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

EX2. 踏出的一步

七耀历1207年,3月上旬。
曾率领过领邦军,并在大战时指挥拜斯兰特决起军的奥蕾莉亚·勒瑰恩——
明年度将继续担任托尔兹第Ⅱ分校的分校长,辛勤地确认各式各样的文件

第Ⅱ分校·分校长室——
奥蕾莉亚分校长:…差不多该休息了。
奥蕾莉亚分校长:(刚就任时,没想过自己会继续担任分校长……)
奥蕾莉亚分校长:(但考量今后大陆的情势,留在第Ⅱ具有重大的意义。)
奥蕾莉亚分​​校长:(况且原本就没打算回到地方军。)
奥蕾莉亚分校长:包括辅助米蒂娜大人在内…我得尽责地做好分校长的工作。

~重新评估托尔兹总校体制与重新推行『社团活动』~

奥蕾莉亚分校长:(配合总校再度进行改革,第Ⅱ分校的规模也随之扩大——)
奥蕾莉亚分校长:(除了调整教职员的安排并扩招师资,学生数也将大幅增加。)
奥蕾莉亚分校长:(不过艺术学的部分,似乎暂时要由我这边负责……)
奥蕾莉亚分校长:(不只课程方面,就连社团活动的事情今后也得和总校的玛丽小姐建立紧密合作。)
奥蕾莉亚分校长:说到这个…听说她现在请假回老家了。
奥蕾莉亚分校长:呵呵,以前曾听她说过恋爱方面的烦恼…

回忆~
奥蕾莉亚分校长:《大地之龙战役》开打前夜的送行会…
奥蕾莉亚分校长:记得那时候渥雷斯也有参加

ARCUS响起~
奥蕾莉亚分校长:呵呵,说人人就到啊
奥蕾莉亚分校长:是我。怎么了吗?
奥蕾莉亚分校长:原来如此……事情我都明白了。
奥蕾莉亚分校长:呵呵,这不是挺有意思的嘛。

不久后,圣特亚克奥特海姆伯爵邸——
奥特海姆伯爵:咳咳……玛丽啊
奥特海姆伯爵:要跟你说声抱歉,在学年末这种忙碌的时期突然把你叫来
奥特海姆伯爵:你好像还特地请了假…
玛丽教官:不,请您不用操心,该做的事情我都处理好了。
玛丽教官:反而刚好能休息一下,我觉得很感谢
玛丽教官:……父亲…
玛丽教官:反而刚好能休息一下,我觉得很感谢。
玛丽教官:…父亲……那么,你说的事是?
奥特海姆伯爵:那个,什么来着…看来你工作很顺利,太好了…
奥特海姆伯爵:算了,别拖拖拉拉的了。那我就直接问吧——
奥特海姆伯爵:你和『那男人』的关系,
玛丽教官:…是说马卡洛夫先生啊
奥特海姆伯爵:嗯,没错!
奥特海姆伯爵:既不是贵族,似乎对艺术一窍不通的那个懒散的男人…
奥特海姆伯爵:我在大战爆发前夕听说你们在交往
奥特海姆伯爵:那时虽然是透过通讯…
奥特海姆伯爵:透过男人之间的对话,我感觉他还算是有骨气的男人。
奥特海姆伯爵:同时他也是那个著名的施密特博士的二号徒弟,这点也算是加分。
奥特海姆伯爵:不过,那之后已经过了半年——那男人到底在搞什么?
奥特海姆伯爵:结果,连婚约都还没有定下来啊!
玛丽教官:关于这点……他不是已经直接前来拜访,说明过了吗?
奥特海姆伯爵:哼,确实战争结束后立刻就来了。

回忆~
马卡洛夫教官:我……作为研究者,还未交出让施密特博士满意的『成果』
马卡洛夫教官:只要这点没有实现,我永远都是个半吊子…
马卡洛夫教官:——因此,我想等到达成时,再和玛丽小姐在一起
马卡洛夫教官:所以拜托请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奥特海姆伯爵:确实是有点魄力…但是,老实说光凭那些言词我哪能接受
奥特海姆伯爵:在那之后,再怎么等也消息全无。
奥特海姆伯爵:说什么『作为研究者的成果』……明明本分不过是个教官啊。

