔芬皇女:黎恩先生……
黎恩:——殿下,失礼了。
艾尔芬皇女:咦。
【黎恩收刀,来到艾尔芬背后,艾尔芬一惊,黎恩一个公主抱抱起艾尔芬】
艾尔芬皇女:呀……
【黎恩助跑一段跳起,一个折返,跳到上方通道,进门】
怪盗布卢布兰:噢……!?
神速杜巴莉:给、给我等等呀~!!
【伏尔坎和斯卡蕾特也从门内跑出】
伏尔坎:喂喂……那是啥啊。
斯卡蕾特:【无奈】这好像还真是追不上呢……

【黎恩抱着艾尔芬向通道深处一路狂奔】
黎恩:……就这样一口气往甲板冲过去。
黎恩:没问题吧,殴下?
艾尔芬皇女:好、好的……!
艾尔芬皇女:……那个,其实是因为别的事情心跳个不停……
黎恩:别的事情?
青年的声音:【画外】喂喂,这种情况下还在调情吗?
【2人一惊,只见前方西风二人组拦路】
艾尔芬皇女:……!
黎恩:你们也来了……!
【西风二人组摆开架势】
陷阱师杰诺:哈,小子好胆量哪。
陷阱师杰诺:那就稍微来阻止你一下吧!
破坏兽雷欧尼达斯:别想轻易通过,我等西风的守备范围一—
破坏兽雷欧尼达斯:唔……!?
【黎恩影分身突破防线】
陷阱师杰诺:啧……跟菲一样的花招!
破坏兽雷欧尼达斯:目标已突破防卫线,开始进行追击——

【黎恩抱着艾尔芬继续向通道深处一路狂奔】
黎恩:殿下,抱歉……!
艾尔芬皇女:不、不要紧的……!请不要在意我……!
艾尔芬皇女:……不过,可以再抱我紧一点吗……?
黎恩:嗯,当然可以。
黎恩:【一惊,看向前方】……!
【前方亚尔缇娜骑在光剑上拦路】
黑兔亚尔缇娜:——侦测到目标。开始进行追捕。
黑兔亚尔缇娜:……看来果然是下流的人呢。
黎恩:别说些令人误解的话……!
光剑:A"пэгκ【机械语】
【光剑一拳挥出,黎恩将艾尔芬扛到肩上】
艾尔芬皇女:呀……!?
【黎恩避开光剑的一拳,同时拔出太刀】
黑免亚尔提娜:……!
【亚尔提娜和光剑被黎恩的拔刀术打飞到墙上,黎恩抱着艾尔芬跑掉,光剑载着亚尔缇娜顺着墙壁缓缓滑落在地】
光剑:Ё'жёйа……【机械语】
黑兔亚尔缇娜:失去目标踪迹……
黑兔亚尔缇娜:黎恩·舒华泽……
黑兔亚尔缇娜:……看来在许多层面上,都必须对他重新进行评估……

【黎恩抱着艾尔芬继续向通道深处一路狂奔】
艾尔芬皇女:【睁眼】………………………………
黎恩:抱歉,殿下,虽说是在危急之中……
艾尔芬皇女:那、那倒是不要紧……
艾尔芬皇女:……不过那女孩……明明看起来比我还小……
艾尔芬皇女:……原来黎恩先生是如此下流的人……!
黎恩:【汗】呃……请您不要当真。
黎恩:【看向前方】看来到终点了……!
艾尔芬皇女:啊,转移话题了……!