玛丽教官:那、那个人也有他自己的考量
玛丽教官:就算是父亲,也不应该否定这点——
奥特海姆伯爵:够了,我等得不耐烦了。
奥特海姆伯爵:其实我这次叫你来,并不是为了谈这件事。
奥特海姆伯爵:玛丽啊我要让你去『相亲』
玛丽教官:怎么会,你说些什么——
奥特海姆伯爵:我当然知道你现在还是喜欢那个男人。
奥特海姆伯爵:不过——关于婚约延期的理由我看你也没有完全接受啊。
奥特海姆伯爵:那家伙说的什么『成果』,究竟指的是什么,也没告诉你吧?
玛丽教官:的确是没具体地跟我说,不过……
玛丽教官:即使这样我还是……!
奥特海姆伯爵:无论如何,我身为你的父亲,这状况我不能坐视不管
奥特海姆伯爵:还有,这次相亲的事,我已经找了某位大人商量,请他做媒了
奥特海姆伯爵:要是出尔反尔的话,有损家门的颜面
奥特海姆伯爵:日期是『明天』你会接受吧?
玛丽教官:…都说成这样了我想也不能拒绝…而且竟然就是明天,未免也太……
奥特海姆伯爵:怕你误会,我话说在前头——我可没打算硬逼你接受不情愿的婚事。
奥特海姆伯爵:不过,这也算是人生经验之一。有道是凡事总得一试。
奥特海姆伯爵:对象就留到当日揭晓,不过可是个个性、出身都无可挑剔的人物
奥特海姆伯爵:——话就说到这,明白的话就为明天做准备,好好休息吧。
玛丽教官:父亲,我还没说完——
奥特海姆伯爵:…我说了就说到这吧?
玛丽教官:……唔……先失陪了……!

当天晚上——
马卡洛夫教官:原来如此……看来因为我的关系,给你添了大麻烦啊。
玛丽教官:不……我的事不必担心。
玛丽教官:父亲也说最后还是会尊重我的意愿…
马卡洛夫教官:这样啊……听你这么说我就安心了。
玛丽教官:呵呵,也就是说你刚刚有点不安吧?
马卡洛夫教官:哈哈……不是有点,是非常焦急啊。
马卡洛夫教官:…不过,对不起。演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不可靠。
玛丽教官:呵呵,马卡洛夫先生才没有不可靠呢
玛丽教官:为了交出『成果』,从那之后你一直都很努力
马卡洛夫教官:虽然我明白这不过是无谓的坚持。
马卡洛夫教官:…不过,以现在的我来说,果然还是半吊子没错。
马卡洛夫教官:虽被说是那个古怪博士的第二号徒弟,却在未交出『毕业作品』的状况下离开了工科大学…
马卡洛夫教官:在三号、四号徒弟交出了具体研究成果的状况下,实在是太丢脸了…
玛丽教官:马卡洛夫先生…
玛丽教官:那个,你今天也要去第Ⅱ的研究大楼进行作业吧?
马卡洛夫教官:嗯是啊,第Ⅱ连小要塞也有做起实验很方便。
马卡洛夫教官:本校的设备虽然也不逊色,但那毕竟是博士主持的设施。
玛丽教官:这样啊…
玛丽教官:顺带一问,作品的内容还是保密中吗?
马卡洛夫教官:嗯,抱歉,因为尚未完成的状态还不能献丑。
马卡洛夫教官:不过,等到取得那位古怪博士认可后,我一定会把『成果』给你看的。
马卡洛夫教官:然后——我会再去你老家拜访。
玛丽教官:呵呵,先不论爸爸我可是不焦急哦……请不要太勉强
玛丽教官:总之,夜也深了,就聊到这吧?
玛丽教官:别嫌我啰嗦,请别太勉强自己了喔
马卡洛夫教官:哈哈,我明天只有一堂课,本来打算要熬夜的…
马卡洛夫教官:我会努力尽量别逞强的。那先这样了——
玛丽教官:马卡洛夫先生……好像还是老样子埋头于研究呢。
玛丽教官: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担心我的
玛丽教官:…要求更多,或许太贪心了吧
玛丽教官:要是他能说『我马上过去』之类的该有多好……不,怎么可以这么想
玛丽教官:………………
玛丽教官:反过来说,这就表示他很信任我吧。
玛丽教官:总之,明天我必须以不失礼的形式拒绝对方才行