【黎恩抱着艾尔芬狂奔到甲板上】
艾尔芬皇女:那就是《灰之骑神》……
艾尔芬皇女:【一惊】啊……
【克洛和马克邦走出来】
艾尔芬皇女:……克洛先生……还有……
黎恩:………………………………
【黎恩放下艾尔芬,上前两步】
劫炎马克邦:哼嗯……原来是这样『显现』的啊。
克洛:《鬼》的力量——看来能运用自如了嘛。
克洛:【无奈】不过,你还真现实耶。
克洛:看来是让可爱女孩给加油打气了一番是吗?
黎恩:哈哈……也是呢。
黎恩:而且对妹妹,还有大家……在某层意义上连克洛也是吧。
克洛:【挠头,无奈】真是……
劫炎马克邦:虽然想试试他的身手……
劫炎马克邦:不过插手还是太不解风情了吧?
克洛:是啊,回避一下吧。
【克洛亮出武器】
黎恩:殿下也请……退后一些。
艾尔芬皇女:……我知道了。
【艾尔芬稍微远离,黎恩拔出武器】
克洛:不戴《C》的面具和你对决,这还是第一次吧。
克洛:操作骑神是我占上风。
克洛:肉身战会由谁胜出——就来一决胜负吧?
黎恩:是啊……求之不得。
黎恩:虽然以前在帝都的地下是3人联手……
黎恩:但这次就算只有一个人我也要超越你……!
克洛:哈,随你说吧。
【克洛爆发蓝色斗气】
黎恩:噢噢噢噢噢噢噢……!
克洛:喝啊啊啊噢啊……!
【boss战:克洛】
【克洛的武器被打飞】
艾尔芬皇女:啊……!
劫炎马克邦:噢……
克洛:哈……挺行的嘛。
克洛:没想到会在单挑被你压制……
黎恩:呜……你才是……
黎恩:竟然能跟『这个状态』的我对抗到这个程度……
黎恩:【一惊,左手捂住胸口】……啊——————
【黎恩半跪在地,变回黑发】
艾尔芬皇女:黎、黎恩先生……!?
【艾尔芬跑到黎恩身侧蹲下】
黎恩:……呜……怎么会在这种时候……
克洛:《鬼》的力量耗尽了吗……
女该的声音:【画外】追、追上你们了啊!
【西风二人组、杜巴莉、布卢布兰、亚尔缇娜追上来】
陷阱师杰诺:怎么啦,真是热闹啊。
破坏兽雷欧尼达斯:不过,看来似乎是有些莽撞哪。
黑兔亚尔缇娜:………………………………
劫炎马克邦:【走到黎恩身前】这是场不错的对决。
劫炎马克邦:只不过,运气不太好的样子?
艾尔芬皇女:……啊…………
黎恩:呜……殿下,请离远一点……!
克洛:喂喂……要是太乱来的话——
克洛:【一惊,严肃,抬头】喂……!
【其余人也一惊,只见甲板上空中飞过一艘红色飞艇】
神速杜巴莉:红、红翼——
神速杜巴莉:!!
【雪伦、莎拉、克蕾雅、托瓦尔各执武器落在黎恩身后的甲板上】
艾尔芬皇女:啊……!
黎恩:莎拉教官、还有大家……!
莎拉教官:久等了啊,黎恩!
游击士托瓦尔:哈哈,还真让我们料中了啊!
克蕾雅上尉:虽然在悠米尔被袭击时,让你们找到了破绽……
雪伦:这次就是我们主动出击的机会了。
【西风二人组、杜巴莉、布卢布兰摆开架势】
怪盗布卢布兰:哈哈,那位《紫电》和《死线》大人竟然会联手啊。
陷阱师杰诺:连《冰之少女【Ice Maiden】》和协会首屈一指的魔法高手都来了呢。
破坏兽雷欧尼达斯:的确是值得挑战的对手——
黑兔亚尔缇娜:——来了。
【红翼再次飞过,光之剑匠从上面跳下,落在瓦利玛旁边,并拔出武器】
黎恩:子、子爵阁下……!
艾尔芬皇女:亚尔赛德伯伯……!
【角色介绍】维克特·S·亚尔赛德 CV.安元洋贵
亚尔赛德子爵:好久不见,黎恩。
亚尔赛德子爵:艾尔芬殿下也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神速杜巴莉:唔……连《光之剑匠》也……
劫炎马克邦:噢……你啊。
劫炎马克邦:简直强到不行嘛。
亚尔赛德子爵:你才是啊。
亚尔赛德子爵:结社最强的《火焰魔人》……
亚尔赛德子爵:听说你的实力足以和那位《钢之圣女》匹敌。
劫炎马克邦:呵呵……
劫炎马克邦:看来我的对手就决定是你了哪——
青年的声音:【画外】不好意思,最后的高潮就由我们来演出吧……!
【Ⅶ班众人和奥利维尔被艾玛的传送阵传送来】
黎恩:大家……!
亚莉莎:黎恩,没事吧!?
艾略特:好、好像来到了很不得了的地方哪……
盖乌斯:不过看来时机恰到好处呢。
艾尔芬皇女:兄长……!
金发青年:艾尔芬,看你很有精神我就放心了。
【角色介绍】奥利维特·莱泽·亚尔诺 CV.子安武人
奥利维特皇子:【退调皮】看来你挺享受跟黎恩同学的逃亡之旅嘛?
艾尔芬皇女:呼呼……嗯呵呵,可不是吗。
【众人汗】
菲:【鄙视眼】哼嗯,看来过得很开心呢。
劳拉:嗯,是这样的吗?
马奇亚斯:【无奈】真、真是的,让人担心成这样……
黎恩:不是,这是误会啦!
瑟蕾奴:哼,丢下我不管都在做些什么啊。
克洛:哈哈……
艾玛:克洛同学……
尤西斯:离上次实际见你一面已经有一个半月了吧。
米莉亚姆:啊哈哈,°看来很有精神呢?
克洛:【无奈】是啊,托你们的福。
克洛:不过你们人都到齐成这样……是打算叫我怎么收拾啊?
莎拉教官:【无奈】嗯~说的也是呢。
克蕾雅上尉:以战力来说,恐怕是势均力敌……
游击士托瓦尔:看来完全是僵持状态呢。
奥利维特皇子:嗯,既然如此,干脆就办场派对举杯交欢如何?
怪盗布卢布兰:哈哈,这也挺有意思的。
雪伦:嗯呵呵,真是好主意呢。
陷阱师杰诺:哎~这种气氛我是不讨厌啦。
神速杜巴莉:啊~真是的,为什么这么没有紧张感呢!?
黑免亚尔缇娜:【】鄙视眼……真是拖泥带水呢。
【蓝鸟落在灯柱上】
黎恩:啊……
瑟蕾奴:来了啊……!
艾玛:古利亚诺斯!……薇塔姐姐!
【浮现出薇塔的身形】
魔女克洛提德:呵呵……又见面了呢,艾玛。
魔女克洛提德:虽然以魔女来说还不太成熟,但刚刚的转移术很了不起呢。
魔女克洛提德:大家都辛苦了。
魔女克洛提德:你们可能还意犹未尽,不过这次就先退一步吧。
魔女克洛提德:凯恩公爵的责骂会由我这边来承担的。
艾玛:……姐姐……
神速杜巴莉:唔……虽然无法认同……
破坏兽雷欧尼达斯:既然是委托人的意思,那也没办法。
劫炎马克邦:哎,只好把乐趣留到下次再享受了。