到了相亲当天。
媒人居然是由沙萨兰特州的统治者海恩斯侯爵亲自担任…
而最重要的相亲对象,是玛丽始料未及的人物。

玛丽教官:渥、渥雷斯准将…
玛丽教官:不……失礼了现在已经是少将了吧。
渥雷斯少将:哈哈,请别在意
渥雷斯少将:玛丽小姐,上次见到你是大战前夕的送行会呢。
玛丽教官:是、是的。当时承蒙关照了……不过…
玛丽教官:请间…这是哪里弄错了吗?
奥特海姆伯爵:玛丽,说什么失礼的话!
奥特海姆伯爵:阁下、少将——请原谅我女儿的无礼
海恩斯侯爵:呵呵,哪的话。她惊讶也是理所当然的
海恩斯侯爵:渥雷斯少将虽然在沙萨兰特州也是屈指可数的好汉,但至今为止几乎没听说他在情场上有什么斩获…
海恩斯侯爵:即使有人安排相亲对象给他,目前为止他应该一次也没接受过
渥雷斯少将:呵呵,如阁下所言,我这辈子可是第一次相亲呢。
渥雷斯少将:不过,那只是因为目前为止没有碰上良缘罢了。
渥雷斯少将:玛丽小姐则是曾经见过一面。 …老实说我也私下抱有好感
渥雷斯少将:——既然如此,我想身为男人没有不出席的理由
玛丽教官:渥、渥雷斯阁下对我……?
奥特海姆伯爵:哦,我女儿能承蒙少将抬举,可真是太好了。
玛丽教官:呃、呃…
玛丽教官:(渥雷斯阁下明明在那场送别会上,和奥蕾莉亚将军一起听我诉说了恋爱烦恼……)
玛丽教官:(他应该很清楚我的心意的,到底想做什么……)
奥特海姆伯爵:不过既然如此,侯爵阁下…事情说不定就简单多了。
海恩斯侯爵:呵呵,我也这么想
海恩斯侯爵:我们这些电灯泡就早点退场,之后就交给当事人们吧
海恩斯侯爵:那么,少将、玛丽小姐,接下来请随意交流吧。
海恩斯侯爵:奥特海姆家和巴尔迪亚斯家在沙萨兰特州可是屈指可数的名门——我很荣幸能从中牵线
海恩斯侯爵:我期待接到好消息哦
渥雷斯少将:呵呵,我会尽力的
玛丽教官:呃,那个…

玛丽教官与渥雷斯少将走上圣特亚克的大街……
渥雷斯少将:圣特亚克果然颇具情调,是座出色的城市呢。
渥雷斯少将:这座白垩之都之所以得以发展,据说是在黑暗时代的灾厄影响下决定迁都带来的……
渥雷斯少将:之后恢复和平时,也对帝国的美术史造成很大的影响
玛丽教官:是啊。南方的温暖气候,想必也引发了人们对艺术的创作欲吧
玛丽教官:我们奥特海姆家也有旧都时代流传下来的美术品……
玛丽教官:不知阁下的老家是否也有呢?
渥雷斯少将:呵呵,巴尔迪亚斯家是在狮子战役后于帝国落地生根的,当时确实曾获赐几件作品
渥雷斯少将:不过就算没有那些,我本身对绘画和音乐也算是略有坚持
渥雷斯少将:之前就想着有机会要和负责任教艺术学的你交换一下心得
玛丽教官:是、是这样子啊
玛丽教官:那自然是我的荣幸…
渥雷斯少将:不嫌弃的话,要不要买个饮料,坐在长凳上聊聊呢?
玛丽教官:好、好的,当然没问题
玛丽教官:呵呵,和咖啡馆之类的比起来又别有一番情调呢
渥雷斯少将:原来如此……还有这种观点啊。
玛丽教官:呵呵,那只是我个人的见解就是了。
玛丽教官:话说回来,阁下的艺术造诣之深,真让我佩服呢
渥雷斯少将:不,玛丽小姐的见识才是已经远远超出教官的领域了。
玛丽教官:不,没那回事
玛丽教官:不过,真没想到和阁下谈艺术,能有这么热络的讨论。
玛丽教官:平时和奥蕾莉亚阁下;不会也会聊到这些吧?
渥雷斯少将:唔,和阁下她聊的,自然也是相当有意义
渥雷斯少将:不过已经好久没有空出那样的时间就是…
渥雷斯少将:不过,玛丽小姐……这次事出突然,实在对不起
渥雷斯少将:我听说你连我要来都不知道
玛丽教官:不……我才抱歉,光顾着自己困惑
玛丽教官:该怎么说,我也总算觉得心情平静下来了
玛丽教官:而且也稍微掌握到阁下的意图
渥雷斯少将:哦,你说我的意图是… …?
玛丽教官:我和渥雷斯阁下,可是在送别会上商量过恋爱方面的烦恼
玛丽教官:我想,阁下是为了我和我父亲的面子——
玛丽教官:明知道这次的相亲不会有好结果,却还是接受了下来呢。
玛丽教官:那个……把你卷进奥特海姆的家事,真的非常抱歉
渥雷斯少将:…玛丽小姐
渥雷斯少将:看来你似乎误会了什么呢。
玛丽教官:…误会?
渥雷斯少将:我一开始说的『抱有好感』那些话…
渥雷斯少将:你该不会说我不是真心的?
玛丽教官:……
渥雷斯少将:虽然我十分清楚你有马卡洛夫这个心上人……
渥雷斯少将:在知情状况下还说这种话,也许的确不太合宜。
渥雷斯少将:不过我也和马卡洛夫一样,到了差不多该认真考虑婚事的年纪
渥雷斯少将:即使路上有些阻碍也…
渥雷斯少将:有好的姻缘会想把握,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玛丽教官:就、就算是这样,为什么会对我…
渥雷斯少将:契机……就是从送别会时你找上我商量开始的
渥雷斯少将:你真心诚意地对马卡洛夫一往情深的样子…让我不由自主地受到了吸引。
渥雷斯少将:然而马卡洛夫却让你一等再等,让我从旁看了也觉得怒火中烧。
渥雷斯少将: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不会让你承受这样的苦楚
渥雷斯少将:对已有意中人的你抱持这样的感情,自然是不可取的……
渥雷斯少将:但我身为一个男人,就是无法轻言放弃
玛丽教官:......
渥雷斯少将:我明白这一切太过突然,让你心中一团混乱。
渥雷斯少将:不过,我想藉由这个机会表达自己的心意绝无虚假。
玛丽教官:怎、怎么会……(难道……他真的……)
渥雷斯少将:唔,如果我都说到这里了,你还是不能理解我的心意的话…
渥雷斯少将:我有个地方想和你一起去,可以赏光吗?
玛丽教官:阿尔比昂庭院的高级时装…
玛丽教官:请间,到底有什么事…
渥雷斯少将:不介意的话——我想送你一个『证明』。
渥雷斯少将:作为证明我的心意的信物
玛丽教官:这样……我很困扰
玛丽教官:即使阁下的感情是真的,我和马卡洛夫先生——
渥雷斯少将:…我十分清楚,这举动很不识相
渥雷斯少将:但是,事到如今,我就挑明了说吧
渥雷斯少将:我感觉你和马卡洛夫之间,确实有些暧昧不清
玛丽教官:…没有那回事…
玛丽教官:(……不过,阁下说的也……)
玛丽教官:(或许正因如此,就连爸爸也在操心……)
渥雷斯少将:…看来你多少有自觉啊
渥雷斯少将:这样的话——我也不能退缩
玛丽教官:渥、渥雷斯阁下……?
渥雷斯少将:我想送戒指之类的还是太唐突了…
渥雷斯少将:不过,这个的话你愿意收下吗?