【众人来到瓦利玛旁边,黎恩和瑟蕾奴进入瓦利玛,瓦利玛起身,克洛也进入奥尔迪涅并起身】
陷阱师杰诺:拜拜咯,菲。
破坏兽雷欧尼达斯:下次再见面时,我们就是敌人了。
菲:嗯,我知道的。
米莉亚姆:【双手负头】唉~原本还想多聊几句话的说~
银臂:Ж"йэгк【机械语】
黑免亚尔提娜:总会有机会的。
光剑:Я"йкжг【机械语】
游击士托瓦尔:再会啦,怪盗绅士。
莎拉教官:【无奈】说真的,实在不想跟你扯上关系呢。
莎拉教官:【鄙视眼】你的恶作剧风评太差了啦。
怪盗布卢布兰:呵呵,请别说得这么冷淡。
怪盗布卢布兰:的让我期待与『美』的对手能有再次相逢的机会吧
奥利维特皇子:呼,我也觉得该做个了断了呢。
神速杜巴莉:《光之剑匠》和其女儿……下次一定要跟你们一决胜负!
劳拉:嗯,这没问题。
亚尔赛德子爵:对我们家族的态度,似乎有什么内情……
亚尔赛德子爵:有机会的话就让我好好奉陪一场吧。
神速杜巴莉:【一惊,冒汗】你,你的话,点到为止就好了啦!
克洛的声音:——这次看来到此为止了。
克洛的声音:虽然实力更上一层楼了,但对骑神的操作还欠缺火侯。
克洛的声音:如果不想再被打得满地找牙,就好好拼命努力与挣扎吧。
黎恩的声音:嗯……这我知道。
黎恩的声音:——另外我想确认一件事。
黎恩的声音:跟托瓦尔先生的ARCUS联络的是克洛吧?
克洛的声音:………………………………

【闪回:悠米尔酒馆《木灵亭》里的托瓦尔】
游击士托瓦尔:前天突然有通信传到我的ARCUS上来。
游击士托瓦尔:单方面地交代了你的所在地,还说得很详细,然后就挂掉了。
【闪回完】

游击士托瓦尔:噢,这么说来声音一样呢!
游击士托瓦尔:我想说怎么好像有听过,原来是在学院祭的舞台上啊。
克洛:【无奈】……啧,被发现了吗。
艾略特:克洛……
亚莉莎:真是的……一点都不坦率啊。
克洛的声音:【拔出武器,横在身前】——算我多管闲事,给你句忠告吧。
克洛的声音:也该想想『武器』要怎么办了。
克洛的声音:你的《八叶一刀流》——没有刀还能发挥真正的实力吗?
黎恩的声音:啊……
骑神的声音:武装设备的选择十分重要一—
骑神的声音:根据与启动者【Riser】之间的适合度,将能大幅提升战斗效率——
瑟蕾奴:讲到这部分我就不太了解了。
黎恩:不,对八叶一刀流来说,『刀』的确是如灵魂一般的存在……
黎恩:我知道了——请再等等!
黎恩:而且这次我一定会夺回所有的一切……!
黎恩:包括军官学院,和爱丽榭……
黎恩:还有克洛——你也是!
克洛的声音:……!
克洛:哈……放马过来吧。
克洛:做得到的话,就做给我瞧瞧!

【瓦利玛起飞,Ⅶ班众人转送离去,光之剑匠、莎拉、托瓦尔、克蕾雅、雪伦跳下飞船,落在红翼上,Ⅶ班、瓦利玛先后落下】
青年的声音:卡雷贾斯,引擎全开——!
少女的声音:请以最高战速从本空域脱离……!
【卡雷贾斯加速飞离】

幕间 白银巨船 END


最后更新: July 5, 2021 21:35:38
创建日期: July 5, 2021 21:01:39
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