渥雷斯送了玛丽漂亮的胸花。

玛丽教官:这是……蓬蒿菊的胸花?
渥雷斯少将:蓬蒿菊的花语是『真爱』……
渥雷斯少将:这是我对你的心意。
玛丽教官:真、真爱…
渥雷斯少将:再者…对我们贵族而言,家世也是必须考量的问题
渥雷斯少将:虽然仅出身男爵家,但在武勋方面也算稍有建树
渥雷斯少将:不仅能让你的父亲奥特海姆伯爵感到满意——
渥雷斯少将:同时身为一个男人,我也有自信一定能让你获得幸福。
玛丽教官:......
渥雷斯少将:考虑到战争结束后的状况,今后的时代对贵族而言应该并不好过……
渥雷斯少将:但只要我和你结合,想必能让两家互相支持
玛丽教官:这…
渥雷斯少将:…我并没有要你马上做出决定
渥雷斯少将:今天只是一个开头,让我们能进一步认识彼此——我只是这么想罢了。
渥雷斯少将:呵呵,不管怎么样,我想你都没办法在这里给我答案吧。
渥雷斯少将:今天就到此为止,请明天再给我回覆
渥雷斯少将:请重新思考谁才是配得上你的对象。
渥雷斯少将:那么,我先失陪了——期待你明天的好消息。
玛丽教官:啊…
玛丽教官:……没想到竟然会变成这样…
玛丽教官:(该怎么和马卡洛夫先生说……)
玛丽教官:(……谁才是配得上我的对象……)
玛丽教官:(……我真正的心意是……)

接着,翌日,侯爵府上——

海恩斯侯爵:看来两位昨天似乎过了一段很有意义的时间呢。
海恩斯侯爵:然后,既然表示有话要在此传达,就是说…
奥特海姆伯爵:该、该不会是愿意考虑交往……
渥雷斯少将:…玛丽小姐,可以告诉我们你的回覆吗?
玛丽教官:是…
玛丽教官: ......……
玛丽教官:我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认真考虑过了
玛丽教官:渥雷斯阁下的心意,我真的很感谢……
玛丽教官:但这门婚事我还是无法接受
奥特海姆伯爵:你、你真的不后悔!?
海恩斯侯爵:嗯……
渥雷斯少将:…方便的话,能告诉我理由吗?
玛丽教官:理由……不为别的
玛丽教官:因为,我…爱着马卡洛夫先生
渥雷斯少将:……『爱』,是吗?
玛丽教官:是、是的……!
渥雷斯少将:那么,恕我失礼…
渥雷斯少将:那份爱,究竟是否『真实』呢?
玛丽教官:那、那当然……!
渥雷斯少将:那请你说说看那份『心意』究竟是怎样的
渥雷斯少将:要是不得不放弃的话,希望能给我一个能接受的答复
玛丽教官:老实说,我不晓得该如何说明……
玛丽教官:请先听听看我和马卡洛夫先生是怎么开始交往的
渥雷斯少将:……嗯
奥特海姆伯爵:这是个好机会,也让我听听吧
玛丽教官:…………

玛丽教官:当初前往托尔兹总校赴任时……之前本是个备受呵护掌上千金的我,内心充满了不安
玛丽教官:害怕着搞砸什么,给周围的人们多添麻烦…
玛丽教官:其中马卡洛夫先生对我特别冷淡…我甚至有点怕他
玛丽教官:但是……不知不觉间与他相处时慢慢地理解他的本质。
玛丽教官:那个人,虽然看似散漫,个性也很怕麻烦……
玛丽教官:但其实却比谁都照顾我,总是给我正确的建议。
玛丽教官:…当然他并不是对我特别这样,但…
玛丽教官: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不知不觉间开始尊敬他…
玛丽教官:然后,随着开始接触他与姪女敏特小姐之间令人莞尔的关系…
玛丽教官:并且共同历经了两年前的那场内战后,我的心意就定下来了。
玛丽教官:不再是单纯的尊敬——而是明确的喜欢

渥雷斯少将:嗯……
海恩斯侯爵:呵呵,原来如此
奥特海姆伯爵:唔,怎么偏偏是那个男人…
玛丽教官:…父亲,您这么介意10岁以上的年齢差距、以及身分上的区别吗?
玛丽教官:可是……喜欢上一个人的过程中,这些因素根本一点都不重要!
奥特海姆伯爵:唔......
玛丽教官:虽然人生经验尚浅的我…没什么资格谈论真爱。
玛丽教官:然而这份感情是真实的…不对,应该说我想把它当成真实的。
渥雷斯少将:…………
玛丽教官:所以——实在非常抱歉,恕我拒绝这桩婚事。
渥雷斯少将:…原来如此
渥雷斯少将:你对马卡洛夫的心意,确实地传达给我了。
玛丽教官:阁下……这么说…
奥特海姆伯爵:玛丽…竟然对那男的深情至此…
海恩斯侯爵:呵呵,看来这下也只能准了吧。
文雅的声音:玛丽小姐啊——不用这么赶着下结论吧。
玛丽教官:这声音是…
渥雷斯少将:呵,终于来了啊…

奥蕾莉亚分校长:海恩斯阁下、奥特海姆伯爵,恕我突然前来打扰
奥蕾莉亚分校长:是因为听说此处正在谈一桩好姻缘
奥蕾莉亚分校长:我也想要帮忙推一把,就登门拜访了
奥特海姆伯爵:帮、帮忙推一把……?
海恩斯侯爵:哦……那么勒瑰恩伯爵赞成这门亲事啊
奥蕾莉亚分校长:没错
玛丽教官:咦……?
奥蕾莉亚分校长:玛丽小姐,你的心意似乎是千真万确的
奥蕾莉亚分校长:不过……
渥雷斯少将:是啊——最重要的马卡洛夫的想法呢?
渥雷斯少将:虽然我理解你的心意…但那有没有可能是一厢情愿呢?
玛丽教官:(感觉他好像又更认真了……?)
玛丽教官:没那回事马卡洛夫先生心里也同样有我…
奥蕾莉亚分校长:呵呵,但我听说最近你们聚少离多啊?
奥蕾莉亚分校长:他好像总是放着你不管,只顾着泡在分校的机库里吧?
玛丽教官:那、那是因为…
玛丽教官:马卡洛夫先生现在有必须优先完成的事…
奥蕾莉亚分校长:呵呵,似乎无法果断地否定我的话呢。
奥蕾莉亚分校长:我认同玛丽小姐与马卡洛夫之间的确存在着不解之缘。
奥蕾莉亚分校长:然而,要说缘分的话,在场也有
奥蕾莉亚分校长:我和渥雷斯从还在军官学院时就认识了至今从未被这个男人『背叛』过
奥蕾莉亚分校长:无论是作为一名贵族、武人还是战友……他都一路支持我至今,从未背叛过我的期待
奥蕾莉亚分校长:这份忠义之心如果倾注在心上人身上,他想必会全心全意对待对方。
奥蕾莉亚分校长:不会放着你不管,也不会让你空等,能够不断回应你的期待,最后在你心中成为比马卡洛夫还要合适的人选
奥蕾莉亚分校长:——我想你应该也察觉到了这样的可能性吧?
玛丽教官:这、这……
渥雷斯少将: …………
奥特海姆伯爵:唔、唔唔…没想到那位勒瑰恩伯爵会把话说到这个份上…
奥特海姆伯爵:…玛丽,我明白你是真心的了
奥特海姆伯爵:但是,我希望你能选择一个凡事把你放在第一位,能够回应你心意的对象。
奥特海姆伯爵:这是我身为父亲唯一的心愿。
玛丽教官:……父亲…
玛丽教官:(就算这样,我的心意还是…可是,该怎么解释才能……)
玛丽教官:(马卡洛夫先生,我……)
男子的声音:给我等一下——

此时,马卡洛夫闯入——

马卡洛夫教官:该回应玛丽小姐的心意的,不是别人,而是我的职责
玛丽教官:马卡洛夫先生…
敏特:哈哈,惊险地赶上了吧?
奥蕾莉亚分校长:唔……我以为还要花更长时间呢
渥雷斯少将:……阁下也真坏心。

马卡洛夫将两张提尔锋的照片放在桌上~
奥特海姆伯爵:喔喔……?
渥雷斯少将:这是……
海恩斯侯爵:唔,真是美丽的机体…该不会是传闻中的…
奥蕾莉亚分校长:和舒华泽他们秘密开发的『新型机甲兵』——终于完成了吗?
马卡洛夫教官:是啊——施密特博士终于认可这个是我的『毕业作品』了。
马卡洛夫教官:因为还没正式发表,这件事还请不要对外张扬

马卡洛夫教官:这样我总算能抬头挺胸地在你身边…
马卡洛夫教官:虽然晚了些,但终于称得上是能独当一面的男人。
玛丽教官:马卡洛夫先生…
渥雷斯少将:呵呵……独当一面的男人啊。
渥雷斯少将:让她等了这么久,还闯进相亲的现场,这又算是哪门子的独当一面啊。
马卡洛夫教官:关于这一点,我无从辩解…
马卡洛夫教官:不过——这种时候要是不闯进来我想那才不算是男人吧。
渥雷斯少将:唔……
马卡洛夫教官:说实话……我是个什么事都半吊子的男人
马卡洛夫教官:不管是对研究、还是对她,都自作主张地设下界线…
马卡洛夫教官:但是她却认可了我…真实的我
马卡洛夫教官:不只如此,她无论何事都全力以赴…
马卡洛夫教官:我所欠缺的优点,玛丽小姐全都拥有,是相当有魅力的出色女性。
玛丽教官:没、没那回事…
马卡洛夫教官:但是……我却因此而迷惘
马卡洛夫教官:我既不了解女人心,和她年龄也有差距,适合她吗?
马卡洛夫教官:能够让她幸福吗……
马卡洛夫教官:听说她要相亲时我甚至有一瞬间觉得,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玛丽教官: ……啊……
马卡洛夫教官:简单来说就是…我没有自信啊
马卡洛夫教官:说什么『等研究有了成果』也不过是借口…
马卡洛夫教官:不过,以这次的事为契机,我下定决心了
马卡洛夫教官:我决定不再敷衍她,还有自己了
马卡洛夫教官:少将,我不会把她交给你——不,不会交给任何人的
马卡洛夫教官:不管和我相比有多出色、和她有多匹配都无关——
马卡洛夫教官:唯有对她的这份「心意」我是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玛丽教官:马卡洛夫先生……耶嘿嘿……
渥雷斯少将:哈哈……是我输了。
渥雷斯少将:我确实地见识到你的「真心」了。我投降
渥雷斯少将:露出那种完全下定决心的眼神,看来已经完全没有介入的余地了。
奥特海姆伯爵:确实是如此吧。
奥特海姆伯爵:玛丽,只要你也愿意,我也无话可说
玛丽教官:父亲……嗯,我当然愿意!
马卡洛夫教官:…哈哈…
奥蕾莉亚分校长:呵……可是这样一来,费心帮忙安排这个场合的各位恐怕要失了面子
奥蕾莉亚分校长:想必你应该有所『准备』吧?接下来不如就交给你,今天便在此立下证据如何?
马卡洛夫教官:咦……!?
渥雷斯少将:呵呵,说得有道里不如就让我亲眼见证,倒也算是美事一桩
渥雷斯少将:奥特海姆伯爵、海恩斯侯爵,两位也没意见吧?
海恩斯侯爵:呵,那当然
奥特海姆伯爵:哼,我会仔细见证的
敏特:加油啊!马卡洛夫舅舅!

马卡洛夫教官:我……还不够成熟接下来也还是会让你操心吧
马卡洛夫教官:但是,只要我们的感情够深,应该不管什么困难都能克服。
马卡洛夫教官(掏出准备好的戒指):你……是我人生中无法欠缺的人
马卡洛夫教官:所以——请嫁给我吧!
玛丽教官:马卡洛夫先生……
玛丽教官:好的…我才是,请你多多指教!

圣特亚克侯爵府门口——
玛丽教官:那个……真的很感谢你们,这次这么费心。
马卡洛夫教官:也惊动了侯爵阁下,真的非常抱歉
海恩斯侯爵:哈哈,不必放在心上多亏如此,我才见证了精彩的一幕
渥雷斯少将:两位的话,就算没有这次的事件总有一天会定下来吧
渥雷斯少将:附带一提,关于昨天送的蓬蒿菊的胸花…
渥雷斯少将:就把那当作是我对两位之间『真爱』的祝贺吧
玛丽教官:渥雷斯阁下……该不会从一开始就…
马卡洛夫教官:真是的,这种事也只有你才做得出来……!
渥雷斯少将:呵呵,没什么啦
渥雷斯少将:话虽如此,倒是被奥蕾莉亚阁下戏弄了一番呢
玛丽教官:意思是……?
奥蕾莉亚分校长:呵呵,虽然渥雷斯之前就拜托我帮忙了…
奥蕾莉亚分校长:不过我仔细想想如果渥雷斯和玛丽小姐凑成一对,似乎也挺有趣的
奥蕾莉亚分校长:要是马卡洛夫太没用的话,我本来打算撮合两位。
马卡洛夫教官:多亏了阁下,让我再次体认到自己得好好努力。
渥雷斯少将:呵呵,你这个人真是…
玛丽教官:(那个,这也许是我多管闲事……)
玛丽教官:(……不过阁下也试着踏出一步吧?)
渥雷斯少将:呵呵,哈哈哈哈…
渥雷斯少将:看来我似乎被反将了一军呢。
玛丽教官:呵呵…
奥蕾莉亚分校长:嗯……?

敏特:你们在聊什么~?
马卡洛夫教官:…真是,你不要一直多管闲事啊
敏特:咦~又没关系。
敏特:两位能在一起大致上可是我的功劳哦?
玛丽教官:嗯,的确不管是我或是马卡洛夫先生,都被敏特小姐推了好几把呢。
马卡洛夫教官:虽然不必要的意外也很多…但这点我不否认
马卡洛夫教官:总之,今天有你跟着,让我放心许多
敏特:耶嘿嘿,不客气
敏特:真是的~舅舅平常要是也这么直率就好了。
马卡洛夫教官:才夸你几句,你就得意忘形了!
奥特海姆伯爵:咳咳…总之,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奥特海姆伯爵:难得有机会,不如你们也顺便来我家吃个饭吧。
奥特海姆伯爵:…毕竟也想和你边喝个几杯,边讨论今后的事情
马卡洛夫教官:这…哈哈,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玛丽教官:呵呵,那就走吧

奥蕾莉亚分校长:话说回来,人真的是难以捉摸呢。
奥蕾莉亚分校长:不只玛丽小姐,那位马卡洛夫竟然也展现了如此气慨
渥雷斯少将:是啊。……我也得多多学习
奥蕾莉亚分校长:呵,听玛丽小姐说,渥雷斯你的攻势似乎也挺逼真的
奥蕾莉亚分校长:我看那也不全然都是演出来的吧?
渥雷斯少将:哈哈,你说呢?
渥雷斯少将:不提这个了。奥蕾莉亚阁下,接下来您要是有时间的话——
渥雷斯少将:要和我切磋看看吗?
奥蕾莉亚分校长:切磋啊
奥蕾莉亚分校长:想想也好久没和你较量了…
奥蕾莉亚分校长:呵,那么机会难得。就在马上决胜负吧?
渥雷斯少将:真的可以吗?
奥蕾莉亚分校长:呵呵,只要我们两人聚在一起,就让我想起学生时代的那场骑马比试。
奥蕾莉亚分校长:当时的事我至今仍然难以忘怀——结果是打成平手,更是让人遗憾呢。
渥雷斯少将:呵呵,你还是觉得那场是平手吗?
渥雷斯少将:骑术社的社长和一年级的进行骑马比试,竟然还打成平手我觉得应该和输了没两样吧。
奥蕾莉亚分校长:呵呵,只是我自己到现在还是没办法接受罢了。

回忆~
渥雷斯:是我输了。呵呵,还真是来了个厉害的新生呢。
渥雷斯:所以,你不惜击败我也要实现的心愿,到底是什么?
奥蕾莉亚:唔,虽然我不认为自己赢了…但既然打成平手,我就有义务回答吧
奥蕾莉亚:为了揭示『武术』的可能性,我打算总有一天要当上统领军队的将军
奥蕾莉亚:倘若空之女神让我得偿所愿,希望学长能当我的左右手,支持我——

渥雷斯少将:(呵呵……真令人怀念。)
渥雷斯少将:(于今想来,那或许便是对我而言的『起点』吧……)
奥蕾莉亚分校长:唔,有什么好笑的?
渥雷斯少将:不,只是觉得今天真是个好机会
渥雷斯少将:既然如此,就让我使出全力吧……绝对不会再像学生时代那样了。
奥蕾莉亚分校长:呵……那是我要说的
奥蕾莉亚分校长:既然要比的话,这次我可要赢哦,渥雷斯·巴尔迪亚斯学长!
渥雷斯少将:又搬出那种令人怀念的称呼……
渥雷斯少将:不过,那才是我要说的觉悟吧——奥蕾莉亚·勒瑰恩!


最后更新: May 29, 2021 23:13:35
创建日期: February 18, 2021 00:24:44
回到页面顶部